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凉夏陆彦

第一章 死了
A-A+
叶凉夏死了。

死因是去山里采风,结果十分倒霉的遇到山体滑坡,当时情况紧急,她为了拉一个要掉下去的小孩,从很高的山崖坠落下来,尸骨无存。

好歹算救了人,不算白死,再加上,她本身也没怎么想活了,所以,就算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死了,她也并没有觉得很遗憾。

遗憾也没用,人已经死了。

只是,她一直都觉得,人死后就应该去天堂,就算再不济也能去地狱,可她现在,算是怎么回事?

叶凉夏看着眼前这个偌大又熟悉的总裁室,目光落在此刻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英俊男人,颇有种像在被命运深深捉弄的感觉。

她竟然回到了……

陆彦的身边?!

说是回,或许不太恰当,只有活人才能说回,死人,只能说是阴魂不散。

是的,她此刻,正是以一缕魂魄的形式,飘在陆彦身边。

而且,见了鬼的是,她好像只能待在陆彦身边,甚至,只要超出他身边三米,她的魂魄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住一样,再也飘不起来,怎样也动不了。

叶凉夏虽是个无神论者,可现如今这种诡异的情况,也不得不让她怀疑,这是不是和她每年许的生日愿望有关。

自十六岁那年开始,每年她许的生日愿望都是,希望能一辈子都和陆彦绑在一起。

兴许是她的信念感天动地,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终于决定帮她实现,结果却没想到,她在二十四岁便英年早逝。

死得太早,早就没了一辈子,老天爷被她弄得没了办法,只能帮她用这种形式将她绑在陆彦身边。

突而想到,那些浪漫故事里所说的至死不渝,是不是说的大抵就是她了。

只是,她觉得非常动人的至死不渝,在陆彦那里,应该是厌恶至级的阴魂不散吧。

也不知道等陆彦醒了,发现她要是以这种形态飘在他身边,会是怎样的一副神情。

叶凉夏突然有些期待了。

只可惜他应该看不见她。

她的死讯也还没传回来。

现在这个时候,他连她死了都不知道。

反复试了几次,发现她现在的确是只能待在陆彦身边,其他地方哪儿也去不了的时候,她叹了口气,只好再次飘到陆彦面前,静静的看着他的睡颜。

和陆彦结婚的三年来,其实,每个夜晚她都像现在这样偷偷凝视过他无数次。

现在死了再来看,他也依旧和记忆里一样好看英俊,不过,叶凉夏一直都认为他在睡着了的时候比较乖。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在他闭着眼睛的时候,他才不会用那种冰冷厌恶的眼神看着她,薄唇也不会吐出那些让她难受的话语。

是的,很遗憾,这个她喜欢他喜欢得执念深到,连死了都要回到他身边继续守着的男人。

恨她,也厌恶她。

十六岁的那年,初见陆彦,她便对他一见钟情,从那日以后,她每天都像个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跑,几乎全天下追求能用的招数全都被她用了个遍。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陆彦并不喜欢她,反而喜欢上叶家管家的女儿,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裴清若。

两人情投意合,本该成就一桩佳缘。

可三年前,裴清若突然得了慢性白血病,病危住院;与此同时,陆氏集团资金断裂,出现财政危机。

眼看着陆家焦头烂额之际,她主动找到陆彦,和他做了一个交换。

叶家可以伸出援手,无限额注资,唯独只有一个要求,叶陆两家必须联姻,陆彦,必须娶叶凉夏!

后来,在家族重重压力下,陆彦被迫答应了,结果消息传到裴清若那儿,她整日以泪洗面,病情逐渐恶化不说,最后更是连换骨髓的手术都没做,在一个下午,留下一封遗书,便从此失去影踪,生死未卜。

她逼走了他最喜欢的女孩,毁了他原本应该甜蜜一生的婚姻,他恨她,倒也是理所应当的。

如果两人角色对换,她站在他这个位置上,指不定会比他态度还要恶劣。

只是……

窗外突然刮起了风,叶凉夏见他睡得眉头紧锁,以为他是受了凉,正要顺手拿起旁边的毯子给他盖上,结果手却直接从毯子里穿了过去。

差点又忘了。

她已经死了。

再也触碰不到实物了。

包括凳子,包括毯子,包括……

喜欢了那么久的陆彦。

正看着自己的手恍神之际,睡在沙发上的陆彦眉头越锁越紧,额头不知什么时候渗出细细麻麻的汗珠,整个人像是在做什么噩梦一样被惊醒,而后,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一直守在门外的特助听到里面的动静立马冲了进来,“陆总,怎么了?”

陆彦按了按眉心,过了许久才神色冰冷的道:“无妨,做了个噩梦。”

他竟然梦到了叶凉夏!

