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缨李斯焱

第1章 定了一门亲事

七月的天气有些炎热。

帝都最好的婚纱店里,却开着充足的冷气。

“我的女儿真是漂亮!”沈母看见一袭白色婚纱的女儿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妈!”沈缨娇嗔着看了她一眼。

沈缨身上穿的这件白色的婚纱,做工精致大方,价值连城。

是李家早就叫人订做好的。

“哎,原本还想要多留你几年再出嫁,谁知道这李家老爷子说病倒就病倒了!”沈母抬手摸了摸做工精良的婚纱,有些不舍的说道。

沈缨捏了捏她的手,笑着说道:“以后我会多回来陪陪你和爸爸的。这婚事是很早就定下来了的,反正迟早也要嫁过去。”

“不过这李宸宇我和你爸从小也见过的,为人谦逊有礼,温文尔雅,和你倒也挺配的。”

沈母宽慰的笑道,转而拍了拍女儿的手。

沈家和李家的婚事,是沈缨的爷爷在世时就定下的,如今李家的老爷子还尚在世,想要在撒手人寰的时候看见这个孙媳妇嫁进家门。

沈家是书香世家,而李家是帝都最大的幕后资本家。

原本书香世家最是一腔傲骨,沈老爷子并不想自己的孙女嫁进富贵圈。但是耐不住好友的一再游说,又瞧着李家的长孙看着确实有着几分非池中之物的苗头,这才勉强的答应了。

但是,沈老爷子看中的和沈母他们所认为的,却不是同一个人。

李家老宅。

年迈的管家一直在门口张望着,不时的擦着额头上冒出的汗。

终于,一辆熟悉的车子开了进来,管家赶紧赔上笑脸迎了上去。

司机率先下车打开了车门,恭敬的站在一旁。

只见一个身形修长高挑的男子,穿着一套得体的黑色西服,从容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样炎热的季节,他一张漂亮到异常的脸蛋却犹如布满了冰霜,让人经不住的打着寒颤。

老管家每次瞧见他,连大气都不敢多喘,这个孩子不仅仅生得漂亮,那满身矜贵傲冷的气质,直让身边的人都忍不住要匍匐在他的脚下。

注意到他向自己投来了冷厉的目光,管家这才忙不迭的躬着背,不敢直视的说道:“大少爷,老爷等候您多时了。”

矜贵的男子目不斜视的朝屋内走去。

卧坐在床榻上的老爷子看见来人后,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

“斯焱,你来啦?”

“嗯。”

李斯焱姿态优雅的在他旁边的软椅上坐了下来,一派从容。

“斯焱,你年纪也不小了,掌管了集团几年,做的很出色!爷爷年纪大了,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的婚事。”

说着,李老爷子还配合的咳嗽了几声。

李斯焱皱了皱一双好看的眉宇,却不说话。

“十多年前,我就给你定了一门亲事,是沈家的孙女。那沈家,你是知道的,书香门第。那孩子我也见过几次,脾性温婉有礼,正好去去你身上的锐气!”

李老爷子看着面前这个相貌出众,能力也同样出众的长孙,眼神复杂的说道。

“沈家?”

李斯焱这才挑了挑眉,略微思索了一会儿。

“嗯,是沈家。她小时候来过我们老宅几次,你忘记了?哦,不过那时候你很少在家里,倒是宸宇那孩子和她玩得比较多。”

不知想到了什么,李老爷子意有所指的说道。

“我不需要。”

李斯焱却突然打断了他,脸色依旧清冷的回绝着。

“斯焱,你只有成家了,才能真正独立掌控整个李氏集团!”

老爷子无视他的冷漠,依旧温和的劝说着这个从小性情就异常冷漠的长孙。

“哦?”

李斯焱不置可否,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

李老爷子自然知道他为何会做此表情,但是并不在意。

“况且,我已经让管家给沈家打了电话,下个月初二,你们就结婚。”

李斯焱听见老爷子已经将事情都安排好了,一张脸冷的更是骇人。

“咳咳...斯焱,你知道爷爷时日无多了,我只放心不下你!那孩子我着人去调查过,是个品行极好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家庭幸福!你可不能欺负了人家!”

李老爷子有些为难的看着自己的孙子,咳喘的也更加厉害了。

李斯焱依旧一言不发,只定定的看着床榻上的老人。

李老爷子被他看到心里直发毛,脸上不自然的讪笑着。

“这亲事是我们两家早就定下来的,你也不能让爷爷下去后,无脸再见故人不是?”

