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图白晴

第1章 承认喜欢你
“沈图,喏~”白晴递给沈图一个烤鸡腿,神情自然,“味道应该不错。”
“不用!”青涩男孩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不自在,语气酷酷地。
“啊!”
“怎么了?”沈图眸子神情紧张,清俊的眉眼紧锁,“真笨,快去房间冲凉水。”
少年眉头带着薄汗,修长指骨抚上少女冷凝腕骨,拉着人就跑。
“哗哗哗——”水流声。
“白晴,手烫伤了也不知道赶快补救!”少年眼色冷沉,一副烦躁不安的样子。
“吼什么,烫伤的是我又不是你!”白晴眼睫翕动,白皙小脸由于沈图的训斥泛红。
“我……”沈图哑口无言,眼神飘忽,耳廓泛红。
我总不能承认喜欢你吧!
白晴,我倒是想告诉你。
但,我要是说了,你估计会连夜从我家搬走……
————————————————
“铃铃铃~”
白晴口袋里手机响了!
“喂——江海枫!”
“白晴,明天去爬山去不去?大家都来。”
“行啊。”少女眸子透着亮光。
“明天见!”一道男音传过沈图耳朵,只见少年脸上难看,“咳咳——明天哪里都不准去。”
“为什么?”
“因为……他就不是什么好人。”沈图压根对电话里的人毫无印象。
甚至名字都不知道!
“……”
白晴一副生无可恋表情,侧开身子迈步走。
“白晴。”少年修长指骨一把拉过要离开人的腕骨,没经验,毛手毛脚,人撞进自己怀里……
“……抱歉!”沈图眸色慌乱,声音轻颤。
“没……没事。”白晴白皙小脸染上淡淡粉红色,心跳加速,耳根子泛红,敏捷地往后移动。
————————————————
翌日。
“你怎么在车上?”白晴背着东西,上了车,看着少年那架势,身边也放了黑色书包……
“顺路。”
……
“小图,有人尾随我们!”钟叔看着倒车镜一直跟着的黑色车辆,眉头紧锁。
“钟叔,尽量快点甩开他们,我现在通知我爸。”沈图语气凝重,冷厉的下颚骨紧绷着。
钟叔加速拐弯时,车惯性,沈图眼疾手快,手挡在了少女额头前面。
“小图,好像又来了一辆车,我找个人多的地方,甩开他们一节,你们下车找地方躲起来。”钟叔面色凝重。
“好。”少年眉头紧锁,修长指骨死死握在一起。
“白晴,待会儿跟着我,别害怕!嗯?”少年漆黑眸子软着看着她,他怕她害怕!
“嗯。”白晴眼神里带着恐慌,眼睫发颤。
但她没由来相信他。
好看的眼睛,一瞬不瞬盯着他。
沈图自然抓过温软小手。
“下车——”
老钟把车停在购物中心路边,沈图拉着人跳车直奔商场。
故意七拐八拐,躲进试衣间。
试衣间不大,刚好够一个人换衣服,两个人挤在里边有些拥挤。
距离很近……他能闻到女孩身上淡淡的香味。
带着点若有若无的勾引。
惊恐的少女并不自知,自己有多诱人。

第2章 沈图的温柔
好在后来沈图父亲派人及时赶到,通过手机定位,成功找到,将人安全带回去。
这次事件最后交由警方处理。
生意场上斗不过,便想些阴招。
白晴父母从国外回来后,白晴就搬走了。
……
风平浪静……
“要去参加英语演讲比赛的人都到齐了没?”高主任站在大巴车上问。
“老师,白晴还没到。”车上的一个男生说道。这个男生和白晴同班。
白晴是高二文科一班的学生,长得娇俏甜美,性格温和,学习成绩还贼好。
高主任说话间看了眼手表:“6:55分了,知道白晴去哪里了吗?认识的同学去找找。”
“马上迟到了!”
高主任说话间,从远处一个身着白色校服的少女,背着一个淡蓝色的书包,冲着这辆大巴的方向一路小跑过来。
“高主任,抱歉,抱歉,我迟到了。”白晴气喘吁吁的说到,白嫩的小脸上露出淡淡的浅粉色,几丝黑发胡乱蓬松的搭放在额头和脸颊两侧。
正因为着急而上火的高主任看见少女这小模样,有十分有礼貌的谦意,一瞬间刚上来的火就熄了不少。而且车上这群小祖宗是代表学校参加演讲比赛的,是代表着德卫一中的荣誉而出征,想到这,高主任也就不打算说道说道白晴了。
本来这批评的话都到嘴边了,这胖胖的高主任又推了推眼镜,语气温和的道:“白晴来了就好嘛,这也不算迟到,刚刚好。”
又道:“司机师傅,学生们都到齐了,咱开车出发吧。”
看看,看看,这人长得好看乖巧果然有用啊。赤裸裸是个看颜的时代,人白晴还学习好!!!
