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染陆曜成

第1章
初秋,云城正在下雨。
六岁的小柒在佣人的带领下走进气派的南家别墅。
她心里时刻记着孤儿院院长妈妈的教导:“能被南家收养是你的福气,要听话,才能留下来。”
要听话,要听话。
“嘎吱”一声,书房门开了,一个白发苍苍但精神矍铄的老人坐在正位。
南老抬眸看了眼跟前豆丁大小的女孩儿,眼神还算温和。
小柒怯怯的抬头,她知道,这位就是拍板收养自己的南家老爷爷了。
她鼓起勇气喊了一声“爷爷好。”
南老点头:“嗯,你就是小柒吧?”
小柒睁着又圆又大的眼睛点头。
“以后,你就叫南柒了。”
这时,门外又有佣人传话:“老爷子,陆少爷来了。”
“让他进来吧。”
南老没跟南柒多话,问了两句便让她去跟新妈妈,也就是刚失去女儿的南家夫人问好。
书房门开,一个清瘦俊美的少年走进来。
少年气质矜贵优雅,让南柒甚至不敢多看。
佣人带她到少夫人南母的卧室门口,替她敲门:“夫人,新小姐来给您问好了。”
里面立刻传来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
南母尖刻喊道:“什么新小姐,我只有一个女儿,让她滚!”
小柒局促的低着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之所以能被收养,是因为南母的女儿一个月被拐走了。
南老信佛,被大师点拨说要领养一个跟孙女一般大的女孩积福,流落在外的孙女才能逢凶化吉,南柒就这样被选上了。
佣人不敢再说什么,南柒自然也不敢离开,她就攥着衣角在南母房门口无措的站了两个小时。
直到陆曜成从书房出来,看见那瘦小的身影垂着头还站在房门口。
他蹙眉看了一眼南母紧闭的房门,径直走过去牵起南柒的手。
“以后没人给你开门,就不要傻等着。”
南柒抬头,眼里含着一包泪,呆呆的任由他牵着下楼。
陆曜成带她坐在客厅沙发上,少年温润的朝她笑,还摸了摸南柒的头安抚。
“我叫陆曜成,住在隔壁,以后你不知道去哪儿的时候,可以来找我。”
看着他,南柒那刻忐忑不安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就像一个无依无靠的浮萍,终于找到了属于她的彼岸。
南柒就这样从一个孤儿,成为了“南家大小姐”。
但寄人篱下的日子,总归不会太过美好,南母从始到终都没有接受过她,养父又忙于事业经常在外面,整个南家只有南老对她有几分和颜悦色。
陆曜成,是南柒谨小慎微的成长过程里,那一抹唯一的温暖。
他大她六岁,南柒叫他三哥。
听说他小时候生过一场重病,是南老请来国外的教授朋友,才让他身体好了起来,有这样的救命之恩,两家一直便很亲近。
陆曜成待南柒也实在好的没话说。
从小到大,她的青春轨迹全都与他有关,他教她练字、教她辅导作业、教她生理知识……
在南家的十几年里,是陆曜成安抚了她那颗忐忑不安的心。
甚至在南柒有一次被南母的冷漠刻薄刺伤流泪时,他温柔的抱着她许诺。
“柒柒,如果在这不开心,等18岁的时候,只要你考上国外的大学,三哥就带你出国离开这里,好吗。”
南柒记着这个承诺,一直记到了18岁。
三月,春和景明。
今天是南柒18岁的生日,曾经那个卑怯胆小的女孩早已长成明眸善睐的少女。
上周五,她刚从班主任口中得知自己成功拿到了学校唯一一个保送到哥伦比亚大学的名额!
南柒捏着手中的告白信,心里满是甜蜜。
今天也是出差一个月的陆曜成回来的日子,她要把保送的消息和这封告白信一同交给他!