李斯焱听了他这话,起身便走了。

第2章 婚礼,新郎却不在

初二,李家老宅。

沈缨穿着那日已经试过了的婚纱,脸上挂着温婉的笑意,等在新娘的更衣室。

这边,老管家突然慌慌张张的的跑到了前厅,在正在会客的李老爷子耳边轻声的耳语了几句。

李老爷子闻言却不由的大吃一惊,随即很快敛去了神色,暂别了老友,回到了书房。

“江临,斯焱在哪里?我打电话他一直没接?”

李老爷子拉着一张脸,对着电话另一头说道。

“老爷,先生正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呀。”江临如实的禀告着。

“开什么会?!今日是他大婚的日子他不知道?!”李老爷子大声的吼道,随即又控制不住的咳嗽着。

江临在电话那头自然也听见了李老爷子的咳嗽声,于是有些难为情的回道:“老爷,可是我们现在正在国外啊,而且先生正在谈很大的一个并购案...”

天可怜见,他是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个这样的日子啊!李斯焱只告诉他要准备的行程,并没有和他交代过这几日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他有些难为的看了眼玻璃窗另一头正专心致志谈着事情的总裁,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把电话拿给他!!”

电话那头,李老爷子的咆哮声再次通过听筒,传了过来。

李斯焱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他朝江临轻微的点了点头。

于是,江临便如释重负的将电话拿了进去。

“喂。”

他的嗓音依旧冷冽又沉稳。

“斯焱,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现在爷爷请的那些朋友都等在老宅准备喝喜酒呢!你打算怎么办?!”李老爷子听见了孙子的声音,虽然还是很气愤,但是语气却和缓了许多。

“爷爷,我记得我并没有答应这桩婚事。”李斯焱不紧不慢的说着。

李老爷子听了他的话,却不由得一愣。

他这是什么意思?

“所以,事情如何解决,您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李斯焱就直接将电话挂断了,递给了边上的江临,依旧面不改色的和面前的人谈着公事。

对面金发碧眼的年轻人却看着他笑了笑。

“焱,你要结婚了?”

李斯焱摇了摇头,脸色依旧冷漠。

年轻人知道他的性子,也不敢再乱开玩笑,收了收脸色,继续认真的探讨着合同。

李老爷子被他挂断了电话后,气得将手机直接摔在了地上。

管家在边上也是听的心惊胆颤。

“老爷,那...”

李老爷子朝他挥了挥手,无奈的说道:“去外面宣布,就说斯焱临时被事情绊住了,没法子赶过来,婚礼继续举行!”

“老爷,这...”

老管家皱了皱了眉头,心想,也只能这样办了。

大厅里得到消息的众人,一时之间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看到李老爷子一派镇定的样子,也并没有做他想。宴会依旧如期举行,只是少了原本应该接受祝福的一对新人。

沈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她有些不解的看着管家,怎么结婚了,她的老公却没有时间来参加婚礼?

这什么情况啊?

边上的沈母听到消息却有些气愤不已,她盯着管家问道:“你们李家这是什么意思?结个婚新郎却不在?这是瞧不起我们沈家是吗?这婚如果你们不乐意,可以不结的呀!如今这算是怎么回事?以后别人要怎么看待我们阿缨?”

老管家勾着背,只不断的道着歉,说是大少爷确实是临时被事情绊住了。

“还有,你们大少爷到底叫什么名字?不是李宸宇?”

沈母被他说得有些绕晕了头,只听到了“李斯焱”三个字。

沈缨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因为车子将他们接过来后,他们就一直待在新娘的更衣室,也没有留意过这个问题。

“啊?亲家太太是不是听错了什么?我们大少爷叫李斯焱,二少爷才叫李宸宇。”

老管家心里一紧,面上却依旧堆着笑脸解释着。

这下,沈母和沈父都变了脸色。

他们以为要和自己女儿结婚的是他们之前见过的李宸宇,没想到是那个他们从未见过面的李斯焱!

沈缨也有些诧异,虽然说不上对李宸宇有多喜欢,但是他们从小认识,知根知底。

这个李斯焱,她根本连见都未见过,也不曾听人提起过。

管家暗道事情不妙,赶紧拉住一个侍应生,让他去请李老爷子过来一趟。

第3章 嫁错了人?

