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织霍九辞

第1章 见到小可怜的云织笑得又美又甜
“就是这里了。”
乖巧软萌的云织,怀里抱着一只破破旧旧的小白兔玩偶站在一顶级娱乐会所,云阙会所门口。
双手似乎有些紧张和期待,指尖捏着小白兔玩偶的两只长耳朵。
不过一想到等会就要见到的人,云织漂亮的眼眸一弯,眼里有光宛若璀璨星河,美不胜收。
心里着急见人,云织抬脚就要往里走。
“小姐,请出示会员卡。”
只见两位黑衣保镖冷冰冰地拦在自己面前,冷漠无情的话从两旁的黑衣保镖嘴里说出。
云织的脚步一顿。
抬起一双水灵灵大眼睛,眸子里迷惑又无措。
会员卡?
云织在记忆里搜寻了一番,恍然后,眼眸顿时迷上了一层失落。
记忆里好像是听人说过,像这种地方都是需要有钱人出入的地方,不是会员不让进的。
可是,会员卡,她没有呀。
云织低眸委委屈屈,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声来,眼底的光都不亮了。
“小姐,没有会员卡请离开。”
黑衣保镖又开口道,不过声音倒是好像没有刚才那么冷冰冰了。
云织生得软萌可爱,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令人忍不住心软起来,着实生不起气。
可是这地方乃是海城权贵聚集之地,他们不得不按规矩来。
再来,看小姑娘这么乖巧可爱的样子,典型的乖乖女,怎么也不像是会出入这里的样子。
他们若是不忍心放小姑娘进去得罪了哪位少爷小姐,怕是小姑娘要受欺负哭鼻子的。
云织似乎也感受到黑衣保镖的善意,没说什么,点点头转身就离开了。
不过云织没走远,来到了会所的拐角处。
这个时间,角落这边的人很少。
云织抬眸四处看了看,见没人注意,随即伸手在云阙会所的墙壁上一点。
顿时指尖发出一道白光,突然辣么大一个姑娘就不见了。
下一秒,云织的身影就神秘地出现在了云阙会所的内部走廊里。
若是有人发现,定要惊呼闹鬼了。
不过,小世界内好像是不允许用灵力的。
小姑娘反射弧迟了点,视线透过头顶的建筑望向了天空。
无人注意到,此时天空中的白云微不可见地飘动着,像是一个笑脸。
云织小姑娘也笑了一下,好似得到了什么人的回应。
见没有什么事,云织立马就把这件事忘到脑后去了,抬起步子就要去找自家的小可怜。
娇娇软软的小姑娘,怀里随意抱着一只破旧的小白兔玩偶慢悠悠走在金碧辉煌的顶级会所内,眼睛还扑闪扑闪亮晶晶。
简直就像是走进了狼窝的小白兔。
更像是一位乱入凡尘的小仙女。
感受到和小可怜的联系越来越强烈,云织本就扑闪的眸子愈发绽放出光芒,亮晶晶水润润的。
只一眼就能感受到来自小姑娘的欢喜和期待。
加快了脚步,眼看就要见到小可怜真人了,云织的心情简直好到飞起。
就是这时候,刚路过的一个包厢突然打开了。
里面出来一群醉气熏天的富二代,有两个被人扶着,好像都有些走不稳了。
“哟!李少,这妹子好乖啊!”
一男人侧目看见了云织,顿时就笑得淫秽,用肩膀碰了碰前头还搂着一位短裙女人装得人模狗样的花衬衫男子。
花衬衫便是男人口中的李少,李立成。
云织本就生得极美,来到小世界也是用的本尊的样子。
不过就是借用了小世界的一个身份。
又改了小世界里人对云织样子的印象罢了。
现在一位乖巧软糯的小仙女落入到富二代娱乐会所当中,可想而知是多么矛盾的画面,又是多么诱人犯罪的画面。
就算是一个背影,也让这群富二代移不开眼睛。
狗腿子一开口,李立成立马就注意到了云织,狭长的眸子一亮。
一个箭步上去,李立成就拦在了云织的面前。
云织脚步一顿,微微皱起了眉头退后了两步。
打扰她见小可怜了,云织有些不高兴。
不过,见到云织真面容的李立成根本没注意云织的情绪变化,他现在被云织的美貌惊得愣住了。
阴暗的眸子里露出了惊喜又不怀好意的暗芒。
“够纯够乖够欲!哈哈哈哈!”