真的会谢!
给普通人留点活路啊!
白晴和沈图在大巴车上刚好是挨着坐的位置。
等等。
这也不能叫刚好。
是参加比赛的同学“特意”的刚好。
谁不知道沈图和白晴青梅竹马。据说,在德卫一中啊,沈图可是校草,身高一米八几一大高个,篮球场上最耀眼的那颗星星,好多女生在大课间都扎堆去看他打球,高二理科一班理化生门门能接近满分的大牲口,人送外号广播站小王子,好多女生都在课间巴巴的等待听他广播。白晴呢,人好看都已经说腻歪了,性格超级好,在班里边人缘也好,高二文科一班名副其实的小才女,广播站站长。有时候好多同学还在校门口看见他俩从同一辆车上下来呢。
这么个情况,也难怪这群同学多想喽!
事实上,主要是由于沈图他母亲大人夏薇女士和白晴她妈苏竹女士这俩人是好闺蜜。这对好闺蜜在还没有他俩的时候就相约要做对方孩子的干妈了。啥事给这俩个小的安排的是明明白白的。
对,所以,沈图和白晴还真就是青梅竹马。
“啊呀~”公交车突然刹了车,车上的同学在惯性的作用下成功和各自前排的靠背发生了近距离的亲密接触。
突然刹车时这大巴正经过一个小十字路口,这个小路口并没有红绿灯,一辆黑色小轿车路过路口也不知道减减速。
……
没多久就到了!
英语演讲比赛分为三个年级段,高一是第一组,时间是8:00至9:00;高二是第二组,时间是9:00至10:00;高三是第三组,时间是10:00至11:00。
11:00至11:30是最后公布结果名次颁奖的时间。
在看了好几遍稿子的沈图抬起右手随意的看了眼手表。八点半了。
距离高二组演讲比赛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沈图不经意间看见白晴在一个角落里蹲着,左手拿着稿子耷拉在地上,右手捂着小腹,眉头微皱,脸色有点发白。
沈图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
沈图快步走到白晴身边,而后蹲下。
“不舒服吗?”,沈图轻声问道。
“怎么了,白晴。”
白晴一小姑娘被这么问,那她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虽然白晴不是内向的人,可直接说出来自己是痛经也很难为情的。
“没……没怎么,我没事。”
“一会儿…一会就没事了。”
沈图看她那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起身走到自己刚才的座位上,从自己黑色的书包里拿出手机。
点进浏览器,搜索。
输入:女生肚子不舒服怎么办?
浏览器上给的建议是这样的:如果女生出现肚子疼的症状,首先要先找到原因,如果在月经期的时候是容易出现肚子疼,这个时候一定要做好护理工作,比如要注意保暖,可以多喝热水,最好喝红糖水的,这样可以暖宫还可以驱寒,有效缓解疼痛。……
月经?
虽然沈图是个男孩子,可是他都十七岁了,生物学的也不差,这点还是懂的。
又想到白晴刚刚那支支吾吾的小模样,说不定还真是,也猜到估计女孩子脸皮薄,不好意思了。
沈图快步从比赛的大厅里走出来,下了台阶,环视周围,很快就看见一个超市,走了进去。
他快步走,四处巡视,终于在一个货架上看见了一排摆在那里的红糖,伸手拿了一包。
又走到茶具区拿走了一个淡蓝色的保温杯,在准备离开的时候,碰巧有看到货架上摆的卫生巾。
这沈图就真盲区了。
不知道该买哪种,他又没买过,这他那里知道啊。
刚好有两位年轻女士一起并排推了一个小推车一起有说有笑走到这个货架这边,看见视线正放在货架上的沈图,深不可测的对视一眼,默契笑了起来,也没说什么,随手拿了几包自己平时惯用的牌子放在了小推车里就走了,走不远处沈图还听到她们说道:“现在的小年轻真体贴啊!”
