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简沫叶墨衍

第1章 你真是天生下贱
  婚后两年了,林简沫总算怀孕了!
  拿着报告,她很兴奋,今天是周年纪念日,这应该算是最好的礼物吧?
  刚进门,她就听到小姑子的声音:“妈妈,我听人说雪儿姐姐回来了,她还怀孕了呢!”
  林雪儿回来了,还怀孕了?林简沫握紧了手中的报告。
  “真的吗?她居然怀孕了,肚子很争气嘛!”
  婆婆面露惊喜,回头就撞上了呆滞在原地的林简沫,脸上的笑瞬间就变成了嘲讽。
  “都偷听到了?那就该有的自知之明了。雪儿现在怀了墨衍的孩子,你这只不下蛋的鸡,也该滚了。”
  小姑子也是一脸嘲讽:“是啊妈,就怕某人厚着脸皮,不舍得滚呢!”
  林简沫脸色惨白,小姑子和婆婆一直都不喜欢她,她嫁过来两年,这两人都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
  从前,她都能忍耐,但如今,林雪儿已经怀了孕,这个家,还会有她的立足之地吗?
  “妈,我们去买点东西吧?等雪儿姐回来,我要送她礼物!”
  小姑子说完,拉着婆婆就往外走,路过的时候还故意撞了她一把:“好狗可不挡道!”
  两人远去,林简沫仿佛被抽干了力气般,滑跪在地上,眼泪簌簌的往外直流。
  发现怀孕的那刻有多么幸福,现在就有多痛苦,小姑子和婆婆的话,宛若冬日的一盆冷水浇在心口,让她感到如坠地狱般的寒冷。
  她回到房间,愣愣的坐在那里很久,直至凌晨,房间门才被男人推开。
  男人刚进来,身上那股浓郁的酒味便充斥了整个房间。
  林简沫迫不及待的下床,只想问林雪儿怀孕的事是不是真的,然而还没等她开口男人铺天盖地的吻就吞没了她。
  “她……唔……”
  他的吻带着强烈的侵占意味,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就想把人扔到床上,林简沫试图推开男人,直接被压制住了双手。
  他不老实的手顺着她的腰往下划去……
  从前,对于叶墨衍的要求,林简沫只会迎合,这个男人一到床上就好似魔鬼一般,凶猛的索求让她根本没法招架。
  但今天,想到婆婆的那番话,他心底藏着的那个女人终于要回来了,想到那个人还怀了孕,她心底就直发慌。
  转念,她又想到自己还怀着孕……
  不能继续下去!
  “不要……”
  林简沫猛地清醒过来,狠狠的咬了下去。
  男人痛的闷哼了声。
  这个疯女人,今天是疯了吗?竟然敢咬他?
  “啪!”
  房间的灯被打开,男人身上散发出慑人的寒意:“林简沫,你发什么疯?”
  叶墨衍语气中带着隐忍的欲念,他今天喝了不少酒,进来闻到房间里属于女人的馨香,他瞬间就被挑起了火。
  突然的被打断,让他浑身都散发着戾气。
  林简沫知道自己惹怒了他,她小心翼翼的抬头,正好撞进男人深邃的双眸里,他真的很好看。
  即使因为怒意,硬挺的眉峰都染上了戾气,五官依旧是这么赏心悦目。
  这张脸,曾让她做了两年的美梦,今天被人打破了梦,她才发现他看自己的目光从未有过情意。
  这个男人曾说过,最讨厌她这样不择手段上位的女人。
  林简沫深吸了口气,用尽量轻柔的语气问道:“阿衍,我听婆婆说,林雪儿要从国外回来了是吗?”
  叶墨衍不耐烦的皱起眉,眼底带着审视。
  以往的经验告诉林简沫,男人又在怀疑她耍手段了。
  不知道那个结果,她实在无法心安。
  她闭上眼,自暴自弃一般问道:“听说,她怀的是你的孩子?”
