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木林栖

第1章 你只是我的一个

  我活在最黑暗最肮脏的深渊里,奈何命运眷顾,一束光从裂缝挤了进来。
  每一个辗转难磨的深夜,我都在想你。--唐木
  ......
  大雨又开始淅淅沥沥下,整个南城笼罩在一层浓厚迷雾之中。
  林栖却不觉得看不清前路。
  因为她刚拿到医生递给她的产检单。她已怀孕三个月。
  三月。
  该是三个月前她陪他去旅游时......
  听人说,人在旅游心情愉悦时有的孩子,会长得很好看很聪明。
  且唐木当年是全省理科状元,考了七百二。
  林栖回想着以往两人恩爱缠绵,他细致入微照顾她,缠着她喊“姐姐”的模样。心中对这个孩子又倾重许多。
  这是连接着他和她生命的血脉,是他们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想到这儿,林栖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出奇大方打了个出租车往两人租下的住处赶。
  满目兴奋到家门口,门没关,他回来了?
  她一个“唐”含在喉咙还未完全喊出来,便听到里侧传来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嗓音。
  那么低沉好听,曾经叫她于无数个他缠着她时,叫她没法抗拒的声音。
  叫她醉生梦死,叫她放下一切毫不犹豫跟他在一起的声音。
  却说着那么狠毒亵玩的话。
  他说:“她不过只是我的一个玩物,玩玩而已。当不了真。”
  她不过只是我的一个玩物,玩玩而已。当不了真。
  这一字一句,仿若锋利且带着冰峰的尖刀利刃,毫不留情直直刺入她喉咙。
  她本能往后退了一步,感觉浑身上下全都是麻木的。
  心也被一双大手紧捏着,产检单被她拽成褶皱。
  巨大的变动冲击快要让她呼吸不过来了。
  若不是有一只脚悬空到楼梯那一阵悬空感瞬间叫醒她,让她憋着口气紧抓着生了锈的斑驳楼梯扶手,手心被铁锈尖锐部分刺入骨血,迫她面对现实,说不定现在她已瘫软倒地。
  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从楼梯间下楼的,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让泪憋回眼眶的。
  整个人跟个机器人一般,没有一点儿生机。喊了一个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儿时,她才恍然想起,自己竟没有一点儿退路。
  没有家人。
  学校寝室她也没要,当初被唐木一声声“姐姐,别住寝室了,我租个房子,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我想你,一晚上看不见你我都活不下去”。
  少年是外人眼里出了名的暴戾坏蛋,禁欲,没有人情味烟火气。
  却偏偏在她面前,像个要糖吃的单纯孩子。那一双明眸灿如星河。看向她时永远清澈,撒娇喊她一声“姐姐”,叫她莫名心软。
  现在回想,她是着了他的道了。他真会演啊!
  那些缠绵纠缠瞬间。
  那些抵死相爱的日日夜夜。
  她以为自己过往十几年没遇上他的那些苦日子,全都是上帝为了让她遇上他设置的障碍。
  上次回老家,她还在奶奶坟前大言不惭说找到了爱她的那个人,说自己要过上幸福生活了。
  可是......
  全都是假象,全都是骗子。
  “美女,去哪儿啊?想好了没?别耽误我挣钱呀!”
  司机的催促,叫林栖终于忍不住滴落两滴泪出来。那滚烫的泪落在她嫩白手背。一下子烫醒了她。
  “去G大。”
  车子几乎立马冲出去。司机带着疑惑目光从后视镜看她。
  她伸手挡住脸,紧张翻纸巾擦脸。
  她没想到,自己悉心修筑的脸面,从那个破烂小山村走出来,成为全村唯一一个上大学的人的脸面。被击垮,不过只需要他一句话。
  好在一道手机铃声冲破这死寂一般的沉闷气氛。
  “请问是林栖吗?”
  “我是。”
  “去英国那个申请,我们有查询到你主动放弃了。给你打电话,再三确认一下,你真的要放弃吗?名额可是有限......”
  “我去!”
