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玥裴铭川

第1章
“这张卡里有一百万,收好。”
清晨,六点四十分,夏玥一身酸痛的从床上辗转醒来后,一张银行卡便扔到了身上,她微微一愣,接着便面色如常的接住。
看向面前冷漠俊美的男人,扬起一抹笑:“谢谢裴总。”
男人没回,下床熟练的走向浴室。
房间里,夏玥的笑容已经隐去,那张卡被她紧紧握在手里,刺得掌心微痛。
裴铭川,铭宇集团总裁,云城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
所有人都知道,夏玥是裴铭川身边待得最久的女秘书。
他挑剔严苛,龟毛又麻烦,身边每一任秘书都待不过3个月。
可偏偏,就是夏玥,在他身边待了五年。
无他,因为她能把裴铭川上到工作下到生活的各种要求完成的近乎完美,仿佛就是天生为裴铭川而生的一样。
而在三年前,他在一次酒局中不慎中招后,夏玥还帮他以身解药。
这已经超出了一个秘书的本职工作,但夏玥做的心甘情愿。
因为她喜欢裴铭川,很早就喜欢了。
没有人知道,为了来到他身边,夏玥做了多少努力。
所以她了解他的各种喜恶,能满足他各种挑剔的要求。
但显然,她的深情从未得到回应,两人第一次偶然发生关系后,夏玥原想鼓起勇气吐露心迹,结果裴铭川清醒后直接递给她一张卡,生生堵住了她所有的话。
他不想和自己有任何私人牵扯,想继续留在他身边,就得接下他的钱。
之后,两人阴差阳错的又有了几次,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便固定了下来,只是每次,他要么给钱,要么会问她想要什么,房子车子奢侈品,倒是从不吝啬。
夏玥叹了口气,将卡放进抽屉里,下床穿好衣服。
这时裴铭川也已经从浴室出来,高大威严,有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床头的手机响起,夏玥看了一眼名字,是那个娱乐圈很火的一线小花。
她目不斜视的将手机递给裴铭川。
接通后,那边甜腻娇软的嗓音飘了出来,“裴总,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呀……”
裴铭川始终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那边又卖乖取宠了一阵儿,他才终于发善心般轻笑了一声。
嗓音微哑,却莫名好听。
几秒后,他淡淡道:“行了,我等会儿顺路去探班。”
离开前,他对夏玥道:“我先走了,你下午再去公司。”
夏玥顺从的点头:“需要帮您准备探班礼物吗?”
裴铭川静静看了她一眼,语气似是讥诮:“夏秘书倒是真的很专业。”
像是在讽刺她刚跟他睡完,就能面不改色的为其他女人准备礼物。
夏玥笑得恰到好处,看不出别的情绪。
“这是我应该做的。”
裴铭川没再说话,离开了公寓。
他走后,她紧握着的双手才缓缓松开,漂亮的眼眸微垂,心头一阵酸涩。
她又不是机器人。
不是不在乎其他女人,只是跟在他身边五年,早就看得麻木了。
不一会儿,家里电话打了过来。
不出意料,又是催她离职相亲的。
“玥玥,这工作那么忙,天天加班,还老是喝酒喝到进医院,妈妈很担心你,你辞职回家吧。”
母亲苦口婆心的劝导,夏玥握着手机也沉默了。
她今年27,年纪的确不小了,父母都是普通人,唯一的心愿就是看着女儿结婚生子,可她却飞蛾扑火般爱了裴铭川许多年。
如今,也早就明白他不可能会爱上自己。
她闭了闭眼,不想再让父母担心,缓缓道:“妈,再给我三个月时间吧,我处理好一些事情再回去。”
夏母这才高高兴兴的挂了电话。
夏玥坐在床边发了会儿呆,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A4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表格。
五年了,她知道自己该放弃了。
所以,这是她给裴铭川做的积分表。
如果三个月内,他扣满100分,她就彻底死心;
如果加满100分,她就正式告白一次。
想着裴铭川刚才下了她的床就立刻去找别人的行为,夏玥拿出黑笔在表上狠狠添上一笔——
不守男德,扣5分。

第2章
事实上,裴铭川也根本没有“男德”这个东西。
身为铭宇总裁,他身边向来女人无数。
不过都是玩玩而已,很少有人能真的留在他身边。
外人皆说他薄情无心,但夏玥知道,裴铭川有心,不过,那只属于一个人。
像今天这个打电话讨宠的女明星,他不过是逢场作戏。
讨他开心了他便宠宠,若触到了他的脾气,那这位爷也立刻翻脸无情。
只是夏玥没想到,他这次会翻脸的这么快。
时间刚到中午,她就接到了女明星经纪人的电话。
“夏姐,您快来一趟吧,裴总发了好大的火,露露都被吓哭了。”
露露就是那女明星,向来八面玲珑最会讨人欢心,竟还会触了裴铭川的霉头?
