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221114143138.jpg

6

打开电视我是想放松一点的对吧?可这特么的什么BBC,外语电影鉴赏,还有英语动画是怎么回事?

反正无论我换几个台都逃不开英语就是了。

我默默的想调成点播,沈倦却漫不经心的从他的笔记本里抬头,「点播功能已经关闭了。」

原来他刚刚捯饬半天是在搞这个?

我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沈老师,您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他点点头,「应该的。」

我???

难道在他家这十四天我除了英语就不可能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

杀了我吧!

我忍了忍心中的满腔怨愤,咬牙切齿道,「你真的不能这样,会夭寿的。」

他疑惑的挑眉,「哦?」

「就是被人打死。」我挥舞着拳头揍了一顿空气,「对,是我。」

说完,我收了动作深深的叹了口气,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哪有你这样的啊,不就是个四级。」

「嗯。」沈倦点点头,把目光重新放回了自己的笔记本上,「但是你四级不过就不能毕业,而且以你的专业,最好还要考个六级,放心吧,我八级是书都给你准备好了,我答应过你妈……」

「停!」我听得是目瞪口呆,当即打断了他,「沈老师,你这么认真,不会是喜欢我吧?」

要是这样,我可以勉强接受学他个八级……

可沈倦莫名的看了我一眼,轻笑了一声,「阿姨给了我张卡。」

卡???

「银行卡???」

「嗯哼。」

妈,你是我的神!

苦逼的一天在我极力找外语电影中的乐趣里度过,下午为了打发时间,我还特地跑去厨房做了几个菜,照着视频学的,但险些没把厨房炸了。

沈倦头疼扶额把我赶了出来,「本来就已经没多少口粮了,你行行好,快去学英语吧。」

「……」

经过我这一番折腾,咱沈老师再也没让我进过厨房,早中晚餐都由他来负责。

可我显然更惨了,满脑子都是英语,再没了半点其他快乐。

当晚我妈打来慰问电话,我躺在床上一脸的生无可恋,「你知道我这两天是怎么过的吗?」

我妈笑的不行,「怎么样?快乐吧?」

我快乐个xxx

「你好好学啊,也趁此机会培养培养感情,不过不该干的还是要给我注意点哈。」

我倒是想干啊……

「妈,你给沈倦的卡里有多少钱?」

竟然能让他如此积极毫不懈怠,显然不是小数目。

我妈没说多少钱,但告诉我一定物超所值。

我笑不出来,想到那些试卷……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7

接下来的一周,我和沈倦的相处模式一如既往,写试卷,背单词,听他讲,看英语电影,听听力……

稍微空闲一点都时间就是吃饭,沈倦的手艺是真的不赖,算是我枯燥乏味生活中少有的慰藉了。

我本以为我坚持不下来,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倦的缘ML°+故,我当真每天认真学习……一周下来突飞猛进。

终于熬到了我期待的休息日,我打算继续执行我长久以来的梦想……

这几天下来我备受打击,越想越想哭,难道我就真的没有半点魅力吗?那天我都说得那么直接了,这家伙就跟没发生过似的,对我除了补习就是补习。

还是我妈收买过的,要不然我怀疑他压根都不会搭理我!

一大早我就在洗手间对着镜子捯饬了半天,因为这段时间我穿的全是沈倦的衣服,他休闲的衣服很多,我穿着虽然宽宽大大但也还凑合。

但是!我今天特意穿了第一晚他给我的衬衫……

第一次不成,我再来第二次。

他要是再叫我用英语写情书什么的,我自认为凭我看了这些天的外语电影和勤学苦练来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想定,我穿着那衬衫就去了客厅。

毕竟是带着目的来的,我一举一动都是「风情」。

「沈老师,今天休息日哦。」

「嗯。」沈倦推了推眼镜,目光毫无波澜的扫过我,「不冷?」

我一噎,立马摆出一个妖娆的姿势,「不冷呀,凉快得很。」

沈倦眉头微微皱起,奇怪的看着我,「然后呢?发现不太习惯不写试卷的日子了?」

这就是直男的脑回路吗?我真是跪了。

我再一次无奈的打直球,「沈老师,我不想写试卷,正儿八经的说,我是真的想睡你。」

一般男人听见这话多少会有点波澜吧?