这让沈图一时间耳朵稍稍泛了点红。
沈图也随手拿了一包那女士刚拿的牌子,快速离开。
结完账,沈图回到比赛大厅里,刷了刷新的保温杯,倒了热水,从一大包红糖里抽出两小条,撕开,倒进了保温杯里。
随后拿着保温杯和用黑色塑料袋装着的卫生巾朝白晴的座位走过去。
咱就是说,沈图还挺聪明,还知道用黑色塑料袋遮一遮。
这黑色塑料袋还是他特意向收银台的小姐姐要的呢。
沈图把东西递给白晴。
“什么?”白晴轻轻说了句。
“红糖水。”沈图不自在的答道。
听见这话的白晴耳朵也微微红了红。
沈图把东西放进白晴怀里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不过还好刚才白晴座位的旁边并没有什么人。
沈图回到自己座位上,白晴打开了沈图给的那个黑色塑料袋,看见里面的东西后,不止耳朵比刚才红,就连小脸都变得通红。
沈图红糖水给都给了,白晴也就没什么扭捏的,便打开了盖子喝了大半杯下去。
过了一会儿白晴的疼痛感有些缓解。
这时候时间也刚好9:00了
他们的比赛要开始了。
因为华市好几个有名的高中都参加了这活动,来参赛的学生人数并不少,而且啊,还都是各个学校的尖子生。
沈图是编号是08.
白晴的编号是15.
到沈图上场的时候,经过白晴时,白晴抬头定定的看了眼沈图,说了句“沈图,加油!”
沈图冲她笑了笑,从她身边走了过去。演讲台上的沈图洋溢着自信,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充满专注,举手投足间都彰显了少年的意气风发和青春岁月的美好。
白晴在台下看着这样的沈图,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但感觉还挺开心的,至于这开心的缘由,这时候的白晴并未细想过。
沈图下台回座位的时候,也冲白晴说了句:“看你了。”
“嗯。”
到白晴的时候,她状态还算不错,或许是由于沈图红糖水的缘故吧,演讲的时候也没怎么难受。
俩人比赛完也没啥事了,整场比赛还没结束,就互相递了个眼神,溜出去了。
“想不想干点什么?”沈图问。
“嗯……喝奶茶吧。”白晴兴奋地说。
虽然沈图不怎么喜欢喝奶茶,但是看白晴那兴奋的小样也没拒绝。
俩人一人买了一杯奶茶。奶茶拿在手里,一悠一悠迈着小步子走着。听见有那种动次打次的音乐声,出于好奇,闻声而动。
新开的游乐场。
人还挺多的。
白晴兴奋地买了朵兔子形状的棉花糖。
看见一个大叔手里抓了一大把漂亮氢气球又心动了,她兴冲冲地买了一朵花形状的气球。五朵花瓣是纯白色的,中间有一个圆形黄色花蕊。
真的,真的很少女。
哪个女孩子会不心动呢。
俩人又玩了火山车,甚至碰碰车。
在白晴准备拉着沈图奔向旋转木马的时候,俩人中还算冷静的沈图终于想起了他俩来这是干什么的,抬手看了眼手表。
11:10了!!!
比赛结束了。
最后的环节。
不过俩人也没在意。
不过人不见了总要跟高主任报备一下。
沈图拿出来手机才发现高主任正在他们英语比赛发资料用的微信群里找他俩呢!
内容如下:谁知道沈图和白晴去哪了吗?
看见了吗?
人呢?
不报备一下就溜走的后果很严重……
也看了内容的白晴有点后悔了,但是不多。
沈图拉着白晴就向比赛大厅方向跑,俩人一路狂奔啊。
好歹11:20跑到了。
高主任见状来不及骂他们,他俩就被人通知上台领奖。
这白晴手里还拿着气球棉花糖呢!
白晴也不知道想的什么,竟然把东西随手塞给了高主任。
“高主任,帮忙拿一下呗,谢谢了。”
?!
白晴胆真肥了。
高主任还没来得及骂他俩呢,她先把东西塞主任手里了!
沈图一等奖.
白晴三等奖.
很厉害了属实是。
今天来的都是各个学校的希望之光啊,这俩还能拿个奖是真的很给学校争光了可以说是。
看着一人拿一奖杯回来的两人,高主任准备好的说道他俩的话硬是又憋了回去。
事实上呢,他俩安全回来了,看看刚白晴递给他的东西,高主任这种人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俩人比赛完,偷溜出去疯玩了一把。不过比赛成绩还不错,甚至还好,出去玩一下好像也是可以的。
不过白晴走过来接回她的白兔棉花糖和氢气球的时候还是说了句:“下不为例”。
至于语气嘛,很正常。
也没再说什么。
白晴立即破浪鼓似的点头。
妈耶!老高都给台阶下了,那必须赶紧下啊!
