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浅兮司硕

第1章 不经意间的对视
九月,是开学季。
燥热的天气将凌城一切烤得金黄,窗外的知了都倦于啼叫,却是岁月静好的代表。
室内的程浅兮坐在教室窗边,听着讲台上教授有催眠魔力般的声音,困到打了好几个哈欠。
托腮望向窗外,瞥见后山有一群身穿蓝色衣服的人在那头训练,顶着烈阳。
她注意到为首的人。
其他人都在阴翳下站队,唯有他兀自接受太阳曝晒,纵使这样,他的动作仍不含糊,带领其他人完成热身。
相隔距离远,程浅兮看不清对方的具体相貌,但隐约能看见露出来的那双臂肌肉线条明显,如同山峦丘壑。
一袭薄衣下的宽阔胸膛刻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这个人的怀中应该很有安全感。
这是程浅兮对他的第一感觉。
“刚才教授说的那个消毒药剂,叫苯什么?”
旁边的金玥玥轻轻捅了捅她的胳膊,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嗯?”程浅兮一脸懵,她愣是半点内容都没听进去,“不清楚诶。”
“苯扎溴铵。”前排蔡晓桑提醒。
“好,谢谢。”金玥玥笑,正准备做下笔记。
随后又抬起头重新看向程浅兮:“苯扎什么?”
程浅兮再次一愣,凭借着回忆出声,“苯扎铵溴?”
“是苯扎溴铵。”蔡晓桑再次回应。
金玥玥点点头,记下。
程浅兮盯着她们的动作,才意识到该做笔记。
抬笔,盯着课本上空了的一格陷入沉思,“什么溴铵来着?”
“苯扎溴铵。”蔡晓桑叹了口气,略显无奈。
程浅兮吐了吐舌头,下意识道歉,灰溜溜照着金玥玥递过来的笔记抄下来。
她对医学一窍不通,却被迫选择了医学专业。
本就不感兴趣了,现在面对着这些东西对她来说简直天书,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窗外忽而传来阵阵跑步的声音,伴随着整齐划一的口号。
猜想应该是方才那群人的动静,她再次侧头好奇的盯着看,目不转睛。
“我们学校隔壁是消防站,他们每天都会在后山训练,这种声音大家习惯就好了,也别被影响到。”教授提醒他们。
原来是消防员啊。
程浅兮指尖点着桌面,对于这个职业除了敬佩之外,还有股很熟悉亲切的感觉。
正准备收回目光。
恰巧的,为首那人在此刻抬眸,两人视线碰撞。
就是她方才一直在偷看的那个人。
程浅兮呼吸窒了窒,就这么愣愣与他对视着,甚至不能确定对方是否也在看她,但有股很奇妙的暖流在身体内涌动。
那边的人只停留了几秒钟的时间,很快便低头继续自己的动作。
同时,程浅兮察觉眼前一暗。
意识到不对,赶紧回头,与拎着教棍站在身旁的教授大眼瞪小眼。
“你,上来演示包扎手法。”教授点名。
吓得她立刻精神,抿唇应好,灰溜溜往讲台过去。
教授将手搭在她面前,“假设我的手臂现在受到了刀伤,你应该怎么处理?”
刀伤?
程浅兮面对着各式各样的绷带无从下手,头脑一片空白。
尝试依靠自己的基本常识对着教授的手缠绕,余光注视着教授的神色,她就知道她做得八九不离十。
稍微松一口气,最后却在收尾的时候顿住动作。
应该打什么结来着。
啥都不懂的她最后打了个蝴蝶结。
换来的是教授无语的神情:“……我看起来很有少女心?”
