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娇周时清

第1章 闪婚
霓虹的灯光点缀着整座城市,夜晚的南巷更加热闹些。
秋夜的凉意沁入皮肤,单薄的针织衫让严娇忍不住紧了紧双臂。
再看看身边一席艳红吊带长裙的女人......
就秦霜的说法,女人就要随时随地展现自己的美貌,怕什么!
走进hug酒吧。
灯红酒绿,到处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严娇挑了个相对安静的卡座处,点了两杯长岛冰茶。
“自己先喝着啊,我去舞池扭两圈。”
秦霜撩了撩亚麻色长卷发,扭着小蛮腰朝舞池中央走去。
自从严娇进门,就有许多视线明里暗里的朝她投来。
她没有在意,微微后靠,捏了捏自己的脖颈,整日在电脑桌前打字,脖子快断了。
掏出手机打开WPS最后确认一下稿件有没有问题,又打开邮箱看看有没有剧组的最新消息,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到她身旁。
“美女,一个人?”
严娇眼皮上掀,随意瞧了眼。
油腻的大背头,深V的黑衬衫,还有嘴角邪魅的笑,这在她的小说里就是典型的炮灰形象。
又瞄见不远处吧台朝这边望来的一群人,往里挪了下,粉唇轻启,“不是。”
男人摸了摸鼻尖,灰溜溜地走了。
半晌后,许是低头时间太长,脖颈更疼了。
严娇站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经过走廊时,不小心撞到了对面踉踉跄跄过来的人。
“抱歉”严娇下意识地出口。
可喝醉的人大都是不讲理的,满脸通红地指着严娇,大着舌头口齿不清,“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嘛!”
“美女,嘿嘿,要哥哥来陪你吗。”
男人说着猛地伸手拽住严娇,色眯眯的眼神让人恶心。
急剧的疼痛从白嫩的皓腕传来,严娇皱起眉头,正想甩开。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从身后突然出现,紧紧钳住那酒鬼的手臂。
等她反应过来,那人已经被甩到墙壁上,滑坐下来。
见到眼前气质冷然的高大身影,咒骂声堵在嘴里,东栽西倒地爬起来走了。
严娇顺着手臂转过身,由于背对着光,男人俊朗的五官显得有些阴沉,一双狭长的含情眸此时幽深晦暗,高挺鼻梁下薄唇紧抿,一看就心情不好。
“周时清?”严娇呢喃出口。
——她那从结婚后就没见过面的老公。
男人往她身侧靠过去,双手插兜,比她高了一头,倨傲地站在那,黑色冲锋衣拉至锁骨下方,衬的皮肤白皙,暖黄色灯光落在头顶,洒下光晕,有些撩人。
“你怎么在这?”
周时清眼梢微挑,显然在这见到她有些惊讶。
严娇轻轻转动手腕,舒缓了一口气,“我陪秦霜过来的。”
周时清黑眸晦暗不明地盯着她那嫩白的小脸,正想要说什么。
就传来一阵声音,“老大,出什么事了。”
沈从周从身后走来,勾着头往这边看。
他们正喝着,周时清忽然脸色一变放下酒杯就朝这边大步走来,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走近一看,瞳孔瞬间放大。
我艹,这不是严娇吗!
......
也不怪他惊讶,严娇人长的乖巧安静,水灵的不行,看起来温柔无害,气质却清冷疏离,一双乌亮的眼睛总是漫不经心的,有种生人勿进的氛围感。
高三的时候,她这股清冷劲不知招了多少男生喜欢,偏偏她过的潇洒,除了学习就是看小说漫画,丝毫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更别说理会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年心了。
想当年,他也有这颗少年心,只不过......
“嗨,严娇,你怎么在这!”
沈从周笑起来有两个酒窝,黑黑的皮肤倒是和高中没什么变化。
“嗨。”严娇疑惑地扭头看了眼周时清,眼神中传递出讯息:你没告诉他们吗?
