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逾白林晚

第一章 没交往
魔都的冬夜华灯璀璨。
华鼎奖颁奖现场更是一派灯火如昼,人声鼎沸。
“现在我宣布,华鼎奖最佳男主角的获奖者是——《无限求生》的主演季逾白先生!”
林晚念着手卡上熟悉的名字,眼中溢满了真诚的欢喜。
而就在她宣布的那一刹,掌声倏然响起。
她看着一身西装款款上台来的男人,迎上前将人抱住:“恭喜。”
季逾白回应的拍了拍她后背,而后远离。
一切都在前辈与后辈之间的距离,刚刚好。
林晚笑容淡了淡,但四处都是摄像机,她脸上还是挂着笑,目送着男人走向颁奖台。
之后季逾白的感谢词都说了什么,她有些记不清了。
只记得他发自内心的笑。
颁奖典礼结束后,林晚就让两人的助理和保镖都离开了。
休息室内。
林晚换掉了礼服,一身普通长裙,脸上的妆却依旧精致。
她在等,等季逾白的求婚。
他曾说,等拿到大满贯,就娶她。
想到这,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溢出微末的期待。
时间一点点过去,休息室的门终于再次被推开。
季逾白走进来,看到站在其中的林晚,下意识的皱了下眉,然后将门关上。
“你怎么在这儿?”
他话中浓浓的不悦,林晚听的出来。
她抿了抿唇,好脾气说:“我在等你。”
季逾白自顾在沙发上坐下,低头看手机:“有事?”
林晚愣了下,再问:“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她想也许季逾白是在逗自己,就等她生气然后再给她惊喜,求婚。
可季逾白只是皱眉:“是你来找的我。”
四目相对,他眼中只有一片冷漠。
林晚意识到了什么,心里的期待退却成灰。
她比他大五岁,这场爱情从一开始她就有负罪感。
而为了弥补这份亏欠,她动用了所有关系,将所有好剧本塞给季逾白,让他从出道就一直巅峰到现在,成为炙手可热的演员。
到现在,两人在一起五年……
而见林晚一直不说话,季逾白起身:“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说完,就往外走。
林晚闻声回神。
眼看着男人要走出房间,她再也忍不住发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季逾白脚步未停:“不急。”
林晚怔在原地,她不知道季逾白的不急是什么意思。
真的只是不急吗?
但她已经再没机会问,季逾白的身影已经消失。
林晚一个人在休息室站了很久,开车回了家。
刚进家门,电话响起,是她的经纪人谢子瑜。
接起就听到他说:“网上爆出了你和季逾白的恋情新闻,公关部在做澄清处理,你这两天注意一下,别说错话。”
闻言,林晚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下:“等一下,我……我先问下逾白。”
电话那头沉默了。
林晚心里明白,一开始就澄清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可那人是季逾白,她……
就在她出神之际,谢子瑜的声音再度响起:“不用问了,你自己看吧。”
林晚不解他的意思,下一秒,就看到谢子瑜发来的一张截图。
她点开看,是季逾白刚发的微博,上面只有一句话。
“林晚老师是我很敬重的前辈,没故事,没交往——”