程浅兮红着脸,哪敢说话。
教授摇头,并无意为难,拆开纱布近距离演示,“第一圈稍斜,第二三圈环形,先打半结,再绕一圈后再用活结,记住了。”
“嗯。”她立刻回应。
“回去好好练习,明天的课我再来检查。”
“……”
开学第一节课就被教授记住,并不是一件好事。
后面的课程浅兮也没敢再划水,撑着精神老老实实认真听课。
直到熬到下课,程浅兮才放松下来,心情也随着轻快不少。
“走啦,吃饭去。”金玥玥自然拉着她的手,主动邀请。
“好。”
眼神下意识再看向窗外,烈阳依旧,但已然不见有人在后山。
回想起那个无意间的对视,少女的心弦莫名被轻轻撩拨。
踏出教室,手机同时振动几下,在看见来电显示时程浅兮的眼神淡漠了些许。
交代一声后走到栏杆处接通,“喂,妈。”
“怎么样,开学第一天还习惯吧?”电话那头的声音是温柔的,挂着不浅的笑意。
但程浅兮表情没什么波澜,“嗯。”
“房子呢?找好了吧?”女声继续问道。
“找好了。”
“那就行,你今晚有时间的话先过去打扫,明天时准应该就过去了,你们兄妹俩恰好能有个照应。”
程时准是她的亲生哥哥,今年刚从军校毕业,选择成为一名消防员,在其他地方训练了几个月后恰巧被调到她们学校附近的消防局,兄妹俩又能在一起。
程浅兮应好,很快挂断电话,同样收起眸眼中的冷漠。
走到金玥玥身边,“走吧。”
金玥玥没什么反应,她正盯着布告栏上的内容全神贯注。
程浅兮不禁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什么呢?”
“我们医学院的学长。”金玥玥出声,话语间带着崇拜,“他是教授的得意门生,属于临床跟科研都超级厉害的人才,最关键是……”
她一笑,又指着上边贴着的照片,声音逐渐花痴,“他长得好帅啊!”
“……?”程浅兮失笑,“你到底是更喜欢他的颜值,还是更喜欢他的才华?”
“都喜欢。”金玥玥抬起手机拍了张照片保存起来,“可是他的成就已经优秀到颜值只是加分项了。”
程浅兮只是扫了眼,学长是很阳光干净的长相,图片上的他微微笑着,却似一阵春风,温馨暖和。
落在下边贴着的名字上:许景肆。
他就是许景肆?
程浅兮缓缓蹙眉,拉着金玥玥的手,“走吧。”
“好。”金玥玥点头,没察觉到程浅兮的异样。
继续出声,“对了,我们学校还有一位超级厉害的学长,计算机系的,拿过多项全国大奖,可惜后来好像退学了,从此他的事迹只成为一个传奇。”
“嗯?因为什么退学?”程浅兮问。
“不清楚,这些事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那位学长之前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据说身材气质特别有范。”
“就是不知道后来出了什么事,他大二过后休学了半年,之后再也没有来过学校,关于他的事情几乎成了未解之谜。”
程浅兮安静的听着,并没有在意。



欢迎大家入坑~这里是一个关于暗恋与治愈的温馨小甜饼。
1v1双洁,双初恋。
喜欢的点个收藏投个推荐票8!

第2章 对方在跟踪她
金玥玥持续孜孜不倦表达自己对大佬的敬佩,这是刚踏入大学校园的斗志,他们就是她看齐的目标。
但与她不同,程浅兮是迷茫的,很多事情如同一块石头持续压在心底。
正失神间,一时没看清前方路况,在拐角处倏地与迎面而来的人相撞。
没站稳踉跄了两下,面前双手赶紧拉住她,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扑面而来。
同时极其温柔的声音回荡在周围,“抱歉,你没事吧?”
程浅兮摇摇头,“没事,谢谢。”
对方主动弯腰替她捡起掉落的水壶,递给她,“小心点。”
而旁边的金玥玥注意力始终落在那人身上,认出对方,惊讶的捂住嘴。
难以置信出声,“许……许学长?”
许景肆礼貌回应,“你好。”
金玥玥秒变小粉丝,手足无措,“学长好,我们也是临床医学的,今年刚大一,很荣幸能见到学长!”
“原来是小学妹。”许景肆的声音很温柔,挂着细细的笑意,显得很容易亲近。
金玥玥激动得快哭出声来,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最后只端正站直,憋出一句话,“学长你是我的偶像,我会努力向你看齐的!”
