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萧子尘

第一章 进错房,上错床

夜,已深。

江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一辆白色的奥迪缓缓停了下来。

随即,后车门被推开,一个年轻的女子从车里歪歪扭扭走了下来。

一看那模样,就知道醉得不轻。

驾驶车车窗摇下,沈如画看着醉得直走s线的楚云,一脸不放心的说,“房卡在你包里,进去之后让服务员送你上去。”

刚送楚云来酒店的路上,沈如画接到家里保姆的电话,说孩子突然发烧了。

沈如画心急如焚,自然是来不及亲自送楚云去房间。

听了她的话,楚云一边晃着里的挎包一边冲沈如画摆,然后转身,一步晃的进了酒店大门。

沈如画见她进去之后,这才倒车,白色的奥迪迅速离开了酒店。

楚云拒绝了酒店服务员想要亲自送她上去的帮助,自己一个人进了电梯,出电梯,然后拿出包里的房卡,对着上面的房间号一个挨着一个去找。

嘴里还不停的重复着房间号,“1102,1102”

歪歪扭扭的顺着走廊找了半圈,最后停在了一扇房门前。

眼睛盯着房门号看了一会儿,终于满意的点头,“嘿嘿就是这个”

于是,拿房卡开门,可谁知刚碰上,房门就自动的开了。

楚云醉得厉害,哪还有时间去想这门为什么就自己开了。

此时此刻的她,就想睡觉。

踉跄着走进去,顺关了门,尺的高跟鞋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悄无声息。

也没去开灯,她扔了挎包,甩了高跟鞋,楚云将自己整个人都摔进了大床上,柔软的触感让她瞬间就没了动静。

携带的笔电坏了,因为一个很重要的视频会议,萧子尘就去了特助的房间。

等他开完会回来,房门就打不开了。

他一边拿房卡开门一边忍不住拧眉,如果他没记错,出门的时候,他将门虚掩了。

开门进去,顺插了电卡。

萧子尘一边朝里走一边抬去扯领带,突然上动作一顿,他的视线落在了大床上。

酒店浅蓝色的被子上,躺了一个穿红色裙子的女人。

此刻,她的裙摆撩到大腿根部,隐隐能看到里面包裹着隐秘之处的布料。

两条纤细而笔直的小白腿,就这样完全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

萧子尘眉心瞬间冷凝下来,他大步走过去,一个弯腰就将那女人从床上扯了下来。

动作有些粗暴,不带丝毫怜惜。

他以为这又是合作方玩的小把戏,心里头很反感。

楚云睡得正香,突然被人扯了一把,不等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人就从床上倒在了地上。

屁股着地,疼得她秀眉一皱,眼睛也缓缓睁开了。

视线由下往上

皮鞋,被西裤包裹着的笔直长腿,腰带

当视线落在那条熟悉的腰带上时,楚云原本微眯的眼睛猛然瞪大,紧接着眼眶就红了。

这腰带是她送他的,当时花了好多钱让人从香港带回来的。

她抬,去扯他裤脚。

一边扯一边心痛的控诉,“你告诉我,我到底哪点不好?”

嗓音低低软软,带了几分委屈,又透着几分心伤。

当她的挨上他裤脚的那一刻,萧子尘本想躲开,可不知为何,动作慢了一步,被她死死的拽住。

垂眸,视线落在她紧紧抓着他裤脚的那只小上,眸色沉沉,眉目间已经有了几分不耐。

“你认错人了,现在请你马上出去,这是我的房间。”开口,嗓音低沉而冰冷。

却不料,对方使劲摇头,哭得梨花带雨。

“你曾经说过,我是你在这个世上最爱的女人,”楚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现在”

说到了伤心处,楚云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而萧子尘,仅存的耐心已经耗尽。

他将裤脚从她里扯开,转身走到床头柜前,拿起房间座,想找酒店保安。

但不料,刚拿起话筒,后背上突然贴过来一抹柔软

紧接听见她说,“你不是一直想要吗?我现在就给你。”

听见她说完,那原本紧贴着的柔软缓缓抽离。

房间很安静,只剩下拉链缓缓下滑的声音

萧子尘强忍着怒火,猛然转身回头,本想去阻止对方的行为,但不料对方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他转身的瞬间,她已经脱掉了自己的长裙。