在严娇模糊的记忆中,周时清他们从高一就混在一起。
也不是过度关注,而是他们几个在学校着实出名。
周时清轻转眼眸,懒洋洋地扫过身侧热情的男人,不急不慢朝着沈从周开口,“严娇。”
沈从周锤了一下他,笑骂道,“我能不知道她是谁吗?还要你介绍。”
不是他夸张,高中三年,周时清能喊出口的女生名字屈指可数,不知道伤了多少女孩的心。
印象最深的一次还是他同桌鼓起勇气递情书,没想到这孙子吊儿郎当的,竟说自己识字不多。
屁!
周时清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弧度,“我老婆。”
听到这个称呼,严娇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尖,她还没适应。
沈从周嘴角还来不及收回,就那样僵住。
周时清眼角流露出几分趣味,回头和严娇说话。
“待会去哪儿,要我送你吗?”
“不用了,我今晚去秦霜那住。”
“明天奶奶让我们回老宅吃饭,我去接你。”
“好,那你明天八点来吧,我想去超市买点东西,秦霜家在......”
沈从周就这样呆愣的看着两人一来一往,大脑中闪过千万条思绪。
首先:老大什么时候对女人这么温柔过???
其次:他俩什么情况???
严娇看了眼时间,太晚了,和周时清摆摆手,临走前还瞄了眼仍处在震惊中的沈从周。
周时清盯着那道潇洒利落,不带一丝留恋的背影,眸光晦暗不明。
片刻后收回视线,抬步往里走。
沈从周反应过来,忙不迭追上去。
“我去!老大,什么情况啊,你结婚了?”
“嗯”
像是想到什么,搂上他的肩膀,语气正经地问,“哥几个都不知道,还是只有我不知道!”
周时清停下脚步,黑眸像是看傻子一样睨了他一眼,随即不留一丝感情地拉下他的胳膊。
语气冷淡道,“都不知道。”
这一个月他都在国外出差,今天才有时间和他们一聚。
这太突然了!
沈从周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这狗东西,竟然拿下了他们班的高岭之花!!!
我不信!女神肯定是被他胁迫的!
想归想,出口还是怂的,“那什么,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不对,应该问,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的?”
昏暗的灯光照在卡座一隅,光影绰绰,印在男人脸上忽暗忽明。
周时清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点燃一颗烟,吞云吐雾间,英挺周正的五官尽显邪气,引得邻座几位美女时不时的往这边瞄。
周时清倾身将烟灰弹落,平淡的开口,“闪婚。”

第2章“陪老婆逛超市。”
严娇回到卡座时,秦霜正满脸春风地回来,眼角眉梢都流露着风情。
“宝贝,刚刚去哪儿了。”
“洗手间。”严娇经历了刚才那一遭,颈椎神经压迫的头疼倒减轻了不少。
“还碰到周时清了。”
一听这,秦霜瞬间来劲了,咂了咂舌。
“呦!他还知道出现啊,要我说,你那老公可有可无。”
严娇和周时清结婚是秦霜没想到的。
周时清这个名字在宜江中学可是响当当的,通报批评上,十次中九次都有他,是个典型的混不吝。
没事就和他那一帮小弟混在一起,打架更是常事,不过他只在校外闹事,然后被别的家长找到学校......
只是这人不光学习好,长得也好,一张拽天拽地的酷脸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女孩,再加上他不羁的性子,更惹人注目,校贴上都能盖个几百楼的那种。
偏偏本人孤傲张狂,性子傲的很,来者即拒,丝毫不留情面。
最重要的是,他家是名门望族,许多年前迁到宜城的。
母亲是远近闻名的钢琴家,父亲是地质学家,爷爷奶奶都是大学教授,传统的老中医。
这样的书香门第,可不是随便人能攀上的。
他本人从两年前开始任职怀远集团总经理职位,这在宜城也算的上是一桩趣儿事。
怀远的董事长不把职位给自己儿子,反而交给了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毛头小子,众人当然不服,听说还闹过罢工。
但怀远这两年的发展在金融业内可谓是更上一层楼,不但把搁置多年的烂尾楼完美交工,还博得了业内好名声。
周时清这个名字也算的上是一块招牌了。
可以说和严娇是两个世界的人,但偏偏就在一起了......
严娇轻笑,抛了个眼神,“这样不挺好的吗?”