  她几乎毫不犹豫着急着冲那边喊。那举动将司机都刺激到。
  她又靠回去。
  “我去,麻烦你们帮我办理一下。好的,谢谢。”
  挂断电话,她紧了紧手里手机,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
  某个瞬间,突然开口说了句:“我要去英国留学了,激动了一点儿。”
  不知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前面司机听。
  司机道了句“恭喜”。
  她点头道谢。
  城市夜景不断在车窗倒退着,那一处出租房建筑,早已不在她视线中。
  永别了,南城。
  愿此生,再也无人叫我姐姐,用软刀子一点点挖我这一颗寂寥早已空洞的心。

第2章 回国
  五年后。
  南城某墓洞现场。
  “麻烦让一让。”助理小李帮林栖喊旁边两个高大粗犷男人站开一些。林栖见缝插针一般挤入洞中。
  只探步往前看了一眼,便退回来开始跟周围施工队交谈起来。
  在某个瞬间喊小李递东西时,发现小李没反应。
  侧眸,发现小李视线正盯着某处直勾勾望着。
  什么这么好看?
  她也顺着他视线盯过去。只一个刚毅侧面,忽地就将她尘封已久的熟悉因子全都激发出来。
  那一瞬间仿佛血液逆流,差点没站稳步子。但好在她调整得快,在唐木视线扫向她之前挪开。
  “干什么呢?不想下班了?叫你听不见?”林栖拍了一下小李手臂,叫醒他。
  “噢!”小李恍然回神,忙道歉讨好:“不好意思一不好意思。”
  但还是特别不要脸地重复了一句:“叫我做什么?”
  “拿手套来。”
  “好,我这就去拿。”
  只是小李再回来时,给她带来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当时林栖正蹲在洞口仔细查看探测。
  小李说:“林栖姐,手套......忘在单位了......”
  林栖闻声身形顿住,缓缓回眸。
  小李忙解释:“走得太......太快了,要不我现在去买,我现在就......”
  只是一句话还未说完,林栖正准备撑着膝盖起身训他时,眼前一双手将手套递过来。
  那双手,骨节分明纹理分明,修长,且保养极好。是男性中难得的骨相皮相整合的手相。
  只一眼,就足以让林栖怔住。
  曾经,她无数次臣服于那一根根分明又好看的手指下。
  “用我的。”
  小李瞧这场面,忙拍手叫好:“太好了,不用单独出去买了,林栖姐,我们运气真好。”
  但高兴归高兴,只是这气氛好像叫时间停止转动了一般。唐木那只漂亮的手悬在半空,却不见林栖有半点要伸手去拿手套的意思。
  就这么僵着。
  小李都倒抽一口气。心想自家一直不喜男色的林栖姐,该不会是也中了这唐木的情毒吧?
  花痴了。
  还说自己不会沉迷于男色,切,碰上唐木这种卖相极好且气质型的男人,还不是一样挪不动脚了!
  谁知下一秒那手里的手套被另外一只好看葱白的手一下往上抬了一下。
  洁白手套瞬间掉在泥土上,脏了。
  “我从不用别人的东西。不好意思。”
  推开后,她捡起地上自己之前用过的手套,云淡风轻戴上。迈步跟上洞里几个人往里走。
  丝毫没把身后的人放在眼里。
  小李僵住,但好歹唐木身份地位摆在这,在场谁不争抢着给他面子,想与他攀上关系。哪怕只是他口中一句策划,那也是大家寻宝以及商业上飞速突进的商机。
  却在这里吃了瘪。
  小李怕林栖是不识人,从而断送掉自己的职业生涯。忙弯腰将手套捡起来还给唐木:“对,对不起唐先生,我林栖姐是个工作狂,工作起来自己是谁都能忘记那一种,您别跟她一般见识。”
  说完忙钻洞跟进去。
  小李只感觉身后总有一道灼热目光盯着他看,好像要把他盯融化了一般。他只能迅速逃。
  林栖姐?
  姐吗?
