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栀裴淮靳

第1章 双重人格
“有请第25届银座奖最佳女主角——洛栀!”
现场的气氛瞬间到达了鼎沸,众人纷纷站起身鼓掌。
洛栀从容不迫地走上领奖台,优雅礼貌地接过颁奖人手中的奖杯。
这一刻的荣誉,早期盼已久。
“好开心啊……”
洛栀刚发出感叹,只觉自己身上顿时袭来一阵凉意。
“洛栀!”
“哎!”
洛栀猛地一睁开眼睛惊坐起来,发现自己正泡在浴缸里。
“睡得舒服吗?”
“挺舒服的,这大夏天的都快热融化了,能泡个冷水澡可不得劲嘛!”
洛栀笑着转过头迎面就是一张大脸怒视着自己,她瞬间表情凝固了。
“李……李导……”
“让你演个尸体,你还在这现场打起呼来了!难怪这么多年了还跑龙套!”李申导演对着洛栀破口大骂,手中还提着个桶在往下滴水,而现场的其他人只是站在不远处看热闹。
“对不起,李导,我昨晚没休息好太困了,我保证改!”
洛栀刚准备起身,正巧那脑袋直直的往李申的下颚结实地撞了上去。
“嚯……嘶……”
李申踉跄后退了几步,捂着自己的下颚。
“导演,你没事吧?”
洛栀手足无措地跑过去询问。
“你现在,立刻,马上,给老子滚出片场!”
这震耳欲聋的咆哮,本打算再继续上前安慰几句,只怕是要火上浇油。
洛栀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片场。
这次可是S级的电视剧班底啊!虽然只是演个尸体,但那是露脸的镜头啊!就这样告吹了……
突然,一通电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栀子,戏拍得咋样了?”
“不知道……李导叫我滚……什么意思?应该就是没下文了。”洛栀一脸幽怨。
“啊……没关系,导演只是在气头上,一会儿我去找他再说说情,没事的!不过,现在有件更重要的事要你赶紧回来处理。”
听着夏晴这紧张的语气,洛栀立马起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回家里。
“呼……晴晴,怎么了?这么着急忙慌找我什么事?”
洛栀气喘吁吁地看向眼前的夏晴。
“我们得搬出去了,这里包括附近一带,都被人买下了,房东刚才来通知,叫我们这两天就搬。”
夏晴耸了耸肩膀,语气里也很是无奈。
“这么赶的时间,叫我们搬哪去?睡大街呐!不行,我得找房东说说去!”
洛栀气不打一处,正准备出门,却被夏晴一把拉住。
“你冷静点儿,这地儿,已经是别人的了,她现在也做不得主了。而且,人家宁愿付违约金,也要我们走。你要是真有本事,也把这地给买下来啊!”
这话犹如一盆冷水浇醒了洛栀。
对啊,她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跑龙套,有什么能耐能够去抗衡。
夏晴见洛栀瞬间像个泄气的皮球,赶紧上前安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嘛!咱们再去别的地方!”
“那你找到新的住所了吗?”洛栀一脸期待地看向夏晴。
“没有。”
“那你说得这么正气凛然干嘛!”洛栀一记白眼瞪了过去。
就在这时,信息声打断了两人的嬉闹。
洛栀赶紧打开手机,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内容还是忍不住眼眶泛红。
夏晴眼瞧着不对劲,立马坐到洛栀身旁,“咋滴啦?刚才还好好的呢!”
见洛栀不说话,夏晴抢过了手机一看,原来是洛栀被正式通知被剧组解雇的事。
洛栀心情低落地回到房间,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头,任凭夏晴怎样敲门也不开。
夏晴在门外敲累了坐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她的面前站着一个人正直勾勾地盯着她。
“嚯!吓我一跳,栀子你干嘛!”
忽然她意识到眼前的洛栀眼神不太对劲,这清冷疏离的眼神,“不是,你是……芊黎!”
“嗯。”
安芊黎将一串钥匙丢到了夏晴身上,“待会儿会有人来接你去我名下的别墅住。”
“别墅?这叫我怎么给栀子解释这别墅是谁的啊?难不成直接跟她说是这是她另一个人格送给她住的吗?”
