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知夏纪淮

第1章 奶茶事故
夏天的傍晚,太阳已然落下,只留下那边泥金般的回光将天空渲染成玫瑰色,晚风阵阵吹来,驱散了白天的余热,带来了一丝丝清凉。
“您好,一杯手打青提柠檬,去冰三分糖,谢谢。”
“好的,这是您的单号,麻烦这边稍等一下哦!”
此刻,陆知夏正坐在市中心商场三楼的奶茶店中,等着闺蜜岑安瑜的到来。
眼见距离二人约定的时间六点半不到十分钟,她暗暗戳开两人的微信聊天框,只见:
知夏不知夏:瑜宝,你快到了嘛?
知夏不知夏:出发了吗?
知夏不知夏:起床了吗?宝
你拍了拍“瑜宝”的脑瓜表示并不灵光
你拍了拍“瑜宝”的脑瓜表示并不灵光
你拍了拍“瑜宝”的脑瓜表示并不灵光
五分钟后,微信聊天框内容并没有更新,在拨打完两个电话并且没有收到回复之后,陆知夏只能放弃,并且猜测她这个闺蜜估计又是睡过头了,毕竟这已经不是今年第一次了。
还能怎么办,只能原谅呗,自己的闺蜜,哭着也要宠完。陆知夏无奈的想道。
拿完奶茶,走进隔壁电影院,顺利取完票,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
直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陆知夏才仔细看了看电影简介,这是岑安瑜挑选的电影,据说是当下最火的一部电影。
看完简介后她才了解到这是一部古装历史悬疑片,讲述的是一代神探破解惊天血案的故事。
陆知夏一向对这种题材的电影无感,但是来都来了,只能看完了。
距离电影开场不到十分钟,陆陆续续的人到场并坐了下来,随着左边位置被拉动,陆知夏的目光从手机上转移。
只见一个少年穿着印有“Fiend”字样的黑T恤,头上带着黑色棒球帽,脸上戴着黑色口罩,黑色的口罩衬着他的脸轮廓分明,侧脸线条凌厉,一双眼睛藏匿在棒球帽下,让人无法探究到眼神。
尽管看不清脸,但少年的独特气质及不同于常人的打扮,让陆知夏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很快,电影开幕,灯光悉数落下。
本着对悬疑片无感的心态,饶是再怎么惊心动魄的情节都没能抵抗住陆知夏瞌睡虫的威力,不出半小时,她便靠着座位进入了睡梦。
只是,沉浸在睡梦中的她错过了旁边少年的情绪变化。
身旁的黑衣少年一早便注意到了旁边少女的接二连三的好奇目光,同时也被她小小惊艳了一下,从小生活在南方的陆知夏拥有着独属于南方女子的温婉、柔媚气质,再加上容貌本就令人惊艳的她又穿着温柔赫本风连衣裙,以及一头慵懒的墨黑色微卷中长发,更显她温柔细腻。
此时,少年已经摘下口罩,露出了精致的侧脸,原本正认真看电影的他也察觉到身旁少女已然睡着。
借着屏幕反射出的光亮,他向女孩望去,女孩如同一只慵懒沉睡的猫咪,这是少年脑海中浮现的第一想法。
在距离电影结束的最后十几分钟,女孩睁开朦胧的双眼,意识渐渐清醒, 伸手捏了捏发酸的脖子,同时看向了电影屏幕。
此时电影正到揭示幕后凶手的高潮环节,主角团成员正抽丝剥茧、一步一步揭露真相,紧张的气氛以及恰到好处的背景音乐,让本不感兴趣的陆知夏在此刻也认真看了起来,以至于在拿起左边扶手上的奶茶时,全然忘记了属于自己的奶茶还在右边扶手上安安稳稳的放着,无人问津。
直到电影落幕,灯光全部打开,陆知夏依旧拿着本不属于她的奶茶。
感受到来自左边的炙热目光,她转头一看,少年正站在她旁边,由上而下低头看着她,依旧是进场时的全副武装,让人只能依稀看到眼睛。
陆知夏坐在座位上一脸茫然,似乎没反应过来少年的意图。
两人对视了一分多钟,最终以少年的转身离场告终,等陆知夏回过神来,只看到少年的背影消失在出口转角处。
而她看不到的是少年无奈的眼神以及口罩下不经意勾起的嘴角。
准备离场的陆知夏在起身收拾时,终于察觉到右边扶手上无人问津的奶茶,低头一看才发现这才是自己的奶茶,刚刚沉迷于剧情,她竟拿错了奶茶并且已经全部喝完了。
想到这,陆知夏脸色顿红,不禁懊恼悔恨,原来刚才少年长久炙热的目光的源来,竟然是她失手拿错了人家的奶茶,并且一直都没发现。
本着道歉+赔偿的想法,陆知夏急忙起身出去,希望少年还没走远,只是,等她出去,诺大的电影院哪里还有少年的身影。
..........
