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倦江稚

深夜我打开他房门,「沈老师,我喜欢你。」
他拿起桌上的草稿纸递了过来。
我一愣,「我都这么说了你难道还要让我做题?」
他轻哼一声,「喜欢我是吧?想撩我是吧?」
我理直气壮的点了头,「对!没错!」
「那你先写个小作文,表达一下喜欢我哪一点,有多喜欢我。用英文。」
……我特么……
要是写的出来,我四级还能不过?

1

此时是夏天的傍晚,外面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一阵冷风从窗户里刮进打乱了我和沈倦的面面相觑。

我略显尴尬的看了看手里的一篮子菜,「现在……怎么办?」

就在前一分钟,小区的管理员来通知我们要为疫情防控暂时封锁小区。

而我,只是被我妈派来给沈倦送菜的小跑腿,回不去了。

沈倦在思考了几秒后露出不甚在意的微笑,「只能委屈你暂时住两天了。」

不……不委屈。

隔离可是十四天,半个月啊!

谁能看出我内心的汹涌澎湃?

我佯装镇定的跟着沈倦一起去看了看我的新房间,有一瞬间我是觉得可惜的。

为什么他家要有两个房间?

咳咳……

沈倦把我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又一个问题来了,因为我被隔离得太突然,没有任何换洗衣物……

我扫视一圈后,默默把目光放到了挂在阳台上的白衬衣上。

沈倦眉头微挑,犹豫了仅仅一瞬,就走过去把衣服取下递给了我,「那就凑合先穿吧。」

「嘿嘿嘿好……」

这哪里是凑合啊!这可是沾了沈倦体香的衣服!

呜呜呜,我穿上它是不是能等于和沈倦亲密接触了呢?

偷笑间,我看见他一顿,「注意控制一下你的面部表情。」

对不起,我有点荤了头。

一秒也不耽搁的,我拿着衣服就跑向浴室。

在洗澡的这二十分钟里,我想了无数种扑倒沈倦的方法,一本正经的安抚自己静下心来,告诉自己只是为了响应国家三胎政策罢了,要淡定……

是的,我想睡沈倦,并且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既然上天突然给我们安排了这一出,那一定不是没有理由的,我怎么能辜负?

嘿嘿嘿……

洗完澡,我套上沈倦那件宽宽大大的衬衫,哪怕是没穿裤子也能遮住大腿,还有种下衣失踪的慵懒感。

平时我可没少看剧,这身衣服的成功率起码也得百分之七十吧?

于是我对着镜子摆了几个自认性感的姿势,脑补完一出大戏之后,做贼似的出了浴室,蹑手蹑脚的来到客厅。

沈倦正抱着笔记本在沙发上备课。

从我的角度看去,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简直就是女娲的倾心之作,帅得人都得迷糊。

「沈老师,还在忙吗……」

我轻轻的唤了一声,趴在墙边只露了颗脑袋出来,笑嘻嘻的看着沈倦。

他抬了抬眼,淡笑着扫过我,「嗯,你早点休息吧。」

休息?这大好春光怎么能休息?

「您有时间吗?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一下,可以来一下我的房间吗?」

我一脸乖巧的询问完,暗暗在眼神上使劲,希望自己能无电自通。

2

许是看我难得的勤学好问,沈倦欣然点了头。

我压下激动,认认真真的把他请进了卧室,还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可是……关完门以后我才开始怂了。

接下来我该做什么?

于是画面一时间又成了我和沈倦你看我我看你的,气氛尴尬至极。

额……或许尴尬的只是我自己。

他只是好奇我为什么会把门关上吧……

这一刻我真是严重后悔自己的急不可耐了,救命啊,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吧?

不行,鸭子已经上架了,怎么还能拿下来?

「沈……」

话还没出口呢,沈倦就疑弧的看了眼我脸上变得五颜六色的,却什么也没问的,像班主任巡视一般拿起了桌上的英语词典,「我想起来,你四级还没过?」

我??!