白皙如雪的身上,只剩下那套石榴红的点一式。

眼前的这个女人,肤白如脂,及腰的长发就这样有些凌乱的散落在她裸着的肩头以及胸前,半遮半掩,再加上那点耀眼的石榴红

萧子尘的呼吸瞬间就重了。

活了十岁,萧子尘见过的女人犹如过江之卿,燕环肥瘦,各种姿色的,但从来没有一个能入了他的眼。

他不重**。

更甚至他身心寡淡,禁欲。

和他谈合作的不少客户,为了讨好他,都想法设法想要将女人送上他的床。

但每次都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绝,更甚至最后连合作都谈不成。

久而久之,商界那些人也都知道了他的脾性,再也没人敢送女人。

而今天

又是哪个不怕死的?

更让萧子尘恼火的是,眼前这个女人,却和以前那些给他的感觉不一样。

以前那些女人哪怕脱光了站在他面前搔首撩姿,他只会觉得恶心,更别提起反应。

但眼前这个,仅仅就是这么看一眼,就让他有了反应。

垂在身侧的双忍不住收紧,剑眉紧拧。

开口,萧子尘的嗓音有些暗哑,“把衣服穿上!”

语气,严厉得有些吓人。

这要是换做别的女人,估计早就吓的抓起衣服就跑了。

但此时此刻的楚云,失恋加上喝醉的情况下,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理智。

在她眼里,眼前这个男人是秦向东,她迫切想要做的事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挽回失去的男人。

她不管对方说了什么,只管往上扑。

她一把勾住萧子尘的脖子,柔软的身子在下一秒就跟一条蛇似的缠上了他,嫣红的唇在他耳边娇娇的呢喃。

“你摸摸,我的也很大”

萧子尘浑身紧绷。

他强忍着抬,一把捏住她的腕,想要将她缠上来的胳膊甩开。

不料,楚云的动作比他更快,在他想要甩开她的那一瞬间,她的唇就贴了上来。

直接亲在了他的喉结。

下载免费阅读器!!

第二章 失恋又失身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敏感点,楚云的敏感点在锁骨,而萧子尘的敏感点则就在喉结。

当楚云柔软的唇碰上他喉结的那一瞬间,捏着她胳膊的大不自觉用了力。

原本就变了节奏的呼吸也跟着粗重起来。

“你”他想凶她,可开口才知道,嗓音也沾染了**。

楚云一边用小舌舔着他凸起的喉结一边低喃,“老公,我要”

浴火在这一刻瞬间被点燃。

萧子尘任由她亲着他的喉结,一把松开捏着她胳膊的大,来到她的背后,长指一挑,暗扣松开,肩带随之滑落,他的大扣了上去

那一刻,他清楚的感觉到,彼此的身体都在颤抖。

楚云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浑身都跟散了架似的。

特别是胳膊,又酸又疼,抬起来都费劲。

她是被渴醒的,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找水喝。

找到一瓶矿泉水,拧开,一口气喝掉大半瓶,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床上,想着再睡一会儿。

可刚闭上眼睛,就听见一阵铃声。

是她的在响。

于是,又从床上爬起来,找到昨晚扔在一旁沙发上的包,将拿了出来。

“喂”她的嗓音透着未睡醒的迷糊。

话筒那头,沈如画的声音传出来,“开门,我都敲半天了。”

楚云‘哦’了一声,挂了电话就想去开门。

但走到半道,她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低头一看,竟然*,身上一件衣服没穿。

她从来没有裸睡的习惯。

但更让她感到惊慌的是,她身上竟然有好几处淤青。

特别是胸前的位置,那一块块,就像被人用抓过。

她试着用去碰了一下,有点疼,就像磕了碰了那种疼。

楚云懵了。

怎么会这样?

就在她恐慌又无措之时,再次响了起来。

她连忙接起来,就听到那头沈如画在催她,“你倒是开门啊,我都等半天了,早餐都凉了。”

“哦,我马上来。”楚云佯装镇定,顺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穿上,然后走过去开门。

门开了,门外却没人。

她将头伸出去左右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沈如画的影子。

于是,拿着将电话拨了过去,那头很快就接了。

“你在哪儿?”

“我在你房门口啊。”

“没有啊,我把门开了。”

“门开了?”沈如画在那头一头雾水,“你没开啊,我就在门口站着呢。”

楚云忍不住怀疑,“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房是我给你开的,1112,我还能记错了。”

楚云抬头看了一眼房门号,忍不住笑了,“你还真记错了,我在1102。”

沈如画愣了一秒,但随即她大叫一声,“你说你在哪儿?”

