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嘉衍叶卿卿

第一章
“抱歉,从小到大都一直赖着你。”
“抱歉,没有和你商量就和你报考了同一所大学。”
“抱歉,让别人误以为我是你女朋友。”
“抱歉,明知你有女朋友还拜托你照顾生病的我。”
“抱歉,青梅竹马终究没能敌过天降。”“抱歉,擅自喜欢了你二十年……”叶卿卿笑着看他,似乎下足了十成的勇气:“陆从阳,我……放弃喜欢你了。”
陆从阳眸色一紧,对上叶卿卿的视线。
他明白这一次叶卿卿是认真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叶卿卿,无论收到过多大的压力,叶卿卿都不会说过放弃的。
但是一旦开口,她也笃定不会再回头……
第一次,陆从阳被叶卿卿留在原地。自从叶卿卿跟他坦白后,这几天陆从阳都心不在焉。
不知怎么就来到了叶卿卿的医学院门口。
今天门口聚集了许多人,还有欢呼声。
陆从阳下意识看去,就见被围在中间正是叶卿卿。
她对面站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陆从阳认识,航天大学飞行技术专业的天之骄子。
“叶同学,我是隔壁航天大学的周嘉衍,我想和你在一起,要不要老虑老虑一下?”男人说话很大胆,手捧有一束火红的玫瑰花。
陆从阳心口在这一瞬猛地收紧顶着众人的目光,叶卿卿回答坦然:“抱歉,我不会轻易喜欢上一个人。”不知为何,在陆从阳听到这句话后,他紧绷的神经忽然松了松。
就在男生以为他已经没机会时,不曾想,一双白皙的手缓缓从他手上接过花。
陆从阳也僵住,看着叶卿卿手拿着玫瑰,莞尔一笑。
“但我们可以试试。”
掌声口哨声连成一片,其中好几个还是周嘉衍自己带过来的朋友,看见老大得手了,不知是哪个机灵鬼从身后推了叶卿卿一把。
“老大,说好了,表白成功了请我们吃饭去!”
“嫂子,以后可一定要对我们好点啊!”
周嘉衍眼疾手快,上前扶了一下,见叶卿卿也没抵触,他反倒有些没好意思地骂了几句:“别乱起哄,免得把我媳妇儿吓跑了。”
在陆从阳的视角看来,两个人就像暧昧的抱在了一起。
他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周嘉衍的方向,一瞬间怒意翻涌上来……
南城,正值盛夏。
名流公馆。
叶卿卿刚从外面回来,就看着周嘉衍穿着一身清爽的白衬衫,坐在沙发上。
瞧见叶卿卿,他合上书,一言不发地起身,就要回卧室。
叶卿卿喉头一苦,不由得拽住他的手:“你就打算一直不理我吗?”
从开学以后,他们就这样冷战了快一个星期,因为她为了周嘉衍报考了医学院,放弃了自己航天员的追求。
周嘉衍只是沉默的挣脱她的手。
叶卿卿心头闷了一下:“就因为我要学医你就这么生气吗?我有什么错?”
“谁都可以学医,但你不行!”周嘉衍狭眸冷冷扫向她,“你一个小时候看见针都会害怕的人,有资格学医吗?”
叶卿卿情绪一下没忍住:“我只是想和你上同一所大学。”
“所以呢?这就是你放弃自己梦想的理由?!”周嘉衍语气突然加重,“叶卿卿,我讨厌你这样缠着我,从小到大你就喜欢赖着我,你到底还要赖到什么时候?”
叶卿卿被这一句话说得一怔。
原来在周嘉衍的心里,自己让他这么抵触吗?
气氛一下冷了下来。
这时,周嘉衍也似是才意识到,他的话说重了。
他叹了口气,态度依旧强硬:“你的未来是为你自己做打算,不是为了我。”
叶卿卿怔住,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
其实考医科大学除了想和周嘉衍在同一个大学以外,还有个原因就是想要治好周嘉衍的病。
他从出生就身体不好,一年365天,每一天都要靠吃药续命。
叶卿卿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反问:“那你呢?你不是也为了我报考了航空大学吗?”
只见那背影一僵,落下一句轻飘飘的话。
“你想多了。”
“嘉衍……”
叶卿卿还想要上前,却听这时,一串电话铃声打断了她。
只是看一眼的功夫,房门“嘭”一声关紧。
叶卿卿拿着手机无措地站在原地,心里无比郁闷。
她整理好了情绪,接通了电话。
那边,叶父声音和蔼:“小卿,和嘉衍在公寓住的还习惯吗?”