不过令白晴诧异地是老高竟然这么轻易放过他俩了。

第3章 赛后风波
赛后大巴车开回德卫一中时,已经差不多12:30了。
比赛的人好歹赶上了学校食堂的末班车,也随便吃了点,就各自回教室午休了。
白晴回到自己教室,坐在座位上,打开书包时,看见书包里那淡蓝色保温杯,又不禁想起沈图把东西给她的场景。
所以沈图害羞了?
沈图那厮不好意思了?!
白晴心里突然有一股淡淡的小雀跃。
但是沈图和白晴俩人也没有多想什么,这俩从小就认识。
俩人同岁。
沈图的母上大人夏薇女士那可是从小就教育她家儿子要对她好闺蜜的小宝贝女儿白晴小妹妹好好的。
两家又都住在华市,距离也不太远。
青梅竹马。
沈图对白晴当妹妹一样照顾。
白晴呢,白家的小公主啊,一直把沈图当哥哥。
第二天早上白晴来上学的时候就觉得大家时不时会看她,她倒是没在意,毕竟从高一开始那同届的学生啊,还是学长学姐都时不时会有人扎堆来看她想要认识她。
这咱白姐也算经历大风大浪的人了,棉花糖气球都能往老高手里塞,这点小目光还是接得住的。
过了一会儿,白晴小同桌赵子沫就进教室了。
她见白晴来了,又见不少同学往她和白晴身上瞟,赵子沫这小火脾气一下就蹭蹭那个长啊!
“呦,赵小气包子,今天又怎么啦?”白晴看着赵子沫道。
赵子沫和白晴平时关系最为要好,有什么说什么。
“学校贴吧最新发的那条帖子看了没?”
“啊?什么时候发的?那发的什么啊?”白晴问。
“没……没什么。”赵子沫对自己无语了。
原来白晴不知道啊。
她告诉她干什么。
啊……
赵子沫,你出门下次能不能带上自己的脑子啊。
赵子沫心里苦苦懊恼,心里骂骂咧咧自己N次。
不过白晴多聪明啊。
早上班里同学的眼神,现在小同桌子沫的支支吾吾。
她纵使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也能大概知道,这帖子应该与自己有关,而且95%以上这条贴子对自己应该是没有好处的。
在白晴不断追问下,赵子沫告诉了她。
有人匿名发了她和沈图的照片。
她递牛奶给沈图。
然后配文:你们的女神竟是沈图的舔狗!!!
听这么说完,赵子沫本来以为白晴会很生气的,这么说一个女孩子也太不尊重人了吧,没想到她就只是笑了笑。
也不怎么在意。
“那人要有多无聊。”白晴看赵子沫那愤愤的小表情,补了句道。
白晴这反应给赵子沫整不会了,她刚刚那支支吾吾的,还不知道怎么跟她小姐妹白晴讲这件事情。
结果白晴竟然这么淡定。
俩人又聊了点什么。
赵子沫说周末自己的生日聚会白晴一定要来哦。
白晴爽快答应了下来。
差不多8:00了。
“铃铃铃~”上课铃响了。
第一节数学课,数学老师拿着自己的数学课本也随之走进了教室。
开始讲起了独立性检验!
白晴虽然基础好,但是也很努力,听课还是很认真的。
赵子沫比白晴就相对更爱玩一点,但人家也好歹是高二文科一班的三好学生,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一节课过半,白晴小腹又开始不舒服了。
她隐隐发出冷汗,身体有点轻微颤抖。
但还是坚持把第一节课听完了。
“唔~终于下课了。”赵子沫看向白晴道。
这时候赵子沫才发现白晴的异样。
“白晴,怎么了?”
“痛经。”
赵子沫想了想从书包里掏出几袋药。
白晴随意瞟了一眼。
本就不大的包装袋上写:专治痛经,缓解疼痛……
赵子沫拿着白晴的杯子给她接了杯水,熟练地撕开那包装袋,把药倒进杯子。
“喏~”随之赵子沫将杯子递给了白晴。
话说,白晴这心也是真大,吃冰激凌过瘾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呢!
