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轻舟顾冉承

第【001】章 五百万损失
“叶轻舟!你今天的发运数据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客户来投诉?”
叶轻舟刚下飞机,就接到部门总经理陈学义带着醉意的斥责电话。
“陈总,请问是哪位客户的投诉?”叶轻舟那截儿泛着淡粉的白皙指尖,迅速点开了公司的官网页面。
却见发运数据竟然当真与自己上飞机之前,在后台发布的有着极大出入。
叶轻舟是顾氏集团铁矿石部门的高级指数分析师,也是数据条线的负责人。
这次从魔都飞往帝都,一则,是为了帮分部培训新人;二则,是为了一个重要的竞标项目。
故而,她临行前将手中的部分工作与后台的账号,都交接给了下属周佳凝。
只将核心数据留在自己手中。
“你还好意思问我是哪位客户的投诉?”陈学义愤怒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华林资本就因为你叶轻舟今天的一个错误数据,亏损了五百多万!”
三个月前,陈学义私下与竞争对手公司的领导吃饭的时候,无意看到了匆匆离去的叶轻舟。
虽然说经过三个月的反复试探,陈学义觉得叶轻舟那天似乎并没有看到自己。
但事有万一,更何况这关乎到自己日后的商业路途。
陈学义也曾多次对叶轻舟旁敲侧击,却发现她不仅没有委身跟随的意思,更无丝毫要换家公司的打算。
“叶轻舟!这件事你要是解决不了,就不用再回来了!”陈学义耐着性子等了这么久,终于让他等到了能够将叶轻舟的事业一举碾死的重大数据失误。
只要这次叶轻舟能主动攀附,别说是她那短时间内无人比肩的业务能力,仅凭那张惊艳的绝色面容,陈学义定然也能保她周全。
“陈总,这次的数据……”叶轻舟口中“被人改过”四字并未说完,便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嘟嘟的忙音。
……
出租车上。
叶轻舟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一景一物,她一时还有些拿不准陈学义是因为数据有误,而大发雷霆。
还是因为三个月前的事情,故意赶尽杀绝。
亦或是,两者皆有!
但,无论是哪一种,这个锅她都绝不会背。
叶轻舟清亮眉眼落到面前的手机上,第三次按下了周佳凝的电话,却依旧显示无人接听。
“喵……”身旁的卡其色水桶包里,探出了一个双眼湛蓝的白色猫头,一下下蹭着叶轻舟的手臂。
似撒娇,又像是在安抚。
正是叶轻舟半年前收养的一只流浪小奶猫。
因为性格像狗一样懂事、粘人,故而,被叶轻舟取名狗子。
平时,凡是遇上五天以上的出差,叶轻舟都会把它带在身边。
“狗子,我没事。”叶轻舟冷白的手指揉了揉小白猫的脑袋。
恰逢此时,一旁的微信电话响起。
接通的瞬间,叶轻舟并未着急开口,而是在面前两部手机的屏幕上轻敲了两下。
“轻舟,不好意思,我刚才在开会,手机开了静音,没看到你的信息和电话。”周佳凝的声音不再像平时那般自来熟中带着点讨好的意味,而是礼貌且疏离。
“佳凝,我有个疑问需要你来帮忙解答一下。”叶轻舟攥着手机的指尖微白,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
“我今早在后台发布的发运数据,你是不是改过?”叶轻舟明知故问。
“……”电话里的周佳凝一阵沉默。
“佳凝,你为什么要改我的数据?”
“……”电话另一头,继续沉默。
“佳凝,你知不知道这一个数据的错误,给华林资本造成了五百多万的损失?”叶轻舟说到这里,声音微顿。
“轻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周佳凝的声音虽小,意思却甚是明了。
“听不懂?”叶轻舟见周佳凝并不想正面回应这件事情,便换了个问法,“我后台的账号和密码,除了我之外,只有你知道。”
“后台发运数据错的那么离谱,稍微有点经验和脑子的人,即便闭着眼睛也不会犯这么蠢的低级错误。”
叶轻舟素来与人为善,鲜少会说出这般狂妄的话来。
不过,一年多来的相处,令她更清楚如何能轻而易举地激怒周佳凝。
“叶轻舟!是我改了你的发运数据又能怎么样?”电话里的声音果然一点就着,似是要将长久以来积攒的愤恨,都一股脑儿化作利箭射向叶轻舟,“你有证据嘛?”
