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念锦谢璟

第二十一章
在展九的‘推搡下’,苏念锦终究还是出了驿馆,换上了那件浅绿色衣裙。

此刻外面天色渐晚,正是游玩的时候。

马车里,谢璟一身淡紫色长衫,眼眸轻闭,有几丝墨发从鬓角脱落,显得风姿俊逸。

听见动静,他缓缓睁开眼,瞧见苏念锦身上的服饰,嘴角微微上扬。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的走着,二人不约而同的都没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公子,前面行人太多,只能走着进去了。”展七掀开帘子,说道。

谢璟轻“嗯”了声,从旁边小几上的盒子里,拿出两个面具,将其中一个递给苏念锦。

“戴上。”

苏念锦看过去,眼睛一亮。

是银色的白面狐狸面具。

她接过面具,轻声开口:“谢谢。”

谢璟戴上面具,起身:“下车吧。”

“嗯。”

今日的路京街上,很是热闹,头顶挂满了五颜六色的灯笼,一片繁华亮堂,映照着路上的少年少女。

下了马车,苏念锦见到如此情景,只觉惊讶。

她情不自禁赞叹:“真好看。”

谢璟侧头看向她,说道:“走吧。”

说完,便径直朝前走去,苏念锦自然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苏念锦总时不时望向街边小贩摊上摆着的精致物件,只觉有趣。

忽的,一个金镶玉钗吸引了苏念锦的注意。

她停下脚步,朝摊贩那边走去。

那是一个射箭赢礼物的小摊,摊子前面已经围了不少人。

老板拿着那枚金镶玉钗,说道:“连中十箭者,即可获得。”

此话一出,之前跃跃欲试的几人都生了退意。

苏念锦攥了攥手,提步上前。

还没开口,老板便说道:“一文钱一次。”

苏念锦从袖中掏出银钱递给老板,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弓箭。

围观的人见苏念锦是个女子,蓦的冷嘲热讽起来:“女子在家绣花就好,出来玩什么弓箭。”

苏念锦却是神色未改,拉弓搭箭。

但她低估了这弓箭的重量,不过刚刚举起对准靶心,她便有些手软。

眼前着双手承受不住要落下时,一双手搭在了她的手上,将弓箭重新举了起来。

苏念锦一惊,抬头望去,谢璟冷峻淡然的脸倏地出现在眼前。

盯着谢璟的脸,苏念锦心里突然空了一下。

她从来没有这般仔细的看过他。

苏念锦匆忙移开视线,问道:“你怎么来了?”

谢璟垂眸看了她一眼,缓缓拉开弓箭:“以后离开记得说一声。”

话落只听“咻”的一声,箭正中靶心。

谢璟神色未改,俯身再拿一支箭搭在弓上。

苏念锦被谢璟圈在怀里,呼吸间全是他的气息,心中不由紧张起来。

谢璟一次又一次的拉弓搭箭,不过片刻,竟是十箭连中!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老板面色有些僵硬,但还是将金镶玉钗递到了谢璟面前。

谢璟拿起钗子,直接将它簪到了苏念锦的发间。

这动作实在太过亲密,倏地,苏念锦脸颊泛上一抹红晕,在周围灯光映照下,显得异常抢眼。

从小摊处离开,苏念锦偷偷将那钗取了下来收在袖里。

有买花的小女孩跑到二人身前,满口夸赞苏念锦的美貌,劝说谢璟为妻子买花。

苏念锦心中一凛,正欲开口解释,却被谢璟打断。

“她不是我的妻子。”

第二十二章
小女孩一愣。

旁边的苏念锦垂下眼眸,睫毛轻颤了颤。

谢璟倏地笑了下,声音听不出情绪,开口道:“鲜花配美人,你的花我都买了。”

小女孩面上一喜,笑着将手中的花递到苏念锦眼前。

苏念锦朝着女孩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接过了花。

卖花插曲过后,不知为何,苏念锦突然没了继续赏玩的兴致。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心里就是梗了一丝失落。

回到驿馆后,苏念锦便径直回了房,没有管谢璟又交代了展九什么。

夜深人静,苏念锦闭目躺在床上,却半丝困意都没有。

在黑夜的掩饰下,谢璟的马车肆无忌惮的停在驿站外。

展九抱拳看向谢璟:“请公子放心,陛下派来跟在王妃身后的人都已经全部清理干净了。”

谢璟轻点头:“嗯。”

次日。

皇宫,正乾殿

傅子书听着禁军统领汇报上来的消息,大发雷霆。

他派出跟着苏念锦的,皆是禁军精锐,可最后却折损殆尽!