带着失望与歉意,陆知夏早早回到了家,等洗漱完躺到床上,此时刚刚十点整。
随手抱了一只玉桂狗玩偶,陆知夏打开了手机,只见微信置顶的“瑜宝”消息数量显示25条,点开聊天框,只见最新的消息是半个小时前,而最远是两个小时之前了。
20:00
瑜宝:!!!!
瑜宝:啊啊啊我睡过头了
瑜宝:夏夏我错了!
瑜宝:[小猫咪求原谅]x5(表情包)
瑜宝:我现在过去还来得及吗?
瑜宝:呜呜呜
21:00
瑜宝:夏夏你回来了吗?
瑜宝:我的宝
瑜宝:别不理我QAQ
瑜宝:[小猫咪求原谅]x5(表情包)
21:30
瑜宝:[宝贝儿]x2(表情包)
想了想今晚发生的事,陆知夏决定和闺蜜细说,这一说就是两个多小时,聊天框内容已经更新了n次,直到陆知夏睡意上来,聊天框的内容在岑安瑜“说不定他就是你的缘分呢”处戛然而止。
谁也没有想到,在不久的以后这句玩笑话竟应验了。
..........

第2章 开学报道
金秋九月,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开学季。
作为转校生,陆知夏本应第一次来南佳中学,但奈何有一个从初中便在这里就读的好闺蜜岑安瑜,并且每次回来岑安瑜都会带她来南佳转转,美其名曰欣赏帅气小学弟,因此她对南佳中学大致也算是熟悉。
走进南佳中学,正中间是一方清澈的水池,水池中央矗立着一座高大的单人雕塑,据说是学校为纪念创始人而特地打造,水池后延伸着一条栽满参天大树的大道,大道左右两边是两排高高的教学楼,中西合璧的建筑隐藏在参天大树后,在薄薄的晨雾中,整个学校显得温馨而美丽。
陆知夏走进教学楼,登上楼梯,按记忆寻找到教学楼中间的办公室,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里面慢悠悠地传来一声“请进”
轻轻推开门,办公室里只有一位年纪大概五十多岁的男老师。
陆知夏进去的时候,他正举着保温杯慢腾腾地喝着枸杞红枣养生茶,看着电脑里播放的戏剧小曲,还时不时跟着哼上两句,姿态悠闲。
联想到班主任朋友圈的养生大指南及各类戏曲合集,陆知夏大概确认了这就是前两天晚上跟她联系过的班主任——张德才。
据说是一位即将退休的老教师,佛系的很。
眼见陆知夏就要走到他身旁,但没等她出声,张德才放下手里的保温杯,顺手关掉电脑里的戏曲,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你就是陆知夏同学吧,哎呀,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
陆知夏点了点头:“……嗯,我是”
“来来来,陆同学,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一段时间,我先跟你聊一会”说着,张德才顺手拉过旁边老师的椅子,和蔼地朝她招了招手。
“咱们南佳中学啊,作为市重点中学之一,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教学资源。而我们理科三班呢,虽然不是学校的重点班级,但是,咱们班呢还是有非常多的人才的。”
张德才拿起保温杯喝了口养生茶,接着说道:“陆同学,希望你的到来可以给我们三班增添更多的活力,同时,希望你保持初心,相信自己,对未来充满信心……”
“……嗯嗯”陆知夏嘴上应着,心思却早已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似乎老师都喜欢给学生送心灵鸡汤。
二十分钟后~张德才终于想起来了,上课时间该到了,该去教室见见新学生了,作为三班的新任班主任,他还没有见过三班的学生。
