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茑茑墨夜白

第1章 你好甜
林茑茑没想到,今晚只不过在图书馆呆的久些,竟被人强吻了。(被男主吻噢)
少年高大,手指骨节分明,浑身上下散发冷冽阴鸷气息,他的唇更是带着寒意,似在倾倒冰泉,冷的她浑身颤抖,想要呼救。
而所有的尖叫,尽数被吞没。
他将她抵在微凉墙壁,喘息在寂静黑夜中加重:“好,甜。”
陌生到极致的声音。
低沉沙哑,似坏掉的大提琴,让她恐惧万分。
“以后早点回家,不要给我吻你的机会。”少年许久后才松开手,大步离开。
林茑茑双腿虚脱,跪倒在地,捂着嘴唇,小声啜泣。
这是她的初吻,却被一个可怕的陌生人夺走,嘴唇很疼,血腥味渐渐蔓延,倍感恶心。
她强撑着站起来,低头离开图书馆。
路灯下,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孤单寂寥。
忽的,她的头磕在一处坚硬胸膛,抬头望去,竟是学院第一名墨夜白,他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英俊矜贵,让人忍不住心动。
“同学,还好吗?我看你脸色很苍白。”墨夜白轻柔问。
林茑茑的心瞬间被万千针扎入,疼的无以复加,眼前的少年是她一直很崇拜的人。
她是最底层的人,而眼前的男人是人人敬仰的天之骄子,是她心之向往。
“同学?怎么不说话?”墨夜白神色更温柔,口吻更轻,唯恐吓到她,眼眸眯起,盯着她微微肿起的嘴唇,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很快又消散而去,化为虚无。
他的靠近让林茑茑心跳骤速,尤其是闻到他身上散发的海盐味香水,心更是咚咚。
他好好闻。
而她,刚被人强欺,连靠近他的资格都没。
她不由往后退。
她下意识的动作,刺的墨夜白眼眸发冷,高大身躯微微发抖,口吻清冷:“同学,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墨,墨夜白,谢谢你的关心。”林茑茑冲着他快速感谢,转身跑走,整个人似受惊的小兔子,跑的特别快。
墨夜白盯着她的身影,手指覆盖在薄唇,轻笑:“真甜。”
话落,嘴角的笑意渐渐放大,又低喃:“这么甜,我该怎么办?”
薄唇咬破自己的手指,甜腥味蔓延开,才压制住她的甜,才克制住对她的渴求……
第二天,林茑茑刚到学院,敏感察觉到不对劲,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很奇怪,她以为是在酒吧打工的事被人发现了,眼圈微红,想要扭身跑出学院。
但那些吃人的眼神,好可怕,她的腿根本迈不开。
忽然,几个高挑时髦漂亮的女孩走来围住她。
她在包围中,更加娇小。
在北方,林茑茑的身高实在有点矮,她已经是大学生,身高才158cm,再加上她从不打扮,平日常穿一双白色平底球鞋,在时常穿高跟鞋的女生面前,更显娇小,她还很瘦,瘦瘦小小,更显得哪哪都小。
而她因为名字的原因,茑茑,大家纷纷调侃叫她小鸟。
她起先不愿意应答这个名字。可是,那些人会叫的更凶,反而她答应了,也没人拿名字的事来说事。在别人叫她小鸟的时候,她只好安慰自己,他们是叫小茑。
“小鸟,你躲什么?”一个高挑女生抓过她的细胳膊。
她连甩开的力气也没,弱弱解释:“我没躲。”她们发现她在酒吧打工的事了吗?现在开始嘲笑她了吗?
她没办法,父母早逝,唯一疼爱她的奶奶又生病了。
她的奖学金如杯水车薪,只好去酒吧打工,希望尽快可以筹集给奶奶治病的钱……
“小鸟,男生们今天传的很凶,说你昨晚被墨夜白强吻了?是真的吗?”