驿馆。

苏念锦早早就起了,但眼底却是浓厚的一片青影。

她昨夜算了日子,还有十几天,她就要离开大魏去大楚了。

那是一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便是前世,她也只是听过那么几句。

无非就是说摄政王勤政爱民,乃大楚百姓之福。

……

和亲联姻之事很快被确定下来,傅子书膝下没有适龄的公主,便从皇室宗亲中选了一位郡主,于明年二月嫁大楚凌王为妃。

从路京一路到邺城的路上,苏念锦始终心神不宁。

自那日七夕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谢璟。

就连离开路京那日,谢璟也没有出现,只让展九一直跟着她。

苏念锦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出远门,便实现小时候祭祖走失那次,也是十年前的事情。

队伍进入大楚边境后,苏念锦的身体便有些承受不住。

不仅面色苍白,也吃不进任何东西,身上还起了很多小红疹。

大夫诊断后说是水土不服。

展九心疼的看着苏念锦,安慰道:“王妃,再撑几日,很快就到邺城了。”

苏念锦捂着胸口,艰难点了点头。

……

十日后,众人终于看到邺城的城门。

进了城门,苏念锦便没再和众人同行,而是由摄政王府派来的人接进了王府。

苏念锦从马车中走出,刚刚落地,便见一群是侍谢婢子站在门口齐声行礼:“参见王妃。”

苏念锦身体还有些虚弱,但还是强稳住心神,镇定道:“平身。”

展九扶住苏念锦,开口道:“王妃,我们进去吧。”

苏念锦点了点头,抬步朝王府走去,总管吴平立刻跟上在前带路。

一路穿过前厅、中院、水榭,终于到了住的栖风院。

“昨日陛下派人传来旨意,让王妃三日后进宫一趟。”吴平立在门口说道。

苏念锦心中一紧,表面却十分平静:“知道了。”

“王爷传来消息,不日后便会抵达邺城。”

“王妃赶路怕也是累了,老奴便告退了。”

说完这些,吴平便离开了栖风院。

苏念锦坐在椅子上,顿时没了歇息的心思。

紧接着,她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心底俨然藏着几分担忧。

即便很少人见过真正的‘叶安璃’,可难道摄政王府、大楚皇宫里的人也没见过叶安璃吗?

谢璟就这样让自己替代叶安璃,难道不怕被人拆穿吗?

第二十三章
展九并不知道苏念锦心中的这些忧虑,只当她是在为三日后的进宫担心。

晚上,苏念锦躺在陌生的床上,心底慌乱不得解,彻底失了眠。

第二日一早。

展九换上了大楚服饰,前来伺候苏念锦起床梳洗。

用早膳的时候,吴平领着两名侍女走到跟前:“相爷听闻王妃平安归来,特意派人送了东西来。”

苏念锦凛了凛神,让展九接过侍女手中的东西。

“替我谢谢父亲。”

……

两日后。

苏念锦穿上王妃朝服,奉旨进宫。

武英殿内,叶安阿里看着眼前不过十岁的大楚皇帝,心中微微一惊。

她镇定跪在下首,向大楚皇帝和太后解释着自己容貌大变的原因。

“臣妾不幸坠落悬崖面貌受损,万幸得神医救治,得以保下性命。

“不过性命虽然无虞,但容貌与往日却是大不相同。”

这些话,是昨晚展九告诉她的。

除此以外,展九还将大楚朝堂局势细细为她分析了一遍。

百官朝臣如今分为两党,一党是太后的母族势力,另一党便是以摄政王萧允承、丞相叶沉舟为首的外臣势力。

两方水火不容,但摄政王是先帝最疼爱的同胞弟弟,在朝堂上的话语权,远高于太后。

萧璟风听完苏念锦的解释,只心里稍稍惊讶了一下,便侧头看向了身侧的太后。

太后眼里俨然藏着几分大量和不信,她紧紧盯着苏念锦,开口道。

“听闻王妃幼时不幸从府中假山坠落,腰间留下过一个疤痕。”

“以免有人假冒,哀家认为,还是请宫中嬷嬷验证一番,不知摄政王妃,以为如何?”

话落,便有宫人直接上前架住苏念锦的胳膊,将她往里间脱去。

苏念锦不停挣扎,却不过是螳臂当车。

她知道自己决不能让人验身,因为她腰上根本没有疤痕。

挣扎无果,苏念锦抬眼看向太后,厉声道:“太后如此对待本妃,就不怕来日摄政王归朝,无法解释吗!”

