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泽睿林思言

第一章省的丢人
如果结局是这样,那宁可我们没有遇见。——题记
林思言出生在一个普通人家,虽住在老旧的街区,但很有烟火气息。
刚进家门,听见母亲说:“你那个女儿,连男人都看不住,谈了五六年的男朋友硬生生被别人撬走,一点用都没有,我看她还不如趁早嫁了。”
林思言推开门,“妈您在说什么呢?”明明是她受委屈,当妈的却连一点安慰也没有。
真的受够这个乌烟瘴气的家,以后再也不要回来。
父亲沉默寡言,不和母亲一般见识。
但今天却很异常,“够了,言言受这么大的委屈,你还说她。要怪就怪那个赵明煦,见钱眼开,天下好男人多的是,别听你妈瞎说。”
林思言的眼泪止不住涌出,心中十分难受。
可都分手三个月了,妈是怎么知道的?
刘淑华想着赶紧把女儿嫁出去,省的丢人。
“林思言,你知道邻居都怎么说吗?让你妈我怎么出去见人,你怎么不为我和你爸想想呢?”
那谁为她想想,没有一个人。两个人既然互相不喜欢,干嘛生下她遭罪。
“你给我闭嘴,刘淑华。”林永业大怒。
忙擦掉女儿的眼泪,“别哭,我的乖女儿,在爸眼里你一直都是最优秀的。”
林思言抱着父亲,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林永业拿纸巾擦掉林思言的泪水,女儿这样他也很心疼。
“那个赵明煦真不是东西,他老家的妈打电话过来,说是让你离他儿子远一点,他儿子离开你还升职加薪。”
赵明煦一家就是无赖,所以刘淑华才会发那么大的火,她平常也不是这样的人。
“还不止这些,姓赵的一家就是狗皮膏药。”
林思言给母亲和父亲各倒一杯茶,听妈这话,该不会是赵明煦他妈来家里了。
真不要脸,既然她跟赵明煦分手,那他妈还来干什么?
刘淑华喝着茶,心情平静一点。“赵明煦他们一家死皮赖脸,她儿子不管她,居然想赖在我们家不走,还到处造谣你,在邻居面前丢尽脸面。”
一家人都不是东西,泼皮无赖。
不过女儿跟赵明煦分手也是一件好事,省得给自己沾一身腥。
林永业叹一口气,他活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种人。
“言言你先进屋,爸爸去给你做饭,别想太多,去吧!”摸摸女儿的头,去厨房做饭。
她的爸爸是林永业倒是一个好人,在初中教书,脾气很好。
跟她妈妈的性子合不来,两人就这样也能过很多年,也是一件怪事。
林思言第一次分手后给赵明煦打电话,“以后让你妈少来我家,居然还造谣我,让我父母丢尽脸面,我们为什么分手你妈不知道吗?”
说完,便挂掉电话。
林母端一杯果汁进来,“言言你最近瘦了不少,是妈对你的关心不够,把果汁喝了吧!”
一想起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刘淑华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林思言把杯子放到桌上,“妈,赵明煦他妈究竟说了什么。”
刘淑华也开不了口,“说你是扫把星,命里克夫,没一点用,这么多年全靠她儿子。这种带霉运的女人,在她老家都没人要,谁沾谁倒霉。骗她儿子的钱,却不让她进家门。”
可笑,她这几年没花过赵明煦一分钱。
林思言把桌上的果汁一饮而尽,宽慰母亲。
“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别生气了。”
她当然不会跟那种人一般见识,也是赵明煦她妈倒霉,儿子都不让进门,活该。
好香啊!