“1102啊。”

“卧槽,”沈如画大喊一嗓子,“姓楚的,1102是豪华套房,你特么地怎么跑那儿去了。”

沈如画是这家酒店的前厅部经理,她对酒店的一切自然很熟悉。

十一楼的1101和1102是两间豪华至尊套房,专门预留给酒店vip客户。

而且据她所知,这两间房在昨天已经住了客人。

楚云,“”

瞬间傻眼了。

两分钟后,1102至尊豪华套房内,楚云坐在沙发上,任由沈如画盘问。

“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吗?”

楚云的一张小脸苍白如雪,她轻轻摇头,“一点印象没有。”

她昨晚喝太多,估计是断片了。

“那这呢,”沈如画指着她脖子上明显的吻痕,痛心疾首,“都被人亲成这样,你也没点印象?”

楚云一边用捂着脖子上的那一块青紫一边想流泪,“我该怎么办?”

沈如画瞪她,“是你自己走错了房间上错了床,你能赖谁去?”

楚云一脸死灰,再加上失恋带给她沉重的打击,于是再也忍不住捧着脸哭了起来。

沈如画也懒得安慰她,转身在套房内转了一圈,却连根男人的头发丝没找到,最后她进了卫生间。

一分钟之后,她走了出来,上拎着一件被撕烂男人衬衣。

“啧啧啧,”沈如画一脸调侃,“你昨晚够猛的啊。”

楚云抬头,脸颊上海挂着泪。

她看着沈如画里的白衬衣,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这衬衣是她扯烂的?

见她似乎还不信,沈如画直接将衬衣丢到她怀里,然后双臂抱在胸前,一脸淡定的分析,“你先闻闻,这衬衫上是不是有你的香水味?”

楚云忍不住低头闻了闻,一闻之下彻底傻眼。

衬衣上,除了有属于那男人特有的清冽气息之外,还真的有属于她清甜的柑橘味。

下午,楚云就坐上了飞回北城的飞。

一路上,她脑子里一直回想着临走时沈如画对她说的那些话

“我特意去查了那个客人的信息,但什么没查到,很显然那人身份尊贵,估计不是一般人。”

“但能肯定一点,那男人和你一样不是江城人。”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伤心后悔没有,你就当做了一场春梦。”

“春梦了无痕,你回去之后就把昨晚的事都忘了吧。”

“把秦向东那王八蛋也忘了,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开始新生活。”

飞起飞的那一刻,楚云忍不住闭了眼。

在心底重重叹了口气失恋又**,感觉已经活不下去了。

下了飞,拿了行李,楚云急匆匆的往外走。

走到半道,包里的响了,她一拖着行李箱一去掏,眼睛也没去注意脚下的路。

不知是谁弄了点水在地上,楚云那踩着五寸高跟的脚就这样一滑,整个人就朝一旁栽了过去。

眼看就要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慌乱之,她胡乱一抓。

运气好,让她一把抓住了一个人的胳膊。

站稳之后,她忍不住轻舒一口气,“吓死我了。”

感觉脚踝有些疼,她动了动,立马疼得她呲牙。

“嘶,”楚云一边疼得倒吸冷气一边想着低头去看看脚踝,但却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说,“你还想抓到什么时候?”

嗓音低沉,清冽,还带着隐隐的不悦。

楚云一愣,随即抬头

下载免费阅读器!!

第三章 查一下刚才那个女人

()  一抬头就对上一双黑眸,那双黑眸太过深邃,就像一潭深山古泉,平静且冷冽。

楚云心头一惊,连忙收回视线,不料视线一下就落在了她抓着他胳膊的上。

顿时,像是碰到了烫的山芋,立马就收了回去。

脸颊火烧般的滚烫。

“对不起,”楚云红着小脸解释,“我一时心急所以才我不是故意的”

萧子尘垂眸,视线从她的脸上一路滑到她纤细的脖子上。

她今天穿了高领短袖针织衫,掩盖了他想要看的一切。

性感的薄唇轻扯了一下,滑过一道意味深长。

收回视线,他缓缓开了口,“无妨。”

嗓音低沉,透着让人心悸的磁性。

话音未落,他抬脚大步离开。

楚云站在原地,过了好久才敢抬头去看,但已经找不到那人的身影。

伸拉过行李箱,楚云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场大门。

余苗见她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立马迎过来,关心的问,“这脚怎么了?”

