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宛顾岑

第一章 新婚夜
新婚之夜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废物结婚,宋宛表示这20年真是没白过,什么事都遇上了。
宋宛看着继母陈茹扭着腰从楼上下来眼里全是轻蔑,旁边的宋琪像看小丑一样,瞟了一眼楼下的宋宛,陈茹充满警告的说道:
“宋宛,别说我没警告过你,过去之后不要乱说话,这就是你的命。不像我的琪琪,生来就是要做富家太太享清福的。”
宋宛冷笑一声:“想来姨娘你也是老了,不然你也想亲自上阵嫁给顾岑吧,不过我爸爸可不会同意的,你说是吧?”
顾岑正是宋宛的未婚夫婿,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未婚夫婿,宋宛对于自己要嫁过去这件事情表现的很平淡,不管是在哪里,对于宋宛来说也只是换一个地方过自己的生活罢了。
两家人各取所需,只有两位当事人各怀鬼胎。
新婚之夜,草草了事,代替宋琪嫁过来的的宋宛淡定的坐在顾家顾岑房间大红色的椅子上,盖着盖头,等着那个瘫痪的老公顾岑。
顾一推着顾岑进来的时候,宋宛正好一把把头上的头纱扯了,遇上顾岑冷冷的眼神,宋宛抬手摸摸头发,开口道:“不好意思了顾先生,您来的实在太晚了,我就先把头纱掀了。”
轮椅后的顾一没想到宋宛开口如此不逊,指着宋宛大声叫道:“你真是不把我们少爷放在眼里,这好歹是你嫁人,怎么还自己把头纱掀了。”宋宛也不畏惧,迎着顾一挑衅的眼神。
顾岑抬手制止了顾一:“宋小姐自便即可。”说罢就自己转动轮椅到一旁喝茶去了。宋宛有点纳闷,她以为顾岑会打骂于她,却不知是这样冷漠。
大婚之夜的宋宛,精致的妆容,大红的嘴唇,一双丹凤眼媚眼如丝,眼里对顾一的挑衅之情毫不掩饰。顾岑看着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总觉得有点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到底哪里见过。
宋宛气场收敛的时候就是一个温婉的江南美女,气场放出来之后就是一个杀人不偿命的狐狸妖精。一个媚眼就可以让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顾一还想开口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顾岑抬了抬手,表示不必再说了。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宋宛真的十分亮眼,特别是那一双眼睛,直勾魂魄。
顾一还想再教训教训这个不尊重主子的人,但是顾岑抬了抬手,然后对宋宛说道“顾一是我的保镖,以及我生活中许多的事情都是他负责,当然,如果你有的什么事情也可以找他。”宋宛点点头。
以顾岑这个残疾人的能力,自然不能行正常人洞房所行之事。二人就这样躺着,屋顶都快被盯出洞来了。宋宛才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顾岑,你知道我是谁吗?”顾岑愣了一下在黑夜中点头,但是宋宛并没有看到,以为在顾岑的眼中自己还是宋琪。
似乎大家都只是各取所需、各自隐瞒,根本没有一丝的感情。
宋宛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一骨碌爬起来,旁边的顾岑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宋宛轻轻一笑,开口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立个协议,好保证我们的‘婚后生活’可以相对平静一点,你觉得怎么样呢?”顾岑若有所思的看着宋宛,过了很久还是轻轻点头。