  这话直接刺激了叶墨衍,他爆发出惊人的戾气,一只手死死的掐住了她的喉咙,她使劲挣扎,脸变得通红。
  男人掐着她的脖子,居高临下望着她,语气森冷:“林简沫,你害死我哥,代替亲姐爬上我的床还不够?你竟然还敢再把手伸到雪儿身上?”
  他眼中爆发的杀气,让她觉得他就想这么掐死自己。
  “林简沫,你真以为可以凭借老爷子压我一辈子?”
  “两年了,你还没尝够生不如死的滋味是吗?”
  男人一字一句都带着恨意,宛若寒冰砸在林简沫的心头。
  因为难以呼吸,她眼底满是血丝,眼泪更是直掉,男人却完全没有怜惜的意思。
  他是真的恨透了她。
  他阴沉着一张脸,眼底只有对她的厌恶。
  “林简沫,你可真是天生下贱!”
  手机在这时响起,叶墨衍松开了她,转身接了电话。
  “我在家……”
  “别怕,我陪你。”
  叶墨衍接起电话,眼底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他收敛了所有的戾气,语气都带着安慰。
  不用想,林简沫就知道是林雪儿打来的电话。
  “咳咳……”
  林简沫大口喘着气,抬头望着男人,他完全没有理会她。
  她甚至觉得,要没有这通电话,她可能真活不过今晚。
  叶墨衍接完了电话,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女人,语气冰冷:“林简沫,别妄想动不该有的心思,再有一次,爷爷也护不住你!”
  说完,他重重的摔门而去,林简沫爬起来,从窗外看到他开着车急匆匆的离开,可见那边的林雪儿是何等牵动他心肠。
  “呵……”
  拿到怀孕报告时的那种喜悦,都被今天晚上的一切打碎了。
  叶墨衍眼中,她就是个泄欲工具,他根本没有喜欢过她,还有婆婆小姑子的嘲讽,她期待的这个孩子,就像一场笑话。
  就像这场婚姻,从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在做梦。
  林简沫在床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小心翼翼的哭声逐渐变大,最后她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们儿时的承诺,她这些年的坚守,就跟今年的结婚纪念日一样,全是个笑话。
  叶墨衍心中的白月光林雪儿都怀孕了,她也确实是该让位了。
  这一夜她无眠,天亮后她心底已经做好了决定。
  “什么?你怀了叶墨衍的孩子?”
  “你还打算去医院做人流?你疯了吗?”大学室友许烟听到这话,人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第2章 带崽归来
  “我没疯,我想通了,我不想生一个被叶墨衍厌恶的孩子,这对孩子不公平。”林简沫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她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但她不想让孩子生下来和她一样,被人厌恶和憎恨。
  这样的人生,没有开启的必要,倒不如送孩子重新投胎。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当初不是很期待和叶墨衍有个孩子吗……”许烟在手机那端叹了口气,她是见过林简沫对叶墨衍的执着的。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林简沫不想给自己犹豫的机会,她果断的说道,“不说了,我要去医院了。”
  “哎,你先别着急,我陪你……”许烟话没说完,就被挂了电话,林简沫收拾好了情绪,开车出门。
  她想趁着叶家人都不知道,先处理了这个孩子,这也算是她不给叶墨衍添麻烦了。
  医院那边,林雪儿面色惨白,哭得梨花带雨:“衍哥哥,我相信肯定不是妹妹,她不会这么对我的,她只是太喜欢你而已……”
  林雪儿说到这,又是一顿抽噎,一番话似在为林简沫辩解,实则让叶墨衍更加愤怒。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组林简沫出入医院,面露喜色,带着什么东西,和司机聊天的照片。
  而林雪儿正是被这辆出租车撞到后流产来的医院。
  那个出租司机,已经被打的看不出人形,他跪在地上颤抖着说道:“我家里小孩需要钱治病,是这位小姐给了我一大笔钱,我实在是没办法,才铤而走险的,我不知道她让我撞得是个孕妇啊,求您饶了我吧!”