就在沈母准备要去找李家人理论的时候,李老爷子过来了。

“伯父!”

沈父沈母看见了老爷子,还是很尊敬的打了个招呼。

“斯焱这次是临时被国外的一个并购案拖住了,可能没有办法立马赶过来,委屈你们了!但是沈缨既已进了我李家的大门,就已经是我李家的孙媳妇儿了,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了她的!”

李老爷子一通话说的,原本还有些气愤的沈母,顿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李家从一开始也没说过和沈缨结婚的就是李宸宇呀?是他们来过李家几次,见李宸宇与沈缨年纪相当,又没见过其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就想当然的以为,与沈家结亲的就是这个小少爷了!

一时之间,沈父沈母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沈缨倒是还好,反正李家她迟早是要嫁进来的,想来这个李斯焱也不至于太差才是。

沈父沈母却不这样想,他们是知道李斯焱的,李家集团的接班人,在北城的上流社会,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只是,他们一直以为,他的年纪应该已经挺大了,所以他们一直认为,和沈缨结婚的会是小一些的李宸宇。

其实,李斯焱今年不过才27岁,但是和沈缨比起来,确实大了不少。

沈缨今年大学还未毕业,刚满19岁。

若不是李家催的紧,他们实在是舍不得将女儿这么早就出嫁的。

“这是阿缨吧!果然是个秀外慧中的好孩子!等斯焱回来,爷爷替你教训他!今日就先委屈你一会儿了!”李老爷子看见边上一直不说话的温婉女子,慈祥的笑了笑。

“李爷爷!”沈缨见老人家主动和自己打招呼,也有些羞涩的笑了笑。

“傻孩子!该叫爷爷才对!”

李老爷子爽朗的笑着,哪有半分病痛的样子?

沈父沈母狐疑的对视了一眼。

“爷爷!”沈缨低下了头,不好意思的喊道。

李老爷子越看这个孙媳妇儿越满意,直笑得合不拢嘴。

沈父沈母却在一旁苦笑着,事已至此,他们也着实没有其他办法了。

因为特殊情况,这场婚礼并没有持续太久,众人就都散去了。

既然新郎都不在,沈缨也就没有在婚礼上露过脸。

待宾客散去后,李老爷子便让司机将她送到了李斯焱自己的别墅中去了。

临行前,他拉着沈缨说道:“原本我也想留你在老宅的,但是斯焱从十五岁开始就一个人在外面住了,我若强行将你留在老宅,估计他又要不高兴的。他性子有些冷,你多让让他!有空回来看爷爷!”

“好的,爷爷,我会照沈好他的!”

沈缨乖巧的点了点头,笑着和他辞别。

李老爷子这才一脸放心的目送着她远去。

“老爷,真的没有问题吗?大少爷似乎很不情愿的样子...”老管家在一旁担忧的说道。

“无妨,我让你办的事情都办好了吗?”

李老爷却一脸愉悦摇了摇头,心情甚好的看了管家一眼。

“都办好了,沈小姐倒是挺配合的,并没有多问一句。大少爷能娶到这样的太太,也是件好事。”

“我当然知道她不错,配斯焱绝对是可以的。如今他们婚也结了,证件也办好了,他还能强行离婚了不成?!”

“但是老爷,大少爷这性子,怕是没这么容易让人拿捏...”

“放心吧老伙计!我总有法子对付这小子的!现在我们操心的不该是这件事。”

李老爷子笑得一脸得逞的样子,随即便转身回了屋子里。

沈缨被送到李斯焱的别墅后,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这座豪华的别墅竟然比李家的老宅还要奢华几分,只是里面冷冰冰的没有什么人气。

看见车子停下后,别墅里的管家赶紧带着众人在门口恭迎这位新的女主人。

“夫人好!”

沈缨一下车,就被这个阵仗吓了一大跳!

有钱人家都是这么玩的吗?

她赶紧讪笑着让所有人散去了,只留下一个看着很好说话的管家在边上打点着行李。

“夫人晚饭想要吃什么?我去叫人准备。”管家笑着问道。

“随便弄点就行,那个...李...先生...什么时候会回来?”沈缨皱了皱眉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那个人,于是只能这么说道。

“暂时还没有收到先生要回来的消息,如果他回来了,助理会提前通知我的。”管家毕恭毕敬的说道。

沈缨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就随意的打量起了这座宅子。

前有花后有水,还有很大的一个玻璃暖房,她挺喜欢的。

管家看这个新夫人年纪不大,看着却很好相处的样子,心里也不由得的喜欢了几分。

喊她用晚饭的时候,声音也更加温和了。

第4章 女主人

晚饭是家里请的专业五星级厨子做的,所以味道极好,也稍显奢侈。

她一个人吃饭,竟然摆了满满的一桌。

“那个...管家,你确定只有我一个人用晚饭吗?”