“他还在生我的气。”叶卿卿苦恼地跟叶父说起来龙去脉。
叶父闻言,无奈叹气:“嘉衍也是为了你好,你跟他认真道个歉就行了。”
“爸知道你喜欢嘉衍,感情的事儿要慢慢来。”
叶周两家关系一直不错,对她和周嘉衍的感情也一向很支持。
叶卿卿轻轻点头,跟叶父聊了几句家常就挂断了电话。
时间一晃,已经到了晚上,却一直没有看见周嘉衍从里面出来。
想到刚刚叶父的开导,她悄悄走到卧室门口:“嘉衍……我可以进来吗?”
叶卿卿小声地问,里面却没有回答。
她大着胆子推开门,就看见周嘉衍已经睡着了。
叶卿卿愣了一下,悄声走上前,蹲在床边,仔细看着熟睡的男人。
头顶的橘灯照下来,让周嘉衍清隽的面容添上一分温柔。
距离一近,叶卿卿好像都能细数出他垂落的眼睫毛。
她心跳持续加速,像是受到蛊惑般,想要靠过去。
还没来得及做什么,男人黑眸突然睁开,她被锁定。
“你干什么?”
一句冰冷的质问结束,叶卿卿被周嘉衍猛地推开!
第二章
叶卿卿猝不及防被摔在地上,疼的她在冷抽一口气。
周嘉衍冷冷的看着她“谁让你随便闯进一个男生的卧室?”
她眼眶一下积满眼泪:“我不是故意的。”
“我本来是想来跟你道歉的。”
她知道只要自己服软,周嘉衍多半不会计较。
事实上,周嘉衍也的确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不用了。”
叶卿卿收敛住难过的情绪,轻声又问:“那你不生气了?”
“嗯。”周嘉衍重重地应了声,抚了抚微蹙的眉心,“明天还要上课,我想早点休息。”
他已经下达了逐客令。
叶卿卿只好跟周嘉衍道了声晚安,乖乖回到房间休息。
清早。
叶卿卿准备去上课时,公寓已经没有了周嘉衍的身影。
刚开学,她和周嘉衍在各自的学校都比较忙。
忙碌的这一阵,他们也一直没见过面,没再去过公寓。
这天。
叶卿卿跟着几个同学刚下课往外走,她低头想要给周嘉衍发消息,想要约他见一面。
身旁同学李可用手肘戳了戳她:“小卿,我听说你昨天拒绝了临床医学系草的表白?”
叶卿卿含糊得应了一声。
从小到大,她身边并不缺追求者,但是每一次,她都会拒绝。
因为她想要的那个人,只有周嘉衍。
李可看她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调侃道:“连系草你都看不上,叶卿卿,你眼光也太高了吧?!”
叶卿卿目光从手机中抬起头来,语气认真:“你们要是见过我喜欢的人,就不会这样说了。”
在她眼里,周嘉衍永远是天下第一好。
李可一脸的怀疑:“是吗?有没有你说的这么神啊?”
“正好我们下午没课,不如就带我们去你心上人学校看看啊?”
叶卿卿表情有些纠结。
她看了一眼手机上和周嘉衍的对话框。
“嘉衍,你下课了吗?”
“我下午没课了,能去你学校找你玩吗?”
……
她发过去很多条消息,依旧没收到回复。如果冒然过去,又怕惹他生气……
叶卿卿语气犹豫:“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
然而朋友李可却已经等不及,推着叶卿卿就走。
“走啦走啦,有喜欢的人干嘛藏着掖着。”
叶卿卿拗不过几个人软磨硬泡,还是来到了南航大学。
因为她心里,也想要见到周嘉衍。
怀着期待,叶卿卿跟着几个朋友问路到了周嘉衍的学院。
烈日当空。
叶卿卿走过长长的树叶小道,额头已经满是汗水。
幸运的是,她看见了从远处走来的周嘉衍,他站在太阳下,相当耀眼。
叶卿卿心里的喜悦一下到了顶峰,正要跟身边的李可说。
可接着,她视线一晃,又看见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人慢慢走到了周嘉衍的身边。
叶卿卿顿住,看着两人交谈甚欢的模样,心底一瞬闪过无数种念头。
这时,一个骑单车的男生路过周嘉衍和女人身边时,高声喊了一句:“周嘉衍,又来找你媳妇儿啊!”
叶卿卿只觉脑中轰得一声,再听不到四周任何声音。
第三章
阳光照进透过树梢,在地面落下一片淡淡的光斑。
叶卿卿止住呼吸,没有听到周嘉衍的反驳。
“卿卿,你喜欢的人在哪儿呢?”李可看了四周一眼,疑惑发问。
叶卿卿很想说她喜欢的那个人就在前方,可看着与周嘉衍并肩的那个女生,到了嘴边的话像是被卡住了一样。
沉默间,两人的目光忽然交汇。
周嘉衍蹙了蹙眉,跟着身边的女生说了句什么,便朝着叶卿卿这边走过来。
“你怎么过来了,也不提前打招呼?”
