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与墨江洛妤

第1章:姐姐要怎么负责呢
宁城的凌晨,浓稠如墨,夜空沉沉没有一丝的温度。
蓦地,一道闪电划过,骤然亮了起来,让一切靡色旖艳无所遁形。
YMYU酒吧
三楼的房间内,昏暗的灯光微微透着,依稀能看到暗灰色的床上两道交织的身影。
白色的衬衫缠绕着一件吊带小黑裙,从昂贵的地毯上一直蔓延到了中央大床上,凌乱随意。
黑色的蕾丝内衣挂在床尾摇摇欲坠,空气中满是湿润暧昧的气息。
女人从单薄的被单中爬了出来,露出大片大片瓷白如玉的肌肤。
湿润的红唇微微张了张,漂亮的眼眸泛着蒙蒙的水雾。
被单中伸出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把女人拉了回来,清冽的嗓音暗哑低沉:“继续。”
“轰——”
又是一阵雷声,大雨倾盆而下,一切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一声细微的声响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床上曼妙身躯上盖着一层单薄的被单,尾梢微卷的头发随意散落,双眸轻闭着,让人忍不住放轻了脚步。
房间内冷淡系的布局与床上清纯干净的女人略显有些格格不入。
直至女人长睫微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眸……
江洛妤白皙的脸蛋下意识蹭了蹭枕头,一双桃花眸水光潋滟,流转间清醒了不少。
!!!!
她猛地坐起身来,打量着四周陌生的环境。
房间里的装修很简约,除了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床尾的一侧有一个小沙发和小桌子外,其余看起来有些空荡清冷。
江洛妤的眸子微微发涩,她眨了下眼眸,鼻尖环过淡淡的木质香,舒适好闻。
这是哪?!!!
她瞥见了自己的内衣挂在了床尾的栏杆上,眸底划过一丝讶异。
江洛妤把目光缓缓地落在了被单里的身姿。
?!!!
她昨晚都干了些什么。
一旁的床单还有些睡过的痕迹,余温还没有散去。
江洛妤的脑袋依旧是沉沉的,喉咙莫名的干涩。
昨天她记得好像就只喝了一小杯酒,然后去了卫生间,然后接着就没什么意识了……
卫生间传来了一声冲水的声响,紧接着一个男人下半身裹着浴巾身上还有些水滴走了出来。
江洛妤细白的手指捏着被子的一角,猛地抬眸跌进了一个慵懒的桃花眸中。
她下意识微微松了口气,还好,不是油腻大叔。
要是再年轻个五岁她估计就没有这么淡定了,说不定已经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紧接着就听见一声低沉带笑的嗓音:“着迷了?”
???
这男人有病?
江洛妤的思绪很快就拉了回来:“流氓。”
男人听到干脆利落的两个字不怒反笑,薄唇染上一层笑意格外的蛊惑:“昨晚怎么不说我是流氓,嗯?姐姐?”
江洛妤思绪渐渐地有些迷离。
昨天——
她好像喝了点酒,人有点不对劲想去卫生间醒醒脑。
“美女,这是醉了嘛?哥哥带你回家。”
江洛妤强撑着自己的意识甩开了男人的手:“滚!”
“哎呦,还是个倔脾气,哥哥喜欢就好。”
说着男人的手已经要伸上来了,江洛妤纤细的手强掐着自己的肉里,奈何意识越来越模糊,甚至体内的热气一直往外冒。
男人突然面目狰狞:“痛,痛,痛!”
江洛妤后面就没记住什么了,只知道有个男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怎么?英雄救美,喜欢姐姐?”
“好热,弟弟可以帮姐姐吗?”
她迷迷糊糊听到了那句低沉的嗓音蛊惑迷人:“姐姐这么勾引,不要后悔……”
然后就是翻天覆地的交战。
那声音和现在面前男人的嗓音完完全全地重叠在了一起,思绪立马拉了回来。
所以是自己勾引了个陌生男人,然后还和他……
刚才还骂他是流氓。
艹.
