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小雨季凌寒

第一章

鹿小雨从三楼楼梯滚到二楼,全身骨头如断裂一般,痛得她发麻。
女佣的电话里,季凌墨凉薄的声音从免提电话里传来——
“等她摔死了,再来通知我。”
整栋别墅陷入短暂的沉寂。
‘死’这个字,鹿小雨一点都陌生。
结婚三年,季凌墨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鹿小雨,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所有人都说,是她害死了季凌墨的心上人佟楠月。
若不是她借着对季老夫人的救命之恩,逼季凌墨娶她。佟楠月也不会在赶来婚礼的路上,突发车祸身亡。
从那以后,她挂着季太太的名分,成了整个帝都的笑话。
正压抑心中酸痛,门口忽然响起一阵搬箱子的声音,鹿小雨身形一怔。
是季凌墨,他回来了?
鹿小雨不顾满身的伤,在女佣担忧的神色下,从地上爬起来。
就像以前在帝都福利院,无论是被人打得头破血流,还是被人从高处推下,她都能自己爬起来。
鹿小雨就像块铁,没人能击垮她,除了季凌墨……
季凌墨只需一个眼神,一句话,便能让她体无完肤,心无寸肉。
因为她爱他,而爱,是世上最能伤人的东西。
鹿小雨挪着腿走向大门。
到达门口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女人,几个搬运行李的黑衣保镖以及站在旁边不知所措的保安。
金发女人见到她,浓艳的红唇霎时扬起一抹讥讽的意味。
“你就是鹿小雨?”
鹿小雨惊诧,她不认识这个女人,轻声问道:“你是?”
女人语调瞬间抬高了几度:
“自我介绍下,我叫佟楠月,凌墨说,从今以后,我就是这儿的女主人!”
佟楠月?
鹿小雨的脑前忽然闪过一道白光。
这不是季凌墨心上人的名字吗?
“你…你不是已经……”鹿小雨嘴巴动了动,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佟楠月嘴角一撇:“你说的是那个佟楠月早没了,以后我来替她,做凌墨最爱的女人。”
“替她?所以你是季凌墨找的替身……?”
季凌墨竟然找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女人,当做佟楠月的替身。
他宁愿去找个替身,都不愿看她一眼……
鹿小雨嘴里涌起几丝苦涩。
“替身又怎么样?”
佟楠月被她说得脸色一青,神色愈加狠厉,直朝她走来:
“听凌墨说,结婚以来他都没碰过你。现在我来了,你若识相,就赶紧退出!”
鹿小雨闻言,却不知道从哪里升起一股勇气反驳:“我不会从季凌墨的人生退出,除非我死。”
话落,大门口处忽然传来季凌墨凛冽似寒风的一句——
“那你就去死吧!”