沈缨看着满桌子的美食,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是的,夫人,这是您这一个人的晚饭。”管家站在边上,笑着对她说道。

沈家说不上是豪门,可也是小康之家,沈缨从小就被爷爷教育要珍惜食物,不要随意浪费。所以,听见管家肯定的回答后,她还是轻微的皱了皱秀气的眉头。

“以后若是只有我一个人用饭,不需要做这么多的。”

她抬起来,笑盈盈的看着管家说道,然后看了看桌上的食物,挑了两样自己爱吃的放在了跟前。

“剩下这些我都没有碰过,你们今天也挺辛苦,都拿下去给大家吃吧!”

管家略微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却也什么都没说,只按照她的意思,将剩下的菜肴都撤了下去。

沈缨这才松了口气,心情极为舒畅的享受起面前的美食来。

沈缨吃饭很慢,一顿简短的晚饭,她居然一个人吃了一个小时才吃完。

用完晚饭后,她一个人在外面院子里散着步。

李斯焱的这栋别墅位于北城最高端的一座别墅群中,离市中心很近,但是隔着一条护城河,相对来说也算是较为安静的。整个别墅区都没有什么人,她站在院子里不断的踱着步,想着自己这个有些奇妙的婚姻。

她都已经住进了这个新家了,可是男主人到现在她都没有见着。

这么想着,她突然灵机一动,喊来了管家。

“夫人,您找我?”管家依旧是那副温和的样子。

“那个,我...我想了解一下李...先生...你方便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吗?”沈缨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当然可以,夫人想知道关于哪方面的?”管家目光温和的看着眼前温婉的女子。

“嗯...你有他的照片吗?”沈缨想了想,问道。

“夫人竟还没有见过先生吗?”

管家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他在一个月前就收到了老宅的消息,说是让他准备准备,这里马上会有一位女主人住进来,他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是没想到这对新婚夫妻连面都还没见过。

李斯焱在家里的时候鲜少说话,管家也不便过问这些私事,他不喜欢下人多嘴。

沈缨知道这也许听起来是有点让人不可置信,但却也是事实啊!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总不能告诉他,她一开始就认错了人吧?那才丢人丢大发了!

管家看出了她的窘迫,却也不拆穿,只细心的对她说道:“夫人请稍等!”

随后便又进去屋子里了。

沈缨走到流水景观旁边的一处木平台上的藤椅上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管家便从屋子里出来了,步履稍快的朝她走来。

“夫人,先生不喜欢拍照,原本还有几张以前的老照片,也不知道被放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一圈竟没有找到,让您失望了!”

管家带着歉意的看着她说道。

“这样啊...没关系的!那你和我说说他的性格吧?”沈缨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但是很快又扬起了笑脸,温和的和管家说道。

“先生人很好的,只是话有些少,您日后和他相处了就知道了。”管家笑着说道。

沈缨他是知道的,沈家和李家从小的亲事他也是知晓的,只是没想到会是李斯焱娶了这个沈小姐。他刚开始接到老宅消息的时候,也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以李斯焱的性子,他真的想象不出来该娶个什么样的夫人才配得了他,如今管家看见沈缨言谈举止间皆是一派温和有礼的模样,心里也放下心来,这个沈小姐,确实是个不错的姑娘!

所以,他才会诚心的和她说了这么一句话,他希望她能好好待那个总是一脸冷厉的男子。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管家。日后若是我有什么没有做到的地方,还望你提醒我一下。”

沈缨笑着点了点头,听见管家的话,她就知道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是一个善良的人,虽然她现在还没有见过李斯焱,但想来应该也不会太难相处吧!

