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枳傅清川

第1章 老公,你今晚还回来吗
“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他丢下你来找我。”
凌乱大床上,宋枳脸上覆着潮色的粉,呆滞的眸光盯着手机屏幕。
今天,是她和傅清川的结婚周年纪念日。
她早早准备好了一切。
浪漫的烛光晚餐,卧房里的玫瑰花和一地蜡烛,沁人心脾的香薰灯。
一切都很顺利。
男人不负她所愿,今晚也极尽温柔,即便是早已经与他亲近过无数次,她仍旧感到害羞。
“哗啦——”
浴室的门打开,带着一身水汽的男人走出,惊醒了宋枳。
她望过去,只见他黑眸灼灼地看着自己,宋枳脸上一热,“你看我干什么?”
“我老婆好看,不能看么。”
她掩不住笑,顺势将手机盖在床面上,酸痛的手臂拉过薄被。
“油嘴滑舌。”
傅清川随意擦拭了身上的水珠,拉开衣柜,取出干净的衬衣和长裤,宋枳看着他褪下浴袍,换起衣服,红唇张了张。
他解释:“我刚才接了个电话,公司有点急事要处理。”
宋枳的笑陡然僵凝。
傅清川穿好衣服走过来,坐在床沿,在她额头落下轻柔的吻。
“抱歉,你困了就先睡,不用等我。”
一向懂事的女人却伸出皓臂,圈住他的脖子撒娇:“可不可以不去?”
他眉眼微动,笑问:“这么舍不得我?”
宋枳认真点头,“对,我舍不得。”
“……”
“那你可以不去吗?”
傅清川心里的怜惜更甚,面露愧疚,“抱歉,枳枳,这次恐怕不行。”
宋枳没强求,仰起潮色未褪的脸,伸出食指,点了点嘴唇。
“那再亲一下。”
他双臂收紧,埋头吻上去。
在意识又要沦陷前,他强行终止了这个吻。
和她分开,他眸色沉着,哑声警告:“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宋枳星眸闪烁,偎在他胸前娇笑。
“好。”
“……”
傅清川忍不住,在她唇上又狠狠吻了一记,推开她起身就走,好像怕自己多留恋一秒就走不掉一样。
身后的宋枳突然问他:“老公,你今晚还会回来吗?”
男人顿了顿,“放心,会的。”
“……”
傅清川走了。
窗户大开着,地上的玫瑰花瓣乱了,蜡烛的火光明灭,一股风灌进来,房间里突然冷得厉害。
宋枳脸上的笑意散去,又拿起手机,摁亮屏幕。
冷光照在她脸上,清冷又疏离。
长指往上一滑,无数条与之前短信类似的内容映入眼帘——
“我和傅家兄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真正爱的人是清川,我在他心里的位置也是独一无二的。”
“宋枳,有点自知之明吧,你哪点配得上清川?我也实话告诉你,他对你只是一时兴起,你可不要入戏太深,早点看清事实,主动离开他,才不至于闹得太难看。”
“宋枳,你还不知道吧,我和清川,是彼此的初恋呢。”
所有短信的内容,无一不是在挑拨她和傅清川的感情。
她一直没有当回事,直到今晚。
不久前,她刚得知这个女人的身份。
季妤柔,季家大小姐,因季傅两家是世交,她与傅清川兄弟青梅竹马是真。
不过,宋枳并不相信她说的那些话。
且不说她和傅清川的感情有多好,单是他们结婚这一年,他对她都是无比娇宠的。
而她作为一个父母双亡、身世学历都普通的女人,能得到傅家二少的青睐,并被他追了大半年,足以说明他对她是真爱。
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这个季妤柔,还是傅清川哥哥、傅连城的准妻子。

第2章 季妤柔是他的初恋
之所以说“准”,是因为季妤柔还未过门,也没有机会过门,因为傅连城在两个月前,遭遇意外去世了。
季妤柔在那个时候拿着孕检单上门,说她怀了傅连城的孩子,之后就住进了傅家老宅。
宋枳是从一个月前开始收到对方的短信。
她不屑去在意,因为她爱傅清川,她比谁都了解他。
只是刚才傅清川走得那么急,终究让她心里生起了不安。
她几乎一夜没睡着,半梦半醒间,都以为傅清川回来了,然而睁眼却是一片冷清。
男人确实回来了,在第二天中午。
他带着疲惫和愧意,坐在她身边,“我听佣人说,你等了我一夜,对不起,枳枳。”
宋枳不想生气,可脑海里飘过那些短信的内容,不自觉红了眼眶。
“你别哭。”
傅清川慌得去抱她,被她推开,她质问:“什么工作需要做到现在?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明明他昨晚答应了她要回来的。
傅之洲为难地重复:“抱歉,枳枳。”
宋枳委屈地落泪,“你到底去哪里了?”