第二章

男人高大雨长的身影从鹿小雨身侧掠过,修长的腿迈至客厅沙发,坐定,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一根烟。
而后缱绻望向佟楠月:“阿月,过来!”
佟楠月脸上迅速扬起嫣然笑意,步子款款朝他走去,坐在他身旁。
季凌墨长臂一揽,将佟楠月拥入怀里后,猛啜了几口烟。
鹿小雨看着,心中一痛。
季凌墨此刻的温柔,是她做梦都不曾拥有过的。
这时,紧随在季凌墨身后的助理将一份文件递给了她。
文件的封面上赫然写着六个大字:【捐赠协议】
鹿小雨疑惑地看向季凌墨。
沙发上的他双腿交叠,薄唇微掀:“当年我妈忽发心梗,你送她去医院救了她一命,她想收你做养女,你却恬不知耻非要嫁给我,呵。”
说到这里,他啜了一口烟,唇间呈现一抹青紫色,锐眸转向叶林雨——
“你要季太太的身份,我给你了。现在我妈重病,你救不救?”
这番话说出,别墅内其他人噤若寒蝉。
就连佟楠月都惊住了,俏脸僵若木鸡。
坐在地上的鹿小雨一页一页地翻着协议,翻到最后一页后手忽然顿住,脑海里念着:
季凌墨,从爱上你的那一刻起,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鹿小雨,不会拒绝季凌墨的任何要求。
她泛着血丝的眸眼微抬,看向女佣:“帮我拿支笔。”
“太太……”
女佣悲伤的语气顿了顿,终还是去递笔给她。
接过笔后,鹿小雨一气呵成地签下她的名字,将文件交到他助理的手中。
助理转向季凌墨,提醒他:“总裁,关于捐赠,条件苛刻,在程序上可能会有些阻碍。”
看着助理手中那份已经签完字的协议,季凌墨却并没有得偿所愿的高兴,胸中反而如堵了块巨石,闷得很。
他觑了眼鹿小雨,撒气道:“没事,她不过是没人要的孤儿,不会有人在意她!”
孤儿两个字,震散了鹿小雨身上所有的生机。
脑海蓦地回想起十年前——
那时候的她吐字不清,甚至分不清前后鼻音,把自己名字的‘雨’念成‘星’,把‘季’的音发成‘三’。
他说:“雨雨,星星,你是世上最闪亮的星星,以后三哥做你的亲人!”
“星星,三哥一家要出国了,你乖乖长大,等我回来!”
可那个曾说要做她亲人的三哥,长大后却忘了她,如今还嘲笑她是个孤儿。
当初,明明是他亲口说的,要她等他,现在,他为什么不要她了?
看着沙发上相依相偎的身影,鹿小雨心痛垂眸。
但想着季凌墨的身体,还是没忍住提醒了句:“三哥,抽烟患肺癌的风险是普通人的二十倍。”
话刚落音,季凌墨脸色顿沉,一甩手,将烟头重摔在地,推开佟楠月,肃然起身。
高大黑影逼近鹿小雨,阴厉的手掌一把掐住了她纤细的脖子。
“鹿小雨,我不是跟你说过,‘三哥’这个称呼只有阿月能叫!”
“我和阿月相识十年的情意,你以为学着阿月对我的称呼,就能取代她走进我的心里?痴心妄想!”
说话的同时,鹿小雨感觉脖子上的手掌正大力收紧,她呼吸不过来。
周围气息僵冷,空气恍如凝滞……
等他松手后,鹿小雨眼前一黑,虚弱无力地瘫倒在地,意识渐渐模糊。
闭上眼的最后几秒,头顶传来季凌墨如万年冰窟的声音———
“丢去第一医院吊着命,别让她逃了。”

第三章

十分钟后。
瘦弱无骨的鹿小雨被抬上急救车前一刻,迷糊中呢喃了一句:“石头、剪刀、布,三哥,我赢了,替我抄书……”
声音无比虚弱,但仍是落入了一旁季凌墨的耳中。
他冷峻的脸庞闪过一丝惊愣,这个女人不仅仅学着阿月称呼他“三哥”,竟然连他们之间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也知道?
季凌墨才有些失神,但很快就收回视线,大步上楼。
这想必又是鹿小雨为了博得他的关注,故意打探到的。
这世上,就没有比她更心机的女人。
“砰——”一声巨响后,书房门被季凌墨合上。
别墅霎时一片寂静。
十天后,帝都第一医院,住院部。
鹿小雨睁开眼睛,入眼的却是一片漆黑。
旁边的护士柔声道,“你感觉还好吗?”
“不太好,我的眼睛怎么了?”鹿小雨喃喃地问。
“你应该是很久之前受过严重的外伤吧,怎么也不好好休养?现在大脑血管压迫到了视神经,你的眼睛回天乏术,失明了。”
“严重外伤?”
鹿小雨前几天摔下楼梯的伤还不至于这么严重,她忽然想起三年前救季老夫人那次,当时为了救老夫人,头部大出血住过院。
想不到竟然会因此眼睛失明。
她闻着医院里面刺鼻的药水味,顾不得神伤,支起身子后摸着手上的吊针、留置针,依次拔掉。
“诶?你还要住院,不可以拔针啊……”护士刚脱出口,她已经下了床。
“我要出院。”
医院里没有“三哥”的气息,她一刻都不想待下去。
护士阻止不了鹿小雨,只能打电话通知季凌墨。
她一个人坐在住院部大厅的地面,等了很久,没人来接她,眼盲的她寸步难行。
直到晚上八点左右,耳边才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
“太太,季先生让我带您回去。”
鹿小雨紧抿着唇,心中微动,他终究还是派人来了。
来到别墅门外,保镖告诉她:“季先生说,将死之人不必睡房间,直接睡棺材,提前适应以后的生活。”
她身形陡然一僵。
“棺材?”
话音刚落,脚下一个趔趄,她倒在石子地上。
素手朝旁边一抓,冰冷的棺木触感让她立即缩了回来。
“季先生不想见到你,还说如果您不想睡棺材,就滚回医院。”保镖补充了一句。
“不用了,我就睡在这里。”
见她执着,保镖不再说什么,拉开棺材侧边的一个小门后,将鹿小雨推了进去。
今夜没有星光,黑云急压,很快下起了一场大暴雨。
棺材里面只有一个很小的气孔,鹿小雨觉得无比沉闷,眼瞎后,听觉变得更加灵敏,棺材外壁上噼里啪啦的雨点声如同雷鸣一般,震得她耳膜作痛。
而于此同时,别墅的书房里,灯火倾泻。
女佣轻叩房门,得到里面人的应许后,端茶走了进去。
站在窗前季凌墨正在抽烟。
女佣放下茶杯后,想到屋外的鹿小雨,不忍心道。
“季先生,早些年您每逢暴雨入睡障碍就会加重,这三年从未发作过,是因为太太亲自给您做了药包,每天藏在书桌下……”
季凌墨听到这话,捻着烟头的手指蓦然僵住。
“难怪书房一直有股怪味,去给我扔掉!”
被他这番呵斥,女佣不敢再说什么,放下茶杯后从书桌底下扯掉药包,悻悻离去。
深夜。
外头电闪雷鸣,季凌墨捻了一根又一根的烟头,依旧没有睡意。
幽深的目光紧盯着别墅外那口棺木,眼眸一眯,到最后,只剩清冷。
无论那个女人做什么,就凭她不择手段地嫁给他,还害死阿月,他绝不可能原谅她!
暴雨还在继续。
棺材里的鹿小雨听着雨声,数着时间,实在无法安眠。
忽然间,她听到有个脚步声在朝她走来……