早上从家走的时候又忘记从自己卧室拿几袋药放书包里。
年轻还真是可劲造。
赵子沫接的水温度刚好。
稍微有点烫嘴,但不过分热。
白晴刚好能直接喝。
喝完,白晴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也差不多上课了。
不过这药还真管用,白晴这一上午虽然腰酸背痛,但小腹倒是不怎么疼了。
中午赵子沫和白晴一起去食堂吃饭,俩人排队买饭的时候人也不多。
她们俩前面也就三四个人。
排在她后面也有三四个人。
“哎,那个是不是就是咱学校贴吧上的白晴啊。”在白晴后边的一个女生对她的同伴说。
这俩女生和她们中间隔了两个人。
但是赵子沫和白晴还是听见了。
“这女孩子还是要自爱一点好,不然不值钱。”另一个女孩子说道。
真真服了,一个高中生说这样的话。
这还没成年呢。
真真无语事件。
这话让赵子沫一下就火了。
“同学说话的时候要干净一点,这么说别人,自己怕也自爱不到哪里去吧。”
“我又没说什么,这都是贴吧上说的。”那俩女生中的一个道。
“贴吧帖子多了去了,也不能什么都信吧,别人这样发你,你就能不生气?”赵子沫回怼道。
“那都有图有真相的,我好像也没说错什么吧”那女生继续说道。
“你做人最好积点德!”赵子沫怒着道。
“你应该对人有基本的礼貌。”说完话,又捞了捞赵子沫的胳膊。
这时候动静虽然闹得不大,但食堂里这会儿人也不少啊,她们说话的动静也不算小。
还是引起不少人吃瓜看过来的目光。
这里面也包括刚进餐厅的沈图。
不过沈图倒是没听见那些对话,他只一眼就看到了白晴也在。
跟白晴有关?
白晴被欺负了?
原因呢?
沈图似是随意走过去。
“还吃不吃饭了?”
“你俩不是说请我吃鸡腿的嘛?”
“呦!反悔了?”
“不就吃你俩鸡腿嘛!”说话间随意拍了下白晴的肩膀。
沈图在白晴反应过来前便把她手里的饭卡抽走了,自己给自己还真就刷了俩大鸡腿!
他还买了杯可乐!
“谢谢请客!”
又把卡递给了白晴。
“嘛呢!散了吧!还吃饭吗都。”沈图看向众人。
沈图一米八几的大个,作为校草他还挺有名,这里也有不少人是认识他的。
沈图都这么说了,大家也不自讨没趣,也就散了。
散了后,沈图,白晴和赵子沫仨人呢拿着自己打好的饭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白晴和赵子沫并排座,沈图坐在了白晴对面。
沈图深看了眼白晴,发现她情绪并不高,便没有追问。
自顾自地扯了个话题。
“对沈白的演唱会感兴趣嘛?我能弄到门票!”沈图说道。
“哇塞!这么牛。”赵子沫兴奋地说道。
“我本来也想买的,网上沈白音乐会的门票都已经抢空了。”
“沈图,真可以啊!”
“什么时候?”白晴问。
“下周五晚上,去吗?”沈图回。
“去去去,肯定去。”正啃鸡腿的赵子沫忙抬头对沈图说道。
“嗯,到时候给你俩送门票。”
“白晴,沈图真真是你的神仙朋友啊”赵子沫补道。
赵子沫和白晴认识于高一。赵子沫性格风风火火,白晴呢也开朗性格又好,她俩高一就因为成绩都不错被分在高一一班,那时候还没分文理科。
再说了美女怎么会拒绝和美女交朋友呢!
俩人外貌都很出挑。
高一俩人关系就不错。
后来分了文理科后,俩人都选择了文科,又在一个班里。
沈图本来在学校就很出名了,加上他又偶尔找白晴,赵子沫跟沈图还算熟。

第4章 默默替白晴解决问题
吃完饭后,三人回自己的教室午休。
沈图坐在自己座位上思索了些什么。
“赵子居午休换会儿座位呗!”沈图转头向隔了一排桌子的赵子居说道。
“嗯。”赵子居也没多问什么就同意了。
“刘钊”沈图在和赵子居换了座位说到。
“嗯?怎么了?”
“跟你问个事呗!”
“嗯。”
“中午你看到在饭堂怎么回事了没,我看你在买鸡腿啊。”沈图道。
刘钊是清楚全过程的,他就排在白晴和赵子沫前边。
沈图都问了刘钊也没什么好隐瞒和不能说的。刘钊把整个过程都告诉了沈图。
下午放了学,沈图也回到了家。
“呦!我们沈图放学了。”说话的是沈图奶奶冯思兰。
冯思兰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家闺秀,当年那可是沈图爷爷沈远达追了好几年才追到手的人。
如今六十多岁的冯思兰是一个看着很慈祥和蔼的老太太。
隔代亲嘛!
冯思兰那可是对她家大孙孙沈图溺爱到不行!
“奶奶。”沈图轻轻道。
“嗯,我的大孙孙呦!”
