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桑唐璟洲

第1章 我们结婚吧
南桑刚敲开那扇熟悉的门,就被一股重力拉扯进去,她抵靠在墙壁,后背传来阵阵疼痛,面前男人的脸阴骇到了极致。
“听说,南小姐刚才在议论我?”
男人修长的手指捏紧她的下巴:“嗯?我除了长得帅、口才好,与四条腿的蛤蟆没什么区别?你根本看不上我,也绝对不可能找我做男朋友?”
“你生气啦?”南桑软软地笑着,“我这么乖,你都不奖励我吗?我可是遵守你的游戏规则,在有人的时候离你远远的,不让任何人知道咱俩的关系!”
说这话的时候,她乖得要命。
又似讨好般的,在男人的脸上点了一下。
女人眼形是半弯的椭圆,初看单纯又充满稚气,偏偏笑起来的时候拉出一尾魅惑,平添出妖精般的美。
当初,唐璟洲就是陷在她的笑里,选中了她。
让她做了他三年的宠儿。
当然,这个身份只有他知她知。
对外,他只是她律师实习路上的一位好老师,仅此而已。
“呵!今天怎么这么听话!”男人眸中一戾,“既然听话,待会儿可得乖点儿,我这里隔音不太好!”
南桑一时没明白唐璟洲的话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她就懂了!
来来回回,男人仿佛要将她拽入深渊。
她对他其实已经丝毫不陌生了,但这次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羞怯又让人怦然心动。
更要命的是,这里是办公室呀!
公是公,私是私,他向来分得特别清楚。
难道今天真的生气了?
生气她将他比作癞蛤蟆?
似乎察觉到她的走神,男人的惩罚更甚……
南桑觉得时光过得格外漫长。
她最怕的就是有同事突然来敲门,或者有人直接闯进来,直到唐璟洲放过她,她才赶紧整理好衣服,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本书,假装在悉听教诲。
只是,有些事,发生就是发生了。
比如沙发上无法再抚平的褶皱,比如她脸颊的红润,比如空气中弥漫的味道。
唐璟洲瞥了眼她谨慎的模样,“怎么?我这么见不得光?”
“唐律师难道可以坦荡荡的和我手牵手?”南桑笑脸盈盈的反问。
跟她三令五申,一旦消息走漏出去,哪怕传出些绯闻,她想当律师的前程就彻底被堵死了!
仗着他是鼎鼎有名的大律师就这样对她!
哼!
南桑是想给他一个白眼就离开的,但偏偏她现在没力气,起不来。
男人坐在她身边,温暖的掌心落在她肩膀上,“怎么?还不累?还想和我手牵手?”
南桑望着唐璟洲,这个男人年纪轻轻就成为最厉害的神话律师,传言,没有他打不赢的官司。
可以说,她从填下专业的那刻开始,他就是她盲目崇拜的对象。
没想到,有朝一日,竟能做他的小跟班!
他这么宠她,心里定是有她存在的吧!
“唐律师。”她压抑着那要汹涌而出的认真,“我们结婚吧!”

第2章 她的男朋友会是谁
南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唐璟洲办公室出来的,她只记得他说的那句话。
“再也别让我听到你开这样的玩笑!”
语气很严厉、很冰冷。
她总以为,跟异性保持距离的唐璟洲,却唯独愿意要她,就说明她对他来说是与外面那些女人不一样的。
可他的一句玩笑,将她心中升起的那股奢求彻底变成了笑话!
将领口提高了些。
她刚才让他小心点,他偏偏不听。
出去补了妆,回来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贼心虚,总觉得同事们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她听见他们议论。
“南桑是不是交男朋友啦?”
“难道她脖子上是被狗咬的?”
“我记得她上午来的时候脖子还好好的,这突然就有了痕迹,男朋友该不会是我们公司的吧?”……
然后,就听见他们在猜测她的秘密男友会是谁。
全公司的男性都猜了个遍,连专收快递的都猜过了。
但是,没有人猜唐璟洲。
有人问:“为什么就不可以是唐律?我看南桑刚才在唐律的办公室待了足有两个小时呢!”
