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瑶龙封寒

我在西王母的瑶池里正眯着眼睛泡澡的时候

顺着水流漂过来一颗巨大的蛋停在我面前

“谁啊,这么没有公德心?扔垃圾不分类啊!”

我骂骂咧咧的把蛋拿回家,

好久没吃水煮蛋了,还怪想的

1

虽说神仙都辟谷,可以不用吃东西,不过我嘴馋的毛病一时半会儿改不了。

我用法术生了火,架好锅,上了水,抄起筷子把蛋放在锅里滚了一圈。嗯,忒香。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我极为不情愿的放下筷子,一打开门,就看到白溯仙君用自以为风度翩翩的骚包姿势靠在我家门口,手里还拄着一根拐杖。

他见了我,先是潇洒的撩了撩刘海,露出满口白牙:“瑶瑶,好久不见。诶,你先别急着关门,你听我解释!我和牡丹仙子之间真的都是误会……”

“渣男,有什么好解释的,我都亲眼看见了。我也早就和你解除婚约了。你快滚,别妨碍我吃饭。”我边说,边不客气的把他往门外推。

关于我和白溯的关系,那就说来话长,小孩没娘。

一千年前,白溯曾经是我的未婚夫,而我是天庭里赫赫有名的最强女武神龙瑶。就是那种,穿得越粉,打人越狠的典范。

放眼四海八荒,能打得过我的,一只手就数的过来。

就在大婚前夕,我亲眼撞见白溯和牡丹仙子,在天河边约会,卿卿我我,今人作藕。

白溯的真身是青丘的九尾狐族,眉眼间总是不自觉流露出温柔多情,天庭里不少仙女都被他纯洁的外表欺骗,成为他的小迷妹。

但是,这一次,他居然敢公然给我戴绿帽子,可不就活腻歪了!

我一气之下毁去婚约把渣男白溯揍了个半身不遂,然后自己下凡历劫去了。这不一千年过去了,白溯的伤才刚好,就出来作妖。

“瑶瑶真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啊?做的什么?闻着还挺香。”

“靠,和你说话我都差点忘了,我的蛋!”我赶紧往屋里跑,白溯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

一进屋,好家伙,锅被打翻了,水撒了一地,一片狼藉,罪魁祸首是一颗蛋,正在地上到处打滚。

蛋成精了。这是我的第一想法。

蛋壳已经磕碎了一角,从里面探头探脑爬出来一条头上长角的小白龙……

我愣了,白溯也愣了。

我随手捡到的居然是一颗龙蛋?虽然我的真身也是条龙,可我又没生蛋的经验,哪里晓得这他妈是龙蛋!

我把小龙倒着提溜在手里,我俩玩大眼瞪小眼的游戏。可它忽然扭动着尾巴,张牙舞爪的扑过来,嗷呜一口咬住了我的手指。

我疼得眼泪一下子就飙出来了,使劲上下甩手,小龙身子就跟着左右摇晃,到底是只才出生不久的小龙,没过多久就被我给甩晕了,倒在地上,眼冒金星口吐白沫。

我还满脑门问号呢,白溯率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指责我:“你下个凡历劫,就连孩子都生出来了?你快说奸夫到底是谁?”

我:“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他捂着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瑶瑶,我……算了,我可以不计较这些,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它也不能没有爹。我愿意履行我们之间的婚约,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庭。”

我突然很郑重的叫了他的名字:“白溯。”

“嗯?”

“那边有一块镜子,你去照一下。”我说。

他一瘸一拐的走到镜子前,照了照又故作潇洒的梳理了一头飘逸的长发,“很帅啊,怎么了?”

“这是一块照妖镜,我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癞蛤蟆?还想吃我这块天鹅肉!”

“瑶瑶,你这也太伤人了,我好歹也是堂堂仙君,正儿八经的青丘九尾血脉!”

说话间的功夫,我召唤出我的法器螭焱枪握在手心,白溯看了吓得连连后退,“瑶瑶,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可千万别动手!”