“奶奶,小叔叔最近忙吗?”似是随意问了句。
“应该不忙吧!他上午还打电话说他可能最近要和他女朋友一起回来家里吃饭。找你小叔叔有事?”
“哦,没有。就是关心一下小叔叔。”
“奶奶,没事儿我就回房间写作业了。”
事实上,沈图这厮在学校可是急急忙忙地把要带回家的作业写完了。不过作业也不多。
沈图从自己书桌抽屉里拿出自己的手机。
拨给“小叔叔”。
电话很快被接起。
“喂,小图图,找你小叔叔我有什么事情嘛!”
“嗯。”
“尽管说吧,小图图。”
“小叔叔帮我查一个ip地址行吗?”
“嗯,发我吧。”
“嗯,那小叔拜拜。”
“嗯嗯嗯,拜拜,小图图。”
沈图的小叔叔沈墨。
沈图爷爷沈远达的小儿子,沈图爸爸沈城的三弟。
沈墨这老男人今年都三十二岁了,马上都三十三了女朋友在今天之前还没个影儿呢。也不知道今天上午沈墨这厮抽什么风告诉冯思兰他有女朋友了,最近会和他女朋友一起回家吃饭,叫冯思兰不要再张罗给他相亲了。
沈墨,有名的黑客,同时也是心愿医院的所有者兼医生。
“叮咚~”沈图手机短信通知音。
沈墨:xxxx地址
沈图去了那个地址,而后就又回家了。
沈图琢磨着,贴吧那照片应该是在英语演讲比赛时去的路上在大巴车里拍的。
加上照片拍的是自己和白晴的正面。
所以拍照的那个人一定坐在他们的前面。那么贴吧也有可能是拍照片的人发的喽!
次日沈图编了个蹩脚的理由向高主任要了上次参加比赛的名单。
一共去了三十个人。
沈图通过自己以及找别人排除了坐在他们后面人的名字了。
他又私下问了那天谁带手机了,有没有拍照什么的。
沈图一大帅哥问了去参加比赛的女孩子肯定什么都说啊。
下午放学,沈图悄悄跟着一个和他穿同样校服的同学,在快走到沈图查到ip地址那个小区的时候,沈图冲那女生喊了声“王清雅”。
那扎着马尾身穿白色校服的女生回头。
看见是沈图她慌了神。
“慌什么?嗯?”沈图手插口袋,吊儿郎当的慢慢走过去道。
“说说吧,为什么?”
“不,不,不是我,我没有。”王清雅慌张道。
“呦~我说什么了嘛?”
“不打自招?”
王清雅低头也不敢说话,身体有点颤抖,她都觉得自己有点站不稳。
沈图那痞里痞气的模样和平时在学校一点也不一样,如果说平日里在学校的沈图是炽热的太阳优秀上进且懂礼貌,那现在王清雅面前的沈图就是活脱脱的痞子。
这时候王清雅毫不怀疑自己现在如果激怒沈图他真的会和自己动手。
沈图直接摆明了说:“删除那条贴吧,然后在贴吧上向白晴道歉。”
“道歉你还是诚恳点好。可以选择匿名。”
“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请你家长到校长那里坐坐。”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么做?”
王清雅支支吾吾的说了,但沈图还是听明白了。
王清雅说完,沈图走的时候还留了句“最好别有下次!”。
王清雅高一的学生,挺优秀一孩子,家境还可以,父母都是白领。
但是王清雅父母对她教育方式有问题,除了让她学习也只剩学习了。
那天王清雅出去比赛她还挺高兴,还带了手机出来,在公交车上和朋友自拍,她自己也没留意把沈图和白晴拍了进去。
后来晚上回家,王清雅妈妈问她比赛怎么样。
王清雅说还可以不过没得奖,差一点。明年再争取努努力,努力更好一点,说不定就有机会得那金闪闪的奖杯了。
王清雅没获奖情绪虽然低落,但是她自己也知道去比赛的都是华市各个有名高中学校的尖子中的尖子生,纵使没获奖也没有过分过意不去。
但是王清雅她那个妈不这么认为啊,她就直接认为王清雅没用,她说人家都能得奖你咋不能呢?说自己每天工作挺辛苦的,给王清雅吃啊穿啊什么的,她怎么就不能努点力,争点气呢!
