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琛周时星

谁能想到,参加一个平平无奇的恋爱综艺,居然能在这儿碰到自己十年前的“前任”!
说前任其实不太准确,我是他陆琛没得到的人。
翻译过来就是,我当年是他的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的那种。
陆琛直直的盯着我,“听说你到处跟别人说我死了十年了?”
现场一片寂静。
好了,我死得透透的,不用抢救了。

01

我被迫参加了一档素人恋爱综艺,怨种发小砸钱送我进来的,只为了让三十岁的我,明白男人的好。

我真的会谢。

参加节目的一共有四对男女嘉宾。

拍摄地点在西京别墅区。

我赶过去的时候,除了一位男嘉宾,剩下的人已经到齐了。

三位女嘉宾,一个白裙子甜妹,一个西装酷御姐,一个优雅女强人。

而我为了不辜负自己的海后颜值,特地穿了露脐装,A字裙,搭AJ,还烫了海藻色大波浪,恃靓行凶!

男嘉宾们的装扮有休闲风,运动风,还有商务风。

大家首次见面,气氛还是有点尴尬的。

好在我是个社交恐怖分子,不一会儿场子就热起来了。

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聊到了前任的话题。

女嘉宾们纷纷把八卦的目光投向了我,谁让我话最多呢。

我漫不经心道,“他死了十年了,坟头草都长成了参天大树。”

现场一片寂静。

我刚想解释只是个玩笑,只见她们整齐划一,齐刷刷的抬头看向我的身后。

那震惊的神情仿佛没见过世面一样。

我疑惑的转过头,再仰起头。

看清来人的瞬间,我差点当场去世。

谁能想到,参加一个平平无奇的恋爱综艺,居然能在这儿碰到自己十年前的“前任”!

说前任其实不太准确,我是他陆琛没得到的人。

翻译过来就是,我当年是他的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的那种。

世界上有四种气:生气、喜气、晦气,还有上一秒你说前任死了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你面前的福气。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我机械的回过身,大脑一片空白。

唯有身后的死亡阴影,存在感极强。

好了,我死得透透的,不用抢救了。

导演激动道,“有位男嘉宾出车祸了,虽然没有大碍,但是不能来参加我们的节目录制。这是我们请来的救场嘉宾陆琛,也是星光传媒的总裁,对了,还是我们节目的投资人,大家欢迎一下。”

我现在出门找个车撞一下,还来得及吗?

导演说完,只见三个女嘉宾看向陆琛的眼睛都要冒绿光了。

尽管她们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孩子,但这一刻择偶标准出奇的达成了一致。

男嘉宾们大概也知道,对手过于强大,毫无胜算。

打不过敌人,他们选择了加入,狗腿的欢迎陆琛的到来。

只有我,死死瞪着导演:你特么拍个破恋综,让金主爸爸过来救场,干的是人事吗?!

只见陆琛用他一米八七的身高俯瞰着我们,微微点了点头,仿佛在说:你们好,在座的垃圾。

他迈着大佬的步伐,坐在了单人沙发上,也是客厅整个布局的C位。

即便是坐着大长腿也一览无余。

人到齐了,录制正式开始。

导演让我们都放松,随意一点,没有剧本,给我们充足的发挥空间,展现个人魅力。

我不想展现魅力,只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如坐针毡,如芒在背。

好在陆琛从始至终没有看我一眼,我的心情逐渐放松了下来,心里侥幸道,说不定他早就忘记我了。

毕竟他的舔狗那么多,我算老几。

想明白后,我甚至敢光明正大打量他了。

陆琛一身黑色高定西装,里面是白色衬衫,好一个斯文败类的上位者。

和十年前相比,他变得更矜贵也更冷漠了。

桃花眼清冷的仿佛没有世俗的欲望。

“陆总为什么至今还单身,是工作太忙了吗?”甜妹率先出击,没话找话道。

我看着她主动试探又小心翼翼的和陆琛搭话的模样,像极了当年的我。

太卑微了!