她垂眸看了看自己白皙的皮肤……
这男人也没心疼,根本也没放过自己。
“抱歉,如果要负责我可以负责。”
江洛妤说出这句话有点后悔了。
有没有方向搞错了,这句话不应该是他说才对嘛。
男人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江洛妤,丝毫没有放过一丝一寸。
“负责?”苏与墨眉眼微挑,薄唇一扯,“姐姐要怎么负责呢?”
苏与墨步步向前,男人精致的侧颜隐匿在卧室灯光的暗影里,晕染处一片深邃的轮廓。
“是要包养我?跟我谈恋爱?还是结婚?”
神他妈这男人在说些什么啊。
一口一个姐姐,她可没有这种厚颜无耻的弟弟。
江洛妤粉嫩的指甲微微掐在手心里有些泛红,她勾起漂亮的红唇:“成年人的世界,弟弟还不懂生存法则?”
苏与墨盯着女人的目光看了很久,轻轻地笑了起来:“嗯,不懂。”
“所以——”
“姐姐要教我?”
?!!!!
我???
江洛妤憋着胸口的闷气,敢情真的遇上了个纯纯大情种?!!
她抿了抿红唇,眼尾泛着旖旎的红晕:“一对一500块钱一节课,考虑下?”
苏与墨刚想开口说什么,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备注:“抱歉,接个电话。”
苏与墨走进了卫生间,江洛妤看了两眼,快速地下床换上了自己昨晚的衣服,只是这白皙的脖颈全是斑斑痕迹。
她顺手拿过了在自己衣服旁边的白衬衫披在了身上,匆匆往外离开。
苏与墨挂了电话,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只剩下空荡的房间和半掩着的门。
他懒洋洋的目光看向了凌乱的床单,眉眼半掀着,身上依稀还能看见几条明显的红印和抓痕。
暗灰色的床单上细看能看到一处的深色,男人眸光微敛,嘴角若有若无地喃喃自语。
苏与墨拿过床头的手机:“酒吧的监控转一份到我电脑上。”
“好的。”
过了一会,小桌子的电脑震动了一下。
苏与墨迈着长腿坐到了沙发上,手里还端着一杯水。
他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打了两下,视频里随意披着一件白衬衫的女人落到了苏与墨的黑眸中。
他唇角淡淡抿起了弧度,没想连衬衫也给“偷”了……

第2章:小区里来了位祖宗
*
江洛妤有些狼狈地走出了酒吧,盯着外面略微空荡的街道,只有几个环卫工人开始打扫卫生。
她拿出了手机。
“……”
5%的电量。
她四处看了看,好不容易拦了一辆出租车。
“小姐,去哪?”
“宁安府。”
“好的。”
到家后,她直接就去了卫生间。
在浴室的灯光下,她看清了自己满身的痕迹。
昨晚真的是……
江洛妤盯着镜子中的自己,从来没想到会在26岁这一年和陌生男人上床了。
而且还比自己小。
“哗啦哗啦——”
浴缸的溢出的水拉回了她出神的思绪。
她光着脚钻了进去,温热的水温让她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泡完澡出来江洛妤喝了两杯水解除了手机的睡眠模式。
很快手机页面各种消息弹了进来。
未接电话50+
微信消息99+
薇薇安:【你在哪呢!!!】
薇薇安:【女人,快回个消息】
薇薇安:【靠!不会给卖了吧,江洛妤!】
…………
江洛妤脑袋还有些胀得难受,整个人的脸色比刚才好了不少。
她漂亮的眉头微蹙,刚想打字回消息,手机又是一个电话弹了进来。
江洛妤看了眼备注接了起来。还没等她开口,那头熟悉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怎么回事,电话都不接消息不回,晚上去哪了。”
“去个厕所人去没了,我还以为你住厕所里了。”
“要不是没有失联24小时我都要去报警了。”
……
那头有些激动的嗓音,江洛妤自动把手机拿远了五厘米。
“江江?”