楚云一脸痛苦,“崴了。”

余苗一听,忍不住打趣道,“你这也够倒霉的。”

楚云一路跟在她后面,心里忍不住想,如果让余苗知道她不仅失恋崴脚还失了身,她会不会直接爆粗口?

银灰色的宾利稳稳的行驶在通往市区的路上。

萧子尘坐在后面,他一边翻看着秘书递过来的件一边头也不抬地沉声吩咐,“查一下刚刚那个女人。”

秘书孟楠微微一愣,“刚在场撞了您的那位?”

“嗯。”

“好。”

回去的路上,余苗问楚云,“你真打算回家去住?”

楚云坐在副驾驶座上,白皙的小脸上看不出喜怒,她平静出声,“如果我就这么搬出去了,那我才是真的输了。”

余苗听了忍不住点头,一脸愤慨,“对,咱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那对贱人,还有你那恶毒的后妈。”

楚云没再说话,将额头贴在车窗上,看着路边疾驰而过的景色,心里突然在打鼓。

她真的做好了面对那些人的准备吗?

一个自私恶毒的后妈,一个总是看她不顺眼对她各种使绊子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还有一个刚和她订了婚却上了她妹妹床的未婚夫

那个家,除了父亲楚建华她还有一丝感情之外,其余所有人,她心里除了怨就是恨。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锦绣花园’。

余苗替楚云拿了行李箱下来,递给她的时候忍不住担心的说,“要不我陪你进去?”

楚云摇头,“没事,我一个人能应付得来。”

“那好,有事及时给我打电话。”余苗一脸严肃,“罗湘琳那女人要是再敢欺负你,我立马叫上我哥,直接拿铐逮了她。”

余苗的哥余笙是当刑警的,职责就是保护好人逮坏人。

楚云忍不住笑了,“别担心,她不敢。”

“实在不行,你就搬出去和我住,反正我那房子够大。”

“好。”

“那我走了。”

“路上开车慢点。”

楚云站在原地,等余苗开车离开之后,这才拖着行李箱进了小区大门。

看门的李老头见她回来,立马招让她过去,“云云啊,你过来,大爷有话问你。”

李老头是看着楚云长大的,在他心里,楚云就跟他孙女似的。

楚云拖着行李箱走过去,像往常一样笑着打招呼,“大爷,有事啊?”

李大爷凑近小声问她,“你这几天去哪儿了?”

“去我朋友那儿玩了几天。”

“哎呦,”李大爷一脸紧张,“上星期四的晚上,你家又吵架了,不知道因为什么,你爸气得把你家电视都砸了。”

楚云一脸平静,“哦。”

李大爷见她这反应,就好奇的问,“你都知道了?”

楚云摇头,李老头见她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也就没再打听让她走了。

楚云家就在一楼,掏钥匙开门进屋,家里没人。

她忍不住松了口气。

换了鞋子进屋,在经过客厅的时候,她的视线扫过电视墙,上面挂着一台崭新的52寸新电视。

李大爷说得没错,电视果然是砸了。

她没多做停留,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的房间是这套房子里最小的,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张不大的小书桌和一个衣柜之外,再也放不下任何东西。

进了房间,她就打开行李箱,将里面的衣服都拿了出来。

翻到最下面一层时,她看到那件白色的衬衣。

今天早上,沈如画去查那个男人的资料的时候,她偷偷的将这件衬衣给塞进了行李箱。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鬼使神差的就做了。

现在,看着里这件被扯烂的男人衬衣,楚云犹豫了一下,随即拿着它进了卫生间。

她刚洗好,正准备晾到阳台上去,就听见门响。

很快,就听见楚情的声音传来,“哎呀你真坏,别摸了”

声音娇媚得能滴出水来。

楚云本来抬起的脚缓缓收了回去。

如果她没听错,回来的人是楚情和秦向东。

果然,下一秒,她就听见秦向东急促的声音传来,“一天没见了,想死我了,趁你妈没回来,咱先弄一次。”

“你昨晚都弄我次了,还没吃饱么?”

