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濛向衡

我爸送了我一幢大别墅。
我嫌它太豪华,会影响我简约朴素的校园女神人设。
去过一次后就把它给闲置了。
一个月后,学校社团来了个学妹。
她说别墅是她的。
还说她爸是首富。
看着又土又丑的学妹,我陷入沉思。
1
我在我们大学的艺术社当社长。
艺术这个东西讲究天分,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人民币玩家。
所以我没告诉过任何人,其实我爸是首富。
原本,我好好披着马甲当女神,顺便和帅气又上进的男朋友谈谈恋爱。
突然有一天,一个又土又丑的学妹被人簇拥着进了社团。
她说,她爸是首富!
我第一反应,首富换人当了?
直到她亮出手机里我老爸江有富的照片,往自己的脸旁边一怼,甜甜一笑说:「我长得随我爸。」
我懵了,连忙打电话质问我爸,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妹妹?!
我爸用祖宗十八代诅咒发誓他就只有我这一个女儿,我才相信了他。
「你爸是江有富?」我怀疑地问她。
「没错,我是他唯一的女儿,我叫江依依。」她大言不惭。
我的火气腾腾腾地往上冒。
江有富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他自己知道吗?
但我不打算立马戳穿她。
我想看看她冒名顶替我,到底想要干什么。
「江濛学姐,让依依进社团吧,依依说这周末可以让我们去她家的大别墅烤肉。」社员云凡喜滋滋地拉着江依依的胳膊摇晃。
「行,把学生证拿来,我登记一下。」我把手伸向江依依。
江依依有点犹豫,但还是把学生证交给了我。
我翻开她的证件,看到籍贯一栏,赫然写着山东潍城。
我纳闷:「首富不是江城人吗?你的籍贯怎么是山东潍城?」
江依依反应很快,毫无破绽:「我家祖籍是山东的,只是目前定居在江城而已。」
什么山东?!我家祖籍就是在江城!
她这是笃定了没人会真的去查,才敢这么信口开河。
我老爸注重隐私,向来把家人的身份信息隐藏地很好,这才给了江依依钻空子的机会。
「你说这周末要带我们去你家大别墅烤肉?」我边登记,边抬起头问她。
江依依眼里闪过一丝骄傲:「没错哦,我爸爸给我在学校不远的紫荆台买了座别墅,方便我平时有空过去住住。」
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一闪而过。
她说的别墅该不会就是一个月前老爸买给我的那个吧?
上次我过去看了一回,这个别墅气派是气派,可惜太大了,我一个人住的话觉得瘆得慌,装修也太壕气,不符合我的审美,于是就这么闲置着。
这怎么突然就成她的了?
社员们激动地围在江依依身边:「首富家的大别墅哎,我能去吗?」
「依依,算我一个!我也想去。」
……
江依依来者不拒,大方地笑笑说:「大家想来的都可以来。」
得到社员的一致欢呼。
我心里冷笑,别墅的大门是有人脸识别和指纹识别的,系统上只录入了我一个人的信息。
我倒要看看,江依依怎么进别墅大门。
2
男朋友宋晗约了我在食堂吃饭。
宋晗是学生会会长,虽然家境一般,但是长得帅,能力强,人又上进,对我更是百分百的迁就。
交往两年,我对他非常满意,决定再观察一阵子后,就可以带他回家见见家长了。
「宋晗,你知道江有富的女儿吗?」
我打算慢慢跟他摊牌我的身份。
他扒拉了两口饭,意外地看了我一眼:「你说,大一的那个江依依?」
我一噎,差点被嘴里的饭给呛到。
宋晗忙给我拍背,心疼地责怪道:「怎么还像个小孩子,吃饭也能呛着。」
没想到连宋晗都听说了这个假消息……
这倒是让我非常被动。
我沉思几秒,决定在打假江依依之前,先不透露我是江有富女儿的身份,免得宋晗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对,就是那个江依依。」
「没接触过,不熟。」
我想也是,宋晗直男一个,能对江依依有什么了解?
