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夏叶栖迟

第001章:吻着我说爱我
隔壁是高朋满座,名流聚集的订婚宴。
一墙之隔的休息室内,黎夏却被准新郎压在门上。
“叶叔叔,我跨洋来恭贺你订婚,你怎么都不给我一个笑脸呢?”
黎夏圈住他的脖颈,媚态横生。
手指抚过他性感的喉结,炽热的胸膛。
男人的眸色深不见底。
在她的小手越来越不规矩之时,精致的下颌陡然被捏住,力气大到好像要将她捏碎。
“黎、夏——”
他像是要将这两个字嚼碎了,冷到黎夏遍体生寒。
“你还,敢回来。”
我的男人……都要……背着我订婚了,我当然要回来。”
“叶叔叔,我们拜过天地,我为你凤冠霞帔过的,你要是跟她订婚,就是出轨。”
叶栖迟下颌紧绷,冷眸眯着一言不发。
她抽了抽鼻子,娇娇的带着鼻音:“这么久没见,叶叔叔就没有想我吗?”
宛如多年前趴在他胸口哭求的可怜模样。
“没有。”叶栖迟的眸色至深至沉。
“可我,都一直在想叶叔叔的,想叶叔叔当时抱着我,吻着我说爱我,还——”
“闭嘴!”在她说出更旖旎过分的事情前,叶栖迟冷声将她打断。
“这些年,你没有半分长进!”
黎夏却笑起来:“没有叶叔叔管教,我当然长进不了,你不是说过么,我是你亲手浇灌长大的玫瑰。”
叶栖迟的呼吸加重,清凉的装扮配上大胆的言语,就是乱欲迷人眼:“所以,现在是千里送上门求睡?”
男人的指尖触碰到她的肌肤,引起一阵颤栗。
黎夏的衣服不规矩的半穿在身上,腿扣在他的腰间,勾人又脆弱。
“栖迟,你在里面吗?”
门外陡然响起的女声,让叶栖迟捏着她腰肢的动作一顿。
“叶叔叔,你未婚妻来找你订婚了呢。”她热烈的吻着他的唇。
“下去。”他沉声。
“可小叶叔叔不愿意呢。”她声音低低,眼睛垂下看。
“咚咚咚——”
“栖迟?”
外面的声音还在继续。
黎夏缠的更紧,还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叶栖迟沉着眼眸,把人从身上拽了下来。
他整理着身上的西装
黎夏抿了抿唇,下一瞬「唰」的一下打开了房门。
“栖迟你在……”
门外穿着婚纱的陈婉婉盯看着衣衫不整的黎夏,幸福的喜悦刹那之间冷却。
黎夏拨拢了下长发:“陈姐姐,好久不见。”
二十刚刚出头的年纪,是开的最娇艳的时候。
再不见三年前之前的青涩。
陈婉婉的笑容僵在脸上,手指不自觉的握紧,“是,是小夏啊,是,特意来参加我跟你叶叔叔婚礼的吗?果然,你叶叔叔从小,没有白疼你。”
她僵硬的模样,让黎夏觉得可笑。
济市最富盛名的名媛典范,今天看来,也不过就这样而已。
“是啊,叶叔叔最疼我了。”黎夏扭头看向身后一身肃穆的男人。
意国纯手工定制的成衣,深色流畅的西装面料,黑色衬衫外束身马甲,禁欲又性感,一切都那么正经严肃,可扯开的领带、堪堪要掉落的领带夹,以及他脖颈上的咬痕却又清晰刺目。
任谁都能猜到,在这扇门打开之前,发生过什么。
陈婉婉新做的指甲陷入掌心里,“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听说在国外交往了男朋友,这次带回来了吗?正好也让我跟你叶叔叔把把关,免得你年纪小被人给骗了。”
黎夏:“我都出国了,陈姐姐还这么关心我。”
陈婉婉亲昵的握住她的手,无形之中就拉开了黎夏和叶栖迟的距离。
“这是自然,不管你多大了,在我跟你叶叔叔这里都还是小孩子。”
小孩子?