第二章 再等等
  
加入书架 A- A+ 
林晚看着,心里一阵阵钝痛。
季逾白就这么急切的澄清两人的关系,他真的有想过娶自己吗?
她不由得问自己。
电话里,谢子瑜见她一直不出声,开口劝:“阿晚,你在圈里这么多年看的也不少,怎么就拎不清呢?”
林晚不知道能回什么,只能说:“我有些累了,先睡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她点开那张截图,看了又看,似乎想要从中找到什么。
又找到这条原微博,看着下面评论区网友的话,终还是给季逾白打去了电话。
机械音响了很久,才被接通。
没有人说话,只有男人轻微的呼吸声。
林晚紧攥着手机,指骨泛白,率先开口问:“那条澄清的微博……”
说到这儿,她有些说不下去。
而电话那头,季逾白却给出了回答:“是我的意思。”
那一番话,敲碎了林晚心底的希冀。
她无法自欺欺人了。
林晚心里忍不住发苦:“趁现在公布我们的恋情不是刚刚好吗?”
可季逾白只是说:“再等等。”
“等什么?”林晚有些没能压住情绪。
季逾白却只是沉默,好久才说:“今天很累,别闹了。”
而后,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林晚握着滚烫的手机,一颗心却冰凉的如坠寒潭。
窗外,夜色漆黑,瞧不见半点光亮。
她就这么看了很久,才给谢子瑜发了条微信:“澄清吧。”
然后将手机扔到一旁,开了瓶酒一个人喝。
酒液灌进胃里,一阵阵泛凉刺痛。
可林晚却觉得,此刻只有这种冷,才能压下眼眶的热意。
一夜醉酒。
第二天一早,林晚敛好自己的脆弱情绪,洗漱好去了片场。
微博上的事大家都知道,片场气氛有些尴尬。
林晚看着进到化妆间的季逾白,脚步迟疑,转身进了休息室。
拍戏的一天过的很快。
在导演一声“收工”之后,林晚看着季逾白,想了想还是觉得两个人该再聊聊。
她上前:“晚上一起吃饭吧,地址我发给你助理。”
闻言,季逾白皱了下眉,但最后还是点了头。
他的神情,林晚看在眼里,莫名觉得像在犹豫着拒绝。
她不敢再想下去,压下心中的涩意,收回视线快步离去。
季逾白看着她背影,眼里情绪不清不明。
钟鼎楼。
直到菜上齐,包厢内也没人说话。
林晚看着季逾白,眼底情绪翻涌:“公开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季逾白将筷子放下,神情叫人看不清楚:“公司不会同意。”
他们两个同是颍川娱乐公司,季逾白刚拿了影帝,正是大火的时候。
如果这时候爆出恋情,对公司来说是比较亏损。
林晚知道,但现在她只想知道季逾白自己是怎么想的。
“如果公司同意呢?”她再问。
季逾白却沉默了。
林晚看着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连饭菜都觉得味如嚼蜡。
她一向明白,沉默就是最好的拒绝。
可她却不想看清楚。
一顿饭,就在这种压抑沉闷的氛围结束了。
外面已是深夜。
林晚看着要上车离开的季逾白,开口:“今天……留下来吧。”
天黑着,只有远处路灯亮着。
季逾白的神色看不清,林晚心里打着鼓。
然后就见他朝自己走过来。
荔湾酒店1702号房内漆黑一片,只有一盏橙黄灯亮着。
林晚透过那微弱的光,看着眼前的季逾白——