宋宛清了清嗓子“第一,我们两个不可以干预对方的生活。第二,在必要的情况下敷衍对方的父母。”宋宛说完第二点就停了下来,思索了一会:“顾少爷想必早就调查过我,我的日子过得不错,除了我那个讨厌的姐姐宋宛,其他都好。”宋宛故意像这样说道,顾岑的眼眸越来越沉,心情也跟着宋宛的话语而变得烦躁。
谈话的最后,顾岑难得的开口,说了一句让宋宛有点小惊讶的话:“我有自己的一栋宅子,明天我会让顾一带你过去,以后我们都住在那边。”
宋宛先前以为顾岑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公子哥,因为残疾,所以比别人过得更为艰难一些,但是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但是现实的顾岑和宋宛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在宋宛看来,他们两人已经达成协议了。顾岑却觉得宋宛这个人真有意思,她身上肯定也有很多谜团,等着他慢慢去解开。是时候去实现自己的事情了,顾岑在心里想。
二人都在各自的思索中睡去,梦里的宋宛仿佛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眉头蹙的很紧,早早醒来的顾岑看着身边的宋宛,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为什么这个女人会睡在他旁边,脑子逐渐清醒才回想起来自己已婚了。
不知道这个宋宛有些什么秘密呢,顾岑默默的想着。顾岑脑子里离婚的念头越来越淡,这个女人起码不会让他觉得烦。
躺在顾岑身边的的宋宛不知何时也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顾岑,顾岑的桃花眼,高鼻梁,冷峻的侧脸。顾岑猝不及防的和宋宛对视,大眼瞪小眼,顾岑脸上慢慢的染上了红晕。
顾岑装作不在意的咳嗽了一声,尴尬的开口说道“差不多了,一会给父亲问安之后我就带你回家。”回家,宋宛思考着这两个字,真是甜蜜呢。
昨天还说让顾一送,现在就说自己带她回家,男人心海底针。宋宛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心里一股甜甜的感觉升起来。
到楼下才发现,顾岑的哥哥顾霆和父亲顾蒙早就去公司了,毕竟宋宛只是一个宋家不受重视的女儿罢了,还不配让顾家的掌权人如此重视。
这也正好如了宋宛和顾岑的意,宋宛嫁来顾家什么也没带,顾岑在这个家也没有多少东西,两个人就这样带着一点点东西,坐着顾岑自己的专车离开了。
走的时候也没有顾宅的人前来相送,顾岑在这个家里就像一个透明人一样,而宋宛也一样。她们二人都是被抛弃的棋子,可他们不知道,被抛弃的棋子在某天也是可以掌握局势的。

第二章 邬山别院
后视镜里,顾宅越来越远,宋宛仍然不可避免的想到今早在顾家被所有人遗忘的样子,好像没有被然后人记得,淡淡的来,再淡淡的走。
在上车的时候,穿着白色旗袍的宋宛还是微微停顿了一下看向顾宅,“我到底是在期望什么?”宋宛默默的在心里想着。
顾岑坐在车里看着宋宛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宋小姐就不要再想了,他们连我这个亲生儿子都不放在眼里,别说你了。”
话里话外都好像是在嘲讽,但是宋宛却听出了他其中的安慰之情。宋宛点点头,坐上车离开。宋宛很奇怪,为什么顾岑会拥有自己的宅子,并且他的父亲和哥哥竟然毫不知情,想了想还是决定慢慢看吧。
婚姻是两个人互相的救赎,未来的某一天,宋宛和顾岑也会相互扶持,共同成长,变成对方坚强的后盾。
宋宛和顾岑二人一直沉默到了顾岑自己的宅子门口,宅子建在城外的郊区,背靠A市大名鼎鼎的邬山,宅子是老式国风的那种类型,大门的牌匾上写着“邬山别院”。进入院子首先是一个大大的人工池塘,正值夏季,荷花袅袅开放,清幽又雅致。
宅子里有很多长长的走廊,高楼亭宇,和那些古装剧里的如出一辙,给宋宛这个喜欢国风的人带来了许多共鸣。
