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月季修

第一章
出狱后他折磨她他断了她所有后路等着她来求饶
“季少,要不要派人把她抓回来。”
“不必,猫捉老鼠,当然是要先戏弄一番。
“季修一一我恨你!"
乔月一字一句说完,站在了楼道的边缘上,摇摇欲坠。
“你不是问我这条疤是怎么来的吗?这是剖腹产!"
“我怀过你的孩子!"
季修瞳孔骤缩!
“乔月,你下来!"
乔月没有回答,她目光死寂地直接从楼上跳了下去。
对不起妈,我坚持不住了….
“嘭!”
一声巨响。
乔月满身的鲜红在季修的眼中一点点散开。

“327号,你可以出去了。”
乔月一瘸一拐的从监狱里走出来,脱离了高墙,她望着外面偌大的世界,眼中尽是空洞。
五年了,整个桐州都变了样。
马路上汽车急速飞驰,路边的水溅了她一身。
乔月却像没有脾气一样,攥紧了手中破旧的帆布袋,背过身拖着缓慢的步伐一点一点的沿着路边走。
每走一步,她的小腹就惴惴作痛。
不知道走了多久,要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奢华的卡宴突然挡在了她前面。
“这不是乔大歌星吗?”
车窗落下,露出男人冰冷摄人心魂的一张脸。
熟悉地嗓音就像是催命符,乔月步伐一僵,本就蜡白的脸色没了一点血色。
她忙埋下头,将自己的脸收起来,害怕被季修看到。
“先生……您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乔大歌星。”
乔月一张口声音又沙又哑,就像是从地狱传出的一样难听。
她刚进监狱的时候,嗓子就被毁了,现在就是说话,她的音带都扯的疼。
季修也被她此刻的声音震惊到,只一刻的诧异,很快他薄凉的唇微勾。
“怎么,你以为装作不认识我,我就会放过你?”
乔月的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来。
她至今还记得她的前夫也就是眼前的季修送她到监狱后,留下的那句让她生不如死的话。
“好好照顾乔大歌星!她的嗓子要特殊照顾!”
回过神,她后退数步,不顾身体的负担一瘸一拐飞快逃跑。
也是这个动作让季修看清楚了她的脸,又干又黄,上面还布满了几道恐怖的疤痕!
车上,司机问:“季少,要不要派人把她抓回来。”
“不必,猫捉老鼠,当然是要先戏弄一番。”
季修看着乔月离去时那狼狈的背影,眼神玩味。
……
乔月跑了很久,确定季修没有派人追上来才敢停下。
她扶着路边的树,大口的喘气,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
五年前。
乔月的演唱会上,她的师妹叶知夏因为舞台事故,惨死。
全世界的人都说是乔月嫉妒师妹比自己厉害,所以故意让舞台升降台出问题,好一个人夺得甜歌王后的宝座。
可这都是传言,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但是因为叶知夏是季修的初恋,她死的时候,季修力破所有压力,把乔月直接送进了深渊!
从此她不再是什么歌星,也不是乔大小姐,更不是季夫人!
现在的她已经不奢望得到清白,唯一的奢望就是活着,因为她欠她妈妈两条命。
第一条是出生时,第二条是当自己要被判死罪时。
是她妈磕着头,用自己的命向季修换来的她这条烂命。
“妈,你放心,我一定听话,好好活着。”
乔月找到了人才招聘市场,准备找一份工作,先赚钱然后再离开桐州。
乔家是回不去了,她父亲惧怕季修的势力,早就不认她了。
她浏览着招聘信息,看到一份包吃包住的厂里工作,瘸着腿过去应聘。
“你好,我想应聘包装职业。”
那扯着嗓子沙哑难听的声音顿时让周围的人都皱起了眉头。
人群中有人注意到了乔月,忽然大声道。
“呦,这不是牢里的那位327号吗?怎么成瘸子了?”

第二章 唱一百首歌
一时间所有人都朝乔月看过来,见着她脸干瘪,还有疤痕,眼神怪异。
乔月才发现说话的那人是在牢中欺负过自己的人。
她不想惹是非,低头没有说话。
而这里招聘的人听说她坐过牢,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她。
乔月也不想让他们为难,拖着瘸腿往外走。
等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吞云吐雾打扮妖娆的女人拦住了她:“打扫卫生会不会?”