他犹豫了几秒,无奈地揉弄眉心。
“是妤柔,昨天晚上,她开车出去发生了车祸,我妈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事,让我过去看看。”
宋枳的手心发凉,竟然真的是因为季妤柔。
她不知是气还是怨,话语有点不受掌控:“她出事,是你哥该关心的,你哥不在了,那也是爸妈该关心的,我们夫妻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怎么事事都要你去管?她怎么不让我去?”
“我哥的事,爸妈受的打击很大,一时没有那么多心力来处理这些。”
他在跟她解释,宋枳却听出了责怪的意思。
她的心口泛冷,喃喃问:“严重吗?”
傅清川抿唇,“有点,她昨晚喝了酒,还撞到人了,对方一家三口都进了抢救室,目前的状况不太好。”
“酒驾,不是犯法吗?”
“是,所以事情有点难办。”
宋枳不理解有什么难办的,犯法的人,不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她抬起湿润的眼睫,“这种事,警察会处理。”
傅清川怔了怔,明白她的意思后,清俊脸庞有细微的变化。
“枳枳,她是我哥的未婚妻。”
说完,他主动牵住她的手。
“她肚子里还有我哥的孩子,我们家不可能坐视不理。”
“是吗。”
宋枳极快地抽出手,冷下了脸。
“是因为她怀了哥哥的孩子,还是因为她是你的初恋,所以你不舍得让她受苦?”
傅清川先是诧异,随后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
他的第一反应,是质问她怎么知道。
不是反驳。
那一刻,宋枳的心凉透了。
她背过身去,“所以,你是承认你喜欢过她了?”
傅清川没否认,只说:“过去那么久的事,没有重提的必要。”
宋枳双唇颤抖:“你从来没跟我说起过以前,现在也不准我提,是因为心虚吗?”
男人沉默了片刻,反问道:“宋枳,你不相信我?”
她怕自己开口就成了懦弱的哭泣,只能捏紧手心不说话。
傅清川拧着眉心,“她只是嫂子,我帮她,没有别的原因。”
宋枳用力咬唇,克制着要跟他吵架的情绪。
以前也有女人喜欢他,她都没有这么介意,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会这么在意……
正想着,傅清川的手机响了,那边说了什么,他低低的嗓音传来:“好,我马上来。”

第3章 宋枳,你不觉得羞耻吗
挂了电话,他没有多说其他,“我有事要出去,晚上不用等我回来吃饭了。”
话落,他径直离开。
宋枳低着头,眼泪湿了眼眶。
自此,她和傅清川开始了相识以来第一次的冷战。
他要么几天不回来,要么早出晚归,两人几乎没有碰面的机会。
等到下一次转机,是傅清川妈妈过来的时候。
穿着华丽、一脸贵气的妇人坐在沙发上,看着宋枳的目光近乎无情。
她随口问道:“你和清川,最近怎么样?”
宋枳出身不好,面对这个婆婆时,总显得低微和小心。
“妈,我们挺好的。”
“挺好的,清川怎么不回来陪你了?以前可是连吃饭都要回来守着你。”
宋枳低着头,不说话。
妇人也不想跟她扯那些客套话了,直接道:“今天我来找你,是有正事。”
宋枳抬头,“什么事?”
“你知道妤柔最近出了点事吧?”
宋枳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迟疑地点了点头。
妇人抿了口咖啡,“妤柔撞的那家人,妈妈和女儿都醒了,但爸爸伤得太重,成植物人了。”
宋枳脸色发白,张了张唇,没说出来话。
“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我们傅家的笑话,但我作为清川和连城的妈妈,不管如何,都要先考虑两个孩子的状况。”
妇人放下咖啡杯,语气有些疲累。
“连城是我们傅家长子,他人已经没了,妤柔又怀着他唯一的孩子,我不能让任何一点意外出现在她和孩子身上,宋枳,你明白吗?”
