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星故洛邈

第一章运气真好
时间来来回回,忧愁反反复复,你是虚无里唯一的光亮,是我的救赎。——章序
深夜,终日喧嚣、人来车往的街道,此时只剩下少数的行人和不断驶过的车辆。
高楼大厦都隐没进黑暗,只有路灯还有未关门的小商店、超市散发出柔和的灯光。
当然,这只是较为偏僻的地方。那些繁华的地带此时依旧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撑起了整个城市的排面。
许星故独自背着书包,走在行人寥寥的街道上,脚步匆忙。
初春的夜晚湿气重,尽管许星故穿的已不算单薄,但露在外面的手,早已经冻的冰凉。呼出的气体在灯光下显出一片朦胧。
她拉了拉校服袖子,尽量让自己的手暖和一点:这可能是这丑不拉几的校服的唯一作用了。
她加快脚步向附近的公交站走去,看样子应该是要赶回家的最后一班公交车。
但等她到了公交车站,等待她的只有公交车离去的尾巴,尾灯还在夜幕中闪着红色的光,格外刺眼。
许星故就那样看着那个红光越来越远。
看许星故的冷漠脸全程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只是嘴唇抿了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根本就不急呢。
已经将近12点了,看她鼓鼓的书包就知道她今天晚上在凌晨两点之前睡是没有希望了……唉!
月黑风高夜,一个高二女学生独自一个人在公交车站,长得还贼好看,身材贼好的那种,看着公交车远去的车影,独自待在原地,老天都不忍心了!
所以,它大半夜的又吹起了“妖风”以表达它的不忍心。
许星故又拉了拉袖口,心里可能已经把老天的祖宗上下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个遍了。
好死不死,公交车站旁刚好种了一棵树,被风吹落的树叶又被风给带到了许星故的脚边,更添无限凄凉。
啧,这是在故意嘲讽我吧?
下一刻,许星故就收回望着公交车的目光,转而望向了那棵树,一人一树之人进行了无声的上百个回合的斗争。
真的是……
站了一会儿,许星故头就也不回的就准备徒步沿街走回家,毕竟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儿,还能跟一棵树过不去了?
那背影,妥妥地一社会拽姐,气质绝佳,今年的气质女王奖就颁给你了!
走着走着,一会儿左一个转弯,一会儿右一个转弯,然后再接着走……
反正走的不是公交车走的那条路就对了,应该是近道。
只能说许星故厉害,有安全的路她不走!
许星故:唉,怎么能这样说,走这儿不是回家快一点吗,再说,我不得为后面的剧情着想?不得为我以后的幸福着想?
也真亏了许星故认路,她的学校——华阳二中在繁华区二环,而她的家在有些偏僻的地方,类似于那种城市的贫民窟,但比贫民窟要好一点,反正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离学校不太远。
一般来说的话,如果走的话需要十五分钟,但许星故凭借她的大长腿,只要八分钟就足够了。
夜深人静的,那片地区由于基本上全都是居民住宅,有些地方没有装路灯,她抄的又是近路,所以有些地方会看不到,黑漆漆的一片。
许星故遇到那些没有灯的地方,就不慌不忙的从书包掏出手电筒,一脸无惧……
至于为什么手电筒你们都懂的,全国高中通用规定:学生不许在校带手机。许星故又是那种好学生,在学校老乖了,自然没有把手机带到学校。
每次经过这样没有光的地方,许星故的身体都会显得稍微紧绷一点,一方面是因为他本来就怕黑。
另一方面嘛……
这一段因为居民比较多,而且大多都是些大妈,大爷之类的,治安管理也会比较松散,原因你们懂也得,所以小混混就特别多。
最近他们那些人活动异常活跃,虽说他们只是内部打架,平常不干什么混事儿,但保不准就有一个万一呢?保不准就让许星故撞上了呢?
许星故今晚还是只身一人闯“天下”!