三年前就爬上叶栖迟床的小孩子吗?
“叶叔叔,我小吗?”黎夏笑着,问向叶栖迟。
浓颜系的美人,与艳丽带有冲击力的长相相得益彰的便是凹凸有致的身材。
叶栖迟没有理她。
黎夏暗骂:狗男人,刚才摸的时候,怎么不见你那么正经。
黎夏将手抽出来,随手拿起一旁的披肩穿上,丝毫不畏惧陈婉婉看着她破损衣服时,怨毒的目光。
“陈姐姐,为了恭喜你们订婚,我这里有个精心准备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黎夏闲适的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她,示意她打开。
陈婉婉有所防备的只打开到三分之一的位置,下一秒却脸色一白。
里面静静躺着的是三年前的……验孕单。

第002章:搅得天翻地覆!
「砰」她陡然阖上。
差点就要失控的将盒子扔出去。
“今天的喜酒我会多喝两杯,恭喜陈姐姐心愿得偿啊。”黎夏笑靥如花。
这话听在陈婉婉的耳中,是赤裸裸的威胁和警告。
她今天是来……砸场子的。
陈婉婉仓皇按住了黎夏的手,“订婚,订婚取消了。”
黎夏眉头微微上挑,微笑:“取消了啊?”
真是……遗憾呢。
陈婉婉整个人脸色苍白,“是,是我今天身体不舒服,订婚的事情,订婚的事情……先,先搁置。”
临时取消订婚虽然会遭到不必要的非议。可倘若黎夏将当年的事情公之于众,她多年来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名声,就都完了。
“哦……那看来我这次的喜酒都喝不上了呢,好可惜。”
黎夏略带「惋惜」的说道。
“听说今天来了济市半数的名流,时隔三年,不打声招呼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陈婉婉挡在她的面前,低声问:“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黎夏笑:“求人嘛,当然要有求人的态度,陈姐姐。”
陈婉婉期待叶栖迟能在这个时候站在自己面前,为自己说话。可他复杂交织的目光终究还是独独为黎夏停留。
那么多年来,只要是黎夏存在的地方,就能轻易的占据叶栖迟全部视线。
从来都是这样!
陈婉婉咬紧了牙关,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无辜的惹人怜惜:“我、求、你……今天真的来了很多举足轻重的人,你就看在栖迟当年那么维护你照料你的面子上,不要让两家人难看,行吗?”
叶栖迟拿走了陈婉婉手中的盒子。
陈婉婉一瞬间泪如雨下,紧紧的握住他的手:“栖迟,我没事,你,你别看,给我留点,留点颜面吧。”
叶栖迟眸色深深却还是打开了,看到里面的孕检报告,他陡然撕碎,冷眸射向黎夏。
“你拿自己做错的事情,来威胁她。”
黎夏看着叶栖迟冰冷的模样,心下一痛,三年了,他还是不相信,当年强奸陈婉婉的人跟她没有关系。
他永远都不信。
陈婉婉扑在叶栖迟的怀里哭:“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三年了,我都已经走出来了,小夏还要这样对我,她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件事情,我以后,以后还怎么有脸活下去。我们陈家向来清白,我我……”
黎夏冷冷的看着温柔为陈婉婉擦去眼泪的叶栖迟。
“是我把她惯坏了,让她……不知道分寸。”
陈婉婉哽咽道:“我知道,知道你把她带大,她对你对你过分依赖,觉得是我,是我抢走了你。”
黎夏向来看不惯陈婉婉这惺惺作态的样子,“我——嘶……”
她尚未开口,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掌陡然拽住,像是要折断她的手臂。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叶栖迟温和给陈婉婉留下这句后,便将黎夏从房间内拖了出去。
陈婉婉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抬手一点点的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抿紧了唇瓣。
都走三年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回来?!
又为什么偏偏要在今天出现?!