原来不是说她在酒吧打工的事,林茑茑初听深舒一口气,等反应过来后,更吃惊,昨晚她的确被一个陌生人强吻,可,那绝对不会是学院男神墨夜白。

排雷:小说主谈恋爱,女主小白兔乖乖,非女强。男主白切黑斯文败类,伪装的温文尔雅,还疯。
他只是纸片人。现实生活遇到病娇,记得逃。
已做出精准排雷,祝你们遇到一场欢喜。
1v1双洁,互宠

第2章 他馋她
“小鸟,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是真的?”漂亮女孩不耐烦催促。
“我看小鸟在回味墨夜白的吻吧,不要脸,就你这样子,呸,学院里最胖最丑的男生都不会碰你一下,墨夜白怎么可能会吻你?”
女生们既嫌弃又嫉妒,今天已经有爱慕墨夜白的女生,眼巴巴去向墨夜白求证了,墨夜白竟没否认,好气,这怎么可能!
墨夜白是神一般的存在,出身首富之家,更是学霸,样样第一,怎么会对这个小鸟有兴趣,还强吻小鸟,笑死人了。
肯定是小鸟故意传播,想借墨夜白的势力,让大家高看她一眼罢了, 不要脸,谁不知道墨夜白人特别好,是个特别斯文优雅的男生,从来不会给女生难堪。
小鸟就是利用墨夜白太好,才造谣,恶心。
几个女孩看林茑茑的眼神更厌恶,上手推她:“你说话啊,又装可怜,怎么,你敢造谣墨夜白,不敢承认啊!”
林茑茑连连否认:“我没被强吻,更没被墨夜白强吻,我,我长成这样,怎么会有男孩子喜欢我。”
她眼泪莹莹,雪白小脸挂满眼泪,可怜兮兮,透出让人怜惜的味,再加上她瘦瘦小小,特别娇柔,更是惹的人忍不住想给她擦眼泪。
女生们竟忍不住惊叹她的美丽,她们学院不乏冷艳的大美人,倒是像林茑茑这样清秀小美人没几个,林茑茑还这么会哭,会卖可怜,指不定有不长眼的男生会上钩呢。
“谁说有人喜欢你了?你可真会给自己贴金,我告诉你,小鸟,你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妄图勾引墨夜白,要是再让我们听到,你跟墨夜白扯上关系,小心吃不了兜着走。”一个女孩指着林茑茑训斥。
忽的,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你们在做什么?欺负同学吗?”
众人看去,竟是墨夜白,一件简单白色衬衫,衬托他更加矜贵,挽起衣袖,手腕上戴着全球限量版的手表,据说价值八千万,让人咂舌,不愧是首富。
“没,我们只是问她,她和你的事是真还是假?没想到她却哭了,搞的我们欺负她似。”女孩们痴迷盯着墨夜白,眼巴巴解释。
林茑茑自他出现后,一直低着脑袋,不看他一眼。
墨夜白眼底掠过烦躁,手下意识撩拨腕表,淡淡道:“那也是我和林茑茑之间的事,轮得到你们来问?”