她在这样的期待下等了一天。
下午,南家客厅,南老给南柒定了一个生日蛋糕。
南柒乖顺的道谢:“谢谢爷爷。”
南母只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没有任何给南柒的表示。
这一切原本是属于她女儿的,她恨这个女孩抢走了女儿的幸福,哪怕她也很无辜。
这时,有人从别墅外走了进来。
南柒抬眸一看,正是许久未见的陆曜成!
她眼睛一亮,刚要说话,陆曜成却看也没看她一眼,从身后领出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女孩。
南老漆黑的眼眸动了动:“曜成,这女孩儿是?”
陆曜成声音清润,一字一句传进客厅每个人的耳朵:
“她就是失踪了12年的南家大小姐,南梦。”

第2章
整个客厅陷入了三秒死寂。
南母最先反应过来,她“蹭”的站起来,激动地走到女孩儿身前端详着她的脸,左看右看了一分钟,在发现脖子上的胎记后,终于抱着她痛哭起来。
“是我的女儿,是我的梦梦,你终于回来了!”
南家真正的大小姐回来了。
就连一向稳如泰山的南老爷子都怔了几秒。
南柒更是心情复杂的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家人相认的场景,看着属于自己的生日蛋糕被踢到了角落。
她垂着眸没有说话,在这样的场合,她多说一个字都不合时宜。
南母抱着南梦哭了许久,直到情绪过于激动昏了过去。
一大帮子佣人手忙脚乱的扶着夫人上楼。
客厅回归安静,南梦也一脸泪痕的靠在陆曜成怀里,她连衣服都被南母哭湿了。
南柒默默走上前,友好的一笑:“三哥,我带她上楼换件衣服吧?”
南梦看了她一眼,知道这就是爷爷收养的那个女孩儿,眼里闪过一丝晦暗。
她抱着陆曜成不撒手,不肯跟南柒走,陆曜成也依着她。
他一眼都没有看南柒:“不用了,我带她上去吧。”
南梦在房间里换衣服的时候,南柒和陆曜成就站在走廊上。
南柒忽然觉得,她跟三哥的距离好像一下子变远了,这种感觉让她恐惧。
她主动开口:“三哥,我拿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的保送……”
“啊!”
她还没说完,房间里的南梦惊呼了一声,似乎是摔倒了,陆曜成立刻紧张的走上前敲门,根本没在意南柒说了什么。
“梦梦,没事吧?”
“没事,不小心滑了一下。”
看着他无比紧张南梦的样子,南柒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默默回了房间,将写好的告白信放回了书包里。
接下来的一整天,她都没有出去。
人总归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她知道这种时候自己不该出去煞风景。
南柒呆坐在窗前,忽然有些迷茫。
显然,南家人在巨大的惊喜面前也早已忘了她的存在。
吃晚饭的时间,没有一个人来叫南柒下去吃饭。
直到暮色降临,她才蹑手蹑脚的下了楼,餐厅里空无一人,佣人正在收拾桌子。
看见她,反倒有些意外:“柒小姐,你没吃晚饭吗?”
南柒苍白的一笑:“没事,我,我不饿。”
说着,她慌忙转身上楼。
她的18岁生日,在饥饿和冷落中度过。
而最可悲的是,南柒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可以委屈的立场。
大发善心收养了你的主家找到真正的千金,而你只不过是少吃一顿饭,少过一个生日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南柒这样安慰着自己,陷入了梦乡。
但是不管她怎么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南梦回来没多久,南母终究还是找到了她。
“现在梦梦回来了,你快把房间让出来,那本来就是她的房间。”
南柒站在自己住了十多年的房间,微愣了一下。
南梦看着她,幽幽开口:“妈妈,不然就给南柒住吧她,她毕竟住了这么多年,肯定舍不得。”
南母便对着南柒皱眉:“有什么舍不得的,你只是个养女而已,梦梦才是真正的南家千金,你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
南柒看着南梦眼里闪过的笑意,没有说话。
她最终当然还是把房间让出来了。
那本来就是属于南梦的。
南柒则暂时住到了走廊尽头的客房里。

第3章
南梦回来后,南家热闹了很多,就连一年到头都在外面谈生意的养父南国生都回家了。
他给南梦带了很多礼物,南柒也没有被落下,南国生送给了她一条项链。
只是给她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柒柒,这些年梦梦在外面受了不少苦,你一定要多照顾她。”
南柒听话的点头,手里的项链像一个块石头,沉甸甸的。
南母则热衷于带南梦去参加各种宴会、下午茶,把她介绍给圈子里的所有人,或许是害怕别人说她一找到亲女儿就对养女不闻不问,不想落人口实,后来南母每次带南梦出去,也会捎带上南柒。
在一次宴会上,南母不在,南梦因为不懂鸡尾酒,被那些富太太们嘲笑。
她脸都涨红了,南柒正准备去帮她解围,有个跟南母一向不对付的富太太不怀好意的说:“南柒,听说你钢琴弹得很好,给我们弹一首怎么样?”
