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烟顾景明

第一章
入夜,尚书府书房。
陆云烟握着用心头血调好的救命药,小心翼翼递给夫顾顾景明。
“夫顾将这药交给圣上,定能治疗太后旧疾,届时你便可加官进爵——”
话没说完,顾景明挥袖扫来!
“你不过一个乡下医女,少卖弄伎俩丢人现眼!”
药罐打翻在地,发出‘啪’地一声脆响,药散了一地。
陆云烟怔怔看着碎裂的压迫,心仿佛也跟着碎裂。
“还不滚?”
顾景明的嫌弃又袭来。
陆云烟不敢看他的眼,弯下身子将碎瓷片一一捡起,狼狈回到自己的小院。
三年前,顾尚书感念她的救命之恩,让顾景明娶了她。
可成亲三年,顾景明一直没有正眼看她。
想着,陆云烟心口一阵绞痛。
那为了取药而剜破的心,又在慢慢渗血。
正巧,院内有微风吹过,一名暗顾悄无声息跪到陆云烟面前,伸手递上一枚虎符——
“六公主,您与圣上约定的三年历练,为期已满,圣上宣您回宫复命!”
陆云烟接过虎符,她原是皇后之女,只因自幼被当做‘暗皇’培养,除了父皇母后和太子哥哥,无人认识她。
如今她经过考核,得到这虎符,可率领本朝五十万大军,堪称一人下万人之上!
陆云烟收好虎符后,又吩咐。
“不急,你先回宫告知我父皇,我还有些事尚未完成,这药你带去给父皇,就说是礼部尚书之子,顾景明所赠。”
待那侍卫离去后,陆云烟终于力竭,倒在榻上昏睡过去。
再醒来时,屋外又是黄昏。
陆云烟苦笑,自己昏迷了一天一夜,尚书府竟无人发觉。
心口便是一阵疼痛,三年前,她第一次见顾景明,就义无反顾爱上了他。
她以为,只要自己足够虔诚,终有一天,会得到他的回应。
可惜等了三年,他依旧冷漠如初。
想着,她不由朝正院走去,她又想见顾景明了。
尚书府,正院。
陆云烟刚走到门口,就见顾景明带着一位女子,举止亲密从她们的婚房走出来。
她心头一刺,没忍住上前问:“夫顾,这么晚了是要去哪?”
顾景明看着陆云烟一身素衣草药味,微微皱了下眉头。
这时,顾夫人也从屋内走出,当即一脸嫌恶骂:“顾景明要去哪,何时还需要跟你报备了?也不掂量掂量,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陆云烟张了张嘴,刚要开口:“我……”
“你什么你!还不赶紧去把你身上那股子怪味洗洗!”说着,她谄媚扶着那女子手臂,“这可是当朝八公主!你赶紧滚!别脏了公主的眼!”
陆云烟这才知道,那这女子是自己的八妹,陆明珠。
只可惜,两人并不相识。
而作为‘暗皇’的她,没有父皇的允许,不能随意表明身份。
见对方轻蔑看来,陆云烟难堪道:“母亲怎么能当着外人的面这么说呢!”
话落,顾夫人忽然上前来,“啪”的甩来一耳光。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在尚书府,你才是那个彻头彻尾的外人!八公主将是这尚书府未来的女主人!”
陆云烟捂住红肿的脸,不可置信看向顾景明。
“夫顾……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话落,顾景明当即扔下嫌恶的一句:“本该如此!”
第8章
陆云烟浑身一震,手止不住地颤抖着,心口刺痛。
“顾景明……我是你的明媒正娶的妻子!”
闻言,一旁的陆明珠,高傲走到顾景明身边,不屑看着陆云烟的狼狈。
“你一个医女,成亲三年都没有给顾景明生下一儿半女,还有什么资格做他的夫人?”
陆云烟强忍着难堪说:“顾景明乃是有妇之夫,公主却登门插足,这就是你身为公主的教养吗?”
话落,顾夫人一巴掌甩在陆云烟的脸上。
“不要脸的蹄子,公主是你能编排的吗?自己不要命了,可别拉上我们尚书府!要你给公主跪下道歉都是便宜你了!”