所以现在许星故脸上是平静的不能再平静了,但心里就显得特别没有底气,把手电筒捏的死死的。
虽说有点害怕,但是倒没后悔没让她妈妈来接她的这个决定。
毕竟她是抱着侥幸心理的,而且这个侥幸心理的底气非常厚。就互补了她本身低气的不厚。
因为基本上,每次蒙的选择题答案全都对,填空题基本上也能对几个,以至于她每次都能超常发挥,取得优异的成绩。
她相信她这次的运气应该也不差。
偶尔一次应该撞不到的吧?
然后,那她张冷漠脸就更瘫了。
她一个人走才五分钟不到,然后身后就有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而且好像一直跟着她。
大半夜的,这么偏僻的地方,你说有人跟她同路,打死许星故,许星故都不相信!
所以只剩下了一种可能:她遇上混混了……
老天爷,刚刚骂你是我不对,你把我的蒙选择题答案的运气还给我啊,我有急用!!

第二章地痞帅哥
许星故都无语了,她的“好运气”准备造反,要完了!
转了一个弯发现身后还是有人的脚步声跟着她,许星故的身体进入一级警戒状态。
眼见着到家还有两三分钟的路程,许星故准备自己搏一把,她刚一摸上衣口袋,脸就木了,她接着又不死心的摸了摸裤子口袋,动作不是那么大。但摸完她的脸就更木了。
里面除了常备的卫生纸什么都没有。上衣口袋,好歹还有卫生纸,裤子口袋就什么也没有了。
哦,买的防狼喷雾忘带了。
防狼招式呢?许星故想了想:哦,她没好好学。
要不找一个人帮忙?哦,她自己现在一个人,连路人都没有。
三个哦下来,许星故想死的心都有了。
关键时刻能起作用的,好像只有她那张大佬脸,但明明起色心的居多好吗?
果然老天爷还是生气了,要亡她,必先断其退路,折其心志,使其计既可用,退无可退!
一时间,脑海中突然灵光乍现:对呀,有110报警电话呀!正准备摸手机的时候,智商回来了。
她现在哪来的手机,手机不还搁家待着呢吗?
果然人在面临危险的时候,脑子都有点不大好使。
现在她除了书包里的书和书里的知识,还有那时不时出逃的智商,她一无所有。
开始只是心里慌得一批的许星故现在脸上和心里都表现得慌的一批,都开始胡思乱想了:
完了完了,我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我一定要活着,用这个事件为借口,使全国学子都获得带手机进校园的权利!
意外:???
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许星故脑海里闪过千万种想法,但是没有一种是能够成功的,成功的几率为零。
许星故心大得很,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胡思乱想。但在距离家不到几分钟的路程的时候,一个真正的想法才在她脑海中酝酿出来。
在一个类似于十字路口的地方许星故停了下来,站在那里不动了。
身后的声音一步步靠近,让许星故原本就紧张的身体更紧绷了一点,但她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握紧了手中的手电筒。此时已经有光了,许星故就把手电筒灭了。
她的影子旁边渐渐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喂!小姑娘大晚上的一个人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外面多冷呀,要不要先跟哥哥回家?”声音不算沙哑但也算不上好听,满满的哄小孩儿的语气。
许星故感觉到她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那男人看许星故没有动,他好像受到了某种许可,胆子更大了一些上,又前一步,又接着说:
“小姑娘是不是闹脾气,然后又从家里跑出来了?外面冷,你要不要先到哥哥家里去待一会儿,哥哥明天就送你回家呀!”
还好校服裤子宽,看不出来许星故正在抖着的腿。
“小姑娘,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我知道,现在的小姑娘都比较害羞嘛,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
从影子上判断那个男的伸手应该要碰到许星故了。
正在这个男人以为他要得逞的时候,许星故突然有了动作。
许星故突然打开手电筒,用强光照射那个人的眼睛,然后趁那个男人短暂性失明的一瞬间,把他推倒在地,拔腿就跑。
虽然说方法笨,但胜在管用呀。
许星故敢说这辈子八百米她都没这么拼过!
