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今乔冉

第1章 得尝(加个书架不亏)
这极品的尤物,得诱,更得尝。——陆今
都市的夜,迷而乱。
精致奢华的宴会厅内,随处可见光鲜亮丽的职业男女。
乔冉特意穿了一件惹火的长裙,踩着七公分的红色高跟鞋,含笑穿梭在纵横交错的灯光下。
“哟,咱们宁州的狐狸精又出来勾搭男人啦。”
“可不,穿得这么风骚,哪个老总能抵得住诱惑?”
“切,陆今就不馋她,据说前天晚上她去金碧辉煌招惹那位爷,结果被扔了出来。”
听着周遭的冷嘲热讽,乔冉的脚步不停。
走到一个西装男面前后,娇笑道:“程总,咱们去楼上的雅间坐坐呀。”
这话一出口,宾客们纷纷露出了然的神色。
程氏集团最近投放了一个竞标书,如今正在对外招标。
而宁州的龙头企业陆氏对这个项目势在必得。
乔冉玩不过陆今,又爬不上陆今的床,只能退而求其次,来勾搭老男人。
不要脸!
程总轻咳一声,虽然他也很想尝尝这朵名花,但人太多,不好下手啊。
“公平竞标,乔小姐,你别破坏了商场规矩。”
乔冉微微垂头,美眸里划过一抹暗沉的光。
她必须拿到这个项目,这是她打入宁州商圈的第一步。
“程总,雅间里的茶……”
不等她说完,握在手里的手机骤响,是短信:
‘来总统套房’
乔冉薄如蝉翼的睫毛微微扇动了两下。
他来酒店了?
抓她的?
“好吧程总,那等酒会散了以后咱们再约。”
话落,四周再次响起不堪入耳的辱骂声。
乔冉舔了舔妖艳的红唇,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宴会厅。
回廊尽头的电梯口,两个保镖迎上来,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乔冉停下脚步,打开手提包,从里面取出口红,借着手机屏幕泛出的暗光临摹。
来回几下折腾,原本妖艳的红唇越发魅惑。
“我美么?”
应该是美的吧,尤其是她这副骨架,娇而柔,媚又酥,透着致命的诱惑。
不然怎么会勾住那个常年流连花丛的男人?
保镖不敢接话,垂着头当隐形人。
乔冉说了句‘无趣’,踱步走进电梯。
抬头间,只见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倚墙而立。
陆今!
宁州恶霸,风流不羁。
介绍他无需太多的词汇,仅此八字,足矣。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西装,隐在阴暗处。
微薄的唇角叼着一根雪茄,云雾吞吐间,模糊了五官轮廓。
那双迷离的眼,勾人心魄。
这个男人,将矜贵与痞帅完美的融合在了一块。
不突兀,反而增添了一丝张扬的魅力。
宁州没有哪个女人不爱陆今。
他坏。
他痞。
他野。
他常年穿梭在女人堆里。
出手阔绰。
他的一举一动,都透着迷性,容易让人产生冲动。
乔冉压下眼底惊艳,扬眉一笑,用着酥麻的声音道:“前两天今哥命人将我扔出金碧辉煌,我还以为你已经腻了呢。”
男人眯眼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深眸里划过暗沉的光。
“过来。”
浑厚的声线,低沉又沙哑,能引人犯罪。
乔冉甩了甩及腰的卷发,一步一步朝他走去。
阴影笼罩住了她,浓郁的雄性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这个男人,就像一头蛰伏的野兽,处处透着攻击性,却又隐忍不发,难以捉摸。
上身紧贴着他胸膛无路可走后,她这才停下脚步,缓缓仰头朝他看去。
这个角度,她只能看到他模糊的五官,滚动的喉结,还有那吞吐云雾的薄唇。
这极品的男色,着实馋人。
有点儿心痒了。
想撩!
“陆总,是你主动诱的我,我可不客气了哦。”
说完,她猛地倾身,红唇在他唇角游走几个回合,然后咬住烟头一把夺了过来。
轻吸了两口后,她将烟圈吐在他胸膛上。
陆今的目光开始变得幽暗,暗沉的眸牢牢锁定着她。
挺野!
够味!
他喜欢!
更想尝!