夏玥赶紧打车去了片场。
一地的玻璃碎渣,果然发了很大的火。
她抬眼看见那坐在休息室角落楚楚可怜的美人儿,夏玥先是一愣,便立刻明白了原因。
黑长直、白裙子、清雅淡妆。
全是跟露露美艳女星人设相反的打扮,明显是在刻意模仿别人。
但模仿谁不好,模仿那个人。
夏玥摇了摇头,走向脸上铁青的男人,见他手上还有缕缕血迹,大约是摔东西时伤到了,她转头客套的对经纪人说:“抱歉,损坏的东西会照价赔偿,我先带裴总去处理伤口。”
经纪人一脸不舍,裴铭川这个大腿可是他们努力了好久才抱上的,谁知道露露会突然得罪他。
她恳求道:“夏姐,你帮露露求求情吧。”
夏玥礼貌开口:“好聚好散,以后露露小姐不必再找裴总了。”
经纪人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
接着,她帮裴铭川拿好东西:“裴总,请。”
男人一脸冷漠的起身。
露露还想挽留,娇滴滴道:“裴总……”
他微微停下,声音低沉如水:“下次再学她,我保证圈子里不会再有你这个人。”
露露瞬间僵住,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离开后,夏玥送裴铭川回了他自己的别墅,她也没离开,而是帮他包扎伤口。
她小心翼翼的用棉球擦掉血迹,裴铭川好像感觉不到痛一般,失神地坐着。
她知道,他又想起那个人了。
夏玥默默地帮他包扎好:“裴总,伤口没好之前不要沾水。”
他不走心的“嗯”了一声,便起身直接往卧室走去。
“砰!”
门关上后,夏玥叹了口气,顺手帮他收拾下有些乱的客厅。
然后发现客厅里不知何时多了架钢琴,既不是名牌也不是最新款,一架看上去已经很旧的普通钢琴,却能让一向挑剔的裴铭川把它摆在家里。
盯着那台钢琴,明知不该,夏玥却还是走神了。
她想起了和裴铭川第一次相遇,就是在她15岁参加钢琴比赛的时候。
那次她遇到了一个色狼评委,被堵在后台险些被欺负,比赛在裴家名下的华荣剧院举办,裴铭川路过救下了自己,他顺手而为,也从来没有记住过她。
但那天下午他携光而来的画面,夏玥记了好多年。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钢琴前面,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上琴键。
可下一秒,一道暴怒的声音打碎了这温情的回忆。
“谁让你碰这台钢琴的!”
裴铭川不知何时出来了,大步走过来将她抚摸琴键的手狠狠甩开。
她手被甩的生疼,讷讷道:“抱歉,我只是……”
看见他像擦什么脏东西一般擦她摸过的地方,夏玥脸色一白,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冷声道:“滚。”
夏玥低着头,狼狈无比的离开。

第3章
出了别墅之后,她的眼眶马上就红了。
但很快又把那股泪意强行压下,待在裴铭川身边这么多年,早该习惯他的喜怒无常了。
不过晚上睡觉前,她又默默在积分表上记了一笔。
脾气太差,扣5分。
翌日,她去上班的时候,两人神色如常的工作,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下午下班前,裴铭川忽然把她叫进办公室:“晚上陪我去吃饭。”
夏玥以为是跟以前一样的饭局,点头应是。
但这次不一样的是,他还让助理给她准备了条非常艳丽的碎花裙,并不像是出席正式场合会穿的。
到了餐厅,桌对面只坐着个一身名牌的女人,一看就是富家千金。
夏玥愣了愣,看向裴铭川,却见他难得绅士的帮她拉了拉椅子,夏玥攥紧了手,沉默的落座。
“铭川,裴爷爷安排我们见面,你带这种女人来干嘛?”
富家千金不满的开口,看见夏玥那风骚的打扮,眼里满是鄙夷。
裴铭川暧昧的笑笑,直接握住夏玥摆在桌上的手:“她喜欢跟着我。”
夏玥心里有些抗拒,却并没有推开。
身为最了解他的秘书,夏玥已经明白他的目的了,无非是故意带个“情人”来气相亲对象。
只是他这么做,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她的脸面吗?
夏玥心里苦笑,面上却配合露出一抹夸张笑容:“是啊,我离不开裴总的。”
说着,她还微微弯身靠在裴铭川肩上,姿态暧昧,看的对面的女人脸色青白。
裴铭川都没想到夏玥这么配合,看了她一眼,打个响指叫来服务员。
“宝贝,这儿有你最爱喝的红酒。”
很快,服务员拿来红酒,夏玥一边跟他调情一边一杯杯的喝着。
表情得意的像个耀武扬威的小三。
果然,不到三杯,富家千金便忍受不了站了起来,狠狠的盯着她:“不要脸的狐狸精,跟你吃饭我恶心!”