“江洛妤?”
“你倒是说句话啊。”
江洛妤将手机贴近耳畔,细长修白的手指捏着手机,粉瓷的指甲微微有些泛红:“别喊魂,我还活着。”
见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和调调,林安薇稍微松了口气。
只是这声音怎么这么沙哑……
昨天还是她带江洛妤去酒吧的,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掉十几个脑袋都赔不起。
“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了。”江洛妤揉了揉太阳穴,嗓音稍微好了点,“我在家了。”
她实际上对昨晚的事情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好,脑袋还是晕晕沉沉的感觉。
“那行,我晚上去找你,白天你好好休息。”
“嗯。”
江洛妤没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
她随便吹了两下头,倒头就睡了。
“轰——”
“轰——”
“轰——”
对面那户人家响起了装修的声音,从阳台阵阵的传了过来。
江洛妤漂亮的眉眼蹙了蹙,烦躁地翻了个身。
前段时间就听物业说对面在装修让她多担待点。
江洛妤平时早出晚归的,这边装修的时候她都还在排练倒也都是错过了。
只是今天……
太要命了。
江洛妤感觉自己的脑袋下一秒就可以原地爆炸了。
她摸了摸床头的手机——
6:23.
哪家装修队工人这么早起来。
旁边一阵阵的装修声根本不带消停的。
按理说江洛妤之前装修这边房子的时候大部分都是隔音墙,因为她喜欢安静,就只有阳台这一块做了透明玻璃,没想到能遇上这种事。
她起身踩着拖鞋开门去对门看了看,物业的经理此时也在。
“师傅,你们这动静稍微小点好吧,你们也知道我们工作难做。”
“师傅,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没那么大动静的活先做了。等早上8点再开工可以吗?”
杨经理看到江洛妤站在门口,满面愁容地朝江洛妤走来。
“不好意思,江小姐,吵到你了。”
“不是还没到规定施工时间嘛。”
江洛妤踩着拖鞋,眉眼处有些紧缩,头发慵懒随意的散落与这里有些格格不入。
杨经理叹了口气:“您有所不知,这业主要求提早住入,前段时间又梅雨季节装修不便,停工了一段时间,现在眼看着要交房了,这边师傅开始加班了。”
“我已经收到周边好几家业主投诉了,但是业主根本联系不上。”
杨经理都感觉这段时间给这个祖宗装修的事情搞的脱发都严重了很多。
物业工作群里都传开了小区最贵的一套里真的来了个祖宗。
人都还没到,名声已经传开了。
“轰——”
又是一阵声响。
江洛妤看着眼前乱七八糟的一片拿出了手机拨打了电话:“喂,110嘛,我要举报宁安府8幢1801扰民,分贝已达到市中心扰民分贝,麻烦你们可以走一趟谢谢。”
!!!!
干净利落,杨经理有些看呆了。
果然能买得起这两套的都是祖宗,碰上了估计有的好看了。
*
半个小时后
宁城第一派出所
“江小姐,您先喝口茶。”
警察给江洛妤倒了杯茶,雾气腾腾的消失在上方的空气中。
“谢谢。”
江洛妤接过了杯子放在了自己的面前,面上的神情依旧清清淡淡,眉眼处气色不是很好。
面前上方的时钟“滴答滴答”的划过,接待室里极其的安静。
“里面什么情况?”
“李队。”
李队看着里面窈窕的纤细的背影,尤其是白皙自信的天鹅颈微微觉得有些眼熟。
“宁安府楼王最贵的一套在装修,对门的邻居过来举报,听说早上五点多进小区,六点多就开始在装修了,楼上楼下的都找物业投诉过。”
李队看了眼手表:“来了多久了,对门业主还没到?”
“估摸着半个多小时了,这位江小姐坐到现在了,对面的人还没到。”
实习警察也佩服这毅力,按理说正常人早就爆炸了。
江小姐?
