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柠谢行

6
客厅里,两男两女面面相觑,脸上都挂着尴尬的笑,而我是联系他们的唯一纽带。
我的亲生父母告诉我,当时他们怀上我的时候就知道是个女孩,可生下来后却是个男孩。
医生告诉他们可能是当时胎位不正,脐带又正好夹在了两腿中间遮住了性别标志,所以检查的时候被错认成女宝宝。
当时他们心心念念家里会来个小公主,于是所有东西都买的粉色,甚至一度准备到了孩子十岁时的用品。
可现实却是个小伙子,如今是个拳击运动员,整天在家里打拳,与他们心里的小公主相差甚远。
而老丁和宋女士本以为会生个小伙子,结果却是个奶乎乎的小公主,直接高兴得昏了头,压根儿没去深究,把我放在心尖尖上疼大。
「其实,你们儿子很帅的,还是拳击运动员,拿过金牌的!要不丁总你们就认了吧,我们也好和宝贝女儿团聚!」
老丁还没说话,宋女士就坐不住了,亲自倒了一杯茶:「谢总哪里的话,那是你儿子,你儿子再帅,也没我家小宝漂亮啊。」
一时间谁也不让谁,互相僵持不下来。
老丁和宋女士舍不得我,亲生父母又迫不及待将谢行送回来。
于是,问题没解决,亲生父母直接赖在了家里不走。
两个女人都要争着和我睡,我强烈说了拒绝。
半夜,窗户传来轻微的声响,有人翻进了我的房间。
我忙坐起来,男人见我发现他也不慌,懒懒地坐在我房间的沙发上。
「你来干吗?」
谢行看了我一眼,将头顶的棒球帽取下,无赖般开口:「现在我无家可归了,你得收留我。」
「那个鉴定报告是你做的?你早就认识我?」
谢行指节轻敲着桌面,神色慵懒而又漫不经心:「不蠢。」
我白了他一眼:「谢谢,这玩意儿够明显了。」
「你到底什么目的?」
谢行没告诉我答案,只是勾了下唇角:「明天你就会知道。」
又吊我胃口,算是被他玩明白了。
短暂的沉默后,我没忍住问他:「你……到底做了啥?咋在谢家这么不受待见?」
谢行挑了下眉,表情欠欠的:「怎么,心疼我?」
「呵,想多了!」
7
第二天醒来,谢行已经不见了。
我打着哈欠下楼,四个人在餐桌上坐得整整齐齐等我。
宋女士拉着我的手:「小宝,妈妈想了一晚上,你猜怎么着?妈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亲妈都同意啦!」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办法?」
宋女士一拍我的手,高兴道:「结婚!直接结婚!我看了,谢行那孩子长得老帅了,还是个拳击运动员,这职业多酷啊!」
一旁我昨天才认的亲妈也点头:「对啊,虽然谢行配不上你,但这确实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小柠要不先订婚吧,这样我们两个都是你妈,多好啊!你觉得咋样?」
我刚想回不怎么样,客厅的门就被人推开。
「我觉得这方法挺好的,可行。」一道好听的男声插了进来。
我转头,谢行拎着热腾腾的小笼包走了进来,感情是去买早餐去了。
我咬着牙道:「你的目的就是这个?」
谢行将小笼包轻轻放下:「还得谢谢宋女士和我想一块儿去了,果然是亲的,母子连心。」
我本想强烈拒绝,可看着两个女人略微乞求的眼光,我扶着下颌:「可以是可以……」
话还没说完,宋女士就和我亲妈激动拉着对方的手:「亲家,我们以后就是亲家了。」
「对,对,对,小乖我们两家都能养了,还好有谢行!」
真的会谢,我忙打断她们:「先说好,只是先答应暂时不公开,我不想太高调。」
房地产和珠宝界的两大龙头联姻,这个消息传出去绝对上热搜。那时候我的照片满天飞,也别想有个普通的大学生活了。
可宋女士和我亲妈一脸不在意:「没事没事,能结婚就好,能结婚就好!」
我视线缓缓对上谢行:「你没意见吧?」
谢行给我夹了个小笼包,懒洋洋开口:「依你。」
8
吃了早饭,宋女士非要谢行送我去学校,说是培养感情。
我无奈推脱:「不用,我自己开车去。」
宋女士反驳:「开啥车,一起走路多浪漫!」
说着把我爱车的车钥匙也给收走了,浪漫?浪漫个屁!