从办公室到三班教室,需要上一层楼再右转,张德才依旧举着他的保温杯,悠哉悠哉的走在前面,陆知夏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他的步伐,随着离教室越来越近,嬉笑吵闹声也越来越响。
上课铃声在张德才跨进教室的那一刻骤然响起,学生嬉笑打闹的声音也渐渐消弱下去,张德才依旧迈着悠闲的步伐踏上讲台,把保温杯放下,他轻咳了下嗓子,随着“同学们好”的声音响起,教室中大部分目光集中看向了讲台。
张德才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道:“我是三班的新班主任张德才,相信你们也知道,上一任班主任陈老师休假了,于是就由我替她接任咱们三班。”
接着,他拿起保温杯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另外,咱们班这个学期转来了一位新同学,陆同学,你先过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说着向教室外等待的陆知夏招了招手,并把讲台让给了她。
随着陆知夏进来,教室里稀稀疏疏的声音响起。
“救命,这个小姐姐好好看,腿好长好白,姐姐鲨我,”一个短发女生捂嘴惊艳道。
“啊啊啊好漂亮”女生甲小声尖叫
“这是什么人间仙女,我宣布,从今以后她就是我的女神了。”男生甲痴迷地说道。
“就你那女神,一天一个,每天都换。”同桌乙对此鄙夷道。
今天的陆知夏,并没有如小说中女主角一般开场穿着白色仙女裙,而是穿着印了小熊的黑色T恤,搭配着棕色高腰格子短裙,踩着米色运动鞋,原本就细的腿此时显得更细更白,吸人眼球,一头墨黑色中长发披散着,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精致,漂亮的眼眸加上细长的睫毛,诱人心神。
未施粉黛更显唇红齿白,风姿卓越。
简单的自我介绍结束后,张德才拿起讲台上的座位表,为陆知夏安排座位。
此刻,没有人注意在到教室的某一个角落里,一位少年正趴在桌子上补觉,丝毫没有被教室里的声音影响到。
昨天晚上熬夜写程序写到今天凌晨,纪淮实在抵抗不住瞌睡虫的诱惑,加之今天开学第一节课,不会正式上课,于是他便放心大胆的睡着。
而他身后的小胖墩李木木却并不知道,他拿着手中的圆珠笔戳了戳纪淮的后背,用作业本卷成的传话筒小声说道:“淮哥,快看快看,有漂亮妹子。”
见纪淮没有丝毫反应,他也没多想,一脚就向桌子下纪淮的椅子踢去,这一脚,成功的把纪淮连同椅子踢出了好几厘米远,睡梦中的纪淮被惊醒。
只见纪淮凉凉的转过身,脸色黑一般,眼神冷厉,幽幽吐出一口气,咬牙切齿的挤出三个字:“李-木-木”
身旁的同学见此,声音立刻停了下来,心里暗想道“完了完了,大佬要发脾气了”,同时,默默地把身子往远离纪淮的方向移了移,仿佛害怕“战火”触及无辜。
此刻的李木木愣在了座位上,仿佛不敢相信自己那“轻轻”一脚竟然踢出了这么大影响力。
“纪淮?纪淮同学在哪里?”讲台上张德才的一句话打破了这紧张的气氛。
“下了课过来挨打”纪淮留下冷冷的一句话便转过身去站了起来,看到讲台上的少女,黑色的眼眸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陆同学,你就坐在纪淮同学旁边吧”张德才指着纪淮旁边的空位说
“纪淮同学,你没意见吧?”似乎是想到还没征求本人的意见,张德才紧接着又问了一句。
见纪淮点了点头,张德才又继续道:“那纪同学,就麻烦你好好照顾照顾我们的陆同学了,好了,大家继续上自习吧。”说罢,拿着保温杯悠哉游哉的走出了教室
讲台下其他同学对此大为震惊,要知道,之前可是没有人能和纪淮大佬同桌超过一个月,更没想到,大佬竟然同意了。问就是大佬脾气暴躁,并且曾创下一个星期气走四个女同桌的壮举,想到这,大家不经为新来的陆知夏捏了把汗。
.........