南柒当然不想出这样的风头,张口就要拒绝:“不……”
那人却率先道:“总不能堂堂南家的两个女儿,一个连酒都不懂,一个连钢琴都不会吧?那也太给南家丢脸了。”
她这才意识到,即便是养女,自己代表的也是南家在这个圈子里的脸面。
南柒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弹琴,一曲闭,满堂喝彩。
她看见台下满眼憎恨看着自己的南梦,才看见陆曜成不知何时过来了。
他冷冷看着台上的她,将满眼通红的南梦搂在怀中,温柔的安慰。
下台后,陆曜成将她带到一边:“你明知梦梦不适应这些场合,不帮她还只顾着自己出风头?”
南柒看着他眼底的失望,心里刺痛,“可是如果我不弹,她们就会说是爷爷的家教不好……”
陆曜成显然觉得这只是他的借口,看她的目光冰冷而锐利,最后带着南梦转身离开。
当晚回家,南梦就发了脾气,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肯吃饭。
南老爷子、南国生、南母轮番去哄她,才终于哄得南梦开口。
她哭红了眼,愤愤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南柒:“我讨厌她!”
其他人知道理由后,看向南柒的眼神也变得复杂。
南柒想解释,南母便怒道:“会弹个钢琴很了不起吗?我们南家这些年照着千金小姐的礼仪规范教你,不是让你打梦梦的脸!”
南柒极力隐忍住那股泪意,如果可以,她也根本不想上台弹琴。
“对不起……”
最后,南梦哭够了。
“反正,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南柒立马看向南老,可,一向待她还算公允的爷爷这次也没有说话。
在撕心裂肺的亲孙女面前,即便他明白南柒上台只是为了南家的脸面,心里的天平也仍然不自觉的倾斜。
“柒柒,你……”
南柒便什么都懂了,指甲陷入掌心,她竭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
“我明白的,爷爷。”
“我可以搬去宿舍住。”
……
深夜,暴雨袭来。
南柒在小房间里无声哭了很久,最后还是怎么也压不下那股委屈的感觉。
她飞奔出家门,去敲隔壁陆家别墅的门。
“以后你不知道去哪儿的时候,可以来找我。”
陆曜成温润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南柒在暴雨中敲门:“三哥,三哥!”
她太急于想要寻求属于他的温暖。
可惜,这次她敲了很久,陆曜成都没有出现。
最后,还是陆家的佣人来开的门。
看见淋得浑身湿透的南柒,佣人打着伞,面露不耐:“干什么?”
“三哥在吗?”
“少爷不在。”佣人鄙夷的看着她,自从南梦回来后,谁都开始看不起她:“他陪南梦小姐出去了,真的南家大小姐都回来了,你还老是来纠缠我们少爷干嘛?”
说罢,佣人狠狠的关了门。
南柒站在雨中,心里陷入巨大的空白。
陆曜成陪南梦去了?他,也不想再见自己了吗?
