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稚音霍沉衍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雅凝回国了。”
这是霍沉衍进门后说的第一句话。
许稚音本以为自己会痛苦、愤怒,可她此时的心情却是异样的平静。
她点了点头,缓缓站起身,看着对面高大的男人,那张英俊锋锐的面容,直至今日仍旧是她心里的一片柔软。
可许稚音知道,一切就到此为止了。
“我们离婚吧。”许稚音平静地开口说道。
霍沉衍眉头微不可查地一皱。
他放下集团的公事临时回家,原本是想对许稚音解释,那些捕风捉影的新闻报道并不是真的,可没想到,许稚音一开口,就扔出了这样一枚炸弹,让他猝不及防。
他像是重新认识了这个名义上做了自己两年妻子的女人。
这样平静到近乎冷漠的语气,令他感到陌生。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许稚音唇边扯出一抹自嘲:“字面意思而已。”
看着她毫不作伪的面容,霍沉衍心中莫名升起一抹不适。
可这点不适,很快就被他忽略掉了。
也罢……
看着许稚音坚定的眼神,霍沉衍开口说:“好。”
与此同时,手机铃声响起,霍沉衍接通电话,听了几秒钟,对许稚音说:“公司有急事要处理,我先走了。”
明明刚刚决定了一件人生大事,可霍沉衍离开的脚步却没有半分犹豫。
许稚音看着他的背影,自嘲一笑。
或许今天她不开口,霍沉衍也会主动提出离婚要求的。
一直被她死死攥在手里的手机落到了桌子上,许稚音低头,望着看了无数遍的新闻。
新闻标题十分吸引人的眼球,“霍氏总裁疑与司家千金好事将近!”
配图是霍沉衍在机场接司雅凝上车,以及二人一起出入酒店的照片。
照片上二人靠的很近,姿态亲密,司雅凝的侧脸笑靥如花。
一抹悲哀之色在许稚音的眼中闪过。
她早就知道霍沉衍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可司雅凝去了国外,二人分手,不欢而散。她便以为,自己能凭真心打动霍沉衍,让他放下司雅凝,爱上自己。
两年前,她义无反顾地嫁给了霍沉衍,可两年的努力,仍旧打动不了这个冷酷的男人。
或许,他的温柔只能给司雅凝一个人,而自己,在他眼中不过是个不自量力、鸠占鹊巢的卑劣小偷!
如今司雅凝回来了,许稚音知道,这个位置她该让出来了!
与其让霍沉衍赶自己走,还不如自己先开口。
就算要走,她也要带着尊严,堂堂正正走出霍家的大门。
这两年,她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不亏欠任何人!
刺耳的电话铃声在寂静的房间响起,许稚音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低头看到来电,目光有一瞬的凝滞。
接通电话,她沉默着没有先开口。
“来一趟老宅吧!”电话里苍老的声音说道。
“是,爷爷。”许稚音应了。
霍家老爷子开了口,许稚音知道,司雅凝回国的事,已经传到了老爷子的耳朵里。
该来的总要面对,早点理清这一团乱麻,她也好早日解脱!
许稚音换好衣服,化了淡妆,让自己看上去尽量精神些,来到了位于南郊的霍氏老宅。
跟霍沉衍结婚的两年间,只有每年春节她才会来这栋豪华别墅,跟霍家的一众人一起看望霍老爷子,因此,许稚音对这里十分陌生。
为她引路的佣人叫了声少奶奶,脸上的表情却有些不自然。
许稚音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心里有些疑惑。
走到花园,她的脚步瞬间停住,视线死死地落在一旁的落地窗上。
透过光洁透亮的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洒满阳光的客厅内,一对中年夫妻脸上带着笑看着面前的女孩。
女人娇小甜美,笑起来脸上还有酒窝。
她亲昵地拉着夫妻两个的胳膊,好像在撒娇。
任何人看到这情景,都会以为这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吧!
而那个女人,就是司雅凝!
许稚音觉得眼睛刺痛,她死死捏住了拳头,任凭指尖陷入掌心,却感觉不到疼痛。
她从未见过霍沉衍的父母这么温和的表情,两年间,这对夫妻看着自己时总是带着打量和嫌弃,不管自己做什么,他们从来都不曾露出过一丝笑容!
眼前的场面,曾是许稚音梦寐以求的!