语气虽清冷,但威胁的意味浓厚,女生们没见过他发火,吓的赶紧散去。
她们认准,墨夜白一定是被这个传言弄生气了。
能让斯文有礼的墨夜白生气,小鸟可真有本事。
等女生们都走了,林茑茑也低着头要走,却被墨夜白叫住。
男生走到她身边,好高大,足足比她高好多,衬托她更加娇小,更加自卑。
“林茑茑,你昨晚被人强吻了吗?”墨夜白柔声问,盯着她,上下打量,仔细打量,身躯更是稍微往她靠近,轻轻嗅她身上的清香,淡雅清新,沁人心扉。
“没,没。”林茑茑立即摇头,抬起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这个反应,不像没有。”
墨夜白循循善诱:“真的遇到变态了吗?”在说变态这两个字时,喉结滚动,薄唇抿下,似对这个词,有些厌恶。
“我,我……”面对他的友好,林茑茑一下像是抓住什么,心暖暖,轻轻点头:“嗯,就在昨晚碰见你之前。”脸涨红,粉嫩粉嫩,好似一朵含苞待放桃花,让人想采撷。
“原来如此,那个变态吓到你了?”墨夜白观察她的脸色,嘴角噙过一抹似笑非笑,很快隐去,又是一副斯文温柔的样子。
“嗯,那个变态好可怕,他,他……”难以启齿,她无法再说下去,仿佛说出每个字都在重现昨晚的噩梦。
“是你的初吻吗?”忽的,墨夜白轻轻问,如清风丝丝透人。
林茑茑浑身一僵,瞪大眼眸,似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墨夜白嘴里发出的。
“是这样的,一般女孩被强吻不会像你吓的这么厉害,所以我猜测,这是你的初吻。”墨夜白有理有据分析。
“嗯。”林茑茑发出一抹蚊子般嗯,羞耻的全身上下泛红。
墨夜白眼底深度,静静欣赏她害羞的样子,心底发出一抹贪婪的喘息。
“林茑茑,不要害怕,我来处理,会抓住变态,不会让他再来伤害你。”
林茑茑从来没接收过人的友好,尤其是像墨夜白这样人人敬仰的大人物,她既感激又惶恐:“墨,墨夜白,谢谢你的关心,我会保护好自己,不用麻烦你。”
她以后不会在图书馆呆那么久,会早早离院回家,不给那个变态一点机会。
“不麻烦,对我来说是小事。”
墨夜白不愿意放过跟她频繁接触的机会,轻轻安慰:“更何况,我担心那个变态下次会做更可怕的事,万一把你绑走锁起来怎么办?”
林茑茑明显吓到,娇小身躯发抖的厉害,但仍然不愿意麻烦他,更怕给他带来麻烦,鞠躬:“谢谢你,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保护自己。”话落,惶恐跑开。
墨夜白盯着她逃离的背影,嘴角泛起自嘲:“真是一点机会也不给我。”
林茑茑被传被强吻的事,足足被传一整天,她不仅被大三的同学截住问个没完没了,其他年级的人也都纷纷来询问:“真的是墨夜白强吻你吗?”
“没,没有。”林茑茑依旧是摇头否认,还求那些女生:“不要乱说,我和墨夜白一点关系也没,我都不认识他的,不,不对,是他不认识我。”
他是学院里所有人的男神。
她只是渺小的存在,两个人却因为这个可笑的传言,被牵扯在一起,她对不起墨夜白。
还好这个传言,传了一天后,再没人相信,毕竟见过林茑茑的人,都认定墨夜白不会强吻她,并且以墨夜白那天人之姿,就算是强吻,也是女生强吻他吧。
六点钟,夕阳刚现,林茑茑立即收拾书离开,她今天需要去打工,不能耽误时间。
站在高楼处,将林茑茑从图书馆走出来的身影捕捉的彻底,墨夜白嘴角再勾自嘲:“真怕了?真一点机会也不给我?”
话落,他拿出手机,拨打林茑茑的电话。

第3章 他温柔帮她
林茑茑这边刚坐上去酒吧的公交车,在看到陌生来电后,接听,软软的问:“请问,您是?”
“林茑茑,是我。”墨夜白淡淡道。
“墨夜白?”林茑茑不敢相信,把手机拿下,一连串惊人9999电话号码,竟是墨夜白的。
“嗯,我找你有事,可以见一面吗?”
林茑茑看着公交车,以及要赶去酒吧上班,根本没时间和他见面,她小声问:“请问,有什么事找我?我现在无法见你。”
“也没什么事,我去查了昨晚的监控,发现强吻你的变态视频,并拷贝出视频,你要看吗?”