李立成身形消瘦,双眼底下黑眼圈像是锅底,一副肾虚样,此刻见到仙女云织脸上立马就挂上了淫秽的坏笑,一把将自己怀里的短裙女给推开了。
“李少!”
短裙女被推得猝不及防,差点扑到地上。
但见李立成连看自己一眼都没看,短裙女人顿时一跺脚,朝一边的云织投去了嫉妒又愤恨的一眼。
云织感知到短裙女的恶意,只觉得莫名其妙,眉头皱得更深了。
这群人类好生奇怪,还没有礼貌。
云织抬脚就想要离开,却又被拦下了。
“这位小妹妹,先别急着走啊!”
李立成伸出手,拦在了云织面前。
然而,云织心里惦记着找小可怜不想和这个人类废话,脚下拐了个弯又要越过他去。
李立成眼睛一眯,就要伸手去抓云织。
云织脚下动作一顿,立马退后两步拉开了距离,脸色也冷了下来,眼里寒芒闪烁。
“装什么!”
李立成见云织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原本坏笑着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可别给脸不要脸,穿得破破烂烂来这里不就是蹲人的?”
“给你机会好好服侍我就要知道珍惜!”
李立成露出一副得意模样,态度高高在上,好像和云织说话都是在施舍她一样。
云织已经有些生气了,见这人还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耽误她见小可怜,脸色更冷了。
“对啊!咱们李少可是李氏集团的少东家,能攀上李少是你的福气!”
“李少对女伴大方得很,瞧你穿的是什么,还不赶紧说几句好话哄哄咱李少,衣服鞋子不就来了?”
“这种女人见得多了,有钱什么不能做?哈哈哈!”
旁边一群狐朋狗友见云织穿得朴素,手里还抱着破旧的玩偶,下意识就认定了云织和他们之前那些女人没什么区别,都开口捧着李立成。
这时候,尽头888包厢的门不知何时已经悄悄打开出来了一人。
只不过云织微微低着头,李立成等人又背对着并没有人发现。
“我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立成似乎已经听够了周围人的吹捧,再没了耐心又一次走上前伸出了他的咸猪手。
云织这会的心情也降到了极点,即将见到自家小可怜的好心情都被这群人给破坏了。
微微抬起手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云织似乎有所感应般地抬头看向了前方。
顿时云织微动的手指不动了。
指尖点点的灵光无人注意到就已经消散了。
然后,云织那双漂亮得不行的杏眸就弯了起来,眼里光芒璀璨如星芒满天,又美又甜。
“阿辞。”

第2章 云·小仙女·织在线求抱抱
“阿辞。”
如樱花般的双唇缓缓微张,软软糯糯的语调砸在众人心间好像都陷下去了一片,甜得不行。
这一声“阿辞”飘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语气里任谁都能听出见到人的兴奋和甜蜜。
李立成被云织娇糯的声音甜得迷迷糊糊,但反应过来云织叫得根本不是他,顿时即将上扬的嘴角就僵住了。
“你个女人不要不识相!”
“什么阿辞,在本少面前还敢喊其他人,我倒要看看你叫的“阿辞”是,是……辞,辞爷!”
李立成一回头,顿时吓得整个人都哆哆嗦嗦了起来,脸色瞬间惨白一片,眼里全是惊恐害怕。
这时候李立成才后知后觉。
刚才云织那句“阿辞”,可是在叫帝都贵圈最不能惹,最是阴晴不定、心狠手辣之人。
李立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撩女人竟然撩到了这位爷面前。
而且这小姑娘好像还认识这位爷!