第三章 该结束了
  
加入书架 A- A+ 
夜色染染。
林晚揽背靠在床上,看着要走的季逾白,哑声问:“逾白,你真的会娶我吗?”
季逾白眼神一顿,转头看向她。
他没说话,林晚一颗心像被挂在树梢,随风摇晃。
可末了,季逾白只是说:“你觉得呢?”
这个反问像针管戳进肺里,呛得喉间发痒。
林晚那一瞬间只觉得浑身冰凉,就算盖着被子也无济于事。
望着季逾白离去的背影,她攥着被角的手慢慢收紧。
整夜,林晚再也睡不着。
第二天的戏份很轻,她在A组,季逾白在B组,同时拍摄,两人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转眼,一天又过去。
天幕渐渐黑了下来。
林晚换回自己的衣服,出来时,季逾白的车已经不在了。
她看着那车位停顿了很久,直到助理过来。
“季逾白去哪儿了?”
“听说是他经纪人找他有事,回公司了。”助理回道。
闻言,林晚点了点头,没再问什么,上了保姆车。
却没想到,刚拉开车门,就看到坐在其中的谢子瑜。
林晚愣了下,坐上车:“你怎么来了?”
谢子瑜手里还有其他艺人,这些日子一直在各处跑。
“我这儿有个电影本,能冲奥斯卡,角色不错,你看看。”
谢子瑜说着,把人物小传递了过来。
林晚接过,却没打开。
她本来是想着等拍完和季逾白的这步剧就歇一歇,也好好考虑一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而谢子瑜看着她的动作,有些不解:“你不想接?”
“我……”林晚也有些迟疑。
她知道,能拿到这个角色,谢子瑜应该做了很多努力。
看出林晚的犹豫,谢子瑜又拿出一个本子递了过来:“这个电影还有个男性角色,人设很吃香,我和那边谈的条件是,你去拍,这个角色就定季逾白。”
他看着眼前的女人,目光微微柔软:“我知道你在意他,他刚拿了影帝,现在急需一个角色稳固位置,这个本子对你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不二选择。”
闻言,林晚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谢,我想一想。”
谢子瑜闻言眼底闪过抹异样,最后只说:“不用谢,我很期待能带出来一个斩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你!”
说着,他看了眼手机:“我还有事,等你消息。”
然后便下车离开。
林晚看着他背影,又看了看手中的两个本,吩咐司机:“不回宾馆,去公司。”
她想去问问季逾白,如果他想接这个角色,那自己就陪他拍完再休息。
有了决定,林晚靠在椅背上,侧目望着窗外。
雪徐徐落下,轻飘洁白,给魔都添了层素裹银装。
林晚就这么望着,脑袋中一片放空。
颍川娱乐公司大楼。
林晚按着门牌找到了季逾白经纪人李彦的办公室。
可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的男声。
“逾白,现在你的咖位已经上来了,林晚流量跟不上,赶紧断干净吧。”
林晚开门的动作停顿了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而紧接着,就听到里面人继续说:“五年前那场戏演到现在,该结束了。”

第四章 怀孕
  
加入书架 A- A+ 
林晚整个人僵在原地,握着门把的手紧了又紧。
什么叫五年前的那场戏?
她想不明白,脑海中一片混乱浑噩。
里面的对话徐徐传来,林晚听不清,最终默默松开了手,转身离开。
停车场。
季逾白过来,看到保姆车里的林晚,愣了下:“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没多久。”林晚将水杯递给他。
季逾白接过,却是说:“恋情绯闻刚压下去,你不该来。”
林晚声音梗了瞬。
她看着他的侧脸,哑声问:“李彦找你什么事儿?”
季逾白喝水的动作顿了瞬:“没什么,不重要。”
林晚看着眼前的男人,目光久久不能移开。
五年前,她回母校参加电影学院校庆。
结束时被黑粉围住,幸好遇见季逾白将她解救出来。
那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之后,她被这个学弟吸引,陷入了爱情,越发不能自拔。
至今五年,她一直很庆幸那次去参加了校庆。
可想到今天在季逾白经纪人办公室门口听到的那些话,她突然有些怀疑。
当年的事情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自己回校参加校庆的事,知道的人只有公司和校方。
那些黑粉是怎么知道的?
想到这儿,林晚微微攥紧了手。
而季逾白见她一直不说话,看向她:“你来找我有事?”
闻声回神。
林晚敛起眸,将那部电影的人物小传递给了他:“有部电影,你看下人物,看看感不感兴趣。”
季逾白接过,细细读着。
而林晚的目光却是一直落在他身上。
“你还有别的要说的?”季逾白察觉到发问。
林晚唇微动,却是欲言又止。
“没什么,这个剧本我看过了,很不错,人物也适合你,你考虑考虑给我答案吧。”
季逾白点了点头。
车内再度恢复了寂静,只有他不时翻动纸张的声音。
片场宾馆。
“你一会儿还有事?”林晚看着没有下车意思的季逾白问道。
“嗯,还有个采访。”季逾白回着,没看她一眼。
林晚捏着包的手微微收紧:“逾白……”
她唤着,声音轻微带着点点哑意。
季逾白寻声看来,眉心微皱:“还有事?”
“没……路上小心。”林晚压着心里翻涌的情绪,弯起一抹笑。
季逾白点了点头,然后关上了车门。
引擎声在静谧的雪中显得轰鸣。
林晚目送着保姆车离去,转身上了楼。
这天后,两人又都忙了起来,也很少有时间见面。
转眼一个月。
今天,是林晚杀青的日子。
她躺在雪地之中,肚子一阵阵犯疼。
从今天早上起来,她就觉得不舒服,但今天是最后一场戏,想着能忍就忍。
可一整天下来,肚子却是越来越疼。
林晚想着,面色有些泛白,连妆都盖不住。
终于,随着导演的一声‘过’,林晚在这部剧的戏份彻底结束。
她缓缓站起身,看着迎上来的助理想要说什么,眼前却是一阵晕眩。
紧接着,整个人朝着地上栽倒而去——
再醒来,人已经在医院。
林晚看着坐在一旁,神色严肃的谢子瑜,哑声问:“我怎么了?”
谢子瑜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压抑着情绪:“你怀孕了。”