第四章

伴随着脚步声,还有雨点拍打在油布伞上特有的声音。
接着,季凌墨冷冽的话语传入她耳中。
“鹿小雨,住在棺材里的滋味好受么?”
雨声中,他低沉浑厚的声线极具壹扌合家獨γ穿透力,鹿小雨听到一惊,迅速推开了侧边的那道小门,摸着棺木爬出。
然而,入目的黑暗让她忽然想起,自己已经失明了……
就算他就在身边,她也看不到他。
眼光霎时黯淡了下去,低声道:“三哥,只要你不赶我走,让我住哪里都行。”
一句“三哥”,让季凌墨握着黑伞的手骤然一紧。
“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记得住,不许这样叫我!”
他眼底猩红,扔下黑伞,直冲到鹿小雨身侧的棺材,猛力一脚将其推翻后揪着鹿小雨的衣领,近乎咆哮地怒吼: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这个称呼只有阿月能用!”
“你害死阿月,还恬不知耻地学她的称呼,鹿小雨,你这种女人真令我恶心至极!”
“再敢学阿月叫我三哥,我就让你这辈子都说不出话!”
在他接踵而来的怒斥后,雨水已将两人身体淋得湿透。
鹿小雨被彻骨的寒意逼得腿下一软,但不等她跌在地上,身子却被季凌墨拽着,拖进了别墅客厅。
直到她被他推倒,才颓然地趴在柔软的地毯上。
女佣疾步跑来将她搀扶起,耳边依稀还能听到他低沉的威吓:“别装可怜,没有人会上当!”
鹿小雨心痛难忍,嘴里喃喃地说着:“三哥,你总说我学你的阿月,可这个称呼,我十年前就已经叫过你无数遍了啊……”
可惜,早已离去的季凌墨没听见。
一夜过去,鹿小雨醒来时已是中午。
她刚吃完饭,佟楠月朝她走来,将一个限量款的名牌包包套在了她的肩上。
“凌墨和我要去逛商场,你来给我提包。”
“佟小姐,我们太太身体还没恢复……”女佣迎上前想要阻止,忽然——
“啪——!”
佟楠月甩手,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女佣脸上,嘴里道:
“我是这里的女主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发话?”
鹿小雨虽然看不清,但已经从刚才的人声判断出了位置,她抬起手,摸到了女佣的手臂后将其拽到自己身后。
“佟小姐,我听闻季凌墨爱的那位阿月小姐,温婉贤淑,你如今作为她的替身,这个样子,恐怕很快就会遭他厌弃。”
她用虚弱无力的声音却说着无比强硬的话。
季凌墨正好下楼,将这话听进耳中。
他走过来,将佟楠月拥入怀里,冷声道:“鹿小雨,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像你这般令我作呕,哪怕别人再不像阿月,也比你好一万倍。”
鹿小雨听到,胸口难受得连呼吸都不顺畅。
是啊,季凌墨早就厌弃她了。
或许十年前,他就是因为厌弃了她,所以爱上了别人,把她忘了个干净。
而这种厌弃很快也要到尽头了。
鹿小雨望着虚空,灰暗的眸子里溢满苦涩。
“三……凌墨,辛苦你.再忍耐最后几天吧,等我救了妈,你就再也不用见到我这个恶心的人了。”
鹿小雨的话让季凌墨顿时脸色僵住,脸色愈加阴冷。
下一秒,他冲到她面前,把她肩膀上的包包扔到了一边,不顾佟楠月惊诧的神色,直接将她拽上了车。
“凌墨...我们不是说好...”
“滚!”
季凌墨一声冷斥,佟楠月脚步顿住。
他猛踩油门,车子“嗖”的一声驶出了别墅。
鹿小雨惊疑,“你要带我去哪?”
耳边传来季凌墨带着嘲讽的声音——
“为了庆祝你失明,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第五章