  叶墨衍听到司机亲口承认,更是火冒三丈,他昨天才警告过她不要动坏心思,今天林雪儿就出了事……
  “衍哥哥,沫沫她可能就是害怕我抢走你,那时候也是墨谦妨碍了她,她才……都是我的错,我……”
  林雪儿故意提及叶大哥的死,叶墨衍眼底瞬间染上了杀意!
  “这个贱女人!”
  要是林简沫在眼前,他一定不会再像昨晚那样留情!
  “衍哥哥,呜呜……”林雪儿扑到他怀里哭泣,感受着男人的怒火,她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朝司机使了个眼色,很快又继续哭起来。
  医院另一边,林简沫在许烟的陪伴下也来到了医院,准备进行人流。
  许烟看着她:“想好了?进了这扇门,孩子可就没了。”
  “嗯,我不执着了,我成全他们。”林简沫摸着小腹那个未出生的孩子,深呼吸了口气。
  “真服了叶墨衍,你们小时候就定过情,他长大后怎么扭曲成这样了?喜欢谁不好,喜欢林雪儿那个虚伪的白莲花,真是瞎了。”
  许烟是真的为林简沫委屈,哪有妻子为老公的小三打胎的,简直荒谬!
  “林简沫!”
  “你还敢来这里!”
  男人恶狠狠的声音突然插入,林简沫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时被吓了一跳。
  他为什么来这里?
  还这么说话?
  难道家里的报告单被他看到了,他在生气自己擅自打掉孩子,特地跑来阻止?
  想到这林简沫心中突然又燃起了希望:“阿衍,你……”
  叶墨衍走近才看到她手中的人流医嘱,眼底像是聚起了层寒冰。
  他再度掐住了林简沫的喉咙:“你好大的胆子,怀的谁的孽种?”
  林简沫不敢置信的望着叶墨衍,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她费劲的开口:“这……是……你的……”
  “呵,你费尽心思嫁给我,怀了我的孩子你舍得打掉?”
  叶墨衍想到她可能和其他人有染,顿时厌恶的松了手。
  “林简沫,你真是把你母亲下作的手段学了个十成十!自己出轨,还谋害了雪儿的孩子!你简直该死!”
  许烟扶住了差点摔倒的林简沫,火冒三丈的怒骂他:“你有病吧?她可是你老婆,怀你的孩子不是很正常的?她打胎是为了把位置留给那个白莲花林雪儿!你怎么能不相信自己的老婆,反过来相信那个小三?”
  “你闭嘴。”叶墨衍怒斥着许烟,要不是看在许家的面子上他已经收拾了许烟。
  “我们走,别搭理这个疯子,他都不相信这是他的孩子,你也不用管他了!你这么好,没了你是他的损失,等离了婚我给你介绍其他帅哥!”
  许烟拉着林简沫就要走,她是看不起叶墨衍,自己老婆的孩子不关心,反而为那个白莲花出头,谁知道那个白莲怀的是谁的种。
  “你敢动!你害死了雪儿的孩子,还不滚去给她道歉!”
  林简沫嘲讽的笑:“我昨天回到家才从婆婆那里知道林雪儿怀孕,我一天都没出去,我哪里有时间害她的孩子?”
  “我林简沫向来敢作敢当,没干过的事,我绝不会道歉。”
  刚才看到叶墨衍有多惊喜,现在心就有多痛,这个男人真是半点都没把她放在心上。
  这是林简沫第一次没有听他的话,看到她的笑,他的心居然不受控制的痛了一下
  他很快把这种异样的感觉强压了下去,这才是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在他面前装了这么久柔弱,今天都敢给他脸色了。
  林简沫和许烟从医院离开,打算换一家医院,林简沫神情恍惚,也没注意到这个司机就是上次载她的那位司机,车开往别墅区时突然猛踩油门,迎面就是一辆货车,司机为避让猛打方向盘,朝悬崖下摔了下去。
  “林简沫!”