第二章 替身
A-A+
这个人的名字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陆彦的脸色逐渐变得越来越难看,挥了挥手就准备叫特助下去。

叶凉夏也学着他的样子挥了挥手。

结果预料中的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是真的看不见她。

因为,她是真的已经死了。

特助听到命令,却没立刻下去,而是道:“陆总,沈小姐来访,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我看您在休息就没让她打扰,现在是否让她上来?”

“沈小姐?”

陆彦皱了皱眉头,看样子竟像是一时还没来得及想起这号人物。

飘在一旁的叶凉夏倒是比他还要先想起来。

沈小姐……

沈清清?

陆彦因为太过思念裴清若所以才找来的替身。

其实结婚的这些年以来,仿佛是特地为了气她,他大大小小找过不下十个像裴清若的替身,有的是眼睛像,有的是嘴巴像,有的是感觉像。

但每次这些人都进不了陆家门,甚至在陆彦身边待不了一个小时,就会被她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赶走。

这个沈清清,却是个例外。

她是陆彦搜集的这一众替身里,最像裴清若的那个,长相像,说话像,性格像,甚至连名字都带了一个同一个清字。

所以陆彦格外喜欢她,他好像把所有对裴清若的思念都寄托在这个沈清清身上,就像是快要溺水的人终于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不仅宝贝得要命,甚至还特地找了个房子将沈清清金屋藏娇。

叶凉夏作为他的正牌妻子,自然是不会同意的,按照她的脾性,这个沈清清该早就被她扫地出门才是。

只是,为什么后来她又没再去管了,任由这个沈清清就这样待在陆彦身边来着?

可能是死过了一次,个中缘由,想起来竟有些许费劲起来。

正在回想中,突然一个穿着白色长裙,长发披肩,面容清婉的女人正朝这边走来,叶凉夏一眼便认出,是沈清清。

不仅叶凉夏的目光放在了她身上,总裁办外面的那些秘书,看到她,也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这位沈清清怎么又来了?陆总可是结了婚的,这要是被叶小姐看见了,还不让人把她衣服扒了给扔出去,她是不是不知道叶小姐平时都是怎么对待围在陆总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的?”

“什么呀,叶小姐哪管得了呀,陆总可是特别喜欢这位。”

“是是是,我想起来了,上次也是在这个办公室,沈清清来找陆总,结果正好撞见同样来找陆总的叶小姐,当时叶小姐扫了沈清清好几眼,而后说要找她谈谈,之后两人在谈的过程中,还是我给泡咖啡送进去的。”

“谈谈?谈什么了?”

“还能谈什么?无非是叶小姐让沈清清离开陆总之类的呗,但后来,我出去的时候,突然听见会客室传来一声惨叫,当时我们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总裁办的秘书和刚刚结束会议的陆总都一起冲了进去,结果看见沈清清半边脸都红着,见陆总来了,立马哭着跑到他面前,指控叶小姐用咖啡泼了她,还说什么,叶小姐威逼她离开陆总,如若不然,就先把她整张脸都给毁了,而后再让一群乞丐轮了她。”

“啊?感觉叶小姐不是那样的人啊,人家是千金大小姐,背地里做不出这种事吧。”

“可陆总不信啊。陆总当时看见沈清清的脸被烫成那样,当时就怒不可遏,也没听叶小姐解释说这一切都是沈清清在自导自演,冷着一副脸就拿起一旁盛满滚烫开水的杯子,猛地砸在了叶小姐身上,说了句她的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后,便立马抱起沈清清去了医院。”

第三章 惹怒他
A-A+
“开水?!那叶小姐不是被烫很厉害?”

“何止厉害啊,我后来听说,沈清清只是装得被烫得很严重,又喊疼又梨花带雨的,结果一去医院什么事都没有,倒是叶小姐,两只手被烫得当时就起了好多个大水泡,简直触目惊心,足足修养了两个多月才见好。那可是上了保险的名画家的手啊,叶小姐骄傲明艳,一画千金,A市多少名门少爷爱慕她啊,也不知道陆总是怎么下得了这个手的。”

“不过叶小姐倒是好风骨,被烫成那样,也红着眼一声没吭,只是,等陆总抱着沈清清走了之后,我才看见叶小姐一个人躲在楼梯处偷偷的哭,那哭声啊,真的揪得人心疼。”

“自那日之后,我就再也没见叶小姐来过这了。”

“……”