“好,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能成为同事,加油。”许景肆鼓励她,简单一句话却在小学妹的心里埋下了很深的种子。
目送他渐行渐远的身影,金玥玥的心情仍然是激动的,拉着程浅兮的手蹦蹦跳跳。
“我竟然见到许学长了!他本人比图片更好看,而且他真的好温柔,待人好好啊!他还鼓励我!”
程浅兮微微笑着回应,再次看向许景肆离开的方向。
他是真的很优秀,不难感受到他满腹经纶却又为人谦逊,言行举止都让人觉得很舒服。
可是。
她对这个人有偏见。
……
晚上九点半,程浅兮才结束满课的一天。
凌城大学是全国顶尖学府,是很多高考生的目标,可真正来了才知道,压力是真的很大。
兴许是有才识的人太多,在这种衬托之下,显得人特别渺小。
这种压力在程浅兮刚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感受得淋漓尽致,譬如课程安排从早晨八点持续到晚上九点半,压根没法给正处于迷茫的她安静下来思考的时间。
回寝室洗了把脸,她又得出门,记着母亲交代自己的事,过去出租屋打扫。
疲惫的收拾好东西,朝其他人挥手,“今晚我就不回来了,明天见。”
出门的同时收到程时准打过来的视频通话。
接通,她的脸上总算有了笑容。
“你气色怎么那么差,不会是刚下课吧?”
视频对面的人一头干练清爽的平头,但眉眼间仍不失少年的阳光与锐气,声音更如他的相貌那般明朗。
听见他的声音,程浅兮不免挂上些撒娇,“嗯,我上了一整天的课,现在还要回出租房整理。”
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深厚,小时候两人经常打架,长大后关系倒是亲密无间。
不过自从程时准成为了一名消防员后,生活忙碌,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么辛苦?不过我也刚结束训练,我们扯平了。”程时准笑着,“你实在太累的话也不用非得现在过去,等我去凌城之后随便打扫一下就能住了。”
“没事,我今晚顺道住在那。”程浅兮只道。
“那行,你注意安全哈!有事打我电话。”
兄妹俩的聊天并没持续多久,程时准临时被叫有事,匆匆挂断。
他们之间的很多次聊天都是这样,消防员这一行是真的忙,况且需要随时待命,辛苦得很。
还记得程时准刚踏入军校的时候身材微胖,结果毕业时像是换了一个人那般,肌肉健硕饱满,身材也高大成熟许多。
那段时间程浅兮天天听他吐槽,自然也知道这其中的不易。
收起手机,程浅兮同时止住脚步。
盯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以及寂静无人的道路,内心不自觉发怵。
好像走错路了。
她刚来到这边,人生地不熟,就连校园内的路都认不清楚,更别说校外的情况。方才只顾着跟程时准聊天,没注意看,此刻才发觉这条路不大对劲。
手上点开手机地图,手机屏幕的光线在此刻的环境中竟显得那么耀眼。
很糟糕的是,她发现自己足足多绕了一圈,更糟糕的是,前方的路是小路,没有一盏路灯,更没有人经过。
她的动作有些迟疑,但不管是前方还是身后都是一片黑暗寂寥,她别无选择。
有点害怕,抬手重新拨打了程时准的电话,却无人接通。
关键时刻还是靠不住。
程浅兮在心中暗骂了程时准一声,深呼吸替自己壮胆,认怂硬着头皮往前行走。
夜晚十一点,即使是快节奏的凌城也结束了整天的忙碌,世间万物俨然进入睡眠。
“吱——”身旁突然传来声音。
程浅兮被吓到跳了起来,同时瞥见一只老鼠飞速从面前蹿过。
吓死人了。
她抚着自己的胸口,用了好久才缓过来,本就弱小的心灵可经不起这么刺激。
低眸看了眼地图上的信息,还有好段路要走,前方更是看不到半点光亮。
想着,她打开手机手电筒。
兴许是心理因素作祟,偏偏点了好几次都不小心误触,好容易成功打开,却突然瞥见地上多出一个人影。
她身后什么时候有人了。
心跳得特别快,在这种环境之下让她更加警觉起来,拐身走到另一条巷子。
这边路杂,很难有这么巧的事,可她发现身后的那个人也跟着拐了进来!