然后,他就被我一记劲枪挑飞了出去,化作天边一颗闪耀的流星。

2

我在瑶池边张贴了三日的失物招领,至今无人问津。

回到我的府邸时,小龙还在睡着,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鼻子上冒着鼻涕泡儿,我一戳,啪就碎了,然后又冒了第二个鼻涕泡儿。它头上的犄角还软趴趴的,摸一下,就抖一下。

我玩得乐此不疲。

你别说,还挺可爱。我小时候大概比它还要可爱,我不要脸的想着。

也不知是哪家的父母,心这么大,连孩子丢了都不知道找找。天庭里,真身是龙的神仙,一抓一大把,要想找到它亲生爹妈谈何容易。

每天在瑶池泡澡的神仙那么多,怎么偏偏是我捡到呢?

或许是,这就是天意吧。

罢了,我与小龙也算有缘分,暂且先养着它吧,待找到它的亲生父母在还回去好了。

未婚妈妈不是那么好当的,我算是切身体会到了。

我早已成仙,可以辟谷不吃东西,可小龙不行,它还是个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于是我每天又多了一项工作,就是去天河边用螭焱枪叉鱼丢上岸,小龙在岸上张嘴接住吞咽下去。我的螭焱枪跟随我征战多年,还从未受过这种委屈,不过,看着小龙开心的舔着爪子吃东西时,又觉得心满意足了。

随着小龙食量越来越大,我都觉得我快养不起它了。我都差点准备接纳,每天投怀送抱大献殷勤,随时要当小龙后爸的白溯了。

当小龙长成一个三百斤的孩子的时候,我还在担心这个孩子幻化人行的时候,可能会行动有点困难。

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云雾缭绕间,小龙细长的爪子变化成了藕节一样白嫩的手臂,接着发出孩子般的哇哇大哭声。

我循声望去,一团灵光中坐着好一个粉妆玉砌的小娃娃,头上留着拇指粗的小龙角,身后还拖着一截龙尾巴。

他扑过来抱着我的腿,嘴里含糊不清的唤我,“娘亲~抱抱~”

我笑得眉眼弯弯,心都快融化了。

以为它变化人行也是一个小胖子的想法白担心了。我又施法给他变幻了一身合适的衣裳。

我情不自禁捏捏他的小脸蛋,“真乖!”

我给他取了个小名叫做龙蛋蛋。

自从有了蛋蛋后,我发现自己的人生变得丰富多彩了。

就连白溯都说我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从前的我只喜欢打打杀杀,每天不是在打架,就是正在去打架的路上。

而现在,我每天心心念念的,都是照顾蛋蛋。照顾它吃,伺候它喝。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蛋蛋长大了许多,眉眼也长开了,竟然有点玉树临风的味道。它总是像个小大人一样把手背在后面,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不过,我总是觉得蛋蛋的长相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直到有一天,白溯又一次提出要和我成婚,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时,他指着蛋蛋说:“瑶瑶,我怎么越看他越有点眼熟?”

看吧,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说。

他一拍大腿:“靠,这不是北冥帝君吗?”

北冥帝君龙封寒是六界公认的第一美男子,也是天庭最强男武神!万年以前我还曾经挑战过他,我挺欣赏他,因为他巨能打!

他与我同样的出身龙族,他是最强武神,我是最强女武神。

倒也不是说,只有我们出身龙族的能打,北海的鲛人族,东夷凤凰族也出过几位武神,打起架来也挺疯批的。相比较之下,青丘狐族的武神就少的多,他们一族以精致漂亮著称,对修武不大感兴趣。

我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看上白溯这种漂亮的窝囊废的。

“这不太可能吧?他什么时候都有孩子了?也没听说啊?”

不过,我还挺想知道,究竟是哪个女人这么牛逼,居然搞定了龙封寒?

