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景川时萤萤

第十一章
录播戛然而止,傅景川心头骤紧,他拿过助理的手机给时萤萤拨了过去。

电话响铃了两声,很快就被接起。

很快,电话那头穿来时萤萤早就预料的声音:“小叔是来祝我新婚快乐的吗?”

傅景川眸色一沉:“时萤萤,你现在在哪儿?”

他的语气比往日严厉,有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着急。

电话这一边,机场南区。

时萤萤握紧手机轻轻一笑:“当然是去约会了,傅影帝不会这个也要管吧?”

说完,时萤萤就挂了手里的电话。。

反正他拒绝的彻底,那她也就不能回头。

从此以后,她不要做别人故事里的路人甲。

她要做自己的女主,要去和自己选定的男主生活在一起……

机场北区出口。

傅景川不禁一阵心烦意乱,吩咐助理:“查查时萤萤现在哪儿?”

……

而时萤萤这边,原本已经和公司走离职合同,可没想到正要签字的时候,老总忽然莫名反悔,说她还有一部戏没有拍完。

好巧不巧,那部戏就是《星辰荣光》。

她明明拒绝过,经纪人周丽也知道。

可莫名其妙的,还是背上了这女二号的戏份,如果现在不演,违约金高达十亿。

她不知道这违约金怎么会这么高?

只是,时家只爸妈走了之后,状况不怎么好,一时间也拿不出十个亿。

为此,公司还先斩后奏,特地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说她之前的退圈申明是因为“大冒险”而无奈录制。

短短的几天,时萤萤的生活来了个大颠覆。

她隐约清楚,这事和傅景川有关系。

但她一直拒绝和傅景川见面。

傅景川这样不顾她的意愿,她更应该避开他。

谢家那边的婚姻,也只好因此推后。

好在谢温词理解,谢家父母也通情达理。

计划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

只要拍完《星辰荣光》这部戏,她就可以离开南城。

……

距离开机时间还有两天的时候,时萤萤把大学闺蜜白璐拉了出来。

两人面对面坐在咖啡厅角落,说着话。

白璐是唯一知道她爱傅景川的知情者,常常暗地里给她打气。

只不过这一次,白璐满脸不解:“萤萤,你这突然想结婚,不会是为了报复傅景川吧?”

时萤萤抿了一口咖啡,垂下了眼眸:“不是,是我自己想结婚了。”

她倒是想报复,但傅景川那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已经是无药可救。

白璐认真的凝着时萤萤:“萤萤,你真的不爱傅景川了吗?”

时萤萤一怔,克制着情绪:“不爱了,以后也不会再爱他。”

白璐原本还想再劝点什么,但又怕萤萤难过,干脆也就不再提了。

帝都的天气说变就变,等她们再出咖啡厅时,已经是乌云密布。

阴沉的天空好像随时都会下场大暴雨。

时萤萤送走了白璐后,就独自沿着回家的路慢走着。

如果可以,她倒是想淋场雨让自己清醒清醒。

这当时萤萤准备过马路时,一辆黑色的迈凯伦稳稳挡住了她的去路。

车门打开,一道倾长的声音从车上走下来,是傅景川!

他穿着一身黑色大衣,大衣里的衬衫领口微敞,将他的清冷矜贵衬托的更显。

时萤萤也不躲,笑看着他:“小叔,怎么会这?”

她语气的轻快,傅景川听得皱眉:“萤萤,不要装傻。”

他的嗓音磁性低沉,带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但此时在面对时萤萤时,却带着质问的味道。

时萤萤扯了扯嘴角:“小叔这么生气,是听到我要结婚吗?”

街边,人来人往,傅景川没有再陪着时萤萤打迂回球,直接拉着她塞进了车里。

车门一关,还上了锁。

车内的气压蔓延着森冷。

傅景川面色冷沉的攥着方向盘:“萤萤,你要和谁结婚?”

第十二章
时萤萤一怔。

原来他特意来找他,就是为了问她要嫁给谁。

“这个人你我都认识,傅景川。”

她轻描淡写的回答,目光却看着车窗玻璃。

在玻璃的反照下,她清楚看到傅景川不善的脸色。

向来处变不惊的傅景川在听到这句话时,眉目一秒变得冷冽:“为什么是他?”

