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芷瑶舒景睿

第1章、初遇1
  昏暗的灯光,从头顶倾泻而下,让这条幽深的过道神秘又鬼魅,雕花木隔断透着玻璃的反光,折射出一道道虚幻的影子,随着唐芷瑶的步子,一摇一曳,那些光影如海妖飘渺的华丽浮影,撩拨得人心慌。
  还没推开更衣间的门,就听到里面的嬉笑打闹声。
  唐芷瑶推开门,径直来到自己的柜子前,取出一套干净的工作服。
  “306今晚是谁在负责?”高亢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领班推开门,抬手掀开挡在门前的布帘,朝里望了望。
  “我!”唐芷瑶坐在垫子上,穿着丝袜。
  “快一点上去准备,客人六点半会到。”领班说完放下布帘,叩叩,高跟鞋离开,那块蓝色的布帘在她抽回手的一刹那,来回巨烈晃荡。
  “催命!”一名服务员朝门口啐了一口。
  她共职的是一家四星级酒店,位处于市中心的一座公园旁,在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难能寻到如此清幽静谧的一处,前来住宿或用餐的人大多都是冲这幽静的环境而来。
  唐芷瑶今晚是负责306和308两个包间,她如同往常一样,站在306门口,暖色的门顶灯光,安静地洒在她身上,让她周身形成一圈金色的光环。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衣服细碎的摩擦声,伴着低沉的说话,几名男人从楼梯间走上来。
  她站在门口,低头,侧身为客人开了门。
  踩着厚厚的地毯,人群的脚步声被这层羊毛毯吸收得悄无声息。她瞄了一眼,客人不多,也就七个人,清一色的男人。
  拆下多余的那套餐具,放在了一旁的酒水柜上。
  把菜单挂在酒水柜的挂钩上,这是厨房按照客人数量来配的标准餐,她扫了一眼单子,菜品配得很高档,酒水是店里最贵的一种。
  她微低头,拆开酒瓶外包装,拧开瓶盖,来到主宾座,站在客人左侧,准备为他倒酒。
  一手握瓶身,一手托瓶底,瓶口对着桌上的酒杯,瓶身稍微倾斜,透明的液体顺着杯壁缓缓而下。
  “谢谢!”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
  这声音,像一片羽毛拂过她的心房。
  唐芷瑶一怔。
  低眉瞄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他穿着一件质地高档的白衬衣,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一节小麦色的皮肤。因站着,从她这角度,只能看到男人的半个侧面,和他一头碎短的黑发。
  嗡的一声,像是心脏破碎的声音,仿佛听到体内血液咕咕地从心脏往外流出。
  瞬息之间,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呼吸不畅,大脑因缺氧而一片空白。
  手轻微的摇晃,几滴纯酿撒在桌面上,晶莹剔透,折射着水晶灯的璀璨光芒,眼睛刺痛,把她从恍惚中拉回,平息了情绪,依着顺序,把桌上的酒杯倒满,然后退到酒水柜前,放下瓶子,这才发现手心沁了许多汗,黏糊糊的。
  她背朝着客人,假意整理酒水柜,思维却一片混沌。
  身后不时传来客人的谈话声,时而夹杂着那道清冽干净的男中音,虽然是混在众多声音之中,时隔多年,她还是能够很轻易地分辨出,那是舒景睿的专属音质。
  传菜员敲开包间门,把她从一片混沌中拯救出来,她恢复到常态,接过菜盘,放到酒水柜上为客人分好餐,再恭敬地一一呈上。
  一切动作,行云流水般恰到好处,没有半分多余,娴熟而有条不紊。
  舒景睿似乎被岁月磨得更有味道,棱角分明,眼潭如墨,坐在一群人中间,话很少,偶尔答上一两句别人的问话,谦逊有礼。
  从大家对他的恭敬,看得出来,他们是有求于他,他身份显贵,加上外貌出众,在一群人中,有些鹤立鸡群。

第2章、初遇2
  整个酒局,舒景睿都没看她一眼,也许他忙于众人周旋,也许根本就没认出她来,更或许,他已把她,彻彻底底地忘了吧!
  心,被什么刺了一下,有一丝隐隐的痛疼,不着边际的漫延至全身。
  菜上完,趁客人互相敬酒的间隙,她来到洗手间,朝脸上摸了一把冷水,看着镜子里这个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女子,眼神空洞无神,萎靡不振,哪还有二十多岁女子该有的朝气与活力。
  难怪,他没有认出来!