见安芊黎一脸你看着办的样子打量着自己,夏晴举手投降。“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我不是叫你,多劝劝她别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明星梦吗?这么多年了还是个龙套不务正业。”
安芊黎皱着眉头,刚想说下一句,却被夏晴打断:“你还不知道你自己啥牛脾气吗?啊?那不撞南墙不回头,我怎么劝啊!你俩这天天跟川剧变脸似的,我才要被你搞得精神错乱了!”
“我要去机场接人了。”
还没等夏晴抱怨完,安芊黎只给她留下个潇洒的背影便离开了。
她开着红色劳斯莱斯驰骋在路上,一双美丽动人的眼眸直视着前方,车子的速度很快,一路狂飙向机场。
刚下车,就看到已经有好几个人在大门口等候她了。
“安总。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董事长一会儿就到。”
安芊黎清冷地点了下头并接过那人手中的花,从容不迫地走了进去。
她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等人,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迫感,纷纷自觉地离她远一些。
站了好一会儿,一声熟悉而又陌生的叫唤响起:“阿黎。”
安芊黎寻着声源处抬头望去,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翘首以盼的父亲——安项东。
“爸……”
安芊黎刚想上去拥抱,却被安项东的下一句话给打断了。
“来,阿黎,妈妈和弟弟也回来了,我们一家四口,终于团聚了。”
安芊黎看见安项东身后站着的一男一女,喜悦的神情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芊黎啊,好久不见。”女人笑得很是甜蜜,但在安芊黎看来却是格外讽刺。
安芊黎不搭理她,把花递给了安项东,“爸,我去安排下你回家的事。”
安芊黎刚想转身离开,却被安项东怒斥道:“你给我回来!”
安芊黎攥紧了双拳,缓缓转过身。
“还有什么事?爸。”

第2章 继母归来,地位威胁
安项东愠怒地示意了下眼神。
安芊黎深吸了一口气,冷冷开口:“阿姨,树年。”
还没等三人反应过来,安芊黎已经离开了。
安项东见此情景,气得面红耳赤,“这养不熟的白眼狼!”
一旁的女人和安树年赶紧扶着他。
“项东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体。再说了,我们这么久没见阿黎了,她一时间不适应也是有的。”
“委屈你了,丽娜。”安项东看着眼前的两人稍稍感到一丝欣慰。
四人回到安家——枫林晚,安芊黎看着前面走着的三个人,感觉自己格外多余。
安树年转过身看见她落寞的眼神,特地停下来等待安芊黎。
“姐姐。”
安芊黎听见了安树年的叫唤,立马恢复了往日生人勿近的模样。
“这次你和丽娜阿姨一起回来,是打算在这久住了是吧?”
安芊黎也不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
“爸和妈担心姐姐一个人在国内,所以,便回来了。”安树年轻声细语回答道。
“这种鬼话,你觉得可信?丽娜阿姨担心我是真,但是担心的怕还是公司的大权会花落谁家吧?”
安芊黎阴阳怪气的语调让安树年心里有些不自在。
“姐姐,我从没想过要和你抢公司。请你相信我。”安树年诚挚的眼神,让安芊黎愣了一下。
“但愿如此吧。”
安芊黎眼含疏离地转身离开了。
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后妈,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二十多年前靠着小三上位,如今回来,恐怕也是要为自己的儿子谋个好前程。
自己绝对不会将纳森总裁的位置让出去的,绝不。
四人坐在饭桌上安静地吃着晚餐,丽娜拿起酒杯,“来,阿黎,阿姨敬你一杯!”
安芊黎假装没听见,拿起自己的红酒杯晃了晃,轻轻抿了一口。
“阿黎,你妈妈在和你说话。”
安项东不威自怒的声音传来,安芊黎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优雅地擦了下自己的嘴。
“我妈早死了,难道您忘了?爸。什么阿猫阿狗的,都配做我妈,我会很苦恼的。”
丽娜听到这话气得咬着牙,但还是忍着没发作。
“你说什么!”
安项东一拍桌子,站起身就想扬起巴掌往安芊黎脸上扇去,幸好安树年赶紧上前阻止。
“爸,别激动!”
安芊黎不屑地看着那三人,“真好,一回来便想打我。在我很小的时候,您不管不顾撇下我一人在这,带着他们去了国外定居,你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爸,姐姐也是在说气话,您不要生她的气,姐姐,你也少说两句吧。”安树年夹在安项东与安芊黎中间做和事佬。
丽娜见自己儿子如此,也只能上前帮忙。
“项东,阿黎,有话坐下来好好说,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这样剑拔弩张的。”
安项东放下手,回到了座位上坐着。
“等安定下来后,让树年进纳森,你作为姐姐,好好帮帮你弟弟。”
安项东的说话口吻好似不容拒绝。
“爸爸是不放心纳森交给我打理,打算让树年接手公司的意思吗?”