乔月眼中多了一抹光。
“会,您放心,我会打扫的很干净。”
半个小时后。
自称张姐的女人把她带到了俗称桐城销金窟的蓝城会所。
乔月看到那金色的招牌后,僵在了原地。
“怎么,不愿意了?”张姐不悦。
乔月忙摇头:“我愿意。”
只要能混一口饭吃,在哪儿工作又有什么区别呢?
一个月后。
乔月都要以为季修忘了自己时,突然总统包厢让她过去打扫卫生。
她推着垃圾车过去,以为里面没人。
可当推开门的瞬间,里面烟雾缭绕,无数的闪光灯朝着乔月过来。
她下意识遮住了脸。
“大家快看,乔家大小姐,曾经的甜歌王后,现在是扫地阿姨!”
几个纨绔子弟怼着乔月的脸拍照录相。
更有甚者一把掐住了她的下颚,强迫她抬头,露出了干瘪满是疤痕的脸。
“乔月,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来给爷笑一个,爷给你一百块。”
乔月一眼就认出了他,是陆家二少爷,陆少风。
曾经追过她,不过被她拒绝了。
她嗓子沙哑:“先生,你认错人了。”
陆少风听到这个嗓音,愣了一下,而后手上用力,一把将她推入了包厢里。
“你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认错?!”
乔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腹部和腿一阵钻心的疼。
她强忍着痛苦,想从地上爬起来,手却不小心落在了男人锃亮的皮鞋上。
周身一下寂静起来。
一阵不安袭上心头,乔月缓缓抬头只见笔直禁欲的西装,再往上是季修冰冷骇人的一张脸。
他修长的手中拿着一杯红酒,坐在沙发上,双腿打开,凌厉的眼眸不屑地落在乔月身上。
“乔月,你真是贼心不死,想要吸引我的注意?”
乔月只觉背脊一寒,她手连忙离开了季修的鞋上。
“对不起,对不起……”
她佝偻着背,就差给季修磕头。
男人却没有任何怜悯,将手中的酒冲着她的头直接淋下。
冰冷的酒水浸透全身。
“真不要脸!”陆少风也走了过来,“就你现在这副尊容也好意思来蓝城。”
乔月现在异常清醒,她知道不管是季修还是包厢里面其他的人,碾死自己跟碾死一个蚂蚁一样。
她慢慢跪了下来磕头:“季总,陆总,我错了,我现在就离开蓝城,绝不会脏了你们的眼。”
“求你们大人大量,放过我这一回。”
说完,她爬起来想要离开。
季修幽冷的视线却落了过来。
“站住!”
乔月顿住脚步。
“既然你是蓝城的员工,那就要守蓝城的规矩,唱满一百首歌,我让你离开。”
唱一百首?
乔月的嗓子只要多说话就会出血,一百首她的喉咙就别想要了。
可是她知道季修向来说一不二。
“好。”
她走过去拿起话筒。
可还没开始,季修命令。
“跪门口唱,就唱《追寻》!”

第三章 跳下去
乔月僵在了原地。
《追寻》是她的成名曲,还是她当初表白季修亲手所作的歌。
“我的耐心有限。”季修薄唇轻启。
乔月一步步走到了包厢的门口,朝着他跪下。
“我唱。”
音乐声响起,乔月能够清晰看到包厢里偌大的银幕上曾经那个光鲜靓丽的自己。
伴随着音乐,她张口:“我想我会一直喜欢你……”
那破败的嗓音刚出口,包厢外的人也都看了过来。
“天呐,好难听,像鸭子叫一样。”
“她长得也好丑,这么丑也可以去总统包厢卖唱的吗?”
“……”
无数刺耳的声音和嫌恶的目光齐刷刷得落在身上。
乔月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要坚强。
她不能辜负了她妈妈……
包厢内,季修冷漠的喝着酒,自始至终没有再看她一眼。
一首《追寻》唱了一遍又一遍。
乔月明显感觉到喉咙扯出的腥甜,可是她不能停,因为她要活。
一个小时后。
那些个公子哥玩儿累了,他们簇拥着季修一起离开,还不忘留下保镖监督乔月。
整整一夜。
等唱完一百首,乔月话都说不出来了,满嘴的鲜血。
她踉跄着起身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向张姐辞职。
办公室。
张姐也知道昨夜的事。
她看向瘦弱不堪的乔月,不明白这么个瘦弱的女人,是怎么得罪了活阎王季修。
“乔月,抱歉,你走不了。”
乔月瞳仁一紧,她扯着嗓子:“为……什么?”