可笑,她终于清楚认识到,自己这两年的付出不过是一场滑稽戏,唯一的演员是她自己,而身为观众的霍家人,不过把她当成一个笑话!
就算她有了霍家少夫人的名头,在霍家人的心里,自己仍旧是个鸠占鹊巢的外人!
如今司雅凝回来了,他们心里真正的霍家少奶奶回来了,自己这个赝品,也该识趣点,主动消失了!
佣人看看窗内,又觑了眼许稚音的脸色,胆战心惊地说:“少奶奶,要不我们绕路从后门进去……”
许稚音回过神来,别开脸,不肯再看那刺眼的一幕。
张开口,声音格外地沙哑。
“走吧,我还不至于见不得人!还有,以后不用再叫我少奶奶了。”
佣人不敢多问,低着头带许稚音推开了大门。
三人的视线投向进门的许稚音,瞬间,所有人脸上的笑都凝固了,原本欢声笑语的客厅变得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许稚音觉得很好笑,她是什么洪水猛兽吗?至于用这么忌惮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莫非这些人以为自己会像个怨妇一样,对霍沉衍纠缠不休死缠烂打?
他们是担心自己会赖着霍家少奶奶的位子不肯走吧!
许稚音想快点走开,可有人却打断了她的脚步。
“这位小姐看着面生,肯定就是嫂子吧!”
司雅凝语气亲热地快步走过来,一把握住许稚音的手,满脸都是灿烂的笑意,仿佛真的因为见到自己的「嫂子」而开心。
许稚音漠然地看了她一眼,轻轻推开她的手。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司雅凝竟然瞬间瞪大了眼睛,惊呼一声,猛地一抖,后退几步,握住了自己的手,满脸惊恐地看向许稚音!

第2章 再不踏进
还没等许稚音反应过来,霍母已经快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她用力推开!
霍母搂着司雅凝的肩膀,用怀疑、警惕的目光看向许稚音,“离雅凝远点!”
说罢,她拉过司雅凝的手,嫩白的手臂上出现了三道红色的抓痕,触目惊心!
霍母心疼地摸了摸司雅凝的头,“你这孩子就是太善良了,把每个人都当成好人!”
说罢她对许稚音怒目而视,呵斥道:“就算你对雅凝怀恨在心,也不能用这么下作的手段伤害她!”
司雅凝一脸焦急地想要开口,却被霍母制止了。
“雅凝,别替她找借口!”
许稚音内心冷笑一声,深深地看了司雅凝一眼,并没有解释什么。
人心都是偏的,她一个外人,就算开口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无视了一场「好戏」,许稚音冷冷地开口道:“老爷子找我,抱歉,我没空在这儿跟你们继续寒暄了。”
说罢,她看向引路的佣人,说道:“带路吧”。
无视了会客厅内的「一家三口」,许稚音来到了二楼书房。
推开书房门,红木桌后,头发花白却精神矍铄的老人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许稚音鞠了一躬,恭敬地问道:“老爷子找我来所为何事?”
“你和沉衍……”
“老爷子!”许稚音打断了他未尽的话,“忘记告诉您了,我已经和霍沉衍商量好要离婚,不出意外,这两天就会办完手续。”她平静地说道。
霍邱霍老爷子这才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打量着许稚音的表情。
半晌,他点了点头。
“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做主就好!不过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干脆利索地离婚。”
许稚音笑了笑,“不是我的,强求也无用,还不如痛快放手,免得将来相看两厌!”
霍邱眼中浮现出欣赏的神色。
“你能这么果断,很好。不过也不要忘了,两年前你找上我时定下的约定。”
“老爷子放心,”许稚音坚定地说,“我不是出尔反尔之人,答应的事,就一定能做到!”
告别老爷子从书房离开,许稚音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告诉了老爷子,也基本成定局了。
她一边思索着今后的安排,一边慢慢走下了楼梯。
“许小姐!”
娇嫩的声音响起,许稚音抬头,对上了司雅凝满怀歉意的脸。
司雅凝小心翼翼地看着许稚音,软软地说:“真是抱歉,刚刚是我自己不小心,结果害你被误会了,许小姐千万不要怪我!”
许稚音懒得理她,绕过她就想离开。
谁知司雅凝又追了上来拦在身前,诚恳地说:“许小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只要你能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雅凝!不用对她这么低声下气!”霍沉衍的父亲霍明岐气愤地说,“做错了事的人还这么傲慢,我看她是半点教养都没有!”