  叶墨衍停下车,恍惚间,林简沫听到那个男人慌乱的呼叫声,她自嘲了笑了,是错觉吧……
  五年后,国内机场。
  一身红色长裙的女人,刚下飞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女人身材玲珑有致,皮肤白皙胜雪,美艳动人。她身边跟着的龙凤胎,一个高冷帅气,一个活泼漂亮,三个人直接吸引了机场的大部分目光。
  “妈咪,干妈在那里!”高冷的小男孩酷酷的说道,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看得林简沫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妈咪也看到了。”
  她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打胎,托许烟家人的福,她被送去国外,得到了最好的治疗。

第3章 你认错人了
  “沫沫,欢迎回来!”一身西装的许烟,笑着走了过来,两个小孩也笑着扑到她怀里喊干妈。
  许烟挨个亲了一下,带着他们出去时忍不住问道:“你在国外混得这么好,为什么会突然决定回来?”
  “那场车祸,我觉得有猫儿腻。”林简沫勾唇,笑得妖娆,“再说,林雪儿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她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女人,欠她的,她都要报复回去。
  许烟啧啧了声:“不得了啊沫沫,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如今可真是耀眼的不像话了,身边怕是有不少追求者吧?”
  “是的,他们都很烦。”不等林简沫开口,小大人林湛就忍不住说道。
  “不许胡说。”林简沫屈指敲了下儿子的头,无奈的看着许烟笑,“你可别拿我打趣了,倒是你,现在都一副女总裁模样了,听你哥说你可是一直没对象,你还真不打算结婚了啊?”
  “男人太无趣了,我还是更喜欢沫沫你。”许烟嘻嘻笑道,她这样的身份,注定没法选择自己喜欢的男人,再说,她对男人也没什么兴趣,还不如工作有趣。
  两人其乐融融的聊着天,他们身后,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座上,坐着个面色冷峻的男人。
  男人身穿昂贵的高定西装,眉眼间带着难以接近的冷漠,他正是刚刚出差回来的叶墨衍。
  想到刚才看到的熟悉身影,他神色有些恍惚,随即就自嘲的摇头,那个女人早就死在了山崖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明明那么讨厌这个女人,为什么就会控制不住的想起她?
  五年前女人痛斥他的画面再次映入眼前……心也跟着抽痛了一下。
  “墨爷,林小姐得知您回来了,想要约您吃饭。”秘书突然开口说道。
  “知道了。”叶墨衍闭上眼,将所有情绪都藏了起来,说话时,他又恢复成了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两个小家伙真是太可爱了,还好当初没……不说这个,你放心去忙,他们就交给我吧。”许烟看着两个精雕玉琢般的小孩,顿时母爱爆棚,虽然叶墨衍人讨厌,但基因是真不错,尤其是男孩林湛,颜值简直太逆天了!
  林简沫望着他们笑,她知道许烟的意思,她已经释然了,当时死里逃生后她确实想过不要孩子,但在得知是龙凤胎后,她还是心软了。
  孩子是孩子,不该被叶墨衍的事迁怒。
  她这次回国,是为了报仇,也是因为曾经收养过她的孤儿院院长去世,那个老人对她极好,她怎么也要来送她最后一程。
  把孩子托付好后,她借了许烟的车去孤儿院。
  “你看,这个就是抛弃妈妈的渣男爹地!”林湛指着新闻上的照片,愤愤的说道。
  “那哥哥,你打算怎么执行你的秘密计划?”乖巧的林小小很听哥哥的话。
  “什么秘密计划?你们两个小家伙在搞什么?”许烟端着水果进来,揉揉这个,掐掐这个。
  她就知道,叶墨衍的种不会像看起来这么无害,她真是差点就被颜值骗过去了。
  “现在告诉我,不太过分的话我还能帮帮你们,不然,我可要告诉你们妈咪了。”
  两个小家伙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后小大人林湛立刻笑了起来,他弯起漂亮的丹凤眼,走过来给许烟捶肩:“我就知道干妈你最好了!我看书上都说人美心善,难怪干妈这么好看!”