于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宋晗很忙,刚吃完饭就匆匆走了。
我下午没什么事,就继续坐着慢慢吞吞吃饭。
吃着吃着,我对面的座位上突然坐下来一个人。
我以为是宋晗回来了,抬头一看,却是江依依。
「江濛学姐,原来宋晗学长是你的男朋友?」江依依自顾自地坐下,高傲一笑,来了句:「我看上他了,学姐主动退出吧,条件随你提。」
我从小的教养告诉我:做人要低调,千万别炫耀。
是以,我作为真正的首富千金,二十年来从来都没有说过一句这么狂的话。
今天,却从一个冒牌货的嘴里听到了。
我冷笑一声,恶意满满:「那你说说,你能出地起什么样的条件?」
江依依高傲地说:「学姐已经大三了吧?等你毕业了,我可以推荐你进江生集团工作。」
江依依伸出手指比了一个七,告诉我:「年薪能有这个数。」
「就这?」我笑了:「也就是说,你现在什么条件也拿不出,就想空手套白狼?」
江依依丝毫不认怂:「学姐,我希望你格局可以大一点,别光盯着眼前的一点点小利益。」
她高高在上的姿态让我反感。
我仔仔细细,从头到脚,用眼神扫了她一遍,然后幽幽说:「你说你是江家的大小姐,我不信。」
我看到她的瞳孔急遽一缩,但很快找回气场,说道:「我是不是江家大小姐,等周末带你到大别墅看过,不就知道了?」
「谁说有别墅就可以证明你是江有富的女儿?」我不屑:「没准那个别墅是你租的。」
我站起来走到她身后,卷起她的一缕头发,幽幽说:「头发是刚做的,焗了油,看着挺有光泽的,可你发质好差,以前很少保养吧?」
我用食指扫了扫她手背的皮肤:「指甲做了美甲,手上也涂了粉底,看着精致,不过你的手指好粗,跟常年干活的人一样。难道江家大小姐平时还需要干粗活吗?」
我再捏了捏她的衣服;「衣服和首饰都是大牌,像是精心打理过的,不过跟你的气质完全不搭,你的穿着打扮,真是怎么看怎么别扭,该不会……衣服是你偷的吧?」
原本就心虚的江依依,被一句「偷的」给刺激地炸毛,丢下一句:「神经病!」头也不回地逃了。
我乐了,她该不会真的是小偷吧?
3
宋晗家境不好,刚在一起的时候,他又瘦又黑,后来我陪他健身锻炼,又带着他改善伙食。
甚至他的生活用品、服装配饰都是我一手给他置办的。
看着他变得风度翩翩,一表人才,被同学当成富二代,被女生暗恋,我心底满满地都是成就感。
我自信宋晗心里只有我。
别说这个假冒的江依依又土又丑,说的谎话完全经不起推敲,就算她真的是首富的女儿,我也自信宋晗会在我和她之前选择我。
所以,我压根没把江依依的挑衅放在眼里。
毕竟她这个跳梁小丑,等到周末到了,不就被打回原形了吗?何必计较。
晚上,我和江依依在食堂对话的视频被人发到了校园网。
「校花VS千金,投一票看看谁能抱得美男归?」
帖子被加精置顶,短短时间里前来投票的人数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噌噌地往上涨。
让我完全没想到的是,投江依依赢的人数,竟然远远多于投我的。
我往下翻了翻评论,有人说:「在如花美眷和少奋斗30年之间选,我选择后者。」
还有人说:「在资本面前,美貌一无是处。」
……
大家都这么现实的吗?
这显得我隐藏起白富美的身份好像很蠢。
而且大家都这么瞎的吗?
江依依的伪装明显假得很,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出来?
我不死心,继续往下翻,终于找到了一条正常的评论。
ID,向衡:「以江依依的年龄,推算江夫人怀孕的时间,时间完全无法对上。该年江夫人行程较满,且全年都有照片流出,并没有怀孕迹象。」
附:
「江夫人全年照片」
少年眼明心亮逻辑顺,我反手给他一个点赞。
路人的评论如何,我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而是像往常一样去学生会找宋晗。
刚到学生会办公室,我就看到宋晗被江依依纠缠着。
我是真的怒了。
顶着我的身份,插足我的感情,江依依可以更不要脸一点吗?