  呵。

第3章 姐姐别怕,是我
  下午五点。
  林栖吩咐好手里所有事情后,摘下手套,把身上穿的工作服脱下,只剩下一条素白裙子。
  摸一副墨镜戴在脸上。
  瞬间从一个工作狂人变成时尚达人。她本来皮肤就白皙透亮,再加上骨相优美。
  一头黑发到腰间,就这么自然披散。身材匀称,尤其是那两条白花花的腿。
  直叫人看得挪不开眼。
  “看不出来呀,这个专家长得这么好看,还这么年轻。那两条腿……”
  只是话说到这儿,突然一个回眸打算找自己的同伴获得认同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寒光扫过去。
  叫他嘴里的话戛然而止。整个人跟石化了一般僵在原地。
  “林栖姐,去单位还是回家?”小李问她。
  这时候他们两人刚走到车子面前。还没上车。
  林栖临时接到好朋友的信息,拿手机看一眼。
  是林萧。
  让她六点去魅力皇朝喝一杯给她接风洗尘。
  这是她回国的第二天。
  还来不及见一见自己的好朋友,就投入到工作中来了。
  刚好晚上没事儿。她于是答应下来。给她回复:【 OK,一会儿见。】
  刚回完信息,突然眼前多了一件衬衫。很长。
  男性的衬衫。
  “穿上。腿要走光了。”
  男人的声音始终低沉,这些年更是增加了许多磁性。
  如果没有见识过这男人背后有多坏,指不定会第二次沦陷。
  “这位先生,我跟你很熟吗?”林栖声音清冷。跟她人脸上的表情差不多。
  让他眉头皱得更紧了。
  “林栖。”他开口喊了她名字。曾经他很少开口喊她全名。几乎在印象里只有那么一两次。
  还是他发脾气的时候。
  多半他都是缠着她喊姐姐。
  然而就是这两个字,瞬间激发她心底浓厚的恨意。
  她抬手就把人家手打开。
  “你认错人了!”
  小李在一旁摸不着头脑。是一个扭头的动作,好像错过了好几个世纪一样。
  什么情况?
  他叫她林栖。
  她却说他认错人了?
  难道这两个人身上藏着天大的迷雾谜团?是失散多年的姐弟?还是挚爱的情侣?难道是古墓里钻出来的亡魂?
  上辈子没有在一起这一辈子继续纠缠?
  小李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但最终却被面前男人的举动吓到。
  他抬手紧抓着林栖手臂,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是一双如墨的眼睛一直盯着林栖。
  林栖一只脚已经搭上车,另外一只脚稳在地上。
  她冷声喊了一声放手。
  身后的人却固执着一直紧抓着不松。就跟一个闹脾气的孩子一样。
  脸色十分低沉。气场强大,让人不敢靠近。
  场面就这么僵持着。
  最后她从他手里抢过衬衫,在很快的时间里让小李上车开车。
  小李忙喔了一声上了驾驶座。
  林栖也随手扯开衬衫关车门。
  然后在众人不解震惊的视线中,降下车窗将刚刚拽进来的那一件衬衫,随风抛下。
  才不管它是落在他脸上还是落在泥土上!
  “咳咳……那个,林栖姐,你……你跟唐先生认识吗?”
  “不认识。”
  “怎么可能?看那样子不像啊!”
  “哪里不像?”
  “唐先生可是出了名的魔王,没人敢在他面前说一个不字,结果你……”不仅没要人家手套,还把人衬衫丢出去了,一点面子不给。
  简直就是活腻了的状态。
  “好好开车。”
  “哦~”
  魔王?
  哼。
  大家对他的评判只不过是表象。而她,是正儿八经见过他魔鬼的样子。
  那个人。
  不过是斯文败类罢了。西装革履,能文能武,骨子里却坏透了。
  她清楚得很。
  越想越觉得心烦意乱,她没想到会在这儿看见他。强迫自己赶紧收回神。
  别去想不值得的人或事。
  在魅力皇朝,跟林萧几杯酒下肚,唠唠嗑。
  也逐渐把碰到他这倒霉的事儿抛在脑后。
  林萧喝了不少,林栖给她叫了个代驾。分别的时候,两人手透过副驾驶车窗紧握着。
  “栖栖,明天咱们接着喝!我要把唐浔放在这儿的酒全都喝完,叫那孙子后悔去!!”
  “好好好。路上慢点,到家给我发信息。”林栖嘱咐。
  “嗯,你也早点回家,别在路上逗留。”
  “好。”
  车子开走,只留下一地尾气。她看了一下地图,发现这儿距离住处只有五六百米。
  于是打算步行回家,正好醒醒酒整理整理心情。
  城市的灯火依旧跟5年前没什么两样,只是城区的人似乎没有以前多了。
  建筑物没变。人变了。
  以前自己往返于城市间的点点滴滴,那些画面。竟然还能清晰出现在脑海。
  她还记得在这儿发传单,做兼职。
  穿着五厘米高的高跟鞋,几乎要把这一段路给踩坏。却感觉不到一点累。
  毕竟那时候满脑子想着的全都是经营一个温暖的小家的模样。
  有他。
  有他的执念和温柔。
  她一回家,就会有一个眸光清澈的少年迎上来,喊她姐姐……
  心里有梦想怎么可能会累?