周佳凝颤抖的冷笑声中带着一丝得意,也正是确定叶轻舟拿不出证据,她才敢这么说。
“佳凝,只要你现在把数据改过来,再将事情跟陈总解释清楚,这件事我个人可以不再追究。”
两年多的职场浮沉,令叶轻舟即便面对这般的恶心嘴脸,也依旧能做到处变不惊。
倒不是她有多大度、圣母。
而是觉得,现在的争吵和责骂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更多的,只是在浪费她极为宝贵的时间。
“叶轻舟!你做梦!”素日里轻声细语的周佳凝,再度开口时,语气已是斩钉截铁。
“平时,咱们组里有什么好事,你哪次不是第一个想到陶晓凡那群人?”
“现在,又在这里跟我装什么好人?!”
“你叶轻舟敢说,如果这次不是陶晓凡也出差的话,你会把账号和密码给我?”
“叶轻舟,你不就是仗着比我好看、职位比我高,才这么轻贱我吗?”
“你叶轻舟除了那个靠脸得来的职位,其他哪一点我周佳凝不比你优秀?”
“再看看你现在,哈哈哈哈哈哈……华林资本五百多万的损失,你觉得你现在还能继续留在顾氏吗?”周佳凝笑声肆意。
“叶轻舟呀叶轻舟!真想让你知道,我现在有多解恨!”
叶轻舟未曾想,对方会是这样的反应。
她虽然知道周佳凝嫉妒自己,却不知竟然已经恨她到如此地步。
否则,刚才在飞机上,叶轻舟也不会想着如何在刚竞标来的新项目中,多带带周佳凝。
“佳凝,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在工作能力和态度上,你的确都不如晓凡。”叶轻舟语气依旧温和,不杀人,只诛心。
这也是为什么,她更放心将重要的工作交给陶晓凡,而非周佳凝的原因。
“其实,在接到你的电话之前,华林资本这件事,对我而言并没有你这个人重要。”
但周佳凝方才说出的话,却让叶轻舟瞬间改变了主意,“不过现在,周佳凝,你已经没这个机会了。”

第【002】章 皮肤饥渴症
“我没机会?没机会的是你叶轻舟才对!”恼羞成怒的周佳凝直接挂断了电话。
叶轻舟闻言心生犹疑,手下动作却未有半分停留。
她立即将刚录制的音频、先前与周佳凝工作交接的信息记录以及正确的发运数据,都一并通过邮箱发送给了铁矿石部门的总经理陈学义。
还顺势选择了抄送铁矿石部门副总章雍,与总裁助理梁晋。
即便是同事之间的龃龉,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闹到工作群里那般难堪。
只是,在点发送之前,叶轻舟的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了刚才陈学义的那番话,以及三个月前对方跟竞争对手公司领导吃饭的画面。
仔细想了想,素来谨慎的叶轻舟最终将抄送都改为了密送。
正好借此,也能看一看陈学义的真实态度。
叶轻舟看着工作手机页面上、如狂风扫落叶般闪现过的信息,一一抬手划掉。
脑中将近期跟周佳凝对接的所有工作,都迅速梳理了一遍。
直到确定再无其他可以被对方钻空子的地方之后,这才轻舒了一口气。
叶轻舟自幼是个恩怨分明的性子,如果方才周佳凝能妥善处理这件事,哪怕只是口头上的认错道歉,她都愿意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当对方明明犯了错,还咄咄逼人不知悔改的时候,叶轻舟自然也会选择用自己的方式自保、反击。
不过,眼下她最为在意的,还是如何解决华林资本的投诉,和如何分配手上刚竞标来的项目。
周佳凝那般品行的人,自然不能再留在身边了。
“嘭!”
叶轻舟正想着,她所乘坐的出租车却是突然猛地一震。
一声剧烈的撞击声和刺耳的摩擦声,不断侵袭着耳膜。
这让前一刻还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叶轻舟,眼前一黑,瞬间昏死了过去。
……
与此同时。
刚连续撞翻了六七辆汽车、违规行驶的卡车上,发现已无法启动车子的中年司机,手里拿着锤子,踉跄跳了下来。
他径直走向另外那辆撞上了防护栏、外观极为惹眼的豪车。
叶轻舟所乘坐的出租车,属于是被意外裹挟进入车祸现场的,只有左前方的车身与司机伤得重一些。
而周围其他几辆车,却都没有这般的好运气,不是直接被撞扁就是被怼翻。
唯独这辆外形极具设计感、被卡车当作攻击目标的Karl Man King,虽然被撞出了七八米远,却也只是车窗出现了裂痕。
“砰!砰!砰!”