爸做了这么多好吃的,糖醋排骨,可乐鸡翅,麻婆豆腐,红烧肉,水煮鱼,青椒炒肉丝,莴笋炒鸡。
这一顿饭吃的好满足,爸手艺太棒了。
“我以后一定要找像爸您这样的男人,人品好,性格好。”
林永业这辈子最大的心事就是女儿,“这段时间言言你别想太多,千万别把那些话放在心上。”
“嗯嗯,”林思言把碗筷收拾一下。
爸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依旧一句话不说。
晚上,林思言躺在床上,心情十分糟糕。
后悔认识赵明煦这样一个男人,简直无语至极。

第二章初次遇见
林思言一大早被妈妈拉起来,今天是周末,就不能让她多睡会儿。
坐起来,头不自觉地又低下去。
“别睡了,今天隔壁你周姨介绍了一个不错的男人。”有房有车,还是海归,不比那个赵明煦差在哪里。
相亲,她才不要去呢!
都什么年代了。
“你爸可是也同意,小何人不错,跟你爸一种类型,人很老实,赶紧收拾一下。九点小区外边咖啡厅见面,你可不能迟到。”
刘淑华把照片扔到床上,林思言拿起一看,啧啧,分明差好多。
既然人都约好,她又不能拒绝。
洗漱完后,换好衣服准备出去,刘淑华坐在沙发上。
“看你这打扮,白裙子太素,算了,别耍花招,乖乖去。”
林思言微笑,“是,母亲大人。”
周末她还想好好睡一觉,真不想相什么亲。
来到情缘奶咖,立马换一张脸。
见到眼镜男内心十分拒绝,但又不得不去。
“您是何先生对吧?”
何伟东立马站起来,“对,林小姐您先坐。”
林思言坐下来,没想到这个男人比她还紧张。
“我点了一杯美式不知道林小姐是否喜欢?”
“喜欢,”
尴尬到抠脚。
何伟东推下眼镜,这位林小姐要比照片上漂亮。
清新脱俗,有一种古典美。
“我的情况你应该知道,听说你是幼儿园老师,怎么会选择这个职业?”
幼儿园老师怎么了,个人爱好。
“个人喜欢,听周姨说您在大公司上班,气质就一样。”林思言端着咖啡慢慢品一口,味道很纯正。
希望卉卉赶快过来解救她,快撑不住了。
她跟这个男人,不知道聊什么。
这边何伟东说:“林小姐我是一个爽快的人,如果能早点开始更好。既然您是一名老师,一定能顾好家里,我是一个传统的人,不用多说了吧!”
这么急,说白了就是让她相夫教子。
周姨介绍的这是什么人,还高材生。
何伟东觉得这个林小姐人不错,“希望我们能进一步发展,如果能的话,我想尽快结婚,三十岁之前总要有一个孩子。”
这连以后都想好了,林思言竟无言以对。
她都没想过要跟他在一起,他能想到结婚上面,想象力真丰富。
隔壁,两个男人在笑。
陆泽睿踢下厉霆的脚,“想什么呢?”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他喜欢。
“我在想睿睿你跟程程到底谁能跟颜冰在一起,这个女人把你们兄弟俩吃的死死的。”
这个他自己也不知道,但奶奶肯定不会接受。
这一声睿睿,让他起一身鸡皮疙瘩。
“那要看颜冰自己的选择,我无所谓。”
他可不信陆泽睿会无所谓,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一定。
喜欢多年的女人,不会拱手让人。
哎,颜冰就是红颜祸水。
陈卉卉走进咖啡厅那一刻,何伟东懂都看呆了。
林思言笑而不语,陈卉卉坐在她身边。
“这位是何先生?”
何伟东的眼长在陈卉卉身上,这身材比林思言好太多了。身材真棒。
“对,小姐你真漂亮。”
林思言突然有一个想法,“既然你也觉得我朋友漂亮,那我们两个你更喜欢谁?”
那还用说,“当然是你旁边的这位小姐。”
泼林思言一头冷水,那她在这里就给个意外。
果然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她走。
正拿包准备走,何伟东却让她把咖啡的钱付了。
这么一毛不拔,她还看不上。
林思言把钱付了,“以后再也不见。”
陈卉卉倒是跟这个男人聊得正欢,她暂时还不想走。
林思言走到隔壁桌那桌,闭慕养神的男人长得真不错,睫毛真长。
“先生,可以帮个忙吗?”
