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颜开尹西笑

第1章 颜开被绿了
西笑甜品屋。
小金和果儿正在收拾准备打烊,有位顾客似乎是踩着时间下了个单,拴着店里招牌式样围裙的尹西笑正在忙着打包食盒。
这时,吧台前的外卖小哥手机响了,一接听,才知道原来是他的妻子马上要生了,着急送往医院,小哥急得手忙脚乱。
尹西笑便好心的主动揽下了事情,帮他派送这一单。
外卖小哥加了她微信,把订单详情分享给她,并私信顾客修改了派送员手机号,千恩万谢的推门离开。
只见尹西笑脱下围裙,一边和小金交代着注意事项,一边把装好的外卖食盒放进袋子出了门,骑上门口临时停车位里摆放着的她的小电驴,往顾客的公寓赶去。
华彩世纪住宅区。
这一路,顾客催单多次,尹西笑一边骑车一边郁闷,好不容易到了小区门口,先是和保安各种交涉,又是打电话和顾客沟通,几经周折,终于是进了小区。
穿着白色短袖T恤的尹西笑,熊猫吃竹叶的图案尽显憨态,牛仔短裤,小白鞋,遮阳帽,斜着梳了一个麻花辫,四条珍珠链子编在头发里,耷拉到胸前,别样的生动、清纯。
她停好小电驴,一看时间紧迫,提着外卖食品袋一路小跑,飞奔向11幢电梯门,远远的,分明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不耐烦的皱了皱眉便关上了电梯门,根本不顾她焦急的喊声:“请稍等一下。”
男青年好像是在说,让她坐下一趟。
偏生这公寓的电梯是需要门禁卡才能启动,于是,尹西笑只能再打电话和顾客客客气气的解释,询问对方能否帮忙刷一下电梯卡,或者是选择其他取餐方式,毕竟,在系统规定的送餐时间之内,她得争分夺秒。
没想到,对方张口就是讽刺加羞辱:“我们这个电梯,是业主专属,你们送外卖的是没资格坐的,爬几层楼怎么了?你是没长腿吗?”
莫名其妙好一顿呛声,然后直接说很忙,而且扬言不管她用什么方法,总之规定时间之内送不到就等着被投诉吧!
堵的尹西笑心里发酸,她想了想,总不能害得外卖员被超时投诉吧?只能忍着委屈,爬楼梯送餐,对方在11楼啊,简直了。
电梯里的人,正是刚从德国留学归来的穆颜开,好兄弟程舒航告诉他,他的未婚妻刘琬晴劈腿了,他不信,所以临时改签了机票,比预定的日子早,他要亲眼看个究竟。
他心情烦躁,加上着急和刘琬晴见面,所以刚才在电梯里,他其实看见了尹西笑提着外卖食品袋跑过来,也听见了她喊的“请稍等一下”,但并没有理会,而是直接说了一句“我有急事,你坐下一趟”,就关了电梯门。
尹西笑耐着性子爬楼梯,紧赶慢赶,还是比系统规定的时间晚了五分钟。
敲门,问好,双手递上食品袋,在对方一脸鄙视下,依旧微笑着说了一句:“祝您用餐愉快,麻烦给个五星好评,谢谢!”
对方是一个美艳的女人,长发披肩,穿着真丝睡衣,脸色很不好看,没接她递过来的食品袋,冷冷的倪了她一眼,傲娇的道:“你迟到了,怎么搞的?别找理由,这外卖我不要了!”
然后不由分说,“啪”的一声关了门。
这时,尹西笑再好的脾气也给气糊涂了。
她刚才听到屋内有其他人的说话声,并透过女人半开着的门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其中那个西装革履、脸色憋得通红的,正是电梯里没等她那位。
尹西笑暗自吐槽,这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是跃层公寓啊,豪宅啊,至于吗?这素质?
最后得出结论,看来素质真的和有没有钱没多大关系,她就没钱,她至少还能助人为乐,可这回貌似帮了别人倒忙呢!
沙发上还坐着另一个围着浴巾的男子,头发还冒着水汽,这场面,有内容?什么情况?