“就算是个女的都不可能是唐律!唐律是谁?大名鼎鼎的金牌律师!年收入八位数起!亿万少女的梦!他能看上南桑吗?更何况,谁不知道唐律有一个超级白月光,那是他的命!他这辈子只有可能单身或娶她!”
提起那个超级白月光,大家都八卦开了。
南桑攥紧拳头,只觉得心头泛起一股绵密的痛,随即,就坐回自己的工位。
但她觉得,自己该去和唐璟洲说一句,公司的八卦不是因她而起。
才刚起身,就见唐璟洲出了办公室,看都没看她一眼,向来沉稳的他,脚步竟匆忙的向门口跑去。
南桑听见大家在说,是白月光来了。
这一刻,南桑顿时觉得手脚冰凉,望着唐璟洲离开的背影,一时忘记要怎么动。
跟了唐璟洲三年,她从未去触碰过关于白月光的事情,连对方长什么样她都不知道。
毕竟,白月光已婚,她犯不着去给自己添堵。
但唐璟洲每次都这么紧张,就像是去奔赴他引以为傲的未来,她也还是会,吃醋的。
这天,南桑病了。
她早早地回了家,高烧到39度,半夜迷迷糊糊起来喝了两次退烧药,快到黎明的时候,感觉额头传来一股温柔的力量,带着她熟悉的味道,让她不自觉就靠过去。
“好冷。”她喃喃呓语,“唐老师……”

第3章 你,滚!
每次她这么喊他,要么是很开心,要么是很难过。
唐璟洲见识过她疯疯癫癫的各种模样,但如此脆弱,还是第一次。
“生病了怎么不告诉我?”
他说话时已经将她拥入怀中。
怀中的女孩因为生病,还在不停地发抖。
让他不由蹙起眉头。
南桑吸了吸鼻子。
原来这种时候,是可以告诉他的!
真好!
大概是有唐璟洲在身边,天亮后,南桑已经好了大半。
她起身,闻着香味找去,唐璟洲系上围裙正在厨房里忙碌。
她靠在墙上,歪着脑袋看他。
这大概就是她无数次坚持不下去,却依旧选择待在他身边的原因吧!
他偶尔给她的温情,是她戒不掉的毒药。
听见响动,唐璟洲回过身,眉头一蹙,当即就走过来将她抱起,“怎么不穿鞋?”
声音冷戾,但还是温柔地将她放在沙发上。
她心里暖暖的,看着他,发出迷恋的微笑。
他点了点她的鼻子,“如果累,就再去休息会儿,饭好了叫你。”
“那我可以在卧室吃吗?”她问。
唐璟洲有洁癖,能容许她住进来就已经是她做过最放肆的事情。
进他的卧室吃饭,从来不被允许。
他还没有回话,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眼尖的看见显示屏上的名字。
心“咯噔”一跳,她想阻止他接听,但已经来不及了。
温度一瞬抽离,他收回抱住她的手,起身,走去窗户下。
应了几声之后,他说了句马上到。
经过她的时候,他停顿了下。
她想,他总该给她一个交代或者解释。
哪怕骗骗她,说是律所有事呢!
可他没有,他只是提醒她记得关火,就准备走。
“唐律师!”她喊住他,下意识抓住他的衣角,“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他将她的手推开。
南桑不甘心。
她不相信,自己这么久以来的陪伴对他来说会那么廉价。
“我烧还没有退!现在还很难受!我可能一不小心就昏倒了!而且,她找你有什么事?是家里灯泡坏了?还是下水道堵了?又或者是她不开心需要找人倾诉?璟洲,她有老公的!”
她期期地望着他,奢求他哪怕是为她心软一次呢!
“南桑!”他眼里闪过抹寒光,“摆正你自己的位子!”
“是你该摆正自己的位子!”她喊出声,“这么多年,你跟她的事情早就过去了!如果你做不出一个了断,那我来帮你!”
说着,她将他藏在沙发底下的照片全都拿了出来。
一张一张。
照片上的男女还处在青年时期,女孩依偎着男孩,男孩的目光则是掩不住的温柔爱恋。
那样的目光,南桑从来没有在唐璟洲脸上看到过。
南桑还没对照片做什么,唐璟洲已经将它们都抢了回去,俊逸的脸上是冷到从冰窖袭来的寒意。
“她就是你一直爱着的人,对吗?”南桑问。
唐璟洲没有回答她,收好照片就准备走。
“你站住!”南桑铆足了全部的勇气,“唐璟洲,如果今天你去见她,那我们之间就彻底完了!”