陆泽睿睁开眼睛,真想把这个女人轰开。
一双桃花眼特别勾人,五官深邃,皮肤极好。
“走开,别打扰我。”
“好。”
她不该有这个想法,“不好意思,是我打扰你了。”
陆泽睿坐起来,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忙他帮。
林思言挽住男人的胳膊,“这就是我男朋友,比你好一万倍。”
何伟东一脸懵,既然有男朋友还相什么亲。
“林小姐我真心对你,你什么意思,有男朋友还相亲,这不是耍人玩嘛?”
陆泽睿就烦这种男人,“话真多,让她付钱的时候怎么不说,她不喜欢你。”
把林思言搂在怀里,“看清楚了,她是我女朋友。”
被这气场吓得,何伟东不敢说一句。
陈卉卉在心里默默给林思言点赞,这个男人不错。
她一定要好好宰这个姓何的,这么欺负人。
林思言牵着男人的手,走出咖啡厅。
“小姐,可以了吗?”
“当然,”林思言立马松手。
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谢谢你。”
“不用谢,”就当他今天闲的。

第三章一脸鄙夷
厉霆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陆泽睿被一个女人牵着手出去。
这也太速度,怪不得无所谓。
拍拍陆泽睿的肩膀,“人走了,别看了,奶奶等你回家呢!”
“胡说八道什么,”陆泽睿瞪厉霆一眼。
.........
回到老宅,郑管家在门口。
“二少爷,厉少好,老夫人在客厅等你,颜小姐也来了。”
颜冰来干什么?明知道奶奶不喜欢她。
老夫人一脸慈祥,保养的很好,看起来不像七十多岁的人,反而像六十岁的人。
“小睿我还以为你不来看我,快坐,小霆也来了。”
陆泽睿坐在老太太身边,“奶奶,我怎么会不来看你。”
厉霆坐在另一边,“奶奶真是越来越美了。”
老太太被哄得特别高兴,“就你会说话。”
颜冰和陆泽程从楼上下来,老太太一脸鄙夷。
一个演员,不知道跟陆氏的总裁有什么好谈。
颜冰的目光落在陆泽睿身上,转过身,“奶奶好。”
“不好,”见到颜冰她就一肚子火。
缠着他两个孙子,十分讨厌。
“颜小姐这一声奶奶我可不敢当,我不是你奶奶,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要踏进这个家一步。”
颜冰被说的脸发白,依旧淡然自若。
这种女人她见多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陆泽程握住颜冰的手,“奶奶您怎么能这么说,我喜欢她,这辈子只娶她一人。”
是吗?颜冰可不想嫁给陆泽程,只有她孙子会这么傻。
“你给我闭嘴。”
颜冰摇头,“奶奶,泽程不是那个意思。”
“闭嘴,我说话还没有你插嘴的份。”一个戏子而已。
陆泽睿赶紧倒茶,递给老太太。
“奶奶消消气。”
老太太接过茶,今天小睿还算识相一点,没像两年前闹成那样。
目光一转,看向陆泽睿,“你会娶颜小姐吗?”
这个答案在场的人都很期待,谁不知道这兄弟俩两年前因为颜冰闹的不可开交。
陆泽睿盯着水杯,“我可没这个想法,娶谁是我的自由,但绝不会是颜小姐。”
颜冰听到这句话,心里多少有点失落,这么多年情谊算什么。
老太太得意地笑了,跟她预想的没错。
陆泽睿扶着奶奶来到餐厅,两年没来家里了,还是这么熟悉。
厉霆吃的很香,“今天的饭菜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
剩下三人一脸尴尬,特别是颜冰。
午饭过后,颜冰主动跟陆泽睿说话。
两人来到后边的竹林,“泽睿,我心里真的只有你。”
这句话,陆泽睿早听腻了。
“有什么事就说吧?”