感觉不太妙啊,要不然那个女人怎么会一开门就不耐烦的斥责她?她这是被迁怒了?她拍了拍胸脯,长舒了一口气。
容不得尹西笑多想,她眼睁睁看着顾客根本就是无理取闹的架势,只能看了一眼手机上,外卖平台的新投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提着外卖食品袋噔噔噔的下楼。
看着挺高端的一个跃层公寓,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这样?可这有什么办法,算她倒霉吧,只能在微信上给快递小哥发了红包道歉。
她垂头丧气的拎着食品袋放进小电驴前面的车筐里,推着走出小区,索性靠在路边,坐在自己的小电驴上,打开餐盒吃起来。
太郁闷了,她本来就一直忙到现在还没顾得上吃晚饭,凑合对付几口,今天当是犒劳自己了,生活虽苦,但我们总可以自行加点甜味吧!
公寓楼上,刚才点外卖的顾客屋子里,客厅沙发上,两男一女沉默的坐着,气氛格外凝重。
西装革履的青年正是穆颜开,只见他提起茶几上的红酒给自己杯里倒上,如牛饮般灌了下去,冷笑一声,“呵呵”,这是当初自己为她珍藏的,如今倒是拿出来像招待客人一样“招待”自己,真是讽刺。
“琬晴,你有什么说的?”穆颜开倪了那个围着浴巾的痞帅痞帅的男人一眼,冷冷的对穿着真丝睡衣的美艳女人道。
原来这是宜市市长刘弘曜的大女儿刘琬晴。
真丝的睡衣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分外的妩媚,那张姣好的容颜不见一丝尴尬,甚至有几分理直气壮。
“颜开,既然你已经看见了,我也就不用再特意抽时间约你说清楚了。你都出国留学三年了,一直杳无音信,我还不能重新谈个男朋友吗?真是的,一来就动手,像什么样子?”
她居然义正言辞的指责起穆颜开来。
围着浴巾的痞帅男人刚想说话,刘琬晴旁若无人的坐过去捏住了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这事她自己可以解决。

第2章 是惊喜还是惊吓
刚才穆颜开按响门铃,是痞帅的浴巾男人去开的门,他以为是刘琬晴点的外卖到了,根本没问就开门了,没想到迎面就挨了一拳。
他正内心奔腾,但考虑到事情闹大了大家都脸上无光,对他也没好处,只能由着刘琬晴先自行处理。
一个地级市地产集团暴发户的儿子,他叔父一句话,就能……
他如是想。
穆颜开冷嗤一声:“呵,你们很好!”
那目光清冷,也轻蔑。
程舒航那天的视频电话说漏了嘴时,他本是不相信的,他还想着提前回国给刘琬晴一个惊喜,没想到他倒是给他准备了好大一个惊吓。
他学成归国是要完成爷爷和母亲的心愿,接手父亲的地产集团,他也想早日完成初时对刘琬晴的承诺,早点娶她,她不是心心恋恋的想当穆夫人很久了吗?
那边刘琬晴媚眼如丝的瞥了痞帅的浴巾男人一眼,柔声道:“言淳,你先去楼上,我和他谈谈,索性就痛痛快快的做个了断。”
言淳?王言淳?省城大领导王京墨的亲侄子?桥梁专家王京翰的独生子?对,就是他,那个省城有名的混世魔王、花花公子。
王言淳清冷的扫了一眼频临盛怒的穆颜开,又别有深意的瞅了瞅刘琬晴,冷哼一声,迈着步子上楼了,把空间留给二人。
刘琬晴转身从酒架上重新倒了两杯威士忌,拎着酒瓶走回去,若无其事的递了一杯给穆颜开,道:“颜开你应该心里很清楚,以王少的身份、地位,不是你我得罪得起的,何况你一走就是三年,音信全无,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所以你就可以恬不知耻的带着他堂而皇之的在我给你买的房子里为爱鼓掌?”穆颜开这话说得气急败坏,但仍旧是接过了刘琬晴递过来的酒,一饮而尽。
他此刻很想狠狠地一耳光甩在刘琬晴脸上,但对上她无辜的双眼,他最终狠不下心,那颗摇摇欲坠的心蓦地一疼,疼得他无法呼吸。
她索性提着酒瓶又给他倒了半杯,“话也不能说得这么难听,这房子不是你当初送我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吗?”