  “是啊,干妈一定会越来越好看的。”林小小也跟着哥哥一起附和。
  许烟:“……”
  真是两个鬼机灵。
  反正她也看叶墨衍不顺眼,给他添点堵什么的,好像也不错。
  维亚那国际酒店,此刻聚集了所有媒体的镜头,记者们更是挤破头也想进去。
  叶氏集团总裁为给绯闻女友林雪儿庆生,特地包下了整个酒店,酒店的广告投屏都放的是两人相拥的合照。
  叶墨衍从没有过花边新闻,传闻中的太太也早逝,如今被爆出有桃色新闻,记者们自然都兴奋了,其中还有一些叶墨衍的粉丝,想看看这个传闻中的叶墨衍到底是怎么宠着林雪儿的。
  许烟被两个小家伙拉来,看到这个阵仗都给恶心吐了,她最讨厌林雪儿了。
  “你们两个小家伙的计划就是跑来这?”
  “听说这里的饭菜很好吃,小小一直好奇,我才计划来的,干妈求你了,就带我们去吧!”
  林湛的小眼珠子一直在转,许烟才不信这个人小鬼大的小家伙是真来这里吃饭的,算了,她就看看小家伙在打什么鬼主意。
  “行吧。这里已经被包场了,不过我和酒店经理认识,你们可以进去,但不许乱跑!”
  另一边,林简沫正在参加孤儿院的葬礼,老院长人很好,生前帮助了很多人,其中有很多都成了名人,悼念会办得很隆重,林简经换了一身黑色旗袍,她戴着口罩,站在最后排,她并不想引人瞩目,来此也只是为悼念院长。
  “听说叶墨衍也来这了。”
  “不是说今天他要为林雪儿庆生吗?怎么会来这里?”
  站在她身后的两个女孩,小声议论着。
  时隔多年,再次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时,她的心还是控制不住的抽痛了一下。
  恍惚间人群传来哗然声,林简沫被人挤了一把,她没站住就往前摔去,为了不走光她赶紧侧过身体,没想就撞上了一个坚硬的怀抱。
  清冽的烟草味钻入鼻尖,林简沫瞬间就猜到了这人是谁。
  她的手上还抓着那人的西装,昂贵的西装被抓起了褶皱,周围是人群的惊叹,她抬头,对上了男人冷冰冰的视线。
  晦气!果然是叶墨衍!
  林简沫庆幸自己戴了口罩,她推了推墨镜,礼貌道歉:“对不起,我没站稳,很感谢你的帮忙,我可以赔你的西装。”
  眼前人音容样貌都是他熟悉的,语气却很疏离客气,叶墨衍皱眉,一把将她拉了回来,林简沫本就没站稳,这下直接摔进了男人怀里。
  那双强劲有力的手抓着她的双臂。
  “林,简,沫!你没死?”

第4章 他居然在找她
  男人一字一句,声音近乎咬牙切齿,甚至还带了点颤抖。
  “那是谁?先生,您怕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指甲不自觉的掐痛了掌心,疼痛让林简沫清醒了过来。
  她望着叶墨衍,神色冷淡又带了点讶异,那就是看陌生人的眼神。
  叶墨衍只觉晴天霹雳,她虽然带着口罩,但声音和眼睛都是他熟悉的样子,他不信自己会认错,直接上手扯掉了她的墨镜和口罩,看到那张脸时,他立刻厌恶的把人推了出去。
  “你是谁?”
  叶墨衍的眸底满是震惊,脸上还带着不可置信的情绪,刚才那瞬间的希望,在此刻都被泯灭。
  他看女人的视线也瞬间变成厌恶。
  林简沫看着他情绪大变,心底只觉得讽刺。
  他居然在找她?