第3章 青提味饮料
张德才前脚刚踏出教室,后面教室窸窸窣窣的声音便大了起来,无一例外,话题中心都是陆知夏和纪淮。
顶着周围炙热的目光,陆知夏快速的走到了属于她位置的过道。
由于纪淮坐在靠墙的一组,并且他的位置还在过道旁,陆知夏要想到自己的位置,就必须经过同桌纪淮的座位。
此刻,陆知夏站在过道旁,正当她还在纠结应该如何称呼她的新同桌时,纪淮站了起来,黑曜石般的眼眸富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便让开了自己的位置。
来不及细想这其中深意,陆知夏快速的经过他的位置,待坐下后,小声地朝他道了声谢。
女孩轻柔的声音传到纪淮的耳边,如一片羽毛拂过入他的心田,荡起微微涟漪。
……
“叮铃铃”下课铃声准时响起。
陆知夏正对着左边窗户发着呆,窗外是一棵高大的梧桐树,梧桐直直地立着,一如往昔的挺拔。阳光无遮无拦,在树枝间跳跃嬉闹。
同桌以及后桌的位置空荡荡,人早已不知身影。
“哈喽小姐姐”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陆知夏的思绪被打断。
“我是安静,也是咱们班班长,你有什么事情可以问我噢”说话的正是她的前桌,一个活泼、开朗的,性格与名字可以说是背道而驰的女孩子。
“好的,谢谢你呀”陆知夏微勾唇角,眉眼间皆是笑意,笑意晏晏,连作为女生的安静都沉浸在她的笑容中。
三两句之后,两人俨然成了好朋友一般,称呼也变成了“静静”“夏夏”,女生的友谊就是如此简单。
“话说夏夏,你知道你同桌嘛?”安静凑过来小声问道。
“嗯?他?怎么了?”陆知夏一脸疑惑,“我刚刚看到,你们好像还挺......怕他?”
“也不算怕啦,就是,大家都不敢惹他”安静思考一番后说道。
“纪淮是我们公认的大佬,以其火爆的脾气和酷拽的性格而闻名,据说他曾经一个星期内气走四个女同桌,并且打哭了一个篮球队的壮汉。但没人否认的是,大佬成绩特别好,在咱们南佳也算是数一数二,因此老师们对他是又爱又恨。”
安静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所以说,自从上学期分班以来,你是大佬唯一的一个同桌”
安静邹了邹眉,继续道:“但是你放心,作为班长,我肯定不会让他欺负你的”
“……啊”陆知夏表示震惊,刚想说“我不会招惹他的”,却见纪淮和两个男生从教室前门走来,于是她只能提醒安静,并且把自己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眼见纪淮快要走到座位,陆知夏急忙从翻出一本书,假装认真的看着书,实则却在想着怎么能不招惹这位脾气火爆、性格酷拽的大佬。
随着凳子被拉动,陆知夏不自觉的往靠墙的方向挪了挪。
突然,桌子右上角出现一瓶青提味的饮料,陆知夏抬头,看着饮料愣住了。
“不喜欢?”纪淮见此,皱了皱眉,他依稀记得,电影院里被拿错的奶茶就是青提味的,于是便猜测她会喜欢。
“啊?没有没有,”陆知夏回过神来,急忙解释道“我只是,有点惊讶”,惊讶传说中的大佬竟然给她买了饮料,并且刚好是她最喜欢的青提味。
“我很喜欢,谢谢你。”脑海里又联想到纪淮的“壮举”,陆知夏又加了一句,生怕纪淮一个不满意生气发怒。
听到回应,少年状似高冷的点了点头,嘴角那一闪而过的笑却将他内心暴露无疑。
这一小小举动并没有被很多人看到,但是,坐在后桌的李木木却看的清清楚楚,同时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活像表情包“眼睛瞪得像铜铃”
按耐不住好奇心,他暗暗地凑到同桌程星宇面前,急切地想跟同桌分享他的重大发现。
猝不及防的一张脸,却让此刻正埋头抄作业的程星宇脱口而出道“卧槽”,紧接着冷笑道“小木木,你皮痒了哈”,同时活动手指关节,做出要打人状。
李木木连忙往后撤,嘴里说着:“宇哥,别,别,我错了”,尽管他知道程星宇并不会真的打他。
不一会儿,他又不死心凑上前来,小声的说道:“宇哥,你,有没有发现今天淮哥有点不一样?”
程星宇继续埋头,嘴里敷衍地问道;“哪里不一样?”,手上抄作业的动作却没停下来。
“他一不一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不写完作业,你会被李魔头骂的很不一样。”
听到这里,李木木八卦的心顿时凉凉了,开始手忙脚乱的翻作业,要知道,下一节课可是李魔头的英语课。
其实李魔头本名李慧英,是三班的英语老师,但是由于她脾气暴躁、对待学生极其严厉,于是学生私底下都叫她李魔头。
果不其然,下一节课李魔头果然开始检查起了作业.....