司雅凝回头,冲着霍家父母解释道:“叔叔阿姨,你们不要怪许小姐了,都是雅凝不小心,跟许小姐没有关系!”
霍母恨铁不成钢地把她拉到身边,点了点她的额头,亲昵地说:“小傻瓜,阿姨知道你从小就心善,可善良也要有限度!明明就是她伤了你,你还拼命帮她掩饰!”
她看向许稚音,愤怒地说:“雅凝好心好意跟你打招呼,你居然敢伤害她!我告诉你,雅凝是我们夫妻两个看着长大的孩子,在我们心里,她就是我们的亲女儿!你伤害了她,这事儿必须有个说法!”
许稚音冷笑一声,“说法?怎么,还想让我跪地求饶不成?”
“你!简直胡搅蛮缠!”霍明岐恨恨地说,“娶了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我们霍家真是家门不幸!我一定要让沉衍看清你的真面目!决不能让你再蒙蔽他了!”
霍母也帮腔道:“就是!真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同意让你嫁进霍家,像你这种要什么没什么的女人,哪里配得上沉衍!”
她拉着司雅凝的手,说道:“明明雅凝和沉衍才是天生一对!”
司雅凝的脸红了,羞涩地说:“阿姨,别这么说,许小姐毕竟是沉衍的妻子……”
“很快就不是了!”霍母斩钉截铁地说,“这次我一定要让沉衍跟她离婚!”
许稚音双臂环胸,漠然地听着霍家父母对她的指控,听到这里,突然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霍母狐疑地问。
“真以为人人都稀罕这个位置?”许稚音卸下了心中的重担,从未吐露过的心声也不再隐瞒。
“霍家少奶奶,风光无限?真是可笑。”
“你们又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不妨直说了吧,我马上就要和霍沉衍离婚了。”
“什么?”三人都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许稚音恶劣地补充道:“是我主动提出的,早就受不了你们这一家人了,现在终于能摆脱你们了,我开心都来不及!”
“以后你们想让谁当儿媳妇,都跟我没有半点关系,麻烦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许稚音抬脚就要离开,司雅凝突然上前拉住她的胳膊,“许小姐,你是不是在说气话?如果生气,就尽管骂我吧,不要对叔叔阿姨不敬……”
许稚音不胜其烦,扭头,抬手,猛地一巴掌扇了下去,鲜红的巴掌印瞬间浮现在司雅凝的脸上!
她惊叫一声,许稚音快意地说:“都说是我伤了你,这锅我不能白背,当然要坐实了这份罪名!”
霍家父母震惊愤怒地喊着:“许稚音!你疯了!”
“该死,雅凝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不会放过你!”
“雅凝!快,快去拿药!”
许稚音把所有的嘈杂声甩在了身后,神清气爽地走出了霍家的大门。
这栋别墅,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进一步了!
许稚音在家门口下车,推开房门后,却发现霍沉衍已经从公司回来了。
男人脱下了西装领带,只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头发松散地垂下,少了许多锐利,多了一丝居家的柔软。

第3章 归家
事到如今,许稚音仍是会为了这个男人而心动,但她再也不会义无反顾付出一切了。
“去了哪里?”霍沉衍问道。
“去见老爷子。”许稚音回答。
她跟霍沉衍擦身而过,却被轻轻拉住了手腕。
男人低头,看向她手臂上清晰的几道握痕,眉头微微皱起。
许稚音沉默,那是霍母把她推开时在她手臂上留下的指痕,没想到霍沉衍居然能注意到。
“没什么,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她动作缓慢却坚决地摆脱了霍沉衍的手。
“明天早上八点,去民政局办手续吧。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离婚前一晚,霍沉衍睡在客卧,二人只有一墙之隔,可两颗心却相距千里。
许稚音睁着眼直到天明,行李箱早就收拾好,放在了门边,这间房子她住了两年,早就熟悉了每一件物品的摆放位置,如今也是时候说再见了。
高跟鞋声不紧不慢地响起,霍沉衍抬头,看着从旋转楼梯上缓缓走下来的许稚音,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女人穿着浅金色的长裙,头发挽成了花苞,戴上叶子耳饰,仿佛丛林间的精灵公主。
红唇又让她多了一份成熟优雅,气质卓然。
霍沉衍恍然意识到,自从两年前二人结婚,这个女人,似乎总是安静而沉默的。
记忆中他从没见过许稚音这么明媚张扬的模样,那张早已熟悉的脸,似乎都变得陌生起来。
“走吧。”许稚音轻声说道。
霍沉衍点了点头,二人驱车来到民政局,今天是工作日,人很少,大部分都是带着甜蜜的笑容携手而来的小情侣,两年前,许稚音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可身边这个男人,恐怕从未感到幸福吧。
离婚证分发到二人手中,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许稚音闭了闭眼,总算是结束了。
站在民政局门口,二人相对无言,其实这两年间,他们也从未深入交流过,是名义上的夫妻,也是陌生人。
“保重。”许稚音转头,毫不留恋地离开。
直到背影消失在视线中,霍沉衍转头,大步走向了自己的车,把那份异样深深埋在了心底。
雕花大门就在眼前,这是许稚音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
她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王妈见到门外的许稚音,一瞬间震惊到失语。
许稚音笑了笑,王妈连忙把人迎了进来,高声说:“老爷子,快来看,小姐回来了!”