颜冰有一个不错的想法,拿出一张照片给陆泽睿。
“这个女人,相信你可以搞定。”
颜冰跟照片上的女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该不会又是颜琪的事。
为了她妹妹这只能这样,算那个女人倒霉。
她心里早有一个美妙的计划,实行起来一定非常好玩,同时也是对陆泽睿的考验。
颜冰把那个女人的资料放到石桌上。
陆泽睿挑起颜冰的下巴,“那我该怎么做?”
“这个简单,你只需要让她喜欢上你,然后甩了,是不是很有意思?上面有具体的方法,根据情况实行。”
颜冰握住陆泽睿的手,“睿,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陆泽睿收回手,这一定会是他最后一次帮颜冰。
“我答应,以后不要再来这里,我奶奶不喜欢你。”
对啊,她不配来这个地方。
“你会娶别的女人吗?”
这是当然,他不能娶颜冰。
“我该走了。”
陆泽睿拿着资料离开,颜冰看着离去的身影,自知再也回不到从前。
...........
陈卉卉宰了姓何的一顿,算是替思言报了仇。
林思言边走边想回去怎么跟她妈妈说,一下午她都不敢接刘女士的电话。
“你难男朋友比模特还帅,言言你可真是赚了。”
她解释一下午,那不是她男朋友。
“那种人怎么会看的上我,该回家了。”
回到家就听到周姨在和妈妈说话,那话说的真难听。
林思言刚进屋,被她妈妈叫住。
“今天上午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人家嫌我不够漂亮,看不上我。”林思言把下午买的东西拿回房间,赶紧出来。
刘淑华的脸瞬间变了,那个男人也不怎么样,凭什么看不上她女儿,再说她女儿长得也不差。
周姨却说:“我可听小何说,相亲的时候,你男朋友就坐在旁边那桌。”
“我,”林思言欲言又止,这个何伟东连这个也说。
“男朋友,你有男朋友?”
“没有的事,那个小何居然让我付钱,妈,这个男人不仅一毛不拔,还要占我便宜。”
刘淑华一听不对劲,“她周姨你是不是故意的,这么坑我女儿。”说着边把人给轰出去。

第四章考虑一下
林思言靠在刘淑华怀里,“妈您以后别让我相亲行吗?”
这次是个意外,以后她亲自把关。
“我们医院有个男孩子不错,不如把他介绍给你。”
“打住,”林思言立马站起来,“要不您让我自己找。”
“让你自己找,我是怕你再被骗。”刘淑华也是心疼女儿。
今天真是的,没想到那女人介绍一个那么不靠谱的人。
看来,她林思言是真逃不过相亲。
林永业一大早做好饭,“起这么晚,今天是周一,不知道要去学校?”
昨天的事,他听说了。
“我们学校有一个小伙子不错,言言你考虑一下。”
林思言正喝粥,听到这句话,没一点胃口。
昨天刘女士也这样说,这么想把她嫁出去吗?
“爸,我去学校了。”
“哎,”他这还没说几句呢!
今天又是周一,美好一周即将开始。
林思言跟小朋友打招呼,至于别的已经过去。
教小朋友们,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看着孩子们慢慢长大,多么好。
其中一位小朋友说:“小林姐姐今天好漂亮,我以后一定要娶你。”
林思言笑了起来,人小鬼大。
别的小朋友都在玩儿,只有一位小朋友坐在墙边,还掉着眼泪。
林思言走过去,蹲下来,温柔地说,“绵绵,别哭了,不开心可以告诉姐姐。”
摸摸绵绵地头,“去找小朋友一起玩儿。”
绵绵哭的更厉害,趴在林思言怀里。
“我想找妈妈,想回家。”
原来是因为这个,小孩子都会有这样一段时间。
“可是我们绵绵已经长大了,要听话,好好学习,好好吃饭,这样你妈妈才不会担心。你在学校表现好,你妈妈也会很开心。”
浩浩走过来,主动牵着绵绵地小手。“我们一起玩吧!”