李队推门走了进来,江洛妤目光看了过来,站起身来打招呼:“您好。”
看清楚正脸之后李队脸上一闪而逝的惊讶。
这不就是宁城出了名的古典舞美女江洛妤嘛。
怪不得这么眼熟。
自己女儿可喜欢她了,一有她的演出都会想尽办法弄到票去看她跳舞。
“江小姐,坐。”
江洛妤又重新坐了下来,脸上的神情依旧淡淡的。
李队又多看了两眼,怪不得是学跳舞的,这出众的气质根本让人离不开视线。
不过这眼下这么疲惫的样子,看样子是真的给影响到了。
“抱歉抱歉来迟了。”
一个男人风尘仆仆地小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了好久。

第3章:你们?!
男人头发有些凌乱,眉眼处睡眼惺忪,看着就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孟子言喘了好几口抬眸看到了江洛妤,他神情一顿——
眼前的女人上身一件干净灰色卫衣,头发随意慵懒的丸子头,雪白的脸蛋没有一丝粉黛,粉嫩的唇畔微微张合,干净清透但又极具清冷的疏远。
艹.
怎么会有这么绝的女人。
“孟少?”
李队看到孟子言也是略微有些吃惊,敢情是这个大少爷啊。
孟子言回过神来,看向了李队:“李队。”
李队让孟子言坐下,旁边的实习警察给倒了杯茶放到了桌上。
“孟少是这样子的,您的房子装修没什么问题,就是早上五六点就开始着实有点扰民了。”
五六点???
什么鬼???
孟子言一头雾水。
他一大早的接到电话让他赶紧来派出所一趟,要不是这位爷的房子谁乐意这个点从被窝里出来。
“等下,我打个电话问问。”
孟子言出门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拜托大哥,你叫我来派出所给你收拾烂摊子啊,谁家五六点起来装修啊。”
对话那头沉默了一会:“不然来派出所是颁发好人好事?”
“……”
得,摊上这位爷只能自己理亏。
谁叫这房子是他帮忙找的,这位爷估计也就负责交个钱装修完拎包入住。
“好好替我道个歉,和这家装修公司谈一下解约的事情以及赔偿换一家,还有今天去小区看看和周边影响到的邻居物业道个歉。”
不是,这位爷不是在宁城嘛,擦屁股都不出个面??
“你不是在宁城吗?房子买来装修到现在你可是看都没看过。”
那头嗓音有些沙哑低沉:“补觉。”
好的。
“那您好好休息,我替您走一趟好吧。”
“嘟——”
电话直接给挂掉了。
孟子言深吸了一口气,不气不气。
这位是祖宗得供着。
他重新推门走了进来,看向了面前的女人,感觉到头的火气一下子给浇灭了,到嘴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好。
这祖宗天杀的,连邻居都是这么惊艳的美人
人比人真的会气死人的。
“孟少?”
李队看了眼孟子言,大概猜出这位少爷也给对面女人吸引住了。
“是这样的。”孟子言回了回神,“这套房子我们没有和装修公司沟通好,我和你们道歉,迟点我会去小区和周边邻居也会道歉。”
“我们接下来会按照规定时间装修,如果有什么赔偿我们这边也都会负责的。不知这样子的解决方案小姐是否满意。”
江洛妤眉眼微动,点了下头:“赔偿不用了,希望没有下次了。”
江洛妤起身准备先行离开,却给孟子言拉住了:“小姐请留步,既然往后都要做邻居,不如留给联系方式。”
江洛妤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没必要。”
???
还没等孟子言反应过来,江洛妤已经出去了。
早上这一出她的头更难受了,好在回去之后没什么装修的声音了。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卧室透明的落地窗外早已经是夕阳西下。
江洛妤起身洗漱了一番,披了件外套去厨房准备点晚餐。
林安薇过来之后,江洛妤大概和她讲了一下昨天到今天消失发生的那些事情。
“什么?!!!你和男人上床了?!!!”
