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薇薇龚凌

婚后一年。
我发现老公是个有钱人。
因为他长得和财经报纸上的一个人好像啊。
我质问老公,他却道:「长得像的人很多,但是不是人人都有我的八块腹肌。」
「……」
呜呜呜,太对了。
最爱老公的八块腹肌了。

1

「薇薇。」

龚凌双臂裹紧着我的腰,一张俊脸埋进我的颈窝。

我听见他低沉的笑声,伸手推他,却摸到了那结实的八块腹肌。

触电般的感觉从掌心传来,我呼吸加快,满心悸动。

「龚凌……」话从唇齿间滑出,娇滴软糯,眼波流转,快要滴出水。

他抬起头,双臂撑在我身侧,悬着身子对我笑,微扬的眼角染上欲色泛着抹红。

他薄唇微启,低头吻住我的唇,攻城略地,毫不客气。

「乖,叫老公。」

……

就这样,我叫了一夜的老公。

第二天上班差点迟到,起床的时候,我的亲亲老公还躺在床上睡大觉。

啧啧啧,一副美男春睡图,赏心悦目。

天将降大任于我也,必先赚钱养家。

闺蜜说我病的不轻,我承认,自从遇上龚凌,就变成了爱情的俘虏。

「你就是纣王,狗龚凌跟苏妲己似的,在你耳朵边叭叭什么,你想也不想立马照做。」

每次跟沈雪见面,她都要叫我老公狗,我忍,谁让这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亲闺蜜嘞。

「午休时间马上就结束了,咱能不能说点别的?」我看了看时间,这女人已经说了快一个小时了。

沈雪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那个狗龚凌到底怎么想的,让你一个女人出来赚钱养家,自己躲在家里睡大觉,凭什么呀?」

「我乐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龚凌自有他的好处,别人不会懂。

我跟龚凌相遇的很偶然,用那句老话说就是冥冥天注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一年前,公司团建,去了美丽的三亚。

晚上我一个人来海边溜达,走着走着就见一堆人吵吵嚷嚷围在一起。

最中间那个人就是龚凌。

月光下,那张小白脸就跟润玉般闪着光,尴尬中透着几分无辜,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一个螃蟹钳子,像是捏着一件艺术品,本来是俗到不能再俗的大花衬衫大裤衩,可穿到他身上偏偏惊艳绝伦。

一眼万年,我深陷沼泽,大塔吊都拉不起来的那种。

原来是龚凌这个小可怜吃饭没带钱,被老板误会吃霸王餐。

还有没有天理,这么漂亮的人儿吃点东西怎么了?

我自掏腰包帮他解了围。

不过这事让我肉疼了好久,他吃的是帝王蟹大餐。

沈雪说我中了龚凌的蛊,没办法,谁让他好看,谁让我好色呢。

他承诺会把钱还给我,我压根没想着要,我要放长线钓大鱼,以后再见面总得有个理由不是。

我发现我们竟然生活在同一座城市。

缘分就是这样,妙不可言。

后来我们越来越熟络,我觉得时机成熟了,可以跟他有进一步的发展,谁知道一紧张嘴巴瓢了。

「我们可以做吗,朋友?」

2

平地一声雷,我俩都懵了。

「不不不,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可以做朋友吗?不是做吗……我怎么会说那样的话呢,我……」