——
半个小时后,车子稳稳停在黎苑。
叶栖迟漆黑摄人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下去。”
黎夏扭头看向这万分熟悉的别墅,捏住了手指,撇开头:“我要住宾馆。”
叶栖迟目光如钩,像是要将她看出一个洞。
下一瞬,便直接将她从车内拖了出来。
别墅内的佣人听到动静看过来,在看清楚叶栖迟带回来的人是谁后,都是又惊又喜:“黎小姐?”
“黎小姐您回来了。”
“黎小姐回家了。”
熟悉的人,熟悉的环境,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让酸涩感从舌尖蔓延到味蕾。
“把衣服换了。”
叶栖迟解开马甲丢到一旁,沉声道。
佣人看出了叶栖迟脸色的不悦,好心的走到黎夏身旁说道:“黎小姐,您房间里的东西一直没有动过。”
黎夏上楼,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像是踩在他的身上。
叶栖迟沉了沉眸子,这才接通了一路上响个不停的电话。
“老三,你的分寸呢?!今天这么多人在,你就把陈婉婉一个人单独丢在这里,老爷子气的高血压都要发作了,你赶紧回来。”叶叙白压低的声音里,难掩着急。
叶栖迟:“二哥,婚礼取消了。”
叶叙白怒:“什么取消?济市半数的人物都来了,你说取消就取消?你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吗?你这几年一向做事情稳妥,你……你今天见了谁?是不是那个女人回来了?”
能让他这个向来沉稳的弟弟一反常态的,叶叙白只能想到一个人。
三年前,叶栖迟为她发过的疯还少吗!
就差把济市搅得天翻地覆!
“婚礼取消,一切后续我会处理,你跟爸说一声。”
说罢,没等叶叙白教训的话语出口,叶栖迟就已经挂了电话。
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
再抬眸时,就看到楼梯上单单穿着一条白色吊带裙的黎夏缓缓走了过来。
她环着他的脖颈,跨坐在他的腿上,既清纯又妩媚,甜腻腻的开口:“这条裙子,是叶叔叔当年送给我,又亲手脱下来的,现在换上胸口都小了——”
葱白的指尖徐徐蹭过他的喉结,娇嗔:“我被勒的好难受。”

第003章:小宝贝
发丝拂过他棱角分明的下颌,心跳和眼神都不清白。
指尖顺着喉结下滑,钻入解开的衬衫。
旁人衬衫扣子扣到最上层如果是俗气的代名词,那他就是禁欲的代表,单薄布料勾勒出来的肌肉线条,流畅到让人眼热。
叶栖迟眼眸细微的眯起,猛然扣住她的手,把人甩在沙发上。
黎夏毫无防备,惊呼一声。
他并没有碰她,而是——
扯过领带将她作乱的手给捆了起来。
黎夏愣了愣:“叶叔叔……现在喜欢这个调调?”
客厅内的佣人谨慎的躲了起来,不再露面。
叶栖迟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然后猛然将她的衣摆推了上去。
黎夏睫毛轻颤。
修长手指划过她平坦小腹上,停在那不该出现的刀口上。
“哪来的?”
黎夏身体一僵,显然没有预料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
“阑尾手术。”
叶栖迟眸色深深,冷声:“你十二岁就切掉了阑尾。”
是他亲手抱着她去的医院。
黎夏:“叶叔叔难道不知道,阑尾没有切除干净,有复发的可能?”
