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茴周缙晏

第1章 前夫哥,再见!
“我们离婚吧。”
“我知道你的白月光回来了,我识趣,所以放手。”
“这就是你前两天和我在微信里说的惊喜?”周缙晏勾了勾唇,嗤声冷嘲道。
他拿起水杯,一口气喝得一滴也不剩。
从沈洄的角度看着他滚动的喉结,以及线条流畅的轮廓,心情有一瞬间的复杂。
这皮囊,终究还是美的,不过终有人老珠黄的一天。
过了今年,周缙晏就三十岁了,趁着他还没开始走下坡路,她是时候换一个——
啪!一声。
沈洄回过神时,周缙晏已经放下水杯,拉开椅子,走到她身边。
“周……唔。”嘴唇被热热的触感堵住。
她下意识的伸手抵在他的胸膛,仰着头,被迫承受他的亲吻。
已经快三个月没见到面,要不是在两天前,她就开始不停给他发消息,提醒他结婚周年,恐怕到现在都还看不到他这个人。
周缙晏似乎是不耐烦了,对她的动作也有点发泄的意思,到了二楼的卧室里,直接将她按到床上。
“周太太,疼吗?这可是你当初费尽心机爬上来的,我怎么会辜负你的苦心?所以,受着……”
到最后,沈洄真的哭出了声。
周缙晏是有多恨她,打算把她往死里弄吧?
事后。
室内旖旎暧昧的气息尚未消散,她翻了个身,忍受着身体灼热的疼。
平静轻柔的声线在沉静中荡漾。
她说:“我知道你的白月光回来了,我识趣,所以放手。周缙晏,我认真的。”
黑暗里,响起一道微弱的打火机火光。
随后烟味弥漫上周缙晏愠怒的脸,他拧开床头的灯,目光落在她背身的白皙肩膀上。
“行,说说条件吧!既然你认真,总不可能白白的净身出户……”随后,又是一声冷冷的嘲笑。
这些年,他一直认定了她是个心机城府一绝的女人。
当初她嫁给他的那晚,他就曾掐着她的下巴,咄咄逼人的警告她:“满足你成为周太太的愿望,但是这辈子,我都不会爱你,因为,你不配!”
现在看来,他倒是果然说到做到。
不爱,因此将她看轻,看脏。
沈洄闭了闭眼睛,忍着心里流着血的痛,将被子拉到脖子下,只露出个小脑袋。
“没什么条件,只求放过。”
她哑着嗓子,克制着自己的哽咽:“还有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字了,在梳妆台下面,你拉开抽屉就能看到。周缙晏,今晚我送给你的结婚周年礼物,你还喜欢吗?”
她流着泪,笑着说:“恭喜你,自由了。”
只可惜,沈洄的眼泪,周缙晏永远都看不到。
“等老爷子出院后,紧接着就是他的八十大寿,等他过完生日,咱们就离婚!”
说完,周缙晏掐灭了烟,掀被子下床,毫不留恋的去了浴室。
沈洄很快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水声。
老爷子出院,再加上过生日,大概只要一个月吧,正好等到离婚冷静期结束。
她就能和周缙晏彻底解除夫妻关系,恢复自由。
沈洄抹了一把脸上的脸,终究还是破涕为笑:前夫哥,再见!

第2章 谁还稀罕?
一个月后,周家。
宁城名声显赫的家族要办晏席,自然排场不会小。
前来参加这场晏会的宾客,非富即贵。
全都是上流圈子里的熟面孔,有头有脸,只为了给老爷子祝寿。
今晚的沈洄,打扮的有点好看。
一头漆黑的长发蓬松如同海藻,裸色的贴身礼服裙子。
将她原本就纤细婀娜的身材曲线,衬显的更加妩媚出挑。
从前待在周缙晏身边,她都将自己包裹的异常严实。
因为他小气又保守,看不惯。
可是现在,她已经不在乎他的感受了!
当周缙晏出现时,人群里,还是引起了一阵骚动。
沈洄自然也被吸引——
朝着纷繁的声音看过去,身长玉立的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完美的黑色西装。
而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年轻女孩。
一身淡蓝色的裙子,俏皮高贵的公主装,她的言行举止都透着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
姜家的名媛千金,姜欢欢!