林茑茑立即心停:“那里怎么会有监控?”她怎么记得那是监控死角,不会被拍到,昨晚她还在心底骂道,那个变态很会挑地方,专门挑了监控死角。
“刚装的。”墨夜白嘴角勾起,看向昨晚那个地方,根本没有任何监控,但他手机里的视频,却正儿八经拍下强吻林茑茑的视频,拍的还不错,把林茑茑的受惊后的恐惧拍的一清二楚,真可怜。
林茑茑这边呆滞,要是监控被人看到,她就完蛋了。
她想埋葬昨晚的事,小声哀求:“墨夜白,你可以帮我销毁视频吗?”
墨夜白这边沉默,好久后才道:“其实,既然有了证据,我可以帮你报警。”
“不,不用了,谢谢你。”林茑茑赶紧道。
虽然强吻对她来说是天大的事,可报警有些可笑,她还是不要占用资源了,更何况,她不想闹的众人皆知。
墨夜白这边继续沉默。
林茑茑着急了:“真的不用报警,其实被强吻,也不是什么大事。”
“是吗?”墨夜白终于发出声音,只是声音带着一些玩味,不过这抹玩味很快被隐下去:“在销毁视频之前,你还是看下吧,也许你能认出视频强吻你的变态。”
“我,今晚要打工,要很晚很晚才下班,恐怕……”
“在哪里打工?我去找你。”
“不,不用了,咱们明天……”
林茑茑的话还没说完,墨夜白毫不犹豫打断:“明天我请假,今晚吧,多晚我都等你。”
“好,好。”林茑茑乖乖的应答,她明显感觉电话里墨夜白有怒意,大概是嫌弃她太麻烦了吧,一个事拖那么久,谁有功夫陪她。
他想今晚见面,也是为了尽快解决问题吧。
“墨夜白,晚上十一点,我们在云端咖啡厅门口见吧。”
“好。”那边毫不犹豫道。
林茑茑挂上电话,公交车也到她打工的嗨酒吧,走一条街后,就是云端咖啡厅,并且云端咖啡厅门口是地铁站,她见完墨夜白后,可搭乘最后一班地铁回家。
酒吧里的工作很简单,端端盘子,去卡座或包厢送送酒,不辛苦,工资很高,还包夜宵,只是上班的衣服有些让人难以启齿,白色衬衫,搭配超短裙,她穿上衬衫的时候,总是把衬衫全部纽扣扣上,穿超短裙时,更是把超短裙往下拉扯,勉强遮挡双膝。
林茑茑在上班期间,接到墨夜白的微信询问:“你在忙什么?为什么要那么晚见面?”
端着盘子的林茑茑环顾四周,喧闹,嗨爆,虽然这个酒吧很正经,只是年轻人爱玩的地方,没任何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她还是难以启齿。
她的年龄和学历可以打任何工,偏偏贪图酒吧的高薪,在酒吧工作,不管她是什么理由,都很丢脸。
她认真编辑微信:“重要的事,不过我会保证十一点出现在云端咖啡店门口。”
此刻,站在酒吧门口的墨夜白,一眼见到穿着酒吧工作服,穿梭在灯红酒绿中的林茑茑,她似乎穿了高跟鞋,比在学院里看的时候高不少,他隐在黑暗中,隐在喧闹中,见她工作很卖力,会冲着客人甜甜的笑,有的男孩见她那么漂亮,会凑来和她说话,她来者不拒,笑脸相迎。
“呵,只会拒绝我吗?”墨夜白扭身走出酒吧。
酒吧门口出现四个保镖,以及一辆加长私家车。
“少爷,您今天没去私人医院看病,夫人在伦敦很担心你,让我们带您去。”
墨夜白淡淡道:“我跟医生约了明天。”
保镖们一脸迷茫:“少爷,这是真的吗?”大概是平日里被墨夜白骗怕了。
墨夜白拿出手机,给远在伦敦的妈妈打去电话,言语淡漠:“有必要这样吗?我是犯人吗?”