叶凉夏原本打算细细回想,没曾想总裁办外面的那群秘书三言两语就让她回想起了全部。

想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

虽然现在已经成了一抹魂魄,但她低下头,却发现手背的伤疤还隐隐可见,仿佛被烫伤的事情,就发生在昨日。

真是奇怪。

人死了,好像什么都记不太清了。

但现在回想起来,之前那种像被针扎似的难受感竟又密密麻麻的冒了上来。

可能是当时实在是被烫得太疼了。

分不清是手疼还是哪里疼,只知道每天晚上都疼得睡不着觉,彻夜难眠。

可即便是这样,陆彦也置若罔闻,他丝毫未曾在意过她的伤势,在她每日都因她疼得辗转反侧,他陪在了沈清清身边。

他不知道,当时她待在医院,每天都在想……

叶凉夏永远不会原谅陆彦了。

但下一秒又会想,如果他能来看她一下,那她便再原谅他一次,最后一次。

每天八万六千四百秒,她每分每秒都在给他机会。

可他没有出现过。

哪怕一秒,也没有过。

正低头沉思间,沈清清已经笑意吟吟的走到陆彦面前,亲密的叫着他的名字:“陆彦。”

“你最近很忙吗?你都好久没来看过我了,我每天都待在那个房子里,好想你啊,所以才忍不住找到这儿来,你不会怪我吧?”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沈清清仿佛已经笃定了陆彦不会怪她,一边坐到沙发上,一边笑着将自己带着的保温盒打开,道:“对了,你上次不是问我会做什么菜,还给了我一本菜谱吗?我学着做了很多菜,你快尝一尝合不合你口味。”

保温盒一打开,陆彦还没说话,叶凉夏反倒愣住了。

番茄炒蛋,糖醋排骨,油焖大虾……

这些不都是她在刚结婚那段期间,为了展现她贤妻良母,所以特地学着做给陆彦吃的那几道菜吗?

只是她学着做了很多次,实在是厨艺不佳,有一次在险些炸了家里厨房后,便再也没有做过了。

反正她做出来的也是黑暗料理,她做了不下百次,陆彦却连一次,一口都没有吃过。

这次沈清清可是走错棋了。

她想讨陆彦欢心,应该也是做裴清若会做的拿手好菜红烧鱼才是,而不是这些。

这些只会陆彦不悦。

果不其然,看到这些菜色,陆彦深眸明显凝滞了一瞬,而后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谁让你做这些的?!”

第四章 回家
A-A+
看吧,要挨骂了吧。

谁让你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做他最讨厌的那个人经常做的菜。

沈清清仿佛也没想到陆彦会突然变脸色,愣了好一会才解释道:“陆彦,这是你给我的菜谱上的菜啊,你还特地把这几道菜圈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喜……”

眼看着陆彦脸色越来越糟糕,沈清清眼疾手快的止住话语,保温盒也被她立马合上。

“陆彦,你不喜欢的话我以后不做了。”她坐到陆彦旁边,手开始放到他肩膀上,“那我帮你按摩好不好,你之前不是说最喜欢我给你按摩的吗?”

这句话一出,连叶凉夏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个沈清清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每一句话都在陆彦的雷区疯狂蹦跶。

按摩……

也是她以前经常给陆彦做的。

陆彦刚刚继任陆氏总裁的那一年,忙得要命,每天无数场会议团团转,无数战略规划等着他决策,那时候,他的疲惫显而易见,几乎每次见他,他眼睛里都带着红血丝。

叶凉夏虽帮不上什么忙,但却可以帮他缓解疲劳,于是她特地去学了一个多月的按摩,但怕陆彦不准她按,所以每次都只能等他睡着之后,在书房,在客厅,在办公室,在卧室,各个地点,给他偷偷的按。

但就算她做得再隐蔽,纸包不住火,陆彦又不是个死人,终究有发现的时候。

在被陆彦发现,被他用难听的话斥责了一遍后,她便也再没有上赶着过去自讨没趣了。

难听的话听太多了,她也会难过。

这个沈清清,到底是裴清若的替身,还是她叶凉夏的替身,今天三番两次的,不惹陆彦生气才怪。

果不其然,沈清清手刚放上去,陆彦便一把抓住她的手,冷着一张脸道:“不用,你可以走了。”

沈清清愣住了,“陆彦……”

陆彦语气冰冷,脸色也沉得可怕。

“我是不是没说清楚?

沈清清完全没想到陆彦会生这么大的气,原本撒着娇的语气也立马收起,变成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陆彦,我做错什么了吗,我是太想你了,所以今天才来……”

“别忘记你的身份。”陆彦冷道,“好好待在我给你准备的地方,像今日这种擅自来访的事情,再有一次,你直接搬走离开!”

这句话一出,沈清清立马什么都不敢说了,她看样子是真的不想失去这份替身的工作,拿起桌上的保温盒,慌慌张张的说了一句“陆彦,对不起,我以后在家等你”后,便赶紧逃之夭夭。

而等沈清清走后,陆彦按了按眉心,也突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拿起搭在一旁的西装外套穿上就往外走。

他这一动,叶凉夏没办法,也不得不跟在他身后。

怎么了这是?

终于良心发现,意识到自己刚才对沈清清太凶了,所以这下准备追出去哄了?