前不久她才刚从Y国回来,圈子里传得人尽皆知。
现在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挽着周缙晏的手出现。
两人站在一起,男才女貌。
如此般配的颜值和家世,难免引起大家的浮想联翩。
窃窃私语的八卦声,在沈洄的周围不绝于耳。
而她只是波澜不惊的,轻捏着高脚杯,继续喝着杯子里的红酒,丝毫没有情绪。
想当初,她和周缙晏是隐婚。
除了当事人,以及周家内部和周缙晏身边的几个发小知道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沈洄和周缙晏的关系。
众人默认周缙晏是单身。
这么一来,甚至有人猜测,姜欢欢即将和周缙晏举行婚礼。
或许今晚,他们就要在大家面前公开关系也说不定?
“哟!沈小姐,你这是在借酒消愁?”
身后响起一道熟悉、却又讨人厌的女声。
沈洄回过头,就看到周缙晏同父异母的妹妹,周幼清。
此时正笑意讥讽的瞧着她。
周幼清终于逮着机会,啧啧摇头,露出同情的表情。
“真是可怜,你和我哥做了几年的夫妻,都没将你的身份公之于众,现在欢欢才刚回来,我哥就迫不及待的领着她让大家看到,谁的地位在他心里更重要,一目了然了吧?”
从得知沈洄和周缙晏结婚的那天起,周幼清就没少阴阳怪气的嘲讽她。
只要趁着周缙晏不在,必定就对她冷言冷语几句。
从前的沈洄,都是隐忍微笑。
因为那时候她还想和周缙晏好好过,自然会更包容一些。
但是现在,她就连周缙晏都不稀罕了,更何况是像周幼清这种妖孽贱货?
“是啊,你哥没将我和他的关系公开过,就像周董事长这么多年也没公开过有你这个女儿一样,毕竟小三生的女儿,上不得台面……这么一想,你比我更可怜,因为我好歹还是合法,而你却是私生女!”
沈洄的语气依然很柔,可从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就像机关枪。
已经习惯了她的逆来顺受,这么一来,周幼清根本招架不住。
“沈、沈洄!你现在嚣张给我看,有什么意义?欢欢已经回来了,你还是先哭哭自己吧,周太太的位置,我看你也坐不了多久了!”
“哦?说得好像谁还稀罕?现在白给我都不要!”
说完,沈洄优雅转身,翩然离去。

第3章 他的心是石头做的
今晚的晏会,衣香鬓影,热热闹闹。
沈洄完全没受到周缙晏和姜欢欢出双入对的影响。
她坐在一楼的吧台前,捏着高脚杯。
之前已经太久没喝过酒了,只因为周缙晏不喜欢女人醉醺醺的样子。
可现在......她一杯接一杯,只为了自己喝到爽!
本身就在穿着和化妆上足够妩媚。
再加上酒精的催化,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醺然慵懒,媚态十足。
人群里,周缙晏其实已经观察了沈洄好一会儿,发现她好像的确没怎么关注他。
而且,她还胆大包天的穿成这样出来--
“还说不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
他嗤声冷笑。
随后抬脚,就朝她走了过去。
此时,沈洄的手随意撩起头发,正准备将剩下的酒喝完。
可刚抬起的手腕,却被男人一把攥住。
她抬起水光潋滟的眸子,看着面前他这张面无表情的脸。
她不但不怕,还温柔的笑了。
在他眼里,忽然觉得她很像妖,恢复原形了?
“沈洄,不管你在玩什么花样,我劝你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
“心思?不好意思,我已经决定不和你走心了,在我看来,你现在不过是个被我睡腻的老男人而已,没兴趣再为你浪费时间。”
老男人?
不过,周缙晏强压下心口的那股火。
他注重场合,不想和她吵架。
“你先把酒杯放下,老爷子找你,现在我俩还没离婚,你有这个义务配合我。”
“哦,爷爷找,那我当然要去。”
她像是忽然酒醒,轻巧的跳下高脚椅。
“我还为了爷爷准备了礼物哦,走,这就去!”
......
周家老爷子,已经八十岁高龄。
前不久在后花园散步时,不小心摔了,住了快两个月的院,这才终于康复。
一看见沈洄,顿时就眉开眼笑:“洄洄!”