林安薇直接激动地站了起来,眸子里泛着惊讶的目光。
江洛妤虽说睡了一天了,但是气色还是有点差:“你怎么比我还激动,坐下!”
“能不激动吗,下药上床,小说都不带这么写的,”
“我就说嘛,你酒量不差在外喝酒也都是喝一点,昨天都没喝几杯怎么就不见了。”
“靠!先别说上床的男人,下药的先找到先,这不得报警。”
江洛妤想到记忆里男人那张极致张扬的脸,还有晚上……
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明天我白天歌剧院还有彩排,晚上我和你去。”
江洛妤嘴上说着很淡,但是下药的源头她不会放过的。
林安薇看着江洛妤面前的蔬菜沙拉和酸奶都莫名的磕碜。
果然能当上古典舞美女的不是一般人。
“这次演出之后带我家宝贝吃点好的,瞧瞧这瘦的。”
江洛妤白了眼面前这戏精女人:“一点肉都没下来。”
她大概进入歌剧院工作开始,饮食上都会注意点,尤其是临近演出的阶段,这方面格外的严格。
林安薇突然脑袋一激灵:“对了,你对门听说要搬来个少爷,还挺帅的。”
“你不住在这,消息倒挺灵通。”
“那是,刚才找你的时候我听楼下物业小圆说的,还说这几天装修打扰到附近的邻居了,早上还登门道歉送礼物,每户小吃大礼包全是进口的。”
“诶诶,你见到了没,可是你报的警女勇士。”
江洛妤想了想,早上在派出所见到的没什么印象了,长得应该还过得去吧。
“见到了,没什么印象。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别打扰我睡觉就好。”
林安薇指了指自己:“诶诶,要是长得帅记得介绍给我认识。”
???
您礼貌嘛。
“大小姐,您看看您鱼塘里多少鱼了,还缺这一条?”
“呸呸呸,哪来的鱼塘,多认识点帅哥可以延绵益寿,对身体好。”
算了,和这位大小姐掰扯不过的。
阅男无数,女版的鱼塘堂主,林氏国际银行的大小姐有那资本。
“我晚上住你这。”
江洛妤喝了口柠檬水:“又和林叔叔吵起来了?”
“哪能,那老头子拿我没办法。”
行吧,毕竟是林老宠在心尖上的女儿。
由于林安薇晚上是直接住在江洛妤家的,第二天上班江洛妤也就没有开车了。
直接让林安薇顺道送自己去歌剧院,下班再顺道来接自己然后去酒吧。
“江老师,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江洛妤刚彩排完一轮下台的时候遇上了郑斯朝。
由于刚彩排完,她白皙的额头微微有些细汗,长睫微卷,漂亮的桃花眸似勾人心魂。
郑斯朝顺便还递过来了一瓶矿泉水。
江洛妤微微一笑婉拒道:“没什么事了,谢谢郑老师关心,休息室有水,先失陪了。”
郑斯朝递过去的矿泉水僵在了空中,他有些尴尬地收了起来,望着女人纤细修长的背影自嘲地笑了两声。
三年了,一点变化都没有。
长相越发明艳动人,性格依旧冷漠清淡。

第4章:姐姐——好巧
江洛妤回到休息室里喝了几口水打算坐一会,等会应该还会有第二轮的彩排。
“江老师,结束后一起去吃个饭吧。”
江洛妤放下了手中的水杯:“今天晚上我还有点事情诶,改天再约吧。”
金甜甜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好吧,看来某人约不成了……”
虽然金甜甜后面的声音很轻,但是也清清楚楚地落在了江洛妤的耳边。
她没有说话,拿起了手机出门打算去趟卫生间。
门轻轻地给关上了。
“你看,又说错话了。”
徐意看了眼关上的门,又看向了金甜甜,这孩子讲话真的口无遮拦的。
金甜甜捂了捂嘴,脑袋垂了下来:“对不起嘛意姐,郑老师喜欢江老师这么久了,怎么江老师一点反应都没有。”