绵绵从林思言的怀里出来,“好吧,我只能跟你玩一会儿。”
林思言满意地点点头,“去吧,今天谁表现的好,老师给你们发小红花。”
孩子们高兴地跳起来,“好啊。”
中午陪孩子们吃饭,孩子们午休的时候帮她们盖好被子。
有小朋友哭了,林思言耐心地安慰。
小罗问:“言言你男朋友好长时间都没来接你,你该不会分手了。”
林思言点点头,人家既然找到更好的,她只能成全,不强求什么。
“是我不配,反正已经过去。”她也不想这么多。
这么一看凤凰男一个,言言这么好的女孩那里找。
“要我说,那个男的就是眼瞎。”
“眼瞎也是他自己的事,自己选的自己受。”
时间慢慢地过去,她的心情渐渐平复。
林思言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赵明煦拽住她的胳膊。
“我们谈谈。”
“谁跟你我们,我和你没有好谈的,放开我。”
林思言收回胳膊,看见赵明煦心里就难受。
这样纠缠,有意思吗?
扭头继续走,真是晦气。
赵明煦飞快地跑到林思言前边,挡着路。
“连谈一次的资格都没有嘛?好歹认识这么长时间了。”
林思言一巴掌打在赵明煦脸上,“你还好意思跟我提这个,跟你的女人在一起不好吗?可以让你少奋斗二十年,人家那么爱你。”
可是他心里也放不下林思言,那样做确实不对,可他也是迫不得已。
“爱不爱又怎样,但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承认吧!”
承认什么,这个赵明煦怕不是有什么大病。
“好狗不挡道。”
赵明煦没想到林思言会说出这种话,是他小瞧这个女人。
拉着林思言来到咖啡厅,“两杯卡布奇诺。”
“不必,”她可不想喝这个男人点的咖啡。
赵明煦最讨厌就是林思言这种自命清高,谈恋爱这么久,没一点意思。
那他就直说:“我妈不是来了,我想让她在你家住几天,你这两天要是有空能不能带她去医院检查身体。”
真够不要脸,林思言拿起咖啡,泼赵明煦一头。
“你给我戴绿帽,怎么不想想,我凭什么要帮你。”
“好啊。”林思言敢这么对她。
“谁不知道你命里克夫,不分手难道还留着过年?”
赵明煦刷新她的三观,无下限。
怪不得小罗说是凤凰男,一点不错。
“那我祝你找一个更有钱的,不用奋斗。你跟你那个妈一样,没一点素质,只会乱咬人。”
一个烫着大波浪,穿着复古红色连衣裙,踩着细高跟鞋走过来。复古的红色连衣裙衬托出她的华丽浪漫优雅,蕾丝的设计更是给裙子增加了一丝高级感,浑身上下的高贵气息都仿佛让人置身梦幻,方领的设计添加复古美感,露出精致锁骨,更显皮肤的白皙光泽。
一双漂亮的杏眼,惹人怜爱,是个十足十的美人。整个气质,给人就是高贵优雅。

第五章宣示主权
走过去,手缓缓搭在赵明煦的肩上,仿佛在宣示主权。
“煦你怎么一头咖啡,是谁干的,该不会是这个疯女人?”
这娇滴滴的声音,让林思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颜琪凑近看林思言,也没什么好的,长得也不算漂亮。
不知道赵明煦什么眼光,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劝你最好给煦道歉,否则别怪我告你故意伤人。”
林思言默默翻个白眼,凭什么要让她道歉。
“应该是他跟我道歉才对,明明是赵明煦个渣男背叛我,给我戴绿帽子。”
真是不识抬举,颜琪抬起手一巴掌打在林思言的脸上。
“这就叫活该,是你勾引我男朋友。都已经分手了,为什么好要给煦打电话?”