“你还不知道吧,三年前蓝城就是季总的产业了,他说你昨天得罪了客户,必须留在蓝城打工,直到……”张姐顿住有些不忍心,“直到你死!”
乔月脑中轰得一声。
她浑身冷颤,紧抿的唇苍白不已。
她什么也没说转过身,往办公室外走。
“乔月,提醒你一句,不要想着逃跑。”张姐在身后紧跟着说。
不要想着逃跑……
乔月笑了,她怎么敢逃呢,季修的手段她比谁都清楚。
张姐给她一天休假。
第二天一早。
同事阴阳怪气让她去顶楼总裁办。
乔月瘸着脚,去到了顶楼。
这里一层都归属于季修,她敲门进去,总统套房里面是一尘不染的黑白冷色调装修。
季修就穿着黑色的浴袍站在落地窗前。
他听到身后的动静,偏头黑目落向乔月。
“听说你想离开桐州?”
乔月曾经告诉过张姐自己想离开桐州,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
“……季总,求您饶了我。”
乔月低头卑微到了尘埃,这哪里还是曾经那个高高在上,说只有自己才配得上季修的乔大小姐。
这样的她落在季修的眼中,只觉恶心。
“我饶了你,谁来饶知夏?她一直把你当亲姐姐,她做错了什么,你要害她?”
乔月早已经解释了无数次,可没人信。
但她没有做过的事,绝不会认。
“我没有害过知夏。”
季修阔步来到了她面前。
“是吗?那就给我一个证明,从这里跳下去,我还你自由。”
蓝城会所最顶楼高达33层!

第四章 一千万
房内气氛压抑。
乔月双腿发软,摇头:“我不能跳。”
她答应母亲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季修早知道会是这么个回答,他剑眉微扬。
“五年前,你不是很会借钱上位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去蓝城门口卖唱,如果谁肯花一千万买下你,我就放你离开。”
五年前,季修和叶知夏还没分手的时候。
乔月给了叶知夏的一千万,说让她离开季修。
季修只知道她用一千万逼叶知夏分手,却不知道叶知夏拿着一千万有多开心。
“好。”
乔月哑着嗓子回。
只要不用死,她可以做任何事。
可她早就不是五年前那个甜歌王后,现在的她腿瘸了,喉咙也哑了,脸更满是疤痕!
又有谁愿意花一千万买她自由?
张姐听说季修的安排也是大吃一惊,但她不敢违背,只能宽慰乔月。
一个话筒和音响。
乔月被安排在蓝城会所最显眼的位置上,她的前面还摆着一个牌子‘我想要一千万’。
她扯着沙哑难听的嗓音唱着歌,就像是鬼哭狼嚎。
不少的客人和服务员都来看戏,对着她指指点点。
“长成这样,还敢要一千万,是不是疯了?”
乔月充耳不闻。
直到凌晨时分,客人们都走了,她准备回去休息。
一个中年男人忽然从远处冲过来,扬起厚重的手朝着乔月就是一耳光。
“乔月,你还要不要脸,我们乔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乔月背脊一僵,她抬眼看过去,五年了不见,乔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看自己的眼中全是恨。
她的脸颊滚烫,没有落泪,只是僵硬地站在原地。
“爸……”
“不要叫我爸,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我已经把你的户口移走了,从今以后你不再姓乔!你叫林月。”
林月!
乔月的母亲姓林。
乔月的喉咙哽了又哽,牢里她是327号,出来后她是林月,所以她到底是谁?
“是,乔总。”
乔父听到这个回答,这才满意,转身走。
身后乔月深深地朝着他鞠躬。
“乔总,一路平安。”
确定看不到乔父的背影后,乔月转身往回走,才走一步就看到季修颀长的身影在一众老总之中。
他黑目紧缩在自己身上,把刚才外面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林月,确实比姓乔好。”
乔月只觉他话中有话,她佝偻着背:“季总,我现在就走,不挡你们的路。”
她还没走几步,一个油腻的大手一把掐住了她的手腕。
“月月小姐,听说你想要一千万,陪陪我,我给你怎么样?”