瞧这喊得多甜多乖。
瞬间,李立成双腿都软了,脑门上冷汗不断冒出也不敢抬手擦。
就怕这位爷有什么不满,将他给咔擦了。
至于李立成身边的那一群跟班狗腿,这会见了来人也个个都不敢吭声,双股战战,眼里充满了恐惧。
甚至,众人都恨不得找条缝缩进去,叫人看不见他们才好。
这位爷,可是最惹不得的活阎王,霍九辞!
只见霍九辞就站在包厢门口,一双黑眸定定看向云织处,深不可测看不出任何情绪。
周身的气息冷厉如寒潭,令人望而生畏,只一眼就不敢妄动。
这幅冷清的模样,在外人看来根本对云织的招呼毫无触动。
可唯有霍九辞本人知道,那一声娇软的“阿辞”一出,自己的心脏便狠狠一颤。
胸腔里的这颗心脏,仿佛在这一刻才真正活过来了一般。
一下一下剧烈跳动着。
再看见眼前那个乖乖软软像个小仙女一样,还对他笑得甜美的女孩时,霍九辞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
他想要这个像小仙女的小姑娘!
叫他名字叫得这么好听,不知道叫其他的是不是也这么好听。
霍九辞眸色一暗,某些心思瞬间藏于眼底。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不能吓到了这么乖的小姑娘。
霍九辞极善于伪装,内心多么触动狂热,脸上还是冰冰冷冷的表情。
只是,无比霸道、不知为何一眼就有的想法升起就抹不掉了。
霍九辞非但一点也不抗拒,甚至还生出几分欢喜。
小姑娘叫自己“阿辞”,就是为了自己来的吧。
真好。
霍九辞眸色深深,心思百转。
然而,内心有多么炙热,表情就有多冰冷,浑身凌厉肃然的气息更加逼人。
霍九辞不说话,在场根本就没有人敢说话。
只有无尽的冰冷气息侵袭着众人,大家心底的恐惧不断地蔓延、无限放大,令众人一动不敢动。
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的动作会不会惹到这位爷,拿他们开刀。
这种事情在这几年可不少见。
特别是李立成,这会见云织对霍九辞笑得弯了眉像个小仙女似的,那位爷也没叫人处理云织,心里就更是惶恐不安。
要真是被这位爷看上了,自己刚刚岂不是在找死?
就在李立成受不住霍九辞的沉默,都想好了自己的墓地要上前请罪时,霍九辞身后的包厢又打开了。
一声嬉笑传来。
“九哥,不是说先走?”
”难道是舍不得兄弟我吗?”
付西尘脸上笑嘻嘻,一副欠揍的表情将冷凝的氛围给打破了。
李立成顿时心神一松,感觉捡回了一条狗命。
付西尘,付家小少爷。
最出名的,还是他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浪荡名声。
但熟悉的也知道,笑脸之下也有狠厉的一面,不然怎么会和霍九辞成为兄弟。
也就是和霍九辞关系好,才可以和霍九辞这般开玩笑。
不过,霍九辞没空理付西尘,目光始终放在对自己笑靥如花乖乖巧巧的小姑娘身上,心间一软再软。
小姑娘真好看,眉毛好看,眼睛好看,嘴巴好看……
哪哪都合他心意。
等了一会也没见自己好友理会自己,付西尘这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劲。
侧头一看,可是惊呆了。
他家九哥竟然在看小姑娘!
付西尘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顿时两眼一亮,顺着霍九辞目光看去更是惊艳了。
小姑娘真漂亮!
又美又甜,还乖!
付西尘眼珠子转了转,十分热情地开口:“这位妹妹叫什么?怎么没见过?”
付西尘十分热情地解释了“自来熟”三个字。
可没想到,这句话刚说出来就接收到了来自身边自家好友冰冷又暗含威胁的眼神刀片。
似有一种再敢和小姑娘搭讪就发配去挖矿的意思。
付西尘大惊!
这还是他不近女色的霍家活阎王辞爷吗?
真没有被夺舍吗?