「假千金,当小偷还不过瘾,你现在直接当小三是吧?」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说过的最难听的一句话。
江依依本来就心虚,一句掷地有声的「假千金」最能气到她发抖。
「江濛!谁是假的?」江依依拉下脸来。
我嗤之以鼻:「还用我再说一遍吗?又土又丑,谁给你的自信敢冒充白富美?」
我终于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我以为宋晗是被纠缠的那一个,我理所当然地以为他肯定是站在我这边的。
没想到打脸来地这么快。
宋晗挡在了江依依的面前,皱着眉对我说:「濛濛你少说几句。依依不是你想的这样。」
Excuseme?
白天还跟我说和她不熟,晚上就叫上依依了?
「不是我想的这样,那是哪样?」我盯着他的眼睛质问。
我这个人其实很好说话,但在感情里我只喜欢被明目张胆地偏爱。
我要我的男朋友无论是错还是对,都只站在我这边。
如果他做不到,那我就把他踹开。
我愿意听他解释,可他一个劲推我走:「我先陪你回宿舍,回去路上跟你说。」
我甩开宋晗,指着江依依说:「不用回去,就当着她的面解释。现在有的是时间,你可以解释啊。」
宋晗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江依依见到这种情况得意地笑了,直接牵起了宋晗的手:「事情就是我对宋晗学长表白了,宋晗学长答应给我一个追求他的机会。」
宋晗脸色很不好看,但没有松开江依依的手。
他牵江依依的手上,还戴着我送他的生日礼物——我托表哥从国外带回来的,价值几十个W的手表。
4
要说我此时此刻的心情,简直可以用晴天霹雳来形容。
倒不是我对宋晗有多深情,我只是接受不了两件事:
第一,我看走眼了,看上一个墙头草。
第二,墙头草放弃我,倒向一个骗术拙劣的土丑女孩。
他甚至还没吃到江依依给他画的饼,就这么倒戈了!
但凡他查查我这两年送他礼物的价格,就不会这么心安理得吧!?
我转身就走,我知道我和宋晗之间玩完了。
我有爱情洁癖,无法接受一个吃着碗里地看着锅里的渣男。
宋晗追了上来,路上,他拼命向我解释。
「濛濛你听我说,江依依问我她能不能追我,我怎么回答嘛?我只能说这是她的自由,别的我真的什么也没说。求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不会接受她的,我只爱你一个。」宋晗扯着我胳膊,一路从教务楼扯到了教学楼。
「放手!放手!」
我真的气炸了,渣男当我读幼儿园吗?以为三两句话就可以骗我回头?
我使劲甩着被他扯地好疼的胳膊,却怎么甩也甩不掉。
就在这时候,教学楼里走出来一个人。
这人直接走到我们面前,一把捏住宋晗的手腕,利落地一个内旋就把他给控制住了。
「痛!你谁啊你!」宋晗被擒拿住,手臂吃痛,吱呀乱喊。
男生并没有放开,而是转头问我:「你没事吧?」
我这才看向男生,一头干净的短发,卫衣外面套着白大褂,是个医学生。
他的脸有点眼熟。
他不是那个在校园网上帮我说话的人吗?
「向衡!」我脱口而出。
男生一愣,像是没反应过来我竟然知道他的名字。
随即朝我点了点头,瞥一眼正被他擒拿在手里的宋晗,问我:「他怎么办?」
我看向宋晗。
宋晗连忙对我说:「濛濛你相信我,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好不好?刚才的事真的是误会,你先让他放开我!」
我心里觉得很悲哀。
这个两面三刀的男人,是不是一直把我当做好骗的大冤种?
我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他敢耍我,我就让他尝尝什么叫肠子都悔青了。
我拿出手机拍下宋晗狼狈的样子。
我边录视频边说:「宋晗,我们交往了两年,我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只要你在视频里,再说一遍你刚才说过的话,你说,是江依依在单反面纠缠你,你对她没有好感,你绝对不会接受她,只要你说了,我就原谅你。」
「宋晗,你敢不敢说?」我把手机凑到他的脸边,让他看清视频里他狼狈可笑的样子。
他的表情由红转青,由青转红。
我对他心里的想法一清二楚。
他现在被人擒住,仪态全无,风度尽失,如果真说了上面的这段话,那别说是江有富的女儿了,换成是任何一个有自尊的女孩都不会再接近他。
而他,不想错过「江有富的女儿」。
「江濛!没什么好说的。」宋晗撇开脸:「我们分手吧。」
终于得到意料之中的结果,我嗤笑一声,冷静地关掉视频。
「放开他吧。」我冷冷地说。
宋晗得到自由,大概是没脸看我,低着头直接跑远了。
其实,我的心里没有外表看来的那么平静。
那一瞬间,我特别想冲过去一脚把他踹翻。
再大声告诉他:白痴!!我才是那只你想攀上的金凤凰!你曾经离机会只有一步之遥,可惜现在永远错过了!