不,不会的。
哪怕所有人都因为南梦回来而抛弃她,她也不相信陆曜成会不管她。
雨水顺着头皮流到每一寸肌肤,南柒在暴雨中转身。
刚走到南家别墅,便看到一辆熟悉的迈巴赫开过来停在了陆家门口,陆曜成打着一把黑伞下了车。
接着,后座车门打开,南梦穿着漂亮精致的裙子在他小心翼翼的保护下下车。
他仿佛在呵护什么珍宝一样,不让她淋到一滴雨水,拥着人走进了别墅。
一眼都没有看向不远处雨中的南柒。

第4章
很久之后,南柒才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间。
眼前却不断的环绕着陆曜成护着南梦的模样。
那个从小到大,只要她的表情有一丝不对,都会及时发现的陆曜成,第一次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南柒洗完澡躺在床上,明明闭着眼,眼泪还是不断地从眼缝里流下。
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
这些本来就是属于南梦的。
南家大小姐的身份、南爷爷的宠爱、陆曜成的关心……本来就是属于南梦的东西啊,不是吗?
南柒,是你占了她的人生十几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如今南梦只不过是把那些都拿回去罢了。
你应该接受的。
翌日,南柒无精打采的从客房出来,又见到佣人们在南梦的房间进进出出。
路过的时候一看,她脸色一白。
南梦把房间里原来的东西全部扔在了地上,正在指使着佣人们打扫!
上次换房间换的仓促,里面还有很多南柒没拿走的东西。
她从小到大留着的娃娃、漫画书、自己做的手工,全部被南梦当垃圾一样扔了。
“你在干什么?”
南梦冷眼看她:“清理垃圾啊。”
可那些都是南柒的东西,她急忙想阻止,但佣人当然知道在这个家该听谁的,那些东西很快就进了垃圾桶。
南梦又道:“对了,我还从衣柜里找出一个粉色的盒子,也扔掉了。”
南柒颤抖着看她,那里面都是她最珍贵的收藏!
她转身就往垃圾场跑去,垃圾场在离别墅很远的地方,那里臭气熏天,南柒却像闻不到一样,在垃圾桶中翻找着自己的粉色盒子。
找了很久之后,终于在最底下翻到了自己的盒子。
她满身脏污,在满地垃圾里,捡起自己最心爱的宝藏。
盒子里面有很多东西,陆曜成送她的可爱发卡,陆曜成为了哄她开心编的星星手链,她和陆曜成一起动手做的干花书签……
都是只属于南柒的宝贝,她看着看着,忍不住鼻尖一酸。
在抱着盒子回去的路上,她遇到了陆曜成。
她脸上脏兮兮的,身上的味道也不好闻,一看到他,心里那股委屈就怎么也止不住。
陆曜成却没有像小时候一样安慰她,他显然已经从南梦那儿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淡淡看了一眼盒子:“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你别跟梦梦计较。”
南柒心中一震。
就算南梦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扔掉,也没有陆曜成这一句话带给她的打击大。
她视若珍宝的收藏,在他眼里,不过是不值钱的玩意儿?
“三哥,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很珍贵的……”
陆曜成冷淡的说:“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跟她计较。”
她哽咽道:“为什么?”
他似乎叹了口气,语气轻柔了些:“梦梦在外面受了很多苦,好不容易回来,你忍让些是应该的。”
又是这样。
因为南梦是真正的南家千金,因为她在外面受了苦,因为你沾了她的光才过了这么多年优渥的生活。
所以,她怎么对你都是应该的。
南柒明白,一直都明白,可当这层意思从陆曜成的话里体现出来的时候,她却几乎痛的无法呼吸。
南母可以这么说,南国生可以这么说,甚至南爷爷也可以这么说。
但是陆曜成,为什么连他也要这么认为?