陆琛从喉咙里发出一个简单的嗯,嘴都没张。

我:……

看来十年了,唯一不变的就是,他这张嘴,依旧是租来的,还是按字收费的那种。

我颇为同情的看了一眼甜妹,她大概不知道,宇宙的尽头,是陆琛。

不过我也理解,谁看见陆琛的第一眼,能不上头。

陆琛的冷漠丝毫没有打击到女嘉宾们的热情。

御姐一记直球打了过去,“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这题我会,我下意识接话道,“智商200的吧。”

02

我成功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我伸出了尔康手!不要误会!听我解释!真的不是我想找存在感!

作为社交小达人,我只是管不住爱接话茬的这张嘴!

“哈哈哈……”我干笑了两声,“开个玩笑,我只是想表达陆总这么优秀,另一半肯定也得很优秀才能配得上他。”

我想着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但忘了,陆琛这个狗男人向来不给人台阶下。

“我喜欢渣女。”

听听,他说的是人话吗?!

这话我怎么接!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社恐,再也不是社交恐怖分子了,陆琛才是。

我倒吸一口凉气的同时,御姐对我露出了微妙的“敌意”。

等会儿!

我只是长了一张看起来很渣的脸而已!你不能冤枉好人!

而且我不可能是陆琛的菜。

但这话我没法解释。

在全国亿万人面前讲述自己的舔狗历程,对不起,达咩,我做不到。

“呵呵,”我再度干笑,“陆总可真会开玩笑。”

陆琛言简意赅:“我从不开玩笑。”

你可闭嘴吧!

你不给我台阶下就算了,还把我自己给自己撘的台阶拆个西八碎!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陆琛,用眼神示意他,你做个人吧。

也许是我的视线太过热烈。

他抬了抬眼,轻轻的瞥了我一眼。

给了我第一个正眼,但他眼底的冷漠浇了我一个透心凉。

以前,我最怕他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我偏过头,一颗心又酸又涨,不知道自己在委屈什么。

优雅女强人的目光在我和陆琛的身上逡巡,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她打圆场道,“陆总为什么会喜欢渣女类型的?是因为她们漂亮又不黏人吗?”

陆琛沉默了。

一众工作人员大气都不敢喘,求救的看着导演。

导演欲言又止欲语还休,半天没放出个屁来。

我幸灾乐祸的想,活该!

这就是找金主爸爸来救场的下场!

他只会砸场子!

就在众人都以为陆琛不会回答的时候,他缓缓开口了,“不是。因为我喜欢的人,是个渣女。”

他喜欢的人是个渣女,所以他自此就只喜欢渣女?

这是什么神逻辑?

这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穿越了次元,我对着脑海里十年前的自己说道:不是因为你不够聪明不够优秀才不讨陆琛喜欢,而是因为,他是个白痴。

和正常人之间有壁。

优雅女强人挑了挑眉,故作镇定的笑了笑,显然她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如果陆琛只是个嘉宾还好说,大不了打他一顿,换个嘉宾就完事了,可他还是投资人。

御姐却不死心的问道,“你现在还喜欢她?”

陆琛惜字如金,喉咙发出一个低沉的嗯。

那一刻,我感觉一颗心仿佛坠入了冰封的海底。

我努力忽略那抹异样。

我告诉自己,毕竟十年了,他有喜欢了的人也很正常。

御姐上来就是正面刚,“那你为什么还要上恋爱综艺呢?”

我真的怀疑,节目结束后,在座的一个都活不了。

我赶紧竖起了八卦的小耳朵,生死有命,吃瓜优先。

陆琛没有说话,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我。

好家伙,直接盯的我心里发毛。

我迷茫,我不理解。

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他缓缓开口道,“好久不见,周时星。”

我:!!!

这算不算吃瓜吃到了自己头上?