可是,在八卦和发配挖矿中间,付西尘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八卦。
谁叫八卦的主人公是霍九辞啊!
这个瓜不吃,可是要后悔终身的。
而且,他家九哥活了25岁了,还是老处男一个,连姑娘的手没握过。
这些年前赴后继扑上来的女人也不少,但在碰到他家九哥的衣袖前就已经被处理掉了。
他们几个兄弟都笑霍九辞怕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今个这小姑娘眼神这么亮晶晶,笑得这么乖甜,他家九哥还没叫人拉下去处理了。
他上前搭讪小姑娘还使眼色威胁他。
说九哥对这小姑娘没意思,他付西尘绝对不信!
不过,就九哥这个不近女色的禁欲大叔,还是他来帮一帮吧。
“小姑娘认识我九哥吗?” 付西尘笑得意味深长。
小姑娘满眼亮晶晶地盯着他身旁的这人,好似早就认识一般,付西尘心里也是十分好奇。
莫不是他家九哥哪里惹下的情债?
只是,付西尘的话,霍九辞不搭理,云织也没搭理。
那一双美眸星光璀璨,只直直盯着霍九辞。
付西尘脸上笑容一僵,默默摸了摸鼻子,顿时觉得自己自找没趣了。
看两人热情对视的模样,付西尘突然有一种吃狗粮的既视感。
霍九辞被云织大胆灼热的目光盯得心跳又漏了一拍。
耳垂开始有点发烫了,表面还是那一副冰冷无情的模样,只是那眼里深深的眸色愈加浓烈了。
“阿辞,抱抱。”
云织朝霍九辞伸出手,脸上仍旧挂着香甜乖软的笑容,简直要甜进人的心底里去。
可是小姑娘说出来的话,却是把所有人都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娇娇软软的语调,理所当然的撒娇。
这姑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辞爷可是出了名的禁欲,就没见对哪个女人好脸色过。
这小姑娘怕不是要被拖下去了。
太可惜了,这么漂亮乖甜的小姑娘……

第3章 大型吸小姑娘现场
众人惊恐地悄悄看向那位阎王爷,默默又后退了几分,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个球藏起来,就怕等会这位爷生气的时候要牵连他们。
而现场的气氛也因为小姑娘的大胆发言变得微妙了起来。
就连付西尘也瞪大了眼睛,惊恐又佩服地看着小姑娘。
这小姑娘也太大胆了!
就算他觉得他九哥对小姑娘有一分不同,但第一次见面就能这般理所当然地撒娇要抱抱吗?
若是其他人不算什么,可这是他家九哥霍九辞!
还抱抱?
他家九哥像是会因为一句话就主动去抱一个陌生女人的人吗?
上一个装亲近接近九哥的女人,现在坟头草都有两米高了吧。
付西尘心里头弯弯绕绕转了几圈。
看着小姑娘这么乖软的份上,他决定等会他九哥发火的时候,一定要给小姑娘求求情,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姑娘被“辣手摧花”了。
可惜,付西尘现在还不知道他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因为云织娇糯乖软的语调似敲打在了霍九辞的心间,每一字都让霍九辞心间软了几分,眸子里的暗色又浓郁了几分。
别人看不出,可霍九辞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脏狠狠跳动着。
因为小姑娘的撒娇狠狠跳动着。
她叫我“阿辞”,又叫我“阿辞”了,真好听。
还要我抱抱,果然小姑娘就是冲着他来的,这么喜欢他呢。
不过,他可是霍九辞。
因为一句话就眼巴巴上去主动抱人,他的抱抱怎么能这么随便。
无人知晓,因为云织的一句话,霍九辞心理活动是有多么丰富,整个人都飘飘然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维内。
也无人注意,因为霍九辞没有立马抱自己,云织的小眼神顿时委屈下来了,眼里似乎蒙上了一层泪光下一秒就要落泪似的。
以前自己要抱抱,她的小可怜根本就不会犹豫。
云织心里委屈了。
进入小世界的小可怜居然都不抱自己了。
“阿辞……”
小姑娘嘴巴抿起,一双眸子委屈巴巴地就这么望着人。
霍九辞心间一紧,光速打脸自己,大步上前两步,就将乖乖软软的小姑娘揽入了自己的怀里。
眼巴巴就眼巴巴吧。
随便就随便吧。
谁叫他家小姑娘这么委屈巴巴地唤他“阿辞”呢。
对,没错,就是他家的!