许老爷子拄着拐杖,在搀扶下到了一楼,看到两年不见的孙女,许老爷子苍老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他伸出手,像是想要拉住许稚音,又想到了什么,停下了动作,表情也变得愤怒。
“你还有脸回家!”他狠狠地戳了一下拐杖,“当年是谁为了一个男人离开家的?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出去,出去!”
许稚音抿着唇,冲着爷爷鞠了一躬,没有任何解释,转头走了出去。
阴云密布,不多时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许家别墅内的气氛却远比外面的天气更加压抑。
许老爷子沉着脸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王妈看着外面的小雨,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老爷子,雨越下越大,稚音小姐还在门外站着呢!”
“她爱淋雨,就随她去!”许老爷子气愤地说。
王妈也是看着许稚音长大的,心疼还来不及,又劝道:“稚音小姐一看就清瘦了不少,这两年一定受苦了!也不知道身体有没有落下什么毛病,万一淋雨生了病可怎么办!”
“老爷子忘了,稚音小姐小时候生病发高烧,好几天都退不下去!”
见许老爷子表情有所软化,王妈再接再厉道:“有再大的气,把稚音小姐叫进来,骂一顿也就是了!万一稚音小姐生了病,心疼的还不是老爷子你吗?”
许老爷子终于松动了,“把她叫进来,别以为淋了点雨我就会心疼了!”
“诶!”王妈高兴地应了一声,连忙打开门,把许稚音拉了进来,找来毛巾给她擦头发。
许老爷子还是冷着脸,不肯看她。
许稚音对着自己的爷爷,满心愧疚。
这两年,老爷子怕是被她伤透了心。
“爷爷,对不起,当年是我太任性了。”她恳切地道歉。
“我看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许老爷子恨恨地说,“为了一个男人,竟然连家都不回了,现在狠狠撞了上去,终于知道错了?”
许稚音眼中闪过一抹愧色。
看着她干瘦的手臂,许老爷子还是忍不住心软了几分。
他轻轻拍了拍孙女瘦削了不少脊背,轻叹了一口气。
“罢了,回来就好。”
许稚音咬了咬唇,眼眶微微湿润了起来。
面对霍家人的嘲讽和司雅凝的栽赃她只觉得心冷,可看着这个明显苍老了不少的老人,许稚音还是难免有些悲切。
许老爷子到底是久经商场,很快就振作了起来。
“既然回来了,就快点给我动起来,在那个臭小子那呆了几年,身子都锈了!”
许稚音鼻子一酸,重重点了点头。
祖孙俩难得气氛缓和了一些,管家也有眼色地后退了几步。
一个清越的男声传了过来,夹杂着溢于言表的愉悦。
“音音回来了?”
许稚音转过头,正对上一张略带惊诧的俊朗面容:“大哥。”
许宸御快步走了过来,眼中满是喜悦:“音音,你终于想通了回来跟爷爷道歉了?”
许稚音眼中闪过一抹歉意:“我离婚了。”
许宸御微微一怔,但很快笑容又加深了几分:“没事,霍家的确不是个好归宿,回许氏吧,大哥养你。”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许稚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什么呢,我有手有脚的哪用得着别人养!”
许宸御揉了揉她的脑袋:“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来许氏做事?”