03

我早该想到的,以陆琛讨厌我的程度,就算我化成了灰,他也能认出来。

就算我死的透透的,他也会鞭尸。

我只是没想到,十年了,他依旧这么讨厌我,还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整我。

陆琛说,“我会来救场,是因为你在。”

他的一句话让人群炸开了锅。

我看着陆琛,很想质问他,装什么深情人设?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本来想体面的面对他,哪怕他对我冷嘲热讽,我也忍了,反正我习惯了在他面前伏低做小。

但是他不能开这种恶劣的玩笑。

什么喜欢的人是渣女,什么为我而来,傻子都明白他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我都能想象的到,节目播出后,网友会把我骂成什么狗样。

他知道网暴有多可怕吗?

他不知道,他向来是众星捧月的存在,什么时候会把别人的感受放在心上。

现场,大家全都看着我。

嫉妒的目光、敌意的目光、打量的目光、八卦的目光……显然她们把我当成那个渣了陆琛的渣女了。

这个场景神奇的和十年前的场景对上了。

当时我死缠烂打了陆琛两年。

私下里怎么骂我的都有,她们还专门在学校贴吧建了一个骂我的帖子。

说我贱、倒贴,说我除了长的好看一无是处,说陆琛不喜欢我是因为我不自爱,说我坐豪车被老男人养,说我……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网暴的世界。

我周时星向来天不怕地不怕。

我从小到大,被父母当作掌上明珠来疼,除了受过陆琛的气,没受过任何人的气。

我直接让家里找了最好的律师和技术大牛,查了IP,把背后的键盘侠全都揪了出来。

面对法院传票的时候,她们在网上有多猖狂,在现实里就有多狼狈。

一个个哭着求我不要告她们,说她们错了,求我原谅,说这件事如果闹大了,她们还有什么脸在学校待下去,她们求我再给她们一个机会,保证不会再在网上造谣。

我心软了,原谅她们了。

她们确实也没有再在网络上暴力我,她们只是在卫生间的小小隔间里肆意嘲笑我。

“周时星也太恶毒了,这么点小事也要告我们,活该陆琛看不上她!”

“就是。你们看她浑身上下穿的,真够不要脸的,整天净想着勾引男人,贱货一个……陆琛那样的学神怎么可能看的上她,也不知道她怎么考进A大的。”

“肯定是家里给钱了呗。还不是仗着家里有钱,她才那么豪横。”

“听说她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形影不离的男朋友,搞不好还堕过胎……”

……

那些话,我至今记忆犹新。

当我在现实里,直面身边那些恶意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低估了它的杀伤力。

而那时陆琛让我滚,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我没有选择解决问题,而是选择了逃避问题。

我走了,去了国外,一去十年。

如果不是我的画展投资人坚持今年9月在国内举办画展,我或许不会回来。

也不会再遇见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站起身,冷冷的看着陆琛,“我也不记得认识你。”

“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陆琛走近我。

“不必了。”

只要我咬紧牙关,死不承认认识他,他能拿我怎么办?

难不成他还能强行把这个渣女头衔安我头上?

他勾起了嘴角,不是微笑,是讥笑。

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赤裸裸的嘲讽!

他这种看智障的眼神,真的让我很不爽!

不等我发作,他俯身将头低了下来,凑近我。

薄唇突然落在了我的耳尖上,很轻的一个吻,却如同一粒火星落在了我心间的死灰上。

04

现场爆发出了一阵尖叫声。

时代终究变了,现在的人,只想磕CP,连这种过期糖也不嫌弃。

我一把推开了他。

我没想到众目睽睽之下,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我又气又急,“你知不知道这是性骚扰!”

他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看着我。

“原来你知道这叫性骚扰啊,那你趁我在实验室午睡,偷亲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呢?”

我一把捂住他的嘴。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

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那是我第一次亲异性,有贼心没贼胆,本想亲一下脸,谁知道陆琛突然将脸埋进了胳膊里,我刹车不及时就亲上了他的耳朵!