“怎么不可能?你看看蛋蛋这张脸,简直和龙封寒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我仔细端详着蛋蛋的脸:“你别说,确实挺像的还。龙封寒可是六界公认最能打的武神,你看蛋蛋这小肉拳头能打死谁?不可能,不可能,肯定只是巧合。”

我虽然嘴巴上这样说,可心里还是没个底。

3

我说,“蛋蛋,看到前面这块石头没有?你对着它打一拳给娘看看。”

蛋蛋十分听话,照着石头就是一拳,看上去也就软绵绵的没什么杀伤力,然后只听“砰——”的一声,别说石头了,整个山头都炸飞了。

靠,这恐怖杀伤力,四海八荒也找不出第二个能生出这种儿子的人了。

白溯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这是他儿子绝对没跑了,北冥帝君咱们惹不起,瑶瑶,你还是赶紧把孩子送回去吧,然后咱们继续组成一个家。”他笑的没脸没皮。

我思考了很久,虽然我很舍不得蛋蛋,但是现在有了它亲生父亲的线索,我不能自私的把它留在身边,应该把它还回去。

我厚着脸皮,带上蛋蛋去了北冥帝君家,敲开了他家的门。

竟然是龙封寒亲自来开的门。

我低头看了看一眼蛋蛋,抬头看了一眼龙封寒。看了一眼蛋蛋,又看了一眼龙封寒。看了一眼蛋蛋,又看了一眼龙封寒。

如此折腾了七八次之后,我唯有感叹,世间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事。还真是一模一样啊,蛋蛋简直就是一只缩小版的帝君,可以确定的亲生的无疑了。

我客客气气的说:“这是你儿子蛋蛋,我给你送回来了。不用太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还有啊,蛋蛋比较挑食爱吃鱼,不吃素,这点还挺随我的,你给它喂吃的时候注意点。对了,它睡觉的时候会蹬被子容易着凉,你记得看住它……”

我像个老妈子一样喋喋不休。

蛋蛋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委屈的瘪嘴,抓着我的手摇晃,眼泪像金豆豆似的往下掉,“娘亲,不要丢下蛋蛋。”

年纪大了,最见不得这种心酸场面,我虽然舍不得,还是摸摸它的脑袋,“蛋蛋乖啊,他才是你的亲爹。”

龙封寒没有急着看儿子,而是用力抓住我的另外一只手,一双潋滟的眼眸直勾勾看着我。

“瑶瑶,你不记得本君了?”

我:???

这一句可把我给问懵圈了,我们之间很熟吗?

“我记得你。”

他似乎很高兴,眼睛发亮,“真的?”

“大概是一万年前,因为我那时候沉迷打架,不服你的称号是最强武神,而我只是最强女武神,所以跟你约了一架来着。不过你确实挺厉害的,把我给揍趴下了,所以我才服了你。”

龙封寒听完眉宇间有些失落,喃喃道,“你果然不记得我了。”

“听你这话里有话啊?难道咱们认识吗?”

“那是当然。”他把蛋蛋的小手放我的手里,然后自己的手掌也覆上来,掌心里传来温热的触感,“它是我们俩的孩子,还有它不叫蛋蛋,它有名字是我们一起取的,叫龙君泽。不过,娘子你想用蛋蛋给它做小名也是可以的。”

我:“……”

我怎么觉得你在骗我?我什么时候生孩子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蛋蛋听完兴奋的喊着,“爹爹,娘亲。”

“帝君,你认错人了吧?”我用力挣脱开他,背对着他和蛋蛋,

“瑶瑶,都是本君不好辜负了你,本君会让你想起来一切的。”

我只觉得心烦意乱,有种吃瓜吃到自己头上的感觉。难道搞定龙封寒的牛逼女人是我自己?

可是为何我连一点印象也没有?该不会是……

4

蛋蛋不在的第一天,看到它最爱吃的鱼,想它。蛋蛋不在的第二天,看到空荡荡的被窝,想它,想它。

蛋蛋不在的第三天,手痒,想找人打架出口恶气。

我抽签决定揍谁,第一个签就抽到了龙封寒。不行,这个试了打不过,我把签一扔,正准备继续抽下一张,就收到了白溯的传讯,他约我在天河边见面,说要解释清楚我们之间的误会。

好家伙,来送人头啊!