接着就拿起她的爱马仕包包,气冲冲离开了。
人走后,裴铭川立刻恢复了冷淡的模样,还颇有些嫌弃的脱掉了沾染酒味的西装外套。
语调冰冷:“做的不错。”
夏玥挤出一抹笑,心里扯的疼,只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她本以为这件事会很快过去,但过了两天,她代替裴铭川去铭宇旗下酒店开会,却被三四个女人堵在了洗手间。
“放开我!你们干什么!”
她们不顾她的反抗,将夏玥压在地上,原本规整的职业套装被扯得凌乱。
最后,那个富家女手上走了出来,阴恻恻的蹲在她身前,尖利的指甲用力挑起她的下巴,痛得夏玥皱眉。
她拿出两瓶红酒,阴笑着看夏玥。
“不是喜欢喝酒吗?今天我让你喝个够。”
半小时后。
洗手间被反锁的门打开,几个女人冷笑着离开。
“贱女人,这就是你的下场!”
里面,夏玥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浑身上下都被红酒淋了个彻底,一阵不适涌上来,她偏头抽搐着吐出一大滩酒液。
浑身上下都在颤抖,她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后,看着洗手台镜子里的自己,狼狈不堪。
夏玥死死咬住唇,红着眼打开水龙头往自己脸上扑水。
一边洗脸,一边流泪。
有满肚子的恨,可是该恨谁呢,是这几个女人,还是裴铭川?
夏玥就这样哭了许久,才终于缓过神来。
走出去时,她表情已经恢复正常,但还是浑身酒味,引人侧目。
她装作不在意的快速走出去,站在门口时忽然有些头晕,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一抬头,正好看到裴铭川那辆昂贵的布加迪跟在一辆普通出租车后面开了过来。
两辆车停下,他匆忙走到出租车旁边,小心翼翼的扶里面拄着盲杖的人出来。
熟悉的白裙、飘逸的长发,干净的气质,仿佛圣洁的天使。
跟一身脏污的她是云端和泥淖的区别。
是肖楚楚,裴铭川的白月光。

第4章
看着裴铭川扶着肖楚楚走过来,夏玥自卑一般,慌忙转过身去。
那股可笑的自尊心促使夏玥不敢让他看见自己。
而裴铭川满心都在肖楚楚身上,也根本没发现这个背对着自己满身酒味的女人。
两人经过她身边时,夏玥听到肖楚楚略带清冷的声音:“裴总,你不用跟着我了。”
裴铭川的声音是夏玥从未听过的温柔:“我送你回房间。”
肖楚楚没再说话,只是倔强的拄着盲杖,明明看不见,但就是不肯让别人扶自己。
裴铭川也固执的不肯离开。
夏玥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一片苦涩,落寞转身离去。
知道肖楚楚,是某次偶然看到裴铭川在看着她的照片发呆。
一向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脸上竟然也会有那么失意的神情。
后来,夏玥才知道,照片上的人,是裴家管家的女儿。
算得上跟裴铭川一起长大,十几岁时,她和裴铭川一起出了车祸,裴家人一心只想着救回裴铭川,而忽略了受伤更严重的肖楚楚,导致她因为治疗不及时双目失明。
这件事成了裴铭川心里永远的刺。
他喜欢她,更觉得亏欠她,一直不接受相亲,也是为了肖楚楚。
但肖楚楚似乎并不喜欢裴铭川,她心里只有钢琴,长大后成了盲人钢琴家,甚至去了国外。
如今,她居然回来了。
而自从肖楚楚回来之后,一向沉稳冷静的裴铭川,就总是心不在焉。
铭宇集团总裁办,距离那天已经过了快一周了。
夏玥给他汇报完工作,见裴铭川还在走神,咳了一声,道:“裴总,您还有工作要安排吗?”