时萤萤回头睨向傅景川,神色认真的反问:“为什么不能是他?他可比你真诚多了。”

话音落下,车内的气温骤降。

时萤萤也不管他难看的脸色,自顾自的说道:“我和我未婚夫还约了烛光晚餐,麻烦小叔送我一傅了。”

傅景川没有接话,但一脚将油门踩到了最底。

时萤萤拿出手机,默默点开了和傅景川的聊天框。

一路飙车,来到帝爵会所。

时萤萤下车后,傅景川也跟了下来。

“小叔也约了人?”她明媚的勾起唇角,看起来纯良无害。

傅景川视线瞥向大门口的位置,时萤萤也循着视线看去。

只见秦子芸穿着白裙欣喜跑过来。

时萤萤了然的点头:“原来小叔是在等秦小姐,那祝你们玩的尽兴。”

说完,她走上前与秦子芸擦肩而过。

也就在那短短一瞬,她真切感觉到了秦子芸眼神里的冷芒。

这就是傅景川不顾一切爱的女人。

时萤萤没有回头,径直走进了直达电梯。

傅景川看着时萤萤离开的方向,目色变得深沉。

秦子芸原本还欣喜的心情在看到傅景川的眼神时,荡然无存:“师兄,大伙差不多都到齐了,我们先上去吧。”

她作势挽上傅景川的手臂,却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躲开了!

“师兄……你”秦子芸收紧了手,目色难看。

傅景川没有看她的神色,只动了动薄唇:“上去吧,别让大家等久了。”

这次聚会为的是给他们的导师过六十岁的生日。

所以他才会答应来。

包间内,不少人都举着酒杯跃跃欲试想要给傅景川敬酒。

但因为他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又让他们不敢贸然上前。

最后还是导师开口:“听说阿川的新剧就要开拍了,女主角定的还是子芸,我们知道都很为你们高兴。”

傅景川淡淡颔首:“都是同门,帮助是应该的。”

外人不知道导师其实是秦子芸的外公。

这个面子与其是念旧情吗,其实是卖给导师的。

见话聊出了头,在座的其他人也纷纷站了起来敬酒。

都是写文阿谀奉承的话,傅景川只表面应付了几句。

但心不在焉,看起来兴致并不高。

他默默喝着酒,脑海里反复响起的时萤萤那句“为什么不能是他?他可比你真诚多了。”

小丫头伶牙俐齿,说的话都带着刺。

他对她很差吗?傅景川不禁认真思索起这个问题来。

但越想,他就越发烦躁,连同周围的恭维声都变得刺耳。

傅景川将手里的酒杯扔到了酒桌上,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起身走人。

就在他带着微醺走到走廊间时,正巧看到时萤萤和傅景川挽着手走下楼梯。

两人谈笑风生的模样,像极了一对热恋情侣。

可偏偏这温馨的画面在傅景川看来,却刺目至极!

第十三章
可能是酒精作祟,傅景川没有顾及那所谓的理智,迈步就要跟上去。

但当他站在第一阶台阶时,秦子芸却突然出现拉住了他。

“放手。”细碎的灯光下,傅景川目色微冷,带着说不出的压迫。

秦子芸故作镇定:“师兄,你喝多酒了,开车不安全,我陪你一起去。”

傅景川的脾气她是知道的,无论做什么事都不喜欢被人插手。

她原本只是想在身后偷偷跟着,但当她看到时萤萤的身影时,她忍不住了。

她不允许有任何出现阻挡她嫁给傅景川。

如果有,那就该死!

被秦子芸这么一折腾,楼下早没了时萤萤的身影。

傅景川只能别过视线,抽回了手:“你先去陪老师吧,我自己有分寸。”

不等秦子芸再说话,傅景川已经转身下了楼。

这夜,下了一场很久的大雨。

也是傅景川彻夜不眠的一夜。

第二天,经过大雨洗刷过一遍的帝都,晴空万里是难得的好天气。

《星辰荣光》开机仪式也是在这天进行。

傅景川习惯性的站在时萤萤的身旁。

时萤萤注意到后,却往旁边挪动了几步,把位置空了出来给了秦子芸。

虽然这剧的女主定给了秦子芸,但论流量这块时萤萤还是稳坐一姐的位置。

所以记者把话题也抛给了时萤萤:“时小姐,此剧是你息幕作品,却饰演女二你有什么看法吗?”