身后那个男人或许没想到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一时间觉得气愤交加。
就表现出了混混的“优良传统”:
“臭婊子,你还给脸不要脸,你别让我抓住你,抓住了你,今天晚上我让你不好过!”
然后就是边跑边骂。
许星故听着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心里又开始慌了,正在犹豫要不要喊救命。
这一代基本上都是老爷爷和老奶奶,根本没有能打的,年轻的基本上都去别的地方打拼去了,必竟”爱拼才会赢”。
一般都是除了逢年过节都不回来的,大半夜的他们都睡觉了,叫也没用。
诶,不对呀,他们不能打,但他们能报警呀,许星故没有手机不代表他们没有手机呀。
很好,出逃的智商又回来了。
于是……
“救命呀,有混混!好心人打个报警电话呀!”
“臭婊子,你站住!你最好祈祷别让我抓到你!”
“救命呀!打个报警电话……”
“臭婊子,你站住……”
“救命呀……”
“臭婊子……”
……
许星故发现越跑身后的声音越近,她可能等不到别人来援助她了,她想。而且她跑的方向,离家还越来越远……只能说在她决定跑的那一刻智商又掉线了吧……
许星故都急死了,反正今天晚上她逃不过这一劫了,记得前面有一条河,或许可以跳下自保……
冷?人身安全的保不住了,还在乎冷不冷?
好吧,她特别怕冷。
许星故想,她如果能逃过这一劫,那她回去一定要了解防狼知识!
法治社会,大恶不常有,小恶屡见不鲜……
正想着呢,突然撞上了一个人……

第三章解围
“对不起啊,我赶时间!”
许星故发现自己撞上了人,犹豫都不犹豫,推开那个人就接着跑,但跑了没两步就又停下来了。
哎,我刚刚是不是撞到了一个人?
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呀!
“那个……朋友!我遇到了点麻烦,后面有个追我的小混混,你可以帮我挡一下吗?额……或者打报警电话也行,不会牵扯到你的!你放心好了,求求你了,我是真的很急,我一个人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你看行吗?”
许星故赶紧跑过去,拉住那个人的手臂,用她那双大眼睛试图打动这个被她撞上了的人。
印入她眼帘的,首先是明显的下颌线和白皙的皮肤,再抬头是高挺的鼻梁和棕色的眼睛。
乍眼一看还挺帅,仔细一看,更帅了!
洛邈没想到他半夜的还能遇到一起这样的事情。他盯着许星故,拉着他的手臂的那双纤细的素白的手,眸子里闪过一丝光亮,但很快就变得眸色不清。
直接无视许星故望着他的眼睛。
见那个男的没有反应,许星故就急了,毕竟现在她可没心情欣赏什么帅哥!
“朋友,我是真的很急呀,不信的话你回头看看啊!”
此时,那个男人已经快追上来了,许星故准备再求一求他的时候,那个男人成功的追了上来。
“臭婊子,可算让我逮着你了!还是乖乖跟我回家吧!”
语气中毫不掩饰的色情气息。眼睛跟长在了天上似的,把许星故旁边的人给忽略了。
说完,他自己好像也意识到了不对,终于肯转头了。
“哟?还拉了个小白脸?告诉你,拉了个小白脸也没有用!我连他一块揍,把他揍趴下,再把你带回家!”
全程洛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一直望着那双手,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把这双手给甩下去,在听到那个男的声音的时候,洛邈终于移开了目光,望向那个男人。
但是许星故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变化,她见被他缠着的那个帅男人依旧没有什么动静,许星故准备开启自救,刚准备推开洛邈,让他当挡箭牌的闷头就跑的时候,突然发现她推不洛邈,被她拉住的手臂的主人反握住了她的手不让她走了!