接着也不管我有没有点头,好像自动默认了我勤学好问的优良品质一般,「你刚刚说的问题就是这个吧?不过一时半会儿肯定补不完,我可以多花几天时间帮帮你。」

真的谢谢……谢谢你把我的邪恶思想洗白了……

可是我发誓,四级真的是个意外!

当时四级没过完全是因为考试那天迷迷糊糊的发挥失常,可也偷摸想着能借此机会和沈倦联络一下感情,因为他是英语老师,但我没想到是现在靠这个联络啊!

要说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英语老师这件事,肯定不是我恋师哈,抛开他的这层身份,我们认识的时候他还不是老师,而是我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他是我妈朋友的儿子,只比我大五岁,眼看着一天比一天优秀了,我妈也不想肥水流向外人田,于是把这个重担交到了我身上。

这种正合我意的事情我怎么能拒绝?

所以就有了我今天来送菜的一幕,我妈本意是希望我能多和沈倦联络联络感情,意外同居倒是意外之喜……

只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事儿我算彻底信了。

因为沈倦已经去给我拿试卷要开始给我补习了……

显然此时抗议是不可能了,我只能硬着头皮坐下,头疼的在他眼皮子底下拿起笔。

可惜了……

呜呜呜……穿着衬衫的我本该性感无比,却转眼变得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怎么会这样啊!

3

「别发呆了,做题。」

不带感情的声音从身旁传来,无力反驳的我只剩欲哭无泪。

写个屁啊写,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我怎么看吧静的下心写嘛?

好不容易熬完了一张卷子,我还没松口气呢,沈倦就皱着眉摇头了,「光阅读理解就错了大半。」

我默不作声,因为结果在预料之内。

他拿过试卷全部看了一遍,两分钟后得出结论,「问题很严重。」

我特么……

我看你像问题!

这话我当然没说,因为沈倦丝毫没给我机会说,而是滔滔不绝的给我讲起了知识点,一本正经的不参杂任何私人情感。

抽空看了眼墙上的钟表,晚上九点。

照他这么讲下去估计要讲到半夜都说不准。

也是这时候我猛然清醒了,我不是来找你补习的啊啊啊!

于是我状着胆子打断了他,「沈老师,其实我静不下心来是有原因的。」

沈倦似笑非笑的扫我一眼,然后放下了词典,一只手撑着头,「我看出来了,说吧,什么原因?」

嚯,你都这么直接,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于是我壮了壮胆子,打出了直球,「沈老师,我想睡你。」

我敢这么说并不是我有多胆大,而是我知道,沈倦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一早就看出来我对他的小心思了,所以怂归怂,却没必要藏着掖着。

说完我就在等沈倦的反应,可是这个家伙,不但没有半点意外的样子,反而慢慢悠悠的拿起桌上给我打草稿的空白纸张递了过来。

我一愣,「我都这么说了你难道还要让我做题?」

这也太丧心病狂了!

沈倦笑了,「难不成我该就此妥协然后满足你?」

我一噎,真的很想厚着脸皮点头。

他轻哼一声,「哪有那么容易的事,你喜欢我是吧?想睡我是吧?」

吼,麻蛋,他这表情是不屑?

特么的,叔可忍婶不可忍!

老娘盯你这颗大白菜这么久了,都这样了我还不成功那我对得起自己吗?

下一秒,我理直气壮的点了头,「对!没错!」

虎就虎点吧,豁出去了!

接下来的三秒钟里我大脑飞速闪过几种他拒绝我的画面,可……

「那你先写一份计划书,表达一下为什么喜欢我,喜欢我哪一点?以及有多想睡我。」

他下颚微扬示意我拿笔,我虽然意外但也不客气的拿起笔准备写下我的豪言壮志来着,谁知道落笔时他才不紧不慢的补上一句,「用英文。」

「……」

我特么……

要是写的出来,我四级还能不过?