霍九辞瞬间就把小姑娘给划拉到了自己的地盘上,像护食的猛兽护着,就怕别的人盯上要赶紧打上自己的标签才好。
这么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要是拒绝了还不得掉眼泪啊。
他可最烦小姑娘掉眼泪了,麻烦……
霍九辞绝对不承认,自己的心跳从小姑娘要抱抱起就跳动得不正常,越来越剧烈了。
小姑娘扑进熟悉又温暖的怀抱,顿时委屈也没有了。
嘴角露出了一抹灿烂的弧度,一双星眸弯弯成月牙儿,表示着小姑娘有多么欢喜。
低头拿脑袋在霍九辞怀里蹭了蹭,小姑娘抱着霍九辞的手臂又微微收紧了些。
好久没抱抱她家小可怜了,也不知道她家小可怜有没有在小世界里受欺负。
小姑娘下意识地忽略了大家看霍九辞那惊恐的眼神。
微微抬头将霍九辞上下扫了一眼,见小可怜身上没伤才满意地又把小脑袋埋进了自家小可怜的怀里蹭蹭。
小姑娘像只小奶猫在霍九辞怀里蹭啊蹭的,殊不知小姑娘嘴里的小可怜的眼尾已经微微发红,眸光无限深邃起来了。
太软了,太乖了……
像只小奶猫蹭得他心尖尖都颤了起来。
小姑娘怎么能这么合他心意。
真真是每一处,每一个动作都敲在他的心尖尖上,喜爱得不行。
霍九辞默默收紧了抱着小姑娘的双手,低头在小姑娘的颈间深深一吸。
他家的小姑娘呀……
大型吸猫,不,吸小姑娘现场。
这活脱脱一痴汉啊!
付西尘看见这一幕,眼睛瞪得通圆,下巴都要惊讶得掉下来了。
自己还在担心小姑娘会不会被某人扔去喂狼,下一秒某人就变身吸小姑娘的痴汉。
谁的脸被打得啪啪响?
哦,是我自己啊。
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付西尘用手托住下巴合上嘴,猛地眨眨眼还是狠狠咽了一口口水,看着眼前两人蹭蹭抱抱的一幕觉得不忍直视。
虐狗啊!
其他人的表情也是一致的惊恐又一言难尽。
谁能想象,在他们可惜小姑娘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时候,矜贵无双不可一世,对女人避之不及的霍家辞爷大阎王,竟搂着一个乖乖软软的小姑娘蹭蹭吸吸。
原来,是见到这一幕的他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众人:哭唧唧!!

第4章 九哥的事需要想象力吗?
这会李立成的两腿早已剧烈颤抖起来了。
他不仅想好了自己的墓地,还想好了自己的墓志铭了。
他是有多大胆敢调戏大阎王的女人?
李立成再也受不住,双腿一软跌倒在地,两眼迷茫空洞,失去了活着的希望。
想想这个男人以往对付人的手段,李立成恨不得现在就去死一死,至少还能有个全尸。
全场寂静,大家大气不敢出一声。
某位活阎王还和他家的小姑娘抱抱蹭蹭着,完全忽略了周围的十几号人。
直到怀里的小姑娘的肚子传出“咕咕”声,某位沉浸在吸小姑娘的阎王爷这才抬起头来。
看向小姑娘的眼里散落着点点笑意。
“饿了?”