  她再次来到306包房门前,站定,整个人更加显得暮气沉沉,定了定神,推开门。
  几天前她就打了辞职报告,这是她在这家酒店上的最后一天班。
  在拿到自考大专文凭之后,她就向许多公司投放了简历,很多石沉大海,后来有两家小公司给她打来电话,一家广告公司,工资开得高,但要外派去T市,另一家就在本市,工资只有那家一半,她一直很纠结,不知选哪家。
  不管怎样,都比当一名酒店服务员强,不仅待遇好,工作看似更体面。
  今天见到舒景睿,她没有犹豫,从手机里翻出那家需要外派到T市的广告公司电话,打了过去。
  对方很快就接起电话:“你好,唐小姐!”
  唐芷瑶迟疑片刻,“你好,我愿意去T市,现在还有机会吗?”
  半秒,对方清了清嗓音,很诚恳地说道:“你想好了?”
  “嗯!”
  “如果你有诚意,那明天到公司来详谈,怎么样?”
  “好!”
  第二天她请了半天假,来到那家广告公司,位于市中心一家商业写字楼,公司并不大。
  前台接待了她,让她填了表格,笑着说:“唐小姐,今天你运气真好,正好我们老板在,一会由她亲自面试。”
  由前台领着,带她来到会议室。
  老板居然是一位女士,年约三十岁,成熟漂亮,优雅得体,第一眼唐芷瑶就对她颇有好感。
  “你以前在广告公司干过吗?”女老板表情有些严肃。
  唐芷瑶摇了摇头。
  女老板皱了皱眉头,目光又落到她刚才填的表格上。
  唐芷瑶有些紧张,她这是没看上自己吗?
  “这次我们招聘的人是要派往T市,任务重,如果是熟手更好。”
  唐芷瑶手心都握着一层汗来,她瞟了一眼对面的女老板,有些没底气,弱弱地说道:“我学的专业就是广告学,只是,是自考文凭。”
  女老板笑了笑,“我对文凭没那么看重,毕竟是小公司,看重的是经验。”
  又一阵沉默。
  “没经验我们倒是可以培养,只是……”
  唐芷瑶:“只是什么?”
  女老板笑了笑:“只是T市马上有一个新项目要开,不知你能否服从公司安排,这一去,估计得在那边呆一段时间,家里能丢下吗?”
  “我,没问题。”
  唐芷瑶心想,只要工资高,就是呆一辈子也可以。
  “那行,你什么时候能上班?”
  “我随时都可以。”
  几天后……
  机场。
  唐芷瑶一身浅色OL装,披着一头栗色大波浪卷发,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一扫往日的死气沉沉。
  与她同行的就是那位女老板,李雪。
  李雪曾是模特出身,身材修长,肤白人美,后来随着年龄增长,T台无法走了,听说嫁了一个不错的男人,改行做起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这家广告公司就是她众多公司的一家。
  她俩一起走进机场候机厅。
  还有半个小时起飞,她对李雪低语几句,起身来到厅外,给医院打了一通电话,与方医生简单交流了几句,寻问了母亲的病情,又给护工李阿姨打了一通,叮嘱了一番,这才稍微缓了心神,挂了电话,回到候机厅。
  她们此行前往T市。

第3章、初遇3
  这就是她新找的这份工作,在这家叫新传媒广告公司做AE。
  看得出来T市的项目非常重要,连老板都亲自出马,唐芷瑶也打足了十二分精神,不想在初上任时,工作就出现纰漏。
  唐芷瑶与女老板的座位相隔了一个过道,并没有挨在一起,她正好可以不受影响地在飞机上闭目养神,以此调整情绪。
  自从那晚见到舒景睿之后,她就开始失眠,这个失眠病症都有好久没来找过她了,这几天它却夜夜光顾。失眠的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宁愿折寿,也不愿每晚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
  原本唐芷瑶已作好准备,这次逃离S市,自己一定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忧伤,一觉醒来,人已站在几百公里以外的T市。
  来接机的是位年轻小伙子,李雪先上车,唐芷瑶紧跟其后。
  小伙子热情地对李雪说:“舒董事长还在开会,他明天好像要去外地出差,你最好先给他打个电话约一下时间。”
  “我已经和他约过了,正好今天晚上他有空,你们这里有好一点的餐厅,帮我们订一桌。”
  李雪和这位小伙子似乎很熟络。
  “有一家餐厅他很喜欢,是他一位朋友开的,就在环山路那边,就是地方有点远。”
  李雪:“只要舒董事长喜欢,我们今晚就订那里吧。”
  “上周舒董去过,对那里赞不绝口。”
  “那就麻烦你帮我们订一下。”
  “没问题,李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还跟我客气。”小伙子咧嘴一笑,马上取出手机,“这得早点预订,那里的位置很紧俏,晚了怕没空位了。”
  唐芷瑶懵懵懂懂,不知这位舒董事长是谁,更不知道今晚宴请舒董事长需不需要她参加,此时她也不好开口问,只好到时见机行事。
  车子停在一家气势雄伟的酒店门前,拉开车门,热气就像水浪一样扑面而来,虽然已是九月,天气还这么热,刚才坐在车里不觉得。
  走进酒店,凉气宜人。
  办完手续,拿了房卡,她俩拉着行李走进电梯,李雪就住在她隔壁。
  走进房间,唐芷瑶把行李往墙边一靠,正准备去洗个澡,刚才下车时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极不舒服。
  李雪敲开她的房门,“芷瑶,你准备一下,半个小时楼下集合,今晚你得跟我去吃饭,啊!我也必须得去洗个澡,一身都是汗,好难受!”
