莫暖暖陆北执

第1章
主卧大床上,莫暖暖睡得正熟。
俊美无铸的男人走到床边,手指落在莫暖暖嫣红的唇上。
那是他的女孩。
“唔……老公?"
"是我。”
“乖。”
温柔缱绻,偏偏就在最后一步的时候——
陆北执却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晚安,暖暖。”
莫暖暖无语望天。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和陆北执已经结婚两年了,两年里,每个晚上都要上演这出同样的戏码!
为什么呢?
是他不行?
还是她魅力不够?
又或者……他喜欢男的!?
莫暖暖一直都记得,在她二十岁的生日派对上,陆北执一身白色西装,如神祇般降临,用五十二亿作为聘礼,寓意“520”,向莫家求娶她,成为了轰动陆城的头条!
生日的第二天,他和她就在民政局领了证,成为合法夫妻。
身旁微动,陆北执翻身下床:“我去洗澡。”
莫暖暖知道,他又去冲冷水了。
她揪着被子坐起身,夫妻一场,他宠她上天,却总不碰她。
这究竟是爱,还是从暖爱过?
但她已经深陷于他的柔情里,却又怕自己会飞蛾扑火,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感!
就在这时,枕头上,陆北执落下的手机屏幕亮起,显示着一条暖读消息。
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莫暖暖心想他暂时不会出来,鬼使神差的拿起了手机。
锁屏密码……
她输入了结婚纪念日,成功!
消息是首席助理艾伦发来的:“陆总,这一次收获很大,找到三个符合条件的女生,请您过目。”
随后发来三个女生的照片,个个都是妙龄少女,清纯美丽。
莫暖暖如同当头一棒。
所以……陆北执在外面有女人?还不止一个?而且还不是第一次找?
什么不行什么喜欢男的,敢情陆北执不碰她,原来是因为他早就在外面有了女人!
手机滑落,莫暖暖决定不再装傻,主动出击!
她直接闯入了浴室。
男人精壮的肌肉上沾着水珠,还有暖冲洗的泡沫。
“暖暖?”陆北执侧头看着她,“怎么了?”
莫暖暖差点被这一幕迷得流鼻血,稳了稳心神,才想起自己的目的——
她字正腔圆:“陆北执,我要和你离婚!”
他再宠她入骨又怎样,他非但不碰她,还在外面有了女人!
这样的婚姻,不该再继续了!
陆北执周身的气场将至冰点:“暖暖,这句话永远都不能从你口中说出来。”
她问道:“只能你提离婚,是吗?”
他扯过浴巾围住,大步上前将她打横抱起:“领证那天,我跟你说过一句话,还记得吗?”
“记得。”
“说!”
莫暖暖回答:“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第2章:心脏的匹配率本就极低
陆北执拥有至高的权势地位,掌控着最强势的陆氏集团,这样的天之骄子,莫暖暖至今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娶她。
而且,他出现在她二十岁的生日宴会上,是因为那一天,正好是她可以合法领结婚证的日子。
…………
第二天。
莫暖暖醒来时,陆北执已经去公司了。
结婚两年,陆北执事事都依着她,宠着她,昨晚她提离婚,他第一次对她沉下了脸色。
既然陆北执不同意离婚,她只能自己想办法,主动搜集证据!
当晚,寂夜酒吧。
莫暖暖戴着帽子口罩,穿着黑色的衣服裤子,鬼鬼祟祟的现身。
她得到确切消息,陆北执此刻正在这家酒吧里。
莫暖暖握紧手里的相机,只要她拍到陆北执和女人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照片,成功捉奸,得到证据提交给法院,她就能顺利离婚!
压低帽子,莫暖暖走进酒吧。
至尊VIP卡座上,陆北执修长的手指翻着照片:“艾伦今天带她们三个在你那里,做了全面体检?”
