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帆方柚

六、
厉帆我们两个明明没有吵架,没有冷战。
但自从秦焰回来,我们两个的联系确是越来越少,每天早上能见一面,又匆匆的分开。
我打开我俩的对话框,信息还停留在四天前。
他说,他要去机场接秦焰,分手了还能做朋友。
我说,好,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晚上睡觉前,我给厉帆发信息问他晚上回不回来。
他说会聚到很晚,就在外面住了。
这个回复我并不意外,甚至已经提前预料到这个结果。
坐在被窝里看电影的时候,有微信消息弹了出来。
是他们聚会的照片,男男女女加起来有十来个。
秦焰坐在卡座的中间,左手边是厉帆,右手边是李皓。
有一张照片是厉帆和秦焰在说话,秦焰左手挽着厉帆的胳膊。
可能包间太吵,他们挨得很近。
在我看来,很亲密。
看了几秒钟,我直接返回到电影界面。
但是看不下去演的什么了。
我突然想到,厉帆这几天的冷漠,会不会是想分手,但是没想好怎么说。
大三那年见到他,他和秦焰是一对,那时候的他们很幸福。
每次在食堂和图书馆看到他们,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甜蜜。
我很羡慕,但从未想过插入他们中间,也从未想过和厉帆有交集。
只有厉帆在操场打篮球的时候,我才敢站在操场的栏杆外偷偷的看他。
打篮球的人很多,这样大家就不知道我在看谁。
大四那年,我们宿舍聚餐,回学校的路上,碰到了喝醉半躺在路边的厉帆。
厉帆和秦焰分手的事情闹得我们学校人尽皆知。
秦焰出国了,而且是跟一个男生一起。
后来我知道那个男生是李皓的哥哥。
也许李皓知道秦焰和他哥哥是清白的。
所以我和厉帆在一起,他一直觉得厉帆和秦焰𝖒𝖑𝖟𝖑是我拆散的,是我插入了他们中间。
只有我知道,他们不是败给李皓的哥哥,不是败给我,而是败给了距离。
在我眼里,是因为当时的他们彼此不够信任,不够爱对方。
如果真的相爱,怎么会被这些世俗的客观原因打败呢。
偶遇喝醉的他之后,我便刻意留心起了厉帆的行踪。
那段时间他喝酒喝的很凶。
我有时候看不下去,会出手帮他,帮他带蜂蜜水。
就这样我们有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后来他喝醉之后习惯让酒吧的工作人员联系我。
如果李皓在场,一定会用凶狠的目光瞪我吧。
七、
快毕业的时候我忙得晕头转向,赶着做毕业设计,毕业答辩。
但还是会每天抽出时间关心厉帆,嘱咐他少喝酒。
接到厉帆电话的那天凌晨,我还在熬夜画图。
他让我去KTV接他,那边的环境很嘈杂。
我想了想,还是去了。
他在学校对面小区租的有房子,以前应该是他和秦焰的爱巢。
我每次都打车把他送到那个出租屋。
那天他不肯坐车,说要走走。
我就扶着他在马路旁边走。
他喝醉了,但还有意识,还知道我是谁。
一路上他都在重复秦焰走了一年了,没联系他,应该不会回来了,说人要向前看什么的这种话。
我没接话,默默的听着。
快到学校路口的时候,他突然问我:“柚柚,我们在一起吧?”