中年卡车司机手中的锤子,猛然挥起,一次次重重砸向了豪车车窗。
破碎的玻璃,划过顾冉承白皙冷峻的侧脸。
玉肌鲜血,愈发显得他样貌惊艳到近乎妖孽。
“兄弟,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要是心有不甘,就去找花钱买你命的人吧。”
车外,声音粗哑的中年男人言罢,从腰间抽出的匕首便直接穿过车窗,狠狠朝顾冉承的心脏刺去。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
而前一刻还处在半昏迷状态的顾冉承,猛然睁开了双眸,反手握住了朝自己刺来的匕首刀柄。
“咔!”
“砰!”
顾冉承在顺势拧断对方手腕的同时,直接大力推开车门,将袭击自己的中年男人撞到了地上,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干净、利落且狠辣。
“啊啊啊!!!”中年男人左手捂鼻,痛苦哀嚎,他刚想抬手去取腰后的钢管,掌心却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感。
顾冉承一脚重重踩在中年男人的胸口。
他俯身时,手上刚夺过来的匕首,已经穿透了脚下中年卡车司机的掌心。
仅是眨眼之间,便又挑断了对方的脚筋。
“谁派你来的?”顾冉承脚上看起来价值不菲的锃亮手工皮鞋,碾在中年男人已被匕首洞穿的左手掌心,力道骤然猛增。
“啊啊啊!!!”
“求求……你!别杀……我!是……是……”中年男人话未说完,便已痛得直接昏死了过去。
因为没能问到想要的答案,顾冉承眸中愤怒翻涌,冷峻的面容之上,却又不见多少表情变化。
他那双被浓密长睫遮挡的锋利眉眼,扫向周围惨不忍睹的车祸现场,不见丝毫恻隐。
倒是不远处,一辆被殃及的出租车里那张略有些熟悉的面容,引起了他的注意。
顾冉承长腿笔直,迈步来到出租车前,就见车内皮肤白皙胜雪的女孩儿,竟是自家公司员工——叶轻舟。
“轻舟。”顾冉承喊了两声,在依旧没得到丝毫回应之后,这才抬起了那只修长匀称的大手。
只是,当他清寒眸光划过女孩儿冷白细滑的脖颈时,喉结微动,手也怔愣在半空。
幼年时,顾冉承便患有皮肤饥渴症,总是无比渴望与他人肌肤的接触,亦或是强烈而又炙热的拥抱。
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内心的焦灼与痛苦。
这些年来,顾冉承凭借极好的自控力,以及心理医生的治疗,已经能做到对生活中的绝大部分人免疫。
同时,这部分人在他病发时的接触,也同样毫无帮助。
可是,当那修长指尖在触碰到叶轻舟的冷白肌肤时,前一刻因为车祸与卡车司机的蓄意谋杀、而导致皮肤饥渴症发作,略有些胸闷的顾冉承,竟突然感觉呼吸顺畅。
“喵呜!”在车祸中受惊,再加上突然出现的陌生气息,都让白猫狗子霎时警觉,一爪子狠狠挠向了男人伸来的手背。
顾冉承右手吃痛的一瞬间,直接反手把猫重重拍到了一侧的车门上。
就在此时,几辆车子从后方疾速驶来。
“顾总,您受伤了!”其中一辆车尚未停稳,便有一个身形匀称的年轻男子直接跳了下来。
如果叶轻舟没有昏迷,定然能一眼认出来人正是公司总裁顾冉承的助理,梁晋。
只见他将一身笔挺西装穿得一丝不苟,径直来到顾冉承身边,拿出一个分外光洁的盒子。
“我没事。”顾冉承迅速收回了手,从盒中拿起一块白色手帕,擦去额间、脸侧与手背上的血迹。
梁助理在伸手接过帕子之后,立即先一步侧身,为他打开了车门。
顾冉承在上车之前,转身看向一旁的出租车,垂于身侧的修长指尖捻动,似是在回味着上面残留的美好触感,“轻舟在那,把她也带上。”
他的车,比救护车更快、更稳。
顾冉承深邃眸光,划过地上已被挑断手筋、脚筋的中年卡车司机,“这个人,好好审。”
“是,顾总。”梁助理闻言,快步而去。

第【003】章 恶意改数据
不知过了多久。
再度醒来的叶轻舟,嗅着周遭异常浓烈的消毒水味儿,缓缓睁开了双眼。
却率先迎上了一双湛蓝、澄澈、又带着紧张与担忧的好看眸子。
“狗子……”叶轻舟略有些沙哑的嗓音响起。
大脑的疼痛与混沌,都令她的反应比平时慢了半拍。
白猫见主人醒来的欢喜,令它忍不住立即在叶轻舟的脸颊上蹭起了脑袋。
这一熟悉的动作,令前一刻还略有些茫然的叶轻舟,渐渐变得安心起来。
“叶轻舟,你终于醒了!”恰巧这时,守在病床边的护士见状立即起身,抬手按下了床头的呼叫按钮,“你现在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
叶轻舟的目光转向关切的陌生护士,感觉自己像是从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里醒来,思绪还有些许混乱。
但她脑中首先想到的,还是华林资本投诉的事,“我的手机呢?”