顾岑到了宅子前就让顾一去忙了,顾一好像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但是看了一眼宋宛又欲言又止。顾岑见此也没有多说什么,挥挥手让顾一下去忙去了。
顾岑一言不发,宋宛在后面沉默的推着轮椅,听着轮胎转动的声音,顾岑突然觉得很烦躁,按了右手边的按钮自顾自的往前去了。懊恼的顾岑慢慢冷静下来,回头看,早就没有了宋宛的身影,想着回去找,看看轮椅,还是决定原地等她算了。
顾岑低头看着自己腿,喃喃自语道:“走路是个什么感觉,早就忘记了。”
此时顾二满头大汗朝着顾岑冲过来。看到顾岑立马刹车道:“呜呜呜,老大,终于找到你了,完蛋了完蛋了,宋小姐和她的继母在西走廊那边吵起来了。看着对面继母和继妹的架势,宋小姐怕是要被吃了,呜呜呜,老大你快去看看。”
顾岑提起的手又放下去,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过去看看。顾二在后面推着轮椅,飞快的赶过去。
这边正在慢悠悠欣赏景色的宋宛,一下子看见陈茹和宋琪朝着她走过来,刚刚的好心情一扫而空。
当陈茹派去跟踪的人回来禀报后,陈茹立马带着宋琪“杀”到这里来,陈茹气势汹汹的说道:“难怪你心甘情愿嫁给这个残废人呢,原来是早就知道他还有一座价值不菲的古宅,这原本是你妹妹的,你却不知廉耻的抢过去,真是不知羞耻的东西。”
宋琪抱手站在陈茹的旁边,趾高气扬的样子让宋宛看着就来气。
“想来姨娘您料事如神,也没有料到我的老公还有私产呢,没想到我即使嫁了一个残废也是生活滋润,在这宅子里逍遥快活,没能如您的愿呢。”
陈茹气的一只手捂着心口一只手指着宋宛,说不出话来。宋琪见状,上来就想动手,走廊的旁边是池塘,宋宛一侧身,宋琪没刹住车,一下扑进池塘里去了,瞬间变成落汤鸡。
走廊拐角处的顾岑和顾二默默的看着,宋琪掉下水后,顾二忍不住鼓掌:“宋小姐真棒,太厉害了,这对毒女人,就应该被水泡一泡,洗一洗。”顾岑见宋宛游刃有余,挥挥手让顾二推着他走了,临走时顾二还依依不舍的回头想接着看宋宛如何大战继母继妹呢。
宋宛刚想叫人,一个穿着朴素的老人就带着一群保镖来了,朝着宋宛点点头,朝着后面的人吩咐道“都带走,赶出府去。”几个彪形大汉就把刚刚爬出池塘的宋琪以及站在旁边一脸错愕的陈茹带走了。
宋宛朝着老人三十度鞠躬:“谢谢您了。”老人连忙扶起宋宛:“夫人,这可使不得,这是老奴分内的事情。我叫顾仁,是这个宅子的管家,有事您找我就行。”
听着夫人这个词,陌生而又觉得理所当然。
顾仁带着宋宛来到了主楼,顾岑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宋宛整理了一下旗袍走进去,荷花香提前飘进了顾岑的鼻子,不用抬头就知道是她来了。
宋宛开口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刚才的对话也不知道顾岑有没有听进去。顾岑沉默的坐着,二人相顾无言。站在顾岑身后的顾二可受不住这尴尬又安静的场面,开口说道:“宋小姐你好厉害,几句话就让她们气急败坏,那个‘宋宛’还变成了落汤鸡。”
话才说完,气氛更尴尬了,这不就说明刚刚顾岑和顾二都在场,但是却没有上前去帮忙嘛,而且宋宛、宋琪的说法更奇怪了,顾二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讪讪的看着顾岑的后脑勺。
顾岑没有理会顾二,对着宋宛说道“一会仁叔会带你去房间,在这里可以随性一些,需要什么可以让顾二开车带你去买。”说完顿了一下“宅子很大,基本不会遇见,可互不打扰。”
宋宛听到这句话点了点头,感激的看着顾二。顾岑又拿了一张卡放在宋宛面前“这是我的副卡,有什么需要买的可以刷这张卡,不限额的。”
宋宛笑着收下了卡,看见顾仁在门口等着,向顾岑点点头,便走了。顾二还在兴奋的朝着宋文宛挥手用口型说拜拜,就被顾岑一记冷眼扫过来,吓得顾二手都哆嗦了一下。