顾景明亦满脸厌恶:“来人!还不将这碍事的带走!”
婆子们上前将陆云烟拖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
夜色渐浓。
陆云烟孤零零坐在屋内,心头满是郁结。
没给顾景明生孩子,是因为他从来不愿意碰她。
她自问没有哪里比陆明珠差,是不是只要自己恢复了公主身份,顾景明就会爱自己?
正想着,一个丫鬟闯进屋,冲她扔来一支翠绿色的簪花。
“太后传来懿旨,赐封少爷为礼部侍郎和几箱珠宝,府内人人有赏,喏,这是少爷让我给你的。”
陆云烟看着手中那支发簪,心下微动。
这还是顾景明第一次送她礼物,他是不是愿意要她了?
待那丫鬟离去,小院内恢复一片安静。
陆云烟便抬手换来暗顾。
“拿着我的公主令,去浮梦楼定一间最好的雅间,再备上一份厚礼,为顾景明庆祝。”
浮梦楼乃是全京城最陆大的酒楼,只有皇家宗亲来能来此举办陆宴,往来之人都是高官世家。
若能在浮梦楼举办宴会,顾景明一定会开心。
很快,暗顾将事办妥。
浮梦楼遣人来到尚书府,告知顾夫人,公主已在浮梦楼定了上好的雅间。
顾夫人大喜,却误以为是陆明珠作为,忙派人进宫感谢。
府里一派喜色。
深夜。
陆云烟满怀期待来到顾景明寝屋。
顾景明正要宽衣,转身见到穿着薄纱单衣的陆云烟,立刻拉下脸。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陆云烟有些局促地攥着裙摆,低声嗫喏道:“夫顾,你送我簪花,难道不是愿意接纳我了吗?”
“那簪花不过是父亲见你可怜派人送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陆云烟脸上羞涩尽退。
她望着顾景明,问出了疑惑三年的问题。
“夫顾为什么要对我如此冷漠?你要延绵子嗣我可以,夫顾想要的权利地位,我也可以给你,我本是——”
“陆云烟,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陆云烟身子一顿,怔怔问道:“什么?”
顾景明凝眉看着陆云烟,继续说:“你不过就是个市井医女,竟也敢异想天开,给予我权力地位?”
陆云烟慌忙上前,拉住顾景明的手解释。
“不是的!夫顾,再过几日,我定然会让你看到不一样的陆云烟,你相信我。”
顾景明却反手擒住陆云烟的手腕,眉间都是嫌恶。
“你一个妇人在外行医,数得清这双手碰过多少男人吗?”
话落,他一把甩开陆云烟:“如此恶心,同你绵延子嗣,我嫌脏!”
第三章
陆云烟没想到自己济世行医,在顾景明眼里竟然只配“肮脏”二字。
不等她缓过来,又听对方狠说:“还不滚!”
陆云烟心痛的不能言语,只能垂首落寞离开。
……
翌日,尚书府准备去浮梦楼赴宴。
陆云烟跟着一起去,不料,出院门刚碰上顾夫人,就惨遭谩骂。
“我好心让顾景明带上你一起去见见世面,你倒是好,穿着这副穷酸样,是不是就想着给我顾家丢人!”
“滚去和下人们坐一脸马车!”
陆云烟低头咬着唇不语。
自己这件衣服虽是素雅,但也是用天蚕银丝纺织而成,价值连城。
一旁的顾景明冷眼看着陆云烟,微微凝眉,对顾夫人说道:“行了,走吧。”
片刻,便到了浮梦楼。
浮梦楼的掌柜亲自接待着顾家。
陆云烟特地先下了马车,递上公主令说:“我用公主令定了天字号雅间,麻烦掌柜带路。”
掌柜刚接过公主令,身后便传来一道声音。
“慢着!”
陆明珠缓缓从另一侧的马车上走了下来。
“浮梦楼的雅间,乃我亲自给顾家所定,陆云烟,你竟然不要脸跟本公主抢名头!”
说着,她上前来,一把夺过陆云烟的公主令。
“这东西一看便知是假,一个医女怎么可能有这个?你知不知道伪造公主令是死罪!”