修长的手臂勾住她的腰,猛然一扯,将她拽入怀中。
“如果我今晚不过来,你是不是就跟姓程的那老秃头去……”
话锋猛地顿住。
乔冉扬起红唇,替他补充,“狂欢。”
语毕,她想了想又道,“跟你哦。”
“如你所愿。”
铺天盖地的吻袭来,带着淡淡的烟草味。
乔冉缓缓伸手圈住他的脖子,由着他折腾。
原以为这场纠缠会持续到她缺氧脱力。
但让她惊诧的是男人只持续了五秒,然后猛地松开了她。
“谁让你涂这么重的口红?”
乔冉眨眼一笑,她就说嘛,野兽怎么会这么好心放过她,原来是嫌弃了。
“我是野玫瑰,自然要野出……嘶。”
陆今伸出指腹,狠狠碾压着她的唇,疼得她直抽凉气。
“陆总,您轻点,我……”
后面的话,全都消弭在了男人的气息之中。
她再次被亲住了。
浑浑噩噩间,脑袋传来晕眩感,男人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进总统套房。
下一秒,她被甩入了一片柔软里。
强忍着每个脑细胞里传来的不适,她撑着手肘试着抬头。
刚支撑起上半身,又被某人恶劣的摁了回去。
如此反复几次后,她泄了气,开始软绵绵的喊,“老公,温柔点,骨头都碎了。”
PS:今哥说加书架的小仙女都是他老婆!!

第2章 ‘陆今’二字,他亲手纹的
一声老公,让陆今的眸光暗沉了下去。
他缓缓走到她面前,慢慢弯身朝她逼近。
乔冉轻柔地笑,伸手抵在他的肩膀上,阻止了他的动作。
“今哥,程氏的这个项目,我想要,可以让给我么?”
说完,她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他肩膀上画着圈圈。
陆今眯眼看着她,眸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
“嗯?今晚去招惹程辉那老秃头,就是为了那破项目?”
乔冉嘟起红唇,模样娇嗔。
“谈生意嘛,不都得这样,陆总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可以退标相让么?”
“如果我说‘不’,你今天还想造反不成?”
乔冉露出渣女般的笑,野性又妖媚。
世人都骂她是妲己转世,一点没错。
“我的公司没成气候,玩不过陆氏,还望哥哥高抬贵手,让让我,否则……”
不等她说完,陆今挣脱她的手掌,在她脸上狠狠掐了一把。
“你威胁我?”
乔冉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否定他的说法,然后纠正:
“不是威胁,是交易,各取所需而已。”
陆今的眸光变得幽冷凉薄。
“交易?陆太太,咱们是夫妻,我今天就是将你欺负到死,你也得受着。”
乔冉紧抿着红唇,微微别过脸,错开了他的视线。
她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表露出太多情绪。
爱,就会痛。
她除了这颗心,已经一无所有了。
好在如今她修炼出了坚硬的外壳,只要她遵守他的游戏规则,不越雷池半步,就不会轻易被他所伤。
“如果是履行义务的话,你难免不尽兴,但你若答应将这个项目给我,我定让你满意而归。”
陆今猛地伸手扣住她的下巴,打量着她妩媚动人的脸,突然笑了起来。
“还在念着那个男人?”
乔冉一愣,反应过来后,眼里蕴出了水光,也跟着他笑。
“是啊,谁心里没道白月光?你不也念着乔薇么?”
“……”
陆今抿了抿唇,目光落在她身前。
这般精致如玉的骨形,着实令人着迷。
“项目给你,配合我。”
一个‘好’字,消弭在了男人的气息之中。

翌日。
乔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难得的,陆今没有离开,正靠在床头闭目养神。
以往他们或酒店,或别墅,或夜场,每每昏迷又醒来,身侧总没有他的影子。
这个男人是桀骜不驯的,狂妄张扬,风流肆意,没哪个女人能驾驭他,改变他。
所以她连尝试都没有,只是尽力维持着这份关系。
盯着他痞帅的面容瞧了片刻后,她撑着手肘坐了起来,先去浴室洗漱,然后去更衣室穿衣。
昨晚他已经帮她擦过身体,倒不用洗澡,省了不少时间。
套了一件带袖长裙出来后,她径直走到床边坐下,手肘支在他腹部,托腮望着他。
这男人真帅!
关键还坏!
那种让女人抓心挠肝的坏!
“老公,昨晚答应我的,还没忘吧?”
陆今缓缓睁开双眼,缠绵的视线落在她干净白皙不施粉黛的脸蛋上。
就是这声老公,让他心甘情愿为她死。
“如果我说忘了呢?”