在爷爷面前,沈洄笑意盈盈,是一贯的乖巧。
她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给老爷子双手奉上。
是一副老花镜,做工精致,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高档货。
老爷子戴上,倒像是更多了几分学者般的沉稳气质。
老爷子很喜欢,一个劲儿的夸奖沈洄懂事,会体贴人。
之后,又转头对周缙晏说:“你这小子,这辈子就没做几件好事,屈指可数的恐怕就是娶了个这么好的媳妇儿!你可不许胡闹啊,要好好珍惜洄洄!”
还没等周缙晏回话,沈洄便笑着说:“爷爷,您放心,阿晏对我很好,能嫁给他,是我的福气才对。”
一句话,又把老爷子哄得合不拢嘴。
然而,站在旁边的周缙晏,却越看这个女人,越觉得虚伪。
他斜睨着眼睛,盯着她这张娇媚灿烂的脸,忍不住心中鄙夷。
老爷子拉着沈洄聊了一会儿后,周缙晏便找了个理由,将她带走。
前一刻还面露慈祥的笑意,下一刻,老爷子的笑却变得有些无奈。
对着身旁照顾了自己几十年的管家,担心的说道:“最好还是让洄洄尽快和阿晏生个孩子,我看阿晏那样,恐怕还是没太收心,三年了,他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
“老爷子,儿孙自有儿孙福!沈小姐其实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管家在他耳边小声劝慰。
......
生日晏结束。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周家大门。
沈洄却是连话都不愿再和周缙晏多说一句,直接用微信通知他--
【我答应你的事做到了,生日晏我圆满完成任务,也到了你履行承诺的时候。明天上午十点,民政局,不见不散!】

第4章 不爱了,我要收回
本来她还想放一句狠话,谁不去谁孙子!
不过想一想,还是算了。
周缙晏看到这条微信的时候,已经上车了。
他捏着手机的手忽然用力!
可能是由沈洄先提出离婚的原因吧,这和他之前的预想不太一样,心里到底是有些不舒服。
沉静的车厢里,他一张俊脸冷得像冰。
片刻,打字:【可以,迫不及待!】
沈洄收到这条消息,勾了勾唇,没再回复。
......
翌日,上午。
约定好的十点钟,可周缙晏却迟到了。
助理丛岳在前面驾驶座开车,时不时的从后视镜看着总裁阴沉的脸,大气都不敢出。
其实丛岳没说,在刚才上车之前,他还收到沈洄发来的消息,说她已经从别墅搬出去了。
并且将钥匙放在鞋柜上,总裁回去就能看到。
本来,就连丛岳都以为,现在沈洄终于想通,要和周缙晏离婚了,周缙晏应该很高兴才对。
可现在看总裁这样子,又好像和高兴半分不沾边。
丛岳什么话都不敢多说,只是乖乖的将车开到民政局门口。
结果,周缙晏还没下车,不远处,就看到沈洄小跑着过来。
“你真是的,怎么才来啊?我等了你好久,还以为你要放我鸽子呢!”
今日的沈洄,竟然穿着明艳的红色连衣裙。
不同从前的温柔内敛,此时更显得活泼灵动。
周缙晏蹙了蹙眉,推开车门,迈着长腿走下来。
冷冷的目光在她全身扫了一眼:“沈洄,你在故意作秀给我看?”
看她穿的,怎么比和他领证那天都喜庆?
“什么作秀?我有必要对着前夫哥这么努力吗?还是快点进来办手续吧,咱们别磨蹭了好不好......”
说着,还不耐烦的直接上手拽周缙晏。
可周缙晏却一把甩开她。
“沈洄,你该知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跟我认错,我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
“别啊,怎么能当成没发生呢?从前,我爱你是真的,现在,我不爱你也是真的,在对你的感情面前,我从来就没说过谎。”
沈洄看着周缙晏的眼睛,一字一顿:“从和你结婚,我都在努力做好你的妻子,因为我以为,时间和陪伴足以焐热你的心。”
“我以为我可以用爱来让你忘记你心里的白月光,所以愿意忍耐和讨好。”
“可是,忽然有一天,我问自己,你周缙晏究竟何德何能,又凭什么要将我变成爱情里的乞丐?就因为爱你,我就要被你摧残成这样?”