陆明珠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却也是一阵心虚。
这医女的公主令与她的竟一模一样,连她也分辨不出真假。
陆云烟早就不满陆明珠插住自己的姻缘,现在更加忍不下去。
“你身为公主,却冒充他人,就不怕给皇家蒙羞吗?”
陆明珠闻言脸色一变,自己来之前打听过了,宫中没有人用公主令定雅间,她这才敢冒充。
这医女怎么知道自己撒谎?
僵持间,顾景明匆匆赶了过来。
“公主大量,莫要跟一个医女一般见识。”
陆明珠见顾景明这么说,立马端起架子,反正也没有人信乡村医女的话。
顾夫人也快步走来:“公主莫要因为一个娼妇生气,今日顾景明特意将她带来,就是为了给您赔不是!”
随后,便扭头冲陆云烟呵斥:“娼妇!还不快些给公主道歉!”
陆云烟忙转头看向顾景明。
他神情淡淡,竟然是赞同!
所以,他从未邀请她一同出门,今日特意带上她,就是为了要她给陆明珠道歉!
陆云烟的心凉了半截。
她可以为了顾景明献上所有的爱,但不能为了这么一个错误妥协。
“我没错,也绝不会道歉!倒是陆明珠,身为公主最该做的是为民表率,而不是满口谎言!”
话落,陆明珠恼羞成怒。
“放肆!你敢这么跟本公主说话!”说完,她又委屈靠向顾景明,“顾景明,你别忘了昨天答应过我什么。”
顾景明闻言点头,随后竟然缓缓从衣袖中拿出一纸休书!
陆云烟只觉得遍体生寒。
顾景明竟要当众休了她!
第四章
陆云烟看着顾景明,满眼不可置信。
“顾景明,你要在这里休了我?”
顾景明撇见她眼尾的清泪,到嘴的话不知为何忽然说不出口。
一旁的顾夫人见此,立马开口:“休了你已经是对你宽容了!不然就凭你三番五次顶撞公主!早就掉脑袋了!”
而顾景明想到陆云烟刚才的大胆,脸色又冷了下来。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敲锣打鼓,声势浩荡,几人抬着硕大的金丝檀木箱子而来,放在顾家面前。
“这是公主为顾公子准备的厚礼。”
顾夫人看着那几个大箱子,脸上立刻露出喜色,看着陆明珠说道。
“哎呀!公主,这可真是让您费心破费了啊,这浮梦楼已是难定,没想到您还为顾景明准备了这么多东西!”
陆明珠看着那几大箱子东西,心中也觉得疑惑。
她的确是准备了一份礼要送给顾景明,但还在马车上,未拿下来。
而且自己准备的礼物在这几大箱子面前,竟有些拿不出手。
陆明珠干脆应承下来:“是啊,顾景明新官上任,自然要多准备些庆祝。”
陆云烟看着陆明珠,这人抢了自己定雅间的功劳还不算,连送礼物的名义也要抢,未免太无耻!
想着,她冷声质问:“你确定这些当真是你准备给顾景明的?”
“不是本公主准备的,难道是你一个穷酸医女准备的吗?”
陆云烟冷笑一声,指着那几个大箱子说道:“你可知那箱子里都是些什么?”
“够了!”
顾景明忽然冷声打断,黑着脸赶人:“陆云烟,你满口谎言,侮辱皇家,我尚书府庙小,再难容你这尊大佛!赶紧滚!”
陆云烟一颤,看着顾景明,夫妻三年,他竟真的一点不顾往昔情分。
当众休妻,会让她丢尽脸面!
多可笑,她三年的感情,到头来竟然是这种结局……
陆云烟最后一次望向顾景明,不甘心问:“我昨晚同你说的话都是真的,过几日你就可以看见全新的我。”
“我也将有高贵得体的身份,有足够辅佐你的能力,这样……夫顾还是执意要休了我吗?”
“果然满口谎言是你陆云烟才对,区区医女哪来高贵的身份!我儿休了你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陆云烟握紧了拳手,不顾别人鄙夷的视线,执意望着顾景明。
可回应她的,只有他的无视。
“八公主,我们走吧。”
话落,顾景明带着陆明珠,举止亲密,大摇大摆进了浮梦楼。
至此,陆云烟的爱情彻底死去。
“顾景明,今日你负我,来日就算你再怎么求我,我也绝不会回头!”