  唐芷瑶关上门,赶紧去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见客户不能怠慢,虽然不能把自己打扮得精美绝伦,但清爽干净总是应该有的。
  下楼去时,李雪已在车上等她,弄得唐芷瑶很过意不去。李雪也换了一套衣服,白色绸缎套装,上面印着蓝色水花纹,中国风十足,很配她高挑的身段,看上去端庄大气。
  唐芷瑶只是一套简单的职业套装,粉蓝色的雪纺衫,下面是一条齐膝的短包裙。职业套装到哪个场合都适用,只要不买名牌,价格不贵就可以买到一套合体的衣服,这对于唐芷瑶现在的经济实力,是最好的选择。
  晚餐选在一家名叫“明村”的特色餐厅。
  她与李雪提早来到所订的包间,过了不久,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位穿着条纹衬衣的男人,年约六十左右,只见他笑盈盈的走过来和李雪打招呼,他后面跟着二位中年男人。
  “舒董事长,您好,您好!”李雪伸出手。
  “李总,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这位就是今晚的重要人物,飞扬集团的董事长——舒明建。
  随后大家入座,寒暄起来。

第4章、初遇
  后面那二位,一位是集团财务总监;另一位是下属建筑公司总经理,都是舒明建的左右臂。
  一阵觥筹交错之后,没几杯财务总监直摆手说不胜酒力,起身去洗手间。
  “今晚上唐小姐好像还没喝酒,来,我敬你一杯,祝你永远这么年轻漂亮。”
  酒过三巡,人人都有点醉意,建筑公司老总举起酒杯。
  唐芷瑶酒量不差,但在这场合,谁是主角她分得清,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陪衬,低调就好。
  建筑公司老总主动举杯,唐芷瑶哪里还好意思推辞,礼貌起身,为自己倒上一杯,“本该我敬您,祝您一切顺心!”
  说完,一饮而尽。
  “豪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子。”建筑公司老总喝酒上脸,一张脸红得如煮熟的虾子,他虚晃着身子,端起酒杯干掉。
  喝完,唐芷瑶看了看舒董事长,为自己倒了一杯,“舒董事长,我敬你,为了表示诚意,我干了,你随意就行!”
  “原来你们南方女子酒量也不错嘛!”舒明建抬起一只手指了指唐芷瑶,笑着对李雪说。
  李雪也被唐芷瑶的酒量惊了一跳,原来她是喝得酒的。
  唐芷瑶是喝得酒,酒量还不错,这是天生的,只是她一般不喝,除非万不得已的情况下。
  不一会,财务总监从外面进来,对舒董耳语一阵,舒董手一扬,对他说:“叫他过来,认识一下大家。”
  总监转身走出去,不一会儿,他又折身走了回来,后面跟着一人。
  “李伯父和方叔叔也在这里。”来人气度不凡,向在座的两位前辈打招呼。
  唐芷瑶抬起头来看见来人,舒景睿!心里一颤,原来世界这么小,想躲的,偏又遇上了。
  总监笑眯眯地站起身:“来来来,景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传媒广告公司的李总,这次别墅项目的宣传就是她们公司负责。”转身,对着李雪:“李总,隆重的给你们介绍一下,舒公子!”
  “你好!欢迎来到T市,以后请多关照!”舒景睿清风朗月,带着淡淡的疏离。
  “你好,舒公子!”李雪招呼服务员加位置。
  “不用了,那边我还有朋友,就不叨扰几位的雅兴,下次有机会我请你。”
  拒绝人都显得极有涵养。
  舒景睿与舒董事长两人四目相汇,极有默契地点了点头。眼神扫过桌上众人,目光经过唐芷瑶身上,只那么一秒,如果不注意几乎感觉不到,他的眼神冷漠,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阴冷。
  一股寒意袭来,她打了一个冷战。
  “各位,祝大家用餐愉快!”
