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珏臻臻

我一下子就咬上了他的薄唇,甜丝丝的带着状元郎独有的气息,终于是心满意足:
“本宫馋许久了,这几日一直吃不到,本宫差点儿睡不着。”
这般没脸没皮的话倒像是本宫会说的。
谁知状元郎突然往后一推,他弓着身子,脸蛋烧了通红。
“长公主别这样,臣怕,会忍不住。”
啊,啊嘞?原来他竟是个闷骚怪?

1

我是那荒淫无度的长公主。

传说,就算是只公鸟从本宫府上空飞过去,也得瘸着腿捂着腰子,从本宫府前爬出去。

妈的!怎么可能?

本宫只不过独爱美男子罢了……

我那皇弟也识趣,每年都挑上许多美男往本宫府里塞。

新人像是韭菜,冒了一茬又一茬的。

无数女子都羡慕得很。

今日是宫宴。

前几日科举的前三甲出来了,今儿个是要见那状元,榜眼,探花。

我懒洋洋的躺在软榻上。

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宫袍,指甲上的蔻丹同本宫的唇色相衬的紧——

我向来是喜欢这种夸张至极的颜色。

底下大臣们把自己的乖儿子给捂的严严实实的,生怕被我给看上。

切~

那些男的我都瞧了无数遍了,左右都翻不出什么花儿来,瞧瞧,都害怕个什么劲儿。

我一个一个的瞧着。

嗯……

榜眼皮肤太黑,pass!

探花脸上有颗痣,一看就是克妻命,pass!

这两个还是年轻小伙,兴许是被本宫直勾勾的瞧着,脸上弥漫了一层漂亮的红晕,好玩得很。

可就是迟迟等不来那状元郎。

听说,状元郎面如冠玉,丰神俊朗,饱读诗书,一炷香之内做的文章,令天下儒生敬佩不已,甚至是相互传颂。

还听说,状元郎八块腹肌,身材巨好,体力也是一等一的好……

太监拉长了嗓子,公鸭似的尖细得很: “状元郎容珏觐见!”

妈耶!

我瞧着那缓缓走来的状元郎,眼睛都差点看直了。

长得真俊啊!

真俊啊,俊啊……

我满脑子只剩下就这两个词。

瞧瞧,原来还真的有言语形容不出来的美人儿。

不知为何,那状元郎竟然直勾勾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宴会上的一众贵女痛心疾首。

哦no!

他修长的手指拿起了一杯酒水,恭恭敬敬的站在我的对面,弯腰行礼,泼墨般的发丝落在了他的颈侧,令本宫目眩神迷。

“臣不慎来迟,为表歉意,敬长公主一杯。”

所有人都不知道本宫不喜吃酒。

不过美色当前。

本宫还是稀里糊涂的竟然接过了状元郎的酒杯。

指甲不经意间挠了挠他的掌心。

我抿戳轻笑:

“小状元,本宫记下你了。”

2

别人都以为本宫除了滴酒不沾外没一个优点。

其实不然。

本宫是个“一杯倒”。

就算只是用指甲似的小杯子盛,也是“一杯倒”。

所以……

本宫喝醉酒的后果很严重。

倒也不是撒酒疯。

只是有些放飞自我。

我身子摇摇晃晃的,只觉得难受的厉害。

头上带的发饰重得很。

本宫为了维持长公主的体面,每天往头上带几斤重的发饰,烦得很,所幸也就趁着这个撒酒疯的机会,将发钗都扔下来。

我很少在人前这样。

咱再怎么说也好歹是个公主不是?

“嘿嘿,美人儿……”

我快要倒下去,但眼睛还是能看到面前的状元郎,一个不小心就扑进了他怀里,手下紧紧攥着他的衣襟。

“怎么不随本宫回房里?”

“你给本宫唱曲儿,给本宫舞剑,否则……”

容珏像是被烫到了似的。

他扶起了本宫。

“长公主,你喝醉了。”

“本宫没醉!”