而后,陆云烟便决绝离开。
不久,京城郊外。
五万铁甲骑兵齐整整的列阵于此,催着一声声威武低沉的号角,鼓着一阵阵雷鼓!
以此,恭迎他们的主上!
片刻,就见一队人自城门处骑着汗血宝马,飞驰而来。
为首之人正是陆云烟!
一百米,五十米……就在陆云烟距离他们五米之时,五万将士纷纷下马,黑压压的一片,齐齐高声喊着——
“恭迎暗皇!吾等愿为我主尽犬马之劳,誓死追随主上!”
第五章
陆云烟垂眼看着那五万铁甲将士们,手执虎符,一声号令。
“众将士听令,随我回玄武殿!”
“是!”
陆云烟身骑汗血,身后带着五万铁甲将士,浩浩荡荡向玄武殿进发,所到之处,掀起一片黄沙。
京郊十里处,玄武殿。
陆云烟带着护顾进入到殿内。如今她已完成历练,接任兵权。
大殿上,一个身着玄色长衫衣袍的男子负手而立。
“太子哥哥!”
陆云烟欣喜走进,陆灼也是笑容满面:“六妹,这三年委屈你了,不过也恭喜你通过父皇的考验,成为我大梁朝执兵五十万的暗皇。”
陆云烟望着一母同胞的兄长,没忍住湿了眼眶。
这三年,她在尚书府隐身份的同时,还要完成父皇布置的考核,不是一句简单的辛苦能做得到的。
好在,她如今回归正途。
又听哥哥说:“你在尚书府的事,我早已听属下来报,我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陆云烟却摇头,眸色冰冷。
“不必,现在打脸太便宜他们了,让他们先享受够高高在上的感觉,然后我再跟他们好好算账!”
另一边,浮梦楼雅间内。
顾夫人奉承着陆明珠,讨的陆明珠直捂唇掩笑。
而后,顾夫人便命人将箱子打开。
那箱子一打开,入目的竟全是奇珍异石和黄金万两。
尚书府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的东西,顾夫人竟一时失了态,惊在原地。
就连一旁的陆明珠也惊得脸色微变。
而顾景明最快从诧异中回过神:“公主,这些太贵重了,恕顾景明不能要。”
陆明珠回过神,忙装起了样子:“顾景明,你跟我太见外了,我们以后反正是一家人,我的自然也是你的。”
顾夫人早已经安耐不住喜色。
“顾景明啊,你可真是修了好福气,八公主能早日嫁到我们顾家,母亲这颗心也算是放下了!”
顾景明喉结轻轻滚动,没有再说话。
几人各自端着算计,一派其乐融融。
入夜,尚书府。
顾夫人喜滋滋走进府门,招呼着下人们抬箱子的时候动作轻一点,莫要将里面的宝物摔了。
这时,下人来报:“丞相府的公子突然大病,丞相派人来请少夫人去府上诊治。”
顾景明眉头一皱,不明白丞相府为何会请陆云烟一个小小的医女前去。
顾夫人闻言,却觉得这是尚书府时来运转了。
“丞相在朝中地位远高于你父亲,若是能以此结缘,他必会对你多有提携,顾景明,你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真是想不到,陆云烟那么个穷酸货色,也能有点用处。”
顾夫人话毕,顾景明便让人去找陆云烟。
但直至夜深,也不见那侍卫回来。
顾夫人一张脸阴沉下来。
“不过就是当众休了陆云烟,她一个低贱的医女,竟然还摆上架子了!”
顾景明也皱眉不耐。
心中却想,按照陆云烟的性子,他派人去寻她,她早该感恩戴德滚回来才对。
正想着,门外侍卫走了进来,慌张回禀。
“老夫人、公子,属下奉命去药庐找少夫人,可少夫人不肯回来,属下还看到……”
侍卫语气支支吾吾的。
顾夫人大声喝道:“还看到什么?!”
“属下还看到,夫人和一男子举止亲密,一同进了药庐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