沙哑的声音,透着慵懒与随性。
乔冉眸光一凝,转而勾唇笑道:“忘了就忘了吧,反正离竞标还有三天,我另想他法,
至于昨晚,就当履行夫妻义务好了,你人帅,身强体壮的,我不亏。”
说完,她作势就要起身。
男人铁臂一挥,扣住她纤细的手腕用力拉扯。
乔冉的身体本来就虚,被他这么一拽,整个上半身都跌进了他怀里。
陆今伸手勾住她的下巴,眯着眼问:“另想他法是何法?继续去招惹程辉,然后将用在我身上的伎俩往他身上使唤?”
乔冉挣扎几下无果后,索性趴在他身上画圈。
“能用美貌解决的,绝不用脑子,这可是你教我的,我……”
男人掐着她下巴的手掌猛然用力。
剧痛袭来,乔冉乖乖闭了嘴。
陆今是个有脾气的主,让他不舒坦了,他会明着弄死你。
“再警告你一次,你要是敢婚内出轨,老子打断你的腿。”
他喜欢野玫瑰,但不代表喜欢染绿发。
乔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整天流连花丛跟女人打得火热的时候怎么不讲忠诚?
哦,对了,现在网络上流行一个词:双标!
挣脱他的钳制后,她伸手撩下左肩的衣领,露出精致的锁骨。
而在那骨形下方三公分的位置,刻着‘陆今’二字。
平日里穿裙子,刚好遮住,那是离她心脏最近的地方。
他亲手纹上去的。
“有了这两个字,你觉得全宁州的男人谁还敢碰我?”
别说碰了,就是稍微觊觎一下都是不敢的。
这家伙怕是不知道自己有多恶,有多霸,有多狠,有多令人胆寒。
陆今的眼中蕴着幽光,呼吸有些不稳了。
他微微别过头,不让那白花花的一片影响到自己。
“项目给你,别在我面前晃悠,穿好。”
乔冉扬了扬眉,似笑非笑道:“我还想回味一下呢,你应那么快做什么?”

第3章 痞帅
危险的光芒自男人眼中蔓延开来,他伸手就去抓她。
乔冉早有准备,闪身蹦出了好几米远。
给了他一个飞吻后,捞起地上散落的包包跟手机走出了总统套房。
陆今的目光紧紧黏在她背影上,神色暗沉。
隐婚半年,她为了在商界立足,宁愿将自己撞得头破血流。
也不愿对外宣布婚讯,堂而皇之的借他的势。
用她的话就是:一旦婚姻绑住了彼此,以后就难舍难分。
她,从来没将自己的心意分一点点给他。
也对,他陆今在她眼里是个什么东西啊?
馋她身体,拆散她跟她爱人的地痞恶棍而已。
浪子无情。
这是她对他的评价。
呵!
扯唇一笑后,他伸手捞起手机,在掌心转了一圈,找到特助的号码拨了出去。
“今哥,有何吩咐?”
“程氏那个项目,我们不参与竞标了。”
特助有些惊诧,脱口问:“为什么?这个项目可是程氏今年秋季的主打款,影响力颇大,
陆氏一旦获取商标,利用旗下的传媒进行推广,打造出爆款,就能弥补在服装界的短缺。”
陆今点了根烟,吸了两口后,眯眼问:“谁是老板?”
通常用这种语调问话,代表他已经动怒。
识趣的,自然不敢再往他枪口上撞。
“好吧,您是老板,您说了算,我这就请于副总主持会议,商量退标事宜。”
“……”

乔冉乘坐电梯到一楼,刚走出几步,迎面一群记者蜂拥而上。
又来了!
大姨妈都没他们这么勤快!!
缓缓停下脚步后,她伸手从包里掏出口红,当众临摹起来。
那姿态,那模样,活脱脱一诱人不自知的妖精。
这会儿天已经大亮,昨晚夜宿这家酒店的宾客陆续从电梯,楼梯口出来。
见乔冉又被围堵,也不着急离开了,纷纷凑过来看热闹。
“哟,大清早的就开始犯贱,难道昨天程总没让你高兴?”
“可不,瞧她这模样,八成急着赶下场,人家有能耐,多的是去处。”
乔冉的目光偏移,落在刚才那个说话的名媛身上,娇笑道:“羡慕我啊,要不送你几个?”