时萤萤拿起话筒,轻轻一笑:“我会付出最大的努力演好这个角色,也算是对得起导演的信任。”

不得不说,傅景川真的很高明。

给秦子芸惹人怜爱的角色,却把最惹人挨骂的角色给了她。

三个小时后,开机仪式才圆满结束了。

回到休息室。

时萤萤一进门就看到沙发上只有傅景川坐着。

“走错门了,我现在就走。”她转身欲走,却被傅景川拽住了手腕。

“萤萤,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傅景川看着时萤萤,想要将她看穿。

但时萤萤神色清冷,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他。

时萤萤凝着眼前的男人,冷笑出声:“傅景川,当初是你自己口口声声答应你导演的第一部戏女主一定是我,现在也是你自己反的悔,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这是她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

傅景川神色一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可以向你——”

他话还未完,时萤萤却听不下去直接打断:“够了!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从此你我形同陌路,我也不会再纠缠你。”

他不是一直在划清界限嘛,那这一次她干脆断个干净!

听到那一声形同陌路,傅景川神色一滞,心像被针刺了一下:“你这么想和我瞥干净,是因为傅景川?”

闻言,时萤萤一怔,一口应下:“是,我既然要嫁给他当然不能让他误会我们的关系,这不也是你最乐意看到的吗?一举两得,我还要提前恭喜小叔喜当爹呢!”

反正以后就是陌生人了,她不介意把关系再搞砸一点。

可话音落下,她等到的却不是傅景川的回答。

而是一个霸道夺走她所有呼吸的吻!

第十四章
突如其来的吻,让时萤萤来不及思考。

但很快一股铁锈味在味蕾中蔓延开来,时萤萤吃痛的将傅景川推开:“傅景川,你属狗的吧?”

傅景川薄薄的唇微抿:“萤萤,我给过你机会的。”

时萤萤一脸茫然:“什么?”

傅景川拿出手机,划到了和时萤萤的聊天界面:“我需要解释。”

时萤萤波澜不惊的清了清嗓子:“没什么好解释的,之前告白是我冲动了,还请小叔不要当真。”

傅景川神色一顿,周身的气压骤降。

正当他想说话时,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一道轻柔的声音打断了两人。

“师兄?”

秦子芸提着礼裙径直走了过来,在看到时萤萤她微微一怔:“时小姐也在?”

时萤萤收回视线,看向白裙飘飘的秦子芸:“秦小姐好巧。”

秦子芸面上挂着完美的笑容,寒暄道:“我刚刚看到谢先生捧着花上来了,还以为时小姐会过去接呢。”

时萤萤勾了勾嫣红的唇:“本来要去的,但这不被傅总拦了下来嘛。”

秦子芸脸上笑意不减,目光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二人的神色:“既然师兄有事要和时小姐聊那我就先走了。”

时萤萤没有接话,眼眸看向了傅景川,看着他清冷的俊脸。

这一次,他并没有开口挽留秦子芸,态度也不明不白。

秦子芸离开后,时萤萤漫不经心的笑了一声:“傅总不怕你的心尖宝贝误会吗?”

傅景川蹙起眉头,警告般的出声:“时萤萤。”

这一声,也勾起时萤萤心底不明的火意,冷冷瞪了一眼傅景川:“有病!”

话落,她拎起包转身离开。

午后,阳光正是最毒辣的时候。

一辆黑色的宾利有条不紊的行驶在华珠大桥上。

车内,傅景川余光时不时看着闭目养神的时萤萤,欲言又止。

时萤萤感受到他的视线,缓缓睁开了眼:“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吞吞吐吐了?有话直说就好。”

傅景川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几分:“萤萤,我会对你好的,比傅景川对你更好。”

时萤萤漂亮的乌眸眯了眯:“谢先生,谢谢你,但不用了。”

傅景川突然说这些,肯定是听秦子芸说了什么。

秦子芸这样做的目的不过就是让她离开傅景川。

可惜的是,这小算盘打到她头上那就打错了。

傅景川俊逸的脸上覆了一层失落,垂下了眼眸:“萤萤,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等你的。”