顾岑总觉得奇怪,顾二这个人虽然是比较开朗活泼一点,但也不是对谁都这样的,却对宋宛这个第一次见的女人格外的紧张和照顾,顾岑瞟了一眼顾二,在心里多留了个心眼。
顾仁带着宋宛来到了了一座阁楼面前,对着宋宛说道:“夫人,这就是为您安排的地方,名字还没有定下来,您想想,后面我找人写个匾挂上。”宋宛点点头“谢谢仁叔了。”

第三章 自由居
后来仁叔又和宋宛说了一些府里的事情,在宋宛这阁楼的对面有一幢更大一点的阁楼,是顾岑的住处,两座阁楼遥遥相望,据仁叔说,顾岑的那幢楼名曰“未名楼”。
仁叔走后宋宛独自走入楼中,外面看着是古色古香,进去以后的现代家具一样不少,也存留着许多有古董。一楼像是一个小型的客厅,二楼则是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以及一间衣帽间。
宋宛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宋宛没过多久就出门了,门口 正好遇到了仁叔,宋宛说道“仁叔,我想了想,就叫‘自由居’,牌匾到时候给我就行,字我自己写。”仁叔点点头,顺便叫司机把宋宛带去商场。
这边的顾岑听着顾三汇报着宋宛的一举一动,听完之后让顾三接着去跟着宋宛,也算是保护她。
“自由居”,顾岑反复思考着这几个字,顾二在轮椅背后开口道“老大,有个调香高手,叫‘冥祝’,她有一个香名字就叫‘自由居’”顾岑点点头,表示听到了。
这边的宋宛来到商场之后,让司机在车里等着,进去之后又从后门跑出去。宋宛的好闺蜜加好助理已经开着她的跑车在路边等着了。
“哎,真不容易,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我们的调香大师鬼鬼祟祟的。”说话的这个人叫莫钦,是个十足的辣-妹,但同时也是宋宛一个人的老妈子。宋宛不客气的摸了一把她那傲人的胸-脯,拉着她的手上了车。
“前几天,有个人找到我,自称是沈烨,说是有一件事要请你帮忙,具体什么事情他也没有说,只说是今天见面。”
沈烨,A市房-地产生意的老板,基本在A市甚至其他地方都有他的势力,据说他还不止有这些产业,在暗处的生意没办法查到,而A市的人都叫沈烨叫“A市的霸王龙”。
宋宛在心里想着沈烨这个人的资料,等回过神来,已经到了海边的一座现代豪宅面前。
莫钦算是她的助理兼闺蜜,经常帮着宋宛处理一些宋宛不会也不想搭理的事情。很多想要调香的人也都是先找到莫钦才可以找到宋宛。
宋宛开门,穿着白色高跟鞋的脚稳稳的踩在地上,白色旗袍的裙边飘起了一个角,沈烨将这些都看在了眼里。宋宛端庄的走到沈烨面前,和莫钦一起向沈烨点点头。
进了门之后,沈烨就把家里的佣人全部叫了出去,宋宛也对莫钦挥挥手,莫钦点点头,也出去了。
宋宛入座,沈烨迟疑了一会还是对着宋宛娓娓道来。原来沈烨一直患有的种类似癔症的 一种病,只要受到刺激就会脾气暴躁,不可控制,让宋宛来是想让她配个香主要是安神的作用。
宋宛思考了一下,对沈烨说道:“沈先生如果只是想安神,大可找别人,这种香很多人都会,我来做这个安神香就太贵了。”
沈烨扶了一下眼镜“我相信冥祝小姐贵自然有贵的道理,你要是能治最好,不能治我也只求一个安神罢了,说出去也不会损害你的名声。”
宋宛想了想:“明天我会过来,麻烦给我安排一个房间,要大一些,谢谢了。”沈烨点点头,上车的时候,车上放了一条淡青色的旗袍以及一个礼盒。莫钦淡然的开口道:“我打开看过了,礼盒里面是一个宋代官窑的花瓶。”
宋宛点头,莫钦开着车,往刚刚的商场开去。
顾岑的司机还在商场门口等着,但顾三在暗中悄悄跟着宋宛,但是在进入沈家地界的时候还是没有胆子继续跟进去。
顾三回去向顾岑汇报:“老大,宋小姐去了宋家,见了谁不得而知,后来带着两个礼盒回来了。现在她还在商场里,我先回来像老大汇报。”
顾岑思索着,沈家,估计就是沈烨了。
在后面推着轮椅的顾二着急的说道:“老大,快点抓住宋小姐的心啊,别让她被沈烨抢走!”顾三脸色异样的看着顾二激动的样子有点奇怪,和顾岑对视了一眼就走了。