安芊黎眼神充满了嘲讽,又冷笑道:“看来不久的将来,我也是要退位让贤了。”
“我现在不是在和你商量,还有,我记得,你旗下有家光漾传媒是吧?”
安芊黎握紧了刀叉,冷笑道:“爸爸不会打算将我辛苦建立的公司据为己有吧?”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是吧?就算是,老子是你爸,把你养到这么大,就算给我,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安项东越说越激动,一旁的丽娜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而讪笑地看着安芊黎:“阿黎,你误会你爸爸的意思了。这不是树年喜欢唱歌嘛,而且打算在这国内发展,他与之前的那家经纪公司解约了,所以想请你……”
“嘭——”安芊黎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我吃饱了,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这个家,她是一秒都不想再待下去。
“还有一件事。”
安芊黎停下了脚步,等着安项东接下来的话。
“裴淮靳要回来了,你与裴家之前定下的婚约也该提上日程了。明晚,安裴两家聚一起商量一下你们的婚事。”
“知道了。”
原以为安芊黎会拒绝,可是她却出奇的平静,这倒让安项东有些意想不到。
安芊黎怎么可能会放弃与裴家联姻的机会?与裴淮靳结婚,她便有了裴家的靠山,那么她在公司的地位便会更加稳固。
自己好不容易凭着自己的实力爬上了总裁的位置,怎么可能说让就让?
就因为自己是女儿身?
而安裴两家的联姻,也让丽娜很是不安,要是真成功了,那么安树年将来要继承公司便又多了一层更难抵挡的阻碍。
安芊黎没有回家,而是回到了纳森。
她回到办公室,站在窗边看着下面那璀璨的灯火,心里满满的孤独感,一路走来,都是自己一个人。
突然,门外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
“总裁,您要的资料。”助理小艾忐忑的将文件递给了安芊黎。
“嗯。”
安芊黎接过手随意翻了几页,忽地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通知下去,把李申给我换了,和他解除合作。”
小艾感到吃惊,这剧都已经开拍了,这临时和导演解除合作关系,这不是闹着玩儿?
“可是这剧……可是大制作,而且李导的能力在业界也是数一数二的,突然毫无缘由地解除合作,怕是要遭人非议啊。”
安芊黎不说话,抬头冷冷地看着小艾。
“你是总裁,还是我?要不然,这位置给你坐?”
小艾吓得不敢吱声,“我我我这就去通知!”
安芊黎想起了李申在那么多人面前这样羞辱洛栀,她内心深处的那一口气便始终咽不下去。
她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谁让她不痛快,她便让那人不痛快。
第二天,纳森一大早便异常热闹。
“你说,董事长回来了,安总会不会下台啊?”
“那肯定啊,那董事长带儿子走都不带她,很明显是重视儿子的啊,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前面一小群人正围着有说有笑,完全没注意到安芊黎正站在她们后面把这些话已经听得一清二楚了。

第3章 放他鸽子
“咳咳。”
小艾站在一旁狠狠地暗示了一声。
大家转过身,发现安芊黎正满脸笑意地看着她们。
“你们会这么想也正常,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家世背景,既然没有这样的家世,就更应该好好干,而不是跟个长舌妇一样在背后议论别人,你们说呢?”
一群人被安芊黎怼得只能尴尬的互相大眼瞪小眼。
“准备开会。”安芊黎不再搭理她们,径直往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里,众人安静地等待着安芊黎的指示。
这时,助理莫莉抱着一堆资料走了进来,给大家分发。
安芊黎接过手,看了几眼,眉头却越皱越深。
在场的人看见安芊黎那越变越黑的脸色,不敢吱声。
“莫莉,你来公司多久了?”
莫莉听见安芊黎这么问,顿时紧张得不知所措。
“三……三年了。”
“三年?你主管是在干什么吃的?看看你这文案也是下饭,这三年光研究我应该怎么被下台了吧?”
