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冉秦予

1

看到秦予抱住他的白月光和那对双胞胎的时候,我笑了。

因为秦予的白月光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说,你有什么好骄傲的,你不过就是个配角而已。

我觉得她应该是把自己当成古早偶像剧的女主角了。

因为她长相平凡,看上去脑子也不太好使,不然她不会在这种场合用那种挑衅的眼神看着我。

因为这是我和秦予的订婚典礼。

但我知道,这场订婚典礼夭折了,我和秦予之后也不会有婚礼了。

秦予一脸郑重地跟我说:「小冉,抱歉,我爱的,始终是瑶瑶。」

整个宴会厅内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毕竟我年轻漂亮,学历高能力强,家庭条件好,比起秦予那个穷酸的白月光不知道好多少倍。

只有秦予的朋友用赞许的眼光看着他,似乎是被他的深情所折服。

不仅如此,他们还用看弃妇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嘲笑我。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爱了秦予那么多年,心甘情愿为他付出,可对一个人下头,往往就在一瞬间。

我拿下了无名指上的钻戒,往秦予的身上一抛,漫不经心地笑道:「行啊,那咱们算算账吧。」

秦予一愣,「算什么账?」

这简直是句废话。

「我帮你打理公司那么多年,给你投资,你说算什么账?你看我像是那种为爱发电的大冤种吗?」

秦予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决绝,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倒是他的白月光楚瑶,哭着站出来为秦予说话,「宋小姐,你那么有钱,你为秦予投资的钱对你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你又何必算得这么清楚呢?」

秦予的朋友也在一边帮腔,「就是啊,宋冉,你看上去像是缺那几个钱的人吗?」

「该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

「订婚典礼上被抛弃,确实挺丢脸的。」

「……」

秦予还算有点良心,站出来说了句话,「行了,你们别说了。」

「宋小姐……」楚瑶泪流满面,「你要是恨我,就冲我来,可我和秦予是真心相爱的,况且我们都已经有孩子了,我想,你也不想当小三,是不是?」

我就呵呵了。

她穷她有理,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真是好大一朵白莲。

我借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看着她,「第一,我只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第二,我跟秦予在一起的时候,你们已经分手了,说起来,现在来破坏我订婚典礼的你,才是小三。」

楚瑶立刻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泪水源源不断往下掉。

秦予心疼了,似乎想替他的白月光出一口气。

我在他开口之前先开口:「秦予,你该懂,我的耐心并不多。」

2

果然,秦予怂了。

我们到了一个休闲会所里,我是这里的会员,有专属的包厢。

对了,楚瑶和她那对双胞胎也一起来了。

我和秦予面对面坐着,楚瑶则在一边带孩子,时不时往我和秦予这边瞟两眼。

秦予说:「小冉,欠你的,我肯定一分不少都给你,但我现在没那么多资金,你可不可以……」

「没资金,就把你手头上的项目给我。」

既然要断,那就断个彻底,我的决绝似乎一再刷新了秦予对我的认知,他怔怔地看着我。

楚瑶是那种典型的居家型女人,很明显不懂商场上的事情,但听到我要拿走秦予的项目,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那怎么行?宋冉,那些项目都是秦予……」

我现在听到楚瑶的声音都觉得倒胃口。

她以为她站出来是为了秦予好?

错!

我洒脱,但我不大度,她的声音会提醒我,我的感情是结束在她这个小三手里的。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楚瑶一下子噎住了,委屈巴巴的样子,像极被我迫害了一样。

秦予自然也不满我这么说他心爱的白月光, 「小冉,瑶瑶什么都不知道,你又何必这样呢?」

他又回头对楚瑶说:「那些项目都是小冉自己谈下来的,她要带走,合乎情理。」

我笑了,笑秦予天真。

「我自己谈的项目,我当然要带走,我说的,是你手上的项目。」

秦予很诧异,「你说什么?」

我嗤笑:「你说你没资金,那就拿项目抵,这点道理都想不通吗?」

秦予的脸色很难看,像是在隐忍着什么,「小冉,你一定要这么绝情吗?难道我们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吗?」

朋友?

一个在订婚现场上抛下我的男人,还想跟我做朋友,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3

最后,我强势得拿走我自己接洽的项目之外,还从秦予那挑了两个最赚钱的。

这两个项目做下来,能大赚一笔,远远超出我这么多年对秦予的资助。

我要的东西到手了,就走人了。

出门后,我还听到楚瑶哭哭啼啼的抱怨声,以及两个孩子的吵闹声。

懒得理会。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变现。

……

这么多年,我一直围着秦予忙,很少回我的公司。

项目的对接进行得很顺利,除了我自己经手的那几个项目之外,从秦予那里拿的其中一个项目,直接就同意了跟我的合作。

只有另外一个,说还要再考察考察,毕竟我公司的业务范围和秦予公司的重合不是特别多,对方担心我不够专业。

第二天上午,我就和对方的负责人约好了,还是在那个会所里见面。

我没想到,来的会是秦诀。

他是秦予的小叔,我和秦予交往那么多年,只见过他两次,其中就包括这一次。

这个人气场很强,从我第一次见到他,我就有点怵他。

当然,就一点点。

秦诀对我笑了笑,很绅士很优雅,但也给人一种压迫,「怎么不进来?」

秦诀就像是那种信佛却如魔的人。

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很危险。

秦予是他的侄子,他为什么同意跟我合作这个项目?