名媛成功被恶心到了,狠骂一句‘晦气’后,隐入了人群中。
跟这种贱蹄子斗嘴,白白掉了自己的身价。
不值。
记者已经冲到乔冉面前,举起话筒就开炮:
“乔小姐,听说你为了争取程氏的项目,陪了程总一晚?”
“乔小姐,竞标讲究的是公平公正,你用这样的手段,就不怕同行排挤么?”
“乔小姐,程总答应将项目给你了么?那这次程氏的竞标是不是只走一个过场?”
乔冉勾唇一笑,挑眉道:“据我所知,此次参加竞标的还有陆氏,你觉得程总敢为了我得罪陆今么?”
这话成功噎住了所有记者。
是啊,她陪了程总又能得到什么?
难道程辉那老东西还敢踹了陆氏,将项目给她不成?
“你的意思是说你昨晚没陪程总?”
乔冉笑而不语。
被她恶心到的那个名媛眼尖,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痕迹,拔高声音吼叫。
“身上还留着男人的印记呢,你说你没陪,谁信啊?”
无数道目光齐刷刷地朝乔冉的脖颈望去。
虽然她穿了带袖的长裙,衣领也高,但若隐若现的锁骨上,确实有些不正常。
乔冉唇角的笑意更浓,甩了甩及腰的卷发,风情万种。
“我给你们捋捋啊,程总不敢得罪陆今,所以我陪他也没用,既然这样,那我是不是应该换个对象?”
这女人什么意思?
难道……
她昨晚陪了陆今不成?
怎么可能!
陆今那么尊贵,认识的都是名门淑媛,怎么会看上她?
这女人一定是在做春秋大梦吧,对,一定是的。
离得最近的一个记者连忙发问,“难道乔小姐昨晚跟陆总在一块?”
乔冉眨了眨眼,反问:“不行么?”
不行么?
当然不行!
就你这货色,凭什么染指我们的梦中情人?
这时,总裁专属电梯打开,一抹矜贵挺拔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今!
他出现在这并不奇怪,乘坐专属电梯也不奇怪,毕竟这家酒店是陆氏旗下的。
当众人看到当红女星跟在他身后时,了然一笑。
再看乔冉时的眼神,变得轻蔑又讥讽。
这个女人不但不自量力,还有点可笑,陆今能看上她?
啪啪打脸了吧。
那名媛嗤的一笑,满脸不屑道:“乔冉,陆今是不会看上你的,滚吧。”
乔冉微微敛眸,眼底划过一抹暗光。
第一次借陆今的势,没想到以失败告终。
他倒是好雅致,倒也不辱浪子盛名。
这个男人啊,她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看着众人的嘲笑嘴脸,她有种想要从包包里掏出结婚证甩这些人一脸的冲动。
不过最后她还是压下了这念头。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而且她不能破坏游戏规则,给陆今带来麻烦,否则宁州怕是再无她的容身之地。
这权势熏天的老公。
她还不想得罪。
几个胆大的记者凑到陆今面前,硬着头皮采访:
“陆总,乔小姐刚才说她昨晚跟您在一块,请问属实么?”
陆今没说话,从贴身保镖手里接过一根烟点上,然后吞云吐雾。
放眼整个商界,当着记者的面吸烟的上市公司老板,恐怕独此一份。
偏偏他动作优雅,举手投足间张弛有度,赏心悦目。
记者们都习惯了他这风流不羁的做派,倒也不稀奇。
只是他不开口,让人难以捉摸。
乔冉感觉他生气了,挑眉一笑,叹道:“刚才跟大家撒了个谎,好吧,正主出来打脸了,我认错。”
围在四周的宾客听罢,又是一阵的冷嘲热讽。
陆今微微眯眼,眸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
抽烟的速度更快了。
这女人远比他想象的还要难搞定。
怎么说呢?
就是典型的出了房门就不认人。
还好他帅,有钱,吸引得住她,不然早跟别的男人跑了。
重重吸了一口烟后,他缓缓将烟圈吐在了面前的虚空之中。

第4章 爱上他了?
这举止,痞帅,狂野,引得周围女人一阵尖叫。
陆今。
这是陆今啊。
动动手指头就能将女人的魂魄给勾走的男人。
他的坏,他的野,无人能比。
明明举止如恶霸地痞,但架不住人家身世好啊。
华丽外表下包裹着桀骜不驯的灵魂,肆意张扬,谁能扛得住?