我知道他不是真的喜欢我,而是这段时间对我产生了依赖。
那个夜晚正是春季转夏季的时期,夜风吹的暖暖的。
我看着面前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我们在一起了。
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的心里有人。
谁的青春没有初恋,没有那么一两个忘不掉的人呢。
我不在意。
只要让我在他身边就好了。
刚毕业的时候,我不会做家务,不会做饭,也不能把他照顾好。
我们就在市中心租了房子,这里生活很便利。
偶然有一次看到他穿着带皱褶的衣服上班。
我觉得我的男孩不应该是这样的。
从那以后,我就认真学习做家务,还报了烹饪班。
后来的三年,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他。
我会提前一天把他要穿的衣服洗好熨平整,早饭和晚饭变着花样做。
家里永远干净整洁,茶几上永远是开的正盛的玫瑰。
只要他开心我就开心。
即使是保姆或者是宠物,一起生活了三年,也会有感情的吧。
我想,厉帆可能在找一个机会。
一个和我提分手但不伤害我的机会。
算了,那这个坏人,就让我来做吧。
八、
我给厉帆发了微信,让他明天上午回家来,我想和他聊聊。
发完信息我就睡了,也没等他回消息。
可能是心里有事情,第二天我醒的很早。
打开手机,看到厉帆凌晨三点给我回了一个好。
说他九点之前回来。
我看了一下时间,七点半。
外面的雪落落停停,从窗外看去,小区雪白一片,只𝖒𝖑𝖟𝖑有几个清洁工在清扫路面。
利落的做了早饭。
吃完就开始收拾东西。
属于我自己的的东西不太多,衣服加日常用品,一个24寸的行李箱足以。
剩下的那些我俩共用的东西,我一件也不想带走。
卧室床头柜最下面的抽屉,放着一个小型的密码盒。
我小心翼翼的拿出来,输入烂熟于心的密码。
里面是一些信和一张照片。
我看着照片上的人脸。
想笑一笑,但是眼泪已经先冲出了眼眶。
真的好久不见了,我想他了。
下午去见见他吧。
我想和他说说话。
九、
厉帆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
他进门的时候看到玄关的行李箱愣了愣。
我对着他笑了笑,招呼他坐到沙发上来。
“厉帆,我们分手吧。”
“柚柚,你......我......”
“我知道,秦焰回来了,你们心中还有彼此,放不下彼此对吗?”
厉帆低着头,可能是不敢和我对视。
“对不起,对不起柚柚,她一回来我的心就乱了,但是我没想和你分手,真的。我只是......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
“不用了厉帆,分手是我提的,其实你心里一直有秦焰的存在,我知道,我想成全你们。”
“柚柚,我没想过要离开你。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这几天,我的心很乱,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我不敢回家,就怕你看出来。”
我听了这些话,反而释然了。
一心一意的才叫爱。
厉帆到底喜欢谁,他自己都分不清。
这种爱我也不想挽留。
“我言尽于此,也不想插在你们中间,厉帆,我等会就搬走,我们好聚好散吧。”
说完我递给他一张A4纸,上面记录着如何交水费、电费、燃气费,还有药箱的位置,厨房里还有什么菜,他的衣服分门别类的放在哪个衣柜都写的清清楚楚。
“你胃不好,胃药我常年备着,就在药箱的第一层,打开就能看到,我走了。”

我看到厉帆的眼睛红了。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抱抱他。
但是现在,我做不到了。

我走的时候,厉帆没有追出来。
随着电梯的下行,我在想,是不是早就想到有这么一天,所以心里并没有特别难过。
十、
我妈看着我提着行李箱回来,欲言又止的看着我。
“我和厉帆分手了,妈,我想睡一会,午饭不吃了,不用叫我。”
睡醒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我提着自己的小密码盒准备出门。
我妈看到小密码盒的时候脸色变了变。
她知道我要去哪儿。
问我要不要吃点东西再去,语气里面充满着小心翼翼。
我摇摇头,独自出门了。
冬天真冷啊,整个墓园都是白色的,墓园的管理人员可能觉得大冬天不会有人来,所以连台阶都没打扫。
我一脚踩上去就是一个雪坑。
上了一段台阶往下看,我的脚印曲曲折折。
每一个台阶只有𝖒𝖑𝖟𝖑一个脚印。
连脚印都是孤独的吧,我想。
走到一个墓碑前,我拿掉手套,把周围的雪拨出去。
把密码盒里的照片拿出来。
然后坐在地面上开始絮絮叨叨。
“致远,我好久没来看你了,你怪不怪我?”