  刚才他那副态度,迫不及待的表情,就好像她是什么重要的人一样。
  林简沫重新戴上了墨镜,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好奇的打量着男人:“先生您是认错了吧,我刚刚才回国,我们应该都没见过。”
  叶墨衍看着她这么客气疏离的语气,心就像空了一块。
  眼前的女人漂亮的有些张扬,眉眼的那颗痣也是她没有的,女人举手投足都带着成熟女人的媚意,跟那个女人完全不同,但偏偏又给了他那种熟悉的感觉。
  当年的林简沫,仿若他的附庸一样,没主见,卑微又懦弱,被人欺负了都不敢还嘴,他从没让她在媒体露面,也是觉得她上不得台面。
  眼前的这个女人却完全不同,自信又大方,一看就是那种在职场上很干练的女人。
  林简沫任由他打量着自己,手心已经在冒汗,叶墨衍应该是看到她这张脸不一样,才会露出迟疑,如果被她发现自己没死,是不是又会像之前那样想掐死她?
  林简沫不想再多待,她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今天的事,抱歉了,这算是我的赔偿,再见。”
  林简沫拿出一颗宝石送给了叶墨衍,这是她比较喜欢的一个设计,足够抵叶墨衍的西装了。
  她大步离开,因为容貌出色,两人刚才的事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叶墨衍的秘书李稳都看懵逼了。
  那个女人是很漂亮,但墨爷这么多年心中不是只有那个前妻吗?为了夫人守身如玉了这么多年,连林雪儿姑娘都被推开了。
  今天怎么会跟那个女人拉拉扯扯?
  不过……
  这个女人倒确实和夫人有些相似之处。
  “墨爷,您这是?”李稳有些迟疑的问,他也不敢确定叶墨衍的心思了。
  向来冷静克制的人,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怕是把那个女人认成林简沫了吧?
  “先去祭拜。”
  叶墨衍已经恢复了淡漠的神情,他抽出一支香在前面祭拜了一番后,起身离去。
  回去的车上,叶墨衍还是控制不住回想刚才的那幕。
  “李稳,你说她会不会没死?”
  李稳知道叶墨衍口中的那个“她”就是林简沫,他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墨爷,那可是万丈深渊,那个司机都摔的面目全非了,她怕也是难逃……”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怎么能不死?除非像那个许烟,被树挂住捡回一条命。
  林简沫可是人都没找到,当初叶墨衍为了找人借用了海陆空三部,几乎惊动了整个帝都,最后也只是找到满是血的碎衣服,衣服周围还有猛兽出行的痕迹。
  那之后,林简沫这个名字也成了禁忌,整个帝都的人都不敢在叶墨衍面前提及这个名字。
  “算了,那个女人,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叶墨衍捏着手里的宝石,这是国际著名设计师AE设计的。
  这个AE是近两年火的设计师,设计的东西不多,每个作品都很受追捧,这个女人却能轻易拿这东西送人,林简沫不会有这个本事。
  李稳嘴角抽搐了下,您既然这么肯定,那怎么刚才还拉着人不撒手?
  随即他又叹了口气,总裁这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
  “墨爷,那现在是去维亚那酒店?”李稳迟疑的问道,林雪儿为这一天,可是缠了墨爷爷很久了。
  “嗯。”
  李稳这时来了个急刹车,但车还是来不及刹住,径直撞上了前面,他火气唰的一下就上来了。
  林简沫赶紧下车,看都没看来人就迅速道歉:“对不起,我拿到驾照不久,不太会开车。”
  “你会不会开车?瞎踩什么刹……”车字还没说出口,李稳就对上了她的视线,两人都是沉默又震惊的表情。
  林简沫无语了,刚才分开,这么快就撞上了?
  这什么运气?她今天就不该自己开车!