莫莉被安芊黎这话说得眼眶开始泛红。
“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了。”
安芊黎冷言冷语,甚至没抬起头看莫莉一眼,这让莫莉忍不了这口气。
“安总这是在公报私仇吗?是,我们刚才这么私下讨论你,是不对。但是……”
“昨天,你竟然把品牌商的名字都给弄错了,这可是人家首发。你之前还有其他事,我也不再一一列举。而且你说得没错,我就是公报私仇,就冲这些,让你走,绰绰有余。”
莫莉咬了咬下唇,她自知理亏,便不再辩解就离开了。
“刚才的事,就到此为止不再追究,但若是和莫莉那样犯错让公司有损,那我也只能旧事重提了。放心,我也不屑于给你们穿小鞋,因为我都是光明正大地干。”
在场的人都不敢大声喘气,一片静谧。
安芊黎刚准备下班,小艾正巧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群人。
“安总,您要的翡翠,还有这些礼服,您看看,喜欢哪件。”
安芊黎随手划了几下下眼前的众多礼服。印象中的裴家父母,都是端庄大方的人。
“这套吧,简约优雅。”
安芊黎看了盒子里躺着的翡翠项链,裴家阿姨最是喜欢收集翡翠,那自己便投其所好。
“把这些东西,送我家去,我晚点儿才回去。”
“哪个家啊?”这一下把小艾搞懵了。
“老宅。”
说完,安芊黎便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别墅——溪语阅庭。
“好啊你啊,二话不说就跑了,留我一个人在这搬行李可累了!你得赔偿我劳动损失,你得请我吃大餐才能抵消!”
夏晴冲过来朝安芊黎抱怨。
“我去眯会儿,一个小时后叫醒我。今晚要和裴家吃饭,聊聊订婚的事。”
安芊黎没有过多搭理夏晴径直往前走。
“啊?你要准备结婚了啊?”夏晴整一个人吃惊了。
安芊黎停下脚步,“订婚,不是结婚。”
“哦,行,睡吧,保证完成任……”
还没等夏晴说完,门便“嘭——”的一声关上了。
一个小时后,夏晴悄悄走进安芊黎的房间。
“我的小宝贝,小懒猪,起床喽。”
夏晴趴在安芊黎身上,拿着自己的头发故意戏耍着安芊黎的鼻尖。
“阿嚏!”
安芊黎惊醒,“你干嘛呀,晴晴,我正在做梦演女一号呢。”
这下轮到夏晴懵了,她朝安芊黎挥了挥手,“栀子?”
“你傻了啊,不是我,还能是谁?”
洛栀往夏晴的脑门拍了一下。
“完了完了,这可咋整。订婚……栀子,要不然,你再睡一觉试试?”
“不睡啦,我感觉,我睡了好久。”
洛栀起身做了一下健身,才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晴晴,我们这是在哪?”
夏晴回过神,“啊,这是我……祖父的妹妹的叔叔的女儿的……别墅,她说她在国外也没人打理这别墅,所以暂借给我俩住住,嘿嘿。”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有来头的亲戚啊?”洛栀半信半疑地看着她。
“啊,你没有,还不准我有啊。”夏晴故作生气。
“不是啦不是啦,我开玩笑的,我请你吃饭,消消气!就庆祝多亏晴晴大小姐,我们才没有露宿街头!”
洛栀嬉皮笑脸地赔笑道,夏晴却五味杂陈,这明明是自己的别墅,还要假借说他人的。
威尔逊国际大酒店
安家和裴家的人都到齐了,除了安芊黎。
“怎么还不来,这阿黎真是一点都不懂事!哪有让长辈等的道理!”
安项东虽然生气但也不好发作。
“她该不会是想要悔婚吧?”
男人打了下哈欠,手上还带着金色镶边的戒指,一副贵公子华丽的模样。
“淮靳,别这么没礼貌。”裴母眼神暗示了下他。
“不不不,确实是我家阿黎太不懂事了,丽娜,去打通电话给阿黎问问看到哪了。”
丽娜点了点头,准备起身离开时,被安树年拉住了。
“妈,还是我打电话给姐姐吧。”
安树年明白安芊黎的性格,要是看见丽娜给她打电话,估计只看一眼便挂了,自己这个弟弟多少看在血缘关系上,还是会给些面子。
安树年走出大厅,按下了安芊黎的电话,可始终没有人接听。
过了许久,他略显为难地走进大厅。
“怎么了?不接?”安项东的神情再也憋不住了,“真是不像话!”