4

我心思一动,颤抖着手在纸上写了个对不起的英文,然后赔着笑脸双手递到沈倦的面前,「我摊牌了沈老师,我刚刚跟你开玩笑的,我只是不想做试卷罢了。」

这次不行,咱下次再接再厉……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一点也不鄙视自己现在的嘴脸。

沈倦看着我,嘴角微微上扬。

看他笑得格外好看,我不禁暗自锁眉,直觉告诉我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的。

果然……

「那你就写一封道歉信解决刚刚的误会,或者检查检讨也可以。」

当然,没少了那句,「用英文。」

英文英文!我特么看你像英文!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

我再次摊牌了,「老师,我热爱英语,我一定加油努力,四级必过!」

说着做了个加油的手势,我一脸雄心壮志的拿起了笔,写起了下一张试卷……

眼角余光看到沈倦还在笑,笑得跟个狐狸似的。

可我能怎么办呢?

霸王硬上弓?还是硬着头皮写检讨?

他这样已经是拒绝了吧,咱也不能太急……

老实做题吧……

终于,在我的心无旁骛下,第二份卷子做的不错。

结束吧,毁灭吧,我累了。

此时此刻我只想睡觉,所以乖巧的笑道,「沈老师,我可以睡觉了吗?」

沈倦推了推鼻梁架上的金丝框眼镜,「等我讲完错题,归整你的常用错误,背完就可以睡了。」

「……」

妈妈,我想回家。

能上床睡觉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平时的熬夜冠军在那些单词的摧残下再也熬不住了,一沾床就秒入睡。

可怕的是,被沈老师的恐惧支配下,梦里我都还在背题。

但凡我平时学习能有这么认真,今天那份计划书我都该写出来了。

太痛苦了,太痛苦了啊!

5

第二天我顶着一脸黑眼圈起床,忍不住对着镜子冷笑。

这特么睡了比没睡还困我是怎么做到的?

洗漱完来到客厅,沈倦已经做好了早餐,简简单单的三明治足以慰藉我那受伤的心灵。

可是目光落在客厅桌上那一本本厚厚的的试卷和词卡上时,我心里生出一阵不好的预感,佯装不经意间问了一句,「你平时备课这么辛苦啊。」

沈倦顺着我目光看去,声音磁性好听,「那些是给你准备的。」

我彻底崩溃了。

最后一点侥幸被彻底按死,但我依旧强迫自己淡定的先把三明治吃完。

当最后一口塞进嘴里之后,我脑海中已然准备好了为自己据理力争的数句台词。

「沈老师,哪怕是上课我们也是有下课时间的对吧?那我们隔离十四天,期间是不是也该有休息日?是不是得规划一下作息时间呢。」

沈倦点头,「当然,你每天只需要做两份试卷,另外整理完错题算上读和背,你一天只需要四个小时就能完成。」

他一顿,「另外,十四天两周,每周日你可以休息。」

我眼睛一亮,喜不自胜,「沈老师你真是通情达理的好老师!」

他扬起嘴角推了推眼镜,「那么,先去做题吧?」

我点头如捣蒜,乖的不行,主动拿起试卷就去屋里奋斗了。

一天四个小时,区区两张试卷,做完我就可以找机会和沈倦培养培养感情了!我还得乐得先把这事儿干完的。

我在卧室里埋头苦写,却不时听到客厅传来电视剧的声音,听不清楚,可能是他这看电视吧,我也没太在意。

毕竟沈倦不来盯着我才好呢,免得我心里压力略大……

两个小时过去,我一股脑的把今天的两份试卷都写完,献宝似的给沈倦检查。

他看的过程中我在一旁等待,无意间注意到手机上的星期一……

这么说,我的第一个休息日在昨天已经没了?!

「是你想的那样。」沈倦好像我肚子里的蛔虫似的答了我一句,然后不管我是何心情,开始给我讲起了错题。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已经没有那么兴致勃勃了,一度为我少去的假期默哀。

等我背完错题,满心欢喜的以为今天的任务到此结束的时候,沈倦又给了我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