可沈倦就是不一样,反而极其淡定的收回了视线,回我一句,「等你八级过了就可以。」

我特么?

他怎么又不按套路出牌了!不是让我写情书吗?

而且不是四级不是六级,那是八级啊!!!

这纯属在逗我嘛!

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心里大概也有了答案。

沈倦不喜欢我,对我没兴趣。

可猜想归猜想,我没听到他亲口说总归是不太甘心。

但你要让我主动去问……我不敢……

真的当面拒绝我了那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吧!

我怂了,赶紧躲回自己屋子里,和闺蜜聊天消化着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小情绪。

在这种极端纠结下,我强制自己先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心心念念的休息日就这么平平无奇的过去,我又开始了我日复一日的做题生活。

可是算算时间,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本来幻想着能抓住这次机会和他培养出感情来,显然是没有。

8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不时偷看着沈倦的脸,真的很想认真表个白,像闺蜜说的,真的得到个答案说不定就死心了,可反复徘徊间,我决定隔离结束那天再问。

被拒绝了我可以立马逃回家里,也不至于太过尴尬。

嗐,我又多想了可能。

明明白白说过两次想睡他现在不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说不定对他来说就是无关紧要丝毫不用放在心上的玩笑话。

越想越觉得饭都索然无味了,我三两下扒拉完就回了房间埋头做试卷。

一如既往的,我把试卷送出来给沈倦给他看,正给我讲题呢,他手机响了。

因为我离得挺近,所以我耳朵一竖就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

是个很好听的女声,甜甜的充满活力。

她说,「沈倦老师,你有在忙吗?」

我清晰的看见沈倦弯起的嘴角,还有那我鲜少听见的温柔声线,「不忙,许老师。」

答了这句,他给了我个眼神示意,然后接着电话去了自己的房间。

我呆在原地,良久。

这个女孩我似乎认识,是沈倦之前班上的同学,我之前找沈倦的时候有见过几次,叫许琳,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

两个都是老师了,之前还是同班同学,刚刚沈倦那么温柔……

他难道喜欢这位许琳老师?

我仿佛听见自己心脏碎裂开的声音。

缓了好一会儿回神,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沈倦和她打了很久的电话,再出来时满面春风,和我讲题的语气都欢快了几分。

我不傻,看得出来,但我尽可能的没有表现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老老实实做题,再不想什么睡沈倦的事了,不等他布置我就自觉的学习。

只是真的很难忽略,连着几天沈倦都和那个许琳打很久的电话,而且都会避开我去他的房间里打。

我什么也听不见,忍不住脑补,脑补完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呜呜呜,这就是被失恋的感觉吗?

我想哭,也真的很想走了……

看了看时间,起码还有三天才解封,我心里一阵说不出的烦躁。

晚上我妈打电话问我成功了没,我自信表示,「不光四级,六级我都能过了。」

我妈静默一瞬,「我不是说这个。」

我反应了一下,了然她说的是沈倦……

我想起他每每和许琳说话时那温柔的语气,和我说话就是一板一眼,不凶都不错了的态度,鼻尖忍不住一酸。

生怕自己和妈妈多说几句就要哭出来,匆匆几句就赶紧挂了电话。

哎,我真后悔自己当初没早恋过,也不至于现在因为这一点小事就躲在被窝里哭了……

主要是没经历过,又情不自禁脑补,折磨的还是自己这幼小的心灵。

9

第二天我洗漱完眼睛都还有一点点肿,沈倦从厨房出来,「今儿你怎么起这么晚,该吃午饭了。」

我自顾走到客厅坐下打开电视,「不想吃,没胃口。」

最近几天都没胃口,可今天心情异常的差,总之就是我太难受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发泄,胸口堵着一团闷闷的。