叶卿卿一下攥紧了手:“我给你发了信息,你没回,我就和朋友一起过来见你了。”
说着,她顺道一并介绍了身边的李可。
周嘉衍简单打了个招呼,又看回叶卿卿:“找我什么事?”
“想和你一起吃晚饭。”
叶卿卿说完,又看向远处正在等周嘉衍的女生,忍不住问:“那个女生……是谁?”
周嘉衍语气自然:“同班同学。”
话是这样说,但叶卿卿知道他很少和女生有交集。
联想到刚刚一个路过男生的话,她这次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周嘉衍的话。
思虑间,站在不远处的女生忽然喊道:“嘉衍,可以走了吗?”
周嘉衍朝女生那边回应了声,又转头对叶卿卿催促:“你们先回去,我还有事。”
说完,他转头就走。
“嘉衍……”
叶卿卿想要挽留,可男人却走得很快,似乎不想让女生等着。
她就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两人并肩的身影消失。
身边李可眼神意味深长:“原来这就是你说的心上人,看上去,他好像有个更关心的女生了。”
叶卿卿下意识反驳:“他说了,只是朋友。”
李可察觉出她脸上的异样,又提醒道:“现在只是朋友,以后就不一定了。”
叶卿卿没再说话,手心不自觉的攥紧。
她……刚相信周嘉衍的话吧,他们只是同学关系……毕竟他从没骗过自己!
晚上,天气开始骤变,不多时便是倾盆大雨。
名流公馆。
叶卿卿在窗户边看着打在玻璃上的雨滴,心里多了几分担心。
她记得今天周嘉衍出门的时候好像也没有带伞。
想此,她拿起手机,正想发消息去问。
玄关处忽然传来一道开门声。
周嘉衍浑身湿漉的走进来。
叶卿卿见状,连忙拿了一条浴巾迎上前去。
周嘉衍身上衣服被浸透成深色,她看在眼里,不由得心疼:“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不给我发消息?”
周嘉衍接浴巾擦拭身体,嗓音寡淡:“不麻烦你。”
听完这话,叶卿卿心里有些不舒服,他们青梅竹马二十多年,周嘉衍为什么突然这么生疏!
但她没有说什么,转身去厨房倒一杯热水给周嘉衍。
眼见他接过,喝下。
叶卿卿又想到早上的事情,她动了动嘴唇,刚想问:“嘉衍……”
下一秒,却被周嘉衍打断:“我去洗澡。”
话落,他转身走进浴室。
不知为何,总觉得周嘉衍在回避。
思索时,一道手机铃声响起。
叶卿卿闻声看去,发现是周嘉衍遗落下来的手机。
屏幕刚亮起,背景是今天刚刚见过的女生。
叶卿卿有些呼吸不畅,当看到那条短信内容时,更是几乎窒息——
“亲爱的男朋友,在一起的第一天,晚安。”
第四章
叶卿卿不由得拿起手机,看见备注上写的一个名字——唐婉。
她眼睛一瞬刺痛,接着从旁就有一只手,抢走了手机。
“谁让你随便翻看我的手机?”周嘉衍带怒意,没有看信息,直接将手机息屏。
叶卿卿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怒斥说得一僵,缓缓垂下了手。
“对不起……”她轻声道歉,心里却压抑不住情绪又问,“你……交女朋友了吗?”
周嘉衍表情冷漠:“跟你没有关系。”
叶卿卿眼睫一颤:“可是你明知道我……”
‘喜欢你’几个字还没说出来。
周嘉衍却已经转身走进了房间,留下一片死寂。
翌日一早。
叶卿卿没有再看见周嘉衍的身影。
他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在躲着自己?
叶卿卿心里一阵失落,当走过客厅,又扫见放在桌上的几本资料书。
她记得这几本书相当重要,经常看见周嘉衍带在身上。
没有多想,叶卿卿拿起书就连忙赶去航空大学。
她给周嘉衍发了消息,便在教学楼下面等,可还没等到周嘉衍,却看见了唐婉。
唐婉穿着清纯的白裙,一脸温柔地走来:“你好,我们见过的,你是来找嘉衍的吧?”
对待情敌,叶卿卿笑不出,只能故作平静:“他书落在家里了,我给他送过来。”
唐婉扫过她抱在怀里的书,笑道:“嘉衍可能在忙不太方便,我帮你送给他吧。”
叶卿卿躲过她的手:“不用了,我等他。”
如果不是她给周嘉衍发过消息,她都没想到唐婉会撒谎。
这时,一道沉稳男声插进来:“你来这里干什么?”
叶卿卿看见走来的周嘉衍,忙将书递过来:“我是来给你送书的。”
周嘉衍扫了一眼资料书,一本没少,他收敛情绪:“以后给我打电话,我会自己回去取,不用你送。”
唐婉站在周嘉衍身边,笑着打趣:“嘉衍,你妹妹好像对我挺有敌意的。”
叶卿卿忍不住反驳:“我不是她妹妹,我是嘉衍的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
周嘉衍听出她话里的敌意,不禁蹙眉:“叶卿卿,你发什么脾气?”
