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雪儿温良

01

温良和他的白月光正举行着订婚典礼。

他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挽着楚悠然的手,说:雪儿一直都是我的最爱……

我的心被这话撞了一下,狂跳不止。

直到他噙笑地补一句,最爱的妹妹。

宾客们一阵哄笑。

“现在我想把这花送给她,希望她也能尽快找到自己的幸福,也能早日脱单。”

温良示意楚悠然把手捧花送给我。

而台下的我,煞白的神色僵硬在脸上,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一般。

如此特殊的日子,他这般玩笑,我知道,他是刻意地在提醒我。

这辈子,我凌雪儿只能是他的妹妹。

他在朝着我笑。

一如十年前那个午后,阳光正好打在他侧脸,笑容宛如暖阳,让我怦然心动。

“雪儿是不是害羞了?”,楚悠然轻笑。

他曾一脸坚定地说:“雪儿,你知道吗?悠然就是我漫漫孤单路上寻觅的那个人。”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整颗心都沉入了谷底。

明明这十年来,他度过的每一个孤单的夜晚都是我在陪伴。

可偏偏,他没有动心分毫。

“傻楞着干啥?还不快上来?”

突如其来的一声呼唤打破我飘远的思绪。

台上的温良正催促着我上台。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笑,可如今,在我看来,这笑容却是带着锋利的刀尖一样,一下又一下地刺痛着我每一寸肌肤。

我放下手中的酒杯,却连放了好几次才放稳,红酒剧烈摇晃了一下,洋溢在桌面。

看着他势在必得的模样,我只能勉强撑起微笑,一步一步走上台,来到了他的身边。

楚悠然笑颜如花地手捧花递到我面前。

此时此刻,我的全身都是冰冷的,就算我极力强忍着,但是身子还是止不住发抖。

就在这时,有人一把夺过捧花。

“我也想脱单,学姐,我叫陆辰,比你小三届,是隔壁艺术系的,是今天的伴郎,学姐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不如我们凑合一下,赶在今天温学长和楚学姐的大喜日子一起脱单怎样?”

台下顿时升起一片激动的起哄声。

这个素未谋面的男生在帮我解围。

男生头发有些凌乱,真挚的眼神似乎在认真地等我回答。

突如其来的玩笑让我有些无措,下意识看向温良。

只见他脸上挂着的笑意有点僵硬。

男生炽热的眼神一直紧紧看着我。

“委屈一下学姐,凑合凑合了?”,他的声音出奇地温柔。

我努力地扬起嘴角,拉起他的手,“弟弟,可不能后悔哦!”

台下一顿狂欢,刚才我一个人晾在台上的尴尬被迎刃而解。

男生的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拉住了我的手走下台。

我眼角余光瞥到了温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脸色似乎有些隐忍。

我低着头,泪水在眼眶里直打滚。

一种解脱般的逃离油然而生。

我抬起头,释怀般地含泪扬起唇角。

02

其实我想逃离温良很多次了。

只不过,他每次都会在察觉到我攒足失望要离开的时候,又会给我一块糖。

就像那一次高考结束后,我立定决心跟他填报不一样的学校。

但他却在某天凌晨两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自从刻意疏远温良后,我便整宿整宿地睡不着,心总是揪在一起,又涩又难受。

所以那天晚上,当我看到那通电话时,脑子一片空白。

迟疑纠结了很久,我还是接了。

电话那头是温良微醺的话语。

“雪儿,我好难受。”

“雪儿,你陪陪我,你别不理我好不好。”

他不停地呢喃着,声音模糊又沙哑。

近乎乞求的语气让我心疼不已。

毕竟他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得如此脆弱。

听着听着,五味杂陈的我不禁哭了起来。

我颤抖着双唇回他,“好。”

心在此刻又酸又涩却又难掩喜悦。

仿佛早已支离破碎的心脏碎片似乎在一点一滴拾起。

他的语气也带着哽咽,“那你一直陪我好吗,我不想一个人孤单。”