秦霜“......”
是啊,“丧夫式”婚姻,轻松自在,乐得清闲。
且想想周时清那张脸,那身材那气质,当个花瓶放在身边看看,还有钱花,她都有点心动了。
——
翌日。
阳光透过柔纱投射进屋内,暖洋洋的一片。
严娇昨晚睡得好,所以今天一早就起来了。
出去跑了个步,买了早餐,吃完之后还把衣服洗了,地板擦了,连阳台上的花花草草都给浇了。
做完这一切,房子的主人秦霜还在蒙头大睡。
手机铃声响起,是周时清。
严娇边把东西拾到包里,边接起电话。
“我在楼下。”
“我马上下去。”
走之前还在秦霜床头贴了张便签。
到了楼下,一辆黑色卡宴停在路边。
严娇走过去,拉开车门。
车内还余留着淡淡的烟草味,不刺鼻,在严娇的容忍范围内。
车缓缓起步,汇入主线路。
南巷是宜城有名的闹市街,恰逢星期天,街上的人多,车也多。
与外面热闹的气氛相比,车内一片静默,还有些许尴尬。
严娇余光瞄了眼身侧的男人,今天的装扮和昨天完全不同,一身正经黑西装,棱角分明的侧脸带着几分严肃,充沛的光线洒在长睫上,敛下淡淡的阴影。
许是道路太过拥挤,男人有些不耐,眉头微蹙,左肘撑在车窗上,修长的手指轻抚薄唇,单手转动方向盘,手背上青筋凸起。
他并没有要和自己搭腔的意思,严娇也懒的开口。
收回视线,想告诉他,开车不能耍酷......
她和周时清结婚一个月了,理由现在想来也很荒诞。
父母逼婚逼的太紧,加上作家在父母眼中并不是主流工作,再加上前男友劈腿。
这一串的缘由下来,母上大人二话不说就找来七大姑八大姨给她介绍对象。
开启了漫漫相亲路。
命运就是如此奇妙,相着相着就碰到同学了。
严娇对于周时清的记忆模糊的像是水蒸气布满的镜子,细细擦去,也能窥见几分。
印象最深刻的怕是,在半夜无人的街边胡同,少年戾气骇人,一人干倒十余人,擦伤的五官隐在黑夜中,半明半暗,犹如地狱来的撒旦。
周时清去相亲的目的更为直接明了,就是找个人结婚。
感情再好也会被生活磨为平淡,还不如直接从平淡开始呢。
俩人一合计,干脆直接结婚。
所以,在24岁的大好年华,就早早进了婚姻的坟墓。
周时清是个两面人,在她父母面前表现得极好,家境好,样貌佳,事业有成懂礼貌。简直就是完美女婿代表。
袁梅女士成天乐的合不拢嘴,见人就说自家闺女找了个好对象。
严娇真怕有一天他俩要是再一合计离婚了,她妈会直接把她赶出门,认周时清做儿子......
很神奇的是,周时清的家人对自己也很满意,尤其是他奶奶,婚前更是把一对帝王绿翡翠镯子给了她。
吓得严娇赶紧还给周时清,一段没有保障的婚姻,金钱只会成为负累。
“前面超市停一下吧。”
严娇回过神来,恰巧车已经驶至中心广场,
车稳当地停靠在路边,严娇拿起小包下了车。
正想往里走时,发现周时清也下来了,长身而立,细碎的黑发散落在额前,随意合上车门,往她这边走来。
严娇微怔,下意识地出口,“你怎么下来了。”
男人一双含情眸戏谑地瞥了她一眼,双手插兜,一身正经的黑西装也挡不住他的张扬不羁。
语气轻佻勾人,“陪老婆逛超市。”
“......”
——
走进超市,严娇能够感受到周围灼热的视线将自己环抱。
侧头看了眼身旁的男人,长身而立,冷然的气场和超市有些违和感。
偏偏他还推着小推车!