沈倦喝着牛奶朝我走来,也没勉强,反而问了句,「那晚上想吃什么?」

我撇撇嘴,语气不咸不淡,「想吃炸鸡,想吃番茄炒蛋,还想吃糖醋鱼。」

这都是冰箱里没有的食材,本来就已经吃了这么些日子了,早已经不剩多少存粮,倒不是我想存心刁难……

算了,是有一点存心的。

呜呜呜,臭男人,让我难受了我自然也要找点不痛快的。

沈倦眉头一挑,什么也没说,在我对面坐下。

我看了他一眼,只觉得烦躁,一会儿要是再听见他和许琳打电话,我不得原地爆炸啊,所以干脆起身回了自己卧室。

做题看题,心思不在但一心几用的还是完成了今天的任务,也这么打发了半天时间。

再来客厅的时候,沈倦还在厨房忙着,但我大老远就闻到了一股炸鸡的味道……

我惊讶的走过去,好家伙,全是我中午说的那些想吃的。

还多出一份红烧肉。

「你怎么做到的?」

沈倦手上还在忙活,回了我一句,「和别人家换的。」

我???

现在这情况谁家都缺吃的吧?要换这么些东西可不容易……

「没什么,帮他们孩子整理错题指导什么的,强项。」

可能还不是和一家这样换的……

沈倦这个人最怕麻烦了,我是知道,我本来就已经是他一个大麻烦了,现在还因为我一句想吃的去……

说不出的很难受,心疼他的情绪大过这种难受。

又是一阵鼻酸,我赶紧转头抹了把眼泪,玩笑似的笑开了,「看来我还是你比较好的妹妹嘛,还挺疼我的。」

他是比我大,但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把自己的身份放在妹妹这里,只有自己知道这话说出来有多难。

沈倦微微瞥眉,欲言又止了一瞬,最后只是淡淡一笑,「抬出去吃吧,你也该饿了。」

肚子配合的叫了起来,我也不客气,这顿吃了不少,我保持着神色无常,甚至比这两天更开心一点的情绪出来,还乖巧的帮忙收拾了碗筷,这才又回了自己的房间。

沈倦刚刚瞥眉的欲言又止我注意到了,当时就下意识以为他可能连当我是妹妹都没有,只是碍于某些话他不方便说所以才欲言又止的。

所以呢?我只是他妈妈好朋友阿姨家的女儿。

仅此而已?

呜呜呜,杀了我吧。

10

抓心挠肝的难受了一晚上没睡着,意外的,第二天天没亮就看到了群里的好消息。

起码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个好消息,小区提前解封了。

走之前我想着沈倦也照顾了我这么多天,我也为他准备一次早餐吧。

我知道他最爱吃的是三叔家的馄饨,于是提前打电话跟三叔约了一下时间我去拿,在沈倦没起床之前出了门。

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按照沈倦平时的习惯也已经起床了。

到门口的时候我看见门是半掩着的,我有些好奇的往里看去,却看见沈倦和一个女孩的背影正在面对面吃着早餐。

桌上还有个米其林三星的袋子。

那女孩的背影看着眼熟,大概就是我这几天想了数遍的许琳吧。

刚解封连我都是今早才知道,她竟然这么快就能来……

可见两人关系有多好了。

手上的馄饨还在冒着热气,飘到我手心我只觉得烫的吓人。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我逃了。

连门都不敢进,一路走出了小区。

路边有只大黄在垃圾箱旁边翻找着吃的,我把馄饨盒打开放了过去后打车回了自己的家。

我穿的是来时的那套衣服,我妈看见我有些意外,「怎么就回来了?」

我简直想哭,不回来难不成还赖在那里打扰人家的二人世界?

「我失恋了。」

也没瞒着我妈直接摊牌,「多给点钱吧,毕竟我英语真的进步了很多,这些天也是吃他的住他的,咱也不能占了便宜。」

我妈一愣,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没事,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我女儿还愁嫁不出去?」

被我妈逗笑,和她聊了半晌,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裳。

再出来时手机有个未接来电,我下意识以为是沈倦,但下一秒想起自己已经把他拉黑了……

是闺蜜的电话,我回了过去。

她为了庆祝我解封要约我出去玩,我毫不犹豫的化上妆就去赴了约。

一天的逛吃逛吃美甲美容很快就到了傍晚,闺蜜说她喜欢的小奶狗想让我们一块儿聚一聚,我也没拒绝的去了。

别说,小奶狗是好啊,周到体贴,看把我闺蜜哄的,那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我简直没眼看,「拒绝狗粮,我先告辞!」

闺蜜一把把我拉回来,在我耳边恨铁不成钢,「你个不开窍的,我特意把他兄弟喊来就是想给你看看,能不能对个眼,你倒好,一点不来电还把人家怼了个遍。」

「……」

嚯,这能怪我吗?刚失恋呢,看哪个男人不嫌烦?