“好。”

我以为,那是他压抑内心情感已久的一次酒后吐真言。

所以我修改了志愿,填报了他钟意的大学。

可就在新生报到那天,我抱着满盒亲手折叠的桃心,要给他表白,他却用一通电话浇灭了我所有幻想。

他的电话打过来,开口却是:“雪儿,你到学校了吧?帮我带盒小雨伞,回头我把钱转你。”

电话里,我隐隐听到了女生的声音。

我的心猛地一缩,亲手折的桃心纸片掉落地上,那天我准备跟他表白。

那天之后,我高烧了一场,在医院挂了两天点滴。

“你的手好凉。”

温柔的声音落下。

突然,肩上一暖。

是陆辰脱下身上的外套给我披上了。

可我的身子还是止不住微微发颤。

下一秒,我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我一怔,陆辰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这样有没有暖和一点?”

他的目光透着耀眼的光芒,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手上向我传递的暖意。

“谢谢你帮我解围。”我轻轻推开了他,把外套脱下还给他,浅鞠一躬要离开。

没想到他却反手把我拉住。

“刚才我是认真的。”

我一愣,这才开始打量起眼前的男生。

阳光帅气的脸庞棱廓分明,炽热的眼神透着坚定。

陆辰一脸认真地手按在了我双肩上。

“你不用紧张。”

我其实没有紧张,只是现在心很乱。

“凌雪。”他又唤了一声。

我惊愕他竟然知道我的全名?

陆辰慢慢地勾起嘴角,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说,“我喜欢你,我想做你的男朋友,可以吗?”

正巧这时,温良挽着楚悠然的手在迎送宾客。

我下意识望了过去,目光与温良交接。

看着我跟陆辰亲密的接触,温良的脸色很冷。

我读懂他眼神中的抗拒。

我了解温良,他虽然从不接受我的爱慕,但是他也不允许我跟别的男生靠近一分。

他会常常揉着我的脑袋叹息,“雪儿,你太单纯了,我只是不想你受伤。”

于是我就听信了他的话,至今没交往过一个男生。

印象中,我从不忤逆他,也从不拒绝。

就算是这一次的伴娘要求,纵然我抗拒,但是因为是他的要求,所以我还是答应了。

我收回了视线,与陆辰灼热的眼神相撞,他似乎还在等我一个答复。

我垂下眼,心底越发地坚定自己不想再做温良的舔狗了。

所以我挽唇说了一声,“好。”

我看到陆辰脸上的喜悦激动的表情。

他好像,比我想象中要开心得多。

03

那一天晚上,是陆辰把我送回了家。

夜深的风很凉,但是陆辰的外套却无比地温暖。

原来被呵护,是这种感觉。

“加个微信?”我主动地说。

陆辰一愣,眼神分明透着一丝落寞,委屈地说,“我一直都有你的微信。”

“是吗?”我有点诧异,怎么完全没有印象。

陆辰掏出手机,有些失落地说,“你每条朋友圈我都有点赞。”

“你微信名叫什么?”我问。

“LC”说着,他点开我的朋友圈给我看。

我开始觉得这名字似乎有点熟悉。

直到他把自己的头像亮在我面前。

我恍然大悟:“LC,陆辰,好像有点印象。”

陆辰蹙眉,样子很失落。

“只是有点而已吗?你每周六去图书馆,我都坐在你对面。食堂里好几次你忘记带饭卡,都是我就帮的你。每次你都是一脸认真跟我说谢谢,每次都要把钱转我,所以我们就有微信啊。我以为,以为你早就记住我了。”

看着他灼热却又受伤的眼神。

“你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每次都这么凑巧我在吗?”

我神色一怔。

“因为我一直在关注学姐你呀”,陆辰眨了眨眼,语气有点小小的激动。

原来,也有人在背后默默为我做过这么多事情吗?