总之话里话外都是表明了,这不是她刘琬晴的错,你穆颜开自己有大部分责任。
他们的婚约本来就仅仅只是双方家长在饭局上酒后口头约定的,本来打算他学成归来时候再正式订婚。
她父亲是宜市的市长,有头有脸,在宜市说了算的人物,等穆颜开正式接手穆氏地产集团,就举行婚礼。
这宜市地产龙头的继承人,与她也算门当户对,可以说是强强联合了。
虽然他们骨子里瞧不上满身铜臭的商人,但刘弘曜想往上爬,则需要源源不断的财力支持。
不料,一个偶然,刘弘曜知道了省城大领导王京墨的侄子王言淳,居然和自家女儿是大学校友,心思便愈发活泛起来,并制造各种机会撮合两人。
而刘琬晴本人,没认识王言淳之前,她觉得穆颜开已经是男神天花板。可认识王言淳之后,她瞬间觉得穆颜开不香了。
不能怪她现实……
“如果你觉得我先前瞒着你,是我不对,我现在向你道歉,并正式通知你,我们分手了。”
刘琬晴说得云淡风轻。
想了想,意味深长的看了脸色处于暴怒边缘的穆颜开一眼,又补充道:“如果你还没消气,就当是你甩的我呗!”
穆颜开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瓶,自斟自饮,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直到那瓶威士忌见了底,他深深地看了刘琬晴一眼,叹了口气,“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如你所愿!”说完起身摔门而去。
他奋发图强为了什么?他不稀罕父亲的产业,可那也是爷爷打下来的江山。
他的母亲在他十岁时郁郁而终,他不能原谅父亲,爷爷却对这个孝顺的儿媳赞赏有加,并十分疼爱他。
他答应过爷爷,一定会出人头地,不能让他们失望。
当年母亲有孕,高龄产妇,三姨便来照顾,一来二去的,却照顾到了父亲床上,还故意被母亲发现。
他的兄弟穆颜庆只比他小半岁,父亲有愧,在母亲临终时亲口承诺,穆氏地产集团会交给他来打理,而三姨他们岂会甘心?
他不是不知道,他出国留学这三年,公司基本上落入了穆颜庆母子俩手中,但为了自己更远大的理想抱负,专心搞事业,他不得不先抛开儿女私情和个人恩怨。
他每一次称呼罗星瑶三姨,都是在剜她的心,他的婚事她都想掺和,还好爷爷发了话,他们才不敢轻举妄动,他得以安心在德国留学进修三年,乃至学成归国,继承家业。
他骨子里很想和父亲划清界限,可他答应过临终时的母亲,不能便宜了三姨母子两人。
仔细想来,这些年他确实为了事业和学业疏忽了刘琬晴,很少有时间陪她,可他们青梅竹马的感情就这般不堪吗?
他走出电梯的时候,人已经不太清醒,浑浑噩噩,东倒西歪往小区外面走。
他其实不太能喝酒,平时的应酬都是助理挡着,他着急归国改签了机票,助理还在德国处理公司的事情。
其实他留学三年,已经靠自己的能力在德国创办了自己的产业:开元规划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这次回来就是有衣锦还乡,接手家业,再抱得美人归的打算。
没想到事与愿违。
因为刚回国,所以他下飞机后直接打车过来的,这个时候该去哪里呢?
他掏出手机想翻找一下联系人,结果跌跌撞撞手机没拿稳,蹦进了路边绿化带的花丛里。
他俯身想找,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倒。
刚好被巡逻的保安发现了,两人面面相觑,这醉汉不认识呀?哪里来的?因为担心闯进陌生人被业主投诉,所以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把穆颜开从最近的出入门拽了出去。
谁会在意一个喝醉酒的人囫囫不清的废话?
被摔在地上的穆颜开挣扎着爬起来,骂了一句什么,摇摇晃晃的继续走……

第3章 捡了个男朋友
走出去没多远,穆颜开居然窜到了非机动车道上,碰巧了,就和吃完那份外卖骑着小电驴哼着歌往店里赶的尹西笑撞在了一起。
一声惊叫,一声闷哼,顿时人仰车翻。
准确的说,穆颜开往左走,尹西笑骑车往右,跌跌撞撞,左突右击,互不相让,便撞在了一起。
也可能是都在想避让对方,偏生不在一个频率,总之穆颜开是不胜酒力被撞倒在地,尹西笑也擦伤了手臂。
穆颜开疼得酒醒了几分,伤了腿,也伤了手臂,没好气的道:“谁这么不长眼睛?”