“那我宁愿不要了,不爱了,我要收回。”
面对沈洄的一字一句,周缙晏的心像被抛到天边,又被异样的感觉狠狠刮过。
他张了半天嘴,看着眼前的女人,却发现连一句都反驳不上来。
她目光里的平静和疏离,明明近在咫尺,却又好像陌生的远在天涯。
周缙晏浑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气。
愣怔之后,眯了眯眼睛,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好,那就离婚,正好我也求之不得。”
......
民政局的手续办得很快。
出来后。
周缙晏正郁闷,一抬头,竟然就看见沈洄站在门口,朝着缓缓开过来的那辆白色轿车招手。
“乔见遇!”
喊出口,沈洄又赶紧捂住嘴巴,下意识的看了眼四周。
确定没有人注意这边,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这时,车子也正好停下。
摇下来的车窗,露出一张阳光英俊的脸。
“洄洄姐,离婚快乐!”

第5章 自己当女王更爽
乔见遇身为当红小生。
才刚凭着一档恋爱综艺蹿红,马上还要进组拍甜宠剧了,正是前途无量。
要是被万能的狗仔拍到他竟然出现在民政局门口,而且还是来接一个刚失婚的年轻女人,那麻烦可就大了。
乔见遇潇洒的下了车。
先是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周缙晏,大大方方的和他打了个招呼。
之后才笑嘻嘻的望向沈洄。
“要是被人拍到怎么办?你不想红了?”
“没事,这都是颖颖姐吩咐我的……”
乔见遇凑到沈洄耳边,故作亲密姿态的和她咬耳朵:“颖颖姐说,你和那个姓周的在一起这几年,受了这么多气,现在好不容易离婚了,必须要扳回一局!气死他!”
说完,动作自然的搭在她的肩:“走喽!洄洄姐,我们还帮你准备个酒局,你一定要来!”
不用问,肯定又是徐颖颖的主意。
沈洄的铁杆闺蜜,最讲义气,有时候也最让人无语。
被乔见遇揽着上了车,关上车门,很快疾驰离去。
周缙晏瞧着那纷纷扬起的尘土,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站在旁边的助理丛岳很想说点什么,狗腿的干笑两声:“周总,那小鲜肉其实也没什么嘛,除了好看点,年轻点,其他方面跟您根本没法比……”
周缙晏转过脸,一双漆黑的眼眸阴冷得像刀子。
即便一句话都没说,也杀伤力十足。
丛岳却当即就歇菜了,不敢再出声。
……
另一边,沈洄坐着乔见遇开的车,风风火火的到了隔月酒吧。
原来乔见遇所说的“酒局”都客气了,应该说是派对才是。
刚一踏入包厢——
好家伙!
不但有横幅,还有气球,鲜花,美酒,以及三个身材高大的肌肉男围绕沈洄,跳动感舞蹈。
“洄洄姐,你可算出狱了!”
“自从嫁给他后,你就连开会都只能跟我们视频会议,就因为那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抛头露面,你就完全回归家庭,简直了,又不是生活在封建年代!”
“洄洄姐,恭喜你,恋爱脑终于清醒了!温良恭俭让的贤妻角色你已经试过了,平心而论,是不是没有自己当女王爽?”
面对大家七嘴八舌围上来的气氛。
沈洄有些懵,眨了眨眼睛,干笑着:“看来你们都对我和周缙晏这场婚姻积怨已深哦。”
“那是当然!”
徐颖颖也上前,俏皮的莞尔一笑:“虽然贼烦周某人,不过呢,大家都还是尊重你的意愿!三年的婚姻,就当喂了狗了,只要你现在愿意放下……崛起,只需一瞬间!”
沈洄确实是要放下了。
她心中千回百转。
虽然和周缙晏的婚姻拜拜了,可她还有这么多关心她、爱她的朋友们。
“来,感谢大家为我举办的这场离婚派对,祝我快乐吧!不只今天。”
沈洄倒酒,明亮的灯光下,她笑得特别甜:“干杯!”
这三年,沈洄基本都没怎么喝酒,所以现在只要一沾酒,就会醉意醺然。
上次在周家老爷子生日晏上,她就有点迷糊。
这次,几杯下肚,又开始媚眼如丝。
有人趁机起哄——
不如玩个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