“都在这儿。”年轻漂亮的小护士,立即将两部碎屏手机送到了她面前,“放心,你带来的东西一样都不会少的。”
叶轻舟看着工作手机上,三小时前已被发送成功的邮件,心中的一块石头,这才缓缓放下。
闻讯快步而来的院长赵乾景,一番检查之后含笑开口,“你是在车祸中大脑受创导致的昏迷,好在你身体的其他各项生理机能都没什么影响。”
“再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到明天早上,如果你没有感到什么不适或者异常的话,就可以直接办理出院了。”
叶轻舟葱白指尖,握着身旁白猫的爪子。
就见,面色冷沉如水的总裁助理梁晋,与即便脸上有伤也依旧难掩矜贵气度的总裁顾冉承,大步进了病房。
叶轻舟好奇,一时不知是自家老板与助理跟自己一起遭遇的车祸,还是他们专程来看自己的。
梁晋冷沉如水的目光,划过病床上已经能坐起来的叶轻舟,道:“轻舟,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除了感觉身体还有些累,其他都还好。”大脑已恢复了清明的叶轻舟,抬手一遍遍安抚着怀里的白猫。
虽然,现在身体还有些虚弱,但她的心里却始终记挂着车祸前的发运数据被改一事,“顾总、梁助理,我负责的铁矿石发运数据在今天上午被人恶意篡改了,导致华林资本损失了五百多万,现在,我想先回公司去解决一下这件事。”
叶轻舟敢这么说,倒不是她无脑大胆。
而是知道这样的事情即便她此时不说,也会有人跟面前两人汇报。
与其那样,倒不如现在叶轻舟自己先近水楼台,将原委讲述清楚。
一旁,始终淡漠不语的顾冉承闻言,凛冽眸光划过叶轻舟冷白修长的精致脖颈,指尖微不可查地缓缓捻动,无比渴望抬手去抚摸那鲜少能缓解他皮肤饥渴症的完美肌肤。
只是,恶意篡改发运数据这件事,如当头棒喝,将顾冉承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自家公司竟然有这般愚蠢而又鼠目寸光的员工!
作为顾冉承助理的梁晋,一眼便看出了自家老板的心思,开口询问道:“轻舟,你准备怎么做?”
早在叶轻舟车祸昏迷之前,陈学义便已将这件事报了上来。
只是,当时梁助理满心想着的,都是自家突然遭遇车祸的总裁顾冉承。
再加上,之后他看到叶轻舟密送邮件中的音频、与周珊珊工作交接的信息记录、以及正确的发运数据,还有收件人一栏里的陈学义,立即心生犹疑。
密送邮件,在邮件中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
被密送的收件人,既能看到发件人、收件人、抄送人的信息,但上面这些人包括其他被密送的人,却又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敏锐、警觉如梁助理,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问题所在。
而且,依照梁助理对叶轻舟的了解——除却拥有异常出挑的容貌,更多的还是她远超他人对于庞大数据的分析、处理的能力,以及对未来市场十分精准的预测能力。
整个铁矿石部门,恐怕再难找到第二个能与之比肩的高级分析师。
这么低级的数据错误,不应该会出现在她身上。
因而,先前梁助理便以“叶轻舟遭遇车祸深陷昏迷、生死未卜”为由,让陈学义来全权调查、处理此事。
……
顾氏集团。
铁矿石大会议室。
周佳凝看着周围的同事,心中紧张又欣喜。
只当是因为叶轻舟负责的发运数据出现了“重大失误”一事,公司决定让自己来顶替她的位置。
刚才,周佳凝还听陈学义说——叶轻舟乘坐的出租车发生了重大车祸,生死未卜。
听到这一消息的周佳凝,在心中为叶轻舟惋惜了三秒之后,对她的位置更多了一份志在必得的底气。
就在周佳凝心怀憧憬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打开。
身穿暗红色西装、脚上踩着同色调手工皮鞋的顾冉承,大步而来。
他身材修长、气度矜贵。
不过短短十来步,却已被他走出了国际顶尖名模的强大气场与风度来。
周佳凝的目光,从始至终都随着顾冉承而移动,鼻尖嗅到了对方身上,那旷野般成熟中充满了男性荷尔蒙、勾人、诱惑,而又历久弥新的香水味儿。
周佳凝瞬间下定决心——等我接替了叶轻舟的位置,一定要比她做得更好!