“难道我说一句都错了吗?”
叶卿卿心里有些难受,这么多年,周嘉衍很少会对她发火。
她有些委屈:“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连交女朋友了都不说一声?”
这一声,直接引来不少人围观。
周嘉衍扫了眼周边的人,对身边的唐婉嘱咐:“你先去上课。”
而后他便拉着叶卿卿朝校外走。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学校。
沉默间,叶卿卿也渐渐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控。
她心生歉意:“嘉衍,刚刚我……”
话还没说完,周嘉衍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她:“叶卿卿,你让我很为难。”
叶卿卿一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
然而,周嘉衍只是继续说:“你知不知道刚刚这么一闹,就算我和唐婉原本不是情侣,现在也是了!”
扔下这句话,他便转身回了学校。
叶卿卿僵站在原地,看着周嘉衍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什么。
下课后,回到公馆。
叶卿卿以为周嘉衍生气没有回来。
可刚进到客厅,就见周嘉衍站在阳台上,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想到今天的事,叶卿卿想要和他道歉,可刚走近,就听见周嘉衍电话里传出了周父的声音:“怎么突然想谈恋爱了?”
周嘉衍的回答中规中矩:“只是想试试。”
叶卿卿身体一僵,他……还是谈恋爱了吗?
沉默间,只听周父沉声又问:“那卿卿呢?你应该知道她喜欢你近十年。”
周嘉衍的声音近乎冷漠:“是她一厢情愿,跟我没关系。”
第五章
夜色寂静。
周嘉衍通完电话回头,猝不及防对上了叶卿卿的目光。
他愣了一下,收回手机:“你都听到了?”
叶卿卿也没有回答,直直地盯着他:“在你眼里……我的喜欢就这么不让你看不起吗?”
她仔细回想着自己和周嘉衍从小长大的这些年。
周嘉衍也不是没有回应自己,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迎着她质疑的目光,周嘉衍眉心微沉:“别胡思乱想。”
这晚后,他们很多天没有交集。
直到这天下课。
辅导员单独找上叶卿卿:“叶同学,最近市区举办了一场大学化学竞赛,场地就在南航,你是我最出色的学生,我已经帮你报名参加了。”
南航大学……
叶卿卿心里想到了周嘉衍,不由得沉默下来。
辅导员见她犹豫,拍了拍她的肩膀又说:“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以后不管是考研还是参加工作都有好处,你好好把握。”
走出教室。
叶卿卿还是点出了周嘉衍的微信,敲字过去:“周五我会去你们学校参加比赛,你会来看吗?”
而对方却没有回答,只是留下了简单的两个字:“加油。”
时间很快到了参赛那天。
叶卿卿跟着学校的队伍一同前往了南航大学。
不出意外,她拿到了一个不错的成绩。
站在颁奖台上,叶卿卿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的周嘉衍。
他真的来了?
这次她站在耀眼的地方,会不会得到周嘉衍一个欣赏的眼神,一句夸赞?
叶卿卿心里漫过一瞬欣喜,拿过话筒刚要准备说话。
这时,一个男生突然站起来,出言调侃:“叶同学,你这次来比赛,不会又是因为我们机械工程学的周大才子吧?”
台下投来看好戏的目光。
经过上次一闹后,叶卿卿在南航机电工程学院出了名,只要提起周嘉衍,一定也会提到她。
叶卿卿保持微笑拿起话筒,大胆承认:“我喜欢他,想因为他而变得优秀,不可以吗?”
全场顿时轰然大笑,响起掌声一片。
叶卿卿从来都是这样,大胆的承认自己的爱。
她视线滑过在场人,再去看周嘉衍时,那里却早已经换了新的同学。
不多时,人群散场。
叶卿卿刚走出去,就看见周嘉衍站在一个雕像边。
她连忙加快脚步朝着周嘉衍走去:“你在等我吗?”
周嘉衍没有回答,而是问:“为什么要在台上说那些话?”
叶卿卿愣了下:“为什么不行?喜欢有什么不能告诉别人的。”
周嘉衍嗓音微沉:“你的发言,到最后只能成为一个笑话,有意思吗?”
叶卿卿被这句话刺痛:“你觉得我的喜欢,只是一个笑话吗?”
周嘉衍没有回答,眼底仿佛全是不满。
气氛一点点变冷。
叶卿卿原本看到周嘉衍的欣喜也一点点耗光。
她慢慢攥紧了手,执着地问:“所以呢?我一厢情愿的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对我的回应是什么?”
周嘉衍目光很沉:“你刚刚在讲台上说,有志者,事竟成。”
“但我想告诉你,感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