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妄桑也

第11章“你帮妈妈去顶罪,好不好啊?”
大概一天后。
桑也收到了宋梨的见面短信。在医院里。
桑也本来不想去,不过宋梨发消息过来,说:“你妈妈把我妈妈推下楼,我妈现在成了植物人,生死不明,你确定不来?”
桑也一惊。
直奔医院。
刚到,桑也的母亲聂枝就冲过来,一把巴住桑也的裤腿子,“桑也,你快帮帮妈妈,妈妈把宋夫人不小心推下楼去了,现在小姐要送我去监狱,我年纪大了,不好进监狱了的,桑也,你帮妈妈顶罪好不好啊!”
桑也浑身一震。她一直都知道聂枝不爱她,嫌弃她,却不知道聂枝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她往后退了两步,不断摇头。
聂枝一看软的不行,直接开骂,“我养你这么大,就让你帮我去坐牢而已,你就推三阻四!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不孝的女儿!”
宋梨两步上前,拎住桑也的衣袖,“是你妈再三求我,我才勉强同意让你帮她入狱的,桑也,你就这么狠心,连你妈都可以不管?”
桑也摔手想睁开宋梨的牵制,但宋梨突然唇角冷笑,人猛地往后一仰,直接随着楼梯滚了下去。桑也倒退了两步,看着宋梨痛苦尖叫着,深深浅浅地呼吸着。
聂枝直接一个巴掌甩上来,“你还敢推小姐!我怎么有你这种不懂长幼尊卑的孽障女儿!”
桑也听了这话,心逐渐变冷。她难以置信,这样的女人,真的会是她的妈妈吗?
她听到周围人纷纷在议论自己故意伤人,把宋梨推下楼——
也看到了从走廊尽头赶来,一眼也不曾看向自己的秦妄。
秦妄。她的丈夫秦妄。
她想,她要是能说话该多好。她就不会显得那么弱,那么好被欺负。她可以马上向秦王解释她没有推搡宋梨。
秦妄抱着宋梨,冲向急诊室,在路过桑也时,他停下脚步,神色冰冷玄寒,“聂桑也,你这个妒妇。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桑也被钉在了原地,偌大的眼泪落下来,砸在她的手上戴着的婚戒上。她低头去看那枚婚戒,下意识用另一只手去挡住。
本来就不该戴婚戒出门的。是她厚颜无耻了。
秦妄的声音高于她的头顶,“一切交给警察处理。”
——
桑也被判了十二天的拘留。她在派出所待了十二天。没有人来给她保释,秦妄也不曾来看过她一眼。
她出派出所的时候,是个晴天。她感觉脑子一阵眩晕,她坐在树下,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终于缓过神来。她拿出她来警局前唯一携带的物品——录音笔,细细聆听她记录的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哦。原来是她把宋梨推下了楼,所以才进了派出所啊。
是的。她有遗传性阿茨海默症,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症。这个精神疾病宋梨的母亲也有。
桑也的记忆总是模糊,她一般都是随身随时把录音笔开着做记录,如果来得及,她每天会在睡前把当天发生的事情都概述一遍写下来,但有时候来不及写下来,先发了病,那她就会失去一段记忆。
比如她此刻只有当时的录音,再加上她不会说话,她就无法判断自己是不是真的推搡了宋梨。也许是因为生气所以真的推搡了宋梨。

第12章 她根本就是为了秦斯白故意接近你
医院里。
宋梨卧在病床上,娇俏的脸庞染着一点苍白血色,“我本来不想同你说,但……我怕你越陷越深,还是打算告诉你。”
秦妄正站在窗户边抽烟,他派出去的秘书去接桑也了,也不知道桑也出来没有,“没必要也可以不说。”
宋梨轻笑一声,“她故意伤人,判刑事犯罪的一两年肯定能判下来。你却让警察按照民事纠纷处理,拘留了十来天,秦妄,你不是越陷越深,那你算是什么?”
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脸,他声线沙哑沉喑:“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秦妄,你要不要去查一查她跟秦斯白之间的关系!秦妄,你信不信,她根本就是为了秦斯白而接近你的!”
秦妄手上的烟微微一颤。
——
秦妄走后,桑也堪堪来迟。她正要进宋梨的房门,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自己的妈妈聂枝和宋梨的对话声。
“大小姐,太太好像有生还迹象,万一她要是醒过来,咱们的计划可就都要破灭了啊!”
“什么计划?你为了让我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把我和聂桑也从小调换了?还是你为了事情不败露,故意伤害我妈?聂枝,你别以为你有了我的把柄,就可以来威胁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你知道她留着是个祸害,你不会动手让她死的神不知鬼不觉?这点事情你还要我来教你!”