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她咬着嘴唇,努力保持冷静,加快脚步再次转了个弯。
“啪嗒,啪嗒。”脚步声仍在。
那个人再次顺着她的路径过来,她走到哪,他便跟到哪。
对方在跟踪她!
程浅兮瞬间被吓得呼吸骤停,大脑一片空白,无助的感觉涌上头来。
怎么办。
难以完全保持冷静,但本能告诉她,应该往大路跑!
呼出来的每一口气都在颤抖,她再也没办法考虑什么,撒腿用尽最快的速度向前跑去。
手机手电筒传出来的灯光胡乱往四周散,偶尔落在她身上,偶尔照到身后那个人上。
那个人显然也察觉到异常,动身追着她跑了起来。
静谧的巷子,嘈杂的脚步声明显,气氛也越来越焦灼。

第3章 小姑娘,可以辛苦你帮我包扎么?
瞬间,绝望、害怕、无力情绪交杂。
程浅兮感觉四肢都不是自己的,只有的是突破了自己极限的奔跑速度,这是她的求生本能,她现在只能跑,绝对不能被抓到。
她才19岁,还是个大学生,人生才刚开始,绝对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可是她好累。
为什么这里没有人经过,为什么这里这么偏僻。
她好像快撑不住了……
她应该怎么办。
女孩的动作有所放慢,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她眸眼中都是绝望,她跑不动了。
可就在这时,她看见了前方有亮光。
就像是死灰复燃,一点一点被磨灭的意志又重新被点燃了起来,她咬破了自己的唇,血腥味在脑海中冲击着神经,让她不顾一切再向前奔。
“救命,救我……”
她想大喊,但是根本发不出声音来,喉咙酸哑得要命,全然没有力气。
可是身后那个人越来越接近她了……
终于,她看见了从那边的亭子内有人走出来。
对方的动作有些匆忙,朝她的方向快步过来,身后那人连情势不对,骂了声粗话后火速转身往回跑。
程浅兮仿佛看见一束极其耀眼的光,洒在她的身上,照亮了她的世界。
她什么都不知道了,直直朝出现的人身上扑了上去。
娇小的身影被宽硕的身躯覆盖住,空气随着她的大口喘气而显得凌乱不堪,但男人紧紧圈住她的怀中安全感满满。
她的手无助的拽住对方。
意识朦胧间,她听见了富有力量的声音:“别怕,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
男人拍了拍她的肩膀,目光再看向不远处那个还没来得及消失在拐角的身影,很快反应过来。
轻轻松开怀中的人,快速朝她道一句:“这里很安全,你先进去里边,等我一下。”
遂后二话不说立刻追上去。
从身后又过来了好几人,同样追上去帮忙,周围极其混乱。
程浅兮只瞥见模糊的人影从自己面前穿过,但无暇去理解什么。
那种恐惧感仍然充斥着她的整个世界,双腿发软,直接往旁边摔。
但并没有摔倒在坚硬的地上,她能感受到自己被打横抱起,走向了一个有暖黄灯光的温暖环境中。
周围过来的人也越来越多,这种气息稍微能抚平她心中的恐惧,但仍心有余悸。
过了好片刻,她才缓过神来。
身边不知道是谁递过来了一杯温水,她轻轻捧着,手仍有些哆嗦。
目光落在周围的环境打量一圈,才意识到自己跑到了消防站里边,也算是福大命大,逃过了一劫。
呼吸渐渐放缓,才想起方才抱住自己的那个人。
他好像去追那个跟踪她的不法分子了。
心情骤然紧张起来,程浅兮站起身往外望,手上杯子中的水顺着她的动作溢出来,打湿了衣服一角。
“他们怎么样了?没出什么事吧?”她看向这边仅剩的一名消防员。
对方神情同样有些担忧,但只安慰她,“我们过去了好几个帮手,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程浅兮点点头,心情并没有半点放松。