林思言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她也可不是白白受委屈那种人,一巴掌打在颜琪脸上。
赵明煦赶紧看颜琪的脸,白静的脸上一个大巴掌印,心疼死了。指着林思言,“你真是太过分了,她是她,我是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琪琪,还出手伤人。”
装什么深情,让人想吐。
颜琪握住赵明煦地手,“煦,你快去洗手间,我想跟林小姐聊聊。”
赵明煦一步三回头,生怕颜琪受欺负。
颜琪立马换一张,手指点着林思言的额头。“得罪我没有好下场,识相地话,离煦远一点,他从来没喜欢过你,不要别自讨苦吃。”
林思言拿开颜琪的手,不知道这样指指点点很不礼貌。
陆泽睿走进咖啡厅,刚好看到这一幕。
有意思,只是这个颜琪是眼瞎吗?
走上前,把林思言揽在怀里,“亲爱的,你可让人家等了很长时间,我们该走了。”
赵明煦从洗手间出来,就知道林思言是不安分的女人。
“好啊,原来你这么快就找到男朋友。”
颜琪添油加醋,“看吧,说不定是某个小贱人先给你戴的绿帽子。”
林思言正要说话,陆泽睿挡在前面。
“这位小姐,请你自重,说话不要这么难听。我是在言言和姓赵的分手后才在一起,别胡说,不知道你这样很容易得罪人。”
陆泽睿拉着林思言出来,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白长这么大。
林思言松开手,“刚才谢谢你,我先回家了。”
“不用谢,我叫陆泽睿。”
她并不关心这个男人叫什么,只想赶快回家。
陆泽睿在后面跟着林思言,“走这么快干嘛?”
他还想跟这个女人好好谈谈,“你该不会生气了。”
糟糕,他可不会哄女孩子。
林思言转身,“请问你有事吗?陆先生怎么会在咖啡厅。”
就当他是天使,过来解救某个人吧!
林思言这个男人的穿搭应该非富即贵,会来这种小地方。
陆泽睿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那里环境很好,只是没想到会碰到那种事情,你的脸没事吧?。”
瞧他这脑子,被颜琪那个女人打了。
手指弹着林思言的额头,“笨的可爱。”
他才笨,这男人病的不轻。
不过这手指骨节分明,修长,太好看了。
陆泽睿收回手,“刚才是我不好意思,抱歉,还不知道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思言,这么晚了,我该回家了。”
名字好听,人长的也漂亮。
“等等。”陆泽睿还是忍不住要了微信。
看着林思言离去的身影,“放心,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走进家里,妈妈已经吃过午饭,父亲应该在学校值班。
刘淑华一眼看到女儿白净的脸上,有点红肿。
“你的脸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没,”林思言捂着脸去厨房。
养这么多年的女儿,她都不舍得动一根手指头,到底是谁?
刘淑华去厨房给女儿端一碗面条,放到桌上。
“吃吧,刚给你煮的。”
坐到林思言的对面,到底是谁干的。
“妈您看着我干什么?”
她有点不好意思吃,眼角含着泪水。
一五一十地把话全讲了,是她自己没用。
更加坚定刘淑华要给女儿找个对象,“你周末必须去相亲,人都给你介绍好了。”
又相亲,不要啊,没一点意思,她又不是商品,供人随意挑选。
这么着急把她嫁出去吗?可她还不想嫁人。
林思言通过陆泽睿的微信,陆泽睿的头像是一只猫,微信名叫喂。
喂【晚上好,随风,睡个好觉,期待和你再次见面。】
随风【你也一样,晚安。】
林思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总得想办法整一下赵明煦,要不然她咽不下心里这一口气。
在百度搜新视界影视公司,这周末有一个年会,赵明煦作为总监应该会参加。
不如送他一份大礼,想想都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