这些话的信息量太大。绝望一点点蔓延,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妈妈从小到大都偏心宋梨,为什么妈妈总是不分青红皂白都说是她的错,为什么妈妈任由自己小时发烧烧坏声带成为哑巴。
原来聂枝根本就是故意的!
桑也屏住呼吸,她掐着手里的录音笔,确信自己的录音笔是开着的,正当她要继续听下去的时候,有个护士出声,“你趴在门口干什么!”
桑也神情一顿,刚要逃跑,沈西原忽然牵住了她的手,向那个护士比了个嘘的手势,随即带着桑也,在聂枝出来看之前,拐弯进去楼梯。
桑也按照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一边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录音笔。
沈西原察觉到桑也的动作,挑眉,“我本来之前想提醒你的。无奈没有你的联系方式。不过我看你的反应,再加上刚刚你站在宋梨的病房门口,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桑也蹙眉,似是不解。
沈西原笑笑,“之前刚好被我偷听到了。老套的鸠占鹊巢故事。你的生母情况很不好,不过我安排她进了重症,家属探望也需要得到护士准许的。放心,他们短时间应该还没办法对你生母下手。”
沈西原的笑意有点儿玩世不恭,他看着并不像是会多管闲事的人。看他穿衣打扮的气度,再看他年纪轻轻就是教授和主治医生来看,出生想必不会太差。
桑也稍稍往后退了一小步。
沈西原解释:“聂桑也,我调取了一些你之前的病历,阿兹海默症。家族性遗传疾病。不但如此,我还查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我在所有和秦妄有关的现场活动中,基本有百分之七八十,都看到了你。要么是工作人员,要么是临时工,要么是单纯看参加活动的。你都在。”
“甚至秦妄地震的地方,我也看到了你,在志愿者队伍里。”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故意接近秦妄的吗?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因为一个叫做秦斯白的男人?”
桑也忽然觉得眼前的沈西原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他到底是谁。她下意识打手语,“我们从前是不是认识?”
赶来的秦妄顺着护士的指引,走到楼梯通道。他很巧合地,就听到了沈西原刚刚问桑也的那些话。
他手上还拿着刚刚经宋梨提醒查到的所有桑也和秦斯白过往的资料。
死死盯着地面。等着桑也的答案。

第13章 阿兹海默症
桑也点了点头。
恰在此时,一阵狂狼的笑声响起,紧接着就是节奏越来越快的掌声,随着脚步声一点点靠近,秦妄的脸逐渐出现在昏暗的楼梯口。
桑也神情一僵,她眼睁睁地看着秦妄一点点占据自己的视线。
“我的双胞胎好大哥死了十余年了,倒是难为你,还一直记挂着。”
“怪不得我说结婚你就同意,感情是等在这呢?”
“我说你床上的时候怎么老是走神,原来是透过我在想别人啊!”
“呵,在我身边埋伏这么长时间,你是不是跟我妈一样,都在怪我,当年要不是我贪玩,跟我哥调换了身份,我帮他去夏令营玩,他在家代替我补课念书,那样,被绑架的人就是我了,不会是我哥了!哈哈哈哈哈!都怨我!都怨我!真正该活下来的五好儿子就这么死了。反而是我,在夏令营的时候哪怕遇到地震都不见得死,还被人救活了!!!给哈哈哈哈!”
“怎么说,桑也,你也是来帮我哥向我复仇的?”
“还是看我脸长得跟我哥像,所以来找我当替身来了!”
从小时,双胞胎兄弟,就是秦斯白作为哥哥文静好学,品学兼优,而反观秦妄,不但不爱读书,还总是喜欢玩恶作剧,各种顽劣调皮。
每次被秦母勒令在家待着,秦妄总是跟秦斯白互换身份。他假装自己是秦斯白,文文静静地穿着秦斯白的衣服出去玩,在外面也都是自报家门是秦斯白。
直到那一次。
出了意外。
他跟人打架,那人后来找人来绑架自己,结果绑架的是顶替秦妄在家的秦斯白。
——
桑也被红了眼的秦妄直接带回了家。
桑也看着眼前的秦妄,十分的陌生。她一步步地往后倒退。她不会说话,在这种场合,不会说话就显得尤为的弱。她胡乱地打着秦妄不一定能看明白的手语。
秦妄双眼血红,他压制住桑也的双手,抬高于头顶,唇角邪佞狂妄,“怪不得在我手里跟朵小白花似的放不开,感情心里还有人是不是?这人还是我双胞胎哥哥?”他盯着她的红唇,刚要亲上去,就被躲开,他控住她的下颚,不给她挣扎的机会,用力亲吻上去。
疯狂掠夺。
一直到血腥味逐渐蔓延开,他眉眼狂狼不羁,“不给亲,怎么,给那个死人留着,他早就死了!”