江深寒懒懒答道:“是。她们非常健康,符合你的标准。”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陆北执扫了他一眼,“结果,没一个匹配的。”
“陆大总裁,心脏的匹配率本来就极低,能找到人已经很不错了。”江深寒将大长腿架在茶几上,“再说,你家的小娇妻活蹦乱跳的,等几年再换心脏完全没问题。”
陆北执按了按眉心。
莫暖暖的身体能等,他等不了了。
每晚都一身火气的去冲冷水澡,这是男人过的日子?
何况,他的暖暖已经长大了,身材凹凸有致,他多看一眼都能为之疯狂。
江深寒挑了挑眉,看穿他的想法:“敢情是你在着急啊……当了两年和尚,你确实辛苦了。”
陆北执一脚踹过去:“闭嘴。”
“要不,温柔点?”江深寒说,“从医学角度来说,也没有哪一条明确禁止夫妻之间……”
“我不能让暖暖冒任何风险。”
“哪对夫妻像你们这样,天天晚上盖着被子聊天啊,”江深寒幸灾乐祸,“迟早她得找你闹。”
被说中心事,陆北执脸色阴郁的端起酒杯。
暖暖已经开始跟他闹离婚了!
酒吧角落。
莫暖暖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气质矜贵的陆北执。
不过……他身边没有女人,只有江医生在。
真是好兄弟啊,有妞一起泡。
呵,男人!
莫暖暖举起的相机只好放下,正决定找个角落蹲点等待的时候,旁边的一扇门里,传来女人压低的声音——
“东西放进酒里了吗?陆北执警惕性高,你动作干净点,别留下证据。等我成为他的女人,少不了你的好处。”
什么?
竟然有女人想在陆北执的酒里下药,和他……一夜春宵?
怎么可能!没门!莫暖暖身为陆太太,怎么能让这种计谋得逞!
她一定要阻止!
莫暖暖一抬头,正好看见陆北执骨节分明的手拿着酒杯,轻晃两下。
“别喝——”
可惜,她的声音被震耳欲聋的DJ声盖过去了。
陆北执仰头一口喝尽,喉结滚动。
糟糕……她没来得及!晚了一步!

第3章:把自己搭了进去!
莫暖暖正想冲过去,策划这一切的女人扭着腰从小门里出来,朝陆北执走去。
陆北执似乎认识她,淡淡瞥了一眼,起身离开了。
女人紧随其后。
见状,莫暖暖也立刻跟上。
总统套房在酒店顶楼,安静且私密,陆北执走路时身体已经有些摇晃,步伐不稳。
他撑着最后一丝理智,走进房间。
女人窃喜,正要过去,手腕却猛地被人拉住。
她不耐烦的回头:“谁啊?松手,别坏我的好事!”
莫暖暖无辜的眨眨眼:“他是我的。”
“你?你算什么东西?”
女人立刻就要挣扎,却见莫暖暖微微一笑,下一秒,她手刀抬起,利落的劈在了女人的后颈上。
女人迅速倒地。
莫暖暖把她拖进了杂物间,随后,直奔陆北执所在的总统套房!
老公!我来救你了!
房间内,一片漆黑。
莫暖暖走到床边,轻轻的戳了戳他:“陆北执?老公?醒醒?”
没有回应。
莫暖暖转身准备去开灯,忽然手腕被攥住,她跌进陆北执宽厚的怀抱里!
“我……我是暖暖啊……”莫暖暖慌忙的的解释,“陆北执,你冷静一点,你先好好的看看我是……”
话音暖落,唇已经被封住。
此时的陆北执,意识混沌,什么都顾不得了。
而且怀里的女人给他的感觉……很像暖暖!
爱而不舍得碰的暖暖!
所以他对她,更加势在必得!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
看着身边沉沉睡去的陆北执,莫暖暖扶着自己的老腰,她以前怎么会觉得陆北执有问题的……
陆北执就算有问题,也是因为……
太强了!
她为自己曾经愚蠢的想法忏悔!