酒我也没少喝,微醺状态下和这几个小奶狗也玩得挺开心……

我装的。

我喜欢沈倦那样的呜呜呜……

11

最后一杯酒喝下,我真的想先走了,闺蜜要送我,却被其中一位叫陈晨的小奶狗拦住,「姐姐,我送你吧。」

我赶紧摆手,「不不用……」

陈晨抢话道,「我们是一个小区的,姐姐我都见过你好几次了,反正顺路,一起回去吧?」

妈呀,这能安全吗?

闺蜜瞥眉,好像在和她对象确认什么,然后给我打了眼色让我放心。

又推脱了几次,实在拗不过这个弟弟,只能被迫和他一起回去了。

一路保持着安全距离,只是陈晨问了我很多关于谈恋爱的问题,包括我的理想对象是什么样的云云。

我默默回了句,「我喜欢年纪大的。」

这很明显了吧,可他好像听不懂似的,「姐姐,我挺喜欢你的,可不可以考虑一下我?」

我一向直接,自然回了句,「不考虑。」

可他好像不想放弃,在小区门口拉住了我的手,「姐姐,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经常能在回家时遇到你,今晚也是特意想让他们帮我搭个线的,姐姐你给我个机会让我们试一试好不好?」

保安大叔在一旁喝着茶看戏似的看着我们,一脸乐呵,「小姑娘,这小伙子看着不错啊。」

快别说了……

呜呜呜,要是搁我不喜欢沈倦的时候我一定招架不住就可能会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可是现在……

我皱起眉刚想再次拒绝,突然被一双手拉开。

沈倦出现的时候我是懵的,保安大爷的笑声传来,「嚯,这小伙子看着更不错。」

大爷,你眼光真不错……

但是现在沈倦满脸戾气,和平时温文尔雅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手紧紧拉着我的,眸光不善的看着陈晨,「她有男朋友了。」

说完就拉着我走出了小区。

我???

「我已经到家了沈老师……」

他好像听不见似的,把我送上车然后一路无言的把我带回了他家小区。

我稍微有一点点醉意都被这风给吹醒了,下车后颇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你想干嘛?」

没等他说话,我微微凑近沈倦的脸,笑道,「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天色昏暗,借着小区里的灯光我依稀看见他脸上不郁的神色,忍不住来了劲,「不会吧?你不会真吃醋吧?」

一边说着,我越靠越近,脸和脸之间只隔了几厘米的距离。

我心中一动,眸子微微下垂,「你不说,不说我可就亲你了……」

12

他依旧没有动作。

我心中一气,踮脚吻上了他的唇。

软软的,贼舒服……

等等!

我猛然回神,睁开眼睛却看见他闭上了眼睛。

偶买噶……

一定是我喝多了。

我连忙把他推开,「你到底怎么了?」

沈倦睁眼,目光沉沉的看着我,张了张嘴好像想指责我什么,可纠结了一瞬后他只是拉起我的手,回了家里。

我一阵莫名,却又一眼看到了桌子上那米其林三星的袋子,刚冷哼一声,就看到了旁边的……

这特么不是我买的馄饨吗?