金甜甜来歌剧院还不满一年,之前刚来就听说了歌剧院的深情钢琴王子追了古典舞美人三年,奈何人家依旧没有什么动容。
江洛妤在歌剧院也算是一个活招牌,毕竟长得好看业务能力也很强。
别说里面的人喜欢她,外面也不乏很多公子哥闻名上前。
徐意轻轻戳了一下金甜甜的额头:“你呀,喜欢和不喜欢哪能这么容易。”
“你江老师又不是看不出来,而且郑老师有真的说过喜欢江老师这种话吗,成年人的恋爱小屁孩不要乱评价。”
大家也都明白,看破不说破,郑斯朝要是说明白了可能两个人连朋友都不好做了。
金甜甜撇了撇嘴:“也不知道江老师喜欢哪种类型,感觉她身边都没什么男性朋友。”
追她的确实很多,但是好像关系好的男性朋友真的没看到几个。
江洛妤对自己的私生活和平时的工作分得很清,所以在工作的时候也很少和她们讨论自己的私生活。
大家对她的印象都只是保留在清冷出众的古典舞美女,看一眼就会喜欢上,多看两眼就会沉沦的那种感觉。
“行啦,你江老师的感情问题她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的表演吧,别给我出什么岔子了。”
“放心吧,意姐!”
江洛妤去卫生间洗手的时候刚好遇上了苏羡。
“苏老师。”
“江江最近彩排的感觉还可以吧”
江洛妤笑着点了点头:“嗯,还可以。”
苏羡一脸和蔼地上下看着江洛妤,满意地点了点头。
“苏老师还有什么事情嘛?”
“江江今年26了吧,有男朋友了嘛?”
江洛妤脸上一闪而逝的诧异,很快就回过神来:“26了,还没有男朋友。”
不出所料江洛妤就听到了印象中的那句:“我有个孙侄子,长得也是很帅气,而且也很厉害,要不我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团长的孙侄子……
江洛妤一下子没能想象出来:“您孙侄子…应该很小吧。”
苏羡因为常年跳舞的原因,气质本就比常人出众,再加上定期的保养,这脸蛋看起来最多40上下。
江洛妤脑海里的就是穿着白衬衫带着黑框眼睛的男大学生形象。
苏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哪能,和你差不多大,可能比你小一点,苏老师哪能祸害你呀。”
江洛妤礼貌一笑,眉眼处舒适却又带着疏冷:“谢谢苏老师好意了,但是我应该不会找比自己小的。”
苏羡这么一听也不好多说什么,就是有些惋惜:“好吧,不过还是希望早日吃到你的喜糖。”
江洛妤在歌剧院中格外的受大家喜欢,也不乏一些长辈。
毕竟年纪轻轻已经小有成就,并且谦逊有礼主要是也没什么小性子,整个人落落大方也懂得分寸进度。
苏羡和江洛妤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卫生间。
“苏老师,有人找你。”
苏羡顺着目光看了过去,神情略微有些惊讶:“与墨,你今天怎么来这了。”
苏与墨手里提着几个包装高级的袋子走上前来:“姑奶奶,这是我爸妈给您的,他们说您收到就知道是什么了。”
苏羡看了看袋子就知道是什么了,她伸手接了过来:“给我吧,大老远还麻烦你跑一趟。”
男人的嗓音清淡但不失礼貌:“不会,我帮您送到办公室吧。”
“也行,来我这喝点茶休息下。”
苏羡说完看向了身边的江洛妤:“给江江介绍下,这就是我的孙侄子,苏与墨。”
江洛妤一出卫生间就已经看到了面前的男人,这张脸根本让人忽视不了。
“与墨,这是我们剧院的古典舞美女江洛妤,你们俩年纪差不多应该共同话语挺多的,可以认识认识。”
“嗯。”