许稚音顿了顿,还是摇了摇头。
“我打算还是继续做服装设计。”
许宸御沉吟片刻,缓缓点头:“音音这么有天赋,倒也是条不错的出路。”
兄妹俩就着这个话题讨论了起来,一时间许稚音甚至将心里的苦闷全然抛到了脑后。
管家笑着凑到许老爷子耳边:“音音小姐一说到设计,眼里就有光呢!”

第4章 婚纱的争执
许老爷子脸上也露出一抹欣慰之意。
这才是他看好的继承人!
和大哥谈完,许稚音的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气。
她又给之前在英国念书时的老师方淑雅去了个电话。
虽然有些气她因为结婚放弃了服装设计,但方淑雅还是很欣赏这个有天赋又肯努力的孩子,听说她想要办工作室,就向她推荐了一个月后的服装设计大赛。
“好的老师,这次大赛的主题是什么?”
方淑雅翻动了下手册,轻声言道:“是「梦中的婚礼」。”
许稚音笑容僵在了脸上。
婚礼……在她的印象中可没有那么美好。
勉强跟老师闲聊了两句,许稚音就匆匆挂掉了电话。
霍沉衍阴森的面容一直在她眼前浮现,伴随着的还有结婚那天宣誓时,他冰冷的话语。
“许稚音,你这辈子都休想让我爱上你!”
呵。
许稚音勾了勾唇,爬起身披上外套。
一个月的时间如此短暂,与其去想这个男人,还不如出门找找灵感。
“小姐,这是我们店里的最新款,喜欢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站在高大的婚纱柜台前,许稚音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
她对于这类东西真的没什么好印象。
销售小妹倒是毫不气馁,继续推销道:“这条裙摆的鱼尾设计很适合你哦!”
许稚音盯着蕾丝的裙角,心中微微有些感触。
她当时也是看中了这么一条鱼尾婚纱,可无意中却从霍沉衍的助理口中得知,他更喜欢蓬松的裙摆,这才忍痛割爱了。
鬼使神差的,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落了下来。
“我试试。”
望着镜子里身材窈窕的人,许稚音露出一抹苦笑,不过是一时冲动,她居然真的试了。
不过这倒是给了她一些灵感。
婚纱永远是娇柔美丽的,仿佛只是个包装精致的礼物,可既然是「梦中的婚礼」,那其余人都应该是配角,而自己才是那颗闪闪发光的繁星。
“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想着,背后就响起了一个冷峻的声音,下一秒手腕被人强制性地掰了过去,许稚音身子一僵,转头望向身后的人。
霍沉衍面上覆着一层冰霜,墨色的眸子如同利刃一般钉在她的身上:“原来这么快跟我离婚,就是为了急着嫁给别人?”
四目相对,许稚音下意识地想要解释,可单薄的唇微微颤动了半晌,却又什么都没有说。
以他们俩现在的关系,着实也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
见她不言语,霍沉衍心中的怒意更甚。
“怎么,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许稚音莫名其妙地望向这个突然发作的男人:“霍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请你自重。”
霍沉衍眉毛拧紧,望着包裹着她纤瘦身子的鱼尾裙。
他不过是陪好友来为他的未婚妻准备惊喜,却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许稚音。
女人本就身材曼妙,这件婚纱又恰到好处地将她身体的曲线衬托了出来,像一支含苞待放的白玫瑰,内敛却又热烈。
比当初她那件要好看。
这个念头飞快地在霍沉衍脑海中划过,让他莫名有些烦躁。
“许稚音,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试图激怒我。”
许稚音真的读不懂这个男人。
霍沉衍对她又没有感情,不可能在乎她婚后的私生活,难道……是这人的占有欲又犯了吗?
思及此处,许稚音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试个婚纱也违法了?倒是霍先生,这么快就领着司小姐来准备婚礼了?等举办典礼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寄一份请帖,我会好好祝福你们的。”
祝你们这对狗男女祖坟冒黑烟!