那是你哥哥!你怎么可以说他是死人。桑也激动地打手势。
男人肆意征讨杀伐,眼底嘲弄不减,“哑巴说的话我看不懂。别给我比划,我嫌烦!”
桑也闻言,激烈地挣扎。
秦妄却更加肆无忌惮,“眼底的水,比下面的水还多,怎么,替他哭!他早死了!”
——
那一晚之后,桑也再也没有见过秦妄。秦妄也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个家。只是在娱乐版面上见到他从次数愈发频繁。媒体总是称,秦家长孙秦妄,对家业毫无关心,完全是个浪荡败家子,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
桑也的记性不好,总是读从前的记事本来帮助自己恢复记忆。她后来往前读着读着,忽然发现了自己很久以前写过的一句话,上面写着,“我知道他叫秦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说自己叫做秦斯白。还说不许让我叫他秦妄,不然被他妈妈发现,他就会完蛋的。”
“他让我叫他是秦斯白,那就是秦斯白。以后我就写他是秦斯白吧……”
桑也抱住自己的头,忽然用力地拍打起来!她的记忆总是欺骗她!总是欺骗她!甚至连人都记错了!
她想起来,那时候秦妄贪玩,为了出来玩,总是跟秦斯白互换身份,假装自己是秦斯白,然后出来找自己玩。
是秦妄!
她从头开始,一直爱的都是秦妄!
从十年前至今,救她的是秦妄,和她一起玩耍的是秦妄,在地震里救的秦妄。可是秦妄不记得了,她也记错了。
可是该死的病,该死的记忆错乱,她早就忘记了!她只记得了秦斯白,还一直把秦妄当做替身!

第14章 斯白,救我
桑也给秦妄发消息说要谈谈,秦妄没回;桑也给秦妄打电话,秦妄接通了,回她一句,“打我电话做什么?你能说话么?”
桑也想跟秦妄解释清楚。但秦妄一消失,就是很久。
再次见到秦妄,是两周以后。
秦妄喝得醉醺醺,半夜里归家,见到桑也出来迎接,三下五除二将人往卧室带。他看着修长瘦削,但很有力量,桑也中途不断打手语,秦妄却都视而不见。桑也将她这些天想说的打在手机上的话递上去,想让秦妄看一眼,秦妄挥开手机,在夜色里冷戾地盯着她,“怎么了,被我发现你拿我哥当替身,想讨好我啊?桑也,怎么会有你这么心机的女人?”
桑也给秦妄比划的是。
「秦妄,我是阿葵啊。你从前总是在扮做秦斯白的时候和我一起玩的阿葵。我从头到尾爱的是你。我只是记错了。」
可是秦妄没有耐心看,他也不屑桑也的解释。他早已认定了,桑也爱的是他哥,所有人都爱他哥,除了那个愿意在地震中把自己挖出来的宋梨,所有人都只在意他哥哥的死活。
一切结束。
男人立在惨白月光之下,说话间都是刺,“像条死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让人讨厌?”
桑也呼吸浅浅,闻言,眼眶一热。
秦妄扭过头,不再看她。也许是怕她眼泪滑落的时候,自己也会跟着心软,“你就好好做宋梨的挡箭牌,帮她挡牢我妈。在秦家乖乖当个花瓶儿媳妇。”
桑也呼吸一滞。
原来他都知道,一直以来,秦母为了逼她离婚所做的一切,甚至差点“意外身亡”,他都知道。却还是任由秦母针对自己。只要自己在,秦母便暂时不会找宋梨麻烦了。
——
桑也的阿茨海默症越来越严重,她时常记不清事情。录音笔只能记录别人说的话,却无法记录她自己的所言所行,于是她更加频繁地用手去写,去记录。
秦妄回家的次数比之前稍微多了些,一般也都是夫妻生活。桑也有一回听到秦妄和宋梨吵架,大概是秦妄一直不离婚,宋梨为了气秦妄,就跟其他男人去约会。有一回,她甚至听到手机那头宋梨很激烈地质问秦妄,“你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还要跟她上床!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碰我!”
但是没多久,秦妄和宋梨就会再次和好。
桑也却连这样跟秦妄吵架的资格都没有。她不会说话,她就算有气,写出来或者打手语,秦妄都可以选择不看。她连发泄怒火的资格和权力都没有。
入冬时,桑也因为失去记忆,忘了家庭住址,也记不得回家的路。半夜时分,她被冻得意识模糊。她给120打电话,但因为发不出声音,那头的人以为是恶搞,结束了通话;她又拨打给紧急联系人——她的紧急联系人就是秦妄。但一直没打通。
唯一接通的一次,她听到宋梨在秦妄边上讲,“这么晚了,别接了,好不好啊秦妄,今晚下那么大的雪,说好你会陪我的。”
桑也切了电话。
冻昏过去之前,她想起“秦斯白”,她颤着手,给“秦斯白”发消息:斯白,救我!