车子加速驶过喧闹的街道,很快来到了帝江岸边。
帝江两岸,是整个帝都最繁华的地段,高楼幢立,倒映在江面上,汇成一玛⃠丽⃠幅绝美的天际线。
季凌墨早就下了车,整个车子里面只有鹿小雨一个人。
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独自在车里坐了四五个小时后,她心底有些惊慌,突然车门从外面被拽开,她被他一把拽向江边。
呼啸的江风吹在她脸上。
“季凌墨,你究竟想要……”
话刚落,耳边顿时响起震耳欲聋的炮声,
看不见的鹿小雨以为出了什么事,身形颤抖不已,直到自头顶传来“咻咻咻——!”
似仙女散花的声音在天空绽放。
此刻,即便她入眼的全是黑暗,但她终是辨认出来了……
江岸上,正在放烟花。
而且不止是一束烟花,是成百上千的烟花齐齐绽放。
“天呐!这是百花争鸣!帝江难得一见的烟花盛景!谁这么大手笔!”
“好漂亮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烟花。”
岸边人声鼎沸,传入鹿小雨的耳中。
以前她最爱看烟花,可如今姹紫嫣红的绚烂就在她面前,她却瞎了。
原来,这就是季凌墨所说的礼物。
为了庆祝她失明,他带她来看帝江上最美的烟花。
鹿小雨脑海里回映着十年前,她的三哥在江边送过她一束小小的仙女棒。
那时的他说:“以后,我要让烟花绽满整片夜空!等天上的星星全部失了光彩,你就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星星!”
季凌墨,他真的做到了。
虽然她看不到,但他真的让烟花绽放在整个帝都的夜空……
她明白,他仅仅是为了羞辱她,但仍是绷不住眼底的泪意。
季凌墨注意到鹿小雨满脸的泪水,嘴角浮现出满意的弧度,他朝她走来,嘲笑道:“好看吗?”
“烟花一定很好看,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她笑中带泪。
“呵,那你这个瞎子,就好好看个够吧!”
语毕,头顶烟花仍在绽放着。
人潮如涌,鹿小雨被身后的人群推得不断向江面的方向而去。
忽然,有人喊了一声:“不好了!有人掉江里了!”
声嘶力竭的喊声,将她从出神的思绪中拉回。
“季凌墨?”
她试着喊了一句,没有人回应。
“季凌墨?你还好吗?季凌墨——!”
仍旧没有回应。
鹿小雨心中突然涌起一丝恐惧,她张望着,可是眼睛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她开始跌跌撞撞地到处摸寻,抓到人就问:“季凌墨,是不是你?”
“不是,你认错人了。”
“什么宸?噢,原来是个瞎子。”
“走开,别碰我!死瞎子!”
连着问了几个人后,鹿小雨被推到了地上,但仍是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
最后几近声嘶力竭地哭喊:“季凌墨!三哥!你在哪里!三哥——!”
直到她没了力气,摊在地上,脸色丝毫没有生机,嘴里仍旧喃喃地哭着:“三哥,不要丢下我...你答应过我,会永远陪着我的啊...”
忽然,身边路人经过时随口的一句话,让她顿时如坠冰窟。
“听说掉江里的那个男人是个集团总裁,个子挺高的,相貌又英俊,可惜了,也不知道救不救得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