严娇加快步伐,到了水果区挑了一些水果,结账走人。
又到广场二楼的茶店买了茶叶,两小盒花了她小一万,这对高薪阶层不算什么,可对严娇这个穷鬼,简直要她命。
周时清偏头,垂眸看着她滑嫩的小脸微微皱起,一脸肉疼的样子,轻笑出声。
严娇闻声抬头,周时清正经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他是浓颜系,五官大气俊朗,只是平时给人的感觉不是太冷淡,就是太玩世不恭。
“其实你可以找我报销。”男人说的轻巧。
“你奶奶对我挺好的,给老人家买点东西不算什么。”
严娇乌亮地眼睛直视他,认真说道。
周时清眼睛眯起,带有几分审视的意味。
旁边的店员也是人精,从两人的谈话间能得出“男人很有钱,愿意为她花”这些有用的信息。
堆满笑容走上前,“咱们这边还有一些刚进的茶具,你们要不要看看,送给老人家也会喜欢的。”
严娇正想拒绝,却在无意间瞟见什么,面色一滞。
——杨泽!

第3章 软饭男
严娇谈过一次恋爱,就是和杨泽,并且是他追的自己。
夏日的操场,男生穿着蓝底白边的无袖球服,头上的绷带箍着湿透的黑发,帅气的投进一个三分球后,热情且大胆的向自己告白。
周围人一阵欢呼,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并附和着,“答应他!”
而严娇只感到尴尬,内心狂念:你不要过来啊!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情感,果断的拒绝了他。
但在那之后,无论是课堂上,还是餐厅里,杨泽都会与自己“偶遇”,且次数频繁。
秦霜老说她活的像个世外高人,每天在宿舍隐居,应该多接触接触鲜活的生命。
不妨跟他交往看看,不合适就分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来自一个资深海女的建议。
那时是大二,课不是太多,严娇就接受了她的建议。
和杨泽交往后,生活倒是丰富了些。
就这样感情平稳的让她觉得直接步入老年生活也不错。
大学毕业之后,杨泽进了一家外企。
而她大学学的是汉语言文学,毕业后没有按照父母的要求成为一名语文老师,却当了作家。
杨泽是个传统的人,在他想法中,更倾向于严娇能够干一份稳定的工作。
也就是那时候,她第一次发现两人的价值观,处事态度可以说是大不相同。
有些事,就像多米诺骨牌,连贯的让你措手不及。
紧跟着,她就发现杨泽和自己大学舍友文枝枝在一起了,还亲眼目睹了两人从杨泽家出来。
明目张胆,丝毫不知避讳,怕不是短时间在一起了。
她很冷静,拉黑删除一条龙,回到出租屋把关于杨泽的东西整理一下,等着收废品的来收。
杨泽的反应还算快,当天下午就跑这来。
表现的一脸懵,浑然不知发生什么事就被女友拉黑了。
严娇还是很平静地拆穿了他,顺便提了分手。
杨泽没有想象中的不知所措,反而舒了一口气。
嗤笑一声说道,“这样也好,我也不用那么累的骗你。”
说罢垂眸叹气道,“娇娇,你知道我跟你谈恋爱有多累吗,我感觉,我感觉这段感情中只有我一个人在付出,你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而且,你从来都不会对我示弱,从来都不会寻求我的帮助,你也从来不会像别人女朋友那样,对自己男朋友嘘寒问暖,偶尔撒个娇,吃个醋。”
“太累了,和你在一起太累了。”
严娇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呵——
有事情亲力亲为,是她的错。
知道他工作忙,能不打扰他就不打扰他,是她的错。
给他足够的私人空间,是她的错。
......
她从来就没变过,从他追求自己开始,她严娇就是这样的性格。
是谁当时说,昂,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独一无二......