  可现实告诉她只要是梦都会碎。
  终于到了居住的楼下。只是感觉身后仿佛有人在跟着。她好几次频频回眸,却发现空无一人。
  这让她觉得无比心慌。迅速刷卡进了小区。
  甚至还跟门口的保安大爷唠嗑两句。想告诉跟着的人,这小区安保系统很好。叫他趁早打消念头。
  进入单元楼。
  某个角落。
  她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
  当她回眸,一道高大身影从暗处走过来。几乎挡了她头顶所有的光。
  叫她瞬间满目阴影。
  她感觉腿都是软的,想逃跑,想喊救命。
  只是还没退开两步,就被那人一把拉过去。从背后紧搂在怀里。
  “谁?松开我!我们小区安保很好的,你想要什么?钱?我给你,只要别伤害我。”
  “姐姐。”
  一道熟悉的却又让她陌生的嗓音在她头顶蓦然响起,温热的气息隔着她耳朵穿入她体内。
  让她浑身紧绷,双目瞪得大大的。
  “姐姐,别怕,是我。”

第4章 妈咪,门口有个陌生男的
  她一点一点在他怀里转过身。
  抬头。
  看见他那熟悉的五官。那一帧一帧的画面全都闪现在她脑海。
  那一双如墨的眼,就像海底的礁石。扣着人心。
  让她一点一点失去戒心,界限。叫她曾经在心里筑起的清醒防线,功亏一篑。
  这男人。
  碰不得。
  林栖,你不是试过吗?不要再被他骗。
  永远都不要再被他骗了。
  几乎一秒钟时间他被她推出去。只是惊慌失措一会儿,他又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或许人家只是单纯的看着。并没有无辜也没有可怜。
  只是她自己多想罢了!
  “滚!”
  林栖只能冷冷说了一个字,那个字都好像是从冰窖里蹦出来的一样。
  让四周的气温都下降好几个度。
  紧接着她就按了电梯按钮。
  电梯叮的一声响,似乎把她头皮也刺激的发麻。林栖下意识抓紧手里的包。
  迈步走进去之前她开口警告:“趁我还没报警,滚出这里。你要是敢跟着我,我就死给你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我会死给你看。
  大概是她自己心里就这么想的。
  有可能是从内心觉得,除了命,也就没有其他可以威胁他的了。
  毕竟这个人聪明又好面子。不可能让自己身上背负人命。
  也不可能自毁他的大好前程。
  当年两个人在一起,她不是不知道他的家世。
  尽管从别人口中得知,但她对他只有怜惜。从没想过要跟他一起贪那个家庭的荣华富贵。
  她想的是能让他走出以前的阴霾,他们两个人靠自己的双手建造属于自己的幸福小家。
  她会给他最真切的爱。
  呵。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年少不懂事,竟然会相信男人的鬼话,人家明明什么都没做,她却差点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
  电梯门缓缓合上。
  两个人的视线就隔着另一条缝隙最后碰撞了一次。
  各怀心事。
  “妈咪,你终于回来了。我都等了你好久好久了。你有给我带好吃的吗?”
  几乎房门刚打开,一个小肉团就冲进林栖怀里。
  是她的女儿,林殊一。
  “妈咪的好宝贝,妈咪也很想你呀。对不起,妈咪说好八点就到家,迟到了十五分钟。”
  “没关系的,妈咪还有工作要忙,妈咪养我很不容易。妈咪放心,你不在的时候我会一个人乖乖的待在家,不用担心的。而且照顾我的阿姨才刚刚走一分钟。妈咪只要给我带好吃的就行!”
  “小吃货。妈咪给你带了你最爱的红丝绒蛋糕,我们尝尝味道怎么样!”
  “ WOW,正好我的肚肚很想吃这个, Mommy,你能读懂我心里在想什么吗?你好聪明呀!我妈咪是世界上最聪明最美丽的妈咪!耶!”
  小家伙乐坏了。
  拍马屁也是一如既往的厉害。但每每都能把她逗得开心。
  这些年来,若不是有女儿给的温暖,她或许过得更艰难。
  于是情不自禁埋首在女儿脸上亲了一口,抱着她回到沙发。
  孩子也回亲她。
  把蛋糕给女儿放在茶几上,她抬手在女儿漆黑发顶轻揉了揉,说:“宝贝,妈咪去洗个澡,你慢慢吃。吃完妈咪再给你洗澡,好吗?”
