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帆方柚

我不在乎他兄弟的想法。但是在他连续三天彻夜未归之后,我明白了他的选择。后来在我的婚礼前夕,他跪在我面前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我摇摇头,撩开他额前的碎发,摸了摸眉毛上方长长的疤痕说,“你和他不像了。”

一、
厉帆的白月光秦焰要回来了。
三天前,他的兄弟李皓就给我发了微信,让我别鸠占鹊巢,替身应该速速让位。
刚开始和厉帆在一起的时候,我努力过想融入他的朋友圈。
猫和老虎虽然都是猫科动物,但真的没办法成为朋友。
我不再勉强自己。
李皓一直讨厌我,他认为是我的出现拆散了厉帆和秦焰。
其实我和厉帆在一起的时候,秦焰已经出国了,他们官宣分手后我才和厉帆有的交集。
当然这些我没必要和一个不重要的人解释。
我在乎的是厉帆的想法。
厉帆没有隐瞒我,秦焰回来当天他们一群朋友一起去接机了。
这些厉帆都给我报备了。
并且告诉我,大家的工作都在一个圈子里,没必要分过手就老死不相往来。
我和他的观点一致。
甚至有点羡慕他。
分手了还能做朋友,真好。
如果我也能就好了。

二、
从秦焰回来那天开始,连续三天,厉帆每天在家里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
他每天早上六点多回来洗个澡,换身衣出门,然后直到第二天早上的六点左右我才能再见到他。
他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吃早饭。
他径直坐在我对面,从我面前的盘子里叉走一个鸡蛋。
我每天早上会吃两个鸡蛋,分给他一个也没事。
他身上还有未散的酒气,夹杂着栀子花味道的香水味。
我知道,那是秦焰身上的味道。
我妈以前说我的鼻子是狗鼻子,放学回家,胡同里谁家炒的什么菜,我能给我妈如数家珍。
闻着这个香水味,看着我面前这张脸,我突然觉得恍惚起来。
大学的时候,厉帆和秦焰比我高一级,秦焰长得很明艳,很多男生在校园贴吧里称她是学校200年来的最漂亮的校花,从她身边走过,都能闻到一股栀子花香。
这得挨得多近,身上才能沾染这么浓的栀子花香。
我想质问,却又忍了下来。
厉帆说过,他喜欢懂事的女朋友。
我只有很乖,他才不会离开我。
“厉帆,今天外面下大雪,打车不方便,你方便送我去上班吗?”
厉帆顿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
“怎么了,不方便?那我自己想想办法吧。”
“没有,我答应等会去接焰儿,她刚回来,对环境不太熟悉了。我让李皓去接她,我送你去上班。”
说完他去阳台打电话了。
三、
坐进副驾驶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座位的位置被往前移动了。
我的腿已经稍微有点放不下了。
这是我和厉帆在一起三年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厉𝖒𝖑𝖟𝖑帆不喜欢别人坐他的车,他觉得车是私密空间。
我的身高在女生里面是比较高的,这个女孩明显是娇小型的。
是秦焰,我知道。
我想问厉帆关于秦焰的事。
比如他们是不是要复合了?
比如他的心里是不是还有她?
他准备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企图张口,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头。
如果他说是,那我以后,是不是就见不到他了。
我专注地看着他的侧脸,心里酸酸的,涩涩的。
我不想。
我舍不得。
四、
大雪飘了一整天,从办公室往外看,整个城市银装素裹。
下班之后更不好打车了,我想。
下班前的一个小时我就开始约车,看着前面排队的800人,我叹了口气。
从抽屉里拿出我的小遮阳伞,如果实在打不到车,就绕远路去坐地铁吧。
幸好明天就是周末,可以睡个懒觉,补充体力。
厉帆没说今天要来接我。
早上没送成秦焰,晚上可能需要去接吧。
我站在楼下看着天上飘下来的雪花,忍不住跺了跺脚,往手心里哈了口气,这天气真是冷的遭不住。
打车软件显示前面还有400多人排队。
取消打车,打开小伞,准备去坐地铁。
走了没几步,就听到身后的车喇叭一直在响。
我有一瞬间的惊喜。
回头看去,失望又扑面而来。
不是厉帆。
李皓把车窗摇下来,探出头不耐烦地冲我喊,“愣什么,快上车,这里不能停车。”
我抿了抿唇,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积雪和冰凉的脚,果断上了他的车。
不能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也不想来接你,要不是厉哥让我来,我才不来。”
我扯了扯嘴角,“谢谢你啊,你把我送到就近的地铁站就行了。”
“不想笑就别笑了,看着膈应,我既然答应了厉哥,就一定会把你送到家的。”
“还是谢谢你,不然我的脚明天怕是得去医院了。”
趁等红灯的间隙,李皓低头看了看我的鞋子。
“这么冷的天,还穿细皮高跟鞋,冻伤也活该!”
我没解释,早上厉帆送我来的时候,我在车上换的鞋子,鞋子就顺手放在车上了。
厉帆的车上一直有我的备用鞋子。
以前天气不好的时候,厉帆只要不出差,都会来接送我。
看来从下周开始,我需要在办公室备一双鞋了。
五、
快到家的时候,我突然起了试探的心思。
“厉帆去哪了?为什么让你来接我?”
李皓瞥了我一眼,“之前就和你说了,焰焰回来了,他去接焰焰了,我们几个一起长大的朋友今天晚上要聚聚。”
我点点头。
原来这三天不是他们在一起玩的彻夜不归。
所以,一直是厉帆和秦焰单独在一起?
“早就给你说了,厉哥和焰焰真心相爱,当时也是因为误会才分开的,他们门当户对,你早点离开厉哥才是正确的选择。”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
我知道他们几个有一个微信群,𝖒𝖑𝖟𝖑不忙的时候经常在里面插科打诨。
我和厉帆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的时候,他就经常边聊天边笑。
以前他提出过要把我拉进群,和大家熟悉一下。
我拒绝了,见面都处不好的关系,进了群反而更不知道说什么,还不如不进,这样大家都不尴尬。
然后就继续窝在厉帆怀里看我喜欢的电影。
厉帆的微信在平板上也登录着。
我偶尔会用平板追剧。
我翻了翻聊天记录,最近几条是他们聚会的时间和地点。
再往上翻,是昨天晚上,李皓发的:“焰焰和厉哥你俩三天的时间亲热够了吧,大家有时间聚聚吧。”
下面跟着一串起哄的话,就像在大街上当街表白的情形一样,很多人会在旁边呼喊。
“在一起,在一起,答应他,答应他。”
秦焰在后面回了几个害羞的表情。
厉帆没在群里回复消息。
接着有人发:“厉王子累了,焰焰小公主快让厉哥休息休息,保重身体,打持久战哈哈。”
原来厉帆是王子,秦焰是公主。
王子和公主天生一对。
以前有人说过,我是小姑娘。
小姑娘和王子,确实不太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