她似笑非笑的模样,叶栖迟觉得碍眼万分。
蓦然推开她就去了楼上。
见他就这样离开,黎夏咬开手腕上的领带,手指轻轻抚摸过自己留有刀疤的小腹,抿了抿唇。
“黎小姐,您的房间重新打扫过了。”王姨走过来,低声道。
“我住主卧。”
那是叶栖迟的房间。
王姨顿了顿:“这——”
黎夏直接上楼了。
王姨看着她的背影,低声叹了口气:都是冤孽啊。
主卧浴室内的门紧闭着,里面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
床上的手机不断的震动着。
黎夏随手拿起来,看到是陈婉婉的电话,她眼中闪过冷意,接通。
“栖迟,你在哪儿?我有——”
“陈姐姐,叶叔叔在洗澡呢,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转告吗?”黎夏笑着问。
陈婉婉那头忽的没有了声音。
黎夏嘲弄的笑容扩大:“既然陈姐姐没什么事情那我就挂了,我跟叶叔叔待会儿要很忙的——”
身后浴室的门打开,在黎夏刚要转身之时,手机就被人从后面抽走。
只在腰间裹着一条浴巾的男人,身上的水还没有擦干,顺着流畅的肌肉线条缓缓滑下,消失在被浴巾遮盖的一片禁忌里。
他冷冷的瞥了黎夏一眼后,拿着手机走到窗边。
“是我……”
“今天的事情……父亲那边我会解释,委屈你了……”
“好,早点睡……明天见……”
“……”他话不多,但自始自终语调温柔。
可当挂断电话,视线落在黎夏身上的时候,却又凌厉又寒冷。
这样的反差,让黎夏心里不舒服极了。
“谁让你接的电话?”他冷冷质问。
黎夏捏了捏手指,朝他走过来,用手擦拭他身上的水珠。
“你的电话我不能接吗?叶叔叔真是过分呐,我刚成年就对我动了心思,现在是想要坐享齐人之福,来个左拥右……”
“她跟你不一样。”叶栖迟凌厉的视线阻断她未完的话。
黎夏笑着,眼中却没有任何笑意:“跟我不一样?她跟我哪里不一样叶叔叔?”
叶栖迟肃穆又清冷,眼神幽微,削薄的唇瓣开阖:“轻佻、放浪。”
即使过了三年,心脏依旧像是被拉扯一般的疼。
“轻佻?放浪?”黎夏笑的特别好看,也特别媚,她靠在桌子旁,用脚顺着他的小腿往上勾,往上蹭,“我不是叶叔叔一手调、教的吗?”
她嚣张,肆无忌惮的挑衅他,看着男人的眸色深的不见底色,看着他眯起狭长的眸子。
“叶叔叔跟她睡过吗?她知道斯文正经的叶总,背地里是多么的……”她饱满红艳艳的唇瓣吐露出香艳和浓烈:“多么的……禽、兽吗?”
看着他越加深沉的眼眸,黎夏知道那象征着什么,“三年了呢,叶叔叔都三十了,也不知道身体机能退步了没有?”
她贴着他呼气,于他的身体紧绷里,伸手勾缠他的腰腹。
“滚——”他站在那里,像是个冷冷发号施令的国王。
他扯住了她的手,把人推开。
却不防,黎夏身后是他前两天刚刚从拍卖行收购的古董瓷器。
“哗啦——”
黎夏撞倒瓷器,一同跌向地面,她仰面朝上的压在了碎裂的瓷器上,疼的尖叫一声。
殷红的血液染红了毛茸茸的地毯,像是绽放于雪地的红梅。
“夏夏!”
叶栖迟瞳孔骤然紧缩,冷漠的皮被撕裂,冰寒的眼底被担忧占满。
“我三年前没有死掉,你心有不甘,是吗?”
黎夏疼的面容扭曲,额头上溢出细细的汗珠。
叶栖迟将她抱起,她的血染红了他的手,叶栖迟的神经像是也跟着被刺疼。
“我送你去医院。”
清浅的呼吸,泄露他此刻的紧张。
“黎小姐,黎小姐受伤了……”
佣人看到黎夏身上的血,惊呼。
“备车!”
叶栖迟身上就只裹着浴巾,但显然是已经忘了这事儿,还是佣人有眼力劲儿,紧忙给他披上了外套。
车门关上前,佣人好心的将黎夏一直在响的手机递了进去:“黎小姐你的手机。”
黎夏疼到无暇分神接听。
叶栖迟扫了眼,屏幕上赫然出现的三个字是——小宝贝。

第004章:要说道貌岸然,还是叶叔叔
手机振动在他看过来的两秒后停止。
手机屏幕上清晰显示着:七个未接来电。
叶栖迟的眸色沉了沉,对司机道:“开快点。”
黎夏疼到牙齿不断的打颤:“叶叔叔现在是不是特别心疼我?”