一路上我都低头踢着小石子,也不和谢行讲话。
突然,一道冰凉的触感挨上了我的脖子。
谢行带着薄茧的手捏着我的脖子将我提至他的右手边。
他的力气可真大啊。
我擦着自己的脖颈:「干吗!」
谢行双手插兜,轻飘飘看我一眼:「走路爱发呆还走外边?怕车撞不死你?」
「那你别动手动脚,我只是口头答应了我们的订婚,别以为咱俩儿这事就这样成了!」
谢行挑了下眉,微微俯身靠近我:「咋的,没看上我?」
我冷笑:「呵,就你这瘦巴巴的身体我还真看……」
话还没说话,我就开始不受控地惊叹于手下的触感。
肱二头肌,腹肌……
「你这……」
谢行握住我的手直接放在了他的手臂和腹部上。
隔着衣服我都清晰感觉到肌肉和腹肌的紧实。
谢行的手很大,与他比起来,我的手小得可怜。青筋微微凸起,我好像能清楚地感受到他脉管的跳动。怎么办,有点性感。
我喃喃开口:「对哦,你是拳击手诶,身材真好。」
许是被我的反应笑到,谢行低笑一声,欠欠开口:「满意吗?提前给你的福利。」
气氛变得暧昧,大马路上干什么呢,简直罪过!轻浮!得,我对他的印象更差了。
「谢行,你这么帅,有的是女孩喜欢你,追你的人可多了吧?如果和我订婚是你的目的,那你到底图什么啊?」
我苦口婆心地劝着,谢行却勾着唇,淡淡开口:「很明显,我图你。」
我不理解:「这是为啥啊?我们以前都不认识!互相也不了解!只看脸会不会太草率。」
谢行浅棕色的眸子直视着我:「不认识?你怎么知道不认识?我还知道你初中毕业那天在你校门口的第三棵大树下收了一小屁孩的情书,还笑着给人说了谢谢。不了解吗?丁小柠,老子比谁都了解你,别和我扯不熟这一套。」
我惊讶地后退,太可怕了,谢行把我的底细都查得这么清楚了,可怕的男人。
强装镇定:「可你来晚了,我心里早就有人了!」
谢行愣了一下,俊脸变得阴沉,咬牙切齿道:「谁啊,又是哪个男人?」
我倒想说名字,可我只知道那人的一个外号啊,还特别拿不出手。
「你管他是谁,反正和你很不一样,他是个小胖子,很可爱。」
说着我就要往前走,因为谢行的脸实在太可怕了。
刚跨一步,手就被谢行拽了回来,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懊恼:「你不是喜欢瘦子吗?什么时候又喜欢胖子了?你真善变。」
我:???
9
谢行是负气离开的,连我学校的门槛儿都没碰上,还口口声声说送我回学校。
到现在我都还没明白他为什么生气,走的时候他扔下一句:「我再想想办法。」
就独留我一个人在风里迷茫。
往后几天,谢行都没有了消息,而我该玩的玩,压根就没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直到,我在只有我和小胖子知道的地方碰见了他,我才终于扒掉了他的马甲。

那天,他嘴里咬着根棒棒糖,双手插兜站在那面全是粉笔画的墙面前发呆。
这是只有我和小胖子才知道的秘密基地,看见他的那一刻,我就想明白了一切。
呵,搞半天是在玩我。
我试探地叫了他一声:「谢行?」
他的身体瞬间僵直,动作缓慢地转身。
看见是我时,他已经有了要跑的趋势。
我顾不得想那么多,大声对他喊道:「大强!」
他眼里有了慌乱,试图向我解释:「我不是大强,我怎么可能是大强呢?」
可他红得滴血的耳朵暴露了他。
我冷笑一声:「呵,不声不响消失几年,现在瘦了几十斤回来倒是出息了。又是亲子鉴定,又是订婚,还这么拽,咋的,你演电视剧呢?现在小胖子变帅哥了,就给我玩这一出,可把你得意坏了吧。」
谢行小声开口:「我没有很拽。」此时的他再没有了前几天刚见那时候的轻佻样子,痞气被他收得干干净净。
我气不打一处来:「行,就当老子以前一片真心喂了狗。」
说着我就自顾自转身想离开,刚跨出一步,手就被他拉住,他低着头缴械投降,声音低低的:「我错了,别生气,我不该装逼,我以为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我:……
10
谢行像只受伤的大狗,让我气消了一半。我刚想说什么,巷子口就插进来一道沙哑到难听的声音,像卡了一口老痰,一听就是正处在变声期的小孩。
「哟,这是谁呀?」
我和谢行同时回头,巷子口站着三个非主流小混混,很明显他们来者不善。
谢行周身气息一下变得凌厉,将我拉至身后,语气淡淡的:「我是谁你们还不清楚吗?」
小混混一脸不耐烦:「你TM谁啊?」
我也好奇地看着谢行,期待他的答案。
只见他漫不经心吐出三个字:「你爸爸。」
我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他可真拽啊!大强变了,他真的变了。
他在玩一种很新的东西。
巷口的小混混脸色变得难看至极:「玩我们呢?少跟我们废话,哥三个正好缺点上网费,赶快把身上的钱全都交出来,别微信支付,我们学校不让带手机。」
谢行将手放兜里,活动了下脖子,语气嘲讽:「凭你们吗?那就一起上吧,老子让你们一只手,要是……」
谢行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一巴掌打在后脑勺上。
他捂着脑袋转身,迷茫地看着我:「怎么了?」
「你还想打架?」
谢行语气里透着点点委屈:「是他们先……」
我恨铁不成钢:「你不是拳击手吗?打架斗殴你不想参加比赛了?」
「那他们怎么办?」
我将包往他怀里一扔,撸了下袖子,看着巷口的三个小混混笑容逐渐变得放肆:「包给我拿好了,就让我去让他们见识一下这个社会有多险恶。」
几分钟过后,小混混们捂着头脚坐在地上痛呼,没一个站得起来。
我贴心地给他们拍了拍灰:「姐姐出来混的时候呢,你们都还不知道在哪里上幼稚园。所以下次记住不准再欺负弱小了哦,不然就得吃牢饭啦。」
说着我的手轻轻一抬,伸出食指指向墙角:「就在那里大声念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一百遍。听见了吗?弟弟们?」
小混混已经被我吓愣了,没回答我。
「听见了吗?」我提高了音量。
小混混们带着点哭腔,立马开始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憋着笑拉着谢行出了小巷子。
谢行给我理了下有点皱的衣服。
「我都忘了,你很厉害的。」
我抬起头与他对视:「那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也是这样教育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