宋枳放在膝盖上的两只手僵凝,“明白……什么?”
“妤柔不能去法庭,更不能去坐牢,所以,必须有人代她去法庭接受审判。”
宋枳惊诧,“这怎么能代替?”
“那晚天色太暗,监控出了问题,没人亲眼看见是妤柔撞的人,出事的那家人也没看清,唯一能证明跟我们傅家有关的,就是留在现场的车。”
宋枳震惊了。
所以季妤柔不仅酒驾,还肇事逃逸?
妇人拉住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宋枳啊,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应该能理解妈的意思,这一家上下,能开着傅家的车出去的人很多,但女人却很少。”
“你和妤柔身形相仿,如果你能站出来,没人会怀疑你。”
宋枳脑子一懵,下意识地甩开她的手,“凭什么?”
妇人脸色有点不好,但还是笑着。
“我知道你觉得不公平,但是我们也没办法了呀,万一妤柔有个好歹,连城的孩子该怎么办?”
“宋枳,我只是让你带她去法庭,不是让你去坐牢,换句话说,就是让你去走个过场,那家人不会胜诉的,你放心吧。”
宋枳艰难开口:“可是妈,我的名誉会受到影响啊。”
妇人笑笑,“你都如愿嫁给清川了,还做了这么久的家庭主妇,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还怕别人说闲话吗?”
这话好像既讽刺了她高攀傅家,又羞辱了她这些日子的无所事事。
她是嫁给了傅清川,在他的要求下把工作辞了,安心在家陪他。
她没想到的是,这也能成为被羞辱的理由!
可凭什么,凭什么她就得去顶替季妤柔去法庭?凭什么她要去接受别人的非议和冷眼?
宋枳捏紧手心,眼神冷了下来,“妈,我不觉得我应该按您的话去做,做错事情的人不是我,我没有代替她去的理由,就算您说是走个过场,可现场的人都是真的不是吗?我为什么要帮她去接受那些本来是非议她的声音?”
妇人万万想不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脸拉了下来,态度变得冷硬。
“宋枳,你嫁进傅家以来,一直倚仗我儿子过活,你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第4章 枳枳,妈的建议,你考虑一下
宋枳咬牙,此时此刻,她无比后悔当初辞掉了工作,不然她还能有反驳她的底气。
“现在让你为我们傅家做点贡献,你都扭扭捏捏,当真以为清川护着你,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也不看看自己算什么东西!”
宋枳听不下去,站起了身,“既然在这件事上,我和妈无法达成一致,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不舒服,上去休息,就不送您了。”
她直接上楼,听见妇人激动的骂声。
“过门这么久了,孩子也没怀一个,就是一只不下蛋的鸡,不知道你哪儿来的脾气这么跟我说话!”
“你有什么资格说不?清川都同意了,你反对又如何?”
楼梯口的身影倏地顿住。
妇人住了口,只见宋枳苍白着脸问:“你说,他同意了?”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过来找你?”
“……”
宋枳苦苦一笑。
原来,是受了他的意,是因为他跟她吵架了,所以不愿意亲自跟她说?
傅清川啊傅清川,你做得真好。
*
晚上,傅清川罕见地回来了。
二人相对无言。
他进了浴室洗浴,出来时,宋枳已经睡下了。
男人轻手轻脚上了床,这时,宋枳转过身来,睁着眼睛看他。
他意外地僵了一下,“怎么了?”
宋枳眼也不眨。
“下午的时候,妈来过。”
傅清川的眉心拧了拧,“她跟你说什么了。”
宋枳很想质问他,可话到了嘴边,竟然一个字都问不出来!
