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景川时萤萤

第六章
话落,化妆间的气压好像低了二十度。

傅景川眉宇间染上些寒意:“你能分得清什么是喜欢吗?”

时萤萤刚要回答能。

傅景川却先一步说:“你不能。”

时萤萤一开始还能和傅景川对视,渐渐地就扛不住他的冷漠。

她委屈垂眸,难道在他这里,她的喜欢就那么让她讨厌?

视线一点点变得模糊,就在眼泪差点忍不住之际,头顶上方传来傅景川冷漠的一句:“我是你小叔,是你的长辈,这些话我就当做没听见。”

他声音像是结了冰,连离开的脚步声也冷冻着时萤萤的心。

长达十年的暗恋,孤注一掷的表白,最后却以被忽视告终。

时萤萤的勇气也摇摇欲坠。

难道在小说世界里,男主注定都是喜欢女主的吗?

……

而傅景川这一去,便再没有回来。

之后的拍摄,时萤萤熬得十分艰难。

等她拍摄完毕,才知道傅景川那一组早就拍完离开了。

时萤萤给傅景川打电话,也直接被挂断。

接下来一周,她的每一通电话,傅景川都没接。

并且,他的助理也不在泄露他的任何行傅给她。

时萤萤终于明白,自己的表白惹恼了傅景川。

他在疏离她,可她好像也没有什么办法。

每晚的日子变得难熬,她刷着微博,忍不住用小号提了一个问题——

“如果你穿书爱上了男主,却发现男主爱女主,而你只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路人甲,你还会继续爱下去吗?”

上传问题之后,还不等别人回答,时萤萤却匆匆关了手机。

说来也可笑,她竟然连看答案的勇气都没有……

她起身,来到了隔壁专门给傅景川准备的客房,倒了两杯红酒,独自一人喝着。

随后又点上淡淡薄荷烟味的熏香,假装他在这里陪着。

喝着,喝着,眼泪却怎么都忍不住。

时萤萤捂住眼,都说借酒能消愁,可她的心为什么越来越痛了?

……

这晚之后,时萤萤像是不知疲惫一般,日以继夜地赶通告。

就这样接连三个月,时萤萤忙到连春节都没有回家。

连经纪人都看不下去,怕时萤萤累到生病,强制地给她放了两天假,把她‘赶’回时家老宅,并让她选定一个剧本早日进组。

但只有时萤萤知道,她这样工作,只是想让自己忙得想不起傅景川。

回到时宅,她窝在沙发上将几个剧本一一看完,却丝毫不动心。

正准备回房间,管家却走进说:“小姐,傅家三爷来了。”

时萤萤一怔,傅景川已经几个月没有联系自己了,也更别说登门时宅,今天怎么会突然过来?

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傅景川已经走进了客厅。

三个月不见,他一朝出现在她的面前,时萤萤发现,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她还是会因为他牵动心神。

喜欢就是喜欢,她根本骗不了自己。

只见傅景川在沙发上坐下,将手中的剧本放到她面前:“我剧中的女二号,想让你来演。”

时萤萤扫过剧本的名字,发现这正是她写的那本《星辰荣光》。

他用她的书去捧秦子芸还不够,竟让还让自己给秦子芸做配?

第七章
一时间,时萤萤心里五味杂陈。

她攥紧手指,压下那抹涩意:“我现在正处于转型的关键期,一旦接了女配的戏,后续很可能就没有人要我演女一号了,这样,你还确定要我给秦子芸做配吗?”

傅景川双手交叉抵在膝上:“子芸曾是名副其实的影后,你给她做配不丢人。”

见他态度如此,时萤萤倏地觉得好无力。

压下喉间的苦,时萤萤缓缓开口:“如果我不愿意呢?”

她担心,一旦在戏里做了秦子芸的女配,她在这个世界也会变成女配。

那样,她和傅景川就真的再也没有可能了。

傅景川皱了皱眉,似乎想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他手机震动了下。

傅景川拿起看了看,时萤萤随意扫了一眼,却没想到一眼就看到了秦子芸的名字。

她猛地绷紧身体,却见傅景川站起了身:“你不愿意,我不会强求,但我希望你还是慎重考虑。”

扔下这句话,他没再多留,抬步离去。

时萤萤忍不住起身追了上去:“傅景川,你为什么对秦子芸这么好?”