以他的刻薄,明明醒着却没有戳穿我,反而让我安然无恙的活了下来?

就离谱。

“我们两清了。”

不管陆琛想玩什么把戏,我都不打算奉陪。

“这节目我不录了,违约金我会照付。”我转身对着导演说道,“有关我的镜头全剪掉,不然我会告到你们节目停播。”

导演第一反应是去看陆琛。

“我同意你解约了吗?”

“陆琛,别这样搞我,没意思。”

陆琛冷冷一笑,“怎么,我哪句话说错了?”

我不知道他抽什么风。

无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我都看不懂他。

我也懒得管了,“就这样,我先走了。”

“签完解约合同再走。”

我想了想,停下了脚步,我不想再跟他有瓜葛,如果能一步到位,那最好不过了。

“好。那你让人尽快把合同送过来。”

“清场。”陆琛对着导演冷冷道。

下一秒,导演就麻溜的安排工作人员陆续撤离了。

“我们去PlanB景苑别墅区拍摄,让备选男嘉宾先过去……”

安排完工作,导演向其他嘉宾解释道,“不好意思各位,刚刚其实没开机,陆总也不是我们的嘉宾,主要是陆总想追回前女友,所以安排了这么一出,小情侣之间的把戏罢了。别见怪。”

御姐叹了口气,“好不容易遇到个这么对胃口的,心里居然有个白月光,算了,我不爱跟人抢东西。”

优雅女强人用看破一切的表情说道,“没想到有生之年,能现场吃陆总的瓜,够我出去吹一辈子的了。”

甜妹一副磕到了的表情,“我最喜欢看前任被迫营业了!”

我:……

你们当我是死的啊?

算了,我懒得解释。

不过,原来没有正式开机录制。

知道陆琛只是吓唬我之后,我上头的情绪顿时又下头了,冷静了许多。

片刻后,现场只剩下了我和陆琛。

我坐在离他的位置最远的沙发角落里,给怨种发小发消息,让他给我找个律师过来。

万一陆琛坑我,不得不防。

怨种发小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

“你不是去参加恋综吗?怎么还受到法律制裁了?国家有法律规定,单身三十年有罪?什么时候出台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

无语,一整个大无语。

今天一天都什么事儿!

没过多久,一个西装男走了进来,“陆总,这是解约合同。”

陆琛拿过合同翻看了几眼,“嗯。”

“那我先走了。”

“嗯。”

又只剩下了我和陆琛。

他用修长的手指拿着合同,到我面前挑衅道,“玩不起啊?”

“嗯,玩不起。”

我一ML°+把扯过合同,翻到几处需要签名的地方,唰唰唰,潇洒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后,我突然发现一个致命问题,我特么别说没有律师了,连合同都没仔细看。

我刚想亡羊补牢,合同就被陆琛抽走了。

我想抢,但他比我高20多厘米,再加上他胳膊的长度。

我放弃了。

我仰头看着他,不爽道,“陆琛,你到底有事没事?”

实在闲得慌,干脆找个医院住或者找个牢坐。

“周时星,你到处跟别人说我死了,还问我有事没事?”

我怒了,“你别毁我名节,我当年明明只是你的舔狗,什么时候成你前任了!”

虽然分开前的最后那段时间,我们的关系确实很暧昧。

我一度认为,我可以勉强算作他的女朋友了。

陆琛愣了一下,而后神色突然变得更冷了。

“你真行,周时星。”

我学着他的样子冷笑,一顿输出:“比不上你行。我记得你大学明明是物理专业的,什么时候改学表演了,上个恋综,还会给自己立人设,给别人扣屎盆子了。”

陆琛沉默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从眼睛里似乎看到了失望的情绪。

“周时星,你到底有没有心。”

05

良久后。

“陆琛,谁都有资格问我这个问题,除了你。”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离开西京别墅后,我感觉心里空了。

就好像十多年的感情全部被人挖走了,心里面呼呼灌着冷风。

鼻子有些发酸。

我让怨种发小出来陪我喝酒。

不是我多么依赖他,而是我需要一个发泄对象。

身为海王的他,再合适不过。

骂他,我没有负罪感。

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开始醉了。

“都是你,偏要让我参加什么鬼恋综!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舔狗了!”