多年的默契,此刻顾三是去调查顾二和宋宛的关系了,为什么顾二会对宋宛如此上心。
“顾二,推我过去,我去看看她。”顾二开心的表情已经写在脸上了,推轮椅的速度都快了许多。在回廊上遇到了顾仁。
顾仁开口问道:“小岑是要出去吗?”顾岑点点头,刚想开口,顾二已经开口了:“仁叔,我们去接宋小姐。”
顾仁欣慰的笑笑,接着说道:“自然是好的,夫人才过来没多久,许多事情都还不熟悉。”
顾岑才发现,在这里,只有仁叔一个人叫宋宛叫夫人,顾一他们几个都还在叫着宋小姐。只有哪天顾岑开口了,在心里接受了宋宛,称呼才会变。
宋宛回到商场后去乐器店买了一架古筝,价值六位数,刷的顾岑的卡。莫钦在旁边偷笑,然后开口道:“想不到某个大富豪,还会有花别人钱的一天,真是罕见。”
宋宛不在意的撩撩头发,对着莫钦一脸高傲的说:“这种甜蜜的婚姻生活你不懂。”莫钦不客气的翻了一个白眼,略带嘲讽的说道:“还甜蜜生活,你俩才认识几天!”
听到这,宋宛在低头不语,嘴角带有若隐若现的微笑。脑子里却在想:“没想到顾岑居然这么有钱,和自己对他的看法大相径庭。”
宋宛亲力亲为抱着古筝走出商场,微风吹来,宋宛那股江南美人的味道越发明显。迎面而来的顾岑眯着眼看着宋宛走来。
顾二在顾岑的背后疯狂招手,宋宛忍不住笑了笑,主动向顾岑走去。宋宛自然的走过去,把古筝递给顾二,自己去推着轮椅,问道:“你怎么来了,我马上就回去了,今天刷了你的卡,可刷了不少钱。”顾岑不自在的扭动了身子,咳嗽了一声,最终话也没有说出口,回答宋宛的只有咳嗽声。
莫钦对着顾岑点点头,自我介绍道:“顾先生你好,我叫莫钦。”莫钦,顾岑在脑子里思考着这个名字。顾二弯腰在顾岑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应该是那个医学界的莫钦。”
莫钦,名义上冥祝的助理,也就是宋宛的助理,但其实二人是闺蜜好友。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奇怪的病,莫钦自创私人医院,目前连锁上万家。
以冥祝为首的用香治病的一系列人物,在圈子里都是没有九位数请不来的人物。
思及此,顾岑对着莫钦点点头,自从遇到宋宛并且结婚之后,他想站起来的想法就更加强烈。希望可以借助莫钦,和冥祝结识,早日治好自己的腿。顾岑心里这样想着,殊不知冥祝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第四章 一见钟情
顾二看见自己的老大居然和别人点头,内心里觉得肯定是因为莫钦是宋宛的朋友,嘴里还在小声嘀咕着:“不愧是宋小姐,这才几天,就已经快虏获老大的心了。”
莫钦看着两人的样子,神秘莫测的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就不打扰二位了,我这就撤洛。”然后对着宋宛挤眉弄眼,表示不要忘记明天的事情,宋宛也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莫钦潇洒的开着自己的法拉利走了,留下这边尴尬的两人。
宋宛打破沉默,对着旁边的顾二开口道:“顾二,把顾岑送上车吧,回去了。”宋宛又从顾二手里把古筝接过来,顾二把顾岑送上车,轮椅放在后备箱里。顾二自己跑去副驾驶,把后面的空间留给二人,还不忘把中间的隔板升起来。
宋宛借机开口:“我明天有事情要出去几天,具体不定,不用担心我。”顾岑想到了今天的沈烨,默不作声。宋宛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到了邬山别院门口,下车的时候顾岑身边的低气压让顾二打了个寒噤,疑惑的看向宋宛,宋宛并没有和顾二对视,见顾岑不开心了,脸色也不太好,停车之后就自己下车走了。
顾岑看着宋宛自己离去,心里更是不舒服,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阴沉了,看得顾二心里凉飕飕的,大气都不敢出。