两人的恋情以不欢而散为结束,想想还是几个月之前了。
其实对于杨泽,严娇并没有特别深的感情,
想想杨泽说的也对,她其实是个自私的人,相较于自己爱而不得,更享受完整的被爱。
但!这一切的基础都是在你情我愿上。
——
思绪回笼,严娇才发现杨泽身边还有一个人——文枝枝。
她正挎着杨泽撒娇,目光幽怨且绵长的看向旁边的高档化妆品店。
周时清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怎么这么容易发呆。
刚想开口唤她,电话响了,是秘书打来的。
周时清眉头皱起,切换为正经模式,拿出手机朝她向旁边扬了扬下巴。
严娇点头回应,目光追随他挺拔的身影走向一旁。
挪回视线,却发现不远处的两人已经发现了自己,正往这边走来。
严娇避之不及。
“娇娇。”文枝枝弱弱地出声,眼睛水灵水灵的,简直我见犹怜。
她这个舍友的机灵程度,自己是领教过的。
场面话一套一套的,大学的时候就是这样,宿舍四人,其实关系都不怎么样。
严娇处于中立,不和她们交往太多。
但文枝枝不一样,属于墙头草,还是一天倒一边的那种,明里暗里拉帮结派。
真不知道,她怎么那么闲的......
文枝枝胳膊动了一下,下移握紧杨泽的手,还是十指紧扣的那种。
严娇很少那么无语,这时候简直想翻白眼。
没人跟你抢!
“娇娇,好久不见。”杨泽勉强勾起嘴角。
刚才他不想来这边的,奈何枝枝一直拉着他说要买茶叶。
严娇客套地笑笑,没出声,只希望这两人赶快走。
文枝枝眼睛转了一圈,“娇娇,你来买茶叶啊。”说着捂着嘴笑出声,“是不是给敬老院老人带的。”
严娇有个爱好,喜欢在周末去敬老院做义工,从大学延续至今,
最初是为自己以后的养老生活勘测环境,现在变成习惯了,也就坚持了下去。
她又往后瞅了眼店名,“这个茶店我常来,价格有点贵......”
意思不言而喻:你能买的起吗?
严娇感觉心火快烧到喉咙了,马上就要对着他俩喷出来!
闭了闭眼,正想口吐芬芳。
忽觉肩膀被一双大手搂住,身体被猛地往一侧带,陷进一个结实的胸膛。
她抬头一看,是周时清。
他的个子很高,一米八五左右,比杨泽要高多半个头。
所以看对面的人的时候,有种居高临下地感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眼底的嘲讽意味更浓。
微微侧头,笑得有些瘆人,“不介绍一下?”
严娇语塞,这怎么开口。
分手几个月的前男友和结婚一个月的现老公?
显然有人想帮自己解这个围。
“娇娇,这是你男朋友啊,好帅哦!”
文枝枝眼中的艳羡藏不住,上下打量了一下周时清才说道。
“呃......”
周时清哂笑,慢条斯理地开口,“我可不是她男朋友,我是她老公。”
对着严娇笑得玩世不恭,黑眸中迸发出灼人的色彩。
话音刚落,四人之间就萦绕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
杨泽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没想到才分手几个月,她就结婚了?那岂不是......
有些不甘地开口问道,“那该恭喜你了,娇娇,不知道,你老公是干什么的。”
杨泽现在在源朗集团,任职企业投资顾问,算的上是一份体面又高薪的工作,他可是对此引以为豪。
以往见谁都要问一下对方干什么工作。
周时清轻扯嘴角,眉梢微微挑起,“无业游民”
“......”
“现在靠老婆来养我。”
“......”
场面一度尴尬。
严娇能看出杨泽眼中的流露出的嘲讽,并且还能解析他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
看吧,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就你这样的性格,最后还不是找了个软饭男!

第4章 他是他家脾气最臭的
严娇看的出来,文枝枝在努力控制上扬的嘴角。
她在心里默默叹口气,自己也是有虚荣心的好吧。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不等对面人反应过来,就拉着周时清快步向电梯走去。
“唉,娇娇,你老公想找什么工作,我可以帮帮忙哦!”
“再不行,杨泽也可以托人找找的。”
“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们......”
文枝枝聒噪的声音在身后不绝于耳,引得过路的人纷纷投来视线。
刚才推荐茶具的店员也撇撇嘴回到柜台后面,继续玩着手机。
电梯门终于关上。
严娇舒了一口气。
“呵”
男人轻声嗤笑,像是在嘲笑她刚才的行为。
严娇透过电梯门镜面,窥见他正插兜半倚在电梯一侧,黑眸幽幽地盯着自己的后背。
“前男友?”
