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瑶杜寒生

我带着满腔怨愤跳了城墙。
看着他们后悔莫及的面孔,我心里舒畅极了。
只求来世,生在一个普通人家,希望那时,我的小哑巴还能来找到我。
只是我没想到....
我重生了。
而且.....
辜负我的人也跟着我一块重生了....
我大哥入了军营,成了名震一方的骠骑将军。
二哥入了仕,成了新科状元。
而我的忠犬小哑巴侍卫摇身一变,成了太子!


我的小哑巴侍卫死在了我的怀里。
我抱着他看着面前的所谓的亲人,声音凄厉:“你们非得如此逼我?”
我爹冷哼一声:“你妹妹身娇体弱哪里能嫁到那蛮夷之地?你身为姐姐难道不应该多为妹妹着想?”
我问他:“我难道不是你的女儿吗?我嫁到那也会死的!”
我看着离我最近的大哥:“当年你寒毒发作,是我九死一生从雪山上寻药救的你。”
我又看向后边的二哥:“因为你先天有疾,每次喝药都需要至亲之人的鲜血为引....”
我揭开手腕上缠着的布带,露出里面狰狞的伤口:“我为了补血,必须吃些大补之物,你却在众人面前笑我笨拙如猪....”
他们脸色巨变:“明明是...”
“是肖柔做的?药是她寻的,血也是她献的?”我又哭又笑,近乎疯魔:“她惯会惺惺作态,我比不上她.....”
“来世,我不要再生在肖家,你们谁也别来寻我.... ”
说罢,我慢慢退至城墙边。
大哥急迫道:“肖瑶你别犯傻!”
“我不会原谅你们....”
我嘴角勾起一抹笑,抱着怀里的哑巴侍卫,仰头跌了下去。
.....
我死在春暖花开的春天,魂魄却飘荡在这世间数年。
我看见肖家人失魂落魄地将我的尸首带了回去,把我跟小哑巴葬在了一起。
我看见肖诀下意识叫我的名字让我给他添茶,而后又在我的院子怔愣着坐了许久....
我看见肖季心疾发作,却一把掀翻了肖柔送去的药,大吼着让她赔他的妹妹 ...
我看见,五年后肖柔嫁给了太子,成了太子妃,放弃了整个肖家。
肖家被抄家,他们被押送到刑场时,我就飘在他们头上。
恍惚间,我仿佛看见他们抬头跟我对视。
他们人头落地的那一刻,我也突然失去了意识,陷入一片黑暗。


昏昏沉沉不知过了许久,我被人轻轻唤醒。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
我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小丫鬟不由愣住。
“小环?”
“小姐你醒啦?”小环有些急切道:“你快些到后院去看看吧,柔小姐不知怎么跌进枯井里了,眼下已经有人去叫老爷了。”
我听了她的话,又仔细环顾了一下四周。
我颤声问她:“今年是哪一年?”
“元和十三年啊,小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元和十三年....
那一年,我被找回到肖家。
我本是肖丞相家的女儿,但在刚出生时就被贼人抱走。
后来那伙贼人被抓,被拐的婴孩获救,但肖家却把我跟一农户的孩子弄混。
我在乡下生活了十几年才得以重新认回肖家。
我重生了....
昨天就是我被认回肖家的第一天。
我在小环的催促下下了床,跟着她往后院去了。
她说肖柔跌进了枯井。
但我知道,她是自己跳进去的,目的就是为了污蔑我。
她想保住她相府千金的身份。
我去到后院的时候,爹爹和两位哥哥也正闻声赶来。
“爹爹,哥哥,你们快些救我啊!”肖柔在井里哭喊,下人们手忙脚乱地把她拉上来。
我站在几米开外,冷眼看着她。
她一上来,就扑进了爹爹的怀里:“爹爹,你要为柔儿做主啊。”
她的贴身丫鬟赶忙来扶她:“小姐,你为何会跌进这井里?”
肖柔目光哀怨地看了我一眼:“我也不太清楚.....”
丫鬟说:“昨夜不是大小姐邀您来后院赏月的吗?”
肖柔斥责了她一句:“这也不关姐姐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又是这样,她又在惺惺作态。
而我的父亲接下来会无比气愤地走过来给我一巴掌。
我的哥哥们会严厉地质问我为何要加害肖柔。
我冷笑着看着他们。
父亲也看见了角落里的我,他紧紧地盯着我,迈着步子朝我走过来。
肖柔跟在他后面,看我的眼神满是得意。
父亲走到我面前。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我有些惊讶地看向他们。
父亲的这一巴掌怎么打到了肖柔的脸上?
而肖柔更是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父亲,眼泪夺眶而出:“爹爹?你打柔儿....”
她看向一旁的两位哥哥,企图想让他们帮她做主。
不过....
肖诀一脸焦急地走过来,扶着我的肩膀:“瑶儿的脸色怎么这般差?可是昨夜受了凉?”
肖季也过来了,他皱眉看向肖柔:“你为何这般阴阳怪气指向瑶儿,她心性最是善良怎会加害于你?”
“你莫要无事生非!”
我看着他们,脑袋里面一片混乱。
怎么回事?
怎么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他们对我嘘寒问暖,我却只觉得荒谬。
有个荒诞的念头在我心头升起。
肖柔捂着脸哭着跑走了,下人们连忙追去。
偌大的院子只剩我们。
我躲开了他们的手,与他们对视,轻声道:“我说过的吧,我不会原谅你们....”
肖家父子猛地僵在原地,随即不可置信地看向我:“瑶儿,你也....”
我笑了:“不如父亲趁此机会把我赶出肖府吧?天高水远,我也好有一片自己的天地。”
我还要去找一个人....