但是我没有。
我校园女神的人设不能蹦。
我告诉自己,往好处想想,在我对宋晗的感情还没有那么深的时候,让我看清楚他的人品,也算是件好事。
我回头打算谢谢向衡,一阵风吹过带着沙子进了眼睛,我忍不住揉了揉眼。
向衡误以为我哭了。
「别哭,他不值得。」向衡突然说,他的声音带着生涩,却莫名地好听:「失去你,他会后悔的。」
嘿。我心想,这人看着冷冰冰的,没想到还挺会关心人。
「知道了。」我说。
5
第二天
宋晗和江依依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在艺术楼前遇到他们的时候,江依依正无视看八卦的学生,紧紧挽着宋晗的胳膊。
江依依趾高气扬,笑容里带着胜利者的得意:「江濛学姐,又见面了。」
我嗤笑一声:「假千金和劈腿男,真是天生一对。」
每次我说「假千金」,总会让江依依变了脸色。
我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她铁青的脸,问她:「假千金,你打听好对方的家世了吗?这么迫不及待地倒贴,小心到时候人财两空。」
江依依隐晦地扫了眼宋晗手上戴着的手表,不屑地撇撇嘴:「学姐不识货,我识货。宋晗学长的价值,我比你更清楚。」
「很好!」我真想看看她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样子:「那周末的别墅之旅,我拭目以待。」
江依依还想再跟我打嘴仗,我的肩膀却突然被人给搂住了。
一个强有力的臂膀带着我转身朝楼内走去。
我循着胳膊看去,搂着我的正是昨天帮了我的向衡。
我小声问:「你怎么在这?」
向衡眨眨眼:「恰好路过,不想看你输,来帮你一把。」
我明白了他的话外之音。
分手遇上前男友,谁没对象谁可悲。
他这是在帮我找回场子呢。
我点点头,轻轻说了句:「谢谢!」
任由他搂着我,经过一众人的眼神洗礼,脸不红心不跳地往前走。
今天是艺术社开社团会议的日子。
偌大的阶梯教室里乌泱泱坐了一大波的人。
我召集了所有的社员来开会,其实是有个比较重要的事要宣布——
江生集团旗下的「艺束小镇」发来邀请函,邀约五十名艺术社的社员,前往艺束小镇观光学习一个月。
关于「艺束小镇」的来源,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大一那年,我竞选上了艺术社社长。
一高兴,就心血来潮给老爸打了个电话报喜。
没想到当天下午,学校就收到一笔来自我老爸的巨额投资,指明了要拨给学校的艺术社使用。
要不是我强烈反对,老爸甚至想直接坐飞机来我们学校给我颁发一个荣誉勋章。
为了让我坐稳艺术社长的宝座,老爸大手一挥,在城南投资建设了一个文化艺术集散地,名字叫「艺束小镇」,小镇引进了两千多家时尚企业,上百名的国内外顶级设计师聚集于此。
因为我不想暴露身份,所以老爸以公司的名义跟校方签约了一个人才导入协议,对外宣称:校企合作,以创业带动就业,打造时尚产业人才高地。
学校每年都会定期输送艺术社的社员进艺束小镇学习,久而久之,别人都以为这是合同里约定好的,其实他们都不知道,所有的名额都是由我来直接指定的,跟协议没有半毛钱关系。
看到社员都来了,我开始点名:
「美术系的余露、张菲菲、宋思冬……产品设计系的卢月、方野……以上50名同学,明天早上10点之前在校门口集合,坐学校安排的大巴车前往艺束小镇学习一个月。」
被点到名字的学生高兴地欢呼了起来。
毕竟能去艺束小镇,对于学生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历练机会,甚至在以后求职的时候,这也是一个强有力的优势。
我合上点名本,正准备说一些注意事项。
江依依的小跟班云凡,突然跳了出来打断我。
「学姐,你私心也太重了吧!凭什么选的都是和你要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