她并不知道那个人有什么意图,但这种人怕也会做出更偏激的事情,她总有种隐隐的不安。
“他们回来了。”身边传来一个声音。
程浅兮立刻站起身朝前看,却在见到被好几个人中间架住的那人的时候心情一愣,方才的那种恐惧感又瞬间涌上头来。
握了握拳,不自觉往后退一步。
“丫的,这人看起来是惯犯了,身上还带刀。”
“想死是不是,竟然把注意打到这边来了。”
“先把他绑起来吧,等警方过来处理。”
那个人被好几名消防员压制住,完全动弹不得,但仍咬牙切齿,时不时朝程浅兮露出猥琐的笑容。
程浅兮眼眶红红的,赶紧别开目光,死死掐着自己的掌心,手凉到夸张。
虽然知道这里很安全,但她还是止不住会害怕。
特别是,刚才差一点就被抓住了。
下一秒,打斗声传来,跟踪犯被人狠狠踹了一脚,痛到面目狰狞却仍被押着无法动弹。
“死到临头还不安分。”
司硕骂了一句,又看向其他人,“把他带出去吧,人家小姑娘还在这,对她不好。”
闻言,其他人了然,很快便将跟踪犯拖了出去,同时等着警方过来。
空气中的躁动散去,缓缓的,程浅兮心情放松很多。
她没想到那个人会考虑到她的感受。
再看向他的时候,眼神中满是感激,“谢谢。”
“没事,应该做的。”对方只简单回应。
但他的唇有些发白,气色看起来不太好,程浅兮目光落在他捂着的手臂上,发现他的指缝间竟然一直渗出血。
他受伤了!
程浅兮焦急刚想迎上去,但显然有人率先发现他的伤势,已经拿了医药箱过来。
好像没有她可以帮忙的事情,她干愣在原地,呆呆注视着他们。
“你甚至不知道他身上带着刀你就一个人冲上去了,还好我们及时赶过去支援,不然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能想象吗?”张教导员在司硕身边教育他,有些恼意。
而司硕只是无所谓的笑笑,“我这不是没事么?一点皮外伤,死不了。”
“你就是太莽了,做事之前能不能想想后果?”张教导员又气又无奈。
他太了解他了,无依无靠,什么事都冲在前头,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
这么多年了,愣是一点都没改变。
司硕并无意跟他拉扯什么,目光落在程浅兮身上,停顿片刻。
“血淋淋的,小姑娘还是别看了。”他抬起沾了血的手望旁边摆,“去那边坐着吧,等会警方过来可能还要麻烦你做口供。”
还没等到程浅兮说话,手臂传来的痛感又让他吸了一口凉气,“嘶,痛。”
下意识的,程浅兮也跟着提了口气,脱口而出,“轻点……”
刚说完,她便有些窘迫。
毕竟是人家的事,她不好参活,可对方是她的救命恩人,好似当即她的手也开始痛了,便不自觉间就喊了出来。
连忙低下头,耳尖有些发烫。
那边却传来了笑声,“你倒是帮我把话说出来了,不怕?”
程浅兮摇头,“我是学医的。”
……虽然只是只菜鸟,她才刚上了第一天的课。
“没事的小姑娘。”在旁边的是一位约莫三四十岁的人,他同时继续处理着司硕的伤口,“他就该记住这点痛感,下次才不会这么冲动。”
“嘶。”司硕再次痛到蹙眉,“你真当我铜头铁臂?能不能轻点,不能的话一边去,我让专业的来帮我。”
突然被cue的程浅兮:?
专业的?指的是她吗?
紧接着就接受到了男人的眼神,“小姑娘,可以辛苦你帮我包扎么?”

第4章 安全感
“啊?”程浅兮一顿,白天刚被教授嫌弃过的手法又浮现在眼前,“……噢。”
但她并不确定自己能否胜任。
张教导员默默摇头,起身让位,心情颇感无奈,“你啊,真拿你没办法,看见你这死样子就烦,你让姑娘帮你吧,我先出去看看情况。”
室内的空间只剩下程浅兮跟司硕两个人,没了其他人帮忙的程浅兮脑袋一空,突然又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干什么。
直到司硕盯着她,“怎么了,医生?”