  她真是既尴尬又烦躁,她身上带的东西少,这下是真没东西赔偿了。
  都怪她太心急,看到许烟说带着两个孩子在维亚那酒店,心就急了。
  看新闻叶墨衍可是在那里为林雪儿庆生,万一要是碰上了,儿子林湛的那张脸,真的很容易被认出来!
  她一着急,就把刹车当成了油门踩。
  没想到,最后自己又和叶墨衍撞上了。
  “你到底是谁?”叶墨衍眼底已有怀疑,他不相信会有这么巧合。
  刚离开,就又碰上了。
  林简沫更不想碰上他:“先生,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不认识你了,我是新手,刚才就是个意外,这是我的全责,我会赔偿的。”
  说着,她就把电话给了李稳:“我赶时间,修车费我来出,你可以联系我。”
  “给她单子。”
  叶墨衍突然冷漠的开口,李稳眼底闪过一丝同情,很快就计算好了一张维修清单:“这车是全球限量特定款,车身每一处都是设计师精心设计的零件,维修的东西也需要全部特制……加起来一共是,两千万四百万。”
  你怎么不去抢!
  林简沫差点就把这句话说出来了,她心都在滴血,该死的叶墨衍,他要不要这么有钱!
  算了算了,就当是破财消灾了。
  林简沫心痛的拿出支票签字,她正准备回到车上时,男人却先一步拉开车门上了车。
  “你干什么?”林简沫愣了两秒后,大声质问道。

第5章 这么巧?你信吗
  “这不是一笔小钱,我怎么知道你的支票能不能兑现?”
  叶墨衍说得确实很有理有据,她开的这个车是许烟借她的,很低调的奔驰,几千万不是一笔小钱,叶墨衍质疑她还不起也正常。
  林简沫叹了口气:“可是我现在有急事,我需要先去一趟维也那酒店,要不你报警吧,我备个案,这样你总不怕我跑了吧?”
  “正好,我也是要去那里。我的车坏了,一起去。不过你的车技太差……”叶墨衍看了眼李稳,“你来开。”
  林简沫:“……”
  她忘了,今天叶墨衍要去给林雪儿过生日的!
  看到这个男人太着急想摆脱,倒把这事忘了。
  不过……
  搭顺风车就搭,质疑她的车技是什么意思?
  算了,谁让她撞了人家的车呢,林简沫忍了,她打开副驾驶想坐进去,但李稳已经拿了蛋糕放在了副驾驶,她只能退一步坐到后面。
  李稳其实也搞不明白总裁的想法,他们的车前面撞了一点,根本不影响继续开,干嘛要挤到这个小车里?
  不过他向来不多嘴,总裁吩咐,他照做就是了。
  联系了人过来拖车,他认命的继续当司机。
  叶墨衍一路无言,只是默默打量着林简沫,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实在太熟悉了。
  林简沫直接眼观鼻鼻观心,当了一路的聋哑人。
  快到的时候,接到了许烟的电话:“你什么时候到?他们都饿了。”
  “不用等我,你们先吃,吃了离开就是了。”林简沫赶紧说道,她怕等会一不小心几个人就撞上了,叶墨衍本来就怀疑她,到时候就更解释不清了。
  挂断电话,她才注意到叶墨衍审视的目光,他的眼神放在她手机显示屏上,上面写着来电人是许烟。
  林简沫:“……”
  她避开了叶墨衍的眼睛,她以前就不敢和他对视,那双丹凤眼太过锐利,仿佛一眼就能将人所有的心思看穿,偏偏所有人又都猜不到这双眼的主人在想什么。
  由于紧张,林简沫无意识的拨弄起指甲,这是她每次紧张时下意识的小动作。
  “你认识许烟?”叶墨衍率先开口,锐利的双眸带着审视。
  “国外代购认识的,怎么,你也认识她?”林简沫故作惊讶的问,“你们有钱人的圈子还挺小。”
  淡定,不用怕他!他现在又不认识这张脸!