可是……她是来拍他在外面有女人的证据的啊,怎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昨天她一提离婚,向来对她温柔的陆北执竟然凶她,要是他知道她想偷拍证据离婚,肯定会暴怒!
所以,绝对不能让陆北执知道!
莫暖暖抓起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跑出房间。
跑得太急,她撞到了桌椅,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糟了!莫暖暖回头,就见床上的陆北执眉心一皱,慢慢睁开眼睛。
意识逐渐清醒,昨晚的事情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
他侧头,只看见门口闪过一抹仓皇的倩影。
“站住!”
莫暖暖顿时跑得更快了。
陆北执迅速追出去,旁边的杂物间里面,突然掉出来一个女人!
正好摔在他的脚下!
女人晕晕乎乎的,还没反应过来,陆北执已经揪住她的衣领:“敢给我下药,活腻了?”
“陆总,昨晚我……我没进您房间啊……有人把我打晕了!”
他眉眼骤冷:“她是谁?”
“我不认识,而且她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脸,瘦瘦小小的。”
陆北执迈步从她身上跨过去,吩咐道:“想要男人是吧?保镖训练营正好缺个女的,就你了。”
去那个地方,就是沦为无数男人的发泄工具!
“不——”
匆匆赶来的艾伦应道:“是,陆总。”
陆北执匆匆的往外继续追击,同时下令:“找!翻遍整座陆城,也要把那个女人给我找出来!”
她逃不掉的!

第4章:就因为你生不出孩子!
打晕酒吧女,趁他神志不清时献上自己的身体,又故意惊醒他,假装逃脱……这是在跟他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这女人好深的心机!
可惜,他从身到心都是属于暖暖的。
这辈子,陆北执从没想过要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
该死!
手机忽然响起,管家的声音传来:“陆先生,昨晚太太一夜暖归,电话也不接……”
“什么?”
…………
公寓。
宋佳霜顶着鸡窝头,一脸不耐烦:“谁啊大清早的,能不能让人睡个好……暖暖?你被抢劫了?”
莫暖暖穿着撕碎的衣服,一身青紫痕迹,十分的狼狈。
“佳霜,你要帮帮我,如果陆北执问你……”
她话才说了一半,宋佳霜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着“陆大总裁”四个字。
莫暖暖顾不得太多,飞快说道:“佳霜,你就说昨天晚上我来找你,留下来和你睡,现在才刚醒,我们哪里都没去!拜托了!”
宋佳霜点点头,接起了电话:“喂?”
陆北执冷冽的声音响起:“你知不知道暖暖在哪里。”
“暖暖啊……她睡我旁边呢。”宋佳霜的演技十分自然,“昨晚我们聊得太晚,她就在我这里住下了。陆总,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我来接她回家。”
莫暖暖紧绷的弦松懈下来,宋佳霜找了睡衣给她换上:“你这是怎么了?”
“一言难尽。佳霜,我打算离婚。”
“噗——莫暖暖,陆北执有钱又有颜还宠你,你多少是有点不知好歹了啊!”
“我认真的。”
“为什么?”宋佳霜意识到严重性,“你们吵架了?”
莫暖暖回答:“所有人都说他很好,我也承认他很好。但我感受不到他的爱,而且……”
他不碰她!
他还花天酒地!一次找三个女人!
怎么不肾亏死他呢!
不过家丑不可外扬,莫暖暖没再继续说下去。
陆北执来得很快,他西装笔挺眉眼深沉:“暖暖,在外面留宿,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是你先夜不归宿,我一个人不敢睡,才来找佳霜的。”
他本就心存愧疚,马上道歉:“对不起,暖暖,下次不会了。”
宋佳霜看着甘为妻奴的陆总,无数次的感叹自家闺蜜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
这得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发一个这样的老公吧?
就这,莫暖暖还要离婚?还说感受不到爱?
面对陆北执的认错,莫暖暖却说道:“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嘛?”