裴铭川回过神来,冷冷道:“晚上七点阳升科技陈董有个局,你陪我去。”
夏玥了然点头:“好的。”
见他总是心不在焉,夏玥忍不住提醒:“裴总,陈家跟裴家是世交,您上次抢了陈董的生意,董事长很不满,这次赴宴您最好缓解一下和陈董的关系。”
裴铭川冷眼看她:“还用不着你教我做事。”
夏玥自知僭越,没再说话,默默地离开。
晚上,到了酒局的会所。
陈董一看见裴铭川,果然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裴总真是不同凡响,一出手就抢走我跟明建十多亿的合作,一鸣惊人啊。”
裴铭川显然没把夏玥的交代听进去,一脸漫不经心:“承让。”
陈董本来是想讽刺他,结果又被裴铭川冷淡的样子气得半死。
夏玥见状连忙过来打圆场,“陈董,好久不见,您别介意,上次抢了明建的合作是无心之举,老爷子早放话了,今天就是特地让我们给您道歉来的。”
说着,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是一块百达翡丽的男士手表。
陈董这才脸色好看了些,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但没过多久,他又开始发难,想要逼裴铭川喝酒。
奈何这位爷今天看着就心情不好,若是平时说不定还会给点面子喝几口,今天愣是动都不动。
夏玥早习以为常,裴铭川讨厌应酬她是最清楚的,通常这种局的酒都是她来喝。
为了他,她甚至练成了圈子里有名的千杯不醉。
夏玥挤出最完美的笑,一手拦住陈董给裴铭川倒威士忌的手。
“陈董,裴总今天身体不好,您别为难他了,所有的酒,我来喝。”
陈董心中本来就有气,但是裴铭川他也不敢过分得罪,正好顺势把气全撒在夏玥身上。
“所有的酒,你都替他喝?”
夏玥面不改色:“没错,我代替裴总给您赔罪,所有的酒,来者不拒。”
“好!”陈董将整整四瓶威士忌摆上桌面:“全部喝完,明建的事就此翻片儿。”
周围人看着那四瓶威士忌,都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
这些一口气喝完,人只怕都要翻片儿了。
但夏玥却面不改色,率先打开一瓶,红唇轻启。
“各位,我先干为敬。”

第5章
她一仰头,不到一分钟便将第一瓶喝光了。
其他人一眨不眨的看着,裴铭川也抬眸看她,表情平淡如常。
威士忌浓烈刺激的酒液入喉,夏玥却仿佛没有味觉,一瓶一瓶的喝着,不一会儿,整整四瓶威士忌就只剩下了空瓶。
强烈的酒精刺激让她本就脆弱的胃部又开始隐隐作痛,但夏玥竭力让自己看上去正常。
“陈董,满意了吗?”
在场都被她一口气炫四瓶烈性酒的豪举惊呆了,陈董原本只是想为难她,这下眼里都带了几分佩服。
“满意,满意!裴总,你这个秘书了不得啊。”
夏玥微微一笑。
裴铭川却漫不经心的开口:“你随便在外面抓个陪酒的,也这么会喝。”
夏玥脸上的笑一僵,又主动道:“我给各位倒酒。”
会所的气氛这才开始热闹起来。
等到没人再有空关注她,夏玥终于忍不住,偷偷走出包厢跑进洗手间,吐了个昏天黑地。
她难受的捂着发痛的胃,双腿都在颤抖。
一边吐,一边忍不住难过。
她脸上飘着红晕,眼眶也红红的,又用冷水洗了好几把脸,才强忍着不适回去。
“你不舒服?”
裴铭川不知怎么注意到了她,夏玥已经恢复了些清醒,摇头:“还好。”
他又看了她几眼,不知是信了还是懒得再管,没再说话。
酒局很快结束,其他人纷纷离开。
裴铭川走到会所大堂,夏玥慢慢的跟在他身后,此时,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胃部的剧痛令她脸色发青。
夏玥有些撑不住,想要叫住身前的裴铭川。
前面的男人脚步却忽然停下,开始接听电话。
夏玥走到他身边时,便看到他冷峻的侧脸紧绷着。
“楚楚摔倒了?”
他的声音异常紧张,对着手机大骂:“你们是怎么照顾她的?废物!”
夏玥痛得意识不清,想抓住他衣袖:“裴总,我好痛……”
可他根本没注意到她,挂了电话后,仿佛忘了还有夏玥这个人,匆忙走了出去。
夏玥眼睁睁看着那辆布加迪离开,最后,她眼前一片模糊,晕晕沉沉的倒在了大堂。
二十分钟后,120急救车停在会所门口,夏玥被服务员们抬了上去。
胃出血,她又在医院挂了一晚上吊水。
夏玥醒来后,医生面色严肃的斥责她,胃部状态这么差,还喝这么多酒是不想活了吗!
而夏玥孤寂的躺在病房里,默默无言,眼前全是裴铭川弃她而去的画面。
第二天,她从医院离开,直接回了集团上班。
办公室,裴铭川递给她几份文件:“找个剧院投资办一场音乐会,请她来,别以铭宇的名义。”
夏玥接过文件,上面正是肖楚楚的资料。
是要给她办音乐会吗?
而且知道肖楚楚性格高傲,如果得知是他筹办的肯定不接受,还要匿名。
她从来不知,原来裴铭川也是会为别人的感受着想的。
夏玥心里一酸,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