霍九辞低沉的声音,偏是让云织听出了几分宠溺。
从前时时刻刻被人投喂,根本没机会这样窘迫的小仙女云织不由脸红了几许。
抬眸瞪了霍九辞一眼,毛茸茸的小脑袋又埋进霍九辞的怀里不出来。
可小姑娘不知道自己瞪人的模样看在霍九辞眼里,那也是娇俏可人得很。
怀里乖乖软软,可可爱爱的小姑娘像只小奶猫钻来钻去,霍九辞只觉得心尖痒痒。
“我好像一天没吃东西了。”
小姑娘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软软说道。
现在她成了小世界里的云织,所以原来云织的身体情况也一并成了她现在的情况。
原主小时候走丢了,是前两年才被云家接回去的。
可这时候云家已经收养了一个女孩。
原主回到云家之后,一味地讨好云家人想融入云家,可是并没有人在乎。
更有那个养女云柔儿在中间作怪,原主可谓是得了云家所有人的厌恶,包括在云家的佣人。
也不知道是佣人太势利,还是有人在背后教,克扣原主的吃食已经算轻的了。
而云织来的时候,原来的云织正好和云柔儿起了矛盾,和家人大吵了一架,然后就被赶出家门了。
一天都在外游荡,原主全身上下就剩这身衣服和手里这个破旧的小白兔玩偶,哪有钱吃饭。
这不,等云织过来,肚子早就饿扁了。
刚刚急着找小可怜也没心思管饿没饿,现在见到了人,可是要饿得站不稳了。
霍九辞一听怀里的小姑娘一天没吃饭,眼里立马就浮现出担心,低头轻哄着。
“怎么能不吃东西呢?”
他家小姑娘这么可怜的吗?都没钱吃饭了?
这么一个娇娇,本来就这么瘦了,还不吃东西怎么能行。
“乖,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想吃什么我都叫他们做好不好?”
轻声轻语哄着小姑娘,好似声音大一点就会吓着小姑娘一般。
周围众人已经震惊麻了。
这轻声哄人的,绝对不是以前那个瞪人一眼就仿佛要凌迟人的活阎王。
“好呀。”
“要吃好吃的。”
云织从怀里抬头看向满眼是自己的霍九辞,回答得毫不犹豫。
面对自己捡回来的小可怜,日常投喂已经成了习惯,云织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两位当事人觉得没问题,旁边围观的大家就更加不敢说有问题了。
只是看见这一幕的大家,下巴又惊掉了。
霍家活阎王唉,这可不是白叫的,谁见过这位爷还有这么轻声细语说话哄人的时候?
简直不要太吓人了。
“好,吃好吃的,我家乖乖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霍九辞轻笑,抬手轻轻揉揉小姑娘的脑袋,默默回味着“我家乖乖”几个字,觉得这个称呼甚合他心意。
担心饿坏了怀里的小娇娇,霍九辞揽着人就要走。
只是临走前,那双黑眸似笑非笑地扫了一眼旁边震惊麻了的众人,又在已经摊在地上的李立成身上停留了一瞬,最后才看向后边同样目瞪口呆的付西尘。
眼里意思很明显。
今天这事该说不该说的,都该拎清楚。
那敢欺负他家小姑娘的人,也该付出代价。
没有出声可不代表他忘记了刚才这个臭东西对他家小姑娘说的话。
竟然还想用他那一双脏手碰他的小姑娘,简直不知死活。
若非没碰到,霍九辞当场就要见血了。
众人被霍九辞冰冷嗜血的一眼看得心神一颤,一颗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
看了活阎王在小姑娘面前的无害,差点就忘了活阎王的往日风评了。
太可怕了!
众人心惊胆战,闭紧了嘴巴。
这种事说出去他们绝对是死的最快的那个,谁敢找死。
付西尘还沉浸在某人轻哄小姑娘的惊恐中,看到霍九辞的眼神也立马回神了。
不过,自家兄弟这铁树要么不开花,一开就这么吓人,付西尘怎么可能放过。
交代了身后的保镖处理现场和那个丑东西,付西尘厚着脸皮也跟了上去。
看着眼前两人紧紧依偎的身影,付西尘始终觉得有些不真实。
最主要的是,那可是霍九辞啊。
帝都贵圈最最不近女色、最烦女人的霍九辞!