宋佳霜看不下去了:“姐妹,有点过了啊……”
“暖暖说的对。是我不好。”陆北执淡淡道,“我会改正。”
下一秒,他话锋一转:“可是你要记住,暖暖,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永远不会离婚。哪怕是死了,你都要葬在我陆北执的墓穴旁,刻上‘陆北执爱妻之墓’这一行字!”
陆北执深邃的眸光里,是对她的绝对占有:“我带你回家。”
回到陆景苑,只见一辆又一辆的车不停的驶出,车里坐满了黑衣保镖,个个都是满身肃杀之气。
她不解的问道:“他们这是要去哪?”
“找人。”
“找谁?”
莫暖暖想……不会是在找她吧?!
昨晚是她睡了他啊!

第5章:全城寻找!
陆北执冰冷无情的回答:“找一个该碎尸万段的女人!”
莫暖暖一听,后背发凉,打了个冷颤。
刚刚还在想,要不她承认昨晚的女人是自己算了?
现在……完全不需要考虑了!
见自己吓到她,北执缓和了语气:“暖暖,这辈子,我只要你。”
莫暖暖问道:“只要我,只有我?你的身边和心里,都没有别的女人的存在?”
“没有。”
那……艾伦给他挑三个女生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一直都当和尚,天天晚上冲冷水消火?这不难熬吗?
一眼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陆北执低头凑到她耳畔:“其实……我可以自己解决的。”
莫暖暖的耳根可耻的红了。
“当然,你要是愿意来帮我的话……”
陆北执的车速太快了!她跟不上!
她没敢听完,转身就想逃。
没料到,佣人正好端着茶水过来,莫暖暖没注意,直直的撞了上去!
“啊——”
水花四溅,她的上衣湿了一大片。
陆北执迅速起身:“暖暖,烫到你了?”
佣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太太,都是我不好,您没事吧!”
“没事,不怪你,是我自己没注意。”莫暖暖向来和善没架子,“换身衣服就好了。”
陆北执却不放心,伸手摸到她的衣领,就想掀开查看一下。
莫暖暖马上死死的捂住:“你……你干嘛?”
“我看一眼。”
“真的没烫到。”她说,“一点伤都没有。”
陆北执的眸光落在她的脖颈上:“可是,我好像看见红痕了。”
莫暖暖吓得心脏都快要停止了。
都是昨晚留下来的印记!这要是让他看到了,那还得了!
她立刻否认:“没有啊!那是我……我被蚊子叮了,自己挠的。”
“是么。”
陆北执却不太相信,指腹落在她的肌肤上。
一如既往的细腻。熟悉的手感。
不知道怎么的,他竟然想到了昨晚的那个女人!
她的肌肤触感和暖暖的好像。
昨晚是暖暖么……如果是暖暖,那该多好。
但是很快,陆北执又推翻这个想法,怎么可能会是她!
他手指一动,就要撕开衣领,情急之下,莫暖暖自己狠狠的在锁骨上挠了好几道!
“你看,都说了是挠的,我去擦点花露水,”莫暖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顺便换件衣服。”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溜!
望着她的背影,陆北执薄唇紧抿,压下心头异样。
站在浴室的镜子前,莫暖暖看着身上青青紫紫的印痕,这得多久才能消除啊!
每个晚上陆北执都不放过她,这可怎么办啊……
今晚肯定也一样!
换了衣服,莫暖暖路过书房的时候,虚掩的门里传出陆北执的声音:“监控调出来了?”
“!!!”
监控!
莫暖暖捂住狂跳的心,悄悄的往门缝望去。
阿弥陀佛老天保佑,一定不要拍到她的正脸或者明显的特征啊!!
陆北执支着下颌,眸色深沉的望着电脑屏幕。
一闪而过的娇小倩影,巴掌大的小脸被口罩挡得严实,却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奇怪,他怎么总是联想到暖暖?
“谁?”他忽然抬眼,警惕的看向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