因为当时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温良一个人,所以面对这种陌生人的殷勤我根本无暇顾及。

“抱歉,那你当时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我带着歉意的眼神看他。

他垂着眼睛,轻声开口,“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你喜欢温良学长,如果我直接告白,一定会被拒绝的吧?”

“与其这样,我还不如默默守护,做一些你所需要的事情。”

“谢谢你。”我由衷地露出笑意。

陆辰弯唇,他看着我时,眼里有光。

那种眼神,我再熟悉不过了。

我就是这样看着温良的。

不知不觉我已经跟陆辰交往一个多月了。

我噼里啪啦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

虽然最近总是觉得心情有些恍惚,不真实,但是他真的弥补了我曾经缺失过的所有温暖。

他很细心,这两天正是我的生理期,他早早就给我买好了暖宝宝特意送过来。

还叮嘱我不要碰凉水。

虽然不过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在这段感情表现出来的样子也不是特别的热烈,但是陆辰从未停止过为我做的暖心事情。

也许是决心想要把温良从自己的生活完全摆脱。

所以我在自己发表的虐文小说里加插了着我跟陆辰的意外相遇。

那原本记录我耗费十年对温良爱而不得的虐文小说,但是因为陆辰的出现,一切都变了。

“呜呜呜好感动,这明明是虐文,怎么就变得那么甜了?还想看,作者大大快更新!”

“狗粮日常那么细致,盲猜作者大大真的掉出爱情的甜坑里了!!”

“楼上别走,我也怀疑!大大字里行间都透着甜蜜!以前可不是这种风格!”

慵懒的午后,我依偎在沙发上,看着粉丝催更的留言,唇角止不住上扬。

04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打破了我的思绪。

“你好,外卖。”

我纳闷,我记得自己没有点外卖啊。

因为来例假的原因,我有些不适,所以只能拖着沉重的身体开门,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然是陆辰,手里还拿着一杯加热的黑糖奶茶。

我一脸惊愕,“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今天有课吗?”

“逃课了,专门给你送黑糖奶茶。”陆辰轻轻的笑着,还有点得意。

我哭笑不得,问他,“为什么不是红糖的?”

“红糖容易上火,黑糖最好了,快喝吧,喝了能缓解姨妈痛。”

他温声说着,每一个字眼都透着细心和宠溺。

我曾想要利用生理期不适去博取温良的疼惜,但是换来的只是他冰冷的文字,“你多喝点热水,要不然,就去找医院吧,这是最好的办法。”

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也是最敷衍,最不用麻烦到他的。

因为温良从来不会在我身上花一点心思。

跟陆辰交往的这一个月,我也没有再跟他联系过。

他中途给我打过几个电话,都被我拒接了。

“好。”我轻轻应声,抿了一口手中温热的奶茶。

奶茶顺着喉咙留下,仿佛在我心脏深处烫了一下。

以前的我原觉得没有温良,我的大学生命会毫无色彩,没有意义。

但如今看来,一切好像也并没有那么糟糕。

陆辰还十分小心翼翼地帮我揉着小腹,“怎么样,还疼吗?”

我摇头,忽的感觉眼睛有点湿。

毕竟,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用心的呵护。

“谢谢你,陆辰。”我抬头,近乎哽咽地说着。

陆辰抹去我眼角的泪水,眼神也逐渐变得温柔,慢慢地低头。

我下意识闭上眼睛。

此时,我的手机就响了。

是温良打来的电话。

心跳怦然平缓了许多,我眉头一颦,下意识抬眼看向陆辰,只见他目不转睛看着我。

“接吧。”陆辰耸耸肩,环着我腰的手微微搂紧。

我迟疑了少许,按下免提。

“雪儿,你终于接我电话了。”

电话里,温良微哑的声音难掩欣喜。

我一下子有些恍惚。

毕竟以前说这话的人一直都是我。

我能感觉到陆辰抱着我的手在一点点收紧。

“在哪?方便出来一下吗?我有事情找你,就我跟你。”温良语气有点迫切。

我不明白温良为什么特意补一句就我跟他三个字。

他是有多大的自信觉得我还会跟以前一样,一听到能跟他有独处的机会就会屁颠屁颠去吗?