“……”程浅兮轻咳两声,蹲在他身边,盯着地上的药若有所思。
司硕还以为是她惊魂未定,突然感觉自己为难了一个小姑娘,“吓傻了?”
“不是,没有。”程浅兮赶紧回答,手上在医药箱中摸索。
“那就行,我看你的反应还以为你对我有意见。”
“……”不是这个原因。
程浅兮抿唇,“刚才进展到哪?”
“下一步应该是消毒。”司硕提醒她。
消毒啊……
白天刚学过的新鲜知识点,程浅兮眼睛一亮,“用苯扎铵溴!”
注意力立刻在医药箱中寻找。
司硕察觉到不对劲,提醒:“那叫苯扎溴铵。”
“……”
第不知道多少次把名字叫错。
程浅兮懊恼,埋着头灰溜溜找到消毒液的位置,手一抖甚至差点掉落,分明是个再常规不过的操作,她却紧张到不行,生疏的动作极其僵硬,一看便知道是新手。
不禁让司硕开始担心自己手臂的安危。
就这么盯着她认真却略显心虚的模样,稍加思索,“你真的是学医的?”
有种被拆穿的羞耻,程浅兮难为情,“我刚开学,还没学多少内容。”
“怪不得。”司硕囔囔一句,“那你还得多练啊。”
程浅兮一愣,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嫌弃了。
略显窘迫的低下头,手甚至无处安放。
“打击到你了?”司硕也察觉到不对劲,便出声安慰这个小姑娘,“我没有别的意思,刚开始学医,不熟练很正常。”
“没有。”她只是在救命恩人面前出丑,有些过意不去。
司硕的语气也柔和了些,轻轻摁住她发凉的手,从她手上接过药水,“看好了,我教你。”
“……”
程浅兮显然没想到他会有这个反应,被吓得心砰砰跳得很快。
却又立刻全神贯注,盯着他手把手教学的动作。
他讲解的嗓音独特低沉,却刻意多了几分温柔,担心她听不懂似的,语气放得很缓,像是在教一个小孩子。
一个字一个字,唤入了少女的心中。
气氛似乎多了几分氤氲,程浅兮的思绪渐渐飘远,不知不觉中,注意力便落在了司硕的侧颜上。
眼前这个人虽然神情态度都是柔和的,却消散在极其深邃的眉眼中,落在额头沾了点汗珠的发丝增了几分桀骜。
年纪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但面容上倒是挂着与年纪明显不符的成熟。
两人似乎判若云泥。
“看清楚了么?”司硕坦然盖上药水的盖子,抬眸对上那双极其清澈的目光。
一顿,竟有片刻的失神。
但很快收了回来,“没仔细听?”
偷看被抓住,程浅兮深吸一口气,任由内心小鹿乱撞。
轻声强调,“我听了,还记在心里了。”
“嗯。”司硕随便应了句,错开小姑娘炽热的眼神,没再说什么。
而后才意识到自己少了个最重要的步骤,“接下来是包扎……”
“包扎我可以!”程浅兮立刻抢过话,动作神情殷切,眼睛坚韧似有星星闪烁。
方才她被司硕嫌弃了,内心持续有些不舒服,但包扎的手法是她被教授亲自指点过的,势必要一雪前耻。
司硕动作顿了下,没有直视她的眼睛但也能感受到她的决心。
“提前预习过了?”他打趣缓解气氛。
程浅兮老实摇头,“这是我们今天刚学的内容,我还被我们教授点名上台演示。”
“表现怎么样?”