傅景川停下脚步,但还没有等他回答,时萤萤又问了句:“是因为喜欢她吗?”

大厅寂静一秒。

傅景川转过身来:“这是我的私事,跟你无关。”

“怎么会跟我无关,你明知道——”

话说到一半,时萤萤又下意识咽了回去,她不想惹他生气。

三个月不联系,对于她来说,实在太过煎熬。

可她又实在不甘心。

她和傅景川相处十年的情谊,她分明感受过他的在意。

时萤萤继续说着:“当年我爸妈出事,我有了轻生的念头,是你找到我劝我活下来,说世界很精彩,说你会一直陪着我。”

“后来在学校,你挡开了所有对我表白的男生。进了娱乐圈,你也曾说,我是你护着的人。”

说到这儿,她才转头看向傅景川,眼眶微红:“傅景川,你告诉我,你对我到底有没有一点喜欢?”

傅景川喉间一梗,心底浮上抹复杂不明的情绪。

最后却只说:“萤萤,你不要把喜欢和感谢混为一谈。”

时萤萤鼻尖一酸:“别转移话题,我现在问的是你。”

说着,她一步步朝傅景川靠近:“我已经成年很久了,不要把我当孩子,我很明白我对你的感情是什么。”

“可你能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双目对视,傅景川的眼眸深幽的如一汪寒潭。

时萤萤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

而随后,傅景川只面无表情说:,“时萤萤,我是你小叔,这辈子都是。”

“从此以后,如果没有必要,我们不必再见了。”

刹那间,时萤萤如遭雷击,大脑一片空白。

而傅景川说完,就转身离开,那绝情的背影好像在说,他再也不会回头。

时萤萤再也没有了力气,瘫软在地。

多么可笑,她用尽勇气去努力,换来的却是把他推得越来越远。

隐忍的情绪彻底崩溃,眼泪止不住地从她的眼角滑落。

原来……

无论她跟他有多少年的情意,但只要她不是女主,就注定得不到男主的爱。

第八章
时萤萤哭着哭着,眼前忽然被递来一方白手帕。

时萤萤抬头,才发现是自己奶奶。

“丫头,奶奶早就说过阿川不适合你,现在撞到南墙,知道疼了吧?”

两人坐在客厅,时奶奶看着她红肿的双眼,一切了然。

时萤萤喊泪凝着奶奶,委屈反而更加汹涌:“可他对我那么好,我曾以为我他也是爱我的……”

时奶奶叹了口气:“别说不爱,就算两人相爱也未必能走到一起。女人只有嫁给爱你的人,才会一辈子幸福。”

“萤萤,四年前你曾答应我,如果这四年你追不上傅景川,就会答应奶奶给你订婚,你还记得吗?”

时萤萤看着仍放在茶几上、傅景川拿来的剧本,心底狠狠抽痛。

她沉默半晌,缓缓出声:“我记得,您再给我一点时间。”

“好。”

时奶奶离开之后,时萤萤拿起剧本回到了自己了自己的房间。

她拿出抽屉里一个老旧的木头匣子,输入密码打开,里面是厚厚一沓信。

都是她写给傅景川的情书,也是她的整个青春。

文字从青涩到成熟,话语从多到少。

一句一句‘傅景川,我爱你’却贯穿每一封信……

时萤萤从头看到尾,已经从下午到了深夜。

可惜,她从来没有得到回应过。

时萤萤仰头,把眼眶里的湿润咽回去。而后打开手机,搜索‘傅景川’这个词条。

很快,就弹出了他和秦子芸上综艺拍的花絮。

原来,傅景川不联系她的这三个月,都是和秦子芸在一起。

近乎自虐般逐个点开那些视频,一分一秒看过去。

也不知道是视频剪辑的很好,还是傅景川笑的太灿烂,时萤萤竟然也觉得,他们两人很般配。

看着看着,手中忽然响起“叮咚”一声,一条微博消息弹了出来。

她上次在微博上问的问题,已经有人回答。

时萤萤打开一看。

问题醒目挂在上上方——

“如果你穿书爱上了男主,却发现男主爱女主,而你只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路人甲,你还会继续爱下去吗”

点赞最多,被置顶到最上面的一个回答是——

“放弃吧,再深的感情都打不过注定的姻缘。”

……

时萤萤不由握紧手机,视线扫过一旁的剧本,指腹摩挲着‘导演’之后的那三个字。

傅景川。

良久,

她拿起手机,按下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嘟嘟——”两声响后,傅景川很快接通。

但他的第一句话却是:“你考虑好了?”