“别气了,安兄。听说,芊黎这些年都在替你打理着公司上下,估计是在忙吧。”裴父拍了拍安项东的肩膀。
“是啊是啊,下次再见也一样。”裴母在一旁帮腔。
“也就你们惯着她,等以后嫁过去,怕更是宠得她无法无天了!”安项东摇了摇头,又是无可奈何。
裴淮靳站起身,一脸不悦,“既然人没来,那我先走了,失陪了,安伯伯安伯母,你们慢慢吃。”
还没等众人反应,裴淮靳已经走出了大厅。
裴淮靳开着自己银白色的柯尼塞格One-1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好看的手指摩挲着方向盘。
“傅博,把安芊黎的照片发给我看看。”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一下,“那不是安家的千金大小姐吗?怎么?对人家有意思?”
“被那女人放鸽子了。”裴淮靳的语气略显愤怒。
“发过去了,你看看吧。”傅博笑着说道,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裴淮靳看着照片上的安芊黎。
很好,安芊黎,你竟然敢放本少爷鸽子。

第4章 竟敢扇我?
洛栀和夏晴正在一家路边摊有说有笑地吃着饭。
傅博开着车无意瞥见了洛栀,再看看那手机上的照片,“那个……淮靳,我好像看见了安芊黎诶……”
“她在哪?”
电话那头的人说话的音量渐渐拔高,傅博捂了下耳朵。
“把地址发给你了。”
裴淮靳看了一眼手机,立马调转方向盘,扬长而去。
这边,洛栀还没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依旧大口地吃着饭。
“虽然被导演解雇了,但是也不能饿着自己,你说对不对?咳咳……”
夏晴赶紧走过去给她顺顺气,“我又不跟你抢,吃那么快做什么,怎么?想上新闻头条,某洛姓女子噎死街头?”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要凭演技上头条的人!”
洛栀嘴巴鼓鼓的,唇边还粘着一颗饭粒。
夏晴想起了安芊黎给自己的任务。
“其实,栀子,你也在那些剧组混了这么多年了,要不然,咱们还是放弃吧。找找一些其他工作,不也挺好的吗?比如说,幕后啊什么的……”
夏晴越说越小声,她明白这是洛栀的梦想,可是想到安芊黎,她内心也很矛盾。
“晴晴,你要是把我当好朋友,以后就别再说这话了。你知道的,我喜欢演戏。”
说到演戏,洛栀的脸上挂满了认真。
“看得出你确实挺会演戏的。”
身后响起了一声好听的男声,两人立马转过身。
正是裴淮靳。
洛栀站起身,看向他。这男人长得还挺好看的……
“咳,这位先生,虽然说,你长得还不错,但是不是你偷听别人说话的理由。”
洛栀严肃地盯着裴淮靳,一旁的傅博听到这番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裴淮靳或多或少听过安芊黎的为人,再看看眼前的人,简直是大相径庭。
“我很高兴我未来的未婚妻有眼光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很帅,不过既然知道本少爷很帅,为什么还要放我鸽子?安芊黎。”
洛栀听到这番话,眨巴着眼睛,再看了看四周,确定裴淮靳是和自己说话。
“你在和我说话?”
夏晴立马意识到,这可能就是安芊黎要订婚的对象!
可是,洛栀对这一切的事却并不知情。
“栀子,我们回家吧……”
“逃?你想往哪逃?”裴淮靳一把拽住了洛栀的手。
“不是,先生你认错人了。”
洛栀感到很是莫名其妙,这个帅气的男人脑子多少有点……病?
裴淮靳好笑了一声,拿出手机里安芊黎的照片放在洛栀面前,“这不是你?装傻?别以为你一句认错人,我就把你放我鸽子的事情一笔勾销了。”
“本少爷从小到大,还没被人放过鸽子。”
洛栀看着照片上那清冷的面容,竟然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她也震惊了一番。
夏晴见大事不妙,挡在洛栀面前,“这位先生,您真的认错人了。她不是您要找的人。”
“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你让开。”裴淮靳冷冷开口道。
他一把将夏晴推开,一步一步朝洛栀走来。
洛栀见夏晴被推去了另一边,还有渐渐逼近的裴淮靳。
“你到底想干嘛?”
“你说我想干嘛?”