太后冷笑一声,冷嗤道:“他萧允承算个什么台面上的东西。”

“不过是仗着先帝的宠爱,得了一个辅政大臣的身份,可这大楚江山,是我儿璟风的!”

苏念锦目光一凛,趁架着的宫人不注意时,用力甩开宫人抬步上前。

“太后在背后如此议论摄政王,就不怕百官议论吗!”

太后攥紧了手中绣帕,蹭的站起指向旁边的内殿,怒喝道:“拖进去!”

宫人再次上前,苏念锦面有愠色,内心却有些慌乱。

“本王的王妃,谁敢动!”

突然,一道冷厉的那声从殿门口传来。

听着那声音,殿内宫人脸色立变,就连太后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害怕。

苏念锦闻声望去,整个人登时怔在原地。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人,眼里满是震惊。

“参见摄政王。”殿内宫人跪下行礼。

听着耳边的声音,苏念锦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大楚摄政王怎么会和谢璟长得一模一样!

萧允承走到苏念锦面前,眼神扫向跪在地上的几名宫人,声音冰冷如冰。

“来人,拖下去杖毙。”

苏念锦心中一惊,下意识抓住了萧允承的衣袖。

她眉眼轻蹙,浮起恻隐之心,可不过片刻又被她压了下去。

苏念锦抬头,猝然对上了身前那道炙热的目光。

第二十四章
萧璟风激动的从龙椅上冲下来,几乎是扑上去,一把攥住了萧允承的衣袖。

“王叔,你回来了!”

萧璟风风风火火冲来,苏念锦下意识退后两步,松了手中抓着的衣角。

萧允承神色未改,垂眸看向萧璟风,面上浮起一丝笑意:“本王不在朝中,可有认真听太傅的教导?”

苏念锦盯着萧允承的神情动玛⃠丽⃠作,忽的掩下了眼帘。

萧允承低头和萧璟风随意说了几句,示意萧璟风出去。

萧璟风转头看了眼太后,离开了武英殿。

见此情景,苏念锦心中顿时一咯噔,她没想到萧璟风会如此听萧允承的话。

“本王是什么台面的人,轮不到太后在这里随意说教。”萧允承看向太后,眼神冷冽。

“至于本王的王妃,更不是太后能动的人,若有下次,本王定不会轻易放过。”

说完,萧允承便牵住苏念锦的手,转身离开了武英殿。

苏念锦看着二人牵住的双手,心中一片混乱。

一路出了宫门,上了回府的马车,苏念锦才勉强稳住了心神。

她察觉到萧允承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不由呼吸一凛。

“你瘦了。”萧允承突然开口说道。

苏念锦一愣,心里的猜想被证实。

萧允承,就是谢璟。

萧允承瞧着苏念锦的样子,倏地笑了一声:“王妃,受苦了。”

说完,萧允承又特意去看苏念锦的表情,谁知苏念锦竟是红了眼眶。

他不由蹙了蹙眉,忽然变了脸色:“太后之前还做什么了?”

苏念锦摇头,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这些日子的担心、不安一瞬间涌上心头,她怕自己一开口便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萧允承眉头蹙的更紧,刚要开口,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王爷,到了。”

话落,苏念锦竟是掀了车帘子,径直下了车。

萧允承眸色一沉,动身下车。

苏念锦一路朝着栖风院跑去,途中有人向她行礼也没有理。

“砰”的一声,房门被她用力关上。

她靠在门上,眼眶倏地续满泪水,心底蓦然涌起一阵不知名的委屈。

但她却始终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萧允承站在门外,转身召了展九过来。

展九将离开路京以来苏念锦的反应悉数汇报。

萧允承听完,眼底闪过一抹异样情绪。

……

过了许久,苏念锦才将心中情绪压了下去。

她刚走到桌前,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萧允承走了进来。

苏念锦顿时攥住了手,心不由提了起来。

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萧允承走到苏念锦身前站定,缓缓开口:“抱歉。”

苏念锦怔怔的望着萧允承,眼泪就那样落下来。

她看着身前的萧允承,诸多莫名的情绪萦绕在心底,搅乱了她的心。

清风吹来,鼻尖隐约浮动着那抹熟悉的沉木香。

她慌忙擦去脸上的泪水,背过身去。

萧允承转身将门关上,将手中的药瓶放在桌上,。

“展九说你水土不服,身上起了不少红疹,这是太医院最好的药,涂上试试。”