霍沉衍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他的指尖微微攒紧,墨色的眸子中一片阴霾。
可那个纤瘦的女人只是定定地回望过去,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
“许稚音。”
男人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沙哑,“我只跟你说一遍,我与司凝雅没有关系。”
许稚音的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啊,那不好意思,等霍总有了更喜欢的再告诉我吧。”
霍沉衍眉头蹙得更近,骨节分明的指尖轻轻颤动了几下,目光中透出一丝不解。
许稚音可没有心思去细想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毛病,只是掰开了自己手臂上的手指,礼貌一笑:“要是霍先生没别的事,那我就离开了。”
裙摆微微擦过地面,发出沙沙的声响。
待到人消失在了换衣间门后,霍沉衍才回过神来,一股烦躁莫名涌上心头。
他掏出手机,快速地打通一个电话:“帮我去做一件事。”
有了思路,整体设计就顺利了许多。
许稚音并没有选择传统的白色婚纱,而是用了渐变的水蓝色为主色,高冷而优雅。
软柔薄纱笼在高挑的模特身上,高冷却又性感。
柔顺的拖地裙摆上点缀着散碎的钻石,在蓝色薄纱之上,仿佛是夜空中明亮的星辰,却也没有夺取模特本身的光彩。
它们更像是簇拥着启明星的散碎银河,让模特的美更加明艳了几分。
“还不错,不过看得出来你手生了不少。”
方淑雅欣慰地望向自己最钟爱的这个学生,语气严厉:“你看这里的修饰太复杂了,要是能再简洁一些,整体效果会更好。”
许稚音仔细比量了一下,重重点了点头:“老师说的没错,我这就修改一下。”
方淑雅语气缓和了些许:“不过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把你的资料推给了相熟的一家服装设计公司,他们对你的设计样品很感兴趣,表示想要你去他们那担任设计师。”
“不是公司内部部门,完全独立,不受约束,公司还会提供材料,对你的起步很有益处。等到五年合同期过了,你也有了名气,再独立创建工作室也不迟。”
许稚音考虑了一瞬,倒也认同了这个想法。
除了服装设计之外,她还要跟着大哥熟悉许氏的业务,独立创办工作室的话,确实精力有些不足。
况且有个知名工作室背景,她参与比赛也算是名正言顺,省的给作为评委的老师带来麻烦。

第5章 祝您做个好梦
“我考虑看看,是哪家公司?”
“是霍氏集团,你知道吗?”
霍氏?
许稚音微微一怔,怎么会这么巧?
见她似有疑虑,方淑雅安慰道:“合同我已经找律师看过了,没什么问题,条件也很优渥。不过如果你有问题,那就……”
“不,我签。”
许稚音稳了稳心神。
许氏的业务并没有涉及到服装设计这一边,当下霍氏就是她最好的选择。
没必要因为私人原因影响她钟爱的事业,毕竟现在……他们也没什么关系了。
霍沉衍,应该没空找她麻烦吧。
与此同时,霍沉衍的书桌上多出了一份文件。
“这个项目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拟定负责人是方淑雅老师推荐的,是她的爱徒,样品我看过了,不但成熟老练,还有年轻人的活力,很不错的人选。”
霍沉衍微微抬眸,望向那闪耀着光芒的湖蓝色婚纱。
“倒还不错。”
林助理继续介绍道:“这是她准备要参加婚纱设计大赛的作品。”
看到婚纱,霍沉衍就想到了那日遇到的女人。
莫名的焦躁从他的眉峰溢散开来,他随意地将文件丢在桌上,眉眼间有些不耐烦:“让市场部再核实一下身份。”
“是。”
林助理收起资料,随意言道:“听说这个设计师的化名是「sing」,想必是个年轻女孩吧。”
霍沉衍微微一怔,低声唤住了林助理:“把她的资料给我拿过来。”
林助理虽然不明所以,却还是飞快去市场部取回了详细资料。
“霍总,这不是……”
霍沉衍冷嗤一声,眼中闪过晦暗不明的光。
“这个项目,我会亲自跟进。”
签约的第二日,许稚音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虽说工作室的地点的确没有设立在霍氏大厦内部,可不过也就相距一条街的距离,更可气的是,这一条街成了霍沉衍这个狗男人来回遛她玩的绝佳地点。
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许稚音眉毛一跳,狠狠抓起了听筒。
“霍先生,又有什么事情?”
霍沉衍带着些玩味的声音响起:“看来许小姐是在等我电话了。”
许稚音脸上的神情更狰狞了几分。
“有件事情你要搞清楚,我这个小工作室成立了才一周,接到了八通电话,除了一次咖啡厅的外卖之外,其余都是你霍大总裁打过来的。”
许稚音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人撕了。
一会说什么晚宴要用的鞋子找不到了,一会说什么要出差没有合适的衣服,她看这个狗东西就是想找借口耍她!