无论她爱的人是否是他,他都会等。

等到春暖花开,等到冰川融化,等到她亲口在他耳边说出那句‘我也爱你’

时萤萤一怔,不自觉的别开了目光。

凝神片刻,她才重新看向傅景川,下了决定:“谢先生,等我这部戏拍完了我们就去洛杉矶的,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

傅景川一扫眼底的阴影,脸上有了笑意:“好,只要你想去,我就陪着你。”

时萤萤轻轻吐出两个字:“谢谢。”

夏天的风吹起她鬓角的碎发,这一刻她的心情无比平静。

曾经在书上她看过这样的一句话。

忘掉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到新的城市,和新的人创造新的记忆。

她跟傅景川,是时候翻篇了。

第十五章
月色朦胧,时宅。

时萤萤躺在泡在玫瑰浴缸里,被花瓣浸泡过的皮肤又嫩又滑,很是好闻。

泡澡泡到一半后,她开了一瓶红酒。

她很喜欢微醺的感觉,所以只要在泡澡时,她都会开一瓶酒。

深红的酒水浸在高脚杯的玻璃面上,泛着细微的光泽。

正当她伸手端起酒杯时,搁在窗台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时萤萤拿起手机,却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陌生号码。

想到如今个人隐私被贩卖的严重,她挂断了电话。

可还没过几秒,那个电话又打了过来。

时萤萤顿时没好气的接起电话:“哪位?”

那边沉默半响,传来一道熟悉又低沉的嗓音:“萤萤,是我。”

“……”时萤萤漂亮的眉瞬间拧了起来。

“萤萤,你下来,我在你家门口。”傅景川霸道的嗓音带着不容拒绝的态度。

可偏偏时萤萤吃软不吃硬,直接挂断了电话。

今晚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她也不会出这个门!

挂断电话后,她总觉得不解气,顺手把那个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但傅景川并没有因此退缩,换了个号码继续打了过来。

时萤萤最后的耐心也被这个电话磨尽,接起电话毫不客气的回怼:“傅总,你这是骚扰!你再打电话,我不介意把你送上明天的头条!”

不等傅景川回话,时萤萤直接掐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好在,铃声没有再响起。

但时萤萤泡花瓣澡的好心情也荡然无存,起身披着浴袍走出了浴室。

正当她做好护肤后,房门被人敲响,是保姆刘妈。

“大小姐,我有事找您。”

时萤萤感到疑惑,径直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一入眼,就看到刘妈捧着爱马仕站在门口。

不等她开口问,刘妈便先行说道:“小姐,这是傅先生亲自送过来的。”

这是傅景川从小到大惯用道歉方式。

所以连同这一次诀别,他也以为她只是在闹脾气吗?

时萤萤收回视线,声音冷淡:“派人还给他,我不需要。”

刘妈犯了难,欲言又止还想再劝。

但时萤萤已经转身回了房。

无奈之下,刘妈只好先行下楼。

到了客厅后,时老夫人走了出来:“刘妈,这谁送的?”

刘妈低头回答不敢撒谎:“回老夫人,是傅先生送给大小姐的。”

闻言,时老夫人神色复杂,只吩咐道:“以后但凡是傅家送来的任何东西都不要拿到小姐面前,听懂了吗?”

刘妈连忙点头,退了下去。

翌日,《星辰荣光》开始拍摄。

故事的结构偏现实向,是讲述了六个年轻人,从高中到大学直至毕业的爱情故事。

而时萤萤饰演的就是里面拆散男女主关系的富家千金。

拍摄的进度很快,很快就到了她身为炮灰女配的最后一场戏。

她要和饰演女主的秦子芸一起站甲板上,再故意将对方推下海。

看着工作人员布置好的场景,时萤萤脱下了毛毯走了上去。

虽然是夏天,但迎面吹来的海风还是冷的让人发颤。

随着傅景川的一声“Action!”

时萤萤也很快进入了状态,摆出嚣张的气焰看向秦子芸:“天降永远比不过青梅竹马,而你也永远不可能代替我在他心里的位置。”

一来一回间,两人彻底撕破脸。

时萤萤作势推向秦子芸。

可突然秦子芸反向抓紧了她的手,拉着时萤萤一起向后仰。

时萤萤脸色骤白,身体不受空控制的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