“你放……”
还没说出来就被打断了,还不止一个声音。
“小白脸,你女朋友先借我用用,明天保准还你,我也不想收拾你,人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
话在他看见洛邈那张脸的时候就说不下去了。
“林坤,你说你要收拾谁?”
“我收拾……我,我……唉?洛大少爷,你怎么在这儿啊?也出来赏月?”说着他又看了看天,以确认天上有没有月亮。
“大晚上的,月亮又不是满弦,天还冷……您怎么有兴趣出来转啊?”
“我啊……”他还故意拉长了声音的调子,然后想了想,看着许星故的眼睛说……
许星故见那么久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人,突然看向了自己,内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我在等我女朋友,准备把她带回家呢,这不,她刚来,你就也跟着来了。”
他看上向许星故的眼神,真是情意满满,整得跟他真的有个女朋友,而这个女朋友还真的就是许星故似的。
“不是,他……”许星故下意识想反驳来着,但想了想,这个男人应该是在为她解围,所以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儿,连原本要抽出来的手,都乖乖地让他握着了。
“他……他就是我男朋友,瞎了你的狗眼!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敢调戏我?你不怕我这位……男朋友找你麻烦?”
许星故:原谅我,我平常真的不说脏话的呀!
洛邈听到这结结巴巴的话,嘴角扯开一个笑容。很浅,但配上这张脸,却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这正好被许星故捕捉到。
啧,很正经的,怎么还给你整笑了呢?
“洛大少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以为嫂子生气从家里跑出来了吗?我又恰好遇到了,一时间同情心泛滥……”
“哦,所以大晚上的,我女朋友一个学生回家晚有原因,你呢?也是因为爱学习?还是……专门在这堵我女朋友的?”
林坤:……堵什么堵,我哪知道你有女朋友?
“洛大少爷,你跟我老大打架的时候我不是不在场的吗?我没有参与啊!我这么晚还在这,还不是因为我老大吗?你也知道的,我老大,他比较爱训人,所以我这不是回家晚了一点吗?刚好就和嫂子撞上了,这……你说巧不巧?”
洛邈听着他说神色也没什么变化,倒是许星故,听见他说他打架了,才突然意识到她自己拉着的也是一个混混,而且还是一个高级的混混,心里已经在计划到时候危险解除之后她该如何逃跑了。
“奥,是这样吗?刚才说要带我女朋友回家过夜的……”
“我同情心泛滥嘛,嫂子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人,又没有什么同伴,我自然得撑起社会责任,关爱未成年人呀!”
洛邈只是看着他不说话,只是突然笑的很诡异,着实把林坤给吓着了,立马改口:
“是小的一时起了色心,惊扰了嫂子,是我的不对,洛大少爷……不!洛嫂子!你看小的也没对您造成什么影响,呸……是关键时刻有洛大少爷英雄救美,才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我自知罪孽深重,申请回家反省,行不?”
林坤非常有眼力劲儿,说的时候一直用他诚意满满的眼睛看着许星故,他脸上有一道不算长的疤痕,堆满了刻意的笑。
许星故也不是那么爱揪着不放的人,再说她今天根本什么都没有干,真正吓退林坤的,还是身边这个人,决定权不在她手里。
“这种事当然要问我男朋友才行了。”
洛邈好像也是怕麻烦,点了点头,但脸上却是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行呀,那你回家反省吧,记得过两天把那个检讨书拿来,要过五千字啊,否则我女朋友不开心了,后果你知道的!万一打残了,或者少了一条腿,你可别怪我呀。”
目前洛邈的女朋友的许星故:咋还赖我头上了?
林坤可没管那些,只是听到真的要写检讨书,他的嘴角抽了抽,但还是赶忙说:
“谢谢洛大少爷!谢谢嫂子!我会把检讨书带来的,祝洛大少爷和嫂子约会愉快!今晚月亮还挺好的,特别适合你俩牵牵小手,亲亲嘴!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拜拜!”