“你这个小妖精,我都恨不能死在你床上”话音未落,急促的喘息已经响了起来,混合这男女的唾沫交换的声音

楚云一脸苍白的站在卫生间里。

拿着衬衫的不自觉收紧,整个人因为愤怒浑身紧绷。

脑子里不自觉浮现起那天

上周四午,她因为钱包忘在了家里,所以趁着午休回家来拿。

掏钥匙开门进屋,楚建国在店里忙,罗湘琳又打麻将去了,她原本以为家里没人。

可谁知,在经过楚情房间时,她听见了男女欢好的声音。

那女人是楚情无疑,但那个男人

她听见他一边喘息一边说,“你这个小妖精真他妈勾人,我差点就废了。”

楚情‘咯咯’的娇笑,“比起楚云,我俩谁更好?”

“当然是你了宝贝,你姐那个老古董,我和她在一起都快两年了,她除了让我摸摸之外,嘴都不让亲,我现在和她在一起,满脑子想的就是你。”

下载免费阅读器!!

第四章 是我对不起你

()  秦向东和楚情一进屋就跟干柴遇上烈火,在玄关上就开始脱衣服。

两人正亲得难舍难分,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滚出去!”

两人吓一跳,顿时就分开了。

只是,当看到站在卫生间门口的楚云时,除了秦向东有一丝尴尬之外,楚情竟然不要脸的笑了起来。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那失踪好几天的姐姐么?”楚情笑得一脸刻薄,她故意嘟着被秦向东亲过的红艳嘴唇,一步摇的走到楚云面前,“咱爸可急坏了,到处找你呢,你去哪儿了?”

楚云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深吸一口气,平静出声,“现在,带着你的男人马上给我滚出去。”

楚情一听,笑得更欢,“我的男人?姐姐这是认输了么?”

楚云从来不是一个擅长打嘴仗的人,而楚情遗传了罗湘琳的一张尖牙利嘴。

但今天,气到极致的楚云反倒突然冷静下来。

她扯了扯唇角,露出一抹鄙夷的笑,“不过是一只随时随地乱发情的公狗而已,你若喜欢畜生捡去就是。”

一旁原本不打算出声的秦向东一听她将他说成‘公狗’,立马就出了声,“楚云,咱俩已经分了,你再这样纠缠就没意思了。”

纠缠?

楚云突然想笑。

她看向秦向东,看着他那张斯的脸,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话斯多败类。

这话说得真没错。

冷嘲一笑,她毫不留情的对他说,“你以为你谁呀?迪拜王子还是国际巨星?有钱还是有颜值?都没有!你不过是我爸收留在饭店的一只流浪狗而已!”

秦向东那张白净的脸上已经涨成了猪肝色,“你”

楚云收回视线,不愿再和他们纠缠下去,本想去阳台晾衣服,但刚抬脚就看到眼前一道人影闪过,下一秒,脸上就生生的挨了一巴掌。

对方用了十足的劲儿,楚云整个人都被扇懵了。

耳朵里‘嗡嗡’的响,脑子有过一阵短暂的空白。

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回过神来。

回头,抬眸,看着面前从天而降的罗湘琳,她刚想开口,却不料对方却先嚷嚷开了,“你这个小贱蹄子,你说谁是流浪狗?向东我是未来女婿,我不许你这样说他!”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

楚云却反倒很平静,她平静的看着罗湘琳,眼神冰冷。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她语气冰冷,嘲讽意味十足。

罗湘琳又岂能听不出来她这是在嘲笑她之前用了段嫁给楚建华的事,再加上现在楚情抢了她的男人

于是,脸色一变,抬又想去扇楚云。

只是,刚抬起来,就听见门口一阵怒喝,“你在干什么?”

罗湘琳浑身一颤,立马收回来,然后转身看着站在门口的楚建国,立马变了脸。

“建国,你回来了。”

楚建国没理她,而是径直走到楚云跟前,视线落在她有些红肿的右脸上,脸色一变。

他猛然回头,盯着罗湘琳,问她,“你打的?”