“要不是看你单身三十年了怪可怜的,我会花这个冤枉钱?!再说舔狗怎么了,舔狗就是这个世界正道的光!最起码,他们不会伤害任何人!周时星,你应该骄傲一点。”

“我骄傲你个大头鬼!”

海王的嘴,骗人的鬼。

我继续骂骂咧咧,“我单身还不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高中时候就像跟屁虫一样跟着我,让人都误会了我们是情侣,肯定追我的人一大把,我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我说着说着,又干了一杯。

“你单身怎么不赖大学不找对象,高中凭什么背这个锅?”

怨种发小皮笑肉不笑道,“再说当初为了考A大,求我补习的是你,现在翻脸不认人的也是你。周时星,你可真是没心没肺。”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炸了。

“我没有心?你居然说我没有心?!当初明明让我滚的是你!是你陆琛不要我!”

随着我话音落下的是我的眼泪。

我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人。

一时间,神思恍惚。

怨种发小显然懵了。

因为十年了,我没有在人前再提过这个名字。

他不可置信道,“你居然还想着他?”

我摇了摇头,“没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周、时、星“他咬牙切齿看着我,“原来这就是你单身至今的原因。”

我接连否认,“不是的,真的不是。”

他深吸一口气,“我真的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上的男人这么多,你为什么就偏吊死在一棵树上?哪怕你换个人舔啊!”

“你们海王是不会理解的。”

“是,就你们舔狗高贵。”

我:……

我骂不过怨种发小,只能默默流泪。

不一会儿,他急了。

“周时星,你别哭了,我错了,要是早知道你还放不下陆琛,我就是绑也把他绑到你床上。得不到他的心,可以先得到他的身子。”

“你下贱!”我义正言辞,“犯法的事不能干!强迫陆琛的事也不能干!让陆琛不开心的事更不能干!”

“行行行,我下贱。不过,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记得,你好像快追到手了,怎么就突然闹僵了?”

我摇了摇头,吸了吸鼻子,“我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

不是故意不告诉怨种发小。

十年的委屈,在酒精的催化下,再也遏制不住了。

我死死咬住嘴唇,不说话,只是流泪。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的眼泪可以流的这么多这么急。

怨种发小沉默的拍着我的背。

我和怨种发小走出会所包厢的时候,我还在抽抽噎噎。

“你能不能别哭了。”怨种发小露出了真面目,一脸不耐烦,“你吵得我头疼。”

“你管我!”

我气呼呼的一个人往前走,却突然在会所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

我怀疑自己喝多眼花了,却还是一步步走上前。

陆琛将西装外套挂在手弯处,只穿着白色衬衫,顶端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了好看的锁骨。

他站在阴影区,嘴里叼着烟。

禁欲又颓废。

这个模样的他,我还是第一次见,让我好心动哦。

我简直没救了。

直到站在他面前,我还在抽噎。

“哭什么?”

他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烦躁。

我低下头,“我没哭。”

眼泪却大颗大颗的砸在地板上。

借着酒精,我萌生了一点伸手抓住他的勇气。

我小心翼翼的扯住他的衬衫下摆。

“陆琛,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讨厌到,明明已经过了十年,还是不愿意对我改观。

“你当初招惹我的时候,就没想过会有今天吗?”

听到他这句话,我心底某个角落剧烈翻涌。

我委屈的看着他,问出了我从来不敢问的那个问题。

“我知道你因为我纠缠了你两年讨厌我,但当年你不是已经报复过我了吗?你还想怎么样?你以为被毁了的只有你的两年吗?”

我以为这些话,我一辈子都不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