然后就飞一样的跑了,他可不敢说“不用送我”之类的话。
那速度根追许星故的时候根本不成正比。
背影极为匆忙和狼狈,转眼就消失在拐角处。
许星故看着他跑远的背影,终于松了口气,危机感解除了一大半,那么现在只剩下……

第四章调戏
许星故又试着抽了抽被洛邈握住的手,发现尽管人都走了,但是手依旧抽不出来……
“那个,谢谢你的帮忙,要不是因为遇到你,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你看他已经走了,所以……”
许星故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俩还握着的手,其中的意思可谓是非常明显。
“嗯,的确,你一个人也许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你看着挺笨的,所以……小朋友你准备怎么感谢我?”
笨?你说我笨,我蒙选择题都是全对的好吗?我看你才笨呢,我眼神示意了这么久,你不也没看出来我想让你放开我手的意思吗?
洛邈不是没有注意的许星故的眼神示意,那双眼睛是真的好看,好像能装下星辰大海,但是他故意在忽略这眼睛表达的意思。
许星故见他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还说自己笨,又抽了抽手以表示存在感。
“感谢你,那是一定的!嗯……但您不觉得应该先放开我的手吗?”
“哦,情急之下忘记了,不好意思。”他是这样说的,但丝毫没有放开许星故的手的意思。
你确定你只是忘记了?那你现在想起来了,为什么还不松开!
许星故感觉自己可能没有那么容易脱身了,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这下妈妈应该担心了坏了。
于是她冷漠的脸都裂开了,显出几分焦急,语气都不是那么和善了。
“先生,咱们有话好好说,而且刚刚只是逢场做戏,再说危机早就解除了,你快放开我!你不觉得这样很没有意思吗?”
洛邈显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没有一点想放开她的手的意思,甚至还特别痞的对许星故笑了起来。
这个笑不同于刚才那个如沐春风的笑,这个笑看起来要纨绔的多,把混混的气息表现的淋漓尽致。
“挺有意思的呀!我刚刚可是为了你,冒着要被收拾的危险的!所以我就多握了一会儿你的手。不过你怎么不开心呀,是不是刚才那个混混惹到你了?”
他一脸煞有其事的说,还冒着被收拾的危险,谁信你啊!
危险:我有出过场吗???
许星故因为良好的教养,才没有翻个白眼送给他,但凡是脸皮薄一点的,这时候都该松开她的手了好吗?
但咱们洛大少爷显然不是个脸皮薄的,他还能寸进尺给你看。
“他是不是惹你不开心了,我再把他找回来揍一顿?我把他揍一顿可是要付报酬的,嗯……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
某个不要脸的大佬还准备给别人出馊主意。
“你亲我一下,我就把场子给你找回来,怎样?你要不信的话,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我可以在你面前暴打他给你出气的,是不是特别划算?来亲这边!”
说着,他真的把脸凑近了许星故的嘴唇。
许星故现在怀疑他握着她的手不放,是不是因为害怕她打他,
真的,要不是因为许星故的手还被握着,看着那张凑近的脸,尽管帅,但是一个巴掌她还是打的下去的。
“你……不可理喻,我要回家了,你该放开我,小心我报警了,让警察把你抓走!”
许星故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她的心是真的很急,但这人偏偏又不放过她,不得已,小朋友都会威胁人了。
但奈何某位少爷油盐不进,看着许星故一脸烦躁但又无奈的神情,有种逗小野猫的感觉。
“报警呀,那……你有手机吗?我可以帮你报呀,不信你可以在旁边听着,反正今天晚上你不亲我的话我是不会松开你的,你下定决心要报警的话我是真的可以帮上忙的,毕竟你的手都抽不开,不是吗?”
许星故两只手都被他的一只手握着,造就她现在非常被动的局面。
“我……”
我要有手机,刚才被追的时候我就报警了,我还用得上你?你这人怎么就那么欠呢?