乔冉借着陆今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的间隙,偷偷溜出了大厅。
刚走下台阶,迎面撞上在外头蹲守的助理。
“赶紧跑,不然等会儿又要被围了。”
说完,她拽着助理的手就往街道上冲。
夏颜被她拖着跑了一会后,提醒道:“你跟陆今比,就是个渣渣,跑什么,他们的注意力都被那痞总给勾走了。”
也对哦!
那帮记者跟宾客都围着陆痞子在转,还能出来追她不成?
昨晚被男人折腾得太狠,脑子都不好使了。
“不早说?”她一边喘息一边瞪眼。
夏颜翻了个白眼,无语道:“我还以为后面有狗在撵你呢,所以本能的跑。”
两人刚好经过一家药店,乔冉直接踹了她一脚,“去给我买盒事后药。”
那男人要她时从来不做措施,就他那频繁程度,她要是不嗑药,十个月后一定喜当妈。
夏颜眨巴眨巴眼,笑眯眯地道:“陆今的种啊,也就你舍得灭掉,
要不……生下来,有了痞总的崽,咱们以后就可以在宁州横着走了。”
乔冉一巴掌呼过去,“打不死你。”
夏颜闪身躲开,给了她一个‘女人,你不识趣’的眼神,然后闪进了药店。
乔冉找了处露天椅子坐下,视线落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
这繁华都市,纸醉金迷,又有几人怀揣着真心?
“远远的看着像,没想到真是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
身后传来一道低沉浑厚的磁性嗓音,很熟悉。
她缓缓转头,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眸。
乔阔,她堂哥,也是乔薇的亲哥,现任刑警总队的队长。
“我可没犯法,乔少不用盯着我。”
乔阔走过来,在她身侧坐下,“怎么,连我这个哥哥都不认了?”
乔冉嗤的一笑,幽幽道:“乔队长难道忘了,我父亲是叛徒,母亲沦为小三,
乔老太君嫌我脏,亲自将我逐出了家门,你们乔家钟鸣鼎食,是仅次于陆氏的存在,
而你,院士的长子,清贵,正直,我高攀不起,更没资格喊一声‘哥哥’。”
乔阔眼底划过一抹痛色,二叔家遭难,连带着小丫头也受牵连,过早的体会了人情冷暖。
“你别怪祖母,她也伤心,过两年会想通的,到时候一定接你回去。”
乔冉扬了扬眉,似笑非笑道:“我现在是宁州第一交际花,御男无数,
而且名声也毁了,接我回去做什么?败坏乔氏百年门庭么?”
“冉冉……”
乔冉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沙哑着声音道:“乔氏有乔薇那个嫡女就够了,她是国际十大名媛,想必能为家族争光。”
而她呢?
什么都不是,名声还差。
只会给他们丢脸。
夏颜从药店出来,见自家老大绷着脸,心莫名一疼。
虽然她没哭,但那样子比哭还难看。
她与乔薇,同姓不同命。
“想哭就哭出来吧,我不骂你没用。”
乔冉回过神,看了夏颜一眼,偏头间,不见乔阔的人影。
“他呢?飞了?”
夏颜有些无语。
“接了个电话走了,管他呢,你沦落至此,乔家人没一个是无辜的。”
话落,她试探性的问:“你还要不要哭?”
乔冉噗嗤一笑,从她手里夺过药盒,挤了一粒进嘴里后强行吞了下去。
“我哭什么?哭被家族赶出来?还是哭被世人辱骂?亦或是哭被陆今霸王硬上弓?
颜颜,我想好好活,努力活,自艾自怜是没用的,唯有在商界闯出一片天,才能不被轻贱。”
夏颜一拳砸在她肩膀上,然后转移话题道:“我们有信心拿下程氏这个项目。”
话落,她朝她挤了挤眼,暧昧一笑,“在有把握的情况下还去睡陆今,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乔冉将剩下的一片药塞进了她嘴里,“聒噪。”
夏颜原地跳脚,“卧槽,我昨晚没碰男人,不用杀精。”
两人打打闹闹走到不远处的停车场,钻进座驾后,乔冉才开口回答她的问题。
“我们的竞标书确实很完善,但陆氏财大气粗,如果一再的将竞价抬高,即便最后我们拿下这个项目,也损失惨重。”
夏颜恍然,朝她竖了个大拇指。
乔冉又道:“陆氏一旦退标,其他几个竞标方会怀疑这个项目是否有问题,也会打退堂鼓。”
夏颜哈哈大笑,“果然,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睡陆今不能解决的。”
“……”
乔冉别过头,将视线放到窗外。
刚才干着嗓子吞药,喉咙里泛起了苦涩。
陆今……
陆今……
她缓缓闭上双眼。
算算时间,乔薇快要留学回来了吧?