这样,才能让优秀如顾冉承那样的男人,注意到自己。
“陈总,上午华林资本投诉你们铁矿石发运数据的事,你的处理结果是什么?”梁助理为顾冉承拉开座椅后,出言询问。
“顾总,梁助理。”年过四旬、戴着眼镜的陈学义,看向上首两人,宽厚的脊背瞬间弯了下来。
“发运数据是叶轻舟负责的,但考虑到她在公司两年多来第一次出现这么大的失误,况且,她人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我建议先暂缓对其追责一事。”
“刚才,数据条线熟悉发运数据的周佳凝,也已经将原本的错误数据替换掉了,我想,咱们会后立即在公司官网先发布道歉公告,再让佳凝来接替叶轻舟,暂代数据条线负责人一职。”
陈学义说话时,始终注意着淡漠不语的顾冉承。
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从他那冷峻英挺的面容上看出丝毫异样来。
“陈总的意思是——发运数据的错误,都是叶轻舟一个人的问题?没有其他任何人参与?”梁助理语气平缓,但口中字字却都仿佛重若千金。
尤其,他那双冷硬如铁、给人带来莫名压迫感的双眸,在周围一群人脸上快速划过时,不少人都迅速低头。
本就“做贼心虚”的周佳凝,更是吓得只觉心脏直冲嗓子眼儿。

第【004】章 恶人先告状
“是……是叶轻舟!”陈学义双拳紧攥,心中暗暗告诫自己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自乱阵脚,“是她负责的发运数据,后台发布端口的权限,也只有她一个人有。”
顾冉承闻言,浓密的长睫微垂,遮住了深邃双眸中的情绪。
“可我的账号,却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叶轻舟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她的目光,落在了距离陈学义最近的周佳凝身上,“佳凝,你说是吧?”
周佳凝在看到传闻本该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叶轻舟,突然出现时,本已紧张不已的她,更是只觉天昏地暗。
面对对方的当面对峙,哪怕早有准备,又知道叶轻舟拿不出实质的证据来,周佳凝开口时却依旧声音颤抖,“轻舟,你……你在说什么,发运数据那么核心的东西,你根本就没……没让我做过!你可别什么锅都往我身上甩!”
叶轻舟闻言,不怒反笑。
这眨眼间的神情变化,令她整个人连同发丝儿,都染上了几分勾魂摄魄的魅惑之感。
“既然,我没让你做过发运数据,那请问周佳凝你今早在后台用来替换错误数据的东西,又是从哪儿来的?”叶轻舟的问题,一针见血。
“是是……是我平时在你教陶晓凡的时候,偷偷跟着学的!”周佳凝眼中蓄满了委屈与泪水,却又偏偏咬唇抬头,迎上叶轻舟那双顾盼生辉的好看眸子。
“轻舟,我知道你平时看不上我,不愿意教我,可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还靠毫无依据的空口白话把我拉出来给你当替罪羊呀!”周佳凝声音哽咽,神情委屈至极。
再配上她那小白兔般清纯又无辜的面容,更是自带惹人怜惜之感。
“不是的!”角落里,因出差一周刚回来而满脸疲倦的陶晓凡双手紧攥着衣角,替叶轻舟开口反驳道:“轻舟姐每次教东西,都会喊上你,从来没有不愿意教你,是你自己……”
“好了!叶轻舟,你做错了,就是错了!谁都有犯错的时候!”原本在领导面前唯唯诺诺的陈学义,猛然拍桌而起,打断了陶晓凡剩余的辩解。
前一刻,陈学义还想借着叶轻舟昏迷不醒的大好时机,直接来一个“死无对证”,将所有的锅都甩到她身上。
未曾想,对方不仅活着,看起来竟然还是毫发无伤!
陈学义心中只得强装镇定,咬牙将戏演到底。
他指着叶轻舟,义愤填膺道:“但你叶轻舟却不能将自己犯的错,推到佳凝身上,来让她给你背锅!”
即便,后面叶轻舟提及邮件的事情来,他也可以说是自己太忙,没留意。
否则,如果自己前后言行不一,陈学义担心自己的行为会遭到梁助理与顾冉承的怀疑。
空口白话?
给我背锅?
叶轻舟听着这颠倒黑白的言论,面上笑意渐浓,脸颊梨涡愈发清浅醉人,“我今天敢来,怎么可能不带证据?”