难不成,是想替他的侄子报仇?

我走进去,在秦诀对面坐下,强迫自己笑出来。

「你好,秦先生。」

秦诀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你还记得我?」

这样的大人物,我怎么会忘记呢?

我说:「当然,去年秦予带我回家吃饭的时候,我见过你。」

秦诀依旧笑着,「看来我给你留下了很深刻的初印象,这是我的荣幸。」

这就是秦诀,他明明在笑,说话也好听随和,但我还是要时刻防备着,我怕他笑着捅我一刀。

4

这个项目我不打算要了,不是我怂,而是我懂得及时止损。

在秦诀出手之前,我果断掐断他的攻击路数。

「秦先生,我和秦予的事情我想你也知道了,我看我们之间的合作,就算了吧。」

秦诀只是淡淡地问我,「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

你心里没数吗?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合作?」

还不是为他侄子报仇。

秦诀凝着我的眼睛,「为了你。」

我一下子就懵了,不仅是因为秦诀说的话,还因为他看我的眼神。

那种赤裸裸的侵占,让我有些呼吸不过来。

我也不明白那三个字的意思。

「什么意思?」

秦诀坐直了身子,含笑看着我,「看不出来吗?我在追求你啊。」

他的尾音很轻,语气暧昧缱绻,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才刚跟他侄子分手,他就来追求我?

这事儿搁谁身上谁能信?

我更窝火了,我觉得秦诀把我当傻子耍。

「秦诀,你觉得我很好骗吗?」

秦诀看我的眼神,像是一种欣赏,好像我发火对他来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他说:「我没骗你。」

我忍着怒火,尽量心平气和,「我们才见过两面。」

「谁规定,我不能对你一见钟情呢?」

秦诀问得很理所当然,脸上的表情也让人分辨不出他这话的真假。

我现在对他一点都不怵了,愤怒让我天下无敌。

我质问他,「我当时还是秦予的女朋友,你对你未来侄媳妇儿一见钟情?」

「有什么问题吗?我是在你们分手之后才来追求你的,我不觉得我做的有什么不对。」

他一派自然,句句在理。

可我就是不相信,这事来得太突然了,还是在这个关头,我不得不防。

「我不喜欢你……」

「所以我在追求你。」秦诀打断我的话,「这个项目,只是我接近你的途径,如果让你不开心了,那合作你随时取消,不过我对你的追求,还是会继续。」

他似乎很执着,像是真的对我有意思。

项目的事情,也先暂时搁置。

我站了起来,「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朝他点点头,就迈步。

刚走到门口,我就听到秦诀叫我。

他喊我的名字。

「宋冉。」

我转身看他。

他也起身了,朝我走来。

秦诀比秦予还高,绝对一米八五以上,再加上他气场太强,他一靠近我就能感到一股压迫感。

我太讨厌这种占下风的感觉了。

我扬着下巴,「干嘛?」

秦诀在我面前站下。

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气,飘飘渺渺的,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味道,总之很好闻。

他问我,「我哪里比秦予差吗?」

秦诀竟然会问这种问题,原来他也是人啊。

「说实话,你哪都比秦予强。」

秦予现在又不是我的男朋友了,我犯不着情人眼里出西施。

秦诀又问我,「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秦诀的问题,总让我有种「我说城门楼子,他说胯骨轴子」的感觉。

我分析客观原因,他一直在主观为难我。

我索性把话挑明了。

「秦诀,我认为你是在替秦予报复我。」

秦诀愣了一下,然后就笑出来。

「看来是我的错了,我不该把感情带到公事里,你这么戒备我,我理解。」

我松了一口气,把话说开了,之后也就顺理成章了。

「那我们的合作,就算了。」

「也行。」秦诀欣然接受。

我对他笑笑,转身往外走。

身后,秦诀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无所顾及地追求你了。」

「……」

我差点摔倒,还是被秦诀的话给绊倒的。

5

回到公司之后,我开始分析现在的情势。

合着我从秦予手里拿来的那两个项目,一个都没敲定。

我的手机这时进来一条短信。

我拿过来一看,虽然号码我没备注,但我看得出来,这是秦诀发给我的。

【项目我会交给别人负责,我心无旁骛追求你,微信加了,通过一下。】

我点开微信一看,还很有秦诀的好友申请。

加吧。

对于他的追求,我真的没兴趣。

我现在一心只想搞事业。

我通过了秦诀的好友申请,他并没跟我说话。

很快,项目新的负责人就联系我了,我们两个对接顺利。

而从秦予那里拿来的另外一个项目,也很快跟我达成了合作。

其实这些合作都是有底子的,策划书什么都做好了,只剩下实行了。

我对做生意一向很有信心。

可事实证明,太自信也不是好事。

我大意了。

秦予让给我的那两个项目很顺利,可我自己的项目却出了问题。

是我从上面接到一个工程,一切都准备就绪,马上要开始施工了,材料提供商那边却告诉我,他们将不继续向我们提供建材,原因是,他是和秦予的公司签约,而不是我的公司。

那个材料商,是陈义,秦予的好友。

我和秦予订婚那天,就是他说看热闹最凶。

和谁的公司签约不是签?

该给的钱,我一分都不少他。

现在看来,我可能是冤枉秦诀了,陈义这才叫为秦予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