时萤萤重重的舒了口气,压下喉间苦涩:“很抱歉,那个女二号……我不能出演。”

不是她不愿给秦子芸做配,而是她想给这段无望的爱,画上一个句号。

时萤萤想到自己和奶奶的约定,在对方挂断之前问出:“小叔,如果我要和别人结婚了,你会难过吗?”

电话那头寂静了几秒,而后传来冷静又坚定的一句:“我会祝福你。”

第九章
时萤萤霎时间如坠深渊。

她静默片刻,深吸了口气,才强扯出一抹笑。

这抹笑虽染着苦涩,却发自内心:“小叔,以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如你所愿,以后我只会把你当做小叔。

从此以后,她这个路人甲,不会再去肖想男主。

时萤萤挂断电话,走向奶奶房间,在奶奶身边坐下,整个人像是被抽光力气,疲惫不堪。

“奶奶,我认输了。”

时奶奶像是早就预料到,拿出准备好的资料放在茶几上:“这是我亲自为你挑选的人,你和他在一起,一定不会受委屈。”

时萤萤轻轻点头,不知是妥协,还是真的愿意。

她拿起资料翻开第一页,却在看清照片时微微怔住。

那扬着明朗笑容的人,竟是傅景川!

两家见面的时间定在了两天后。

家长为了给年轻人相处的时间,特地去了另外的雅间。

时萤萤到的时候,傅景川已经到了,他好像一点都不惊讶,只说:“我没想到,你有一天会愿意放下他。”

时萤萤怔松一瞬,即便没有说明,她也知道傅景川口中的‘他’,指的是傅景川。

她微微垂眸:“人摔倒总要站起来,就算遗憾,倒也不是不能活。”

对面的傅景川眼点了点头,只用轻松的语调说:“很荣幸你选择我,往后余生,我会尽全力消除你的遗憾。”

……

时谢两家见面,各自相处愉快,时萤萤和傅景川的婚事很快敲定。

三天后,时萤萤跟傅家的长辈打了声招呼,特地去了傅景川住所一趟。

她走近大厅,一眼就见到了沙发上的女士外套。

衣服不是她的,想到现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傅景川秦子芸’恋爱消息,这衣服是谁的,不言而喻。

短短的几月,秦子芸已经搬进了傅景川的住所,而入圈这四年来,自己就算死皮赖脸,无论多晚,小叔也不同意她在这留宿。

对比之下,时萤萤的心还是有些刺疼,但是现在,她已经能忍受。

走到曾经呆过的客房,时萤萤推开房间,发现房间已经落了灰。

她怔了一秒,而后把房间里属于自己的东西一一放进自己带来的箱子内。

书架上,是一尊‘金鸡奖’奖杯,那是她第一次获奖,故意放在这里不拿走,其实是想告诉傅景川,她在努力追赶他的脚步。

衣柜里,是她第一次演戏穿的戏服,尽管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但是她却想让傅景川看看她的决心。

床头柜上,有一本《演员自我修养》,书已经被翻烂了,这是她刚进演艺圈时,经常用来见傅景川的借口。

……

东西不多,花了四年搬进来的这些,收拾好只需要十分钟的时间。

时萤萤推着行李箱离开这里,正走出大门之际,迎面遇上了回来的傅景川。

时萤萤微笑解释:“我不是有意来缠着你,我只是来把我的东西清理走。”

傅景川眼神闪了闪,眸底划过一抹晦暗不明的情绪。

他知道,她是决定放弃他了。

这本就是傅景川想要的结果,可不知为何,他的心口却有些闷。

却只说:“这些小事,可以叫佣人做。”

即便做好了准备,时萤萤还是被他的态度刺了下,他就这么不想见到自己?

果然,放弃这段感情是对的。

一厢情愿,终究没有好结果。

从现在开始,她要彻底收回爱,把男主换给女主。

最后想了很久,时萤萤还是决定做一个体面的大人,好好的告别。

“从前麻烦小叔照顾我,以后,就不必再费心了。也希望你能永远幸福。”

“小叔,再见。”

第十章
说完话,时萤萤便拉着行李箱,步伐坚定地向前走去。

傅景川心底倏地有些烦躁,他下意识开口喊她:“萤萤!”