尹西笑顾不得自己手臂上的擦伤,也顾不上她的小电驴,赶紧爬起来走了两步准备扶地上摔倒的人起来。
相视一眼,“怎么又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
穆颜开不想说话,摇了摇脑袋,有点胀,酒精的作用,后劲真大,他晕晕乎乎的,准备掏手机报交警处理,却找遍了衣兜也没见自己手机。
转念一想,这万一报了交警,自己出现在这里明天就成新闻头条了。
算了,就当自己倒霉,自己去医院处理一下吧!
可这附近的医院是自家产业,爷爷知道了势必会担心,追根问底。
他莫名烦躁起来,狠狠地瞪了对面的女人一眼。
尹西笑也生气,分明是这个男人自己窜到非机动车道上来撞上她的,一闻这味儿,就知道是喝醉了酒。
可是,想到自己刚吃了那顾客不要的外卖:酒心巧克力和榴莲……
直接报交警处理的话,自己似乎是能查出酒驾的,可不是更麻烦?
于是她讨好的笑道:“就是些擦伤,咱们别报交警了吧?私下协商,我店离这里不远,店里有一般应急的医疗箱,我带你过去处理伤口吧?”
穆颜开看了看自己一身狼狈,又看了看眼前的女人,只见她讨好的笑着,一脸真诚,便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那个,先生,怎么称呼你?不介意坐我这小电驴后座吧?”尹西笑扶正了小电驴,对穆颜开道。
“对了,我叫尹西笑,在宜城学院对面经营着一家甜品店。”
穆颜开轻轻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其实路灯下根本不怎么看得清。
他不自然的坐了上去,轻声道:“颜开,穆颜开。”
居然在离穆氏地产集团这么近的地方,这女人该不是认出了他,故意撞他制造偶遇的吧?
看她闹哪样,哼。
“哦。”尹西笑表示知道了,“坐稳了?我们出发。”于是发动了小电驴。
一路两人无话,转了好几个街道,离西笑甜品屋越来越近,不料穆颜开被冷风吹得头痛欲裂,恶心想吐,酒劲儿又上来了,他想伸手摸口袋里的纸巾捂着嘴压一压,加上他压根儿没坐过小电驴,不适应,旁边一辆超车的摩托车刚好风驰电擎蹭了他一下,他一个没扶住,又摔了下来。
由于惯性,这一摔可不轻,脑袋直接磕在了护栏的花园边沿上,晕了。
无巧不成书的是,他摔倒过程中手从口袋里划出,带出了纸巾和钱包,散落在不远处的花园里。
听到一声闷响,感觉小电驴后座一轻,尹西笑赶紧靠边停车,跑回来看到地上人事不省的穆颜开,这下麻烦大了。
赶紧去扶,半个身子倚在护栏上,一手揽住他的肩,太吃力了,只好拦了一辆出租车,的士师傅很随和的帮忙把人移到后排座位上,再将轻便的小电驴挪到后备箱,一起送往最近的医院。
因为小电驴已经跑出来好几个街道,这下完美的错过了穆氏自家的医院。
医院急诊科,尹西笑着急得不知所措,这回她可摊上大事了,她这是作了什么孽啊?
急诊科给出的病情诊断为:颅内出血,其他都是小擦伤。
一闻这对年轻人身上的酒气,只当是小情侣喝酒骑车摔倒了,其实是尹西笑扶穆颜开,两人近距离接触也沾染了酒气,甚至在出租车里,迷糊中穆颜开还吐了尹西笑一身。
主治医生皱了皱眉,正语重心长的嘱咐着一些话,护士已经拿了头部CT过来,他这情况严重啊,明显颅内瘀血在缓慢增加,昏迷不醒,瞳孔放大,肢体麻木无力,让家属签字进行外科手术治疗,看颅内出血的具体情况。
这时尹西笑也顾不得那么多,救人如救火,只能以女朋友的名义签字同意了,这个时候拖不得,抢的就是时间,却是找遍了他身上也没有能证明他身份信息的东西,她推测手机、钱包估计都是摔伤时弄丢了,等明天再去一趟那个跃层公寓女顾客家询问吧。
情况非常紧急,必须及时进行相应的治疗措施,信息登记时尹西笑便胡乱的报了“颜开”这个名字,说证件刚才车祸时丢失,稍后会补上,医院也没纠结这个事。
主治医生非常和蔼,即刻安排了手术,打开颅脑,清除瘀血,切除坏死的脑细胞,又清除大量血液,进行电凝止血,可以有效减少后期并发症的发生。
关颅之后又送进神经重症监护室,进行密切监护,再根据相应的内科方式进行积极治疗,减少后期不利的影响。
这期间,尹西笑电话交待了小金和果儿看店,自己则一直懵懂的守在医院听医生指挥。
几天之后,病情稳定下来,需要进行适当的康复治疗,包括止血、脱水、营养脑细胞等等,增加恢复的几率。
可是,依然被主治医生告知,因为出血量太大,有可能发生严重的神经功能障碍,说得直白些,就是病人很大可能会暂时失忆。
这几天尹西笑一直在医院忙着照顾穆颜开,还好甜品屋有打暑期工的小金和果儿帮忙照看,好不容易穆颜开病情稍微稳定下来,她才抽出时间去华彩世纪住宅区找人。
但,早已人去楼空,换了业主。
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彻底的,房子托付给中介卖的,因为订单合同保护,且有限制,中介方也拒绝提供卖家电话号码。
尹西笑只得又回到医院,面对有可能暂时失忆的穆颜开,一筹莫展。

第4章 西笑甜品屋
算了,主治医生也说了,穆颜开只是有可能会暂时失忆而已,随着综合康复治疗,会逐渐恢复的,实在不行等他醒了先领回店里吧!