顾岑对着顾二说道:“宋宛为人单纯,不要被沈烨给骗了,你多注意一点。”顾二点点头,还以为自家的总裁是被宋宛给迷住了,结果 顾岑又说了一句:“别影响到公司的利益。”
到自由居门口,见到了仁叔,仁叔开口道“夫人,这是你要的空白牌匾,这字就留着你自己题了。”宋宛点点头“谢谢仁叔了,您早点休息。”顾仁点点头,转身离去。
顾岑的未名楼和宋宛的自由居之间隔着一整个池塘,要过去必须从旁边的花园绕一圈。宋宛进楼之后打开灯,找来笔墨想要题字,思考半天后还是没有下笔,想着等从沈家回来之后再写算了,就搁置了。
宋宛找来一个皮质的小箱子,装了一点日常衣物,想了一下,还是把沈烨送的那条旗袍拿上,调香需要的各种东西莫钦会准备好的,她不用担心。
未名楼里的顾岑在雕花的窗边看着对面的宋宛走来走去,心里更加烦躁,到底在烦躁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宋宛新买的古筝还在顾岑手边的桌子上放着,顾岑看着古筝,突然想到宋宛刷的是他的卡 ,好像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顾一走进来对着顾岑说道“老大,我已经联系莫钦了,她的意思是看病这种事情,要看冥祝自己的意思,她只负责转达。”顾岑点点头,这个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
在外界众人的眼里,冥祝是一个来去无踪,神秘而又神奇的人物。想要获得她的帮助也是不容易。
顾一想了想还是对着顾岑开口道:“也不知道沈少爷有什么魔力,居然请得到冥祝,他得病到底是啥?”
顾岑手指敲打着轮椅得把手,漫不经心得开口道:“不为人知的隐疾,可能钱花的够多罢了。”
一夜无眠,那边宋宛的灯也是一夜未熄。
第二天一大早宋宛就提着自己的一个小箱子离开了,走到门口时遇到了顾二。顾二拉了拉自己的西装领口,有点局促的看着宋宛,宋宛两只手提着箱子,对着顾二点点头:“你怎么过来了,是顾岑让你来的吗?”
顾二像是一下子找到了理由一样,点了点头。顾二看着宋宛吃力的样子,赶忙上去给宋宛提箱子,开车门,然后再去前面的驾驶位开车去了。
看着顾二有点愣头愣脑又有点古灵精怪的样子,忍不住低头偷笑起来,顾二看着镜子里的笑得甜甜的宋宛,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在顾二开车走后,大门后面的顾三沉着脸走了出来,朝着未名楼走去。顾岑早起之后就坐在窗边,而宋宛早已人去楼空。
顾三走进来,对着顾一点点头,然后对着顾岑说道:“老大,顾二确实偷偷跑去送宋小姐了。”
顾一在后面愤愤不平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个宋宛有什么魔力,让顾二死心塌地的。” 顾岑抬起手示意二人不要再说了,然后吩咐道:“等顾二回来把他带去朝日楼。”朝日楼就是“邬山别院”最大的一座阁楼,也算是别院的一座办公楼了。
顾岑在这里审问顾二,也说明他对这件事情的重视,有关宋宛的事情在顾岑心中的分量越来越重,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顾二开着车到了沈家庄园,顾二把车停稳才急急忙忙准备下车给宋宛开门,沈烨就抢先为宋宛打开了车门。
顾二在心里想道:“得让老大抓紧了,不然宋小姐就让别人抢走了。”顾二临走之时还特意当着沈烨的面说道:“夫人,您早点回来,老大还在家里等你呢。”宋宛愣了愣,这是宋宛听见除了顾仁以外的第二个叫她太太的人。
沈烨也听出来了这句话的弦外之音,不在意的笑了笑,对着身后的沈助摆摆手,沈助立马走上前帮宋宛提东西。
“莫小姐提前把东西送过来了,你要的房间也准备好了,就等你了。”沈烨开口说道。
宋宛点点头:“一会儿我就马上开始了,在治疗的时候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们,可以做到吗?”