罗湘琳被他吼得浑身一颤,“她她说话不听。”

楚建国一听,立马就大声吼道,“你给我滚,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罗湘琳是有些怕楚建国的,如果不是这样,早几年她就将楚云赶出去了。

可她天生就一泼妇,现在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楚建国让她滚,她面子上挂不住,立马当场就和楚建国吼了起来。

“我是你老婆,你让我滚?我跟了你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当年若不是我帮你,你的饭店早就垮了”

一旁的楚云,突然觉得心力憔悴。

她抬眸,视线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楚建国愤怒而隐忍,罗湘琳哭天抢地加控诉,楚情则满眼怨恨的看着她还有一脸木然的秦向东

这个家,待够了。

从六岁母亲空难过世之后,楚云其实就已经没了家。

这个家,早已没了她要的温暖亲情。

剩下的,只有隐忍,欺骗,和羞辱。

楚建国心里是有她的,只是,他更看重的是这个家和他的饭店。

终于想通的楚云,一声不吭的转身进了卧室。

门关上,隔绝了门外的一切。

她坐在床沿,用拨通了余苗的电话,那头很快就接了起来。

余苗紧张的声音传来,“咋啦?是不是受欺负了?”

楚云鼻头一酸,克制着想要流泪的冲动,无力的对余苗说,“来接我吧,我不想坚持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但很快就有了回应,“好,你等着我,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楚云就开始收拾东西。

她将自己两个大行李箱都塞满了,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收了进去。

房门被敲响,楚建国的声音传进来,“云云。”

楚云抬脚走过去,将门打开,看着门外的楚建国,她叫他,“爸。”

“云云,爸爸想和你聊聊。”

楚云立马让开了身子,让楚建国走了进来。

楚建国一进去就看到了放在一旁的两个行李箱,他一愣,随即抬头看向楚云,“你这是”

楚云拉过凳子放在楚建国跟前,她自己在床边坐下来。

等楚建国坐下来之后,她轻轻开了口,“爸,我打算搬出去住。”

楚建国一听,立马不同意,“不行,你一个人出去住我不放心。”

“我不是一个人住,和我大学同学一块住。”

“那也不行,我还是不放心”

楚云轻轻打断了楚建国的话,“爸,这个家我待不下去了。”

她微垂着眼帘没去看楚建国,害怕会看到他脸上的歉疚和不舍,硬着心肠把话说完,“其实这个地方我早就待够了,之所以一直强忍着没搬出去,也是因为我舍不得你,”深吸一口气,“但现在我实在没法忍受,我现在看到他们就觉得恶心,你让我怎么住下去?”

说道最后,楚云已经是泪流满脸。

这么多年,除了母亲空难去世那一次她在楚建国面前哭过之外,之后就再也没在他面前哭过。

看着满脸是泪的女儿,楚建国重重叹了口气,一脸心疼的说,“是爸爸对不住你!”

楚云含泪摇头,“我从来没怪过您”

下载免费阅读器!!

第五章 当众掀了她的裙子

()  楚建国摇头,随即起身,“你等我一下。”说着,他就出了卧室。

楚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安静的等着,但没过一会儿就听见外面又吵吵起来。

她立马走出去,就看到主卧的房门口,罗湘琳正拽着楚建国的胳膊,大声嚷嚷着,“这钱你想拿去给谁?这钱是咱们家的,不是你一个人的。”

楚建国一把将罗湘琳推开,也不理她,抬脚大步走到楚云跟前,将里的一个存折塞给了她,“这个你收好,密码是你生日。”

楚云想拒绝,“爸”

“拿好,这就是你的,在外面别亏待自己,想买啥买啥”

楚云本不想要,但转念一想,如果她不想岂不是便宜了其她人?

于是,便收了起来。

罗湘琳一见她真的收了钱,立马就急了,连叫带骂的就冲了上来,“你这个小贱蹄子,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那钱是我家情情的,你给我拿出来。”

楚建国一听她这样骂自己闺女,立马气得浑身颤抖,“你你这个泼妇”

罗湘琳不理他,绕过他想去抓楚云。

却不料被楚建国一把拽住,然后连拖带拽的给弄走了。

楚云冷冷的扫了一眼站在对面卧室的秦向东和楚情,一句话没说,握紧了里的存折,转身进了卧室。

随后,拖了两行李箱出来,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楚云拖着两个行李箱疾步走着,此时此刻,她迫切的想要逃离这里,离得远远的。

走出大门,恰好看到余苗的车开过来。

“东西都收拾了?”余苗一边下车一边问她。

楚云将行李箱搬上后备箱,也不想说话,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余苗见她情绪不对,也没再多问,待人上了车,她立马开车离去。