王清雅没得奖自己本来也不太开心,又被她那个妈那么说道了一番心情就更低落了,但王清雅到底没和她妈吵什么,低头回自己房间锁了门。
吃晚饭的时候王清雅那个妈就有提到这件事情了。
“我看你们学校微信公众号上有十二个得奖的呢,你说说你,你也是去了,就不能上心点,你妈我出去也有面子,你陈阿姨的小女儿也得奖了,改明碰见你陈阿姨她问起你我都不知道怎么答。”
王清雅心里委屈,可这姑娘愣是没和她妈抬嘴,连头都不曾抬一下,边掉眼泪,边往嘴里扒拉米饭。
吃完晚饭,王清雅回到自己房间,一样锁上门。
关上门的那一刻她无声地眼泪哗哗的往外流。
她背靠在门上,随即滑蹲坐到地板上,双臂紧紧抱住自己,她在回想那天的事情,本来那天早上挺开心的,还拍了好多照片。
王清雅站起身,跑到书桌抽屉里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翻着那些照片,无声地掉下眼泪,那天的愉快和比赛的兴奋像是一场笑话,真可笑。
王清雅翻着那些照片,她无意中看见了意外被拍进照片里的沈图和白晴。
画面真的那么美好又和谐。
扎马尾的白晴伸手递牛奶给沈图。
不巧地是沈图和白晴都得奖了,就是这些人让她妈妈觉得她王清雅很差劲,尽管自己很努力了,可,可还是很差劲,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真的很笨,就是和别人不一样,自己就是个异类。
于是王清雅就在学校贴吧造了谣,发了那条帖子。
这孩子的教育啊,真的不能只趁早,还要大人的教育理念是正确的。
所有的大人都曾是小孩子,可惜的是很少能有人记得这一点。
王清雅后来删除了帖子,也匿名诚心诚意地向白晴道了歉。
人白晴本就和她没什么过节,再说,那沈图都找上门了。
沈图提出可以让王清雅匿名道歉并不只是顾及到王清雅的名誉,这个只是顺带的罢了。他是觉得如果王清雅匿名道歉既解决了这件事情,而且白晴也不会认识王清雅,这以后白晴在学校见到王清雅也和见陌生人没区别,白晴也不会因为看见她而心情低落,发觉社会真险恶。
沈图觉得现在这样的白晴就很好。
他不太希望白晴过早知道那些纷纷扰扰,是是非非。
这样就很好。

第5章 一同烧烤
“叮叮叮~”白晴的手机响了,吃完晚饭白晴洗了澡刚刚湿着头从浴室出来。
“怎么了,亲爱的子沫小姐姐?”白晴问。
“白晴,白晴,快看咱学校贴吧,匿名人删除了帖子而且还向你郑重道歉了。”
“白晴小姐姐,你是怎么做到的?”赵子沫愉悦地问。
白晴打开贴吧也愣了一下。
她,她什么也没做啊!
这运气也没谁了吧!
造谣者难道良心感觉到痛了?悔悟了?
貌似目前只有这一个不太合理的理由是成立的。
否则是因为什么?
“我不知道啊。那人或许……痛改前非了吧。”白晴回。
“你真就没有干点什么?”
“真没有。”
“行行行,白晴你这运气够好的,那人还挺有良知的。”
“白晴,后天晚上我生日可要来哦,到时候发你地址。”
“嗯”
随后俩人挂了电话。
之后白晴又接收到沈图发来的微信。
沈图:你去贴吧看看,晚安。
白晴也回了条:嗯,看过了,还有晚安。
看见白晴微信的沈图坐在床上唇角微微勾了勾。
随后沈图放下手机才关灯睡觉。
或许热烈纵然浪漫,但细水长流却更温柔。
沈图也许就是温柔本身。
“晴晴,晴晴,快起床啦!”