沈烨点点头,对着沈助吩咐了一下,就带着宋宛进入准备好的房间里。说是房间,但其实就像一个总统套房一样,两个房间,一个大客厅。
宋宛自己进入了其中一个房间,换了一身灰色的格子连衣裙,像桔梗初恋一般,再用一跟桃木素簪把头发挽起来,清纯的校园风大美女。
走出去在客厅里把各种需要用到的中药药材,香料等东西都摆放出来,看着宋宛忙前忙后的样子,沈烨觉得宋宛是他遇见过最美的女子,她的身上总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要人注视着她。

第五章 沈烨的病
宋宛看着沈烨愣愣的样子,伸手在他的前面摆摆手:“沈烨,去房间的床-上躺着吧,放轻松,我就算治不好,也不会让你有生命危险的。”沈烨微微笑了笑,脱去外套,穿着衬衫和西装裤躺在床的上面。
宋宛取来银针,在沈烨身上扎下去,在左边的床头柜上焚香,香味沁人心脾,沈烨觉得自己的每根神经都被浸润,凉凉的,让他逐渐放松下来。后来的沈烨进入了梦乡,梦里的宋宛穿着见面那天的白色旗袍,拉着沈烨的手往前走,前面是一大片的荷花池,荷花香和宋宛身上的一模一样。
突然,宋宛掉进了荷花池里,强烈的窒息感让沈烨一下子醒过来。
沈烨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宋宛还在旁边捣鼓着什么,脸色相当不好,大滴大滴的汗顺着额头流到下颌,再滴到了沈烨的手背上。
沈烨手微微一动,宋宛朝他看来,对着沈烨微微一笑,表示一切都好,让他不要担心。此时,沈助急急忙忙的进来,宋宛的脸色顿时一变,手里的银针顿时捏紧,好在沈烨即时开口:“滚出去!”沈助看了一眼宋宛还想说什么,看了沈烨的脸色,犹豫了一下还是退出去了。宋宛脸色不悦的把银针收起来,转身走出房间,去客厅接着捣鼓了。
沈烨又慢慢的睡了过去,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睡了多久,等醒来的时候天刚刚亮。沈烨感觉神清气爽,起身穿好拖鞋走到客厅。
宋宛趴在沙发上睡着了,黑白的格子裙还有了皱褶,可以看出宋宛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了。早晨的第一抹阳光洒在宋宛的脸上,宋宛翘起的睫毛,苍白的脸色和嘴唇,沈烨都看在眼里。
沈烨轻轻的抱起宋宛进入房间,宋宛也顺势躺在床的上面,沈烨握着宋宛的手,她的手腕很细,沈烨都不敢用力握。
沈烨看了一会,走出了房间,看看手机,才发现自己已经进去七天了。这七天里沈烨迷迷糊糊的,睡了这25年来最好的觉,而外面的人可忙疯了。
原来那天沈助急急忙忙进来是因为公司的一个合作出现了问题,被楚氏的公司抢了,沈烨不在坐镇,沈氏公司的这个项目没有拿下,一下子损失了好几个亿。
沈烨听着沈助说了来龙去脉,笑了笑:“这是不满意她的小娇妻才新婚就被我拐走了,在吃醋呢。算了,几个亿没了就没了,打一亿到宋小姐的账户上,以及前几天得到的那个屏风也一起给她了。”沈助有点吃惊,但还是应允着退下了。
楚氏集团就是顾岑的公司了,沈烨之所知道,是因为他和顾岑认识且还算是“冤家”