但许星故还是强撑着,跟那双深邃的眼睛对视,以表达她的不服输,企图用她的强硬让洛邈相信她是真的有手机,刚才只是脑子蠢,忘了而已。
但看着那张帅气的脸和眼睛,许星故感觉自己下一刻就要陷进去了,于是特别没出息的自己先移开了眼睛。
“我没手机,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亲你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学刚才那个混混一样耍流氓。我是真的急着赶回家,你也知道,我一个学生,这么晚都不回家,家里人肯定会着急的。”
洛邈看着许星故精致的小脸上堆满了无奈和焦急突然就起了想耍无赖的心思,毕竟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你知道我是混混的呀,那你还要求我不耍流氓?刚刚你可是顶着我女朋友的名义,虽然只是逢场作戏,但是……”
很好,许星故看着他又拉长了声音的音调,又有了想打他的心思,虽说这种心思从起到现在从来没有灭过吧……
“你不知道林坤这个人,他是我死对头手下的一个小弟吧,今天晚上,他差点儿把我被我揍了。那他肯定会特别骄傲的把这件事大肆宣扬出去的,这儿就这么大一个地方,人也不是特别多,到时候啊我有女朋友的消息就会被传的沸沸扬扬,所有人都会知道,你说万一我给他们说我没有女朋友,那我不是成了一个笑话了吗?那我算什么?我堂堂洛大少爷,怎么能因为一个女人而丢了面子呢?但是……”
许星故就这样看着他编,明知道手暂时抽不回来她也没有抽手的心思了,现在反正就是脸上那儿那儿都写:,我就看着你编,看我连回家都不急了呢。
正常人,你这样看都会尴尬的吧……哦,我忘了洛大公子不是正常人。
“但是你我才萍水相逢,我就拉你做我女朋友也是不对的,我知道的”
许星故突然来了精神,以为他良心发现了准备放她回去了,眼睛里写满了满满的激动!
“但是我毕竟帮到了你,确实冒了一定的危险,你说你我萍水相逢,我帮了你这么大个忙,我不要回报你心安吗?你肯定不会心安的,对吧?所以你亲我两口算是扯平了,你心也安,我也受益嘛,被这样漂亮的姑娘亲了一口,应该是多少男人都求之不来的福分。”
许星故明亮的眼睛突然暗了下来,一瞬之间充满了羞愤。
他怎么可以把这种话说的这么坦然?其实我不报答你,我也是心安的!
“亲两口?你刚不说一口吗?你这个人怎么说话不算话?”
“我当然说话算话呀,你亲我两口算是我帮你解围的这一次,刚才说的那一口,算是说我如果帮你找回场子的话,你另亲我的一口呀,我不是怕你不高兴吗?你所以你问这个是打算亲我的吗?”
他脸上的痞笑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更明显了,他还特意闭上眼睛,好像专门等着许星故过去亲他似的。
“你……无耻!”