  林简沫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努力的保持平静和叶墨衍对视。
  “我今天要去维也纳酒店,这么巧,我们在孤儿院碰上,回来又撞上了?”叶墨衍勾起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完了,林简沫心底咯噔了一下,叶墨衍这个变态,从不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表露真实情绪,他对外人生气的时候,就喜欢这样笑。
  这也说明了,他确实没认出来自己。
  林简沫想说这确实是巧合,但也没底气,谁能信会这么巧?
  “你觉得不是巧合是什么?还能是我故意接近你吗?我说这位先生,你也太自恋了,你是不是忘了,一开始拉着我的那个人是你?”
  听到他们对话的李稳吓得不行,特别是林简沫的那句你太自恋了,吓得他来了个急刹车。
  正在吵架的林简沫没来得及反应,直接栽到了叶墨衍的怀里。
  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现在是谁在投怀送抱?”
  林简沫“……”
  叶墨衍唇角勾起,刚才被女人怼的不爽的那点情绪,在看到她吃瘪后神奇的消散了。
  “这就是你说得你的司机车技好?市中心这么平稳的路上,都能来个急刹车!”林简沫怒气没处撒,只能把火力对准了李稳。
  李稳也很冤,他看到这个女人都敢指着墨爷的鼻子骂,能不被吓到吗?
  “算了,我懒得跟你们废话!”面前就是维也纳酒店,林简沫直接打开了车门,准备走,手又被拉住了。
  “想用车赔我的钱?你倒是很会算计?”
  林简沫气得又回头去驾驶座拔出了钥匙:“我的支票是真的,你爱信不信,不信报警!”
  说完她就走了,再多待一秒她就怕自己控制不住骂人。
  看到她怒气冲冲的离开,叶墨衍眼底反而染上笑意。
  李稳就像是见了鬼一般,总裁居然笑了?
  从总裁夫人失踪后,他可再没见总裁真心的笑过!
  “墨爷……这个女人,应该不是林简沫,她刚才的表现不像是作假的,估计真的是巧合才跟您撞上的。我看……”
  叶墨衍冷脸打断:“你怎么看出来的?”
  李稳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解释:“因,因为我看她都没跟总裁您要联系方式,故意给支票,也不像是想有联系的样子,她要真有心搭讪,应该借机不放您走才……”
  看着叶墨衍越来越黑的脸色,李稳不敢再往下说了。
  “解释的很好。”叶墨衍冷笑了声,在李稳刚松了口气的时候,他继续道,“你的奖金够多了,工资就不用加了。”
  昨天刚提交了加工资申请的李稳:“……”
  真想打自己两巴掌!
  欲哭无泪的李稳在心底默默念了十几句不要多管闲事,然后拿起蛋糕,跟在叶墨衍后面进了电梯。
  林雪儿的生日宴会选在顶层举办,维也纳酒店从来没有给过谁这样的待遇,这是叶墨衍给她的特权,帝都的人也知道这是叶墨衍在给林雪儿脸面,宴会上也很热闹,除了跟叶墨衍不对付的许家,其他家族都派来了一两个人。
  这些人都是为了看叶墨衍是不是真的打算宣布和林雪儿的关系,毕竟两人的绯闻传了这么多年,叶墨衍都没公开承认。
  就像今天,虽然宴会办得很热闹,叶墨衍却没有出现,这现场不免就多了些闲言碎语,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也不少。
  林雪儿的目光一直放在门口,叶墨衍答应过她会来的,林雪儿虽然知道他一向说话算话,但看到他这么久都没出现,也有些心急了。
  “雪儿,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墨爷作为你的男朋友,不会都不现身吧?听说很多记者都等着墨爷宣布你为他的女朋友呢,要是他没来,那可就太尴尬了。”说话的是萧家的三小姐萧欣欣,她一直都很嫉妒林雪儿。
  林雪儿很勉强的笑了笑:“当然不会,他的礼物早就送来了,他才从国外回来,来得晚点也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