皇家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还没入职场,就已经是闻名全球的设计师了。
不像她,名声太差,背景也脏,隐婚半年了,他都不屑对任何人说。
趁他还没将她踹掉之前,她要抓紧时间借他的势在宁州商圈站稳脚跟。
即便哪天被他扫地出门了,也不至于那么惨。
当年遭乔家驱逐的狼狈,她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去银行,我要亲自跟进新申请的那笔贷款。”
夏颜一听这话,像是想到了什么,猛拍脑门。
“你不说我还忘了,银行经理给我打电话,说咱们申请的额度太大,需要担保人,而且必须得上市公司的决策者才行。”
乔冉伸手揉了揉眉心。
意料之中的结果。
这次贷款的数额三个亿,她背后没有资本依靠,银行会贷给她才怪。
夏颜眨了眨眼,笑眯眯地道:“要不去找陆总?请他担保。”
乔冉有些疲惫的闭上眼,“帮我约一下银行的负责人吧,看看能不能拿‘珍品’抵押。”
“你疯了,珍品是宁州最大的典当行,最起码值五个亿,你母亲留给你的。”
乔冉抿了抿红唇,哑声道:“颜颜,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用身体取悦他。”
夏颜没接话,透过后视镜看着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傍晚,陆家老宅。
陆今迈着懒散的步子走进客厅,迎面一个茶盏朝他飞过来。
这样的场面,时常上演,他习以为常了。
轻松接住茶杯后,他挑眉看向沙发区。
“火气这么大,我妈在外面有人了?”

第5章 对付你就得用妞儿
陆父摘掉眼镜,猛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混账东西。”
陆今摊了摊手掌,痞笑道:“圈子里都这么叫我,用不着您刻意拔高声音。”
说完,他捞起玄关上的烟盒,掏出一根点燃,也不挪动身体,就那么靠在花格上吞吐起来。
“……”
陆父额头上的青筋暴突着,怒不可遏。
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孽障?
“我问你,为什么要放弃竞标?陆氏的产业涉猎广泛,唯独在服装界根基不稳,而程氏这个项目刚好可以补短。”
陆今眯着眼叼着烟,似乎在认真思考。
好半晌后,他轻飘飘地道:“家业大了容易遭贼惦记,还是低调点为好,我惜命。”
瞧瞧,这都说的什么狗话?
平日里收购那些中小型公司,将商场搞得乌烟瘴气时,他怎么不这么说?
陆父气得不想理他了,看他就像是看臭水沟里的苍蝇。
恶心不说,关键还拍不死。
妈的!
好气!
要不是年纪大了生孩子丢脸,他真想再造一个,然后掐死这小逼崽子。
他年轻的时候抢别人老婆,已经够混账了吧?
没想到这狗东西青出于蓝,模仿不够,还想着超越。
“老子警告你啊,玩女人可以,别弄出了人命,还有,别把老陆家的家业霍霍光了,
即使要败家,也得等老子死后再败,生你这么个东西,本来就没脸去见祖宗,
对了,乔老太君上午跟我通电话,说薇薇快回来了,提了下你们的婚事,你丫还是单身吧?”
想当年,他可是背着他爹妈跟媳妇儿领证的。
如今……自然得防着这小子。
陆今吐了嘴里的烟,打了个哈欠。
“女人那么多,我干嘛吊死在一棵树上。”
说完,他转身朝外面走去,给了亲爹一个‘我很渣,我很坏,我不专情’的背影。
陆父捞起桌上的茶壶朝门口砸去,还不忘臭骂,“死外面得了,省心。”
陆母从旋转楼梯上下来,阴嗖嗖地道:“再敢诅咒我儿子,今晚做菜下毒毒死你。”
“……”
不行,他的心脏病又犯了。

陆今刚走出客厅,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掏出一看,是狗友打的。
“有事?”