“夫人您过谦了,您以后就是这里的女主人,没有人会说您不好的。”管家眼神温和的看着面前气质温雅的女子,谦卑的说道,“若是您没有什么吩咐,我就先下去了。”

“嗯,好,辛苦了。”

沈缨笑着颔首。

她一个人又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才起身进去房子里了。

第5章 绮丽的心思

晚上的时候,沈缨坐在这个有她房间三倍大的卧房里发着呆。

管家将她的东西也都整齐有序的放在了卧室里,沈缨浴室里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后,才仔细打量起了这个偌大的起居室。

男子的衣服和整齐的放在了边上的更衣室里面,她拿自己衣服的时候发现,他的衣服好像全部都是单一的黑白灰,几乎没有看到其他色彩的衣服。

当她关上柜子们的时候,不小心从里面掉下了一件黑衣的衣物,沈缨连忙捡了起来,不经意的一看,瞬间一张白皙的脸蛋红的像烟霞。

沈缨赶紧将它胡乱的塞进了柜子里,逃似的离开了更衣室。

她深呼了一口气,用有些冰凉的手掌拍了拍自己滚烫的脸颊。

“想什么呢你,沈缨!”语气里竟然还带着一丝丝的羞涩和期待。

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位少女不怀春。

虽然她还没有见过他,可现在她是他的太太了,她变成了有家室的人。

也许以前也会幻想过自己的恋人会是个什么模样。可是如今一步到位,就成了别人的太太,她能幻想的,也就只能是他了。

说来也奇怪,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要嫁的是李宸宇的时候,却从来没有过这种绮丽的心思。

如今,只是不小心...看到了他的一件贴身衣物,就让她这么胡思乱想的。

沈缨无奈的摇了摇头,去浴室漱口去了。

晚上,沈缨躺在了那张极为舒适的大床上,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

这还是她第一次离开家,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入睡。

被子里传来淡淡的松木香味,很好闻,清冽干净,沈缨竟很喜欢。

她不经在脑海中想着他会是个怎样的人呢?他是不是曾经也一个人躺在过这张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想着想着,她就这么沉沉的睡过去了。

第二日一大早,沈缨就在一片阳光中醒来了。

她习惯早睡早起。

原本以为换了个环境会失眠,没想到昨天晚上虽然翻滚了一会儿,但还是如期的睡着了。

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管家早啊!”

她下楼笑着和管家打招呼。

“夫人早,早餐都给您准备好了,夫人去餐厅用餐吧!”

管家看见沈缨元气满满的下楼了,也笑着和她打着招呼。

“嗯,好!辛苦你们了。”

她感激的说着,随即便坐到了餐桌前。

今日的早饭果然就简朴了些,虽然样数还是有些多了,但还说不上奢侈,沈缨很满意,开心的吃了起来。

吃完早餐后,沈缨休息了一会儿,便在院子里的草地上铺了一块瑜伽垫练起了瑜伽。

此刻旭日东升,周围鸟语花香,着实是一个练瑜伽的好地方!

沈缨满意的点了点头。

管家看她有自己的事情忙,便也没让人打扰她,只是中途的时候让人榨了一杯新鲜的橙汁,给她送了过去。

沈缨正做的大汗淋漓,看家佣人端来了果汁,感激的说了声“谢谢”,便继续做了几个动作后,就停了下来。喝完果汁,收拾好东西后,就去重新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后,便下楼了。

她将自己的书包拿了下来,坐在餐厅的桌椅上,认真的写起了作业。

这段时间因为婚礼的关系,她都没有时间好好把剩下的作业写完,马上就要开学了,她还想要评个一等奖学金呢!钱倒是无所谓,只是身为从小到大的学霸,她不允许自己放松!

“夫人若是要写东西或者看书,可以去先生的书房。”

管家看她一脸认真的在写着什么,便好心的提醒着。

“不了,书房是很重要的地方,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我不便随意进入。等以后我问过他了再说吧!”

沈缨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一点扭捏。

这点礼貌,她还是懂的。

沈家的礼仪,一向都教的很好。

管家赞许的看了她一眼,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只吩咐佣人经过餐厅的时候小心些,不要打扰到她学习。

等沈缨终于将最后一张试卷做完后,才放松的伸了一个懒腰。

抬头才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她不免心里有些动容,这个管家可真贴心啊!

她快速的将东西都整理好了放到了楼上去,才又下楼找到了管家问道:“先生还没有电话过来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明日就是新婚三日后到娘家回门的日子了,她不想爸妈看见她一个人回去呀。

沈父沈母都是帝都有名的大学教授,对礼仪细节问题一向比较注重。

上次婚礼的事情他们已经有很大的意见了,这次回门如果新婚女婿还不现身的话,估计又是一番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