哦,准确来说只剩个空的包装盒了。

我震惊的看向沈倦,「你,你跟大黄抢的?」

脑海中瞬间冒出沈倦和狗抢东西的那个画面……太可怕了。

沈倦一愣,额间冒出几根黑线,「这是我去给你买的,三叔家的,你不是最喜欢了么?」

我一愣,嘟囔了句,「什么嘛,明明在和别人你侬我侬,还有空管我爱吃什么?」

沈倦好像没听清,眉头微皱,「什么?」

我有些烦躁,「没什么,都解封了我可以回家了,你干嘛又把我带来这儿,总不能是还让我做题吧?那这就太丧心病狂了昂沈倦。」

沈倦薄唇微抿,目光直直的锁着我,半晌,才缓缓出声,「你为什么拉黑我?」

没等我回答,他又问,「不是喜欢我吗?不是想睡我吗?怎么能拉黑我呢?」

声音低得好像在控诉我一般。

可是我???

我委屈啊!我心里苦。

怎么这人恶人先告状呢?

我偏开视线,倔强的回了句,「不喜欢了还不行么。」

沈倦一哽,手板正了我的脑袋让我直视着他,可是对视间,我看不懂他眼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可胸口那只小鹿还在乱撞。

呜呜呜,太没出息了。

下一秒,沈倦脸上似是染上了一丝受伤,好像要把我看穿一般,「真的不喜欢了吗ML°+?」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没了反应。

「也是,你这小姑娘一向善变。」他放下手,微微垂眸,声音轻的我几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你才善变呢!」我鼓着气反驳了一句,「你莫名其妙把我带回来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到底想干嘛?」

沈倦没有生气,反而轻轻扯了扯嘴角,「我在你家小区门口等了三个小时,却看见你和别的男人一起回来……江稚,你对他,有喜欢的感觉吗?或者,有想睡他的感觉吗?」

我???

这是什么神仙问题?

13

我没好气的看着他,「你当我是什么人吗?看见个男的就想睡?」

沈倦吐出口气,好像轻松了些许,「那我呢?你现在对我呢?」

我翻了个白眼,觉得他太墨迹了,索性摊牌,「我是喜欢你,但是你不是已经喜欢那个许琳了吗?今早还和人家一起吃早饭呢,天天电话粥打那么久,我又不傻的看得出来,难不成还死皮赖脸缠着你?」

没等他说话,我继续道,「放心吧,我不会缠着你的,我要回去了。」

丢下这句,我想开门离开,却又被沈倦拉住了手腕。

他眼里多了几分星星点点,「所以,你还是喜欢我的。」

「那又怎么样?」

我挣脱着他的手,可是下一秒,沈倦一把把我揽进了怀里。

我又惊又喜的一时没了反应。

头顶传来沈倦的声音。

「我和许琳是刚好做一个课题,今早她是来了,也确实跟我表白了,但我付了她早餐钱,也明确的拒绝了,至于你说的之前天天和她打电话,是打了,不过谈的全都是课业问题,没有半点逾矩。」

我压下狂跳的小心脏,「那你那天接她电话笑什么……还笑的那么……」

「我是看着你那呆样才笑的。」

「……」

「今早她一走我就去给你买馄饨,谁知道回来敲门才发现你人已经不在了,电话也打不通,要不是阿姨告诉我……」

「哼,你找我干什么。」

沈倦抱着我的手紧了紧,「我之前一直觉得你年纪比我小,想给你时间自己确定一下,但是我看见你和那个男孩走在一起,我实在是忍受不了……」

我仰头看着他,眼中不受控制的溢出眼泪,「你说什么。」

「我说,我也喜欢你,江稚,做我女朋友吧。」

呜呜呜,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轻轻推开他,拿起桌上的许琳送来的那个袋子,忍着眼泪吃了口那没动过的精美搞点,嘴里含糊着问了句,「你付过钱了对吧?」

沈倦点头,看着我的眼泪尽是温柔,手也轻轻给我擦着眼泪,「你吃慢点别噎到。」

我一阵狼吞虎咽结束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沈倦手忙脚乱哄了我半晌,我这才停下,心里极度满足的拍着小肚子,「我吃饱了。」

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加开心了,我简直想跳起来转两个圈!

沈倦目光一沉,「饱了?我可没饱。」

下一秒,我被他打横抱起,往卧室走去。

不不不是吧?这么突然?

沈倦微微俯身,热气呼到我脸上,「你天天穿着衬衫在我面前晃悠,知不知道那是在犯罪……」

嗷呜……

呜呜呜,这心愿完成的也太突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