可这次,时萤萤却再也没有回头。

傅景川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莫名的念头。

她是真的不再需要他了,哪怕是以小叔的身份……

之后,时萤萤再没联系过傅景川。

因为订婚,她和傅景川的见面日渐多了起来。

慢慢的她发现,傅景川跟她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他看着很沉稳,可今天却带着她来了游乐园,还特地买了两张摩天轮的票。

这还是时萤萤第二次坐摩天轮,第一次坐的时候是十五岁,那时是傅景川陪她来的,只是后来落地之后,她就吐了。

自那以后,傅景川就再也没有允许她坐摩天轮了。

随着摩天轮不断身高,时萤萤不由紧张握紧裙摆,对面的傅景川却笑着调侃了句:“你怎么跟小孩子一样,还紧张?”

‘小孩子’三个字忽然刺痛时萤萤的神经:“别胡说,我才不紧张!也不是小孩子。”

话落,她主动望向窗外,也知道要证明什么。

可眼眶却一点点泛红,她以为自己放下了,可总是在不经意间还会想起傅景川。

在傅景川眼里,她永远是小孩子,而他永远是小叔,是长辈。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谢温词忽然靠了过来,握住了她颤抖的手。

时萤萤抬眼望去,可他只静静牵着她,并没有说话。

但这一刻,她紧张的心竟好像一点点消散。

一场摩天轮,只有2分34秒。

但时萤萤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下来之后,心中那奔涌的情愫好像也渐渐平息下去。

两人走出游乐园后,谢温词忽然说:“萤萤,结婚之后,我们离开这里,去洛杉矶生活吧。”

时萤萤回头看了游乐园一眼,良久后:“好。”

……

晚上回到家,时萤萤敲响了时奶奶的房门。

而后走进屋,把去洛杉矶的事告诉了奶奶。

奶奶听后,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看来,你是真决定放下了。”

时萤萤点了点头:“我不想在等一个注定不可能的结局了。”

老人了然:“既然如此,就和过去好好告别吧,知道怎么做吗?”

“我知道。”

离开奶奶房间之后,时萤萤回到卧室,打开电脑,登上自己的微博小号。

她一条一条翻看那上面的记录。

从最后一条——

“如果你穿书爱上了男主,却发现男主爱女主,而你只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路人甲,你还会继续爱下去吗?”

到第一条——

春暖花开,我发现我爱上了CJ。

至今,时萤萤依旧记得自己写下每一句话的心情,不过很可惜,她就要和它们说再见了。

傅景川,从今以后,你做你的男主,而我,要去做别人的女主了。

而后,她选中全部,一键删除。

并且,傅景川所有的联系方式也拉黑。

既然决定不回头,任何念想都不必有了。

……

傅景川这半个月一直在国外出差,甚至忙得没有顾得上过问国内的事情。

深夜,他习惯性打开微博,去看时萤萤的微博小号。

他没有关注这个小号,但是从这个小号建立的第一天起,他每天都会在这里留下足迹。

可今天他点开一看,却发现小号的内容页是空白的!

傅景川心头迅速升腾不安,刷新网页几次,甚至关了机在开机刷新,小号的内容页依旧是空白的。

他不得不相信,时萤萤把所有的内容都删除了!

而没有人比他明白,她把这些内容看得多重要,如果只是单纯的闹脾气,她不可能会做到这种地步。

他立刻拿出手机给时萤萤拨打电话,却发现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不仅如此,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被拉黑。

傅景川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立刻起身穿衣服,播出电话:“马上包一架飞机,回南城!”

六个小时之后。

帝都机场,傅景川刚一落地,就见到机场北区的大屏幕上播放着一场录播的新闻发布会。

只见屏幕上,时萤萤拿着话筒,笑容轻浅。

“很抱歉告诉所有喜欢我的粉丝朋友们,从今天开始,我决定息影了。”

此话一出,站在她身边的人都面露诧异,记者们也是全场哗然。

屏幕外的傅景川更是一怔,握着手机的手骤然收紧。

这时,手机里传来现场记者的提问:“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时小姐你决定退出演艺圈?”

“据透露,你拒接了《星辰荣光》的女二号,退出娱乐圈是遭到不公平待遇了吗?”

“听传言说,你喜欢傅影帝,决定退隐是因为受了情伤吗?”

面对记者的追问,只见时萤萤缓缓抬起右手,无名指上一颗钻石熠熠生辉!

“我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