那越凑越近的脸,洛栀手一挥。
“啪!”
在场的人都震惊了,当事人——裴淮靳更是石化在原地,一脸错愕。
洛栀僵在半空的手立马缩了回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赶紧拉着一旁看呆了的夏晴赶紧跑离了现场。
裴淮靳捂着脸缓缓转过身看向傅博,“那个女人,竟敢扇我?”
傅博也是一整个人震惊了,只能耸了耸肩膀。
洛栀跑得匆忙,落下了一张名片。
裴淮靳捡起了那张名片,看着上面的名字,这不是自家公司的人么?
都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裴淮靳拿着名片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倒是要看看这安芊黎想做什么。
洛栀和夏晴气喘吁吁地跑回了家里。
“太可怕了,大晚上的,遇见这种耍流氓的人。果然长得人模狗样的,不一定是正经人!”
洛栀大口喘着粗气。
“你还是别这么说人家,说不定以后你们还要展开一段孽缘的……”夏晴小声嘟囔道。
“你说啥?”
“没有,就是觉得你说得很对!”
这时,洛栀的手机铃声响起。
陌生号码……
洛栀感到奇怪,平时自己很少接到陌生来电。
“请问是洛栀小姐吗?我是帝克圣传媒的。我们已经看过您的简历了,请您今天下午三点过来面试吧。”
电话那头的话,让洛栀惊喜地跳起来。
“帝克圣?谢谢……我下午一定准时到。”
洛栀抓紧了手机,扑倒了在一旁站着的夏晴。
“晴晴,你知道吗?我要去……”
“听到了,帝克圣是吧?听说背靠世纪纱桦,那可是大公司!加油啊,栀子,未来的光明大道在等着你!”
洛栀听到夏晴这话,瞬间信心倍增,赶紧回房间挑选衣服。
下午,洛栀如约来到了帝克圣传媒的大门。
“您是洛小姐吧?”
洛栀疑惑地看向声音源头,是个优雅迷人的女人,是她一个女人看着都会着迷的程度。
“是。我是。”
“您好。我叫孟筱抒。我们老板想亲自见见您,所以我特地在这里等您。”
“老板亲自见我?”
这让洛栀吃了一惊,自己何德何能让一个老板等自己,还是帝克圣传媒的CEO!
洛栀跟在孟筱抒的身后,好奇地打量着环境四周。
不愧是帝圣克,这装修,简直是壕无人性啊!
这扑面而来的土豪金味道,这老板仿佛就是丝毫不加掩饰地告诉来的客人,劳资就是有钱!
“到了。洛小姐,您进去吧,老板在里面等着您。”
孟筱抒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洛栀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洛栀,别怂啊,不就是一个面试而已吗?就算对方是老板又如何,把他当根大白菜不就好了?
她轻轻敲了敲门,“老板您好!我是来面试的洛栀!”
“进来。”
听到这好听的男声,洛栀愣了一下,这声音……似乎意外的有点熟悉?

第5章 再次相遇
洛栀缓缓推开门,那人背对着自己坐在转椅上,很是故作神秘。
“老板,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洛栀不确定地问一句。
“确实,昨晚我们还聊了几句,你还……”
裴淮靳转过椅子,死死地盯着洛栀。
洛栀回想起了昨晚的事,自己扇裴淮靳的那一耳刮子。
“对不起……老板,我不是故意扇你巴掌的,就是手那一下挥过去,它就精准着落到您的脸上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裴淮靳就来气。
“你不是想要面试帝克圣?坐吧。”
裴淮靳忍住内心的怒火,暗示自己一定要冷静。
“这……我还是……不面试了吧?”
洛栀看着裴淮靳要吃人的眼神,那脚已经不自觉地挪动着小碎步,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你和安芊黎是啥关系?我看你这简历,叫洛栀?”
裴淮靳自动无视了洛栀说不想面试的话接着往下问。
“我不认识老板口中说的那个人。”
看着照片中的安芊黎,再看看眼前的洛栀,虽然长得是一模一样,可给人的感觉却不是同个人。
“也对。你怎么可能是她。吃个饭嘴上还能挂着饭粒的人。”
裴淮靳长舒了一口气。
洛栀听到他这话,下意识触碰了下自己的嘴巴。
“既然你不是她,那就先回去吧,接下来如何,会有人通知你的。”
还没等洛栀拒绝,裴淮靳便下了逐客令。
“对了,别忘了把门给我关上。”
洛栀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某人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话,洛栀撇了撇嘴角还是照做了。
这只字未提扇他巴掌的事情,不会打算把自己录用了之后,往死里整吧?