叶轻舟安抚地看了眼角落里满脸涨红的陶晓凡,点开了手中的碎屏手机,按下了一段录音。
“叶轻舟!是我改了你的发运数据又能怎么样?你有证据嘛?”
“佳凝,只要你现在把数据改过来,再将事情跟陈总解释清楚,这件事,我个人可以不再追究。”
“叶轻舟!你做梦!平时,咱们组里有什么好事,你哪次不是第一个想到陶晓凡那群人?现在,又在这里跟我装什么好人?!你叶轻舟敢说,如果这次不是陶晓凡也出差的话,你会把账号和密码给我?叶轻舟,你不就是仗着比我好看、职位比我高,才这么轻贱我吗?除了你叶轻舟那个靠脸得来的职位,其他哪一点我周佳凝不比你优秀?”
“再看看你现在,哈哈哈哈哈哈……华林资本五百多万的损失,你觉得你现在还能继续留在顾氏吗?叶轻舟呀叶轻舟!真想让你知道,我现在有多解恨!”
一段录音放完,整个大会议室的人,再看周佳凝的眼神,都是变了几变,其中或鄙夷、或嘲讽、或嫌弃、或厌恶。
就连一旁还站着的陈学义,掌心也是捏了一把汗。
周佳凝更是早已汗毛倒竖、后背尽湿。
但,她却依旧强装镇定,反驳道:“依照现在的科技,想要伪造几段录音,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录音能伪造?公司技术部门的账号记录,难道也能伪造吗?”叶轻舟将手机直接投屏到了大会议室前面的屏幕上,“这就是我刚从技术部门,调出来的证据。”
两张图片,赫然映入在场众人眼中。
在顾氏集团,网站后台都需要通过公司的特定网络才能进入,一些需要在家办公或者出差办公的员工,要先申请技术部门开通特有权限之后,才能实现外网登录。
这样做,虽然有些繁琐,但最大的好处就是安全,且责任到人。
就如今天,技术部门能直接将叶轻舟发布数据的IP网络、时间、归属地,以及恶意篡改她数据人的IP网络、时间、归属地,都一起调了出来。
可这些却不是不负责数据的陈学义,以及只是基层员工的周佳凝,会熟知亦或是放在心上的。
叶轻舟看着浑身颤抖的周佳凝,莹亮眸光又转向了双拳紧攥的陈学义,唇角含笑,“剩下的事情,还得麻烦陈总了。”
……
顶楼,总裁办公室。
陈学义战战兢兢,看着上首面色寒凉的顾冉承。
眼下看来,他觉得最好的事情就是——叶轻舟并未将发给自己的邮件,再转发给其他人。
“顾总,这次的确是我的错,我最近不该一心只扑在金融客户上,总想着让我们铁矿石事业部超额完成上半年的KPI,而忽略了对铁矿石部门员工的监管,这的确是我的不对。”
陈学义低头,站在面前这个跟他儿子差不多年纪的总裁办公桌前,表面姿态放得很低。
以退为进,继续道:“顾总,这次的确是我管理不当,才给华林资本以及咱们顾氏集团,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
“所以,您这次无论怎么罚我,我陈学义都认。”
陈学义说话时,头虽未抬,但眸光却是始终注意着面前男人的反应,眼白险些都要占据了整个眼眶。
顾冉承冷玉般的修长指尖,落在青瓷茶盏上,更显骨骼清奇、肤色胜雪。
他轻抿了一口杯中茶水,却并不接话。
倒是刚沏好茶的梁助理,看向了陈学义,“陈总,今年你们铁矿石事业部,上半年的KPI完成了多少?”