男人盯着柔顺的她,低低叹了口气,“好了,别跟我生气了。”
这句安慰一出,宋枳莫名红了眼睛。
傅清川急得又亲又哄,她抱着他,哭得越来越大声。
最后,安慰变成了急促的亲吻。
两人好像要将这几天的冷淡都褪去,急不可耐地沉沦下去。
迷蒙间,宋枳抱紧他的腰身,“老公,不要离开我。”
男人的腰腹绷得更紧,汗珠顺着性感的胸膛滑落,烫得她直掉泪。
他们,好像又恢复到了从前。
意乱情迷时,傅清川却突然低声来了一句:
“枳枳,妈的建议,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轰的一下,宋枳的身体凉了下来。
她睁大眼睛,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他亲吻着她的耳垂,声音染着事后的嘶哑:“现在的情况,是该好好考虑妈说的话了,不是吗。”
“……”
有什么东西,在宋枳的身体里碎了。
她不知道这场情事是怎么结束的,只感觉整个人昏昏沉沉,如坠冰窖。
事后,她甚至没来得及多问一句,傅清川就又被一通电话叫走了。
宋枳通体麻木,呆呆倚靠在床头,怎么也睡不着。
熟悉的震动声发出,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拿手机,点开一看——
果不其然,是季妤柔发来的。
“他跟你提了吧?我说过,他喜欢的是我,他不能忍受我去法庭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和谩骂,却愿意提议让你去,宋枳,你还不明白吗?”
“我和你之间,他选择舍弃的人,是你。”
这次,宋枳忍无可忍,一通电话拨了过去。
那边很快就接起,开口第一句便是:
“怎么,想明白了是吗。”

第5章 签一下离婚协议
宋枳控制着怒火,“季小姐真是好无趣,跟我玩这种文字游戏,你觉得我会被你的三言两句影响吗?”
“没有影响的话,你还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宋枳抿着唇瓣,“我是想警告你,我和清川很好,请你别妄想挑拨我们的感情。”
季妤柔轻笑,“是不是挑拨,很快就见分晓。”
她刚说完,突然哎呀一声,柔笑告诉宋枳:“外面来人了,好像是清川呢。”
宋枳的心紧了紧,听见她轻笑着说:“宋枳,睁大眼睛看清你的处境吧,如果你不帮我上法庭,清川和妈也会压着你去的,你没得选。”
“……”
“是要你自己答应去体面些,还是被强迫着去体面,你自己掂量清楚。”
没等她回答,电话啪的一声就挂断了。
宋枳捏着手机,重重闭上眼。
-
时间很快到了开庭那天。
被告席上,宋枳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
她全程听着对方律师的指责,以及原告母女嘶声力竭的辱骂,指尖都是冷的。
她心里是害怕的,眼神下意识地在旁听席里寻找付清川的身影。
他确实在。
但他身边,还坐着季妤柔。
那个女人穿着宽大的孕妇裙,脸蛋小巧白皙,五官精致,是个实打实的美人。
“……”
傅清川也察觉到她的视线,抬眸看过来。
两人仿佛隔绝了旁人,无声对视。
她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很多情绪,晦涩,复杂,紧张,还有歉疚。
宋枳鼻尖一酸,强迫自己瞥开了目光。
双方律师唇枪舌战,辩驳了很久,到了中场休庭时,宋枳被关在一间小屋子里。
有人进来告诉她:“宋枳,傅清川先生想见你一面。”
宋枳抬起头,“好。”
然而,进来的人却不是她期望见到的。
季妤柔一脸笑意,同带她进来的人点头致谢,然后扶着腰身,坐在了宋枳对面。
对方先开口:“你看起来不太好。”
宋枳没有表情,往她空荡荡的身后看了一眼,问:“清川呢。”
“公司有急事,清川就先走了,说结束后告诉他结果就好。”
他,就这么不关心她的处境?
季妤柔笑得人畜无害,“宋枳,我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今天坐在台上的人就是我了。”
“……”
宋枳深呼吸,并不解释。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并不是为了帮她才来的。
因为经过这些天,宋枳发现,她在和傅清川的感情里,一直是卑微的那个。
她怕傅清川还爱季妤柔,怕他是为了将就跟她在一起,怕他不爱自己。
所以她这次来,是为了证明。
她想证明他们的幸福恩爱不是假象,证明他是真的爱自己。
然而,对面的女人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直接明了地说:“你不要想了,清川他不会来的。”
她拿出一则文件,推给宋枳。
“看看,合适就签字吧。”
宋枳垂眸看了一眼,“什么意思。”
“这还不够明显吗,清川要跟你离婚。”
面前的纸张上,“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极其扎眼。
宋枳抿唇,“我不信。”
季妤柔有些诧异,“我以为你愿意来,是因为想通了我说过的话,没想到你还在痴心妄想。”
宋枳绷着脸,“他如果想跟我离婚,就亲自来跟我说,至于你,季小姐,你怀着他哥哥的孩子说爱他,还觉得自己很高尚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