第15章 她心心念念钻戒,而他心心念念宋梨
桑也最终还是获救了。路过的卡车司机好心将她送到了医院。
沈西原正好值班,替她缴费办理了住院。
桑也醒时,是在充溢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沈西原来查房时,告诉她,她逐渐病重跟现在的生活压力也有关系,如果长期处在那样的环境里,记忆减退会更加严重。沈西原建议桑也住院治疗。
其实就是在告诉桑也,长期跟秦妄住在一起,对她的病情非常不利,只会愈发恶化。
桑也微怔。
医院里,桑也是被护士们茶余饭后调侃的对象。有人笑闹她,“桑也,你丈夫今天也很忙吗,怎么还不来看你?”
桑也不会说话,甚至连给自己挽尊的话都没法讲。
护士又问,“你的钻戒好漂亮啊,是你的丈夫送你的吗?钻石多少克拉啊,感觉好闪亮!能不能让我们看一看啊!”
这般说着,还不等桑也回应,就有其中一名护士趁着桑也还没反应过来,上前“抢”走了桑也的钻戒!
桑也这时像是疯了一样,要抢回去!
她开不了口,唯一能大声控诉的,就是咿咿呀呀的尖锐刺耳的尖叫声。
“啊呀,这个钻戒不是和宋梨是同款吗?”
“啧啧,秦少爷果然对宋梨余情未了嘛!怪不得这么长时间秦少奶奶无所出,不会是为了把生继承人的权力留给宋梨吧!”
“新闻上我都看到了,宋梨被绑架了,绑匪说都是受了你的指使!现在生死未卜!宋梨常年做慈善,人又长得美,比你好不知道多少倍!你竟然还敢找人绑架她!我们不过是帮宋梨出口气罢了!”
“啊呀!”有人故意松了手,钻戒忽然往下掉。
钻戒相互传阅的功夫,忽然直接,从窗户口掉了出去,桑也像是疯了一样,抓着那个抢走她钻戒的女人,狠狠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那女人尖叫着去抓桑也的头发,推搡她,“你他妈疯了啊!不就是一个靠床上功夫上位的女人吗?秦妄根本看不上你,你还真当自己是回事了是吧?”
桑也不跟她争执,扭头,把已经撕扯得鲜血淋漓的针管拔了,冲向楼下。
她要去找钻戒!
——
大雨瓢泼,桑也赶不及撑一把伞,她冲进大雨中,疯了一样寻找她的钻戒!
她脑子里只剩下一件事,这是秦妄送给她的钻戒,她不能丢!
就在她苦心孤诣寻找的功夫,秦妄怒发冲冠,像是疯了一样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了桑也的脖子,将她钉在一旁的意愿墙壁上,睚眦欲裂,“说!为什么要绑架宋梨!宋梨死了你就高兴了是不是?!”
桑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秦妄,激烈地咿咿呀呀乱吼,用手愤慨地比划着,好像有说不尽道不完的委屈!
就因为她是哑巴,所以所有人都可以欺负她,不听她的解释了吗?
就因为她是哑巴,所以她就活该给宋梨当顶包,被秦母一而再再而三针对了是么?
就因为她是哑巴,所以无论是推人还是绑架,就都是她干的了是么?
因为她不会说话,所以她天生就低人一等了么?
她也不想的啊!如果能够说话,她也不想这么卑微地爱秦妄,一爱就是十多年。从十二岁一直到如今,二十四岁,已经整整十二年了。
秦妄看不懂桑也的手势,他从前也有过学习手语的念头,后来桑也把宋梨推下楼之后,他就断了这个念头。为这种女人专门学一门没必要的语言,根本不值得!
“我看不懂!你以为你是哑巴,我就要懂你说的手语了吗!看得人很烦你知不知道!”
“你不是喜欢叫秦斯白救你啊!现在也让秦斯白来救你啊!”他犹然记得某个深夜,桑也发来的短信,上面明晃晃写着“斯白,救我”!
他果真是将他当做秦斯白的替身!
桑也忽然在大雨滂沱里看到了她的钻戒,很闪耀的钻石里,在泥泞大雨里也依旧熠熠生辉,却被秦妄踩在了脚下。
她心心念念他送的钻戒,而他心心念念的只有宋梨。
他甚至都不在乎真相,也不在乎她为什么会在医院,得了什么病,会死会活,而只在意宋梨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