男人的嗓音很淡,嘴角略微勾起,只是一个浅浅的笑意,却似乎蕴含了无限的深意:“苏与墨。”
江洛妤微顿,垂在两侧的手指微蜷了一下。
她大脑飞速运转将面前这两个人的关系捋顺了,扬起红唇朝眼前的男人打招呼:“江洛妤。”
“去我办公室吧,江江也来,我顺便和你说下演出注意的细节。”
苏羡在前面带路,苏与墨和江洛妤两个跟在后面。
苏与墨微垂着头看她,薄唇微抿:“姐姐——”
“好巧。”
微风拂过,那声沙哑蛊惑的“姐姐”酥酥麻麻地落在了江洛妤的耳畔。
江洛妤伸手摸了摸自己逐渐发烫的耳廓,她加快了脚步。
苏与墨看着女人纤细的背影,不动声色地弯了弯唇。
办公室格外的安静,几缕茶香幽幽地飘了起来。
苏与墨和江洛妤并排坐在了沙发上。
“与墨,你先坐会,喝点茶,我和江江讲点事情。”
“不碍事,姑奶奶。”
他垂眸看着手机,微弱发白地灯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他神色晦暗难明,修长的手指轻轻划着页面上的资料。
苏羡也就没管苏与墨了,把目光重新落到了江洛妤的身上:“这里有一套的服装给你,演出的服装,你回去看看合不合身。”
苏羡把刚才苏与墨送来的一个袋子推到了江洛妤的面前。
江洛妤接了过来,道了声谢谢。
“过两天穿着服装走位走一遍看看和灯光什么的配合下,舞蹈方面老师对你很放心。”
江洛妤微微点头:“那苏老师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好。”
办公室的门给带上后,江洛妤微微疏了口气。
真的是不是冤家不对头了。
这都能扯上关系。

第5章:帮人断烂桃花是积德
下午的最后一次彩排江洛妤有些心不在焉,状态有些不对。
她略微懊恼地换下了衣服,出门的时候林安薇已经在那边等自己了。
看江洛妤神情有些不对:“彩排不顺利?怎么看着不对劲。”
江洛妤:“……”
什么心思在这从小一起长大的女人面前什么都藏不住。
江洛妤沉吟了片刻,淡淡道:“迟点和你说,先去酒吧。”
林安薇有些无语:“你这不是存心吊我胃口?有事情现在不能说?”
活人都在自己面前了还卖关子。
江洛妤把视线挪到了外面:“或许可以更迟。”
林安薇知道江洛妤的性格也没有多问了:“行,迟点就迟点,别忘记了。”
*
“没劲,怎么都没什么漂亮妹妹了。”
孟子言坐在吧台端着酒杯晃了两下,看了看空荡的酒吧有些无聊。
黎力擦拭着酒杯和吧台的台面笑了笑:“孟少也不看看现在几点,哪来的人。”
外面的天都还没完全黑下来,只能看到略微的夕阳泛着粉紫色的霞光,笼罩着一层温暖舒适的傍晚。
孟子言叹气了一口气,沉沉地喝了一口酒。
“你家老板呢,还在忙?”
黎力看了眼电梯口:“应该吧,老板下午来了之后就一直在三楼待着,说没事别打扰他。”
黎力从苏与墨有这家酒吧起就一直跟着他,对于他的脾性多多少少也了解了。
YMYU酒吧出名的还有个原因就是有个长相妖孽,眉眼慵懒却又带着极具攻击性的老板。
总之,慕名前来的人很多,奈何苏与墨晚上一般都不怎么出面的。
毕竟,这个就算是个副业,拿他妹妹苏晚卿的话来说就是开着玩的。
她亲哥哥的主业比这个可复杂多了。
孟子言刚想说什么,门开了——
“这个点竟然会有人来,谁……”
孟子言边说边把目光望了过去,到嘴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嘴边。
一个性感妖娆,另一个明艳清冷。
孟子言揉了揉眼睛,他有一瞬间觉得世界上最美的两个人女人向他走来,而且其中有一个还是非常想认识的美女。
“请问这边能调一下监控吗?”