我爹在我面前哭的像个孩子,我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
一向骄傲的哥哥们也拉着我的手求我原谅。
可我原谅了他们,前世的我会不会原谅我呢?
.....
我在一个月黑风高夜离开了相府。
本来我爹说什么也不让我走,还派人在相府周围日夜巡视。
但是,架不住我有一个好妹妹啊。
她跑到我房里,跟我说:“姐姐,你快些走吧,我知晓你不愿被这深墙大院困住,外面山高海阔,你定能过得逍遥自在。”
听听,多情深义重啊。
我走了,她怕是做梦都能笑醒。
但是在她暗戳戳的安排下,我非常顺利的就逃出了相府。
出了相府之后,我雇了几个人,马不停蹄地就往十三里巷赶。
那里有最大的奴隶买卖市场,前世我就是在那遇见我的小哑巴的。
前世遇见他的时候,他已经被人毒哑了嗓子,还被人按在脏污的雪地里一鞭子又一鞭子地抽着。
脸上爬满了狰狞的疤痕。
只因为他不愿下跪,背挺得太直。
我路过时看见了他,心里不忍,便第一次向爹爹开了口。
“那个人,我把他买下来好不好?”
我用我攒下来的二两银子将他买了下来。
我给他取名阿平。
后来啊...
他用他的一条命还了我这二两银。
多傻啊他。
我赶到十三里巷的时候,奴隶市场还没多少人。
里面太大了,我转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在最角落处看见他。
他正被人拖出来,嘴角似乎还有血。
“老大,这人看着要不行了啊。”我听见有人在我后面说。
“本来就是该死的命,还能活到现在就算他命大了!”
“这几天贱卖了吧。”
他们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
没过一会就有人在抓着阿平的头发叫卖。
只是他那模样实在凄惨,半天也没个问价的。
我装作随意地问了句:“怎么卖?”
那人眼睛一亮:“这位小姐好眼光,这个奴隶可以我们奴隶市场里皮相最好的一个。”
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我问多少钱?”
那人一顿,立马堆着笑脸道:“不贵,也就五两银。”
我反手就将钱袋子扔给了他,然后让人把阿平架了起来。
“人我带走了。”


我运气挺好,医馆的大夫说阿平只是受了轻伤,嗓子的伤医得及时,养养也能说话。
说实话,我从未听过阿平的声音,听大夫这么说,我还有些隐隐地期待。
我照顾了他三天三夜,大夫说他脑子受了伤,可能不太记事了。
没关系,前世的阿平也是这样。
一日,我正蹲在他床上打盹,脑袋一偏差点摔了下去。
幸好一只手及时将我扶住了。
我懵懵懂懂睁眼,然后就看见了正望着我的阿平。
活的,软的,温热的。
我忍不住红了眼,然后扑到他怀里哭了一场。
“啊呀,相公你终于醒了。”
他身体一僵,良久之后才慢慢将我推开。
也许是喉咙的伤还没好,他说话很慢:“你是谁?”
虽然沙哑,但真好听!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是你的娘子啊。”


对于我这般诓骗一个受伤失忆青年,我的心中毫无负罪感。
关键是,阿平他真的信了!
于是我当即决定,什么肖柔什么真假千金都随他去吧!
我要跟我的阿平找个地方好好过日子,天天没羞没躁,嘿嘿。
也许是我想的太入神了,阿平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了我都不知道。
奴隶市场的人虽然可恶,但他有一句话没说错。
阿平他,长得真的很好看。
即使穿着粗陋的步衣,可看着却向一个矜贵的世家公子。
我可真是捡到宝了。
“阿平,我们离开京城,去江南可好?”
阿平将衣服披在我的肩上,语气温柔:“阿瑶去哪我就去哪。”
幸好那肖柔害怕我吃不了外面的苦又跑回去,特意给我准备了很多盘缠。
我用那些银子在江南买了个小院,阿平也在那附近找了个活计。
就这样,我与阿平在江南安顿了下来,如我所愿的过上了没羞没躁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