“目前已经完成2.27亿,完成率达到了113.5%,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81.6%。”陈学义说着这些,在开会前就已经反复在脑中念叨的数字,心里的担忧渐渐消散。
“另外,我最近带着部门的卢婷婷和卓盈两个人,在谈的三单金融业务共计一千七百万左右,重点跟进一下,预计在六月底之前,也都能够到账。”陈学义很有眼色地对周佳凝避而不谈。
公司就是以盈利为目的的。
无论到什么时候,只要一名员工能够为公司带来足够的财富与利益。
那么,即便他犯了错,公司也不会轻易将其割舍。
这也是为什么陈学义有恃无恐到——敢放任自己部门的下属周佳凝,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搞出陷害叶轻舟的事情,也能丝毫不慌的原因。
顾冉承放下了手中茶盏,不置可否,只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坐。”
梁助理紧随其后,将一杯茶水送了过去。
陈学义双手接过茶盏,面上依旧谦卑,心中却对面前两人的态度转变很是受用,更加得意于自己的做法。
“陈总,去年铁矿石事业部的年度KPI是两亿五千万;看您现在胸有成竹,想来今年别说是四个亿,就算是五个亿,问题应该也不大吧。”梁助理极合时宜地开口称赞。
“哪里哪里,这都还要多谢顾总和梁助理的信任。”被恭维得略有些飘的陈学义,虽然心中对无论四亿还是五亿的业务量都心虚不已,但开口却又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哪怕,目前他是靠将去年的全部存余业务都基本完成了续费,这才拿到了铁矿石事业部上半年的2.27亿,113.5%的完成度。
但是,这样的事情,对于已经从顾氏集团的竞争对手——盛世集团那里要到了更高的薪酬、股份与职务的陈学义而言,完全不是事儿。
只要,他在今年第四季度之前,拿到顾氏集团的战略机密,就可以全身而退。
到时候,铁矿石事业部的KPI,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陈总,您今年上半年的业务完成量,顾总很满意。”梁助理拿起茶壶,往陈学义已经空了的杯子中倒水。
“不过,这次华林资本五百多万的损失,如果只处罚周佳凝一个底层员工,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陈学义闻言,在青瓷茶盏旁刚要点下的两根指尖,蓦然一顿,“梁助理,您和顾总,准备怎么罚我?”
梁助理仿佛并未注意到对方的反应,继续道:“是麻烦陈总您来配合一下做做样子,至于扣除的奖金与福利,等到第四季度年会的时候,还会作为部门奖金,原数奉还给陈总的。”
陈学义闻言面色突变,片刻思索之后,欲言又止道:“顾总,梁助理,有件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陈学义感受着周遭突然安静的空气,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我今天的做法确是有点针对叶轻舟了,可那也是因为三个月前,我看到她跟咱们的竞争对手顾氏集团的人在一起吃饭,所以才怀疑这次的数据有误一事,是她有意为之。”
这一刻,陈学义将“恶人先告状”一词,展现的淋漓尽致。
亲自将陈学义送出办公室后,再度折返的梁助理,就见自家顾总的凛冽眸光,在划过桌边被陈学义用过的青瓷茶盏时,淡淡吐出了五个字,“拿出去,砸碎!”

第【005】章 陈学义背叛
十分钟后。
顾氏集团官网首页上,发布了一份对华林资本与使用铁矿石发运数据企业、个人的道歉,以及对铁矿石相关负责人的处罚公告。
铁矿石事业部总经理陈学义,扣除本年度所有福利与奖金,并且一年内不得参与公司内部所有晋升。
铁矿石事业部高级指数分析师叶轻舟,扣除本年度所有福利与业务奖金,并且不再担任数据条线负责人一职。
铁矿石事业部指数分析员周佳凝,因蓄意篡改铁矿石发运数据,性质过于恶劣,除扣除本年度所有福利、奖金与本月工资之外,并予以开除,且永不录用。
这样的一则声明,一经发出便瞬间在矿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尤其是“蓄意篡改铁矿石发运数据,性质过于恶劣”几个字,更是直接将周佳凝钉死在了矿圈的耻辱柱上,再无任何翻身、立足的可能。
而那些还不知道周佳凝的人,也都纷纷拿着这一声明截图,找其他朋友问询。
一时间,原本想要接替叶轻舟、在矿圈名声大噪的周佳凝,终于得偿所愿。
只不过,那并不是什么好名声罢了。
而与叶轻舟熟识的人,也有不少打来电话、发来信息,其中有关心、问询,也有一两个半真半假安慰中带着幸灾乐祸的。
“轻舟,顾总说你刚出了车祸,又查清了周佳凝恶意篡改数据一事,特批你今天可以带薪休假,正好明天周六,你先在家静养两天。”梁助理看着略有些疲倦的叶轻舟,冷硬的目光都柔和了些许。
“谢谢梁助理,也谢谢顾总。”叶轻舟的确感觉还有点儿头晕,也想回家休息。
素来直爽的梁晋,再度开口时,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犹豫,“轻舟,公司对你的处罚是考虑到华林资本,以及其他使用咱们铁矿发运数据的大客户……”
叶轻舟打断了他的解释,“梁助理,我能理解,换作是我坐在你和顾总的位置上,也会这么做的。”
为了不让聊天氛围凝重,更不想就这么白白损失了十多万的业绩奖金,叶轻舟趁着对方还有点儿愧疚感的时候,提了点要求,“梁助理,你以后可得多帮我介绍几个大客户。”
“好。”素来一言九鼎的总裁助理梁晋,点头应允。
叶轻舟含笑,“谢谢梁助理。”
“喵……”叶轻舟身旁水桶包里的白猫狗子,似乎也被自家主人的情绪所感染,睁着一双蓝汪汪的大眼睛,歪头看向一旁梁助理,声音软糯又好听。
梁晋的手在白猫下巴上挠了两下后,顺势勾起了项圈上的猫牌,不禁有些好奇,“你家猫叫狗子。”
恰巧这个时候,有几个同事过来,询问叶轻舟的身体情况。
叶轻舟在含笑一一回应了之后,便从梁助理手中接过白猫,打车离开。
到家后,她给狗子换了猫粮和水,这才进了卫生间简单洗漱,然后,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等再度醒来,时间已是晚上七点。
“狗子,你干嘛这么盯着我?”叶轻舟侧身,抬手揉了揉面前蓝眼白猫的脑袋,顺势将他抱在了怀里,“是猫粮吃完了?”