  舒董:“去嘛,年轻人和我们谈不拢,有代沟。”
  看着舒景睿转身离去的背影,唐芷瑶木讷的杵在座位上,一直到这顿饭结束,她脑中如有无数团乱麻交织在一起,越理越乱。
  一直心神不宁,最后这饭局怎么结束的她都不记得,晚上回到酒店,她一进门就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
  舒景睿,舒景睿,心里不停地念叨着这个名字,这个让她魂牵梦绕的名字,无数个夜晚含着进入梦乡的名字,此刻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这种心酸,真是一种痛彻心扉的领悟。
  早上起床,胸口衣襟湿了一大片。

第5章、初遇
  第二天,按照约定,唐芷瑶去拜访飞扬集团企划部的王经理,沟通一下这期的海报设计稿。
  听李雪介绍过此人,是飞扬集团从某个公司高薪挖过来,因为才上任不久,有没有能力还不知道,但脾气很大,动不动就发脾气,说话呛人,生起气来南腔北调地飙高音,反正一句话,很摆谱。
  李雪无奈,“甲方嘛,就这样,得当爷供着。“
  王经理原本是南方人,刚到这个城市不久,哪适应北方干燥的气候,这几天鼻子老出血,喉咙也干涩,动不动就感冒,让他心烦意乱。
  当他看到广告公司传过来的海报设计稿,强压制的火苗嗖地一下,燃得老旺,心情更差。
  这个设计师根本就没动脑子,是故意敷衍应付他吗?这哪是他要的风格,正气不打一出,听说广告公司要派人过来和他当面沟通,正想对其发脾气出出气,但一看见唐芷瑶,他就把升上来的怒气又硬压下来。
  漂亮女人走到哪里都让人赏心悦目,唐芷瑶往身前一站,王经理眼睛都亮了,此刻,声音都降下好几分贝。
  和王经理聊了一会,听取了他对这次活动的诠释,唐芷瑶心中有了点数。
  告别王经理,她就给李雪打电话汇报了情况,李雪那边有点嘈杂,声音很尖锐:“这事你与阿山沟通,我很忙。”说完,就挂了电话。
  阿山是公司设计总监。
  他在电话里说,前期因为人手紧,安排了一个实习新手做,没经验,与对方没有沟通好,没理解到他们的意思,下午他会召集策略部和创意部,招开头脑风暴会商讨方策。
  “你在那边给我稳住王经理,他的脾气不好,你可要忍一忍。”阿山在电话里给她打预防针,又交待了一番。
  公司事多,作为老板,李雪决定回本市,见她要走,唐芷瑶有些没底。
  “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找阿山沟通,这边项目的宣传,他比我清楚。”李雪悠闲地坐在床边抽烟,看着正为她收拾行李的唐芷瑶,吸了一口,优雅地吐了几个烟圈。
  待李雪走后,想到需在T市住上一段时间,住酒店太不划算,每天的补贴就那么一点,唐芷瑶决定把房间退了,租一套青年公寓。
  经过中介公司帮忙,第二天就找到一所房子,这下可以节省不少费用。
  这段时间一日三餐都是在外面解决,价格高,又没营养,每天出差补贴费还不够付三顿饭钱,这样算来一个月的工资就全花在三餐中。
  她注意到厨房餐具很齐备,就决定开火煮饭。
  阿山那边很快就传来了新做的方案,她传了一份给王经理,再打印了一份,第二天前往飞扬。
  王经理刚开完会下来,看到她,吩咐手下为她倒了一杯水。
  “谢谢!”她接过水,“王经理,我们重新做了一份方案,我发了一份在你的邮箱里,又打印了一份,请你看一下。”
  王经理客气地接过来,戴上眼镜认真地看起来。
  唐芷瑶捧着水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乖巧得像个小学生。
  过了很久,王经理终于看完。
  “我们内部再商议一下,再与你沟通,行吗?”
  告别王经理,她在楼下顺便买了一些菜,这里很方便,就在楼下就有一家超市。
  吃过晚饭,她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学习一些成功案例,给自己充充电。
  又过了一天,王经理打来电话,语气没了往日的客气,“唐小姐,你们的方案我看了,不新颖,还得改。”
  不是都照着你提出的建议修改的吗,怎么还是不行。
  她心里一阵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