南柒想,那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没有人可以给她回答。
她红了眼,“我知道了。”
下午,她就从家里搬到了学校宿舍。

第5章
而很快,南梦很快也转来了这所学校。
好在她并不想跟南柒搭话,两人一直假装不认识,也还算安宁。
时间过得很快,一次月考过去,成绩下来后,南梦的成绩并不理想,只是在中下游。
而南柒则是稳当当的年级第一。
看着荣誉榜上位列第一的那张脸,南梦眸里闪过嫉恨。
来看成绩的同学越来越多,不时有人夸南柒厉害。
南梦故意看了她一眼:“柒柒,你真厉害啊,今天回家爸妈肯定特别高兴。”
周围人立刻疑惑的看向两人,有人问:“南梦,你跟南柒是一家人?”
南梦笑着点头:“对呀,南柒是我们家的养女,我爸妈可疼她了,怕她受影响一直让我们分开念书,今年才让我转到这里来。”
同学们看南柒的表情瞬间变了。
“把真千金挤走,自己一个养女念最好的高中?”
“就是,她还一直装南家只有自己一个女儿。”
“从来没听南柒说过她是养女,她怎么好意思的啊,太虚荣了!”
南柒双手攥紧,直直盯着南梦,看着她的眼底闪着得意的笑。
她想解释,不是这样的,但又想起了陆曜成的话。
你要多忍让南梦。
最终,在同学们带着轻视的指点下,南柒沉默的转身离开,背影僵直。
这天开始,她忽然被孤立了。
同学们总是指指点点的看着她,没有人愿意再主动跟她说话,甚至在做大扫除的时候,也没人愿意跟南梦一组。
她默默地拿着拖把去水池洗,又被旁边打闹的同学故意溅了一身水。
没有人跟她道歉。
放学后,她穿着湿哒哒的校服往宿舍走去,准备去换衣服,却又被班上的同学堵住。
“南柒,你拖的什么地?一地的水害我摔了一跤!”
南柒连忙道歉:“对不起,但是我提醒过,水没干最好不要走得太快……”
教室的地板太滑,本来就一拖地就容易打滑。
那女生不依不饶,把摔脏的外套一下子甩在南柒头上:“你的错,给我洗干净。”
外套套在她头上,画面滑稽无比,周围路过的学生都看着她嗤笑。
南柒白着脸扯下校服,低声道:“好。”
南梦也从她身边走过,讥诮的看了她一眼,便欢喜的朝校门口走去。
南柒也下意识看过去,却正好看到陆曜成那辆熟悉的迈巴赫就停在不远处。
他坐在车里,黑眸将刚才的一切看在眼里,却视若无睹。
直到南梦过去,陆曜成才下车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帮她打开了车门。
迈巴赫绝尘离去。
南柒也僵硬的转身离开。
很快到了周末,她没地方可以去,只能一个人躺在宿舍里。
她打开手机点进微信,看到置顶那个熟悉的头像,心里一阵酸涩。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她和三哥之间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他会突然变的这么冷漠,他还是她的三哥吗?
她想不通,却还是忍不住去想。
最后点进微信聊天,看着从前的那些聊天记录。
看的眼眶都红了,终于还是按捺不了对他的思念。
南柒敲开键盘,试图像从前一样轻松的给他发消息。
【三哥,这次月考成绩下来了,我又是第一。】
【上次我有告诉你吗,我拿到了哥大的保送名额。】
【我们可以一起去国外了。】
【你……现在很忙吗?】
【那我不打扰你了。】
很多条消息发出去,都石沉大海,那头没有一丝回应。
她默默关闭了聊天窗,试图用写卷子转移自己的注意。
两小时后,连卷子都没得可写了,她再次打开了微信。
还是没有一条消息,她顺手点开了朋友圈,看到南梦两小时前发的一组照片。
南母带她出去玩儿了。
而她的这条朋友圈底下,赫然躺着一个共同好友的点赞。
是陆曜成。
他一直在线,甚至点赞了南梦的朋友圈,却没有回自己的消息。
南柒的心好像被一只大手抓住一样,她默默地按灭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