看着空空的墓碑,我的鼻子直发酸,眼泪也止不住的掉下来。
“我没哭,我这是冻的,我才不会因为你哭。”
“你在那边过的怎么样,你是英雄,阎王爷肯定不要你,而是把你送到天堂去了吧?”
“别等我了,不管是投胎还是在天堂再找个女朋友都行。”
“反正我是不能去陪你的,我得照顾我妈,给我妈养老。”
“叔叔阿姨那边你放心,他们在国外被保护的很好,我出差的时候有偷偷去看他们,但是不敢和他们说话,怕被那些人发现。”
“这几年我遇到了一个人,叫厉帆,他和你长得太像了,我知道那不是你,心底却又想如果是你该多好啊。”
“我学过生物,我知道,肯定是你们的基因排列顺序相似。”
“叔叔阿姨只有你一个儿子,他们最爱你,也只爱你,我也是。”
“但是我太想你了啊,每天晚上看着和你相似的一张脸,我就觉得满足。”
“你是不是吃醋了,这两年你都不来我的梦里了,我之前提分手是假的,就是赌气,我后悔了,你当我没说过好不好?。”
“他的前女友回来了,我突然清醒了,他不是你,你才不会有前女友,我是你的唯一。”
“今天晚上你来我梦里好不好,我想亲亲抱抱举高高。”
“你不许嫌我老,我25岁了,你还是20岁,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缉毒警察,也是最帅的男朋友。”
“我以后也不能经常来看你,一年就一次好不好,我妈担心我,那些坏人现在不知道我的存在,不代表以后不知道,我妈担心我有危险,我知道,你也担心我。”
“我以后找到自己的幸福了,我会来告诉你。”
看到远处的松柏树被风刮的左右摇摆,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好冷。
“我把围巾留给你吧,这地方太冷了。”
我把自己的围巾拿下来,围到墓碑上,又把照片收起来。
“我走了,你千万要答应我的约会邀请哦。”
十一、
回来之后,我就去驾校报了名,准备考驾照了。
这几年除了花在厉帆身上的钱,自己没添置什么贵重东西,倒也攒下来了一些。
买个十几万的代步车没什么问题。
驾照考下来之前,我搬去公司附近和同事合租,这个女同事也是我的大学同学,住起来也挺开心的。
我妈开始提让我相亲的事儿。
见我不排斥,欢天喜地的去物色人选了。
后来听说厉帆和秦焰复合了,挺好的。
有情人终成眷属。
两个月后,我顺利拿到驾照,还买了一辆代步车。
大红色的。
没别的,就是技术不到家,骚包的颜色容易被别人看到,相对安全。
李皓给𝖒𝖑𝖟𝖑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相亲。
对方在事业单位上班,有编制的那种,我妈夸得天花乱坠。
见面之后不免感叹,我妈从哪找来的少爷!
我和他约在公司楼下的西餐厅,人均500元的那种。
我心里想的是这里离我公司比较近,另外就是这家餐厅的气氛比较好,适合相亲,想着挑个环境好的地方也比较有礼貌。
他一进来就开始说我铺张浪费,他说他中午喜欢吃面。
应该约在面馆。
这些......你在微信里怎么不说!
看着他口若悬河的介绍自己的情况,什么自己的工作前景,父母已经买了房,付了首付什么的。
说到我在私企上班,又说女孩子工作还是不能只看自己的兴趣,应该找一个朝九晚五的工作,以后方便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
我频频点头,心思却已经跑远了。
电话响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手机铃声简直是天籁。
来电显示是李皓,我甚至觉得他比我面前坐着的这位相亲对象要顺眼一些。
“方柚,厉帆出车祸了!你快来医院看看他吧。”
对着相亲对象示意了一下,我走到卫生间接电话。
“方柚,方柚,你听到了吗?喂,喂!”