第4章 我后悔了
这一夜,南桑未眠。
唐璟洲还是走了。
临走时给了她一个字:滚!
南桑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好巧不巧,在门口碰到了他。
他从一辆豪车上下来,眉宇间闪着浓得化不开的温柔,而开车的女生优雅美丽,与昨天照片上的一幕幕重合。
南桑等唐璟洲进了公司才慢吞吞地往里进。
然后,车里的女生就喊住了她。
“你就是南桑?”女人问。
南桑停住脚步。
只见女人叹息了声,“哎——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放下。”
南桑:“你什么意思?”
“你应该发现了吧?你跟我那时候很像。”女人说,“我的离开对阿严打击太大了,幸好有你,替我留在他身边安慰他。”
女人的话根本就是在说,南桑只是她的一个替代品。
“我一直就知道你的存在,但从来没有联系过你。因为我觉得,你配不上当我的对手。”南桑淡淡出声,“而且,我跟唐璟洲之间究竟算什么,得由我跟他说了算!倒是你,这么着急就到我面前来刷存在感,怎么?是因为怕我吗?”
“怕你?”
女人提高音量,“我跟阿严那么多年的感情,别做梦了!你是抢不走他的!你不过是他的玩具罢了!他跟我说了,对你从来没上过心!即便是在跟你在床上,他想的也是我!”
短短一句话,南桑溃不成军。
太阳很大,很刺眼,她攥紧拳头不让自己输了气势。
她说:“唐律师是最好的律师,想必你婚内不忠的案件,他也会替你打好。”
说完,南桑看也不再看女人一眼,迈步离开。
刚进公司,大家就叽叽喳喳告诉她,唐璟洲让她去办公室,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大发雷霆。
南桑进去之后才知道,因为一份文书出错,所以,有人将锅都甩到了她身上。
“这就是你的做事态度?”唐璟洲将文书摔在桌上,“南桑,你跟了我这么久,到现在连一个独立的官司都没打过!这么简单的工作你还能犯错!再也别说是我带出来的!我嫌丢人!”
说起工作,南桑眼里仅剩的光也暗淡下去。
“你给过我机会吗?”南桑问:“当我一次次想要接手新案子的时候,你有同意过吗?”
闻言,唐璟洲笑了声,笑意讽刺:“给你机会又如何?你能改变什么?”
南桑忽然觉得,他或许指的根本就不是工作。
他是在借这件事情告诉她,不要对他有任何幻想,她什么也改变不了。
她看着他,这个自己热爱痴迷的男人竟变得极度陌生起来。
或许,她从来就没有看懂过他。
正是因为他的轻视,所以,别人才能随便甩锅,所以,那个女人才会在她面前表露出那么强烈的优越感!
算了!
南桑深吸一口气。
“唐老师,你昨天说让我滚,我想了很久。”
她眼里浸出些湿意,很快就风干,“我是该滚,早该滚了!所以,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再也不出现?南桑,你做得到吗?”唐璟洲嗤笑,“你想清楚了,今天你离开这儿,就再也别回来!”
耳边响彻唐璟洲的狠戾,南桑一路跑出律所,来到了空旷的大街上。
因为她一直是律助,所以工资不高,今天索性把平常舍不得吃的都吃了个遍。
卡里余额告急的时候,夜幕也拉了下来。
南桑坐在马路边看着豪华的街灯,兜里的手机一直在响,但她没有接。
是唐璟洲打来的。
她有些意外。
她以为,他不会寻她。
同时让人意外的,还有一条他发来的短信。
“桑桑,我后悔了。”
看着那短短几个字,南桑咬着唇没有回复。
这是他说过最示弱的话了吧!
可怎么办?
她已经决定不要他了!
深吸一口气,她握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
唐璟洲,我们分手吧!