林安薇径直走过了孟子言身边望向了前台的黎力。
黎力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脸上的诧异一闪而过。
自家老板昨天刚让自己调一下监控,没想到今天就有人来拿了。
黎力脸上礼貌一笑:“是这样子的,监控要经过我们老板同意,所以需要问下老板。”
林安薇扫视了酒吧一圈,目光落在了孟子言的身上:“他是老板?”
林安薇上下看了眼孟子言,语气中透露着一点的质疑。
印象中好像YMYU酒吧的老板被传的那叫一个神秘,主要是见过的人可能就会彻底成为这里的老顾客,只为想再多见几次。
但是眼前这个……
更像是纨绔子弟,这长相还没自己的前男友好看。
看着林安薇的眼神和语气,孟子言站起身来,朝着她坏坏一笑:“怎么,我不像?”
鉴定完毕。
有点钱公子哥,看着应该挺会玩的。
林安薇立马把视线瞥到了一边去,刚想开口,就听到电梯到达一楼的声音。
大家的视线都望了过去——
入目便是一张颠倒众生的清隽如画的脸,黑色的衬衫微挽的袖口,露出冷白的手腕,慵懒的桃花眸透着清冷淡漠的气息。
他神色极淡,迈着长腿不疾不徐地朝着这边走来,带着极强地压迫侵略感。
林安薇下意识握住了身旁江洛妤的手臂。
靠!!!
这才是老板,果然一绝!!!
江洛妤盯着男人走来的步伐神色顿住,指尖下意识地用力,还没等她开口两个人就听见了偏冷的音质。
“要监控?”
林安薇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国粹文学,怪不得身边有些姐妹看过之后彻底就迷上这家酒吧了。
这张脸就是活脱脱的招牌啊。
江洛妤的肩膀下意识微微颤抖了一下,她眉眼微微蹙了蹙,稳住心神,客客气气的说道:“是的,方便给我调一下吗,因为前天晚上有人在我酒里下药了,我想看看方便报警备案。”
江洛妤的嗓音干净舒适,但是仔细听还是微微有些发颤的。
林安薇听这声音不对,大概这酒吧对于自家闺蜜来说肯定还有点阴影的。
江洛妤的性格典型两面派,面上清冷给人距离感,私底下性格很好放的也很开,但是内心的软弱保护的很好。
苏与墨眸色微敛,目光落在了江洛妤的身上,薄唇微启:“可以的,关于下药若是证实我们酒吧也会做出相应赔偿的。”
江洛妤对上那双桃花眸眸底的神色一闪而逝,她抿了抿红唇:“赔偿不用了,拿到监控就已经很谢谢了。”
“方便加个vx吗?酒吧监控调出来发给你。”
男人说着已经从口袋拿出了手机,视线清清淡淡地看向了江洛妤。
“我……”
江洛妤本着内心是挺想拒绝的,奈何苏与墨已经说出了下一句话:“我扫你。”
她拿出了手机打开了vx二维码——
“滴——”
扫码成功,苏与墨看着页面上出来的名字:江yuyu
他垂着眸,嘴角微微勾起。
江…鱼鱼?
还是江…愚愚?
一旁的孟子言也顺势拿出了手机:“一起加……”
“诶……”
苏与墨又上前了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江妤妤?”
“嗯。”
“哦~”
男人若有若无地拖长了尾音,唇角勾起了一抹浅笑。
原来不是——
江愚愚。
“麻烦了,我们还有点事,先离开了。”
江洛妤拉着林安薇就想先行离开。
“诶诶,不留下……”
林安薇话还没说完,江洛妤已经拉着她出门了。
看着酒吧的门重新给关上,孟子言再也憋不住了。
“邻居美女!!!”
“艹.你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快把美女的vx推给我,你还不让我加!!”
“断人桃花是不对的知不知道。”
苏与墨盯着手机的页面抿了抿薄唇:“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孟子言语气更激动了:“那个,就是我昨天和你说的你隔壁家美人,就是她啊。”
苏与墨漆黑的眸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那帮人断烂桃花是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