天河与瑶池都是天界风景名胜之地,也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白溯一见到我就喊:“瑶瑶,瑶瑶,我在这里。”

我走过去,没想到牡丹仙子也在这。牡丹仙子是天界公认的美人,精致的小脸娇滴滴的,黛眉微蹙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瑶瑶,我和牡丹仙子之间真的是误会,我今天把她叫来就是为了和你解释。”

他又对牡丹仙子道,“仙子,咱们把那天的情景再重现一次怎么样?”

牡丹仙子:“嗯,好。”

我就静静地看他们俩表演。

白溯潇洒的摇了摇扇子:“牡丹仙子,在这里碰见你,好巧啊。”

牡丹仙子微微一笑:“见过白溯仙君。”

白溯打了个响指,模拟当时的情景,顿时刮来一阵邪风。

牡丹仙子:“哎呀,我的眼睛好痛。”

“仙子,你的眼睛怎么了?是不是进沙子了?我给你看看。”说完就关切的凑过头去瞧。

白溯表演得实在惟妙惟肖,让我也不知不觉进入了状态,他丝毫没有注意到我握了握拳头,上面青筋暴起。然后我将一千年前的情景也跟着重复了一遍。

我一拳砸在他的胸膛上,只听咔嚓一声,至少断了三根肋骨。不过,神仙是揍不死的。没事。

我还没揍过瘾,螭焱枪也还没来得及登场,白溯就抱着我的大腿苦苦哀求,“瑶瑶,你听我说,我和牡丹仙子之间真的都是误会,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他的一番话,也勾起了我的情愫,千年之前,我也曾对白溯有一点好感的。不然我也不会看到他和牡丹仙子暧昧不清,一气之下选择下凡历劫。

牡丹仙子站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龙瑶武神,这一切确实是误会,我与白溯仙君是清清白白的,而且这千年来,他一直对您情根深种。”

白溯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疼的直哼哼还是不肯撒手。

我与白溯是自打娘胎里定的娃娃亲,可那已经是过去很久远的事了。自从上次下凡历劫归来,我好似淡忘了许多人许多事。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冷冽的男音:“白溯仙君,请你放开瑶瑶。”

我蓦然回首,就看到龙封寒站在我面前,白衣胜雪,身姿鹤立,看着白溯抓住我不放手时,眉宇间有些许不悦。

白溯却自顾自的说:“瑶瑶,从前都是我不好,现在误会终于解开了,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吧,我们的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初…”

不是,谁允许你自作主张的?经过我同意了吗你?

“婚期?瑶瑶你确定要嫁给他?”龙封寒一把攥住我的双肩,捏得我有些疼。

“不是,我…”我竟一时语塞。

“娘亲~”蛋蛋也跟在他身后,看到我直接扑过来展开双臂亲昵的要抱抱,眼睛像小鹿一样湿漉漉的,嘴角处还流着亮晶晶的口水,黏糊糊的说:“呜呜,娘亲你不要我和爹爹了嘛?”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那日,龙封寒说我是他的娘子,可是我不能听信他的片面之词就相信我俩不明不白有了个孩子,最主要是蛋蛋没有一处长得像我,倒是跟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时白溯又补充道:“爱过。保大,救你,我妈会游泳。婚后住你家,我随孩子姓。”

5

我转过头吼他:“白溯,你是有病咋的?”

龙封寒眼睫低垂,冷声道:“本君明白了。”

说着他慢慢松开了手,顺着我的肩膀滑落,我的心跟着没由来的颤动了一下。

他嘴角溢出一丝苦笑:“瑶瑶,因为你还没有想起来一切,本君不怪你。”

龙封寒牵着蛋蛋的手转身离去,父子二人的背影显得有些孤寂。蛋蛋的龙角软塌塌的耷拉在两边,“爹爹,娘亲真的不要我们了嘛?”