天知道霍沉衍为什么会亲自负责如此之小的一个项目!
而且,他为什么会知道「sing」就是她?
霍沉衍倒是没有什么愧色,只是平淡地言道:“五分钟。”
许稚音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默念了几遍「莫生气」,狠狠挂掉了电话。
五分钟后,一身狼狈的许稚音出现在了灯火通明的霍氏大厦顶层办公室门口。
“霍沉衍,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几点?”
霍沉衍面色平静无澜,黑色的衬衫领子微微敞开,额前的碎发也没有平日里那般规整,透出一丝慵懒。
“两点十八。”
“那你还叫我过来!你知道这个项目有多紧急吗,这次又是什么事,找衣服还是找……”
她的抱怨声终止在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之中。
许稚音有些诧异地望着纯白色的乳液,一时间有些摸不到头脑:“什么?”
霍沉衍似乎并不想要过多的解释:“喝了,去睡觉。”
许稚音眉头微微蹙起。
她是真的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指尖触碰到温热的杯壁,她焦躁的心情稍稍冷静了几分。
“先说好,一切按照合同办事,你别想让我再给你……”
“你受伤了?”
许稚音微微一怔,顺着他的目光望向自己的指尖。
“哦,只是被剪刀擦了一下,不碍事。”
霍沉衍的目光却猛地凛冽了起来。
他站起身,从柜子里翻找出药箱,重重地放在了茶几之上。
“消毒。”
许稚音有些诧异,连忙阻止:“不碍事的,再说这伤口都快长上了啊,你再消毒有什么意义吗?”
男人却好似没有听见一样,声音中带着不可违抗:“你是要我们公司出品的东西沾上血迹吗?”
合着还是嫌弃她呢!
许稚音皱了皱鼻子,暗骂了一句狗男人。
伤口很快就在男人娴熟的手法下被包扎好,许稚音看了看手上的绷带,有些好笑。
“想不到霍总手艺还不错。”
霍沉衍恢复了刚刚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冷嗤一声:“那你也不必用熬夜和受伤这种伤害自己的小手段来引起我的注意。”
什么鬼!她是在赶进度准备大赛好吗!
许稚音嗤笑一声:“霍总好大脸,合着全世界都是围着你转的?我哪天要是死了,你是不是都要说是为了你殉情?”
话音刚落,办公室的空气瞬间陷入了沉寂。
许稚音自觉失言,却也不想解释,将牛奶一饮而尽就要离开。
“那我……”
砰!
许稚音反应过来之时,她已经被霍沉衍压在了沙发上。
她立刻挣动起来:“霍沉衍,你放开我!”
下一秒,小巧的下巴却被突然钳住。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敏感的唇上,带着微微的薄荷气息。
尽管这张脸已经看过了千万遍,许稚音还是不得不承认,霍沉衍真的十分俊朗。
他墨色的眸子就仿佛一汪深邃的潭水,像是要将她吸进去一般。
两人挨得极近,甚至霍沉衍高挺的鼻梁都轻轻擦过了她的鼻尖。
许稚音又一瞬的失神,可下一秒,男人冰冷的声音就把她拉回了现实。
“许稚音,你到底还在闹什么脾气。”
他已经耐着性子解释了和司凝雅的关系,这个女人还要怎样!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在恼怒挣扎的许稚音瞬间停了下来。
在霍沉衍狐疑的目光中,许稚音唇角勾出一抹自嘲的笑意。
“霍沉衍,原来你一直觉得,我是在闹脾气吗?”
望着女人清澈的蜜色眸子,霍沉衍一时间竟怎么也说不出那个「是」字。
失望重重袭来,压得许稚音几乎喘不过气。
许稚音挣开他的手,轻轻扣上因为挣扎松动的衬衫纽扣,眼中一片冷意。
“那我就在这里再次郑重地跟霍总,霍先生,霍少爷好好说一遍。”
许稚音杏眼微抬,透出一抹坚定与失望:“我许稚音,从今往后跟你绝对不会再在私事扯上一点关系。”
因为挣扎的缘故,许稚音白皙的脸颊上还带着一抹红晕,只是她的神色却像是淬了冰一般冰冷,让人感受不到一丝温度。
“那我就先走了。霍先生,祝您做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