“没反应,那就是想我了?”叶轻舟闭眼,冷白指尖在白猫的脑袋上轻轻挠了几下。
被迫躺在叶轻舟怀里的白猫,前一刻还紧绷着的身体,瞬间舒服的软了下来。
“狗子,你怎么又在发呆?”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叶轻舟,起身将白猫放在腿上让他与自己对视,“是不是今天的车祸,吓到你了?”
“喵……”白猫娇滴滴地叫了一声,圆滚滚的脑袋却是止不住地往她冷白纤细的手臂上蹭。
“狗子不怕,都过去了。”叶轻舟看着怀里的小白猫,心疼地一遍遍为他顺着身上雪白柔软的浓密毛发。
觉察到怀中小白猫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叶轻舟这才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对方秒接。
“轻舟,你刚遭遇了车祸,还是先在家休息,今晚跟华林资本的饭局我自己去就行。”电话里,声音清亮的章雍心有不忍。
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陈学义跟周佳凝搞出来的恶心事,最终却害得叶轻舟背了这个无妄之锅。
“雍哥,我没事。”叶轻舟在灯光下透着淡粉的拇指,沿着白猫的眼眶轻轻按摩。
“作为数据条线的负责人,今天的事的确有我用人不清、监察不利的责任,才害得你得罪了华林资本这个大客户。”
“而且,咱们今晚再不去的话,也更容易生变故。”
如果,只是叶轻舟自己的客户流失,她或许不会这么紧张。
但,章雍与她不同,他更需要这份工作。
况且,陈学义与周佳凝两个人,只是用了一组错误的发运数据就害得顾氏集团名声受损,让对他们有潜在威胁的自己遭受处罚,更是还令一直不服管教的章雍,面临得罪大客户、完不成半年度KPI的风险。
“轻舟,你说陈学义作为咱们铁矿石部门的总经理,这样做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章雍认为,对方这么做,与自掘坟墓的区别,可能只差一口棺材。
叶轻舟的脑中闪过三个月前在一家高档酒店的餐厅包厢外,无意听到陈学义与竞争对手盛势集团高层领导的零星对话。
“因为,陈学义现在需要给咱们的竞争对手盛势集团一份投名状,让对方看到他的诚意和手段,这样才能为以后的跳槽,更好地讨价还价。”
简直就是一箭四雕。
如果,叶轻舟今天不给他一点儿回应,日后她跟章雍在铁矿石部门的日子,定然会更加艰难。
“轻舟,你是说?”章雍唯恐自己听错了,“陈秃头跟盛势的那群人……勾搭上了?”
“嗯,三个月前,我无意路过的时候,看到陈学义跟盛势的高管丁鹏飞在一起,因为当时走得匆忙,我只听到了投名状和双管齐下这两个词。”叶轻舟点开了外放,将手机放在一旁,继续为怀里的白猫手法娴熟地顺毛。
“当时,我虽然心里怀疑,但又拿不出实质的证据;后来,陈学义三番两次拿这事旁敲侧击地试探我,我才敢确定,但那个时候我正在忙着准备这次的竞标和新人培训,本来想等出差回来之后,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委婉地提醒一下梁助理。”
“没想到,我刚回来,就遇上了篡改数据和车祸的事。”一想到这些,叶轻舟就心有余悸,手下给猫顺毛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陈秃头这个缩头王八!”电话里,章雍的声音中满是愤怒,“轻舟,那你这次的车祸,会不会也是他做的?”
“我不确定,也没证据。”叶轻舟低头时,恰巧看到怀里的蓝眼白猫,正仰头看着自己,“雍哥,把地址给我,华林资本的事,不能再拖了。”
“我现在去接你,二十分钟后到。”刚才的一番话,让章雍更加深刻地理解到,迟则生变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