陆彦啊陆彦,你这个动不动就发火,对着谁都冷冰冰说不出一句好话的脾气早就该改改了,长此以往下去,真不知道谁能受得了你。

毕竟,现在这世上唯一一个能受得了你这脾气的人已经死了,死得连渣都不剩了。

陆彦下了电梯,进了地下停车库,而后一路开车出了公司大楼。

叶凉夏虽然不想那么近距离的看陆彦和沈清清甜蜜讲和的样子,但也没办法,毕竟她现在只能跟着他。

所以她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魂飞魄散?

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离开陆彦?

该不会一辈子都要这样绑在陆彦身边吧?

正在叶凉夏苦恼之际,车子停了下来,只是刚一下车,叶凉夏就愣住了。

陆彦并没有去沈清清那。

他开车来的地方,竟是天之港?

她和陆彦结婚后一直在住的婚房?
第五章 永远不分离
A-A+
他不去哄沈清清,大老远开车跑到这儿来干嘛?

还在愣神中,下一秒,陆彦便迈开脚步朝里走去,叶凉夏没办法,也跟在他身后飘了进去。

一进去,叶凉夏便不免有些感叹世事无常。

明明好像才离开这里没多久,再次回来,竟却已经恍若隔世了。

这儿的每一道家具,每一个摆饰,甚至,每一束花,每一株草,都是他和陆彦刚结婚的时候,她亲自布置的。

别墅大门上还挂着两个小人熟悉的小人贴,那也是她亲自画出来然后派人制作出来的。

还记得,刚刚搬进去的时候,她将那两个小人贴在门框上,一边贴还一边笑着说:“我们把这个挂门口吧,这是陆彦,这是叶凉夏,从今往后,你和我,我们永远不分离。”

可笑的是,当时啊,她要是回回头就好了。

要是回回头,多看看陆彦眼底的厌恶,多看看他到底有多不想和她结婚。

她应该,就不会相信那些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鬼话。

也不会,白白浪费了这三年。

白白,难过了这三年。

晃神间,陆彦便已朝客厅走去。

就在叶凉夏想着他回来是不是要在客厅找什么东西时,陆彦却只扫视了客厅一圈,而后,又迈步去了厨房,待了两三秒,又去了书房,卧室,甚至花园。

全部都逛了一圈后,陆彦兜兜转转,最后停在了画室门口。

他眉头紧锁,站在门口,却不敲门也不做声。

可能连女佣也不懂他这一番莫名其妙的操作,小心的走上前问道:“少爷,您是要找什么东西吗?”

陆彦终于开了金口,一张脸冷得仿佛像是有人欠了他上千万,“……她人呢?”

今天被沈清清这么一闹,他才发现,以往隔三差五便以各种理由出现在他身边的人,他已经很久没看见过了。

她?

女佣愣了一会儿,很快便意识到陆彦说的是谁,“少爷,您是说少夫人吗?少夫人画画没什么灵感,去山里采风了。”

陆彦眉头微皱,“什么时候的事情?她的手不是烫伤还没……”

顿了顿他又没说下去。

女佣却不得不回答他的问话:“少爷,少夫人是昨天去的,她没跟您说吗?”

陆彦脸色愈发难看了。

可能是在想,以前就连回个娘家都要打无数个电话告知他的叶凉夏,现如今,竟连外出这么长时间都不再告诉他了?

陆彦再次冷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抱歉,不会回来了。”叶凉夏忍不住在旁边搭腔道,“我已经死了。”

可女佣不知道,陆彦也不知道,于是女佣怔了一会儿,才道:“少爷,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少夫人之前每次出去采风都大概需要一两个星期左右的,您要不打个电话问问她?”

陆彦不说话了。

叶凉夏险些笑了。

这么多年,从来只有她追在他身后给他打电话,什么时候见他主动给她来过电话的?

果不其然,陆彦没有任何要掏电话的迹象,但也就站在那儿不走,终于连女佣也看出他的莫名其妙,再次忍不住道:“少爷,您突然回来,是……来找少夫人?”

“没有。”陆彦冷冰冰道,“只是胃疼。”

这句话一出,叶凉夏这才终于明白了陆彦这一顿莫名其妙的操作是为了什么。

她还以为他是终于良心发现了想来看看她烫伤好了没。

原来是胃疼。

所以才来找她做姜汤喝。

陆彦从小就有胃疼的毛病,她虽然做菜不怎么样,但做暖胃的姜汤却是一绝,每次察觉到陆彦有胃疼的迹象,她都会立马提前去厨房准备好姜汤,然后让女佣端过去给他喝下。

这么多年,陆彦的胃,都是一直在被叶凉夏的姜汤好好保护着的。

只可惜,从她死的那一刻,这个世上已经再没有叶凉夏能提前察觉出他的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