自己运气不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不管他吧?毕竟手术时她可是以女朋友的身份签字同意的。
现在报警她也说不清楚,说不定还搞出个肇事逃逸或遗弃罪。
这样想着,尹西笑自嘲的笑了笑,已经第七天了,他什么时候才会醒呢?
她发着呆,这些天都是她帮他擦洗身体,这天气,稍微出点汗捂着难受,换洗的衣裤也是她估摸着买的……
然后,她出去到医院水房打来热水,拧干棉帕帮颜开擦脸时,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和尹西笑大眼瞪小眼,他愣住了:“我这是怎么了?这是哪里?”
太久没开口,声音沙哑。
不是吧?医生说的话,该不会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吧?这嘴巴开了光?有毒吧?
尹西笑内心在吐槽,脸上却带着微笑:“你认识我吗?”
见他发愣,她接着道:“这是医院,你被撞伤了,摔到了头,这是做完手术的第七天,你刚醒。”
穆颜开再次愣神,努力回想,脑仁抽疼:“我是谁?你又是谁?谁撞了我?”
得,这回是真摊上大事了。
尹西笑苦笑,想了想,索性先随机应变吧,也不能再坏了。
“你是颜开,穆颜开。我是你的女朋友尹西笑,七天前的晚上,你陪我送一单外卖,我们的小电驴被超车的摩托车擦挂,撞上了路边的围栏花园边沿……”
尹西笑面不改色的睁眼说瞎话。
她挣钱这么不容易,已经搭进去那么多手术费,不能再来为难她吧?
“女朋友?”穆颜开更加困惑了,为什么一点儿特别的感觉都没有?
他闭了闭眼,使劲回想,整理思绪,可无论怎样都是空白,脑仁还隐隐生疼,只能作罢。
姑且接受了面前这个女人的说法。
见他终于醒过来,尹西笑一开始很紧张,这一对话发现他真的暂时失忆了,她都分不清是喜是忧,赶紧按了呼叫铃,叫来医生检查。
穆颜开的病床靠窗,从门口进来会经过两张床,两位病友这时都在祝贺他们,并夸赞他的女朋友如何如何体贴周到。
主治医生来看过后,又做了一系列检查,说他恢复得不错,失忆也只是暂时性的,再休息几天便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病友还在接着夸赞,夸得尹西笑不好意思的找借口躲出去水房打开水了,美其名曰一会儿方便他吃药。
可她一走,医生和病友都夸得更起劲儿了,多好的女朋友呀!
穆颜开瞄到了床头柜里叠得整整齐齐的换洗衣裤,他突然的莫名其妙觉得难为情。
毫无疑问,他住院的这些日子,应该都是他这位女朋友忙前忙后在照顾,难道没有其他亲人朋友什么的来看过他?他混得是有多差?