我试图让自己站直,又对着他伸出来了五根手指。

“瞧见没,这是一!”

我笑的声音很大。

容珏却像是不知所措,他轻声唤过在我身边伺候的太监:

“长公主醉了,把她先行送回去歇息。”

“本宫才不要回去!”

我凶巴巴的威胁着。

“否则明天三顿不让你们吃饭!”

客人们还在厅内坐着。

瞧着眼前的一幕,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不过我见容珏转身要走。

大厅中最好看的那个要跑了,我自然是不乐意的。

我立马冲上去。

捧着他的脸,我甚至能够从状元郎的眼中看出惊愕的神色。

我唇角一勾。

狠狠地印了上去。

陡然看到容珏的瞳孔骤缩,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心脏在不停的跳动。

我回味了一小会儿。

然后,被小媳妇似的容珏给一把推开。

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3

第二日,本宫强吻状元郎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反正就把本宫给刻画成了强抢美男子的恶霸。

更离谱的是说,本宫霸王硬上弓。

我府中的美男子们顿时坐不住了。

生怕我把状元郎给弄进来。

虽然我也想。

但是也只是想想罢了……

府中的美男大部分是没什么身份的罪臣之后。

他们若是不在本宫府中,那就要流落青楼成了那小倌。

状元郎那般人物,我不能染指。

亲上他几口尝尝鲜就够了。

555

可我的脑海中还是不断的出现容珏的身影。

嘶……

头上被砸的包更疼了。

4

“小兔崽子能耐了你,竟然敢推长公主殿下!”

一个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带着来了本宫的府上。

美其名曰“负荆请罪”。

容珏换上了一身白衣,显得整个人更是清冷不凡。

“都怪你,害长公主失了清白!臭小子你该罚!”

这是容珏他爹。

脾气火爆的将军。

他们一家人习武,也对容珏寄予厚望,可没想到这家伙从小就对习武没兴趣,一心只想考状元。

如今更是得罪了本宫。

啧啧啧,也真够倒霉的!

“容将军这是……”

容将军憨厚的笑了声。

然后就将捆在他儿子身上的绳子交给了本宫。

“微臣家教甚严,这小子估计是许久未被臣收拾皮痒了,竟然对长公主动手,现在把这臭小子交给公主随意处置!”

容将军大义凛然。

甚至还交给我一块藤条。

上面带着尖锐的刺。

看上去很是骇人。

“打就免了。”

我随手把藤条一扔,尖锐的刺在我指尖儿扎出了血珠,我却毫不在意。

“不过还是要罚的。”

容珏抬眼看我,满是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更加想要逗弄这个腼腆的少年郎:

“本宫便罚你,这几日,[贴身]伺候本宫,我的状元郎,你可愿意?”

5

本宫向来蛮横而又霸道。

如今状元郎这只小白兔自己眼巴巴的送上了门儿,本宫哪里有不收的道理?

临走前容将军颇为隐晦的扫了眼容珏,又不放心的交代了句:

“长公主殿下,小儿身子骨弱, 还请您,请您多多担待些!”

我竟然听出了临阵托孤的悲凉意境。

本宫是那种拉皮条的人吗?

我捂唇娇笑,一把拉住身旁僵硬的状元郎往我怀里带了带:

“容将军只管放心,有本宫在身边,定能将状元郎喂养的白白胖胖的!”

嘶——

状元郎看着文弱,可是一旦摸起来,这肉竟然是软的!

状元郎躲着我,耳垂都是红红的,我看着觉得可爱的紧:

“长公主殿下,男女授受不亲。”

我丝毫不介意:

“状元郎不必把本宫当女人。”

“或者状元郎也可以不把自己当男人。”

“……”

本宫好像看到状元郎给我翻了个白眼。

阿西!

真是,连翻白眼都这么帅!

本宫越来越喜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