“儿子,我担心你,没想冒犯你,你今天没去看病,妈妈怕……”汪舒颜小心翼翼,语气讨好,根本没有跨国集团女总裁,雷厉风行的样子。
“我跟医生约好明天见,你可以给医生打电话询问。”墨夜白冷冷道:“还有,不要动不动把我有病挂在嘴边,我已经好了,目前看病,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
汪舒颜立即讨好道:“我知道你的病好了,只是我还是担心你,你别生妈妈的气,妈妈现在在伦敦最大的私人订制公司参观,你需要什么吗?车子,手表,还是……”
啪嗒,墨夜白猛然挂断电话,眼底溢出厌恶。
从小到大,妈妈除了给他物质,就是物质,而爸爸,除了给他灌输心狠手辣的手段,也没有给过他一点爱。
而他们却说爱他,说要给他一个商业帝国,他要这些有什么用?
妈妈一个家,爸爸一个家,他也一个家,他要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实在是可笑。
忽的手机响起,是林茑茑发来:“墨夜白,抱歉,我可能要晚点去见你,你可以等我下吗?”
墨夜白迅速回道:“我说了,多晚都会等你。”最好,再晚一点,夜再深一些。
他盯着手机微信,心情忍不住愉悦,他自遇到林茑茑,病就好了,可是他的私人医生却说他的病好只是暂时性控制而已。
实在是可笑,他病好没好?他自己不知道?
他只要看到林茑茑,就好了。
他只要彻底得到林茑茑,那么他就会变成正常人。
对,他是正常,他会结婚生子,他会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第4章 他又坏又甜
墨夜白往云端咖啡厅门口走去,他勒令保镖们和车子消失,不要阻碍他办事。
酒吧这边,本到下班点了,林茑茑要换自己的衣服,却找不到钥匙,打不开储物柜的门,她不能穿酒吧的衣服去见墨夜白。
“林茑茑,值班大妈不在,钥匙都在她那,你明天再来取吧。”
“可是我要换衣服。”林茑茑着急道。
“你的衣服不换也罢,酒吧里的衣服比你原来衣服好看多了。”一个女孩笑着道。
林茑茑又盯着脚上的细跟高跟鞋,小巧白皙的脚展露无遗,她真的不能这么去见墨夜白,不知道为何,很羞耻,怕他厌恶自己。
“李优,你有多余的衣服吗?我不能穿着酒吧的衣服回家,我怕我奶奶看到担心。” 林茑茑找了个理由。
当李优递给她衣服后,她有些后悔提出要借衣服穿了,而她是个能张口麻烦人一次,绝对不敢再麻烦人第二次的人,即便眼前这件吊带裙比酒吧衣服还要暴露,而她也只好接下说谢谢,换了。
等穿着吊带小黑裙,踩着高跟鞋,走出酒吧,她后悔问自己为什么非要借衣服。不过想到,墨夜白是什么身份,他是人人爱慕的男神,什么人,什么衣着没见过,绝对不会在意她忽然换了风格。
远远的,墨夜白见到一个女孩穿着吊带小黑裙,踩着细跟凉鞋,他本来没在意,没把这个女孩往林茑茑身上想,毕竟这个女孩的装束跟她平日里极为保守的样子,完全不同。
但这个女孩太白了。
裸露在外的肌肤,在黑暗中白的发光发亮,让一向对女孩子没兴趣的他,也忍不住多看一眼,只多看一眼,他认出是林茑茑。
嘴角忍不住抿住。
她比刚才在酒吧还要辣。
是要勾引他吗?