洛栀想到这不禁打了个冷颤,人家财大气粗的,自己一个小菜鸡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她刚走出公司大门,就看见对面挂着的巨型海报,上面的女人笑得灿若星河。
“哇!Fay长得真好看。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她一样站在舞台的最高处……”
本还沉浸在幻想与羡慕中的洛栀,突然想到了什么。
“话说,Fay好像就在这帝克圣啊,那我要是进来了这里,不就是Fay的同事了吗!突然觉得自己也不是这么抗拒这家公司了嘛……”
洛栀捂着脸害羞,自己一直将Fay当做自己的目标,没想到竟然近在咫尺了。想想都觉得很激动。
这几天,洛栀都在各个剧组来回跑,虽然依旧演尸体或者没有露脸的路人,但她依旧很开心。
有盒饭还有钱拿尽管并不多,一天的吃食着落了又不用花钱了!
回到家,累了一天的洛栀看着电视里的光彩照人的Fay,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晴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栀子,别睡在这沙发里,回房间睡啦!”
出乎意料的,这次竟然没有嘤咛式的撒娇卖萌不肯起来。
洛栀安静地坐了起来。
“芊黎……”夏晴看着这眼神,便知道安芊黎回来了。
“不是叫你劝劝她别做明星梦了吗?自己的实力还没点数。”
安芊黎一醒过来就给“自己”浇了一盆冷水。
“还是第一次见人这么贬低自己的。”夏晴尴尬地挠了挠手臂。
“我要回趟老宅。”
安芊黎一向很有自己的主见和想法,虽然明明与洛栀是同个人,但夏晴却更喜欢洛栀,总觉得安芊黎天天都藏着心事,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枫林晚
安芊黎刚一走进大厅,原本有说有笑的安项东瞬间脸色板了下来,而丽娜则是不知所措地坐在一旁。
“我回来了,爸。”
安芊黎正准备回房间,却被安项东叫住了。
“这两天,你去哪了?”
“临时出差。”
“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让老子在裴家面前丢这个老脸!”安项东站起身气愤地指着安芊黎。
“这事,确实是我处理得不妥当。改天,我会亲自登门向裴家道歉的。”
见安芊黎说话总是这样疏离,安项东本想发作,这时丽娜轻轻抓了下他的手臂,两人对视了一眼,安项东还是忍下来了。
“对了,你弟弟的事,处理得如何?”
安芊黎看了一眼丽娜,见丽娜躲闪着自己的目光。
“阿黎,没关系,你忙的话就先忙完你手头上的事先吧。树年他,再等等也没关系的。”
“她能忙什么?自家弟弟这点忙都不帮?难道以后还指望外人喊她姐?”
面对两人的一唱一和,安芊黎也没生气。
“既然丽娜阿姨都觉得不打紧等等也没关系,爸爸又何必着急,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安芊黎的话噎得安项东说不出话来,丽娜的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
安树年此时从楼上走了下来,见大厅的气氛异常,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姐姐,你回来啦?”
安树年主动找安芊黎搭话。
“啊,树年啊,我和你爸爸正在和你姐姐说安排你进公司的事呢。坐下来一起说吧?”丽娜出来打圆场。
“抱歉了阿姨,明早我还要去裴家致歉,就不奉陪了。毕竟安家与裴家是世交,爸爸也不想因此开罪裴家吧?”
安芊黎歪了下头笑着看向安项东。
安项东刚想往下说什么,安芊黎顺势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我困了,晚安。”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上楼回房间了。
“丽娜,树年,唉,都怪我把她宠坏了才如此不知礼数,你们受委屈了。”
安项东朝丽娜母子安慰道。
“爸,你应该多关心一下姐姐,这些年,她一个人守着这个家,个中的辛苦,不是我们能理解的。”
安树年知道这些年安项东亏待了安芊黎,所以也极尽为她说好话。
可没想到,丽娜也趁机在安项东面前夸了一番安树年,“果然我们家树年最懂事,最心疼人了。”
安项东听到丽娜这话,欣慰地点了点头。
安芊黎直直地倒向床,安静地望着天花板,又看向桌上放着的全家福。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一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