“没记错的话,我们已经分手快三个月了。出车祸有医生,我去看有什么用。”
“我知道,但是厉哥想见你,还说想喝你煮的鸡汤。”
“秦焰呢?我是前女友,不是保姆,想喝鸡汤找他女朋友。”
可能是看我油盐不进吧。
李皓的声音也弱了下来。
“厉哥受伤挺严重的,发了很大的脾气,不让焰焰靠近他,一直喊你的名字,要不你就来看看他吧,不带鸡汤也行。厉哥,厉哥心里还是有你的。”
“那我真的谢谢他了。”
本来想再拒绝,脑海里闪过那张熟悉的脸。
那张脸对我来说弥足珍贵。
算了,去看看吧。
“我晚上下班后去一趟,你把医院和病房号发我。”
我直接借着这个电话的由头说有事,和相亲对象拜拜了。
十二、
到医院之后,我没有直接进病房。
隔着病房门的小窗户往里看,秦焰,李皓和其他的几个发小都在。
都站在医生的侧身后。
厉帆的头上、额头上和下巴处都缠着厚厚的纱布,左腿架在支架上。
看着伤的确实挺严重的。
医生应该是在换药。
不担心是假的,毕竟在一起三年。
如果没有秦焰。
如果厉帆愿意。
我想我应该会和厉帆在一起一辈子吧。
可惜,没有如果。
我要的是一心一意的爱。
本来不打算进去了,但是厉帆发现了我。
用手指了指门。
大家都回头看我。
我推门进去,和大家点头示意。
“好点了吗?”
厉帆估计是下巴疼,不怎么能说话,就点点头,一直盯着我看。
秦焰生气的哼了一声,跑出病房了。
李皓追了出去。
其他人看厉帆无动于衷的样子,面面相觑,都尴尬的打着哈哈,说出去看看。
医生换𝖒𝖑𝖟𝖑完药,嘱咐了几句。
留疤是肯定的了,要厉帆好好配合治疗,争取早日恢复。
闹脾气不吃饭只会加深疤痕。
医生走了之后,病房突然安静下来。
我在床边坐下。
厉帆想来牵我的手。
我直接把手缩回来,忽视了厉帆黯然的神色。
“我后悔了,柚柚。”他的声音低低的。
以前我生气的时候,他总是用这样的声音抱着哄我。
“我以为我的心里一直爱着秦焰,但是和她复合之后,我才醒悟过来,我心里有她,却是以前的执念。”
“我一直放不下她当年抛弃我这件事,是一种耿耿于怀,不是爱。”
“复合之后我不想牵她的手,也不想亲吻她。”
“她主动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都是你。”
“一开始,我以为是习惯,我们在一起三年,我对你可能是习惯。”
“但是后来我发现不是,你的小拇指软软的,每次我牵你的时候总喜欢摩挲,秦焰的没有,后来我就抗拒和她有亲密接触。”
“她换了香水,是你喜欢的玫瑰味,但是我知道,她不是你。”
“我想找你,但是又不敢。你想要一心一意,我没做到。”
“我没和秦焰发生关系,柚柚,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些日子,我真的很想你。”
看着厉帆的眼睛,我知道,他是认真的。
他真的后悔了。
“厉帆,世界上没有这么好的事,没有人会一直在原地等你。”
“我一直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是因为我和秦焰长得有点像是吧?”
之前我不确定这件事,毕竟秦焰以前在学校被捧成校花也不是空穴来风。
她真的很漂亮。
后来看他们聚会的照片,我和秦焰说不出哪里像,但是神态真的相似,尤其是侧脸。
“厉帆,我已经走远了,而且不会再回来了。”
我又看了看厉帆缠满纱布的脸,恍惚了一下。
厉帆这么疼。
致远被那些人发现的时候受了什么罪,我不敢想,更不敢看卷宗。
以后,我的寄托也少了吧。
毕竟为了保护还活着的这些人,致远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痕迹已经越来越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