这就证明了我们的许大小姐的确不怎么会说脏话,翻来覆去也就那几句。
“行吧,你说我无耻我就无耻,你快亲吧,知道你害羞,你看我闭着的眼睛都没睁开过呢。”

第五章哄小朋友
许星故今天晚上本来就因为她没有早点回家,而错过了公交车。她本来就怕黑,自己还要一个人走夜路,走夜路就走夜路嘛,一会儿就过去了,但是却运气特别好的遇到了混混,好不容易撞见了一个人,解决了问题,但是他却又缠着自己,不让自己回去。
心情本来就不好的许星故,突然觉得委屈,而且这个人还缠着她有不放手的趋势,时间越来越晚,也不知道妈妈一个在家怎么样了,有没有出来找自己……
路灯印着两个人的影子,两个影子紧紧交缠在一起并无限拉长,边缘没入黑暗。
“嗯?怎么还不亲,不亲我可是不会让你走的哟。”
看着那张帅气的脸庞,还有他紧闭的眼睛,许星故还没有办法反抗……
种种原因加起来,洛邈的那句话像一个突破口一样,许星故突然感觉到委屈极了,眼泪再也绷不住了,刚刚被混混追都没有流出来的眼泪,此刻全都落出来了,一颗一颗像断了线,好像要把所有的委屈发泄出来。
洛邈本来就是抱着逗许星故的心思,想看看许星故到底会不会亲他的,但突然感觉到滴落在手上的微凉的泪水,他就愣住了。
他一睁眼就看到了被眼眶强行框在眼睛里的泪水,在路灯的照耀下泛起晶莹的白光。
以前不是没有女孩子在他面前哭过,但是他却感觉这个人的泪水,虽然有点微凉,但是在寒冷的冬天却像滚烫的开水一样刺激着他的骨髓,灼烧着他。
下一刻,他就赶紧松开,握着许星故的手,好像这样,他就可以感受不到许星故烫人的眼泪一样。
但是许星故的眼泪却像止不住一样,有越哭越凶的趋势。
那本来冰凉的手被洛邈握了这么久,也变得有些许温热,没有一丝一毫的冷气。
许星故特别怕冷,她的手现在不冷了,内心的防备就不是那么重了,她想把委屈全都哭出来。
洛邈见他都把许星故的手松开了,但她还在哭,就有点急了。怎么办?哄呗!
“小朋友,你别哭呀,这……是我刚才唐突了,是我不对,我不该在你刚刚遇到混混之后又学混混一样,再对你耍无赖!还故意让你亲我!都是我的错,我罪大恶极!”
认错态度还挺好的。
“所以与你为我这样的人哭不值得,别哭了,好不好?刚刚握着你的手,是看你的手太冰了,想帮你暖一暖,没想过你会不开心,对不起!”
“你不用担心,场子我会帮你找回来的,不用报酬!这次我也只是顺手帮忙的,也不用报酬的,刚刚我只是瞎说,逗你玩呢。”
洛邈觉得自己越哄,许星故越哭越凶,整个人都显出一种举足无措的感觉。
许星故意觉得自己现在很矫情,但是她就是不开心,想任性一次,矫情一下。
“我知道,是我玩笑开的太过了,我这个人没轻没重的,不知道顾及女孩儿的感受,所以说很多混账话……”
“你别哭呀,你哭了,我是真的心疼的,这么好看的眼睛,怎么能装泪水呢,应该永远有欢笑的,别哭啊。”
“女孩子哭起来就不好看了……”
许星故一听不好看三个字,哭的更大声了。
眼泪一滴接着一滴的砸下来,洛邈感觉,那些泪水全都砸在了他的心上,砸出了一个又一个洞。
“小朋友……小祖宗!我真的错了,你别哭,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实在不行……你看我现在把你的手松开了,你可以打我了,我保证不还手,直到你打到满意为止,行不?”