“不会。”

“哦。”蛋蛋的龙角又瞬间竖了起来。

我的头忽然很痛,我用手支撑着额头揉了揉眉心,眼前一片晕眩。

白溯关切的问我:“瑶瑶,你怎么了?”

“没…没事。”

我有些失神的看着龙封寒远去的背影,可我始终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忘了些什么?

六月初六,良辰吉日,是我与白溯举行大婚的日子。

婚礼前一日,青丘送来了火云锦织就的华丽婚服,我们龙族成婚穿火云锦是流传下来的习俗。火云锦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颜色犹如火烧云般绚烂瑰丽,用它来做嫁衣最美不过。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竟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似我曾经也曾穿过这样一件火红色的嫁衣,满怀期待地嫁给我心爱的男子。

原来嫁给一个人的心情应该是充满期待吗?

可我要嫁给白溯,为什么没有这种感觉?

婚礼如期在天界瑶池湖畔的遣云殿举行,耳旁仙乐齐鸣,周遭一片花团锦簇让人眼花缭乱。

视线被半透明的喜帕遮挡住大半,好在隐隐约约能看到些许人影。白溯站在我面前轻轻的捏住我的手,白溯平日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今天倒是难得变得正经了许多。

他引领我穿过众多前来观礼的神仙往礼堂中央走去。一路上,我的视线在众多神仙中打量着,北冥帝君,龙封寒,他没有来。

“龙瑶武神与白溯仙君的姻缘是天作之合,今日在众神见证下,为你们举办婚礼。”

由天帝亲自为我们证婚,这是莫大的殊荣。

“一拜天地。”白溯携了我的手一齐向天帝叩拜。

“二拜高堂。”我与白溯分别向抚育我们的北海与青丘方向盈盈一拜。

“夫妻对拜。”这最后一拜就是礼成,不知为何夫妻对拜四个字眼在我听来尤为刺耳。我浑身僵硬,最后一拜怎么也弯不下腰。

在场的众神开始窃窃私语,司仪只当是我走神了,又高声提醒一遍:“夫妻对拜!”

我依然纹丝不动。

白溯察觉到我的异常,轻轻捏住我的手指:“瑶瑶,你怎么了?”

隔着轻纱,我看到他的脸十分模糊,时而是白溯,时而变成另外一个人模糊的影子。那个人是谁?我为什么看不清?

我的头忽然疼得厉害,像是有千万根烧红的铁针戳进我的血肉经脉里,剧烈的疼痛随着血液流淌,侵入我的四肢百骸。

“且慢!”

正在这时,龙封寒竟然身穿一袭火云锦的红色喜服迈步入殿,“龙瑶武神不能与白溯仙君成婚!因为她早已与本君定下了终身,而且还有了一个孩子。”

这下,包括天帝在内的众神哗然。

龙封寒没有顾及众神的反应,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对我伸出右手:“瑶瑶,你愿不愿意随本君走?”

他的脸庞离我越近,那种疼痛的感觉越清晰,他的脸与我记忆中的影子正慢慢重合。

“你…你是谁…”我此刻头痛欲裂,说不出完整的字句,那些零星的记忆影像在我脑海中不断碰撞着。

白溯挺身而出挡在我与龙封寒中间,“北冥帝君,今日是我与瑶瑶的大喜之日,你若是来讨一杯喜酒喝,我自是欢迎,但是你想带走瑶瑶,还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龙封寒嗤笑:“你根本不是本君的对手,快让开!”

此刻沉默了半晌的天帝道,“北冥帝君怕不是喝醉了说胡话?你既身为武神之首,也应该懂得天界的规矩!今日众神与十方武神皆在场,若真强行动手,你以一敌百也得不到半分好处!还请北冥帝君三思啊。”

“天帝,本君今日不是来打架的,我答应过瑶瑶要让她恢复记忆。如今,我已在忘川河底找到了她丢掉的东西,若她看了之后仍执意与白溯仙君成婚,本君即刻离去,绝不再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