他的手指碾了碾指腹,忍不住轻喃:林茑茑,我会让你知道,我很好勾引。
林茑茑拘谨走到他身边,不住道歉:“对不起,我来晚了, 对不起。”
墨夜白笑道:“没关系,我很乐意等美女。”
美女?是说她吗?她害羞的扯了扯裙子,结结巴巴解释:“我的衣服不能穿了,我问朋友借的衣服,她的衣服很漂亮,但不适合我。”
墨夜白的笑容立即凝结,原来是问别人借的衣服,不是专门穿来见他,是他自作多情了。
他自嘲勾唇:“进咖啡厅聊吧。”
“不不,我不进去了,我看下视频,删掉视频,要赶地铁回家。”林茑茑赶紧解释:“我怕晚了,就赶不上回家的地铁。”
她如果错过地铁,需要花将近一百块回家,她舍不得这个钱。
“好。”墨夜白走近她,打开手机,手指寻找视频,鼻子却轻微嗅着她身上的味道,甜美和酒精的味道交织在一起,更勾人,他的胸膛扑通扑通,一直沉寂如冰的心,总是会因她跳个不停。
当视频播放,林茑茑哪里敢看,只看两眼,立即扭过头,小声道:“请你帮我删除,拜托了。”
“你再看看这个男孩,是不是你认识的人?”墨夜白引导道,手指停顿在男孩和女孩接吻的画面,要不是男孩一身黑衣,带着口罩,散发阴阴郁郁的气质,这个路灯下吻还蛮唯美浪漫。
林茑茑又匆匆看了一眼,摇头:“不认识,一点也不认识。”
“哦,这样啊?”墨夜白把手机收回,低吟:“这个变态是怎么亲你的?你还能回忆出来吗?”
“啊。”林茑茑扬起头,怔怔望着他,以为自己听错。
“我的意思是,变态有没有留下什么味道,也许可以根据这个线索找到他。”墨夜白见她还呆滞的样子,立即解释:“我担心这个变态,会对别的女生下手,还是找到比较好。”
这话,激发林茑茑的正义感,她也怕这个变态会欺负别的女孩, 她努力回忆,小脸微皱:“他,他很香,散发一种木质香味,厚重浓郁……”
“他嘴巴里有木香?”忽的,墨夜白插嘴问。
“不,他嘴巴冰冷,寒冷,泛着一点苦,像是刚吃完药……”说到这,她立即闭上嘴巴,好羞耻,如此描述,仿佛她在回味这个强吻,无措极了。
还好墨夜白人很好,他安慰道:“别怕,这个变态不在这里。”他的眼眸眯起,又问道:“如果这个变态很英俊,你会喜欢他吗?”
林茑茑瞪大眼眸,圆润小脸充满害怕:“不,他是个变态,他长的再英俊,也是个变态。”
墨夜白见她怕的瑟瑟发抖,手抚在她裸露在外的肩膀:“好了,别怕,不好的记忆忘记吧,我送你回家。”
林茑茑还处于惊恐中,没在意他的手碰触的位置,等觉察,肩膀似被指腹轻揉,她才慌乱移开身体:“谢谢你墨夜白,我现在好多了。”
刚才他的指腹在揉自己的肌肤吗?一定是她想多了。
墨夜白把手隐在身后,大力用指腹揉搓,仿佛要搓下什么,面容依旧清淡:“走吧。”
往地铁走去。
林袅袅跟在身后,走的很慢,上班穿了很久的高跟鞋,让不常穿高跟鞋的她,很难受。
上班忙的时候还没觉察,这会脚后跟疼的钻心,走起路来也一瘸一拐。
“你怎么了?”墨夜白回头,见她走路不对劲,眼眸低下去,瞧见一双小巧白皙的脚,诱人。
“没事,我没事。”
林茑茑立即加快脚步,走到他身边,没成想,没踩住高跟鞋,差点跌倒跪在地上,还好他拉住她,攥紧她的手,才堪堪护住她。
而此刻墨夜白也发现她脚上的伤口,淡漠问:“不能穿高跟鞋,为什么还要穿?”