严娇不情愿地“嗯”了声。
“啧,眼光真差。”
严娇本就不美妙的心情又被他拱了一把火。
“是啊,我眼光差。”
扭头冲他扬起一个天然无公害的笑容。
周时清当然听懂了。
眉梢微挑,站直了身体。
高挺的身躯在狭窄的电梯里格外有压迫感。
——
晚上吃饭的时候,陈娟不停的往她碗里夹菜,不出一会,就堆成小山高了。
“来,娇娇,多吃点,你看你瘦的,是不是工作太忙了?”
“有空啊,多来家里,奶奶给你做好吃的,咱补补身体。”
严娇有些无措地拿着筷子,埋头苦吃,婆家人的热情超出她的预料。
“行了,妈,她自己会夹。”
周时清怕再不出口,严娇会噎死。
“还没说你呢,唉,你说说,哪有新婚丈夫留妻子一个人在家,自己去工作的,你和你爸一样,都是工作狂,不着家,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
说着说着,竟真彪出几滴泪。
周华朗面露尴尬,斥责妻子,“说小孩呢,扯我干嘛!”
“还说呢,你上个月是不是去勘测地质了,还骗我说出差教学......”
严娇看呆了,反倒是其他人,对这场面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切”
对座的女孩撅着小嘴,胃口不佳地戳着碗里的米饭。
严娇注意到,从进门到现在,周时清的妹妹对自己一直很抗拒,就差把“我不喜欢你”写在脸上了。
不过也正常,两人才是第二次见面,突然多了个嫂子,也难免她接受不了。
“里里今年是不是该上大学了。”严娇主动开口。
“切”
“报的是哪个大学啊?”她又抛出一个问题。
“食不言,你不知道啊。”说完还白了她一眼。
严娇微楞,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奶奶在一旁缓和气氛,嘴里不断数落着她。
“周宴里”
女孩猛地一震,抬眸就看见自己哥哥一脸阴沉地看着她,眉头紧皱,眼中警告意味明显。
“跟你说话没听到吗?”
周宴里平常最喜欢哥哥,但也最怕他。
蔫蔫道,“听到了。”
“那为什么不回答?”
她撇撇嘴才对着严娇说,“报的是宜大。”
严娇了然,宜大是宜城最好的大学,看来小妹妹学习不错。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周时清竟然教别人怎么礼貌?
“时清,你也收收性子,平时没应酬的时候别跟你那群狐朋狗友混在一块,搞的像高中那样,多跟娇娇培养培养感情,争取啊,明年让奶奶抱上重孙!”
老人家想到这,笑得皱纹又加深了几道。
严娇,“......”
“吃完了,走吧。”
周时清微微后靠,拿出纸巾擦了擦嘴,一副尊贵泰然的模样。
站起身,接过张妈递过来的外套。
“奶奶,爸,妈,那我们先走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严娇赶忙跟上周时清的步伐。
“好好好,你们早点回去,年轻人晚上别睡那么早!”
......
走出大门,浓凉的夜色冲淡了屋内残留的尴尬。
“刚才里里的态度,你别在意。”
男人突然停下脚步,朦胧的月光打出侧脸的轮廓,眼中情绪不明。
严娇反应过来,随即摆手道,“没关系,你妹妹态度好才不正常吧。”
“还是和之前的约定一样,如果你找到合适的对象,咱们就离婚。”
严娇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加紧赚钱,赶紧买房子攒够自己的养老钱,这样,即便有一天,两人这荒谬的婚姻结束了,也足够抵挡住父母的念叨。
周时清身体微不可查的僵了一下,随即唇角勾起一道似笑非笑的弧度,气场骤变,像是增添了一丝狂傲的不羁。
“呵,你还真是贴心,怎么,你要帮我介绍吗?”说出的话仿佛淬了冰渣,攻击性十足。
严娇有些困惑,他同别人说话不是冷淡就是严肃,但偏偏对自己,总是若有似无的嘲讽。
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伤害了他,要报复回来。
“并不是,感情这东西还是遵循自己内心比较好,遇到合适的不妨相处看看,我不着急。”
刚结婚就离婚,袁梅女士估计得进医院......