付西尘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遭受了它不能承受的惊吓,需要有人来分享这份惊吓才行。
一边跟上两人,一边掏出手机往兄弟群里丢消息。
“跟你们说一个天大的消息!!就刚刚,有个漂亮可爱的小仙女向九哥求抱抱!你们猜后面怎么着了?”
发完消息,付西尘就紧紧盯着手机,心里又震撼又激动。
这么刺激吓人的事,怎么能他一个人独享?
然而等了两分钟,群里一点消息也没有。
付西尘不爽了,又打字。
“你们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们不好奇吗?那真的是一个小仙女!非常可爱又乖又软的小仙女!我看了都心动!”
怕付西尘没完没了的几人逐渐冒头。
秦卿泗:重点是小仙女吗?重点是九哥!只要是九哥,那结果想都不用想。
顾瑾:说吧,九哥是把人丢出去了,还是天凉哪家破了?
付西尘:==你们就不能发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力?有没有另一种可能呢?
顾瑾:九哥的事需要想象力吗?
付西尘:不需要吗?
顾瑾:需要吗?
付西尘:……
秦卿泗:……
顾瑾和秦卿泗都觉得,就他们九哥那禁欲身边连母蚊子都没有的性子,女人上来搭讪能有什么另一种可能,没丢去喂狼就是手下留情了。
付西尘完全就是在说废话。

第5章 这么甜的小姑娘是他家的啊
整个群里,除了霍九辞还哄着小姑娘没空看手机,就剩下一个君奕了。
此刻正开完一个跨国会议的君奕看着群聊里的对话,眉头向上挑了挑。
看来小九是有情况了,不然付西尘那个傻狍子不会这么说话。
倒是没想到,铁树也有开花的时候。
真不知道是什么样一个小仙女让这棵铁树开花了。
君奕嘴角似乎弯了一下,抬手打字。
君奕:你敢心动,小九没揍你?
似乎又想起什么,君奕又打出一句话。
君奕:什么时候见见弟妹@霍九辞
!!!
群里因为君奕这两句话惊呆了。
君奕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可一说话就是直戳痛点,所以以往他们对君奕说的话那都是深信不疑。
现在君奕敢直接艾特霍九辞说见弟妹,岂不是这件事是认真的?
顾瑾和秦卿泗傻眼了。
他们九哥,号称帝都活阎王的男人,居然一声不响就找了一个小仙女?!
这边顾瑾和秦卿泗惊吓得愣住了,而另一边,看见了君奕发的第一条消息,付西尘就慌了,立马在手机上点了两下。
【付西尘撤回一条消息……】
还好他动作够快,只要九哥看不到,他就不会被灭口。
就九哥那霸道占有欲的性子,就他现在对小仙女要抱抱有抱抱的稀罕程度,等他看见消息,怕是自己的性命已经无了。
付西尘看看群里没有自己的不当发言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
顾瑾:截图了。
秦卿泗:截图了,已私发九哥。
付西尘:!!
完了!
敢觊觎九哥家的小仙女,他是有几条命?
说好的兄弟两肋插刀,你插兄弟两刀??
付西尘抬头望天,生无可恋jpg.
再瞅瞅前面抱着小仙女根本不愿放手的霍九辞,付西尘突然觉得去挖矿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付西尘想着自己会有什么后果,心情沉重。
而此时的兄弟群里,已经被顾瑾和秦卿泗轰炸了。
顾瑾:西尘,快说九哥和小仙女怎么了!
这是什么情况?小仙女何许人也,太厉害了!
秦卿泗:小仙女要抱,九哥抱人家了没?
九哥这铁树不开花,一开就这么吓人,我是不是该早点回国见见小嫂子啊?
……
看着群里消息不断哄着,付西尘却要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一句话被霍九辞暗杀,顿时心情就很不美妙了。
抬起手机对着前面散发浓郁小情侣甜蜜的两人拍了一张背影就扔到群里,然后手机一关。
他才不要告诉他们,九哥刚刚主动抱了一个小仙女!