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星期,穆颜开觉得,除了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自然是躺不住的。
两人一商量,尹西笑便为穆颜开办理了出院手续,至于先前登记时说补身份证信息的事情,早已抛诸脑后,注定不了了之。
收拾妥当,两人顺便又买了些换洗衣裤和一应物品回到店里。
对此,尹西笑的解释是,这不是想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所以,以前的东西觉得晦气,都扔了,添置新的,去病消灾,重新开始。
穆颜开也没多说,默认了她的说法和做法,都是小事情,不需要计较。
好在尹西笑提前和店员交涉了,自己男朋友出了车祸,出院回店里帮忙,让他们平时不要说错话刺激他,影响他康复。
而店员小金和果儿根本就没多想,他们是这个暑假才来的暑期工,半工半读,尹西笑是他们同校的学姐,先前的两位帮工毕业就离开了,他们格外珍惜学姐能给他们机会。
相互认识后,便各忙各的。
穆颜开打量着甜品屋的环境,很清雅,还不错,虽然这小店仅有五十多平,但操作间、展柜、货架、餐桌都收拾得一丝不苟、井井有条。
门市六米的层高,做了两层,设计得不错,看尹西笑放下大包小包的,直接把她自己的洗漱用品带上了楼,想必楼上是她的住处。
不一会儿,尹西笑又噔噔噔下楼来,而楼梯间隔出来的储物间,靠墙做了柜子,摆了一张一米五的便捷凉板床,她开始忙着铺上新买的棕垫,冰丝凉席,床单,凉被,收拾的很干净齐整,这是只等他回来?
他看着,有些回不过神,但不妨碍他好一阵感动,真是难为她了。
楼梯间出去,是推拉门,后面有个三十多平的小院,种了些葱、蒜、多肉以及花卉,最边上靠着围墙有个金银花架子,花开得正好。
整个小院设置了多处卡座,比较浪漫有情调……
围墙外面,据说是城市森林公园。
其实,尹西笑只是希望,等穆颜开清醒过来,回想起她尽心尽力对他好的份上,别多做计较。
呵,仔细想来,他现在也是个可怜人,这些时日她每每回想起那一晚所见,脑海里已经八卦了N个他之所以醉酒的版本,最后趋向于他是被女朋友给戴了绿帽子,还被甩了,人家不是连房子都卖了么?
她是可怜他才收留他。
对,一定就是这样的。
就算他将来某一天清醒了,也只会感激她吧?
对,他一定会感激她的。
说句不好听的,她的积蓄本就被母亲隔三差五各种理由要得差不多了,店里刚进了一批货,自己仅有的生活费已经全部垫付了他的医疗费用,她也巴不得他能早些恢复。
穆颜开熟悉着环境,“叮……叮……叮……”外卖订单多起来,陆陆续续有客人进出点餐,他也不矫情,换上了甜品屋的专属T恤,开始帮着忙前忙后,很是殷勤,不懂就问,西笑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头扎进忙碌中。
“西笑,你在想什么?”

第5章 韩槿瑭
穆颜开始终觉得这里非常陌生,他真的一直有和她在这里一起生活吗?
闲下来时,他见尹西笑在吧台里面发呆,便坐在吧台前的吧椅上伸手敲了敲吧台台面,看着她道。
这吧椅给穆颜开的感觉倒是有那么几分熟悉感,具有现代感和金属的质感,360度旋转,代表了流行和时尚,但他似乎比较排斥。
他真的是大学毕业就和西笑一起经营着这家甜品屋吗?
他再一次困惑。
尹西笑这时回望他,一本正经的问:“你还是没有一点儿印象吗?”
穆颜开摇了摇头,沮丧的道:“想不起来,稍微深想就脑仁疼。”
“没关系,咱不急,慢慢调养,总能想起来的,医生不是说了吗,你恢复得很不错了。”
因为穆颜开的手机和钱包都丢了,尹西笑又不得不抽时间陪他加急补办身份证,买手机。
她就奇怪了,户籍办公室的资料显示,他的户头居然是单独的,仅他一个人,地址就是华彩世纪那套跃层公寓,他们也没好意思多问。
只是回去时,颜开忍不住提了一嘴,尹西笑说,他以前遇人不淑,那房子送前友了,然后前女友把房子卖了……
他整个无语了,他就这么背?