“……我被批评了。”程浅兮的声音愈发低,紧接着又立刻强调,“但是我现在已经掌握了要点,不会有问题的。”
清脆的笑声传来,但并不是令人不适的嘲笑,反而富有抚慰人的魅力。
“看来你不仅仅是个新手,还是学渣。”
司硕出声,但还是将手伸到她面前,表达对她的信任。
程浅兮撇撇嘴,按照脑海中的步骤缓缓进行,全神贯注,完全不敢分心。
但她没看到的是,与她近在咫尺的那个人始终盯着她的动作,就怕这位学渣医学生会对他的手做出什么事情。
忽而察觉到异样,司硕拧眉,露出痛苦面具。
给一个受伤的人包扎得这么紧……是担心他出的血不够多吗?
“你……”他刚准备提醒。
面前的小姑娘立刻抬头,睁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错愕盯着他,她刚哭过,眼睑还泛着红晕,此刻像是朵表面脆弱但顽强矗立的花,让人不忍心打击她。
“怎么了?”
“……没事,你继续吧。”
“噢。”
“……”
小姑娘再次低下头,司硕侧头掐着眉心,独自承受这种酸痛。
现在他知道她的教授为什么会批评她了。
但是,人家小姑娘也是好心,况且是他先提出来的。
他总不能磨灭了她的热情。
……
结束包扎之后司硕刚准备找个借口离开偷偷去松绑,但恰好警局的人到达。
他立刻换上严肃的面孔,无暇再管手上的痛感。
侧头注视着程浅兮,“估计需要你帮忙做口供,你可以么?”
程浅兮点点头,“可以。”
“行,害怕的话就告诉我,跟我过来。”
司硕正直坚定的声音稍微抚平了程浅兮内心不安的思绪,她跟在他宽硕背影后,被巨大的安全感包裹。
在警方的提问下,程浅兮大概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回想起方才的情形时仍会觉得恐惧,但一回头司硕就在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让她觉得无比心安。
很快确认跟踪者的身份,这个人原先就有案底,前段时间刚出狱,没想到死性不改,又躲藏到这边来接着动邪心。
还好周边暂时没有其他人受害,程浅兮也成功脱险。
接下来的其他事情,还得立案做进一步处理。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程浅兮在这一刻是最安全的。

第5章 有事拨打119,或者110也行
那个人很快被警方带走,消防局中的喧闹也渐渐淡了下来。
司硕倚靠在门口,抬手点燃根烟,吐出来的烟雾飘散在夜色中。
“手怎么样,没事吧?”马智浩过来蹭烟抽,顺便关心几句。
“一点摩擦,皮外伤。”司硕简单回应。
伤本身不严重,严重的是处理伤口的过程。
此时过了有段时间,他的手俨然没感觉,倒也懒得去松开。
“那就行,你又被老张训了吧,他最看不惯你这个不要命的样子。”马智浩笑嘻嘻,似乎话里有话。
司硕懒得应他,盯着挂在天空的月亮,又抽了口烟。
“你今晚执勤?”马智浩又问。
“嗯。”
“在等那个被跟踪的女生?”
“是。”
“那行,她还是隔壁凌大的学生,碰到这种事应该吓傻了,你送她回去的同时顺便好好安慰一下她。”马智浩夹着烟朝他摆了摆手,也没打算多呆,“我回去休息了,困死我。”
马智浩前脚刚离开,程浅兮恰好从室内出来,动作缓慢神情迷茫。
见到她,司硕将手中的烟掐灭,来到她身边。
“住哪?我送你回去。”
闻言,程浅兮侧头看向他,显然没想到他还在这。
他身上的烟草味道有些刺鼻,但是嗓音格外好听,也能让素日不喜烟味的她并不反感。
女孩心中暖流不停涌动,“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换来的却是毫无感情的反问,“难道你敢自己回去?”