一个满脸肥肉的男人笑嘻嘻地盯着乔月的脸。
乔月想抽回自己的手,可男人却用力将她抱在了怀里。
“不用……”乔月脸色一变,慌忙挣扎。
男人却不松手,“季总,你看她还会欲拒还迎。”
季修看了过来。
乔月对上他冰冷的视线,眼中都是祈求。
“林月,你想清楚,除了王总,可不会再有人出一千万。”季修薄唇轻启,话语冰凉。
乔月喉咙一紧。
季修说的对,如果错过这一次机会,她可能永远也得不到自由。
想到母亲临死时一遍遍的叮咛。
乔月将指甲攥进手心,不再反抗:“好。”

第五章 自由活命
只要能得到自由,只要能活命,其他的又算得了什么。
乔月没有再看季修,跟着王总一起去楼上房间。
季修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眸色深沉。
“季总,回公司吗?”保镖询问。
季修没有回答,目光落在楼上:“去守着。”
“是。”
保镖上楼后,季修坐在楼下的沙发上,他倒要看看一向清高的乔月是不是真的敢卖!
一分钟后、两分钟后、十分钟后……
“嘭!”
楼上的门被狠狠甩开。
季修剑眉微扬,他长腿阔步不多时就来到了门口,就见王总一脸晦气的往外走。
“这女人太狠了!”
季修疑惑地进去,一瞬间瞳仁骤缩。
只看乔月身上的衣服被撕破,满脸是血,手中还拿着一个碎了的红酒瓶。
季修冷笑:“乔大小姐在楼下的时候不是答应的很豪爽吗?怎么就后悔了?!”
乔月听到他的声音,回过神缓缓抬头,只见她的头上的伤口还在流血。
“他……他骗我……”
乔月说着话,抬起另一只手,上面攥着一张支票:“他只给我一万块。”
季修黑目一震,周身的气压低得骇人。
他几步上前一把掐住了乔月的下颚。
“所以是因为他钱给少了?!”
乔月眼中是一派荒芜:“你说只有一千万才能放我自由。”
季修心底的怒火稍缓,甩开她,神情阴郁的走出包房。
到了门口,他看向保镖。
“把姓王的拖去喂狗!”
敢在自己的地盘骗人,不要命了。
当夜,乔月就被送去了医院。
纱布包了一圈又一圈,她的额头还是在渗出血。
“你怎么那么傻,有伤害自己的勇气,干嘛不捅那个姓王的?”张姐叹气。
乔月靠着枕头,头很痛:“张姐,我不想再坐牢了。”
一句话让张姐不由得心疼。
这些日子,她也了解乔月,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女孩子当初会蓄谋伤人。
“这些天,你好好休息,也别想着离开蓝城了,一千万谁愿意给你呀!”
张姐给她盖好被子就离开了。
乔月靠着枕头,眼泪滑落,是啊,谁会给自己一千万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睡了过去。
梦里她又回到了牢房里。
四周漆黑一片,无数的拳打脚踢落在身上。
“把她的脸划了……”
“她是歌星,季总说,别忘了划喉咙。”
“掐死她……”
乔月额头布满了密密匝匝的细汗。
“不要……不要……”
她猛地惊醒过来,正对上季修冰冷的视线,下意识躲在角落。
“不要打我。”
季修黑目微凉,他从不打女人。
“谁会打你?”
乔月慢慢回过神,望着男人冷冽的一张脸,自嘲从前除了他季修,谁敢动自己?
可是她不敢说。
“没有人打我。”
季修根本不在乎谁打她,见她还活得好好的,吩咐:“今天晚上继续卖唱,没有人买你,不代表你可以休息!”
乔月点头:“是。”
几乎没有休息,一到晚上热闹的时候,乔月又开始唱歌。
这一天。
季修和一众纨绔子弟从会所出来,其中陆家二少爷,陆少风也在。
“少风,季总说了,只要谁肯出一千万,这个女人就归谁。”一个好友指着乔月,“你以前不是喜欢她吗?”
陆少风闻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唱歌的乔月。
在众人震惊的视线中,他醉醺醺对季修道。
“季哥,我出一千万,你把她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