我嘴角不经意勾起一丝凉讽,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感袭来,平和地说,“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就在电话里说吧,毕竟你也是有未婚妻的人,避嫌还是要的。”

温良沉默了半响,哑着嗓子解释,“前段时间炒股问你借了几万,我想当面还你,顺便请你吃一顿饭表示感谢。”

这事,他要是不提,我还真忘了。

温良是金融系的,前段时间需要资金炒股,他明知道我没钱,却还在我面前旁敲侧击地表示那笔钱对他的重要性。

我本就对他有深厚的感情,既然他需要,我又怎么会不想方设法帮他?

05

于是,我便硬着头皮问我爸爸借了五万块,为此,我还差点跟我妈妈大吵一架。

我父母在我八岁那年就离婚了,因为我爸出轨了,他甚至把那个小三带回了我们的家,离婚后,我一直跟着妈妈生活,日子一直就过的比较拮据。

说实话,我跟妈妈心里都恨爸爸的,但是因为温良,我甘愿放下身段去找我爸借钱。

我以为那笔钱会让温良记得我的好,但事实上,靠着我借来的钱买了绩优股,大赚了一笔。赚钱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的白月光惊心布置一场盛大的订婚宴。

“你不是说今晚陪我去吃饭吗?”

这时,抱着我的陆辰闷闷的一句话让我回过神。

我抬起头看着陆辰,发现他脸上有着隐忍的醋意。

电话那头立刻陷入了寂静。

我能听到温良不寻常的呼吸声,沉默半响后,他沉重的声音传来,“雪儿,你跟谁在一起?”

听到他警惕的话语,我的心却升起一丝烦躁。

“温良,我跟谁在一起跟你好像没有关系吧?”我稍带着不耐。

而后又觉得自己太过于激动,平缓了一下说,“那笔钱,你微信转给我吧,没什么事,先挂了。”

我没有给他再说话的机会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颦着眉头,连我自己都诧异,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

我的心底竟然已经完全找不到温良的位置。

甚至,我还有点厌恶他依旧一而再再而三想方设法打扰我。

“姐姐。”陆辰低头喊我。

“嗯?”我情绪不高应了一声。

“你喜欢我吗?”他问。

喜欢吗?

我刚想答,陆辰直接打断我,“随意问问而已,别有压力,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他的眼神似乎有点不对劲。

我知道他显然是误会了,刚想瑪俪髑稼解释什么。

余光却瞥到角落里,忽的亮起屏幕的手机。

是温良发来的私信:“你跟陆辰在一起?”

晚上,我跟陆辰一起去了学校附近的火锅店。

一路上,他的话不多。

我看到温良发来的信息后,当着陆辰的面十分坚定地回了一个“对。”

手机没有再响。

放下手机,看向陆辰,发现他依旧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想说点什么,却又觉得无从说起。

好在去到火锅店里,他的室友们见到我的那一刻,一个个上前嬉笑调侃。

气氛一下子便热了起来。

“阿辰,你这小子满面春光呀!”

“学姐,阿辰他看上去像是阅女无数,但其实没谈过恋爱,你是第一个,如果他不懂得怜香惜玉,你别怪他。”

我难为情地低着头。

听他们的语气,我是陆辰的第一任女朋友?

我有些诧异地看他,陆辰眼神似乎不像刚才那么平淡,他问我,“给你点杯果汁吧?待会你别喝酒。”

看着他的温柔和贴心,他明明已经有点不开心了,却还是第一想到了我。

我不禁更想着找机会跟他解释刚刚的事情,他肯定误会了。

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