呜呜呜,解释等于掩饰,越抹越黑,完了完了,成色魔了。

龚凌拉过我的手,他的手掌大而有力,温暖厚实。

他看着我,认真诚恳,「你还不了解我,其实我……」

「我知道。」我知道他的窘迫,三亚那顿饭的钱至今还没还,后来我俩出来玩都是我抢着买单。

唉,果然上天是公平的,让他拥有完美的容貌,却让他的生活如此贫穷。

「我会养你。」我是认真的,比真金都真。

从第一次见到他,我就被迷的五迷三道。

颜狗颜狗,注定倾尽所有。

龚凌惊讶的瞪大眼睛,眼角微扬的狐狸眼本来是内双,这下直接变成外双。

他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主动。

或许他还要再考虑一下,这毕竟是件大事。

我的神色暗淡下来,心也往下沉。

说实话,我也不富裕,跟我在一起也就有饭吃有衣穿,跟大富大贵差得远了。

下一秒,下巴被轻轻抬起,他柔软的唇贴了上来。

唇齿呢喃间,龚凌压着笑意,「一言为定。」

我跟龚凌就跟放鞭炮一样,点上火,想停也停不下来。

重要的是我俩出奇的合,在床上更是如此。

尤其是他的八块腹肌,简直要了我的老命。

我俩同框即拜堂,对视即洞房,每天都热辣滚烫。

至于后来直接去了民政局领证这件事,我发誓不是我主动提的。

我俩没有婚礼,就是领证那天晚上一起下了顿馆子。

开篇挺艰难,后续就平坦的多,我俩每天都过得蜜里调油,幸福的让某些人红了眼。

比如,我的好闺蜜沈雪。

「我说的话你到底听懂了没有?挺好一女的,怎么偏偏没长脑子!你可想好了,要养他一辈子?」沈雪连我一起骂。

我点头,一辈子,听起来都觉得幸福。

沈雪摆摆手,让我赶紧滚。

「走了,下次再聊。」我拿着包起来,送给她一记飞吻。

「顾薇薇,早晚有一天,你会被他坑得连渣都不剩。」

来自好闺蜜的祝福,我收下了。

反弹,希望我们俩都遇不上。

3

我在公司上班四年,却比有的新人职位低。

其中道理,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人长得高挑纤细,肤白貌美,刚进公司的时候也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众星拱月的生活,后来以我结婚画上终点。

大家都是文明人儿,知道有些底线不能逾越。

可这个有的人不是这样,生冷通吃。

顶头上司三番四次暗示,我都装傻充愣应付过去。

但今天好像有点行不通了。

「总监,今天晚上我要回家陪我老公吃饭。」

我抽回手,笑容满面的拒绝上司的邀约,这个老色鬼就差把那点心思写到脸上了,真恶心。

办公室大姑娘小媳妇的油他都堪过,只是多少的问题。

「薇薇啊,那明天呢?」

「我明天减肥,不吃饭。」我想也没想开口就来。

应付职场骚扰,当今女性必备技能。

老色鬼瞬间变脸,把文件往桌上一摔。

「重做!明天早上开会前我要看到,不然的话,顾薇薇你这个月的奖金就不用要了!」

我脸上带着笑,俯身拿起办公桌上那一大摞文件。

这是我花了一个周整理的材料,他看都没看就打回来重做,摆明了是在整我。

要是放在以前,老娘直接甩他脸上走人了。

可此一时彼一时,家里还有个老公要养。

不上班了,我俩都得喝西北风去。

呜呜呜,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忙了一整天,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大黑。

初春时节,一早一晚其实还跟冬天无异,风吹在脸上,脸皮都疼。

历经一个多小时的晚高峰,我终于拖着半条命进了家门。

家不大,六十几个平方的两室一厅户,好在温馨舒适。

「老婆,你回来了,赶紧洗手换衣服,饭都做好了。」

龚凌穿着卡通围裙,身上的衣服是商场打折买回来的运动装,脚上踩着一双蓝色小兔兔棉拖,和我的粉红色是情侣款,他手上端着热气腾腾的菜从厨房出来,脸上笑意暖暖。

这一笑恰似春风化雨,朽木迎春。

我使劲抽了抽鼻涕,突然觉得在外面受的那点儿委屈不算什么了。

好女人,不能让自己的男人受一点点伤。

看他这幅岁月静好的样子,外面的一切我扛了。

「怎么了?快点儿去洗手,尝尝今日份龚氏家常菜味道怎么样。」

我被他那副傻样儿逗乐了,屁颠屁颠跑去卫生间洗手。

饭桌上,放着龚凌眼中的「家常菜」。

「咱们今天吃波士顿龙虾?」我坚决不相信自己那点工资,能够他三天两头买这些山珍海味回家。

昨天吃的鲍鱼,前天好像吃的是人参炖鸡,大前天……

4

龚凌利索的拆好龙虾,把软嫩的虾肉放我盘子里。「是龙虾不错,但是咱们国产大龙虾,卖虾的老板老婆生孩子,得赶紧回去,今天给钱就卖。」

好像昨天也是差不多的说辞,昨天卖鲍鱼的老板儿子结婚,普天同庆。

大前天他帮人家捉鸡,老板好心送了他一只。

这种奇迹每天都能发生在他身上。

「这好事你怎么每天都能撞上?」我挺纳闷的,吃了一口虾肉,美味在唇齿间化开,好吃。

龚凌呲着白牙对我笑,顺便把从虾钳子里刚撬出来的肉塞我嘴里,「没办法,人美人品好,老板们追着喂饭。」

我笑着点头,此话不假,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你不多买一点儿。」

龚凌笑的花枝乱颤,伸过手来用拇指抹去我嘴角的渣滓,「老婆大人赚钱辛苦了,多吃点儿。」

我娇憨一笑,满心甜蜜的享受他的服务。

小样儿,还算有点良心。

他把我喂饱,自己却没吃多少。

饭后的水果颗颗饱满,粒粒晶莹,吃到嘴里清甜回甘,一点儿都不腻,「老公,你给我吃的这个果果叫什么呀?」

龚凌让我枕在他腿上,拿着不知名的美味水果投喂我。

「我也不知道,路边摘的。」

嘴里的食物瞬间就不香了,这人就不怕有毒?