是有这种情况,买卖房产时,有些业主没来得及迁户,唉,以后再说吧!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父亲正式迎娶罗星瑶时,他不想看到大家的名字在一个户,就赌气从原来的户籍剥出来,单独落户在了华彩世纪的跃层公寓。
那是因为华彩世纪的跃层公寓本就是爷爷为他准备的婚房,后来刘琬晴二十岁生日,他为了表示诚意,直接过户在了刘琬晴名下……
当然,这些具体情况是他恢复记忆以后才能想起的,现在没去细想。
尹西笑的老家是在宜城偏远的安县清溪镇。
她从小成绩很好,初中毕业以后,靠着半工半读念完了宜城职业技术学校三加二连读五年制大专。
最后一学年,这家甜品店原来的店主有其他发展,转让店铺时,她用辛苦攒下的积蓄盘下了这里。
宜城职业技术学校和这一排门市中间便是隔着城市森林公园,环境非常好。
其实原来的店主是要卖掉门面的,她自然没办法,是她的闺蜜,隔壁悦茶生活馆的老板韩槿瑭为了帮她,买下了店面,她只是勉强凑够付了原店主的转让费。
这里位置好,有固定客源,加上她一直在店里半工半读,各种甜品早已耳熟能详,又喜欢钻研新的口味,所以生意一直不错。
但是,她有个双胞胎大哥尹东旭,比她早出生十个小时,现在在甜品屋对面的宜城学院建筑系上大四。
尹东旭傲慢自大、飞扬跋扈、专横无礼,对她这个妹妹更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一点没觉得母亲执意牺牲妹妹的利益成全自己是不对,完全继承了其母亲的自私自利、颐指气使。
但对待有权有势的人或者他觉得对自己有帮助的人,立即换了态度……
之所以没敢来甜品屋捣乱,就担心把妹妹惹急了,断了他的生活费来源。
又因为尹西笑晚了十个小时出生,她的母亲张玉梅难产,差点送命,于是从小便不受母亲待见,父亲尹志鸿虽然心疼,但一向妻管严的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好大伯尹志高一家待她很不错,尤其是堂姐尹才敏,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不会忘记她。
十四岁的某一天,村里来了个游方相师,讨水喝无意中看到了她的手纹,然后如此这般关于女子断掌不求人,六亲冰炭等等,胡说了一通。
偏偏父母信以为真,对她更加不满。
还好她自己一直刻苦努力,比较争气,成绩优异,但尽管如此,十八岁时,父母为了大哥能在城里的重点高中生活过得宽裕点,准备让她早些订亲,收彩礼。
她想早点能够自食其力,摆脱那个不能给她安全感的所谓家,初中毕业后才会毅然决然选择了宜城职业技术学校三加二连读的五年制大专。
她那时就靠闲时捡些塑料瓶子,收些废书旧报纸,做些手工挣点零花钱,然后有些积蓄之后,淘村里的旧物件去县城里古玩街赚差价。
慢慢的,总算可以负担起大哥和她自己的学费,家里人也便不再为难她。只不过依然要求她每个月补贴些家用。
尹西笑通常情况下不太说话,不是太过分也会逆来顺受,毕竟是亲生父母。
但是,太过分的时候,她也会生气,他们便会收敛一点。
这就是尹东旭虽然就在对面学院,但从不敢来她店里嚣张的缘故。
最重要一点是,他们一家也不是没闹过。
那是尹西笑刚来职校读书,找到这个甜品屋半工半读时,父母为了大哥,带着人过来威胁她答应订亲,闹得不可开交,甜品屋原来的店主劝不住,隔壁悦茶生活馆的老板韩槿瑭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三两下把人分开,震惊了众人。
现实中的武林高手,厉害。
人群里当时有人报了警,闹剧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那次韩槿瑭帮助尹西笑解围之后,尹西笑的生活总算是暂时安静下来。
基本上悦茶生活馆的甜品都是尹西笑送过去,一来二去,她和韩槿瑭很投缘,逐渐的发展成好朋友、闺蜜。
韩槿瑭是个有点清冷,又很温暖的女人,她豪爽痛快,性格刚毅,不拘小节,似乎又不苟言笑,缺少女性的温柔韵味,但极富正义感,善良又坦诚,给人一种疏离却很舒适的矛盾感,才艺双绝,英姿飒爽,是个美丽与智慧并生,倾城无双的美女,那眼神里有着化不开的忧郁,写满了故事,尤其是她一身素雅的茶服,袖口和衣摆上总是绣着一丛墨竹、青竹或者雪竹,漆黑的长发用竹节簪子很随意的绾了个发髻披散下来,有种柔软而坚韧的气质。
一年前尹西笑能盘下这间甜品屋,说是她自己凑齐了转让费,其实还是韩槿瑭帮忙,不但买下了店面,还主动借给她五万启动资金,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