“上班的地方需要穿。”林茑茑小声道。
“打的什么工?需要化妆,穿高跟鞋?”墨夜白冷冷问。
“卖化妆品。”林茑茑快速解释。
“哦。”不说实话,骗他。
墨夜白隐隐冷笑一声,把她扶到地铁口的长椅上:“你稍坐下,我去那个药店买药膏。”
林茑茑赶紧说不用了,而男孩已经跑开。
林茑茑心底无比感激,墨夜白真好,不愧是所有女生都爱的男神,可是他真的太美好,太遥不可及,在心底多想他一下,都会低到尘埃。

第5章 等她入怀
最后一班地铁快走了,她不能再耽误时间 ,她知道墨夜白的家住市区中心,而这就市区中心,他应该离家很近吧,而她该走了。
等墨夜白买回药膏,却见长椅上没了女孩的身影,而此时他的手机响起, 收到一条微信:“墨夜白,时间赶不及了,我要坐最后一班地铁回家,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你送,我已经从那个变态阴影中走出来了,我比你想的坚强。”
这条微信有些长。
但对于墨夜白来说,太短,短到他一秒看完,还想要捕捉她的气息。
本来可以多和她呆一会,她却抛下他走了,就那么不愿意和他单独在一起?
可学院里其他女生都很喜欢呢。
他嘴角掠过一抹嗜血,捏紧手里的药膏,直到手心被药膏边缘刺的出血,他才松开,回微信:“听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晚安。”
而他这个被骂的变态,今晚没得手,怎么能睡得着?!
身后出现加长轿车和保镖:“少爷,该回家了。”
墨夜白冷笑: “不用跟着我,我散散步。”
深更半夜散步?引起保镖恐惧,上次少爷这么说,可是把一个百货公司砸了,虽然砸的是自家的百货公司,但损失不小,而他们那次没看住少爷,差点没被墨爷踹死,墨爷的原话是,损失些钱不重要,可不能让人知道少爷失控发疯,不然墨氏股票必跌到谷底。
“少爷,您要是不回家,我们要请示墨爷了。”保镖小心翼翼规劝。
墨夜白惨笑:“请示他?你以为我会怕?”眼眸眯起,散发恐怖气息。
忽的, 他的手机响起,打开竟是林茑茑发来:“墨夜白,我快到家了,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好,我可以请你吃饭吗?”
刚才还乌云密布的男生,立即笑了,着手要回,又一条微信发来:“你要是没时间,算了,我不打扰啦。”
他立即回道:“时间地点?”
然后又快速回一条:“我有时间。”
林茑茑这边也很快回道:“学院后巷的火锅店,明天中午,好吗?”
“好。”墨夜白生怕她反悔,回了一个好。
但他答应的实在太快,并计划的太好,打算中午和她吃完饭,去逛下附近的小公园。
可,第二天,他刚起来,就被爸爸派来的人强行押到医院,被私人医生检查了一天身体,用上各种仪器,等他从医院出来,已是天黑。
他不要命的驱车,去学院后巷的火锅店,可哪里还有什么人。
强忍着烦躁,给林茑茑发去微信解释: “我今天有点忙,忘记吃饭的事了,抱歉。”
林茑茑那边立即回道:“没关系,我知道。”
今天中午,她在火锅店定好位置,等他好久没来,她也不敢询问,更不敢打电话,等了两个小时,午饭饭点已过,才走出火锅店,她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和失落,但很快又调整好,她对自己说,墨夜白是极好的人,一定是忙的忘记了,他肯定不是故意不来。
果真,晚上等来他解释。
“等很久吗?”墨夜白在电话里问,声线很柔,而他的目光冷漠,盯着浓浓夜色。
“没,就等了一会。”林茑茑立即道。
“是吗?”墨夜白不信,他知道她的性子,一定是等很久,等到饭店赶她走,她才会走吧,小傻瓜,明明等很久,真傻,会被人欺负的。
“嗯, 真的只等了一会。”林茑茑又赶紧道,生怕他不信。
“没有让女生等的道理,你在哪里?我去请你吃饭。”
“现在?”林茑茑今天不需要去打工,早早回到家,已经洗完澡,打算陪奶奶聊聊天看看电视,收拾下家务。
他忽然约她,让她很无措。
“这会刚八点,不晚吧?昨晚你约我是十一点钟。”墨夜白为激起她的愧疚,故意提及。他感觉自己恶劣极了。
果真,林茑茑那边抱歉的不行:“我坐地铁去找你。”
“好,我在学院不远处的地铁等你。”墨夜白笑道。
等她来找自己,这段时间,极为煎熬,但又充满期待和渴望。
之后,他坐在豪车上,盯着外面茫茫夜色,是从什么注意她的?