不仅第一次见面就抱抱,还带人去吃饭,还哄人喊她乖乖!
这么惊爆的事,当然要让群里那两个出卖兄弟的两人抓心挠肺地难受了。
看到背影照的顾瑾和秦卿泗果然更好奇了,连番轰炸付西尘就是没了动静。
吃瓜吃到一半就没了消息,两人那是又急又难受。
狗还是付西尘狗!
不用看付西尘都能想到群里两人憋屈的表情,得意地笑了笑,快走两步赶在关门的时候跟上了车。
车内,霍九辞抱着云织坐在一边,见付西尘跟上来瞥了一眼。
付西尘讨好笑笑。
霍九辞虽有些嫌弃,但也没开口赶人,惦记着怀里的小娇娇饿坏了,赶紧从旁边的格子里拿出了一盒饼干。
“乖乖,先吃点小饼干,别饿着了。”
说着,霍九辞已经捻了一块粉粉的小兔子饼干出来。
付西尘看着盒子有些眼熟,下一瞬睁大了眼睛。
那不是他之前放在车上的小饼干吗?
当初某人还嫌弃得不得了要扔了他的小饼干,觉得他的小饼干玷污了某人的车,还是他撒泼打滚不要脸才留下了一盒。
现在某人倒是记起来了,还拿他的小饼干向小姑娘献殷勤。
那可是他花了大价钱请顶级大师做的小饼干。
他的!
小仙女知道某人这么狗么?
付西尘下意识就要嘴欠,立马就被某人的眼刀子给威胁了。
为了能留在车里看到第一手八卦,付西尘决定“忍辱负重”,闭了嘴往座位上一靠耸耸肩。
您随意。
他不说话,当他不存在总可以了。
于是接下来付西尘就看见某人为了哄小仙女,连脸都不要了,付西尘震惊得人都麻了。
会还是九哥会。
某人一开窍简直不是寻常人能比的。
霍九辞捻着粉色小兔子饼干递到了云织的嘴边就这么投喂着小姑娘。
看见小饼干的云织的小眼神一下子亮了。
她有原主的记忆,对小世界的食物好奇得不得了。
“嗷呜”一口就咬掉了粉色小兔子的脑袋,然后云织的眼睛变得更加亮晶晶了。
“好吃!草莓味的!”
云织眨着星星眼,仰头看向霍九辞,看得霍九辞心里软糯极了。
谁家的小姑娘这么可爱这么甜啊?
哦,是他家的呀!
怪不得简直甜到了心底里了。
霍九辞觉得,以往二十几年的生活会感觉到黑暗无趣,那都是因为小姑娘不在身边呀。
如今遇见小姑娘的每一秒,霍九辞都觉得有趣有意义极了。
就是他家小姑娘咬着小饼干脸颊一鼓一鼓奶呼呼的样子也令他喜欢极了。
若是之前有人告诉他以后会对一个小姑娘心心念念,他肯定是不屑的,说不定还会将人狠狠揍一顿。
但是现在,见到小姑娘的第一眼,他就自愿沉沦了。
若是多年的磨难是因为要用全部的运气来遇见小姑娘,霍九辞想,如此他也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的。
只希望小姑娘能一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你也吃呀,好好吃的。”
云织就着霍九辞的手将自己咬掉了兔头的粉色小饼干推到霍九辞嘴边,眨巴着眼睛看着霍九辞。
好吃的,当然要和小可怜分享了,从捡到小可怜起便是如此了。
云织动作做得十分自然,好似练习了成千上万次了。
“小仙女,九哥不吃……”
霍九辞最讨厌吃饼干之类的东西,作为兄弟的付西尘当然知道,下意识就开口,下一秒却啪啪打脸。
只见霍九辞张嘴就咬住了没了兔头的小饼干,一点不带犹豫的,还看着云织的星星眼轻笑了一声,整个人显得温柔极了。
付西尘打死也没想到,有一天“温柔”两个字也能用在他家九哥身上,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