楚云和余苗不仅是大学同学,更是在一起住了四年的室友。

在学校的时候,两人形影不离;毕了业,两人一起进了幼儿园做老师。

余苗家庭条件很好,爸妈为了不让她那么辛苦,给她在幼儿园附近买了一套公寓,哥哥也出钱给她买了辆车。

每当看着余苗一脸幸福的享受着家人给予的温暖和爱,楚云就打心眼里羡慕。

那些属于家人的温暖,对她来说是奢侈品。

公寓是两室一厅的,只有十平米大小,但足够两个姑娘住。

时间是这个世上治疗一切伤口最好的良药,搬出楚家,远离了那些让她烦心的人和事,楚云的心情也渐渐好起来。

但这种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个五岁的孩子给搅了。

事情是这样的

周一的时候,楚云教的班里转来一孩子,名叫萧一白,长得白净可爱又萌萌哒,特别那一双琉璃般的大眼睛,他要什么不做就那么看着你的时候,你会情难自禁的想要去抱抱他亲亲他。

另外,他还有一头卷毛。

只要别人盯着他的一头卷毛瞅,他就会很乐意的告诉你,“这我偷偷去卷的,回去之后差点没被我爸打死。”

楚云听了他的话,心里就忍不住想,这孩子的爸爸脾气一定不怎么好。

但教了萧一白两天之后,楚云崩溃了。

她觉得要收回对萧一白爸爸脾气不好的评价。

谁家要有这样一个熊孩子,再好的脾气也得被魔化了。

来园的第一天,萧一白干了件坏事:

吃饭的时候,抢了别的小朋友碗里的大鸡腿;午休的时候,抢了其他小朋友的被子和枕头;好不容易躺下了,他又趁楚云不注意,将水杯里的水倒在了隔壁床小朋友的被褥上,然后说人家尿床了。

男孩子嘛,调皮捣蛋,楚云表示理解。

她忍。

也相信在她的教育和爱心下,萧一白会越来越懂事的。

但没想到,第二天的课间操时间,他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掀了她的裙子。

虽说是老师,但她也不过刚满二十二岁。

一时间,气急攻心,一把拎起萧一白就进了她的办公室。

萧一白站在墙角,小身板挺得笔直。

一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正在翻找通讯录的楚云,弱弱的出了声,“老师,咱俩商量一个事呗。”

楚云头也不抬,没好气的回他,“没门。”

她毫不留情的拒绝让萧一白忍不住撇了撇小嘴,一副不以为然的说,“我知道你想打电话给我爸爸,但实话告诉你吧,那号根本不是他的,是他助理的。”

楚云一听,上动作一顿。

抬头看他,“你爸号多少?”

萧一白冲她笑得一脸灿烂,“不告诉你。”

楚云气得直呲牙,“萧一白,你故意气我是吧?”

萧一白越发笑得灿烂,“老师,我喜欢你。”

楚云,“”

拍马屁也没用,她找到了联系方式,拿起就拨了过去

位于萧氏集团十二楼的大型会议室里,萧氏集团所有高层正在开会。

萧子尘坐在会议桌的首位,一身正装,最简单的黑白配,穿在他身上却完美得让人窒息。

他的头发理得很短,衬托得他整个人愈发精神。

饱满的天庭,锋利的剑眉;深邃漆黑的眼眸,高挺如刀削般的鼻梁以及那微微抿着的薄唇

他坐在那里,坐姿端正,双十指交叉放在面前的会议桌上,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丝不苟严肃律己的气息。

在场的所有人,仿佛是受了他的影响,一个个都挺直了身板,正襟危坐。

晏清明作为他的特别行政助理,自然是坐在他身侧,记录着会议主要内容。

会议期间,所有人的调成振动,。

所以,楚云给他打电话,自然是没接。

直到会议结束,出了会议室,他才拿出看了一眼。

上面来电显示是楚老师。

他想了想,终于想起这不就是萧家小少爷新转学校的班主任老师?

肯定是又闯祸了!

于是,立马进了办公室,给楚云回了过去。

五分钟后,他出了自己办公室,抬脚走向总裁室门外,抬敲响了总裁室的门。

总裁室内,萧子尘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里翻看着一份个人资料。

这份资料是秘书前几天送进来的,他一直没来得及看,恰好现在有时间。

这份个人资料很简单,他不到两分钟就看完了。

总裁室的门被敲响的时候,他里正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楚云弯着唇角,笑得梨涡浅显。

齐刘海,长马尾,身上穿着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干净得让人赏心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