沈烨处理了一下手头的事情,又折回去看宋宛。宋宛刚刚洗完澡,换上了白色的连衣裙,坐在客厅里捣鼓着一个香包。
见到沈烨进来,便开口说道:“我这里做了五个香包,你随身带着一个,其他放在你常用的地方,差不多一个月就会失效,到时候再找我制新的。”沈烨点点头,看着宋宛的头发湿漉漉的搭在肩上,就去找了来吹风机递给宋宛。
宋宛摆摆手:“不用,一会就干了,我不太喜欢吹风机吹头发。”沈烨点点头,再度沉默。
宋宛捣鼓好,抬头看着沈烨愣愣的样子偷笑了一句,沈烨听见了,然后不自然的把脸别过去。
这边的顾二哼着歌开着车回到邬山别院,刚刚停好车,就被顾三一下子反手擒住,押往朝日楼。顾岑在那里等着,顾一站在后面。
顾二跪了下来,低着头说道:“老大,我错了,我不该偷偷去送宋小姐的,但是宋小姐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人。”顾岑的食指敲击着轮椅的边缘,示意顾二自己坦白。
顾二犹豫的开口,开始讲述起宋宛和他的故事。顾二在遇到顾岑之前,还是一个孤苦伶仃的流浪儿,小时候宋宛被继母欺负的时候经常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就遇到了顾二。
两个小孩子坐在路边,即使穿着打扮天差地别,但是并不妨碍两个人惺惺相惜的感觉。自此以后,宋宛每次跑出去都会带一些吃的给顾二,两个人还偷偷跑进去游乐园玩耍。
总之,在童年时代,宋宛给了顾二许多温暖,后来顾二遇到了顾岑,顾岑把顾𝖒𝖑𝖟𝖑二带走,并且训练他。顾二自然再也没有遇到过宋宛。
顾岑停下敲击的手指,对着顾二问道“那你是怎么认出来宋宛就是你小时候遇到的人的。”顾二回答道:“在宋小姐的左手肩膀下面一点有一个刀疤,那天宋小姐穿了旗袍,袖子短露出来我就看见了。那个刀疤是小时候我们玩耍的时候宋小姐为了保护我而留下的。”
顾岑没有再开口,但是顾二还在接着说:“宋小姐没有认出我可能是因为许久未见忘记了,而且我改了名字,以前宋小姐和我说她叫冥冥,我小时候叫小才,所以没有认出来。”
听到冥冥这个名字,顾岑也是莫名的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一样。
顾岑最后也没有处罚顾二,而是让顾二立即去沈家门口等着接宋宛,这一去,就是七天。
期间顾仁还来过,对着顾岑着急的问道:“小岑知不知道夫人去了哪里,都七天未曾回来了,老奴害怕出事。”
顾岑对着顾仁说道:“仁叔不必担心,她的安全我一直都有注意,想来应该快回来了。”
正好此时蹲守在沈家外的顾二打来电话焦急的说:“老大,我刚刚听见沈家的下人说宋小姐已经出来了,估计一会吃完晚饭就走了,我马上就可以把宋小姐接回来了。”
顾岑想了想,让顾三现在去开车,自己决定亲自去接宋宛回家。当宋宛吃完午饭准备离开的时候,顾岑登门了。
顾三在后面推着轮椅,顾二唯唯诺诺的站在顾岑的轮椅旁边,也不敢抬头和宋宛对视。
沈烨笑着起身欢迎这个不速之客:“这不是楚氏集团的顾总嘛,怎么大驾光临寒舍了,快过来吃饭。”宋宛尴尬的站起身,对着顾岑点点头,但是顾岑却当作没看见一样,扭头不理宋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