  “妈咪吃一口再去。”孩子挖了一勺蛋糕喂她。林栖近些年来很少吃甜食,并非不喜欢,而是单方面把这些甜的东西全都戒掉。
  她要告诫自己不能因为一点点甜搭上全部,要时刻保持清醒。
  她张嘴咬了一口,那蛋糕在嘴里腻得要死。但她没扫女儿的兴致。
  “嗯,好好吃。妈咪洗澡去了,乖乖哟。”
  “好的妈咪。”
  ……
  第二天一大早。
  林栖在厨房给女儿做早餐,冷不丁的听到孩子在外面说。
  “妈咪快来,我们家门口有一个人。要开门看看是谁吗?”

第5章 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女儿一句话几乎让她狠狠震惊了一下。当时感觉四肢都在发抖。
  门外有一个人!?!
  她几乎立马放下手里的铲子,迅速从厨房走出来。
  在女儿的手放在门把手那瞬间一颗心都悬到了半空中。
  她迅速把女儿抱起来,确保房门是锁上的。
  “宝贝别乱动。”
  这句话说得特别小声,好像害怕外面的人听到一样。
  紧接着抱着女儿从猫眼看出去。
  不是他是谁?
  他就在她门口守着。看这样子应该是守了一晚上。
  昨天晚上她就害怕这样的事发生,所以进电梯之前警告了他一句。
  没想到他死性不改。就在门口守着。就像以前很多次缠着她那样,不论刮风下雨,不论天寒地冻。
  只要她醒来打开门,他总是会在门口或是在楼梯间。
  有时候就在门口睡一晚。有时候一夜未眠整个眼眶全都布着红血丝,惊恐又让人觉得可怜。
  他就是这么一步步地让人可怜他,从而一点一点融化心里的冰川冰雪。去接纳他。
  去爱他。
  毫无保留把自己的一切全都给他了。在人最动心的时候,他却毫不犹豫杀人于无形!
  “宝贝,听妈咪的话,妈咪给你拿两个包子,你就在房间里面别出来好不好?乖乖吃,一会儿妈咪来叫你。”
  “噢。好的妈咪。外面的人,是坏蛋吗?我们要不要报警呀?”
  “宝贝乖,妈咪自己可以处理。你只需要听妈咪的话就好了。妈咪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豆沙包。”
  “好!”
  女儿甜甜脆脆的嗓音让她心里的火气稍微降下来一些。
  很快把女儿安顿好,她便转身出去了。
  听到房门打开,他立马转过头去看,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对上。
  他像被别人抓包的小孩一样,慌忙失措从地上站起来。
  不好意思地用手挠了挠脑袋。
  他现在留了长发,不像以前是板寸头。每每犯错守在她门口的时候,只要听到开门的声音,就会把自己的头伸过去,埋在她眼前。
  就像认错的小狗一样。如果她抬手揉揉他的头,他立马就能养出一片灿烂的笑。
  如果她不原谅,他就采取迂回政策,圆圆的板寸头在她胸前不断蹭着,也不管她说痒不痒。
  一直缠着她直到她缴械投降。
  “你……你醒了?”
  林栖立马把门关上。
  “我不是让你滚吗?还在我门口做什么?非要等我报警?”
  他沉默不语。
  安静地看着她。又是在消耗她的情绪。
  每次都是这样。
  只是现在她已经不着他的道了。
  淡漠挪开视线。
  “好,随你意!”
  说着林栖就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已经输入110。
  眼看着就要打过去。
  却突然被一个力道把手机夺走,紧接着整个人都被他一起带入旁边的楼梯通道。
  瞬间就从光亮的楼梯间到阴暗的通道里。眼前的一切暗了下来。
  加速心跳。
  “姐姐,你就这么心狠吗?想把我送到警察局?嗯?”
  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仿佛是在声讨她的罪过。
  可她何罪之有?
  “对,我就要把你送进去。既然你不走,那我就叫人把你带走!”
  “姐姐。”
  “别叫我!”
  “那你为什么允许别人叫你?他叫你姐姐,他也敢!以前我不是说过吗?难道你记不住了?我说过这世上除了我,谁要是敢叫你一声姐姐,我就让他死,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