大概是她总是考第一, 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女生竟然如此厉害,这激发他的好奇心,渐渐把目光投射在她身上,发现她好乖好可爱,并极富爱心。
她经常照顾学院里的流浪猫狗,照顾的很好,那么她有没有可能,也可以照顾好内心流浪,没有任何归属的他?
豪车对准学院不远处的地铁口。
墨夜白终于见到一抹娇小的身影,炎热的夏季,身穿七分裤牛仔裤,白色宽大T恤,脚上是永远的白球鞋,很干净,也很普通。
但他知道,她有多么不普通。
昨晚吊带小黑裙的惊艳,还深深刻在他脑海里,让他反复回味。
他走下车,向她挥手。
高大英俊的男生,站在一辆高级轿车前,实在太令人瞩目。
林茑茑低着头跑过去,害羞问:“对不起,让你等很久,我们去吃东西吧。”
“我请你吧。”墨夜白打开车,示意她进去。
“不,不,我请你。”林茑茑摇头,赶紧说。
“你是想让人看到我们在一起吗?”忽的,墨夜白提醒。
林茑茑立即乖乖钻进车内。
墨夜白嘴角勾起一抹得逞,走进车内,命令司机开车。
“去,去吃什么?”她问完后,又弱弱道:“我不会吃西餐,法餐,还有……”任何高级的餐厅,她都没去过。
此刻坐在高级车上的她,像个小丑,尴尬,紧张,大汗淋漓。又很感动,墨夜白真好,难怪人人都说他是最好的男生,他给予卑微的她最大的尊重。
“吃炒菜吧,可以吗?”男孩温柔的问。
“好。”
“可以吃辣吗?川菜可以吗?”他再次问,灰暗车厢内,看不清楚他的脸,但可以听出他的声线有些许愉悦。
“好。”
继而两人无言。
车厢内只有心跳和呼吸。
车窗外经过的路灯偶尔洒进车厢内,墨夜白可以看出林茑茑脸上溢出的紧张,他的心揪起,手指玩弄手腕上的手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林茑茑看着窗外,车子走的小路,只有路灯穿过,但车子转到小巷后,连路灯都见不到,整个车厢后座陷入黑暗。
忽的,一个大手颤抖的攥住她的手,越攥越紧。
她紧张的忘记挣扎,只有加速的心跳,快跳进嗓子眼中。
大手很快松开,她抿唇,以为可以解脱。
可大手却铺展着,插入她每个手指指尖,再紧紧握住,比刚才还要紧。
车厢依旧黑暗。
车厢依旧寂静无声。
林茑茑不知,墨夜白为什么这么做?
是不小心抓到她的手吗?
可这个“不小心”有缜密步骤,很难不让人多想。
忽的,车子从小巷驶入大路口,灯光乍现。握住她的手很快抽离。
顺着灯光看去,墨夜白依旧在不动声色,淡淡拨弄自己的表盘,仿佛刚才无事发生……
觉察她看了他足足30秒,墨夜白停止拨弄表盘的动作。
“怎么盯着我看?我很好看吗?”
林茑茑害羞转过头,夜风徐徐吹在她绯红小脸上,可能刚才真的无事发生吧。
见她沉默,墨夜白的心被搅的很乱很烦躁,她应当问的,甚至可以质问他,但她却什么都不做,当真是对他一点兴趣也没吗?
(男主特别坏特别会玩,喜欢的一定要给个五星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