话音刚落,周时清转身就走,背影凌厉幽暗,还没等严娇反应过来,就已经出了院门。
恰巧大院里拴着的金毛应景叫了两声,咧着嘴挣脱着绳子想往她身上扑。
严娇看了两眼,莞尔摇了摇头。
他果然是他家脾气最臭的!
——
“我不喜欢她!”
周宴里搂着抱枕窝在沙发上,耷拉个小脸。
抱枕上是当红流量小生朱言的大头照,此刻扭扭歪歪的,有些滑稽。
“你不喜欢也得喜欢,你哥这么多年都没谈过恋爱,好不容易有个对象结婚了,你还有意见?”
陈娟将水果盘放在桌子上,不满的看着她。
周宴里气急,“你说的好像我哥没人追一样,周时清虽然脾气不好,但脸在江山在!还愁分发不出去?”
陈娟白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是,他是不缺人追,但你看他那驴脾气,对哪个小姑娘有意思过,从娇娇进门周时清对她的态度,我就能看出来,这个女孩绝对能把你哥吃的死死的!”
每次给他介绍对象都拒绝,他们对未来的儿媳妇其实要求不高,儿子喜欢就行。
没想到这次相亲竟然不仅去了,还成了!
“那明月姐呢?小时候跟哥感情这么好,还说以后要嫁给他,你们就这么轻易地把人家抛弃了?”
陈娟轻戳她的脑袋,到底是年纪小,“都什么时候的事了,你不准挑事啊!”
周宴里显然没听进她的话,气呼呼地拿起手机上楼,拖鞋踩的震天响。
反正过几天明月姐就回国了!

第5章 已经埋了
这边把周时清拿捏得死死的严娇,正迎着冷风站在路口。
深深吐出一口气,笑出声来,他竟然先走了,没等她!
秋天夜里的凉意比白天来的要明显些,路灯影影绰绰打在她身上,墨色披肩长发在空中打了个转,偶尔路人纷纷投来惊艳的目光。
美人如画,惹人怜惜。
严娇搓了搓手臂,她今天只穿了一件浅绿色的开衫和黑裙,当然抵挡不住刺骨的冷风。
拿出手机解锁,边打开软件叫滴滴,边在心里怒骂周时清。
起码在高中还是个人,现在,呵......
——
回到帝都。
这是周时清买的房子,一梯一户上下楼,方便迎接父母的突击检查。
寸土寸金的地方简直是富人的销金窋!
进了门,把高跟鞋甩到一边,半拖着身子坐到床边,后仰躺下。
旁边的手机嗡嗡地响。
严娇反应片刻,才慢吞吞地拿来。
点亮屏幕解锁,第一条是秦霜发来的,第二条是剧组副导演发来的
果断先看第二条。
副导演:【小严啊,明天那场戏你再改改,多给朱言添点高光戏份。】
严娇:【好的<jpg>】
她两年前写的小说《悄悄告诉你》被改编成电视剧了,由于剧组比较重视感情线发展,所以让她当了跟组编剧。
而朱言就是这部剧定下的男主,新晋顶流,应制片人要求,朱言是一番,而搭档的影后却是二番,这让广大粉丝一时接受不了。
毕竟在她们心中实绩来的更重要些。
从定角到开拍这些天来,网上都撕破天了。
她现在还要再给男主加些戏......会被网爆吧...
这样想着,点开第一条微信。
秦霜:【艹!我在酒店门口看见杨泽了!】
严娇:【so?】
秦霜:【旁边还有那个小狐狸精,腻腻歪歪的,老娘当时真是瞎了眼,竟然撺掇你跟他谈!】
严娇:【没关系,不经历这些,怎么会让我更加坚定男人不可靠这句话呢!<微笑>】
秦霜:【友情提示,你还有个老公!】
严娇:【已经埋了!】
秦霜:【......】
——
天还没亮,严娇就起来了,感觉脸肿到都不是自己的了。
简单的衬衫搭配风衣,穿了条小脚裤,涂了个口红,收拾收拾就出门了。
电梯下移,到了7层停下来。
周时清今天还是一身黑西装,装角熨烫整齐,胸前还配了个蓝宝石细长胸针,臂弯上搭着深咖色风衣。
整个人高大笔挺,贵气十足,如果没有他那欠揍的语气......