“今天周六,我和你干妈刚好都有空,我们打算带上你去郊区烧烤。”苏竹女士推开白晴的房门,掀了掀她的被子。
“唔~好。我马上。”被窝里的白晴迷糊的答道。
白晴起来洗漱完后,吃了几片面包喝了杯牛奶。
白晴今天穿了条碎花裙子,白底上边缀有不少淡蓝色小碎花,裙子边过膝盖还长一小截,配了个小白鞋,扎着高马尾。
“晴晴,走啦走啦,快下楼。”苏竹女士又在催了。
白晴坐上苏竹的副驾驶,可能是路程比较长,白晴在车上睡觉了。
再醒来是被苏竹叫醒的,她们到达目的地了。
白晴下车后看到了干妈夏薇,白晴笑盈盈地走过去。
甜甜地叫了声:“干妈。”
“我们小晴晴越来越漂亮了,哈哈哈。真乖~”夏薇拉着白晴的手道。
“沈图,快快来,你干妈和小晴晴到啦。”夏薇转头冲身后屋子的方向喊道。
这个地方类似农家乐。
沈图正从屋子里拿烧烤需要的东西出来,站在门口。
沈图快步向他们走过去,对干妈苏竹笑了笑并附上句“干妈”。
就那种家里长辈喜欢的那个乖乖样子。
沈图装的那模样要多标准有多标准。
苏竹见了沈图那样自己也乐了。自家闺蜜的儿子好喜欢人啊。天哪!好心动,这儿子也能这么乖,这突然有点想给白晴要一个弟弟的冲动,不过想想明年她都40岁了,还是把这刚刚产生的小念头默默扼杀在摇篮里了。
嗯,白晴是苏竹和白正阳的独生女。
夫妻俩也没什么重男轻女的思想,家庭和睦,有了白晴后他们也商量好了就要白晴一个。他们平时工作都挺忙,商量着孩子是自己的,出生就一定要好好教育和呵护,他们怕再有一个他们忙不过来,对俩孩子都不负责任。
夏薇和苏竹姐俩一起生火准备准备酱料,沈图和白晴他俩一起把要烤的食物穿成串。
这火很快就生了起来酱料也调好了。夏薇和苏竹很快也加入到穿串的行列,一伙人有说有笑的还挺开心。
自私的希望画面永远定格在这一刻,至少这一刻真的很温馨美好。
很快串就穿好了,放在架子上开始烤了起来。
夏薇女士觉得自己的儿子快成年了当自强,她决定把烤食物的工作交给他。
真真亲妈!
绝对亲生认证。
夏薇一这么做,苏竹也觉得她们家白晴也不小了,烤点东西还是会的吧!
最后俩大人出去玩了!
剩俩小孩在努力烧烤!
什么操作!
合着这对闺蜜叫上自己的孩子充当免费劳动力啦!她俩自己倒是去逍遥了!
“帮我拿下酱料,白晴。”
“嗯,给你。”
“沈图,现在要翻一下吗?”
“嗯。”
俩人就这么巧,很有默契的同时打算去翻一下那个虾。
所以他俩手碰手了!!!
俩人也是没想到啊,这情况俩人也慌了神了,手快速收回,也不知道是谁一不小心把那虾碰掉了。
俩人又好巧不巧,该死的默契。
一起蹲下捡。
这这这……这手不就又手碰手了吗?
沈图和白晴对视一眼,俩人都心跳加速。
白晴小脸涨红,沈图的耳朵也不知不觉红了起来。
“这串不能吃了。”白晴也没再拿,率先站了起来。
“嗯。”沈图也站了起来,又蹩脚的回了句。
接下来沈图红着耳朵假装认真烤串缓解尴尬,白晴说要去找找干妈她们去哪里了。
白晴刚要迈步走开,好死不死她电话响了。
电话是苏竹打的。
说是她们姐俩去爬山,也没带什么装备,就爬一小段就下来。
没错这地方还真是依山傍水。
这……这,沈图可全听见了。
哈哈哈
白晴走也走不开了,也没理由了。
这俩人就又陷入尴尬局面中。
一会儿沈图抬头看了眼正坐在小凳子上的白晴。
“肉烤好了,可以吃了。”
“噢……”白晴抬头和沈图对视了一眼。
不好意思微微咬唇。
沈图抬手把几串递向她的方向。白晴走几步接了过去。
不过递过去的时候沈图拿串的手超级靠上,白晴接串的手就只握住了一点下面剩余的签子。
哈哈哈哈
白晴拿过去又走到刚刚小凳子那坐着吃了起来。
俩人又陷入尴尬了。
如果有只乌鸦的话,他俩头上这时候应该是这样的
……………………
白晴后来玩手机缓解尴尬,沈图继续烤串串,时不时地递给白晴几串。
一个小时后,夏薇和苏竹这姐俩可终于是记得回来啦!
“刚刚那俩老太太也太令人羡慕了吧,神仙友谊啊”苏竹说道。
“行,等咱俩变成老太太了我也那么陪着你。”夏薇应道。
“哈哈哈哈嗯。”
“沈图,白晴我们俩回来喽!”
“嗯,串都烤差不多了,开始吧。”沈图道。
这姐俩边吃边说这俩孩子贴心,真长大了,现在都会烤串了,下次来啊还让他俩烤。
…………
听见这话的沈图和白晴不知道咋就又对视了一眼,随即俩人便不自在地看向别处。
四个人说说笑笑
吃得差不多了几个人一起收拾了一番,俩大人提议去转转看看走走。
好在四个人一起,沈图和白晴反倒没那么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