叶栖迟没有理会她。
黎夏显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是不是?”
“让你死在我面前,我难以向黎哥交代。”叶栖迟沉声道。
黎夏嗤笑一声:“你把我带上床,就能在九泉之下向我爸交代了?”
要说道貌岸然,还要是叶叔叔呢。
车子刚刚驶入医院,就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姜潮带着护士等待着。
叶栖迟抱着人大步流星的走向急诊室。
姜潮看着他浴巾搭配西装外套的穿着愣了下。但在看清楚他怀中之人后,忽然之间就了然,堂堂叶总为何如此失态。
这小姑娘走了三年,又要来搅乱叶栖迟了。
急诊室内,姜潮让黎夏先趴在床上,他拿起了剪刀,准备先把后面的衣服给剪了。
叶栖迟沉眸拦下他的动作:“换个女医生过来。”
姜潮微笑:“不巧,今天值班的没有女医生,请叶总相信我的专业性,在一名专业医生面前,患者没有性别之分。”
“哗啦——”
病床边的帘子被整个拉起来。
被赶到帘子外面的姜潮医生摸了摸鼻子。
趴在床上的黎夏听到动静微微回头。
“撕拉——”
叶栖迟剪开了她后面的衣服,露出血淋淋的后背。
帘子外姜潮的声音响起:“把衣服剪开后,先用酒精棉片处理一下伤口边缘,用镊子挑碎片的时候一定要仔……”
“叶栖迟你不行就换姜潮!”帘子内传来黎夏的怒吼。
姜潮推了推眼睛,没有笑出声。
叶栖迟斜眸瞥见她紧咬的唇瓣,疼到泛红的眼角,深邃的眼眸更沉了几分。
薄唇动了动,可吐出口时,却是极冷的:“忍着。”
处理完伤口,黎夏趴在床上喘息着,后背已经疼麻了。
叶栖迟去了外面。
姜潮递给他两张纸巾,戏谑道:“擦擦汗。”
叶栖迟凌厉的眸子落在他身上,姜潮轻咳一声,马上恢复了正行。
“伤口不算严重,她年纪小,恢复的也快……”
“阑尾切除,有几分复发的可能?”叶栖迟打断他的话。
姜潮:“什……你说阑尾手术?这个概率极少,因为一旦切除阑尾这个器官就不再存在。当然了,没有切除干净是另一回事。”
推开窗开,叶栖迟眸色深深的点了支烟。
再回到病房时,处理好伤口又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的黎夏,已经困的睡着了。
叶栖迟站在床边,静静的看了她良久良久之后,拨开她面颊上的碎发,露出一张干净漂亮的小脸。
指腹在她面颊上停顿,似是在留恋那份细腻的温度。
黎夏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看着周遭自己住了七年的卧室,黎夏有种恍惚,好像这漫长的三年离别,不曾存在过。
“黎,黎小姐,你醒了。”
看着下楼的黎夏,王姨的眼神闪了闪。
黎夏喝了口水:“叶叔叔呢?”
王姨:“叶总,他跟,他在晨练。”
黎夏捏着水杯,回过头,正要询问,一身轻便运动装的陈婉婉就走了过来。
她熟门熟路的宛如是家里的女主人,对着佣人便吩咐道:“准备点茶水送过来,我跟栖迟早餐就在院子里吃……”
话未落下,陈婉婉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穿着睡衣的黎夏,眼眸一阵收缩。
叶栖迟竟然……又把她带回了家。

第005章:璀璨人生里的污点
看着她脸色僵硬,黎夏就觉得身心愉悦。
似乎身上的伤口都不疼了。
“陈姐姐看到我好像很惊讶?”黎夏走下楼梯,王姨将准备好的鲜榨果汁递给她。
这是黎夏起床后的习惯,黎苑的佣人都清楚。
陈婉婉捏了捏手指,微笑着:“是有一点,都说女大避父,小夏今年也二十有二了吧,还穿的这么清凉跟没有血缘的男性长辈住在一起,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我名下也有些房产,不如你挑选一个居住?也免得外人说闲话。”
黎夏拨弄着长发,似笑非笑:“陈姐姐识字吗?知道这宅子叫什么名字?”