苏念锦抿了抿唇,平复着情绪。

半晌,她转身开口:“已经好了很多,不用上药了。”

萧允承眼眸半眯,语调加重了几分:“好没好,总要看过才知道。”

苏念锦低下头看着桌上的药瓶,低低道:“真的不用了。”

萧允承面上闪过不耐,竟是直接伸手拉向苏念锦腰间的衣带。

第二十五章
苏念锦猛地一惊,双手只来得及拉了一下,才刚好没让衣裳被完全扯下来,堪堪遮住胸口。

苏念锦脸上迅速一红,双手紧攥了肩上的衣服,眼泪还有点点泪光在闪烁。

当真是我见犹怜。

萧允承眸光蓦的一沉。

苏念锦不敢直视萧允承,更用力攥紧了身上的衣服。

萧允承敛了敛眸,拿起桌上的药瓶,道:“既然已经看到了,索性将药上了。”

苏念锦猛地抬起头来,眼底闪过一丝震惊。

她看着萧允承打开药瓶,用手指轻抹出药膏,一举一动看上去万分坦荡。

萧允承抬眼看向她肩上的手:“把手松开。”

僵持片刻,苏念锦终究缓缓松开了手上的衣裳,露出里面鹅黄色的小巧亵衣。

她背过身去,露出了后面满是红疹的后背。

圆润的肩膀落在空气之中,苏念锦只感觉有修长的手指轻点而过,激起一片颤栗。

苏念锦脸颊都变得滚烫起来,一路红到了耳后根。

不知过去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了展九的声音。

“王爷,相爷来了,在书房等您。”

萧允承动作一顿:“稍后就来。”

他将剩下的几处涂抹之后,便帮苏念锦拉上了衣服:“你先休息。”

苏念锦垂着脑袋,轻点了点头。

她去了里间整理衣服,等再出来的时候,房内已经没有了萧允承的身影。

但他将那瓶药膏留在了桌子上。

晚上。

萧允承还在书房。

苏念锦让厨房的人将饭菜热着,等萧允承出来再吃。

而她则寻了本游记在厅里等着。

天色越来越暗,不觉间竟已到了子时。

等萧允承过来的时候,苏念锦已经撑在厅间的榻上睡了过去。

萧允承抱着苏念锦回到栖风院的时候,展九刚拿着毯子走到门口。

苏念锦睡得很沉,一路上都没有惊醒。

次日。

苏念锦醒来的时候,萧允承已经出府上朝去了。

用完早膳,展九看向苏念锦,说道。

“王妃,王爷交代,今日可去锦溪灵泉解毒。”

苏念锦一怔,很快反应过来,道:“好。”

……

马车不紧不慢,行了约两个时辰之后,便到了锦溪灵泉所在的仙泉宫。

苏念锦下了马车,忽的发现在她前面,也有两名女子正在下车。

“那是谁?”苏念锦问道

展九顺着视线望过去,回道:“是柠乐公主和兵部尚书家的李晗锦李小姐。”

“她们见过苏念锦吗?”苏念锦担忧问道。

展九想了想,说道:“柠乐公主自小身体不好,一直养在行宫,直到今年才被接回邺城,她只在萧允承大婚时见过王妃一次。”

“至于李小姐,她只是尚书之女,并没有什么机会和王妃见面。”

听见展九这么说,苏念锦也松了口气。

半个时辰后。

苏念锦换了薄纱踏入灵泉,顿时便感觉胸口一闷。

为了转移注意力,苏念锦扯着展九说起了话。

“你们王爷常年在大魏,不会有影响吗?”

展九一愣,沉吟片刻开口道:“王爷虽然不在邺城,但邺城到处是王爷的人。”

苏念锦抿了抿唇,又随意问了几个问题后,终是问出了那个她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他回来了,那谢璟呢?”

“被仇家刺杀,死在都督府。”

展九话落,苏念锦神色猛然一震。

所以,从头至尾,谢璟的死都只是一抹假象。

明明已经知道萧允承就是谢璟,可又忍不住希望他们不是一个人。

……

一个时辰之后,苏念锦泡完灵泉回了房间。

因为接下来还要继续泡几日,苏念锦便没有回去,晚上便直接宿在了仙泉宫。

次日。

苏念锦准备妥当,前往灵泉。

拐外路过一个凉亭时,忽然听见两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太后要将母家侄女赐给摄政王为侧妃,是真的吗?”

“是真的。”

苏念锦登时面色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