“……”她不敢。
但他怎么这么凶。
“你住哪?”司硕已经主动替她拎起她的东西,问道。
“瀚海公寓。”程浅兮掏出手机,准备打开导航,“我不认识路,但是可以跟着导航走。”
闻言,司硕顿了顿,“不用了,我认识那里,带你过去就行了。”
“噢好,谢谢。”
程浅兮没多想,只猜测他应该在凌城呆了很久,以至于路线都能记住。
两人行走在无人的小路中,阴暗的环境也因为多了一个人而显得格外安全。
程浅兮并无恐惧感,心情缓和了很多。
她盯着路灯下两人步调一致的影子,“今晚谢谢你,麻烦你了。”
“没事。”
“还有你的手伤,真的很抱歉,你记得定期换药,尽量别碰水,多补充维生素。”她继续叮嘱。
“……”司硕没回应。
她这么一说,让他想起方才她那雪上加霜的包扎。
手又莫名开始发疼。
但程浅兮不知道他都在想什么,只低着头走着自己的路。
直到听见对方的叮嘱,“这边位置比较偏僻,女孩子一个人还是少走夜路。”
“嗯好。”程浅兮努努唇,“以后不会了。”
司硕继续道,“小姑娘家,要注意安全。”
小姑娘?
程浅兮想起,晚上他好像一直都是这么称呼她的。
鼓起脸强调,“我不小,我都19岁了。”
司硕反问,“19岁不是小姑娘?”
摇摇头,“不算。”
况且,她觉得眼前这个人也比她大不了多少吧。
“那你多大?”她趁机抬头盯着他问。
“26.”
唔……大7岁啊。
“那也没多大嘛。”程浅兮囔囔,得寸进尺般试探性询问,“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我姓司。”
程浅兮仍不死心,“司什么?”
“司硕。”总算得到了他的回应。
“司硕?”程浅兮轻声重复了一遍。
她的声音很细软,不尖,从她口中念出来的名字好像是一团棉花,让人情不自禁陷入到这种绵松之中。
司硕扫了她一眼,“嗯。”
女孩唇边的笑容更加灿烂,“我叫程浅兮。”
程浅兮。
司硕在心中默念。
与她的人一样很温文的名字。
两人没再有过多言语,很快到达目的地,司硕将她送到所住的那栋单元楼下,他沉默片刻,“你住在这?”
“嗯呐。”程浅兮回答,“难道你也是?”
这话并没有得到回应,对方只对她道,“注意安全,走了。”
“等等……”程浅兮叫住对方,站在他面前,“那个,我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
男人一顿,但紧接而来的是毫不犹豫的拒绝,“抱歉,我们有规定。”
“这样啊。”程浅兮失落的垂下眸,揣手手心情复杂。
司硕睨视她片刻,最后留下一句话:“有事拨打119,或者110也行。”
道完后,便转身离开。
“……”盯着他孤傲的背影,程浅兮沉沉叹了口气。
她想要的分明是他的电话,才不是119。
……
程浅兮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心情虽然没有了方才的恐惧,但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她将门反锁,确定很安全后搬了把椅子堵住,想了想还不够,又在门把手上放一个玻璃杯子。
随后才瘫软在沙发上,四肢没什么力气,也有些发酸。
被她冷落许久的手机不断闪烁亮光,她想起什么,才拿起来看了一眼。
是晚上程时准给她拨打过好几个电话,她都没有注意,同时伴随最新发过来的信息:
【怎么不接电话?出了啥事了?】
回拨电话,她继续躺在沙发上,盯着洁净空荡的天花板。
几乎是秒被接通,“程浅兮?”
“嗯。”她回应,声音有些疲惫,但不想让程时准担心,只能收拾好心情故作轻松。
“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又消失了那么久?发生什么事了?”程时准的声音很急切。
程浅兮摇摇头,“没事,估计是不小心点错了。”
程时准现在人也没在凌城,说了只能让他白担心,以他的性子,没准还会冲动连夜过来,到时候更麻烦。
“那就好,你差点吓死我了。”程时准没多想,同时松了口气,“你们学校那边位置比较偏,平时注意点,没事的话也别瞎跑。”
“嗯。”程浅兮轻轻的应着,捏了捏自己的指尖,“你过来的时间确定了吗?”
“还没,估计得推迟两天,到时候确定了我再提前跟你说,你别太想我。”程时准笑嘻嘻回应。
程浅兮失笑吐槽,“谁想你了,净自恋。”
兄妹俩贫嘴几句,不久后挂断电话,空间内重新恢复沉寂,空荡荡的。
轻叹了口气,程浅兮被迫起身,在家中简单整理打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