她一字一顿的提醒陈婉婉:“黎苑,黎夏的黎,这里是我家。”
是她的家,而她身为主人,能驱赶任何不想要见到的人。
陈婉婉神情变得有些僵硬:“小夏你别对我有那么大的敌意,我也是为了你着想,你如果实在不愿意,陈姐姐还能逼你吗。”
“逼我?”黎夏抿了口果汁,朝着她走过来,嘴角绽开妖冶的笑:“你有什么立场逼我?准备再诬陷我一回?”
陈婉婉后退一步,眼前的黎夏,没有了当年的青涩,咄咄逼人的像是一只艳丽的妖姬。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黎夏手指勾起她的一缕发丝,轻捻,嘴角嘲弄:“三年了,陈姐姐都快奔三的人了,怎么还喜欢扮演这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呢,我又不是叶叔叔,又不会怜香惜玉,你这样……我只想摧残你。”
“是啊,已经过了三年,三年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我跟栖迟本来都要订婚了。”陈婉婉垂下眼睛,让人无法看到她眼底的情绪。
黎夏冷笑,“想订婚?有我在一……嘶——”
陈婉婉猛然一下子抓住了黎夏的胳膊,指甲深深的陷入她的肉里,“小夏我知道你怨我抢走了栖迟,可你们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你从小是栖迟养大的。如果你的心思被叶家知道,一定会闹得天翻地覆的,你就算是为了栖迟着想,也不应该成为他璀璨人生里的污……”
黎夏吃疼,一把将人甩开。
“啊!”陈婉婉惊呼一声,弱柳扶风般倒在地上。
“婉婉!”
在叶栖迟大步流星走过来时,黎夏都忍不住想要为陈婉婉这把握时间的精确度鼓掌了。
手段低端不低端不重要,百试百灵就行。
“我没事栖迟,是我惹小夏生气了,是我太急于想要跟她修复关系,没有掌握好尺度,你别怪她。”扶着叶栖迟的胳膊站起来的陈婉婉哽咽着。
他凌厉的眸子看向一旁的黎夏:“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黎夏对上他的眸子,心下一疼,他总是不相信她!
也对,在他眼里,她黎夏永远就是个被惯坏不知道分寸的。
“没错!就是我做的,不光是推她,我还……”黎夏拿起刚才就喝了一口的果汁,一下子全部泼向了陈婉婉,“现在你看到了,我还泼她了!”
陈婉婉白净的脸上红的绿的一片,果汁还在不停的往下掉。
黎夏还不解气,抬手就想要扇她。
陈婉婉显然是没有想到三年后,她还会嚣张到这种地步,当着叶栖迟的面就敢一而再的动手。
叶栖迟眸色一沉,扣住了黎夏的手,他给她解释的机会,她哪怕随便说句「不是故意」的软话,他都能大事化小。
可偏生她就是给台阶都不下!
“道歉!”
黎夏扬起头看着自己被攥红的手腕,和他沉冷的眼眸,“你弄疼我了,你放开我,我这就给她道歉。”
叶栖迟眸色深深的睨着她,缓缓松开了手。
“啪!”
黎夏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冲过去,二话不说巴掌就甩在了陈婉婉的脸上。
不是想要扮演绿茶吗,她就给她这个机会!
突如其来的巴掌声和脸上的刺疼,让陈婉婉怔在当场,甚至忘记了反应。
黎夏甩了下被震疼的手掌,还真的道歉了,“不好意思陈姐姐,打疼你了,下次我尽量……换、一、边、脸、打。”
“黎、夏!”
叶栖迟一把将她拽过来,手掌高高的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