第4章 借试卷
李魔头是踩着上课铃声踏进教室的,人还没走到讲台上,清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把英语作业都打开,英语课代表下去检查一遍,没做完的记下名单给我。”
“另外每组第一个同学把作业交给我检查。”
陆知夏抬头,只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穿着红色裙子、烫着波浪长发的的女人正站在讲台上,手上拿着作业,眉头紧蹙,一双丹凤眼微挑,直到看完最后一份作业,紧锁的眉头才隐约舒展开来。
见此,讲台下的众人才长舒一口气,看样子,他们的作业还算合格。
“好了,现在把第五套第一份卷子拿出来,我们快速讲一下。”讲台上李魔头紧接着说道。
作为转校生的陆知夏毫无疑问是没有试卷的,转学之前她在一千多公里外的M市中学就读,所用的资料和南佳的自然不同。
但陆知夏也不指望同桌大佬能借她,毕竟,大佬的脾气可是摆在那里。
于是,她只能拿出一份自己的试卷,打算再仔细看一遍。
而作为同桌的纪淮,早早地从课桌里掏出卷子,佯装在认真看着,见身旁的女孩并没有动作,他又动手翻动着试卷,厚厚的的套卷被他翻得哗哗作响。
在他把试卷前前后后翻了三遍之后,陆知夏终于抬头,一脸疑惑地看向了他。
见陆知夏望向他,下一秒的他又恢复高冷的模样,仿佛刚刚把试卷翻得哗哗作响的不是他。
“诺”他把试卷向左推,直到试卷停在两张桌子的中间。
陆知夏才恍然大悟,原来翻试卷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传说中的大佬还.....还挺可爱的,陆知夏心想。
陆知夏再次道谢,身旁的纪淮却高冷的没有回复。
.............
“现在开始,点人回答问题。卷子第三题第一个段落,语法分析。”
说罢,李魔头走下讲台,开始挑选“幸运观众”。
讲台下众人忙低下头去,心里默念:不要点我,千万不要点我。
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牵动着众人的心弦。
倏然,“哒哒哒”的声音停下,教室紧张的气氛此刻被拉满。
“就你吧,靠窗的女生。”似乎是对女孩完全没有印象的缘故,她又继续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好像没见过你”
“我叫陆知夏,刚转学过来”女孩站起身大大方方的回答,丝毫没有被点名的紧张感。
“那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说罢,李魔头走回了讲台。
此刻,众人不禁为她捏了把汗,要知道,在李魔头手下回答错问题,不仅要抄几十遍题目,并且将会成为她接下来一个月的“重点关注对象”。
然而,只有作为同桌的纪淮才注意到。
刚刚众人都还在祈祷时,陆知夏已经把题目细细的看了一遍,并且在草稿纸上大致写了下来。
只见她淡定的拿起试卷,自信地说道:“第一句是一个主从复合句,其中开头由what引导的从句What might be a deposit for you是一个主语从句,破折号中间的三个动名词短语going for…,going out… working…是what的同位语,谓语动词是might not be perceived.其中谓语用的句型是be perceived as“被看作”,还有not…at all是加强否定的语气,“一点也不,根本就不”。”
“而第二句与第一句之间是递进关系,用副词even表示出来。这句也是一个主从复合句。主句是It might even be perceived as a withdrawal,从句是if引导的条件状语从句。”
女孩流畅的解释不仅让讲台下的众人震惊,连一向对学生颇为严格的李魔头都露出了满意之色,连声赞叹。
大概是因为陆知夏的问题回答的好,这一节课,李魔头都没再刁难他们。
...........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教室里一大批人趴了下去。
“陆同学?”发觉身后有人喊她,陆知夏转过身。
只见一个体型胖胖的男孩子,一脸崇拜地看着她。
“我叫李木木”似乎是很少和女生对视,他害羞地抬起右手手挠了挠头。
“你好厉害啊!连李魔头都夸你了!”
“你也很厉害呀,刚刚你也回答出了问题。”陆知夏笑着回道。
“嘿嘿!我只是运气好”李木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深深地酒窝搭配着笑容,显得他整个人都憨憨的。
不知是两人声音太大还是什么原因,一下课就趴下了的纪淮此时烦躁的晃了晃身子。
注意到这一举动,陆知夏匆匆停止话题,转回座位上,安安静静地看着书本。
............