话筒里传来周深的高分贝噪音,“老陆老陆,赶紧来金碧辉煌,我连输二十把,差点没被他们灌死。”
陆今撩了撩眼皮,兴致缺缺。
“灌死了好,我耳根子清净。”
说完,他作势就要挂掉电话。
周深狠狠咒骂了两句,咬着牙道:“场子里新到两个妞,人美肤白大长腿,你确定不来?”
陆今伸手准备切断通话,屏幕上突然跳出一条短信:
‘今哥,夫人约了瑞士银行的吴总在金碧辉煌见面,他有虐待女人的嗜好,需要派人保护夫人么’
刚看完消息,话筒里再次传来周深的叫嚷:
“我说姓陆的,你到底要不要过来?不来的话我可先尝了啊。”
“等我,半个小时。”
“卧槽,果然还是女人的面子大,对付你就得用妞儿。”
“……”
金碧辉煌。
乔冉特意选了一个安静的包间招待银行负责人。
她依旧一身火红的长裙,配着黑色高跟鞋。
及腰的卷发披散在肩头,张扬的美,似妖精,勾人心魄。
门推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乔冉端起高脚杯,几个旋转窜到门口,摇曳的身姿裹挟着艳丽的裙摆肆意飘荡,野性十足。
“来,我先请吴总喝一杯。”
吴总看着她妖艳的模样,瞬间被迷住了,有些摸不着北。
这女人,真不愧是宁州最野的玫瑰,果然够味。
要是能尝一尝,死也值当。
接过她手里的酒杯轻抿几口后,他下意识伸手朝她抓去。
乔冉一个闪身躲过,唇角笑意弥漫。
吴总只当她欲擒故纵,眼中划过掠夺的光。
今晚就试试这朵名花。
“吴总,请。”
乔冉先他一步入座,收敛了周身的柔。
等他坐下后,她直接开门见山道:“我知道吴总有独裁的权利,说说吧,您要怎样才肯放贷?”
吴总的目光黏在她身上,不断地扫视,打量,越看越心痒。
从走进这个包间开始,他就将其当作了一场交易。
既然如此,那便不用客气了。
“乔小姐明艳动人,我倾慕已久,若今晚能玩一玩,明日我就给你特权。”
乔冉扬了扬眉,端起酒杯轻抿一口。
“换个条件吧,这个我办不到。”
吴总微微眯眼,眸中蕴出了温怒之色,已然动了气。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肯?既然如此,咱们也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说完,他作势就要站起来。
乔冉轻笑道:“我这一夜不值几个钱,若吴总诚意跟我合作,我便将珍品抵押给你如何?”
吴总的瞳孔微微收缩了起来。
珍品。
宁州最大的拍卖行,市值五亿左右,这女人居然拿出来抵押?
疯了吧!
她这一夜哪是不值钱,分明是贵到没边啊。
为了婉拒他,连珍品都奉上了。
可他不缺钱,就馋她的身体。
“ 珍品确实贵重,但抵押给我也没用,如果乔小姐想贷那三个亿,只能遵守我的游戏规则。”
乔冉轻声一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晚估计要谈崩了。”
说到这,她话锋一顿,静默了片刻后,又补充道:“不让你碰我,也是为你好,总有一天你会感激我的。”
话落,她缓缓站了起来,捞起手提包准备离场。
吴总嗤的一笑,“被潜了不知多少次,怎么到我这里就装清高了?难道你看不起我?”
乔冉甩了甩头发,娇笑道:“言重了,单纯为你好而已,我可不是什么男人都能碰的。”
说完,她踱步朝门口走去。
经过男人身侧时,他猛地伸手拽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扯,将她甩在了桌面上。
“听说你昨晚还陪了姓程的那个老秃头,今天换我怎么就不行了?”
乔冉开始挣扎,冷艳的脸上蕴满了戾气,不似往日那副风情万种的模样。
当狗男人的爪子在她肩上游走时,她猛地抬脚一顶。
吴总尖叫了一声,五官都挤到了一块。
疼得近乎扭曲。
“贱人,敢踹我,我弄死你。”
说完,他狠狠一拳砸在乔冉的腹部,疼得她当场昏厥了过去。
人彻底老实了,吴总强忍着痛狞笑起来。
这时,包间的门被人踢开,几个黑衣保镖鱼贯而入,冲到他面前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陆今靠在门框边上,嘴里叼着一根烟,眯眼看着滑倒在地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