发完之后,她就团了个酒店,刚正准备刷卡进去,一股紧力突然握住她的手腕。
随着“嘀”的一声,房门打开,她被推进去,后背撞在墙上……

第5章 你没有权利结束
唐璟洲放大的俊颜逼近,呛人的酒气强势侵占她的鼻息。他捏着她的下巴,逼她迎向他的愤怒。
“想离开我?嗯?”
他的语气,少了惯有的清冷,多了少见的强势与霸道。
南桑眼里闪过抹凄楚,强压下心中的不舍。
“是!”
“是?”唐璟洲勾起唇角,“招惹了我,你想走就走?当我是什么?”
霎时间,南桑眼眶红了,他怎么可以,这样蛮不讲理?
到底是谁招惹的谁?
又是谁将她的爱藏在地下,不见阳光?
他是她的研究生导师,他带着她进律所,白天她是他的助理,晚上她是他身下娇软呻吟的娇娇。
他明明知道,她那样崇拜他。哪怕他多给她一点关注,她就会沦陷。
可他,宠她爱她,对她关怀备至。
却又把真心留给那个抛下他的白月光。
他的爱,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三年来,一点一点撕碎她的渴望,让她看清现实。
她不要再在他的泥沼里深陷。
既然,他的白月光回来,那她就让位,成全他,也成全自己。
南桑倔强的望着他,万般委屈,最终,只化成一句:
“那你想怎样?”
唐璟洲眼睛微微一眯,裂出的光透着骇人的危险。
“桑桑,我曾经说过,招惹了我,这场游戏,只要我不喊停,你,没有权利结束。”
他的吻,铺天盖地的压下来。
南桑奋力反抗,可下巴被他用力捏住,疼得她不得不张口吸气。他趁机攻城略池,蛮横的攻势下,南桑节节败退。
唐璟洲感受到她的示弱后,终于温柔下来。
却也在此时,南桑主动回应着,同时咬伤他的舌头。
嘶!
唐璟洲瞬间松开,唇际,鲜血刺眼。
昏暗光影下,唐璟洲血红的唇色显得格外妖冶。
他眸底翻涌着怒,压死的人的目光沉甸甸的落在南桑身上。
南桑张张口,抱歉的话,到底没能说出口。
她小心翼翼的望着他,轻咬着唇。
为什么不能体面的分开?
她眼泪满眶,却倔强的不肯落下。
唐璟洲的话,打破了僵冷的气氛。
他说:“南桑,你真离得开我吗?”
唐璟洲却站直了身躯,双手插在裤兜里,领口拉扯开了三颗纽扣,很有几分几分斯文败类的既视感。
他勾唇,嘲弄出声,“欠我的,还得清吗?”
唐璟洲侧身关了房门,进了房间,以绝对的主导者姿态,四平八稳的坐在宽敞沙发中。
他看着她,目光里尽是志在必得。
南桑低气压说:“是你让我滚的。”
“我收回。”他说。
南桑错愕两秒,“你是律师!你竟然耍无赖?”
“现在我是你男人。”唐璟洲说着,边起身走近南桑,趁她不备,一把控制了她。
南桑反手要推,唐璟洲却提前将她一把抱住,将她丢在床上。几乎同时,沉重的身躯压向她。
他舒展开了怒气,语气温和低沉,示弱道:“桑桑,他,想你了。”
手被他抓着,放在他那肿胀得不成样子的欲望上,一下又一下抚平。
她该庆幸他还保持着理智,没有在这种时候强行将她占有。
“我们已经分手了。”她的声音有些哑,“你忘了吗?”
她心里悲凉,他对她的好,只不过是基于,她很好骗。
也很好睡吧。
其实他,只是需要一个床伴,代替他的白莲花抚慰他的身体。
她还要继续可笑的当替代品吗?
“你的许雅已经回来了,为什么不去找她?”
“不提她,认真点。”
他比她,更熟悉她的身体。
南桑闭上眼,说不心软是不可能的。
就是这样一不留神,他就再次占据了主导地位。
他抱住她,狠狠地亲吻,就像往常她惹他生气,他会在床上惩罚她一般,常常让她第二天根本下不来床。
尤其是,他今天竟然选择了以往并不常用的方式。
他的吻渐渐变得很深,欲壑难平,这一晚,他格外疯狂。
情到浓处,他还说了一句:“桑桑,下次离家出走,记得找个好点儿的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