第5章 球场挑衅
随着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在广播中响起,寂静的校园热闹了起来。
教学楼下的主干道上,女生三三两两挽着手,似乎在讨论着哪个刚出道的男星如何如何帅气。
而男生则三五成群,在林荫大道上互相追逐打闹着。
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教室里,陆知夏拒绝了安静一起吃饭的邀请,正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
身旁的纪淮和李木木等人,一下课便冲出了教室,不知道急着去干嘛。
突然,右肩被轻拍了一下,陆知夏回头,便看到闺蜜岑安瑜气喘吁吁地坐在李木木的位置上。
“呼~,太累了。”岑安瑜道:“第一次觉得理科班和文科班的距离如此遥远”说着,边用手扇着风。
“那下次我在楼下等你吧,不然你跑上跑下太累了”陆知夏略带歉意的看着她,说着拿出一张湿纸巾,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汗珠。
“没事,咱们去吃饭吧”说罢,岑安瑜蹭的站了起来,咽了咽口水,“再不去三食堂的红烧排骨就要没了。
那跃跃欲试的模样让陆知夏哭笑不得,作为闺蜜,陆知夏自然深知岑安瑜的吃货属性。
于是,二人便向食堂进发。
........
“呼~我好撑”岑安瑜摸了摸肚子满足地说道,活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小狐狸。
此刻,二人正走在食堂通向教室的林荫小道。
头顶炙热的阳光穿过层层绿叶撒下来,照应出两个女孩手拉手亲密的影子。
“确实,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红烧肉”陆知夏笑着回应道。
“三食堂的红烧肉我能吹一辈子”岑安瑜骄傲地挺起胸脯。
食堂到教学楼的路上,经过一片篮球场。
尽管顶着炙热的大太阳,但仍有不少篮球少年正在球场正挥洒着汗水。
而纪淮也是其中一个。
作为篮球深度爱好者,一下课,他便换完衣服冲向了球场。
此刻,他穿着白色的球衣,左手在一旁放着,保护着球。
右手娴熟地运着球,平时很重的篮球在他手中如同有了生命一般,随着他的动作灵活的转着。
突然他加快了速度,推、拉、拨、勾,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一个跳跃,将球完美地投入了篮筐。
随着球进框,他伸手撩起了白色球衣,擦了擦脸上豆大的汗珠。
不经意间露出的蜜色腹肌,引得球场周围路过的女孩一片尖叫。
抬头间,正好看到他的小同桌走过,女孩眉眼弯弯,笑容灿烂。
微卷的墨色长发随着微风轻轻拂动,一双笔直细长的腿在阳光的照射下白的发光,往上是盈盈一握的细腰,再往上……
不能再看了......
纪淮强迫自己收回目光,努力把视线聚集到篮球上。
奈何那一抹身影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惹得他心绪不宁。
以至于在最擅长的投篮上,他竟然频频失误。
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手里的球往前一丢,扔下一句“不打了”,他便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向了看台。
留下刚刚一起的打球的众人一脸懵逼。
“淮哥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
“可能是累了吧,来,咱们继续”
坐上看台的纪淮抓起旁边的矿泉水,粗暴的拧开瓶盖,“咕噜噜”,一瓶水下去,心里的烦躁却没减去半分。
然而,此时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哟,这不是咱们南佳传说中的大佬纪淮嘛”
纪淮的眼前落下一片阴影,是一个180的壮汉,正从上往下俯视着他。
“不是说是南佳篮球第一人嘛,怎么?打不动了?还是....你不行了?”
见纪淮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他又继续说道
“敢不敢和我打一场”他盯着少年
纪淮依旧没有理他,起身拿起身旁的手机就准备离开。
“怂了?”那人紧紧抓住纪淮的手臂,不让他离开,并继续出言挑衅“怎么?不敢打”
球场上众人远远看到这一幕,立刻停了下来,同时往这边走来
“那人是谁?你们见过嘛?”一个小个子男生问道
“那不是季宇的弟弟季昂吗?他怎么来了”其中一人说道
季宇就是传说中被大佬打哭的篮球队壮汉,去年因为在篮球赛上多次作弊并且出手伤人,被纪淮教训之后,他弟弟季昂扬言一定要报仇。
众人快步走到他们跟前,并站到纪淮身旁。
“季昂,你想干嘛”
“难不成是想替你哥报仇”
“你也不看看你配不配”
“开学第一天就想砸场子?“
众人接二连三的说道
“闭嘴!”感觉到被羞辱,季昂恼羞成怒,左手拳头紧握。
“你今天打也要打,不打也得打”季昂咬牙切齿地说道,手上依旧紧紧抓着纪淮,似乎纪淮不答应他就不松手。
“凭什么”纪淮他下颔微微扬起,表情冷淡。
“凭什么跟你打?”纪淮挣开他的手,接过自己的球转身就走。
只见季昂追上去上前,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下一秒,少年冷冷一回头,目光冷如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