第五章 爱过我吗
  
加入书架 A- A+ 
谢子瑜的话太过不可置信。
林晚愣在当场,一时间竟反应不过来。
好久,她手才抚上小腹:“我真的怀孕了?”
林晚话中满是惊讶,还带着欣喜。
谢子瑜听着,眼里却满是暗色:“医生说刚一个月,是季逾白的吧。”
林晚点了点头,算了算日子刚好是那天在宾馆的事。
她摸着还没有任何征兆的肚子,脸上是按捺不住的笑意。
“我手机呢?”林晚问着。
谢子瑜将手机递了过来,踌躇了会儿,还是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阿晚,我知道你很喜欢这个孩子,但你有没有想过,季逾白他也会想要这个孩子吗?”
闻言,林晚愣了下:“你什么意思?”
她脸上的笑容淡了淡,谢子瑜不想再说,但又不得不说。
“他连你们的恋情都不敢公开,你觉得他会承认这个孩子吗?”
“他会!”
林晚肯定着,可声音却在发颤。
一开始的欣喜褪去,她心里也充斥着不安和忐忑。
那天在办公室听到的话成了她心里的一个结,怎么都跨不过去。
而谢子瑜看着沉默的她,缓和了语气:“你不要冲动,先好好想想。”
林晚沉默了很久,还是伸出手:“把手机给我吧。”
见状,谢子瑜只迟疑了瞬,就将手机给她,转身走出病房。
而林晚握着手机,看着季逾白的电话号,很久才发了条短信过去:“我在魔都第一医院1108病房,你过来一趟。”
看着发送成功的提示,她转头望向窗外,手无意识的盖在小腹上。
天色暗的很快。
林晚看着墙上钟表慢慢挪动着的指针,垂眸看着毫无动静的手机。
距离那条短信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晚上九点,她还是没等来季逾白。
林晚眸色微黯,白日里谢子瑜的问话像石头压在心头,让她喘不过气。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季逾白走了进来。
看到他,林ⓨⓑγβ晚眼神一亮:“逾白!”
季逾白却是冷着张脸:“你怀孕了?”
林晚愣了下,季逾白的神色和她想的不一样。
她迟疑着点了点头:“嗯。”
“这个孩子不能要。”
季逾白的声音冷沉却坚定,没有丝毫的犹豫。
林晚心缓缓下沉,不敢相信的再次问:“你说什么?”
“你我都在上升期,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可这是我们第一个孩子。”林晚声音沙哑,字字艰涩。
但换来的,只是季逾白冷漠的一句:“打了吧。”
病房内寂静了下来。
林晚心里一片酸苦,连带着眼眶发热:“如果我不同意呢?!”
季逾白面若冰霜:“我不会承认。”
林晚僵直着坐在那儿,像是一座石雕。
很久很久,她缓缓闭上眼,一滴泪砸在了被子上……
“季逾白,你真的有想过要娶我吗?”林晚哑声问着。
季逾白没回答。
林晚睁眼看他,这个自己爱了几年的男人再度发问:“或者说你真的有爱过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