“你要实在不想动手,怕疼的话……你可以打电话报警呀,没有手机,我有!在我的口袋里那给你。”
说着,他真的从他的棕色大衣里掏出了一个黑色手机,大眼一看,哦,是许星故买不起的牌子。
他把手机递给许星故,还特别贴心地开了锁,打开了拨号键,就差帮忙按110了。
“你刚才不是说让警察把我抓走吗?如果这样能让你开心的话,我没有问题,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去了,但是先说好啊,电话你打了的话,你可就不能不开心了。”
“女孩子就应该多笑一笑的,不要总是板着一张脸。”
“……我哪有……”许星故就是下意识的反驳。
“嗯,没有,那你可以先不哭了吗?是打我一顿还是报警,我都依你。”
然后许星故就真的压住了眼泪,只是还有些许抽噎,,拿走了洛邈手上的那只手机。
“行吧,那你打电话报警吧,打了我,你的手还疼呢。”
许星故不说什么,手不冷了,所以也不再那么僵硬,她提了提书包的肩带,转了个身,打起了电话。
洛邈也真的就乖乖的等着许星故把电话打完,没有一点要进警察局前要逃跑的意思,好像还真的是警察局的常客。
但他发现许星故拿了电话,才拿了一会儿就把手机还给他了,给他的时候什么样拿回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
“怎么不打啊?改变主意了准备打我吗?也行。”
说着,他敞开了怀抱,等着许星故去打他。
不知道为什么许星故突然就笑了起来,眼睛的睫毛上还挂着泪水,但她这一笑,明艳动人。
好像很久很久没有人这么哄过她了,很久没有人会因为她的眼泪而答应她的任何条件,只是为了让她能够开心……
“笑了?果然,你笑起来真好看,那你要打就快点打吧,大晚上的,我敞个怀抱,真的很冷啊”
而且我还没有暖气,回不了家。虽然这样想,但他不会真的把这种事情说出来。
“不打你,也不打电话报警,我知道你是无意的,今天是你救了我,却反过来还要你哄我,是我太矫情了,但你也不对!你说你提的什么要求?你换一个!”
“这还不正常嘛,一个男人有这方面的需求不正常??”洛邈这许星故说不打他了,就又抱起了手取暖,听到许星故的话又在那里小声嘀咕。
刚刚好又被许星故听到了。
“哪有一见面,就叫另一个人去亲自己的?”
洛邈看许星故说的气愤,他以为又要哭,洛邈真是被她哭怕了,所以赶紧说:
“是不正常!是我的错!你别哭呀!”
“我哪里哭了?”
“你刚才哭了。”
“行呀,你再气我,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在哭给你看?”
“别!小祖宗,你可别再哭了,不用你答谢我,我真的就是顺手帮了个忙,于我而言,这可能还不算是一个忙,但我刚刚确定那样耍无赖,再要你答谢我,我可能有点儿不要脸了。”
你要脸过?
“不用,刚刚的事我原谅你,你帮我赶跑那个混混对你可能算不上是什么,但我对我就是一个天大的忙,所以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能接受的。”
洛邈觉得许星故这是变着法,在说自己小肚鸡肠,拉她的手那么长时间还占便宜,让她亲他,他却不在意,就为了一个根本不是忙的,去调戏她……
洛邈苦笑,她说他小肚鸡肠,就小肚鸡肠呗,难道他还能反驳她不成?万一人家一个不高兴又哭了,哄都哄不好怎么办?
“可是我应该没有什么地方能让你帮得上的。要不就这样算了吧!”
洛邈:你我都清净。
许星故:看看,这人多狂。
“不行,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现在没有用得到的地方,不代表以后没有用的到我的地方,你知道我是一个学生,那我现在就正式的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许星故,华阳二中高二(一)班的学生,你如果有用的到我地方,尽量再早一点,或者晚上来这附近堵我,我基本上不会怎么出校门的,就这样,不管你答不答应,但话撂这儿了!我真的不能在这儿呆了,我要回家了,再见!”
“小朋友,你真的不考虑和我在一起?如果你和我在一起的话,你跟这我,我就是你永远的依靠!”
许星故步子停都没有停,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似的。
“行吧,再见!”
许星故背影跟林坤的背影真的没什么两样,好像身后有个鬼似的,走慢一点就能被他吃。
给洛邈看笑了,但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
大晚上的,他被他爸妈他们赶出来了,还明令禁止不让他今天晚上回家,叫他睡大马路上。
这是亲爸亲妈吗?天气这么冷,他们就这样对他们的儿子?我要不去做一个亲子鉴定?
不过还好,竟然遇见她了。
唉,算了,还是去投靠兄弟吧,关系扯一扯的话,他还是因为他兄弟才被赶出来的呢,他有责任承担他今天晚上的住宿!