见到她有些意外,“呦!昨晚回来那么晚还起这么早,干什么去?”
“比不上您日理万机的,我等平民还要为生活奔波。”
鉴于昨晚的行为,严娇很难对他没什么意见。
难得听到她损人,周时清唇角勾起,一双剑眉飞扬,心情还不错。
矜贵地站在旁边,细细定格瞅着她。
严娇对于这突然的视线有些不适,扭头皱眉问他,“你看什么?”
闻言周时清凑近,眉心微蹙,一双含情眸此刻认真无比,黑眸深邃的仿佛要把人吸进去。
严娇心跳乱了一下,向后退了两步。
恰巧电梯门打开。
周时清嘴角的弧度更大了,轻飘飘地说,“你口红涂歪了”视线下移,挑眉,眼中带着邪气,“还有,衬衫扣子也扣歪了。”
说完潇洒走出电梯,还伴有细微的笑声。
严娇微怔,垂首看了看,这不看还好,一看脸色蹭的一下红了起来。
果然!衬衣是V领的,此时蕾丝内衣边缘都隐隐漏了出来。
严娇有些懊恼,贝齿轻咬下唇,心中腹诽道:臭流氓!
——
到了景区拍摄场地。
场务人员在紧锣密鼓的布景,导演在和演员讲戏。
由于天还没完全亮,临海边,雾气氤氲,倒添了一份别样的美感。
组里另一个编剧小张看到严娇过来,揉着眼迎上去。
忍不住艳羡道,“宝贝,你脸肿都那么好看,像个刚煮好,滑溜溜白胖胖的鸡蛋,想一口把你吃掉。”
严娇诧异,随即失笑,这什么比喻啊!
她说着还搓了一把自己的脸,“不像我,改剧本熬的亲妈都不认识了。”
也不怪她这么说,严娇长得素雅清秀,杏眼大且黑亮,像个闪耀的黑宝石,顾盼生辉,加上脸部肌肤紧致,长成这样,怎样捯饬都不会丑的!
关键是,她气质还好,168的个头不笑让人觉得清冷难以近人,笑起来又如沐春风,憨憨的,极具反差萌。
俩人并肩向摄影棚走去。
“嗨!严编!”朱言坐在小马扎上,热情的朝她摆手。
严娇回,“嗨。”
“喂!你是看不到我吗?”小张笑骂道。
“能看不到吗?老远我就看到两位绝世美女走来了!”朱言是综艺常驻嘉宾,说话自然讨喜。
小张摇摇头,她可不认为自己是美女......
严娇将连夜改好的剧本拿给导演过目,“我适当加了两条,但今天这场还是主要从女主视角讲述,效果会比较好。”
导演接过,瞅了两眼,点头应允。
严娇舒了一口气。
今天的剧情是女主向男主告白,前面正在拍摄女主,气氛烘托到极致。
这边朱言凑过来,压低声音说,“严编,要不你帮我对对戏吧,有些场景转换我还是不太明白。”
严娇抬眸看他,朱言长得不错,一双桃花眼,加上嘴活,女人缘极好,粉丝把他捧到这个高度也是意料之中。
但是!
他演技不好。
非常不好的那种,是粉丝控评都会说:请专注哥哥美貌,勿带演技话题!
严娇坐直身体,不失礼貌的笑答,“对戏可能没办法,不过角色设置我可以跟你说两句。”
“好啊!就这个地方,你看男主为什么......”
因为勤奋好学,朱言靠的非常近,严娇略有不适,但也不好意思开口,毕竟自己是编剧,只能把身子坐直往后撤一点。
在外人看来,男帅女美可谓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了。
期间严娇总感觉不远处有一道炙热的视线一直往这边投来。
向四周随意瞥了两眼,就看见周时清那辆低调的卡宴停在路边,车窗半降,男人漆黑深邃的眼眸居高莫测地盯着自己。
严娇瞳孔微震,他怎么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