「我提前尝过,一点事儿都没有,好吃吧?」他瞧出我的心思。

「有毒我也吃。」我转身搂住他的腰身,整张脸就埋进他那八块腹肌上。

沈雪说的没错,龚凌就是苏妲己,整天把我迷得五迷三道的。

不过,我就是吃这套呀,好喜欢。

美男身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舒适惬意的小生活,要是不再受工作支配,那该多好啊。

「不吃了,我还有活儿得干,今天晚上要是弄不完,我公司那老色鬼肯定又得给我穿小鞋。」

我恋恋不舍的从他腿上爬起来,唉,生活不易啊。

「又是你那顶头上司?」龚凌眉头皱起来,脸色随即沉下来。

「可不是嘛,每天看他我都要吐了,有时候真想不干了,唉。」我摸摸他的头,并没有把被老色鬼骚扰的事儿说出来,他毕竟是男人,不能太让他掉尊严。

龚凌猛地搂住我的腰,直接翻身压在沙发上。

他双目紧紧盯着我,有火焰,还有怒火。

「那就别干了。」

我愣了一下,噗嗤一下笑出来。

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不知人间疾苦,油盐酱醋哪哪都需要钱呐。

「乖啦,我先去干点活儿,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我哄着他,乐此不疲。

龚凌偏偏不吃这一套,齿呢喃间,他伏在我耳边勾引,「你知道我,一个小时根本不够……」

「龚凌,等我一会儿好不好,就一会儿。」我眨巴眨巴眼,一脸乞求。

「不好。」他的吻绵密的落下,小孩子般赌气。

「老公……好老公了……」我喘息着,感觉自己已经化成一滩水,用盆子都掬不起来,闪着他的吻,却总是被他亲个正着。

「我知道。」

他这么没脸没皮的,我臊的不行。

这老公,哪里都都好,就是费腰。

……

5

第二天去公司,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凭空出世。

那个老色鬼,就是我的顶头上司被开了。

我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个「噢耶!」

还想着今天会被骂成狗,昨天带回家的工作连边儿都没沾,光被龚凌压着摩擦了,他那一小时又一小时,直接把我送去会周公。

谁成想风水轮流转,才一晚上的时间,老色鬼就下台了呢。

真是普天同庆!

我先给亲亲老公发了条信息,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他发了一张自拍照给我,照片中的他穿着我买的运动服在楼下跑步,俏皮可爱的对我用手指比心。

阳光帅气充满活力,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是我的。

强大的满足感袭来,潜在的意识驱使我继续拼命的工作,把他养的如花似玉,更好的造福我。

新上任的上司是个女的,四十出头的样子,人也和善,为了搞好关系,下班要请客吃饭。

我不好推辞,但实在放心不下家里的。

给他打了电话发了消息,饭也吃的不踏实。

今天领导请客吃自助餐,这样挺好的,大家可以按自己的口味选吃的。

不过这里的东西都没我家的好,鲍鱼不够大,鸡汤不够鲜,吃龙虾还得排队。

一旁的同事跟我闲聊,我一心揣着龚凌,有些心不在焉。

「薇薇呀,你听没听说咱们公司要被收购了。」

我摇摇头,有一下没一下翻弄着面前的食物。

略,没有我老公做的好吃。

「你怎么都不关心呀,咱们部门私底下都传疯了。」同事满脸诧异,弄得我不问一下都觉得不好意思。

「被收购了会怎样?我会被裁掉吗?会涨薪吗?新老板帅吗?」

同事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直接懵圈。

「那不就得了,一切都是未知数,真搞不懂你们私底下叽叽什么。」

同事挠挠头,又点点头,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

这个话题终于被我终结了,我叉了一颗草莓塞嘴里,啧啧啧,一言难尽。

「这草莓怎么什么味道都没有,比我老公买的差远了,还没我老公从路边摘的野果子好吃。」

同事饶有兴趣的凑上来,撞了下我的肩膀。

「啧啧啧,看把你能的,三句不离你老公,炫夫狂魔!薇薇,你结婚有一年了吧,我们都没见过你老公,不如今天叫出来聚聚?」

说完,还给送来一个只有已婚妇女才懂的眼神。

这帮子色女,是想YY我老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